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性愛工具 >

educating mandy

educating mandy


孫妍今年十九了,來獸醫所也有一段時間了,眼看著今天就是師父要檢查她課業的日子,孫妍的心中,難免有些忐忑。


  雖說師父和她父親的關系很好,但孫妍自己沒有這方面的天賦的話,也端不起來這碗飯。


  她的家里很窮,只有父親一人拼命掙錢養家,父親 身體還不好,她想早點兒幫父親分擔一些。


  進了獸醫所,孫妍就看到師父 吳寶庫坐在那里,緊張的捏緊了衣角,心跳就加快了。


  “來了,今天要考的內容都記得吧?”一進屋吳寶庫就嚴厲問道。


  獸醫的 東西本來就生澀難懂,有很多東西她都不知道, 師傅就將如何給狗配種的書給她看,她能記住才怪。


  “師傅……我……我沒記住……”吳寶庫一聽,臉色頓時就冷了下去。


  “怎么又記不住,我不是說了么,今天要講給 動物配種,首要的就是動情,既然你不忘了,師傅就再教你一邊!”說話間,他直接拉著孫妍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身上。


  “要想讓動物配種,就要讓動物動情,這動情,就需要 手法的,在師傅身上練,按照師傅說的做。


  ”吳寶庫嚴厲道。


  孫妍俏臉通紅,她哪里碰過 男人的身子,想要將手抽回去,誰知道師傅抓的很嚴,她根本抽不回去。


  吳寶庫感受到她往回抽著手,臉色很冷,“我教你東西,你最好乖乖學,這種練習的時候不多,你要把握好!”說完,吳寶庫就松開了她。


  孫妍當然知道,可是她就是害羞,她一個大姑娘,怎么好意思摸男人,可是她又不能不學,畢竟她想要學本事。


  “師傅……我……我知道了……”孫妍低著頭,抿著嘴道。


  “哼,知道最好,現在師傅把衣服脫了,你輕輕揉師傅的胸口,記住,手法一定要輕柔!”吳寶庫哼了一聲,直接將衣服脫掉了,隨后拿著她的小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


  孫妍俏臉通紅一片,師傅畢竟是個男人,她還是個小姑娘,怎么好意思做出這么羞人的動作,這種感覺,簡直讓她羞的恨不得鉆進地縫里去。


  可是,她又不敢違抗,只能咬著牙按照師傅所說的,輕輕按著。


  吳寶庫 點了 點頭,“手法還可以,不過需要加強鍛煉,你也不用害羞,咱們學獸醫的整天和這些東西打交道,你要是臉皮薄,以后怎么給動物配種?”說完,吳寶庫又道:“給動物按摩,只是第一步,為的就是讓它不討厭你,接下來才是最重要的,要讓動物達到可配種的標準,那東西你應該知道是什么吧?命根子!”孫妍聽到師傅這話,俏臉更紅了,她看過獸醫的書,知道師傅嘴里說的就是動物的那里,惡心死了。


  “看來你知道,那就好辦了,動物的那里和人的一樣,這樣好了,為了讓你盡快掌握這種技能,你就用師傅的練吧。


  ”說完,吳寶庫直接將褲子褪了下來……孫妍俏臉頓時就變了,瞧著師傅的身體,她整個人心里咯噔一下,一下子就站了起來,急忙背過身子!這可是男人的寶貝,她怎么能看?師傅怎么要讓她看?“師……師傅……您這是要干嘛?”吳寶庫冷著臉,哼了一聲,“干嘛?當然是讓你學東西!”孫妍臉上還是帶著驚恐,緊忙問道:“學……學東西可以,可是您……”吳寶庫一聽,頓時怒斥起來。


  “我怎么了?我告訴你孫妍,我這是教你如果幫助動物配種,你要是以為我在占你便宜,你就立馬給我滾蛋,我還懶得教你這種學徒!”孫妍自然不想離開這里,她還想著以后學好了本事,幫父親賺錢呢。


  但是,她真的害怕,甚至不敢看師傅那里,畢竟她是個丫姑娘家家的,怎么好意思。


  “師傅……我……我想學……”“想學,就轉過來!”吳寶庫呵斥道,孫妍不敢不聽,下了老大決心這才轉過身來,可是低著頭,不敢看師傅那里。


  “過來,把手伸過來!”吳寶庫聲音中透著不可違抗的命令,孫妍只能咬著牙,硬著頭皮走過去,伸出小手。


  “我告訴你,小妍,這男人的寶貝和所有雄性動物一樣,只要你在我這里練出手,以后所有就沒有什么雄性動物可以難倒你,但是你如果不好意思練習,那你這輩子都別想出徒!”吳寶庫說完,哼了一聲,開口道:“手法還是不變,柔一點,掌握好力度,而且還有,你看這里,這個凹槽,是所有雄性生物最靈敏的地方,只要你輕輕磨砂這里,就會讓雄性動物起反應,來,按照我說的去做。


  ”孫妍有點害怕,但是還是照做了,她輕輕動著,撫摸著師傅說的凹槽,心理按耐住恐懼全部記了下來。


  吳寶庫眼里的目光,閃過一絲愉悅的舒暢,這小手的力度,簡直讓他沸騰!孫妍漂亮極了,誰能想到這么個十八九的俊俏姑娘,此刻用自己的寶貝練手。


  雖然她有點不樂意,但是吳寶庫還是興奮!“對,這就對了,你的手法很正確,不過,還是要勤加練習。


  ”吳寶庫說完,微微一笑,臉色稍微緩和了不少。


  孫妍見狀,緊忙抽回了自己的手,她到現在還是有點害怕。


  “現在,讓雄性動物起反應的手法你已經會的差不多了,接下來師傅要教你 雌性動物怎么讓它起反應。


  ”吳寶庫說這話的時候,目光帶著一絲火熱直勾勾的盯著孫妍胸口,狠狠咽了口唾沫。


  “師傅跟你說,雄性的和雌性的不一樣,手法不一樣,靈敏點也不一樣,咱們這里也沒有雌性動物,為了讓你更好的學會,你就在 你自己身上教學,以身教學,身領神會,來,把衣服褪了吧。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吳寶庫直接伸出手,有點迫不及待的去扯孫妍的衣服!孫妍嚇壞了,身子立馬躲到一旁,驚恐的看著吳寶庫。


  “師傅……您這是……”她是個大姑娘,還沒有嫁人,師傅怎么能扯自己衣服呢!吳寶庫緩過神來,瞇了瞇眼睛冷聲道,“雄性動物我們學完了,現在要學雌性動物的,怎么了?”“可是……您扯我衣服干……干什么啊……”孫妍緊張開口!吳寶庫哼了一聲,冷聲道:“廢話,想要學習雌性動物的技巧,就只能在你身上練,不然在我身上?怎么?你不想學?不想學的話,就讓你爸領你滾蛋。


  ”一聽這話,孫妍頓時就蔫了,想到父親的辛苦和期許,她露出猶豫,父親不容易,她想要幫父親分擔,如果不學本事,她還能干什么?可想到褪衣服,她心里還是突破不了這個障礙,她是個骨子里保守的姑娘,長這么大還沒和男孩子牽過手,現在卻要褪光了衣服給師傅看,她怎么可能好意思!她糾結著,不想褪衣服,可是不褪衣服又怕師傅攆自己走,急的她眼淚汪汪的,小模樣可憐極了。


  吳寶庫哼了一聲,見她沒動,作勢就要拿手機。


  孫妍一聽,嚇得眼淚都出來了,急忙道:“師傅……您別打電話,我……我褪還不行么……”說完,她掙扎著伸手摸向扣子,咬著牙輕輕的解開,頓時,美妙的風景一點一點的出現在吳寶庫的眼中,孫妍皮膚很嫩,就像是瓷娃娃一樣,吹彈可破。


  只可惜,那白色的小衣,將美妙的風景遮蓋了大半。


  “小衣也褪了。


  ”吳寶庫眼中閃過一絲火熱,命令道。


  “這……這個也要褪?”孫妍俏臉通紅,嚇了一跳。


  吳寶庫頓時道:“廢話,你見過哪個雌性動物穿小衣的?”一聽這話,孫妍抽了抽小鼻子,只能咬著嘴唇,紅著臉解開。


  讓人目眩的風景,一下子躍進了吳寶庫眼中,如此的近距離,吳寶庫覺得,自己根本無法掌控。


  “手放上去,手法和剛才一樣,之后告訴我你的感覺!”吳寶庫目光火熱的盯著她,聲音卻很冰冷。


  孫妍只能聽話照做,伸出小手放上去,輕輕揉按著,她紅著臉,平時自己看自己的身子都害羞,現在還要在師傅面前這個樣子,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沒……沒什么感覺……”孫妍捏了幾下 說道


  “沒有?”吳寶庫哼了一聲,“你用手輕輕揉按最高點,再感受一下。


  ”孫妍害羞的要死,可是又不敢違抗師傅的命令,輕輕按起來,頓時,一股異樣的感覺瞬間傳遍了全身,讓她身子忍不住顫了一下。


  “怎么樣?有感覺沒?”吳寶庫問道。


  孫妍害羞的點了點頭,嗯了一聲。


  吳寶庫眼中滿是火熱,看她自撫了半天,早就有些抑制不住了,狠狠咽了口唾沫,開口道。


  “不過,你的手法還是生疏,來,讓師傅好好教教你!”說話間,吳寶庫伸出布滿粗繭的雙手,迫不及待的放了上去……手上傳來的驚人觸感讓吳寶庫爽的直哆嗦。


  極品!小腹里的火燒的他渾身燥的慌,卻還是故意板著臉咳了咳嗓子。


  “讓雌性動物動情的 過程要更復雜,你仔細看我的手法。


  ”言罷便是開始肆意享受起少女的美妙,動作幅度越來越大。


  孫妍不過一個未經人事的大閨女,哪里經得起吳寶庫這般嫻熟的手法,當時就覺得腿肚子發軟,大腿下意識閉合磨蹭,臉蛋上也浮出一層紅暈。


  她下意識想推開師傅,可總覺得自己用不上力氣。


  而且心里有股莫名其妙的感覺。


  師傅的手很大,很熱,她覺得跟觸電了似的。


  她這反應落在吳寶庫眼中,也讓后者心里樂開了花。


  這小妮子,到底是個雛兒,這還沒動真格的呢,就來了感覺。


  只見他戀戀不舍的收回大手,一本正經的說道:“剛才的手法是專門針對雌性的,你是不是覺得渾身沒勁,還很麻,跟過電了一樣?”聞言,孫妍紅著臉點了點頭,她的感覺被師傅一語說中,她心里很佩服,卻也有些貪戀剛才的感覺。


  “好,剛才是手法教學。


  為師順便再給你普及一下哺乳常識,哺乳過程是咱們哺乳動物繁衍成長的關鍵過程,來,你坐下,為師給你親自示范一下。


  ”孫妍自然不知道吳寶庫所謂的親自示范是什么意思,乖乖坐在凳子上。


  可當看到吳寶庫蹲下身子,張嘴湊過來的時候,她慌了,雙手死死護著。


  “師傅,您……您這是……”見狀,吳寶庫怒了,起身指著孫妍就訓斥起來。


  “我這是要給你模擬動物的喂養過程,這可是獸醫的必修課!把手拿開!”孫妍一臉猶豫,父親告訴過她,這個地方不能隨便給外人看。


  可轉念一想,師傅也是為了給自己言傳身教。


  索性,她紅著臉緩緩把手放了下去。


  見孫妍被自己吃的死,吳寶庫剛蹲下身子,突然電話響了起來。


  興致被擾,吳寶庫一臉不悅的去接電話。


  電話正是孫妍的父親孫 大國打來,想打聽下自己女兒的學習情況。


  吳寶庫不耐煩的讓孫妍過來接電話,自己眼巴巴的在旁邊看著。


  眼看孫妍光著上身,一手打著電話,一手捂住胸口,吳寶庫心里突然有了個瘋狂的念頭,下意識舔舔嘴唇,起身走了過去。


  見師父過來,孫妍正說要掛斷電話,吳寶庫卻拜拜手,道:“沒事,你把電話開免提,繼續聊就行。


  為師時間寶貴,所以你要一邊打電話一邊看好為師的示范。


  還有,千萬別發出聲音,不然為師會分心,知道嗎?”孫妍點了點頭,開了免提,然后放下話筒,說道:“爹,師傅說不用掛,他正在……嚶……”她話沒說完,吳寶庫突然發動攻勢,腦袋直接湊了下去……這一聲嚶嚀宛若魔音,讓吳寶庫當時眼睛都有點紅了,嘴里跟裝了發動機似的肆意索取。


  撲面而來的男子氣息和一種說不出的酥麻感讓孫妍的嬌軀來回扭動,大腿來回磨蹭。


  “丫頭,你咋的了?”孫大國在電話中問道。


  孫妍又羞又急,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會發出那么羞人的聲音。


  “我……我沒事,嗯……”她支支吾吾的回道,可身子卻在不住顫抖,貝齒死死咬著櫻唇,生怕自己發出聲音會打擾到師傅。


  雖說心里臊的慌,可孫妍總覺得師傅很厲害,弄的自己還挺舒服。


  他好幾次忍不住要叫出聲,只得用小手死死捂著嘴巴。


  吳寶庫現在心里更是有股說不出的刺激感。


  他跟孫大國是老相識,現在卻隔著電話偷摸的欺負人家的女兒,還是個十八九的黃花大閨女,這讓他心里的爽到上天。


  “丫頭,你要好好聽師傅的話,知道了嗎?”孫大國在電話中說道。


  聞言,孫妍吭吭哧哧的“嗯”了一聲。


  “老孫,你放心吧。


  你女兒還算聽話,我正教她實踐呢。


  ”吳寶庫含糊不清的說道。


  “那就行,老吳,你多費心,可得好好教我家這丫頭。


  ”孫大國隔著電話也沒發現什么異常,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女兒正在被吳寶庫玩弄。


  “放心吧,我肯定用畢生所學好好教她。


  ”吳寶庫突然停下動作說了一句,而后又看向孫妍,低聲道:“剛才為師教你的手法,再復習一下。


  ”見師父手指的方向,孫妍臉蛋突然一紅,也沒多想,點了點頭就伸出纖手攥住師傅的寶貝。


  少女纖手帶來的順滑感讓吳寶庫連吸幾口冷氣,繼續埋頭索取起來。


  這沒一會的功夫,孫妍就已經軟成了爛泥,上身抵著吳寶庫的腦袋,手上動作卻一直沒停,一邊還要斷斷續續的回應著父親的話。


  興許是太刺激了,吳寶庫身子突然哆嗦一下,差點繳械,連忙起身。


  沒玩到正戲之前,他可不能投降。


  “師……師傅,可以了嘛?”孫妍紅著臉蛋說了一句,覺得兩腿無力,腿肚子都打哆嗦,再怎么下去,她怕自己真的會叫出聲。


  吳寶庫眼睛滴流一轉,點了點,然后對著電話說了一句,道:“老孫,你女兒挺聰明,一學就會。


  一會我再教她點別的,你倆繼續聊。


  ”難得被師傅夸獎,孫妍心里一喜,覺得只要按照師傅說的做,就一定能留下來拜師學藝。


  “為師問你,剛才什么感覺?”這邊通著電話,吳寶庫沒敢把說的太明,可孫妍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認真回想了一下,而后后者臉蛋,輕聲憋出一個字。


  “癢……”“這是正常反應,具體是哪?”“就……就是這里。


  ”單純的孫妍指了(大炕上性經歷)指自己下方,卻全然不知道,她此時的模樣帶給吳寶庫何等的沖擊力。


  此時的吳寶庫覺得都快爆炸了,卻也只能強忍沖動,低聲說道:“除了癢之外,是不是還有很多粘乎乎的東西?”聞言,孫妍臉蛋通紅,巴不得找個縫鉆進去,點了點頭。


  吳寶庫眼中閃過一抹貪婪,知道時候到了,咳咳嗓子,再次把聲音壓低,道:“很好,身為獸醫,你一定要記住,這種時候就要進行最后一步。


  得用東西幫雌性動物疏通一下,不然的話,那些粘乎乎的東西會堵塞,輕則無法配種,嚴重的話還會發生潰爛。


  ”這些東西孫妍壓根不懂,一聽師傅這話當時就慌了,眼淚直打轉。


  “師傅,那……那怎么辦?你快幫我,我不想……”孫妍沒控制住音量,聲音大了點,電話中的孫大國當即疑惑道:“丫頭?怎么了?疏通啥?”吳寶庫臉色一變,忙的比出噤聲收拾,而后一本正經的回道:“沒事老孫,就是這丫頭身子有點小毛病,我馬上就幫她治。


  你先別說話,省的我分心。


  ”被吳寶庫這么一說,電話中的孫大國也沒敢再發出動靜。


  只見吳寶庫裝模作樣的繞著孫妍走了一圈,而后附耳過去,低聲道:“把褲子褪了,然后趴在桌子上,屁股撅起來。


  ”一聽要脫褲子,還要撅屁股,孫妍猶豫了。


  “怎么?不愿意?”“別……別,師傅,我愿意!”孫妍也沒多想,更怕那兒真的會潰爛。


  她耷拉著腦袋把褲子連同粉色小褲褪下,而后走到桌子前,俯下身子,腳尖踮起,屁股高高翹起。


     導語:就為了 飯卡里的那么 幾塊錢,他最后說他終于看清楚 我了,最 后悔的事就是遇到我,然后掛了電話還發短信來說以后不想再招惹我,叫我也不要聯系他,然后就 關機了……  昨天晚上,我們竟然可以因為3 毛錢的事吵起來。


  我們都還是大學的學生,他飯卡壞了吃飯就借我的卡刷。


  他說每個月給我80塊,當時我也同意了。


    可是昨天晚上不知怎么就提到了這個,我覺得他充的錢有點少,然后我就和他算一個月幾天幾天怎么怎么的,然后他很振振有詞的說80塊每天花幾塊,扣除雙休不吃。


  我們本來算他每天吃了4(豁達大度)塊的,可是他竟然還說他實際只是吃了3.7元。


    算來算去,我就火了,我就說你就不可以多給我幾塊錢就好了,何必和我算的這么清楚呢?如果這樣我以后飯卡就不借你,你自己去補一張吧!然后 他也生氣了,我們就開始吵起來。


  為了幾塊錢 男友說后悔認識我  他最后說他終于看清楚我了,最后悔的事就是遇到我,然后掛了電話還發短信來說以后不想再招惹我,叫我也不要聯系他,然后就關機了。


  我一個晚上沒有睡著,等他冷靜了再來和我說,可是他一個晚上都沒有開機。


    以前不管怎么吵,不管多晚,他都會打電話或發短信來求和的,可是這次他沒有。


  我不知道我們是不是真的就沒有未來了,我真的很郁悶,不知道怎么辦了!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們一年多的戀愛到了盡頭了,似乎一瞬間我們的價值觀和世界觀都不一樣了。


    曾經我們可以連續聊的很多,也不會像現在這樣一說幾句就吵架,他總是說我是在找茬,我覺得他總是誤解我的意思——話不投機吧,只能用這四個字來形容了。


    我知道他很愛我,曾經他會為我的事哭泣,有時候我們吵架的時候,我哭了他也會哭。


  我知道我們都放了真感情在里面。


  可是,我不知道現在怎么了。


  為了幾塊錢男友說后悔認識我  分析:  念書的時候,女友對自己說:以后飯卡不借你,你自己補一張!其實等同于結婚以后老婆對自己說:這房是我媽買的,你給我滾出去!  但凡有尊嚴、有血性的男人,都忍不了這樣的話,或者說如果男人聽到這種化還無動于衷該多低級、多卑微、多沒尊嚴!  而且你想過沒有,男友為什么丟了飯卡之后沒有補一張而是和你合用?因為他想省下幾十塊的補卡錢。


  那為什么要省那幾十塊呢,畢竟兩個人要用一張飯卡就要保持任何時間都要行動一致,有諸多不便,因為他在意這幾十塊錢。


  那他為什么要在意那幾十塊錢呢,極可能因為他最近或者一直有著你不知道的經濟壓力(甚至是經濟危機)。


    在這樣的時候,你作為女朋友,不但沒有貼心的感覺到他的難堪,默默幫他度過難關,反而落井下石為了幾塊錢明示暗示,咄咄逼人。


  如果換做我是你的男友,也會心寒的。


  為了幾塊錢男友說后悔認識我  所以他生氣、他冷漠、他躲開你,都是因為他對你心寒了。


  為了幾塊錢就可以罵人沒有底線的女孩,男人那么愛自由,怎么敢把自己的婚姻綁在這樣的女人身上?那假如有一天他老無所依,你是不是會故技重施把他推出家門?  我知道,你會說,你不會這么做,你沒有這個意思。


  但是你的行為,傳遞給別人的恰恰是這樣的企圖。


    寶貝,我覺得這事兒主要是你不對。


  居然為了三毛錢和男友翻臉,那是不是說他在你心里只值三毛錢?如果不是,你何必不給男人留任何一點尊嚴?  你有沒有想過,為什么你會對愛情這樣無動于衷卻對一點點的金錢斤斤計較?既然這個男人在你心里只值三毛錢,我勸你就不要糾結了,甩了他,我給你五毛錢,你再買個新男朋友吧! 一名14歲的少女被 父親性侵數個月后,偷 偷設了一個 攝像頭 錄下了父親性侵她的過程,那名禽獸父親終于被捕了。


   事情發生在法國南部的弗洛朗薩克,9月份時小姑娘曾經將被父親性侵的事情告訴學校輔導員。


  據當地報道,由于沒有證據,警方無法逮捕其父親,直到她將父親性侵她的過程拍攝下來。


  那名父親的律師MathieuMontfort表示他的委托人承認了 性侵女兒的事實。


  Montfort說:“當時剛好趕上他失業,而且又離婚了。


  他堅持說性侵女兒的事情不會超過三四個月。


  而他女兒則說 被性侵的時間不止4個月。


  但是大家都該對他們的口供更費心些。


  ”女孩已經搬離原來的 住處,住進一位女士家中加以保護。


  檢查部門的發言人表示:“作為緊急事宜受害者被移居到了新的住處。


  我們必須避免家庭可能會施加在受害者身上的壓力,畢竟這孩子被性侵(美女半夜情欲高漲,夾逼自慰)還被拍下來了。


  我們對這名父親的侵犯很擔心,盡管被拍下了證據,但他對此很不屑一顧,而是詭辯說他根本就沒從性侵女兒這件事上得到快樂,他只是有些混亂了。


  ” 14歲少女偷設攝像頭錄下父親性侵她的過程14歲少女偷設攝像頭錄下父親性侵她的過程本文來源:(煎蛋網)延伸閱讀:讓未成年人秒懂的一分鐘性教育 蘇雪啐了一口,嘟著小嘴說:那你出去呀,你在這里……叫我怎么換? 聽到這話, 王東心里頓時遺憾的不得了。


   可沒有辦法,王東只能乖乖的走出門,靜靜的等待蘇雪在 屋子里換衣服。


   這次王東可沒有關門,蘇雪也許是習慣了,竟然也沒有注意到門開著。


  而王東此刻就趴在門口,把一只眼睛湊過來往屋子里看。


   只見蘇雪坐在床沿上,將身上的 情趣內衣輕輕脫了下來,她雪白誘人的身軀頓時呈現在王東的眼簾之中。


   蘇雪胸前那飽滿的兩顆果實,正隨著她換衣服的動作而上下顫動著,胸前那兩點嫣紅更是看的王東心里發癢。


  蘇雪平坦的小腹和可愛的肚臍,也全都被 王剛看在眼底。


   當然,最讓王東感興趣的還是蘇雪兩條修長美腿之間,那道幽深的神秘領域。


   王東瞪大眼睛往蘇雪的美腿之間看去,然而這個角度并無法真切的看清楚那里的光景。


   轉身,轉過身來啊,面向我……不然我怎么看的到…… 王東在心里默念道,但是蘇雪卻一直都是側著身體,并沒有朝向他這邊。


  不過也幸好蘇雪沒有轉過來,因為她如果真的轉向王東這邊,那她立刻就能發現王東在偷看她換衣服了。


   蘇雪此刻正飛快的把另一套情趣內衣往身上穿,這套情趣內衣是淺黃色的,顏色并不是十分顯眼,但并不因此顯得土氣,反而給蘇雪增添了一種青春活力的感覺。


   蘇雪抬起一條美腿,將同樣是淺黃色的絲襪往腿上穿。


  看著那薄薄的絲襪一點點套住蘇雪白皙豐滿的美腿,王東感到下面脹的厲害,好像快要爆炸了一樣。


   王東再也忍不住了,急急忙忙沖進了蘇雪家的廁所,把無盡的欲火對著馬桶全部發泄出來。


   完事之后王東回到房間里時,蘇雪已經坐在床沿上等他了。


   你怎么去了那么久?干嘛去了?蘇雪疑惑的問。


   王東尷尬的摸摸頭,吞吞吐吐(故事網)的說:早上吃壞肚子了,去拉了一坨。


   聽到王東這粗俗的話,蘇雪被他給逗笑了。


   不過蘇雪隨后就說:你早上不是一醒來就被我拉過來了嗎,你哪里有時間吃東西? 這個…… 你到底干嘛去了啊? 別問了, 蘇姐


   王東說道,隨后就抓著蘇雪的手讓她從 床上起身,端端正正的站在自己面前。


   蘇雪現在穿在身上的淺黃色情趣內衣和剛才那套一樣,也是分為上下分開的類型。


  這套情趣內衣雖然布料很多,但是大部分地方都是鏤空成花瓣一樣的紋路。


   這些鏤空的紋路,能夠直接把蘇雪那白皙的皮膚突顯出來。


   而且所有紋路匯聚成的中心,正好就是蘇雪胸前的飽滿,以及她兩腿間那處誘人之地。


  不管哪個男人看到此刻的蘇雪,注意力一定會被這套情趣內衣給轉移到蘇雪的緊要部位。


   王東當然看傻了,蘇雪飽滿的果實,以及她下面的神秘領域在他眼中不斷放大……放大……不由得讓王東產生了一種觸手可及的錯覺。


   當然,蘇雪就站在王東面前,王東一伸手就能抓到她。


   王東咬牙抗拒著蘇雪的吸引,然而她身上的情趣內衣卻宛如施加了什么魔法一樣,不斷對王東發出誘惑…… 看著面前蘇雪那火辣的嬌軀,看著蘇雪那嬌羞的媚態,王東有一種什么東西即將破體而出的感覺。


   而且王東仿佛已經聽到,蘇雪那溫婉的聲音在他耳邊不停響起:快來……快上我……快來滿足我…… 王東喉頭發緊,呼吸也變得不暢。


   恍惚間,王東好像看到蘇雪正對著他張開雙臂,似是要把他擁入懷中一般。


   眼看著王東就要克制不住自己了,王東卻忽然用牙齒猛地咬了一下舌尖,當即從那迷離的亂象之中逃脫出來。


  而面前的蘇雪仍舊扭扭捏捏的站著,看起來十分的難為情。


   小東,你怎么出神了……別發呆了,快點幫我再選幾個款式。


   蘇雪不好意思的說道,在王東面前穿情趣內衣,而且還要擺出那些撩人的姿勢,這讓她感到十分害臊。


   蘇雪可從來沒有在哪個男人面前做過這種事,這可比讓她不穿衣服光著身子更加羞人。


   額,不好意思,蘇姐你太好看了,我都被你給迷住了。


   王東撓撓頭發說道,而蘇雪則掩著臉說:別貧嘴了,快點。


   嗯嗯……那蘇姐,你換個姿勢吧,這次趴到床上怎么樣? 王東坐到沙發上說道,盡量讓自己保持平靜,而且坐著的話,他凸起的褲襠那里看上去也就不那么明顯了。


  雖然王東并不介意自己身體的異樣被蘇雪發現,但真的被蘇雪看到的話,還是會有些尷尬。


   而蘇雪此刻正順從的爬上床,壓低身體展現自己的S型曲線,將身體的美毫無保留的呈現在王東的眼前。


   看著蘇雪那撩人的姿態,王東感到嗓子發干,肚子里的話一句都說不出來。


   王東現在只想撲過去,把蘇雪壓在身下好好的發泄一番,將自己的生命之種全部噴灑在她那肥沃的土壤上,并生根發芽結出果實。


   小東,你說話呀,不要總是盯著我看…… 蘇雪低下頭,嬌羞不已的說道。


   王東窘迫的摸摸鼻子,過了半晌才說:那么,蘇姐,你把屁股抬高一點……對……就這樣,再翹高一點…… 蘇雪的姿勢越來越惹火了,越來越開放大膽,大概也是因為她慢慢從這種羞人的感覺中適應了,所以才會變得比剛才自然吧。


  但王剛卻自然不起來,因為下面已經脹痛的厲害。


   明明已經去過一次廁所拉了一發,但是現在身體的反應卻如此明顯,不得不說蘇雪這個女人實在太誘人了。


   王剛盯著蘇雪那肥美的嬌臀猛瞧,視線在左右兩瓣 美臀上來回交換著,一點點就移動到了她兩瓣美臀的中間,往那道深溝里看去。


   蘇雪穿的這套情趣內衣,屁股后面只是用一根細繩維系著而已。


   那根細繩此刻就正好卡在蘇雪兩瓣美臀中間的深溝之中,而且勒的緊緊的,雖然擋住了要害,卻更加誘人。


   蘇雪的長相與身材,本來就和王東的嫂子很像,而王東對他的嫂子,卻一直都存著一種病態的癡迷。


  也許不能稱之為癡迷,而是因為感情太深而造成的影響。


   但不論如何,王東貪戀他嫂子的身體,這卻是沒的說的。


   此刻,蘇雪那跪在床上,并俯下身體的撩人姿勢,映入王剛的眼簾。


  王剛一時間有些分不清,面前這個只穿著情趣內衣,不停的勾引他的女人,究竟是蘇雪還是他的嫂子了。


   房間里的溫度正在慢慢上升,王東與蘇雪的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尤其是蘇雪,因為羞臊她的體溫上升的更快,身體上的感覺比王東燥熱多了。


  只不過她心中沒有王東那么多的欲念,所以才不會產生那方面的感覺。


   但蘇雪不知道,她傲人的身材,以及她誘惑的打扮,以及此刻她展現出來的撩人的姿勢,正在一步步侵蝕著王東的內心,使得王東的理智趨近崩潰。


   王剛盯著蘇雪那里看了許久,靈魂仿佛都要被蘇雪吸引過去了。


   而蘇雪卻因為保持這個姿勢太長時間,以至于有些累了,于是便晃動身體催促道:還沒有看完嗎?小東,你覺得這套內衣怎么樣? 然而王東卻一言未發,仍舊直勾勾盯著蘇雪誘人的嬌軀。


   小東你說話呀……怎么又不說話了,難道你發呆了?小東? 蘇雪的美臀左右擺動的幅度更大,王東的眼珠子也跟著左左右右晃動,蘇雪的美臀擺到哪里,他的視線就跟到哪里。


   在王東的眼中,蘇雪美臀中間擋住要害的細繩,慢慢的消失不見,而她藏在下面的美景,則一點一點全部展現在他的眼簾之中,并慢慢放大……放大…… 忽然,王東朝蘇雪撲了過去,一下就將蘇雪撲倒在了床上。


   蘇雪頓時被王東嚇了一跳,她在王東身下不斷掙扎,并因為害怕而發出一聲聲的呼喊。


   王東……你這是要做什么……快起來……王東……別這樣……再不起來我要喊人了…… 蘇雪努力想要把王東推開,可是她的力氣怎么可能比得過年輕體壯的王東呢,所以她推了半天,王東還是死死的壓在她柔弱的嬌軀上。


   蘇雪感到有根硬硬的東西,正頂在她的柔軟的肚子上面,把她弄的生疼。


   蘇雪當然知道那是什么,但她沒想到王東竟然有這么大,不由得發起愣來。


   而王東則趁著這個機會,一把就將蘇雪的上面的情趣內衣扯了下來。


  蘇雪那絕美的上圍,霎時間毫無遮掩的露在空氣之中。


   蘇雪一聲尖叫,連忙用手護住胸口,可王東的手卻又去了她下面,抓住她的內褲往下拉。


   蘇雪大急,連忙夾緊雙腿不讓王東得逞,可王東的力氣實在太大了,即便蘇雪兩腿緊緊夾在一起,也沒法阻止王東將這條纖薄的情趣內褲從她腿上脫下去。


   難道今天真的要在這里,失去自己最寶貴的東西了么…… 念及至此,蘇雪的臉上不禁流下兩行清澈的淚水,臉上露出深深的失望與遺憾,而她口中也發出聲聲抽噎…… 聽著蘇雪的啜泣聲,王東那粗暴的動作,忽然就停了下來。


   我這是干什么? 難道我剛才把蘇雪推倒了? 王東環顧了一下四周,隨后就看向身下,仰躺在他下面的蘇雪此刻一絲不掛,雪白的嬌軀毫無這樣的呈現在他的眼簾之中。


  就連她飽滿而又柔軟的雙峰也清楚可見,尤其是蘇雪胸前那凸起的兩點嫣紅,使得王東的視線怎么也無法移開。


   王東不由得咕咚一聲吞了吞口水,隨后就飛快的從蘇雪的身上爬了起來。


   對不起,蘇姐……我……我不是故意的…… 王東結結巴巴的說道,然后就抓過床上的被子,蓋在了蘇雪的身上。


   蘇雪那春光四泄的嬌軀,在被被子蓋住之后終于看不到了,王東這才感到心中那故意蠢蠢欲動的火焰,逐漸平息下去。


  而蘇雪此刻也抓著被子捂住身體,從床上坐了起來。


   蘇雪雙眼紅通通的,臉上還掛著兩行眼淚。


  不過她現在已經不再啜泣了,只是一個勁的沉默。


   屋子里安靜的可愛,氣氛無比壓抑,這詭異的沉默讓王東感到肩膀上好像壓了兩塊鉛似的沉重。


   王東此刻正在心里暗罵自己,現在可不是推倒蘇雪的時候啊,他和蘇雪還遠遠沒有走到那一步呢。


  突然做出這種粗暴的舉動,一定讓蘇雪傷透了心。


   也許蘇雪以后會和他保持距離,再也不會給他任何機會了。


   一想到這里,王東的心頓時變得拔涼拔涼。


   蘇姐,我剛剛真不是故意的……那個……你太好看了,我一不留神就沒忍住……對不起,蘇姐…… 王東趕忙道歉,希望自己的歉意能讓蘇雪忘記剛才發生的不快,如果能讓她高興起來的話,那就最好了。


   只可惜王東的打算,很快就落了個空。


   只見蘇雪抬起白皙的手筆,用手背抹掉臉上的眼淚,扭頭看向別處說道:是我不好,我不該讓你給我選內衣的,我和你又不是那種親密的關系,是我自己太不小心了……你出去吧…… 別這么說,蘇姐,你沒錯,是我不好…… 你出去! 蘇雪加重語氣說道,王東尷尬的摸摸鼻子,過了許久,他才無奈的轉過身往門口走。


   到了門口的時候,王東又停下來,回頭對蘇雪說道:蘇姐,你好好休息吧,我改天再來向你道歉。


   說完之后,王東就出了蘇雪家門,有些無力的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平常王東一從蘇雪那里回來,立即就會做到電腦桌前打開監控偷看蘇雪。


   不過今天王東根本就沒那個心思,進了屋之后王東就困乏的在床上坐下,然后便腦袋一歪重重趴到床上。


   完了,這回算是真的搞砸了……蘇雪該不會準備退房,不再我這兒租房住了吧……萬一她真的走了,那以后想再見到她就絕對不可能了…… 王東腦子昏昏沉沉,很快就進入夢鄉。


   王東在睡夢中,夢到蘇雪拿著一把刀半夜沖進他屋子里,朝他身上捅。


  鮮紅的血飛濺出來,把地板都染紅了,墻上床上全是血跡…… 王東嚇出一身冷汗,大喊著從床上坐起來。


   過了好半晌,王東才意識到蘇雪并沒有來襲擊他,他只是做了個噩夢而已。


   但王東心里還是有種強烈的恐懼感,而且胸口也空落落的。


   王東撩起肚子上的衣服,看了看他睡夢中被蘇雪用刀刺中的地方……看著自己光滑沒有一點傷痕的肚皮,王東這才長舒口氣,全身都放松下來。


   在床上坐了許久,王東無意間扭頭看到電腦桌上,那張他嫂子的照片。


   照片上,和蘇雪容貌十分相似的嫂子,正對他燦爛的笑著。


   明天去道個歉吧,再送點東西…… 王東自言自語道,接著就躺到床再次睡去。


   太陽升起來了,從窗簾的縫隙里照到屋子里來,落到昏暗的地板上。


   王東眼皮動了動,慢慢悠悠醒了過來。


  看了眼手機發現已經九點多了,便急急忙忙的下床洗漱,完了又去商店街買了一條價格不菲的裙子,包好之后惴惴不安的去了蘇雪門口。


   王東敲了敲門,過了許久才聽見屋里傳來蘇雪的聲音。


   別敲了……來了來了…… 隨著吱呀一聲,單扇木門往里打開,王東連忙擠出尷尬的笑容看向站在門內的蘇雪。


   蘇雪今天穿的十分保守,上身是一件白色的薄毛衣,別說胸口了,就連兩條胳膊也都遮的嚴嚴實實。


  而下身則是一條長長的裙子,一直遮到小腿的位置。


  而且這件裙子很寬松,從外面根本就看不出蘇雪的體型。


   看到蘇雪這個打扮,王東知道她已經因為昨天的事情對他起了戒心,心里不由得有些失望。


   而蘇雪看到手捧著盒子的王東,表情也變得有些尷尬和黯然。


   房東,你怎么來了?蘇雪客氣的問,像是忘記了之前發生的事情一樣。


   王東想了想,然后便回答道:我閑著沒事,就過來看看……你好多了吧? 我挺好的。


  蘇雪低著頭回答道。


   王東更加尷尬了,不知道該怎么往下說,但一直站在門口也不是個事,于是就硬著頭皮問道:我能進去坐坐嗎?我想和你談一談。


   王東胸口碰碰直跳,生怕蘇雪會拒絕他進屋。


   但王東沒有想到的是,蘇雪猶豫了片刻之后,竟然點了點頭。


   王東這下高興壞了,臉上都露出傻瓜似的笑,然后就跟在蘇雪屁股后頭往屋里走去。


   這次蘇雪并沒有把王東帶到她的臥室,而是讓王東在客廳沙發上坐了下來。


  蘇雪給王東沏了一杯茶水,然后便在王東對面的沙發上坐下。


   蘇雪兩只手放在膝蓋上,動作自然的壓著裙子,這樣一來王東就算眼睛長在腳上也別想看到蘇雪的裙底風光。


   那個,蘇姐,昨天的事情卻是是我不對……我不該那么做的……但是請你相信我,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一時沖動……王東斷斷續續的說道,態度十分誠懇。


   蘇雪的神情慢慢變得有些不自然,臉頰也微微有些紅了。


  
https://twhjytujiop.weebly.com/487850.html
https://twiuyjhkbmjk.weebly.com/8181904.html
https://twergfvbhyu.weebly.com/9943505.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9614740.html
https://twgagaqsefg.weebly.com/7211804.html
https://twkjhiuhkio.weebly.com/7321293.html
https://twkhjuiykhjo.weebly.com/65487.html
https://twccfdvgbhn.weebly.com/9219745.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7170311.html
https://twertgfvbnhj.weebly.com/92779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