1. 首页 > 老师夹着震蛋上课小说耽美/污到湿水的小文章/长指轻扫着她的花缝 >

老师夹着震蛋上课小说耽美/污到湿水的小文章/长指轻扫着她的花缝



听到 了我爽快的回答之后, 陈老师的脸上立即露出了更加灿烂的笑容,他笑呵呵 的说着:“ 楚楚,刚刚听说你每天要挤掉那么的奶水, 我感觉就这么浪费掉了怪可惜的,那个我想说的是,你能把多余的奶水让给我喝吗?”当陈老师突然将这句话说出来之后,我的脸蛋顿时一下子红到了我的脖子根那里去了,无比的尴尬,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陈老师见我不回话,他的表情也变得有些严肃了起来,重重地说着:“楚楚,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我是你的老师,你曾经是我的学生,教书育人是我原本的职责,我不可能不要脸的做出一些违背人伦道德的事情!”陈老师的话,说的特别严肃,表情也非常认真,我一下就慌了,连忙摆手解释:“陈老师,我……我没有误会您,只是,只是……”我红着脸,眼睛不敢看他。

  闻言,陈老师似乎松了一口气,重新挂上和蔼的微笑,“楚楚,老师只是不想看见你这么多这么好的奶水就这样浪费了!你别想太多。

  ”完了之后直接从他的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千块钱放在了我的面前,然后淡淡的说着:“楚楚,你看这样可以吗?你这么好的奶水浪费了也挺可惜的!正巧我的肠胃最近出了点小毛病,听 医生说母乳对这方面有很好的调养作用!老师花钱买你的奶水治病,这可是正儿八经的事情!”当他将这一千块突然放在了我的面前的时候,我感觉到更加的不好意思了,陈老师毕竟教导过我三年,没有他的信任,我也不会来他们家给他们的儿子喂奶,更不会拿到一个月几千块的薪水补贴家用,老公也不用为了养活一家子,没日没夜的干活。

  虽然我们家是穷,但是陈老师的这个钱我是绝对不会要的。

  我稍显犹豫了一会,偷看了一眼张姐休息的卧室,咬了咬嘴唇,羞涩的说着:“陈老师,您把这个(妈妈啊啊啊啊)钱拿回去吧,您需要,我就挤一些奶到杯子里面,一会你再喝吧!”陈老师听了之后显得非常开心的说着:“真的吗?楚楚,那真是太感谢你了!”他说完了之后,稍显急切的走到了旁边的茶几上面,拿了一个透明玻璃杯递到我的手里。

  我依旧有些害羞的从陈老师的手里面接过了那个玻璃杯,然后侧着身子,将我的奶汁挤了大半杯到这个玻璃杯里面。

  然后红着脸,将刚刚挤出来的还热乎乎的奶汁端到了陈老师的面前。

  陈老师看见了之后,一脸高兴的接了过去,一口气就给喝光了。

  我看着陈老师一口气就喝完了,我感觉羞涩的同时还有些好笑,我竟然鬼使神差地问了句:“陈老师,好喝吗?” 陈寿此时显得无比的开心,像是得到了想要东西的孩子,笑呵呵的说着:“恩,好喝,甜甜的,而且味道很浓,比牛奶好喝多了!”我低头害羞的笑了一下,抬起头不好意思的说着:“陈老师,孩子吃饱了,那今天我就先回去了哦!”当我提出要回去的时候,陈寿顿时显得惊讶了一下,他皱了一下眉头说着:“楚楚,别急嘛,要不留下来一起吃个晚饭吧?”听他这么一说,我连忙摆手拒绝,有些腼腆的说:“不用了,陈老师,谢谢你,我已经在家准备好饭菜了!”闻言,陈寿有些失望,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嘴唇动了几下之后却没有说出一个字出来,只是一个劲儿的盯着我看。

  在他火热的目光下,我感觉浑身不自在,带着些警告和提醒意味的娇嗔一声。

  “陈老师……”被我提醒后,陈寿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脸上出现一些尴尬之色,稍稍收敛了点,但还是时不时偷看我一眼。

  见状,我轻轻揉着衣角,脸红红的低声问道:“陈老师,您是不是还有什么话想对我说?”我主动这么一问,陈寿脸色倒是变得有些不太自然了起来,尴尬的笑了一下,犹豫半晌后,似乎是无意的说:“楚楚啊,我能再喝点奶吗?我看你的奶水好像还有挺多的样子!”说完,他的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我,等着我的反应,又补了一句:“医生说我的肠胃病还是挺严重的,要喝大量母乳调理,不然时间长了,会落下病根的……”“啊!这么严重吗?”我惊讶的叫出声。

  “嗯,医生是这么说的,我这也是老毛病了,你也知道老师的工作压力很大,每天上课都会吸入大量粉尘,还要经常熬夜批改学生作业,饮食不规律,这些对身体健康危害很大。

  ”陈寿面色严肃的说:“我这两年经常腹痛难忍,有时候半夜都疼的睡不着觉。

  楚楚,你也不想老师出事吧?帮帮老师好吗?”一听情况这么严重,我一下就为他担心起来,我强忍内心的羞意,想了一下然后轻轻地说:“那……那好吧,我再挤一点,好像还真的有很多呢!老师你放心,只要能帮的上忙的,我一定帮你!”我说完,这次主动去拿到了刚刚的那个透明的玻璃杯,当我拿到了透明玻璃杯,正准备侧向一边去挤的时候,陈寿突然叫住了我。

  只见陈寿走到他们的卧室门口,确认门关紧之后,又 把我拉进另一个房间,站在我身边,用有些哀求的语气说着:“楚楚,那个…我能直接吃吗?”当陈寿突然这么一说,我听见了之后整个人顿时像懵住了一样,我甚至在想我是不是听错了,于是我转过脸来看着他,不敢置信地问着:“陈老师,你刚刚说什么?”这个时候,陈老师看着我的脸蛋, 在那里有些尴尬的笑着,却又重复了一遍说着:“楚楚,我是说我能够像我儿子一样直接去吃吗?”当这次陈寿这么大胆直白的说完了之后,我的脸蛋刷的一下变得通红了起来,此时我根本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慌张的手足无措。

  他的这个要求不单单只是吃母乳了,还会和我有身体接触,而且那个部位除了自己老公,怎么可以让别的成年男人碰。

  我羞涩的同时还带有些许愤怒,微微提高音量,怒声说:“陈老师,你瞎说什么呢!这绝对 不行!”此时陈寿大概看出了我的心思,但是他很快继续在那里哀求的说着:“楚楚,你就答应我一次,好吗?医生说了,直接吃和挤出来效果差的很大。

  老师知道这个要求很过分,但你是我的学生,连你都不帮我,我能怎么办?老师这也是没办法了啊!”他的表情满是无奈,哀声请求的样子很可怜。

  我相信了他的话,但还是过不了心里这一关,喃喃说道:“这不行……不行的……”闻言,陈寿突然朝我跪了下来,眼泪直接出来了,哀声道:“楚楚,算老师求求你,我可以每月再给你加五千工资,你帮帮我?怎么样?”看到他这副样子,我心软了,可是又怕对不起老公:“可是……可是被我老公知道,他会跟我离婚的……!”陈寿急忙说道:“放心吧,楚楚,我发誓绝对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况且我只是想去吃奶,又不会做别的什么的,你就放心吧!”这时候,我的思绪继续动摇起来,陈寿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于是他继续在那里说着:“楚楚,你就答应我一次,好不好?五千块钱我可以立刻给你,你拿着钱可以给老公孩子买衣服吃的,我只是想吃你的奶,你绝对不会损失什么的。

  你就答应我一次,好吗?”此时当我想到我老公为了一家奔波劳累的样子,他每个月工资还不到五千,如果只是让陈寿吃一次奶就能赚到五千块钱,老公一定会轻松很多吧?“嗯……”于是我把心一横,然后强忍羞意的点了点头,用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声音应了下来。

  陈寿表情惊喜万分,似乎也没想到我竟然真的会答应,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抬起头看了看四周,发现周围的窗帘已经拉的好好的,外面是没有人可以看见里面的,于是拉着我坐到了沙发边,然后慢慢的用手将我的上衣给掀了起来。

  当他准备去掀起我的里衣的时候,不知道为何,我的胸口却跳动的十分厉害,我感觉我已经双颊绯红了,非常的害羞和紧张,愧疚感袭来,心里有很对不起老公的感觉。

  而这个时候,陈寿则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我,手中还在继续撩我的衣服。

  此时我的双眼已经完全不敢去看他的眼神,我只敢看向别处,还不到一分钟,陈寿就将我的里衣给掀了起来,他就蹲在我面前,双手在那里手舞足蹈了,想去抚摸又舍不得的样子,然后不停的在那里赞叹着:“楚楚,你真的是太美了”他的夸赞我的脸蛋羞的更加通红了起来,胸口也跳的更加的厉害了,羞涩的同时还有点点自豪。

  认真欣赏片刻后,陈寿终于有了动作…….就在陈寿正准备张开大嘴要伸过来吃的时候,突然他们家客厅有了响动,顿时让我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赶紧将衣服给放下,而陈寿也显的非常失望。

  他恋恋不舍的把手从我胸上收回去,然后给我使了个眼色就先出去了,我连忙收拾了一下稍显凌乱的衣服,也出了这个房间。

  过了没一会儿,陈寿的老婆张玉萍从主卧里出来。

  陈寿脸上立即挤出了一丝笑容跟他老婆打了个招呼。

  我假装站在了安安的睡床的旁边,不知道为什么,见了她有点心虚,老老实实的问候了一句:“张姐好!”张玉萍看了看我说:“楚楚,今天怎么样?安安吃奶乖不乖呀?” 上官千霜轻笑一声,我看这衣服甚是快意,便选它穿上怎么了?他把我的 内裤勒成 一条线妹妹们没有反抗,就这样静静的被叶天抱住。

  终于 引入了,也好,本来以为我们大学四年都不会接触到学业战斗系统。

  所以到了第二人生,我就没有给她讲述我爸爸救 梧桐树的事情,可是,有一天老师让大家写一篇关于自己家 院子的描述,我提到了家中种植一棵梧桐树,与我年龄一般大,置之死地而后生。

   我们和好吧gl以及这个机关该如何操作。

  不呆在这里,我又能去哪里嘛!不就是我这个舔狗的究级梦想吗?身高太矮了……我看不见黑板。

  他把我的内裤勒成一条线「举手之劳,而且其实我也有事想请你帮忙……」那为什么我本人要付钱?风易紧跟着吐槽了起来。

  柳玥雯心里更疑惑了,她在心里想,眼前这个人一身名牌,而自己全身加起来都不够她的一双鞋子的钱,应该不会是借钱的吧。

  哥哥不是要照顧妹妹嗎...他把我的内裤勒成一条线不说就不说,哼,说得像我哭着喊着非要陪你逛街似的。

  眨了几个眼的时间,这些书已经湿了个透。

  苏晴西愣了愣,随后擦了擦眼泪嗯,我是。

  (儿童益智故事)是啊,自己在想什么呢?她没事吧,怎么会晕倒啊?刚才在操场还看到她在跑步了呢。

  (虽然 没什么人看,但我会慢慢磨,写完这个故事的,只给自己一个有始有终,只不过因为是闲余爱好,所以中间可能会咕咕咕,要忙其他的,大家随意呀(ฅ你看看你自己的模样就知道了。

  优昙翻翻白眼,连反驳的精神也没有了,他像只小狗般在沙发上蠕动,把头塞进坐垫下,空空落落的脑海什么也不愿意再想,也就在这时,腰侧的投影仪忽地传来剧烈的震动。

  我们和好吧gl不知道为什么,从来不愿意对任何人说起这件事情的我,在听到苏牧安从鼻腔里发出来的这个音节时,忽然就鼓起了勇气继续往下说,这种信任是有由来的,大概是爱的力量在作祟。

  我颤巍巍伸手,指了指电脑屏幕,声音也十分不稳:这个,不会拆分和冻结窗口。

  他把我的内裤勒成一条线在 楚缘这样想着的时候,楚南也已经快步来到了楚缘的身旁。

  「我看看,」你还别不信,我今天就遇到一个。

  早点……活活吞下了后半句话。

  一不小心,他和浅野先生对视了一下。

  跟他这种路人系角色不同,涂胤博人送外号霸道总裁的雏型,上学放学跑车接送,各种得奖仿佛吃饭喝水般自然。

  一个区的吗?约出来一起打一场呗!严明刚刚就瞄了一眼名字,脑子里也没什么印象。

  张总和另外一个人面面相觑,看着桌子上的山珍海味也没什么胃口了。

  那个女孩是你女朋友?沈青时问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