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性愛工具 >

coser 外流

coser 外流


我一臉無辜,說:“怎么會是我把你帶壞了?”她低頭 望著那處,說:“昨天晚上它 跟我說了很多,澆了我很多壞水!”我無語。


  她看出我的窘態,撲哧笑了,說:“行了,是我自己喜歡。


  你再休息一會兒,我給你做飯去。


  ”我的確有些累,又躺下閉上眼睛。


  沒有再做夢,一直睡到 紅梅過來叫我吃飯。


  我坐起來揉揉眼睛,看著嬌艷欲滴的紅梅,忍不住又把她摟進懷里,說:“ 嫂子,你真好!”她微 笑著,說:“你也是!行了,現在別鬧,晚上有得是時間,反正人已經是你的了,想怎么樣還不都由著你啊!”我看了看還在睡著的湘蓮,小聲問紅梅:“外面的門關了沒?”她好羞點點頭,嘴上卻說:“干嘛?不許胡來!”對我來說,這可不是胡來,而是要驗證雙修的效果,伸手將她的褲子脫了下來。


  她嘴上說不要,卻很見機的趴在炕邊上,擺出一個最佳的姿勢。


  我也不拖泥帶水,(啊啊……)直接到她的身后……這一次,除了舒服,沒有任何其他的感覺。


  我有些低落,更有些說不出的難受。


  默默的整理好衣服,可又怕她多想,將她抱進懷里,小聲說:“真舒服!”她并沒有看出不妥,說:“那就好,走,吃飯吧!”我點點頭,抬腳想把鞋子穿好,下意識的低頭看了一眼。


  可就這一眼,嚇得我亡魂皆冒,昨天晚上的那個夢竟然是……我的鞋上粘著新泥,其中一只還掛著一根青草。


  這怎么可能?我確定昨天沒有上山,沒走過草地,除非……除非那不是夢。


  可我明明是被紅梅叫醒的,當時我在炕上。


  我抱著頭坐在凳子上,仔細的回憶著在山上發生的一切。


  那一聲聲老牛之音是真實的,絕對的真實,雖然我并沒有看到到底是什么在叫。


  完全沒有頭緒,就是想破頭也想不出絲毫端倪。


  怪事天天有,也不足為奇了。


  過了三天,我托辭湘蓮的病得到了控制,而我這里缺了幾味藥,需要采集,獨自上山。


  按照夢境里的景象,我尋找著斗蛇的地方。


  繞來繞去,我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繞到了離 宋娜家不遠的后山上。


   她說要告訴我一個秘密的, 我心里想著,難道會如此巧合的跟我的夢境扯上關系?這段時間怪事連連,就是再離奇再巧合,我也可以接受了。


  我快步來到宋娜家門前,推門而入。


  宋娜正在家洗衣服。


  她穿著一件肥碩花布無袖的汗衫,薄綃的料子清楚的印出皮肉的顏色,而隨著她的動作,我的目光輕易的穿過她的腋下,看到胸前的內容。


  這擺明了是在誘惑男人,看來這個 女人真的如同干柴一般,就等一把火將她燒的干干凈凈了。


  她的目光一陣火熱,繼而朝著屋里努努嘴,似乎是告訴我她公婆在家。


  我輕輕的咳了聲,大聲說:“嫂子,我上山采藥,口渴了,能不能給我碗水喝?”她公婆立時從屋里沖了出來,客氣的跟我打招呼。


  老爺子一邊招呼我坐下,一邊讓老太太給我倒水。


  老太太臨進門將宋娜拉了進去,小聲埋怨她說的太少。


  宋娜雖然臉上很順從,可不忘 回頭用媚眼撩我一下。


  老爺子背對著她,沒有看到,有一句沒一句的跟我聊著家常。


  喝了水,我起身要走。


  老爺子連忙說:“魏大夫,你看也快要吃飯了,要不你在這里吃了飯再走?”我連忙擺手,說:“我還要去后山采幾味藥!那邊山林密,人去的少,藥草多。


  ”宋娜這個時候換了衣服出來,說:“你小心點,別遇到什么野獸!”老爺子瞪了她一眼,說:“別胡說,咱這山溫著呢,沒野獸!”宋娜說:“那可不好說。


  前幾天夜里,我好像還聽著有什么東西叫,聲音大著呢!”我渾身一顫,問:“什么叫?”她咯咯笑著,說:“嚇唬你的。


  可能是誰家的牛跑山上去了,叫了幾聲就沒動靜了。


  ”聽她這么說,我更是心驚,更紅梅再一起那個晚上的夢境又浮現在腦海里。


  從她家出來,我回頭略有深意的看了宋娜一眼,大步流星的離開,希望她能明白我的意思。


  上了山,我找了個高地站定往下望著,并沒有看到她跟來的身影,微微的嘆了口氣。


  “看什么呢?”身后突然傳來宋娜的聲音。


  在這樣的高山密林里,她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我的身后,著實嚇了我一跳。


  “你……你……”我口干舌燥,緊張的說不出話來,半天才問:“你……你怎么來了?”她笑著說:“我怎么不能來?再說了,你最后看我干什么,不就是讓我來找你啊?”“我的意思是怎么能出來啊?”“不告訴你!”她故意調侃著。


  我四顧周圍,裝出一副惡狠狠的模樣,說:“這里可是荒山野嶺,四處無人,你不怕我把你……”“來啊來啊,怕借你幾個膽子你也不敢!”“那可不好說!”“行了吧你,我還不知道你啊!走,我帶你去個地方,到了你就知道了我怎么能跑出來找你了。


  ”我跟在她的身后,卻暗中抽出一根銀針,以防萬一。


  走了大概十幾米,她回頭伸手。


  我頓了一下,將手遞過去,給她握在一起。


  轉過一塊巨石,來到一個隱秘之所,她放開我,上前撥開巖壁上的蔓藤,現出一個洞口。


  這個 山洞跟我們村的那個有異曲同工之妙。


  而這一幕,更是讓我想起了當時跟蘭花一起進去的情景。


  跟著宋娜進入山洞,我迅速的掃視著里面的一切。


  這不是一個山洞,更像是一個隧道,幽深昏暗。


  縱然我目力驚人,依然看不到頭。


  宋娜拎起地上的氣死風燈,說:“跟我來!”“怎么這里會有這樣一個山洞啊?”“我也不知道,誤打誤撞發現的,沒別人知道。


  這洞一直通到我們家,出口在我住的那個房間,厲害吧!”心中的疑問打消,我也放心了,說:“你可真厲害!不過,不能去你家吧?”“美得你!”“你們女人怎么都這樣?”“怎么樣了?”“你說呢!”“哈哈!原來你喜歡直接的啊。


  那好啊,你來啊,快來!”她一邊做著鬼臉,一邊嬌笑著。


  我徹底的無奈了,搖頭嘆息,說:“你這是想人想瘋了啊?”她突然回頭望著我,神色黯然,說:“要是換作別人,早就瘋了。


  ”看她這樣,我有些不好意思,說:“我沒別的意思!”她輕輕的嗯了聲,說:“ 我知道!也別太往里走了,萬一聲音傳出去被他們聽了不好,前面不遠有個房間,咱到那里去說會兒話。


  ”“他們會不會找你?”“不會的!我剛說要睡覺,反鎖了門的。


  我婆婆會看著那個老混蛋,不會讓他去敲我的門。


  ”“為什么?”“過去跟你說!”這個山洞的確是奇怪透頂,中間真的有個房間。


  房間里有一塊平滑的巨石,像一張床。


  宋娜拉著我坐到床上,體內的青丹又開始活躍起來,我的身體開始發燙。


  她肯定感覺到了,紅著臉低下頭,似乎在等待著什么。


  我屏氣凝神,努力控制著青丹。


  “你怎么了?”她看出了問題。


  “沒事!”“要是你真想嫂子,就來吧!這里很安全,以后出去了我也不會亂說。


  ”“不是!嫂子,你別多想……”驀然,我眼前白光一閃,啥時間進入到一個雪白的世界。


  這個世界似曾相識——對了,我想起來了,這里就是我第一次見到那個孩子的地方。


  我慢慢的轉動著身體,看著周圍。


  遠處,一個孩子慢慢的在雪地里走著,她的身后倒著兩個人。


  這一幕,正是我之前看到的,只是離的遙遠了一些。


  “噌!”我的身邊響了一聲。


  我連忙轉身察看,卻見一個 異裝女人正躲在石頭后面眺望著遠處的一切,她臉上帶著面紗,看不清模樣。


  那個孩子繼續往這邊走著,步履漸漸沉重起來。


  就在他快要走到女人隱身的石頭旁邊時,女人突然朝他一揮手,一團黑霧直奔他的面門。


  我大叫著:“小心!”可那個孩子根本就聽不到,還沒來得及抬頭,就重重的栽倒在地。


  異裝女人獰笑著過去踢了他一下,將他提起來,向倒在地上的兩個人竄去。


  我想跟著她,卻無能無力,只能遠遠的看著。


  異裝女人到那兩個人身邊,先是仰天大笑,之后嘴里念念有詞,不知道說了些什么。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地上的兩個人突然同時暴起,撲向異裝女人。


  那女人連忙將孩子拋下,伸手招架。


  從地上起來的那個男人一掌抵在她的手上,一手扯下她的面紗……我大叫一聲醒過來,看宋娜正蜷縮在房間的角落看著我,眼神中充滿了恐懼。


  “嫂子!”我輕輕的叫了她一聲。


  她怯怯的望著我,問:“你……你剛才怎么了?”“沒事!”我站起來,回頭端詳著剛坐的石頭,看來這石頭很有問題。


  “要不,我們走吧!”她顯然被嚇壞了。


  “真的沒事了!我剛才想到了一些事情,沒控制住自己。


  現在好了。


  ”“可我還是怕!你剛才很嚇人!你的眼神太……太恐怕了,像要殺人一樣。


  ”更之前一樣,夢就是我,我就是夢。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過去拉著宋娜。


  心有余悸的她聲音顫抖著:“我們還是回去吧,以后有時間再說,我……我害怕!”我嘆了聲,說:“那就走吧!你回家,我從那邊出去。


  ”她匆匆的走了,留下我一個人在這漆黑的山洞里。


  我沒走,因為這個山洞肯定跟我有著某種聯系,否則不會讓我看到剛才的一切。


  凝結目力,控制青丹,我輕輕的撫摸著房間里的石壁,希望能找出線索,破解心中的疑團。


  石壁光滑如冰,溫軟如玉,摸著十分舒服。


  要是非要具體出一個感覺,宛如是撫摸著妙齡 女子的身體。


   相公你好粗慢點好痛嬌軀顫抖著迎合龍頭豪門軍寵兒子輕點  如果,愛,真的可以沒有傷痛,你我的內心,是不是便可以不再有唏噓感嘆,即便各自一方天,也是身遠心相近。


  “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人生,總是為情所困;情深,總是為傷所中!相思的渡口,纏綿繞骨。


  有緣相識,卻無緣相守,任憑殘香鋪滿路,淚灑花箋無以顧!韶華彈指芳菲暮,身陷 紅塵誰人度?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如果,你已是我最深的眷戀,那我可曾是你心頭的牽念?我為你凝神盼顧,情深難訴,你又為誰心存歉疚,憂思難復?  以一支素筆,畫一顆玲瓏心,你便是我心湖中,最美的漣漪。


  不問情緣何處?不拘君心何故,我都要以一朵花開的姿態,靜守著那一隅的芬芳。


  求之不得,棄之難舍!我會用最 深情的溫柔,輕撫著我們燦若煙花的似水無痕,你若不棄,我便不離!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縱我不往,子寧不嗣音?  臨窗聽雨念君安,弦曲漸亂淚輕彈!纏綿如霧,傷感無數,如果今生有約,可否來生相依? 我愿陪你萬世輪回, 與你紅塵相伴,策馬奔騰,對酒當歌,伴你共享人世繁華;兩情相悅,兩心相融,我愿與你綠綺傳情,撫琴癡訴,用你心,換我心,許你心靈交匯,柔情似水,始知相憶深。


    獨守一紙墨染,瘦筆如花;書寫一段眷戀,(辦公室愛愛)如癡如狂!如果世間真有神話存在,我一定要為愛譜寫一段絕世傳奇,然后傾盡一世深情,付盡一生所愛,攜手共老,生死相依,情刻骨,愛融血,讓至死不渝的真情,演繹心中最美的“愛情神話”,伴海枯石爛,隨地老天荒,愛你,初心皆不改!  倘若,時光的長河里我們相遇,你正年少,而我也未曾老。


  相視一笑,就是一眼間的美,讓靈犀閃爍成為一輩子的妖嬈。


  這一種緣分不需言說,我懂得,且很滿足,似一場云水的安暖在心里停靠。


   光陰,總是如此靜美,愿,掬起 情意,潤澤著懷抱,八千里 風月做盛殿,只為安放你對我無與倫比的好。


    所有的故事,都已經遵循流年的軌跡完好的排列,只等著歲月淺淺落筆,一些念,就此沉寂在滄海桑田的記憶里。


  那些甜蜜的給與,經過了風花雪月的洗禮,仔細想來,是最豐盈的美麗。


    若,時光轉角,疲憊的思緒不得不稍做停滯,我愿,等光陰漸漸遠去,心內只純凈的剩下一朵花開落過的痕跡。


  那時的我,用歡喜裹緊自己,就站在一米陽光下讀你。


  讀你寫給歲月的詩,定然會有某種熟悉,從眼眸間流露,絲絲縷縷都將滲透出情意。


    想念一個人的感覺,就像是花間的一點清露,淺淺的滴進眼中,又深深的蕩入心湖。


  那萬千漣漪里的波光,承載著的情意是流經歲月的美麗。


  你若感知,我就會欣喜。


    微笑,不為收獲,只為歲月讓心變的深刻。


  情感,或許錯過,且惜光陰之中一句懂得。


  心,載滿快樂。


  愛,不是傳說。


  若于三千風月里銘記,就是最美的結果。


    許久以來,早已 習慣了沉靜,習慣了少言寡語,習慣了以一顆尋常心,在輕輕瘦瘦的文字里入戲,只為演繹一個平平淡淡的自己。


  各種繁囂,仿佛都在三萬英尺的距離,不仰視,那無關我的心緒。


  花,開在眼里,香,息在念里,情,長久在記憶里,一抹芬芳,便可美麗了流年的期許。


    拉開窗簾,讓清晨的第一縷光穿透玻璃冰冷的阻擋,親吻著花的臉龐。


  因為有想念旖旎了夜的漫長,微笑,才會一直在心上,溫暖出淺春靈動的詩行。


  將每一個句點都蘸滿深情融入墨韻,經得住反復的推敲與丈量,那是寫給歲月,寫給你,一段最美的樂章。


    沒有兩片葉子是相同的,再親近的心都會有偏差,枝節,也太過喧嘩。


  如何修剪?怎樣縮短?才能改變相互之間的距。


  愛,從不需要這樣處心積慮的去策劃,那只會讓情感繁生出復雜。


  不如,暖一杯茶,獨坐西窗下,細品煙火歲月,聽一句天涯在遠的情話。


  亦或是,溫一壺酒,半盞清歡,望斷紅塵冷暖,看盡風里落花。


    時光, 一程一程的走過,心,逐漸懂得,有時候選擇靜默,不是選擇了一種低迷的沉寂。


  而是將某些細節都隱入尋常,然后用心來供養。


  只等得風月靜美,清瘦的枝頭春意盎然,又結滿含苞的新蕊。


    也許,對于你來講,我只是偶然綻放的煙火,片刻的炫目,轉瞬就灰飛煙滅,碎的蹤跡皆無。


  可是,對于我來說,你是無法熄滅的火種,燃燒著四野的渾荒,愛的體溫曠遠而熱烈,是我心中不老的傳奇。


   那些 短信是從去年秋天開始的。


  中秋節, 收到第一條:明月,一閃一閃,掛天邊;思念,一絲一絲,連成線;回憶,一幕一幕,在眼前;但愿,一年一年,人圓全。


  是個陌生的號。


  也許這是一條群發短信,主人是一個認識我,卻不在我重點交往范圍 的人


  我回復了一條:也祝你節日快樂。


  過了半個多月,又收到這個號碼的短信:最近好嗎?昨天晚上夢見你了。


  雖然看不清你的臉,但我知道那就是你。


  和從前一樣,你坐在我旁邊……這個短信里透露出對方的身份是個女的,和我還有所交集。


  她是誰?我怎么一點印象也沒有?懷著好奇,我回復:你是誰?可這條短信像石沉大海,兩個多月都沒有消息。


  我把這個神秘的號碼存進手機里,也給對方打過電話,總是關機狀態。


  我的 生活很普通,普通的三口之家,普通的工作及收入,普通的生活里忽然有了一個神秘的人給我短信,日子變得每一天都多了一點期待和猜想。


  短信的主人對我就像一個謎,謎沒有解開,我會總是想起。


   初戀女友身患絕癥我已婚不能再照顧她冬天時又開始收到短信,總是說一些充滿遺憾的句子。


  我又問你是誰?她反問我:我是誰真的那么重要嗎?我回答是。


  然后我就收到她的手機來電,這串熟悉而陌生的號碼當時讓我有一點糾結,接還是不接呢?最后好奇還是占了上風,我接了。


  “你是孔逸楠?我是 曉莉


  ”頓時,我就石化了。


  曉莉是我的初戀女友。


  我們好多年沒有聯系。


  “我是從同學那里要到你的號碼的,你現在過得好嗎?”聽得出來,聲音都在顫抖。


  眼前浮現出讀高中時那個瘦瘦黑黑的女生,我們都叫她黑蝴蝶。


  對這個飛撲而來的黑蝴蝶,我本能有些想躲開。


  從前她也是這樣神秘惹眼,一度我以和她交往為榮,但是有一天,我看到她坐在別的男孩的自行車前桿上笑得前仰后合。


  那是在我們交往一年多之后,還有半年就要高考了,我很心痛和她吵架還打了她一耳光,她說我太專橫霸道小心眼。


  兩個人埋頭高考,曉莉找人打聽我填什么學校,最后還真的和我上了同一所大學。


  大一,我們和好如初。


  我知道她是喜歡我的。


  我們正經談了四年戀愛,畢業時我們分手了,理由很簡單她要去廣州,我想留武漢。


  我還在失戀的痛苦中,就聽到她已經開始新戀情……越大我越懂得,她不是我能夠把握得住的那種女子,也不是我能夠抗拒得了的那種女子。


  初戀女友身患絕癥我已婚不能再照顧她我問曉莉有什么事,她說就是想和我開一個玩笑,看我是不是還和從前一樣專情。


  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她說她回武漢了,一個人過。


  那之后,她經常給我發短信,很溫暖很關心很曖昧。


  明明知道不好,我都舍不得刪。


  心想反正我們又不見面,不會有什么的。


  三月,曉莉在一個深夜通過短信告訴我,其實是她得了絕癥才會聯系我,她生命中最好的一段時光是和我在一起度過的。


  我是清晨開機才看到她的短信,心里一緊。


  我們是彼此交付第一次的人,她對我從那天起,就不是別人,不是外人,即使在今天我也沒有辦法對她置之不理。


  可是想了很久,我沒想好下面應該怎么做。


  曉莉明確說了想見我,只是想見見我。


  她的要求很簡單,但是我知道,真要見了,也許不會那么簡單。


  生活的世界平淡如昔。


   老婆還是那么愛我信任我,她沒有查我手機的習慣,有時我真巴不得哪天她突然看到,我不知道怎么和她開口,也沒想清有沒有必要讓她知道。


  初戀女友身患絕癥我已婚不能再照顧她后來從別的同學那里知道了,她沒騙我,的確是癌—卵巢癌,曉莉也的確就在武漢。


  其實五一同學們去看曉莉時,我也湊了份子的,大家給她買了一年的藥,一萬多塊錢,我掏了6千,人沒去。


  看過曉莉的同學回來帶話,曉莉現在又黑又老很可憐。


  他更是不敢去看。


  但不看一看又覺得良心過不去,真要去看了又覺得愧對老婆。


  我不知道該怎么辦?延伸(我的尤物女友們)閱讀: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7020553.html
https://twdfgersxwerr.weebly.com/4939933.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6034818.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9303304.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164936.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1216160.html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5110913.html
https://twkjhiuhkio.weebly.com/9702325.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3897421.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75377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