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jessa rhodes interracial >

jessa rhodes interracial



“可是我剛到 廠里上班,真的沒有錢請你吃飯。

  ” 林子惠一臉為難,從村里帶回來的錢已經花的差不多,還要給小寶存一點錢,他們兩個人現在吃飯都成問題,怎么會有閑錢請別人吃飯。

  “沒事。

  ” 李斌直接打開錢包,從里面抽出兩張鈔票塞到林子惠的手里,“我就想吃家常菜。

  ”“今晚在你的出租屋,就當是請我吃飯了,好吧。

  ”“可是……”林子惠還想拒絕,看到李斌不耐煩的眼,話到嘴邊咽了下去,認命的跟在李斌的后面,上了車。

  其實她自己心里清楚李斌想做什么,可是又不敢明目張膽的拒絕。

  況且家里還有 陳正這個男人在,應該不會出 什么事情的吧。

  林子惠在心里默默的安慰著自己。

  等到了出租屋,林子惠去附近不遠處的菜市場買菜,陳正則是坐在家里,一過去 嫂子的屋里,看到李斌四仰八叉,嘴里叼著煙,一臉愜意的 躺在嫂子的床上,陳正氣不打一處來,直接不滿的一把推開門,劇烈的響動吵醒了李斌,睜開眼看到陳正,眼底的嫌棄更是明顯:“干什么?”他就見不慣這個 傻子能陪在林子惠的身邊,好歹那個林子惠在廠里也算數一數二的美女,成天跟在這個傻子的后面,真是晦氣。

  “喝水。

  ”陳正氣呼呼的將桌上的杯子拿起,喝了水準備 離開

  看到嫂子提著一堆東西進屋,看到他這個樣子,笑了笑,“怎么了?”“嫂子,我幫你洗菜。

  ”陳正傻笑著將菜拿到外面去,坐在板凳上洗菜。

  林子惠則是疑惑的看了眼李斌,見他不以為意的擺擺手,也就沒有多想。

  不得不說林子惠的手藝真的很不錯,做了幾道家常小菜李斌吃的愜意無比,吃完早早的躺在林子惠的身上,半點兒沒有離開的意思。

  林子惠心里急得要命,卻又不敢明目張膽的趕人,委婉的指了指桌上的鐘表:“李總您看現在也晚了,要不您就回去?”“回去?”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李斌直接起身,將剔牙的牙簽隨手扔到地上,一把將站在邊上的林子惠拉到床上,燈光下,李斌的臉扭曲的害怕,“林子惠,你真以為老子是為了吃飯?”“你到廠里這么長時間,可拿了我不少的衣服,你那個傻子小叔子還是我安排進廠里的,一頓飯就想把我打發了,你想得美。

  ”說著不顧林子惠的掙扎,直接將林子惠壓倒在床上,不過片刻的功夫,林子惠身上的衣服被盡數撕下,露出雪白的肉。

  “李總,你這是干什么?”林子惠拼命的掙扎,卻那里是李斌的對手。

  不過幾下的功夫,整個人壓在林子惠的身上,眼看著那雙咸豬手伸進了內褲,陳正再也忍不住,拿起地上的板凳砸了下去。

  他從來沒有見過嫂子這么狼狽的樣子,以前,嫂子在他眼里都是溫柔的不可侵犯的,就因為上次的事情,他的心里一直有愧疚感,沒想到今天被這個該死的臭男人觸碰,陳正很想忍住,卻發現怎么也忍不住。

  等自己反應過來,板凳已經結結實實砸在李斌的腦袋上,鮮血順著他的頭發緩緩流到地面上,林子惠嚇得臉色慘白,直接將破碎的衣服披在身上,縮在墻角不敢動。

  李斌則是咒罵著起身,冷眼看看后面的傻子,眼底的殺意無法隱藏:“好,你小子有種。

  ”說著一把推開門,罵罵咧咧的離開。

  沒想到他聰明一世,到頭來竟然會被這個傻子給打了一頓,還真是晦氣。

  陳正看他離開,才急忙跑到嫂子的跟前,眼底的擔心無法隱藏:“嫂子,你沒事吧?”“阿正。

  ”嫂子再也忍不住撲進陳正的懷里低聲抽泣著,如果今天晚上沒有陳正,她真的不敢想象會發生什么事情。

  如果她真的被李斌強暴了,她還有什么臉面面對自己的丈夫。

  陳正想要安撫嫂子,卻發現無論說什么都沒用,只是任由嫂子將自己抱著。

  過去很久,林子惠的情緒緩和了不少,才放開陳正,他的胸前已經濕了一大片,林子惠眼睛紅腫,勉強扯出一個笑:“今天嚇壞了吧?”“沒事,嫂子。

  ”陳正心里暖暖的,就算到了這個時候,嫂子的心里該死惦記著自己,也不枉他剛才拼命保護。

  “那你今天晚上睡在這兒吧。

  ”林子惠將外面的位置騰給陳正,床單上還有李斌的血跡,陳正也沒有在意,聽話的躺在林子惠的旁邊。

  空氣中淡淡的血跡混合著殘留的(我把女同學摸出水了)飯香味,味道不是特別的好聞。

  陳正看了一會兒頭頂的PVC,然后開口道:“嫂子,我們回去吧?”陳正清楚李斌的為人,不僅沒有得到嫂子,反而被自己打了,他肯定不會輕易放過自己,所以與其他對付自己,不如早早離開。

  也不用嫂子受太多的委屈。

  林子惠聽罷,眼睛有些復雜的看了眼陳正,隨后笑了笑,那是一種很絕望的沒有辦法的笑:“那我們去哪兒?”林子惠心里清楚,李斌是出了名的愛記仇,他今天晚上在她這兒受了委屈,雖然什么都沒做就離開了,可是她知道,她不可能放過他們。

  眼下他們剛到城里舉目無親,如果真的出了事,只能自己扛著。

  只是,阿正畢竟只是個傻子,萬一出了什么事情,她也會護著他的。

  半天沒有等到陳正的答復,林子惠轉過頭就看見陳正熟睡的側顏,不自覺無奈的搖了搖頭,在這個時候,也只有傻子才能睡得安穩。

  一夜無眠,城里的潮濕的空氣吹進屋子里的時候,林子惠不自覺的打了個寒顫,抬眸,就看見陳正傻乎乎的望著自己。

  林子惠勉強給自己打氣,隨后摸了摸陳正的腦袋,起身道:“怎么了?”“嫂子,我們今天還去上班嗎?”原本坐在床上穿衣服的動作停了停,轉過頭斜眼看著陳正,咧開嘴笑了:“當初我們來到城里不就是為了掙錢?”“現在好不容易有機會,怎么可能放棄。

  ”“嗯。

  ”陳正點點頭,起身趴在林子惠的背上撒嬌道,“我聽你的。

  ”等兩個人到了廠里,才發現陳正不知何時已經被辭退,林子惠沒有辦法,準備送他回去,陳正連連擺手:“嫂子,我沒事的。

  ”本來昨晚的事情就是李斌的錯,沒想到那個家伙居然倒打一耙。

  林子惠想了想,為難的看著陳正:“你自己能回去嗎?”雖然說這條路走了很多次,可畢竟是個傻子,如果萬一出了什么事情,她怎么對得起陳偉。

  “沒事。

  ”還是那種傻乎乎的笑,陳正轉身離開的時候,眼眸閃過一絲冷冽的光,從今往后,他再也不要拖累嫂子。

  等陳正離開,林子惠便往縫紉部走去,原本熱鬧的部門今日格外冷情,除了機器的聲音再也聽不到多余的聲音。

  林子惠本想問問旁邊的同事,可誰曾想到平時溫柔客氣的同事,一看到她,直接翻了個白眼,一把推開林子惠往外面走去。

  林子惠也沒有多想,只是一連好幾個都是這個態度,李斌包扎著傷口,痞子一般的從廠外面進來,手直接指在林子惠的身上:“你他媽是不是眼睛有問題,這么多人都忙著干活,你杵在那兒干什么。

  ”繞是好脾氣,在這么多人面前說出這種話,林子惠臉火辣辣的燒的厲害,低頭咬著嘴唇,委屈的往縫紉機邊走去。

  平常李斌沒少照顧她,沒想到今天在眾人面前罵了她,加上李斌的傷來的不清楚,短短一上午的時間出現了各種版本的消息。

  林子惠氣急敗壞,想去質問,卻不知道該問誰,坐在槐樹下生悶氣的時候,聽見后面有腳步聲,轉過頭就看見李斌站在不遠處,可能是纏著紗布的原因,看起來有些滑稽。

  不過一雙眼冷的嚇人,走到林子惠的面前,朝地上吐了一口痰:“你以為你是什么東西,如果沒有老子罩著你,你能在廠里混的這么好?”“李總,昨天晚上真的是……”林子惠急忙解釋,她剛出社會也沒什么經驗,以往李斌送衣服的時候,她從最初的拒絕到后來的接受,心里其實是有那么點虛榮心的。

  從小到大穿慣了便宜貨的她,怎么可能不希望自己能過得好一點。

  可是如果沒有發生昨天晚上的事情,她還有機會,現在惹惱了李斌這頭獅子,她怎么可能還有好果子吃。

  “別給我提昨天晚上。

  ”李斌氣急敗壞,恨不能一巴掌拍死面前的女人,如果不是這個賤人,他也不會被傻子打。

  最重要的是他有苦難言,沒辦法將那個傻子懲罰一頓,真是晦氣。

  “你他媽的給我給臉不要臉。

  ”李斌指著林子惠的鼻子道,“不過我倒要看看,以后你怎么上班。

  ”赤裸裸的威脅清晰可見,林子惠看李斌甩手氣呼呼的離開,有些頹廢的坐在地上,連手里的飯突然也沒了胃口。

  林子惠心里清楚,如果她真的想要在廠里安穩的上班,就不能得罪李斌,可是現在,已經沒有回頭路了。

  就這么心事重重的好不容易挨到下班,期間被上級罵了三次,在別人異樣的眼光中無數次的更改沒有做錯的事情,林子惠只覺得心里委屈。

  第一次感覺到城里或許也沒有劉玉芳說的那么好,至少,現在不是。

  整整一下午的時間,陳正都坐在水塘邊釣魚,附近有不少人插秧,期間有不少人過來跟他搭訕,陳正也沒有開口,只是眼睛無神的望著外面,不知道在想什么東西。

  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感覺肩膀被誰拍了一下,抬頭,對上一張陌生的面孔,隨后將他的魚鉤拉起來,一條大概兩斤左右的草魚,中年老漢指了指前面:“那里的魚更不錯。

  ”“嗯。

  ”陳正點點頭,屁股卻沒有動,老者看他這個樣子,無奈的搖搖頭離開。

  陳正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覺得心里亂亂的,他今天離開廠里,嫂子會不會被那個猥瑣男欺負?嫂子平常甚至都不會對人發脾氣,如果真的受了委屈,該怎么做?心里就這么胡思亂想著,不由得更加擔心,顧不得將旁邊的水桶拿起,火急火燎的往服裝廠那邊跑,只是剛出了巷子口,老遠看見嫂子提著蔬菜進來,看到他有些疑惑:“阿正,你怎么了?”“沒事。

  ”陳正裝作天真的模樣,上前挽住嫂子的胳膊,順帶摟住嫂子的腰占了便宜,“嫂子,你今天沒什么事吧?”雖然嫂子盡量隱藏,可是陳正看得出來,嫂子紅通通的眼眸,很明顯哭過。

  “沒事。

  ”林子惠搖了搖頭,看向陳正的時候又是那種溫柔的笑,“今天嫂子給你做好吃的。

  ”“嗯。

  ”陳正乖巧的點點頭,跟在嫂子的后面,等到了出租屋門口,水桶不知道什么時候被人送回來,桶里是兩條鮮活的魚。

  林子惠看了眼陳正,從包包里取出鑰匙道:“這是你釣來的?”“嗯嗯。

  ”陳正傻傻的點點頭,乖巧的把木桶提起來,往里面走去。

  轉身看到嫂子還留在原地,對著她招了招手,假裝很歡快的說:“嫂子,快點進來啊,我餓了。

  ”說著,眉角下攏,表達自己不開心的情緒。

  林子惠連忙走上前,喜笑顏開的拍著陳正的肩膀,贊許的點了點頭,“不錯,你都知道幫嫂子分擔家務了,嫂子很開心。

  ”這一次,林子惠沒有懷疑陳正恢復正常。

  以前的時候,他就和別人一起去河里摸魚,不過,村里的河水一點也不深,不像城里的。

  “以后這種事情,讓嫂子做就行,你不能做,知道嗎?”林子惠厲聲的說道。

  在廠子里,一天沒有看到別人的好臉色,滿腹怨氣,也不能把這種怨氣撒在他的身上。

  吃完晚飯,陳正拽著嫂子去門口看星星。

  起初,林子惠并不想出去,熬不過陳正的軟磨硬泡,拿著馬扎往門口走去。

  好在,她們在郊外,空氣還算是清新,有點感慨的看著滿天的星星。

  而陳正貪戀的看著嫂子姣好的身材。

  心中有一種按耐不住的沖動,硬生生地被他忍了下來。

  “嫂子,我想洗澡。

  ”陳正冷不丁的說。

  林子惠本來心情不好,聽到小叔子這么說的時候,情緒變得更加的糟糕,對著他說:“你自己去洗。

  ”說完,也不管陳正去不去洗澡,便往里屋走去。

     “不可 抗拒分手”就像商業合同中的 免責條款——不可抗拒因( 左手握右手)素,比如說他得了絕癥,不想拖累;比如說他窮困潦倒,不能 給她幸福;又或者為了事業,踩 不上她的結婚點……或者干脆就是莫須有,就是不合適,要分開,不分 不行

     脫剩本就是個難題,而不可抗拒分手似乎造就了更多的 剩男剩女

    你遭遇過這種“不可抗拒”分手嗎?你會 如何解決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