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性愛工具 >

人 狗 a 片

人 狗 a 片


即將登臨巔峰的感覺,讓這 女人仿佛迷失了心智一般,或許因為我只不過是個瞎子, 許柔變得肆無忌憚起來,雙腿擺動的幅度也比之前打了很多,口中胡言亂語不自在說些什么。


  肆無忌憚的 嫂子在我給她按摩心口的時候,居然毫不掩飾的將手放在了美腿之間! 看著她那妖嬈的模樣,已經香汗淋漓的嬌軀,我穿著一件比較緊身的褲衩,這種被禁錮的壓迫感, 讓我感覺要爆炸了!我很想直接撲上去,將她的衣服全部撕掉。


  就在我感覺自己已經無法忍受,甚至要對許柔做點什么的時候,沙發上的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將客廳有些奇妙的氣氛徹底打破。


  “嫂……嫂子你電話響了。


  ”我咽了下口水提醒道。


  飄飄欲仙的許柔依舊沉寂在快感中,被我(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這么一提醒,這才將玉手從腿邊移開。


  她的手機屏幕上,標注著一個叫做 猛哥的名字,許柔接起電話便親昵 說道:“親愛的,你想我了嗎?”我當時就震驚了!這猛哥顯然不是 表哥,嫂子難不成在外面有 男人?接下來幾分鐘的通話,都是非常親密露骨的,我在一旁聽得面紅耳赤。


  掛斷電話后,許柔非常淡定的說道:“你表哥也真是的,才出差一天就想我們了。


  ”我心中不禁冷笑,嫂子知道我看不見,所以故意編造謊言蒙我,但我看到來電顯示了,我可以肯定,她和那個猛哥的關系肯定不一般!接完猛哥的電話后,嫂子好像很開心,表哥在那方面不行,根本滿足不了嫂子,因此她在外面有男人,多少還是讓我有些震驚。


  “想什么呢?小陽,沒想到你在按摩院干了沒多久,技術這么好,剛才捏的嫂子很舒服,明天繼續幫嫂子按摩好不好?”許柔微微笑道。


  她和我只有十公分的距離,我可以清晰聞到她口中的香風,她眨巴著大眼睛望著我,似乎在等待我的回答。


  “好……嫂子你喜歡就行。


  ”我有些緊張的回答道,在如此近的距離上,嫂子那張臉簡直美的毫無瑕疵!許柔嬌笑著反問道:“怎么?你不喜歡給嫂子按摩么?”“喜歡!喜歡!”我毫不猶豫的回答道,能在她這樣的性感美女按摩,對于我來說,是一種刺激,也是一種享受。


  不知不覺,剛才給嫂子按摩了一個多小時,在和嫂子閑聊幾句后我便回屋休息,畢竟明天還要工作。


  但嫂子卻一直在客廳玩手機,是不是看一眼時間,透過沒有關緊的門縫,我一直在觀察客廳里的嫂子,難道她在等什么人?那個和她通過電話的猛哥?我沉沉睡了過去,不知過了多久,我被房門打開的聲音吵醒,透過門縫,我看 到了一個陌生男人的背影!凌晨兩點鐘,嫂子顯然一直在等這個男人的到來,期間還洗了澡,換了一身薄紗情趣睡裙。


  靠,準備的還挺充分!她簡直無視了我的存在,居然在自己家里會野男人!此時那男人居然緊緊將嫂子摟在懷里,雙手更是肆無忌憚的在她身上亂來。


  “你這小妖精,老子可想死你了!”那男人說話間,一把將許柔推到了沙發上……“壞死了你!居然兩點鐘才來,人家等了好半天了!”許柔小拳拳在那男人心口敲打著,這就開始打情罵俏起來。


  那男人顯然就是之前和她通話的猛哥,一米八的大個子,身上不少腱子肉,身材的確很猛。


  他將許柔壓在沙發上,一雙手便胡亂摩挲。


  我多么希望這個人是我。


  許柔薄薄的金色睡裙里,穿著一條黑色的丁字褲,那若隱若現的朦朧誘惑,讓我看的有些燥熱,一股邪火也升騰起來。


  那男人將許柔的薄紗睡裙一把扯開,許柔那雪白的一片呈現出來,這一幕讓我忍不住吞了下口水。


  即便不久前替嫂子按摩過,但終究只不過是隔著一層衣服,目睹了那光潔的白皙,想來手感一定非常不錯!在那男人上下其手的情況下,許柔很快目含秋波,像是一塊冰被融化了,癱軟在沙發上發出愉悅的聲音。


  她那風情萬種的姿態,讓我情不自禁的上前一步,不小心踢翻了腳邊的凳子!從我屋內傳來的動靜,加之房門吱呀一聲打開,讓那男人瞬間嚇得不敢動彈了!我連忙裝作若無其事,扶著墻壁往外慢慢得走,許柔多少有些緊張,但接著就鎮定了起來,她將修長的食指放在唇邊,對那男人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原來是個瞎子。


  ”從那男人的口型我可以看出,他是在嘲笑我!當我若無其事的進入衛生間后,隱約聽到許柔的聲音。


  “家里一個親戚,瞎子一個,什么都看不見。


  ”我心中無比憤怒!居然當著我的面,在表哥家偷男人!真當老子看不見?“差點把我嚇軟了,我還以為是你老公呢,咱們繼續別管他!”精蟲上腦的男人再次在許柔的身上肆意放縱起來。


  當我從衛生間走出來的時候,這一對男女居然直接無視了我的存在。


  他們在不發出動靜的情況下,像是兩條蛇一樣糾纏在一起。


  我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恨不得沖出去教訓這狗男女一頓,只是我擔心自己眼睛復明的事情,會淪為嫂子誣陷我的把柄。


  經過深思熟慮,我決定還是走一步看一步。


  假若我現在偽裝的足夠好,興許可以收集一些許柔出軌的證據,就算是到時候我復明的事情敗露,許柔也不敢拿我怎么樣。


  因為我之前是個瞎子,用的手機是最辣雞的老人機,沒有攝像頭,甚至連錄音功能都沒有!這也意味著我沒有辦法收集證據。


  客廳里的動靜越來越大,心慌意亂的我本來就不可能睡著,于是乎我又偷偷趴在門縫觀察起來。


  只不過接下來我看到的情形著實有些勁爆,甚至有些可笑!那自稱猛哥的男人,身體很壯實,但是戰斗力卻是個渣渣,連個秒男都算不上。


  興許是因為許柔真的是個極品尤物,幾番挑逗之下,戰斗還沒開始,猛哥這家伙就已經繳械投降,簡直讓人笑掉大牙!我不禁心想,這猛哥原來就是個假把式,如果換了我,一定會弄到許柔求饒。


  “你特么倒是開始啊!”嫂子迫切想要得到滿足,卻發現這猛哥徒有虛名,于是抱怨了起來。


  猛哥無比尷尬的回答道:“我已經那個……已經弄完了……”“虧你練了一身腱子肉,沒想到和那臭男人一個德行,也是個廢物!”欲求不滿的嫂子甚至爆了粗口,至少在我印象中,許柔是個還算賢惠的女人。


  果然,欲望有的時候可以讓一個人面目全非。


  許柔說話間,試圖讓猛哥重振雄風。


  但無論給她怎么樣,那猛哥都扶不起的阿斗。


  顯然此前許柔和這男人并沒有實戰過,因為表哥不在家才有了機會,猛哥的表現一點不猛,這讓嫂子覺得自己瞎了眼,找了個中看不中用的情人。


  “我……要不再試試?”猛哥全然沒有了剛才的氣勢。


  許柔將衣服三兩下穿好,一把推開了沙發上的男人。


  “時間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


  ”許柔不咸不淡的說道。


  “我……”猛哥心有余而力不足,力不從心的他很不甘心。


  “滾!”嫂子終于忍不住怒吼道,猛哥收拾好衣物,悻悻離開……透過門縫,我看到嫂子那幽怨的表情,心中不禁心想,這女人有毒吧,找了個老公那方面不行,偷個人居然比表哥還差勁。


  表哥好歹能堅持十秒鐘,這猛哥還沒開始就陣亡了。


  那男人走后,客廳里安靜了下來,也許因為剛才那無能的猛哥把嫂子的心火勾了出來,她軟趴趴的躺在沙發上,玉手在自身游走著。


  我不僅瞪大眼睛偷看這一幕,雖然嫂子偷男人這事兒讓我很惡心,但不可否認她是個可憐的女人,甚至連女人最基本的生活都不能被滿足。


  就在我這樣想著的時候,嫂子從沙發的縫隙中,摸出了那個小玩具。


  擺弄了一會后,顯然這小東西并不能滿足嫂子的空虛,透過門縫,我清楚看到,嫂子將目光移到了我的房門上。


  我連忙避開目光,深怕讓嫂子發現了,也正是她那含情脈脈的注視,讓我心里咯噔一聲!現在家里只有我這么一個男人,嫂子該不會是想要讓我幫她滅火吧?就在我這樣想著的時候,身披薄紗睡裙的許柔,赤著玉足,緩步朝著我的房間走了過來……門輕輕地被嫂子給推開了,而我卻故作沒聽見一般靜靜的躺在床上,房間里面的燈沒開,嫂子趁著月光在漆黑的房間摸索著,終于,我的腿感覺到了一絲的冰涼。


  “小陽?小陽?”嫂子輕輕呼喚著我的名字,而我卻因為剛才的那一幕不愿意回應嫂子。


  一方面我心里有一些生氣,畢竟出軌的是自己的嫂子,但是另一方面我又期待著嫂子能對我做出一些什么事情。


  黑暗中,我聽到了嫂子的一聲嘆息,半晌,嫂子都沒有聲音再發出來,而我的心里卻也莫名的有些不甘。


  可是就在我準備翻身的時候,卻是感覺到一股溫熱出現在自己的某個地方,我試著悄悄將眼睛睜開,只見嫂子正輕輕地用她那白若脂膏的手玩弄著我某個關鍵部位。


  原來,她喊我是看我睡著沒有,她知道我睡覺一般是比較死的,晚上只要睡著了,一般是弄不醒的。


  一時間,我只感覺一股血液沖到了我的腦袋上去。


  縱使周圍一片漆黑,但是我依舊能看到月光下嫂子的美眸,透過她那雙眼睛,我看到了欲望,看到了嫂子的火熱。


  接下來,更加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也許是剛才猛哥的短淺,或者是因為嫂子長期得不到滿足,她竟然將手伸進了她的那里。


  “呼呼呼……”即使嫂子已經盡力在壓低自己的聲音,但我卻還是能聽到從其喉嚨中發出的一聲聲嬌喘,此時我的全身都在顫抖。


  我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拒絕這個女人,但是眼下的情景讓我無法拒絕。


  雖然她的手被內內遮蓋著,但是我依然能看到這只靈活的手在其靈魂最深處的挖掘,而嫂子也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聲音了,一聲聲如野貓般的呻吟似有還無的充斥在我的耳邊。


  “不行了,不行了,我要去了!”忽然,在嫂子的一聲啼吟之下,通過那只握在我某個關鍵地方的手,我感受到了嫂子的顫抖。


  如果眼前的這個女人不是我的嫂子,我發誓,我一定會站起來和她大戰三百回合,可是我不能。


  嫂子雖然滿足了,但是我某個地方,越發壯大。


  “居然還沒有去,好持久啊,這才是真正的猛男啊,如果你表哥能像你這樣就好了!哎……”又是一聲輕輕的嘆息。


  “今天謝謝你了!”黑暗中,嫂子呢喃的說道。


  她以為我睡得很死,其實,我一直沒睡著,我一直在享受和壓抑當中。


  次日早上,可能是我做賊心虛,早早的便從表哥家里出來去了按摩院。


  復明之后,我上班方便多了,但我依舊裝瞎子。


  一上午過去了,我的腦海中依舊環繞著昨天嫂子的模樣,我甚至依然能感覺到自己下面殘留著的嫂子的余溫。


  “喂!小陽,今天怎么魂不守舍的,是不是談女朋友了?”店老板似乎也發現了我的不對勁兒,走在我面前關切的問道。


  “咳咳,老板太會開玩笑了,像我這樣的人,怎么會有人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呢?”我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急忙回應老板道。


  “你說的可不對,現在是金錢社會,不管你是不是瞎子,只要有錢,什么女人你泡不到,所以說你還得好好掙錢,快去吧,剛才來了一位客人,點名要年輕的技師,你可得招呼好,還是位美女呢!”老板說著將按摩的工具遞到了我的手上。


  如果放在平常的話,老板能將美女的活交給我我一定對其感恩戴德,但是現在我已經有了嫂子,覺得這世上再不會有比嫂子更性感的女人了。


  不過我還是按照老板的吩咐來到了包房當中。


  “我去!”當我進門的那一瞬間,這兩個字差點從我的嘴巴中說出來,不過還是被我忍住了,雖說這是盲人按摩店,但此刻我已經不是盲人,所以自然是有些受不了眼前的景象。


  只見一個什么都沒穿的年輕美女,光著身子趴在床上,雖然我還沒看到她前面,但是從她的后面來看,她的身材是絕佳的。


  我恢復了視力,對于女人的抵抗能力,尤其是對性感女人的抵抗能力,就下降了許多,我有種撲過去,壓在這女人身上的沖動。


  “來了?能找到座位嗎?要不要我幫你!”這女人聽到了我的腳步聲之后也是急忙回頭,不過她卻沒有因為什么都沒穿感到慌張,畢竟在她的眼里,我只是一個盲人,什么都看不到。


  “可……可以!”我盡量讓自己保持鎮定,但是我的聲音依舊是出賣了自己,不過我卻用自己嫻熟的演技騙過了這個女人。


  “可以開始了嗎?”坐好之后,我輕輕的向女人問道。


   眾人聞言,紛紛瞳孔一縮, 原本 郭總以及 榮老都以為劉子軒在這件事情是不占理得,但一個礙于他的身份,一個礙于救過自己父親的生命,所以便幫忙,可現在卻聽出了一絲絲別樣的味道。


      王志兵與 劉醫生對視了一眼,前者臉上一片鐵青,他知道劉子軒準備說什么了,可劉醫生卻覺著他根本沒有錯,自然更加硬氣了許多,上前一步指著劉子軒:“好啊,有本事你說啊。


  ”    劉子軒拇指在耳朵邊晃動了兩下,頗有一副當初《古惑仔》中陳浩南的架勢,看起來異常的桀驁不馴!    隨即眼眸里迸發出一道令人心悸的寒意,凝視著劉醫生說道。


      “那好,就從你開始說起,今日 醫院工人因公受重傷被送往急救室,生命垂危之時你卻只想著病人是否能夠有能力償還醫藥費而耽誤救人,是也不是!”    “我只是按照醫院流程在執行而已!”劉醫生并未覺著做錯,趾高氣昂的喊道。


      劉子軒冷哼一聲:“為了所謂的規定就可以棄人生命而不顧嗎?醫生本就秉承懸壺濟世,行醫救人之道,難道救一個人與否就要看他是否有錢嗎?若今天躺在搶救臺上的是郭總或者榮老,你還會有此顧慮嗎?”    劉子軒猛地站在了劉醫生的面前,直視著他的雙眼,厲聲質問道:“就是因為你嫌貧愛富藏有私心,對也不對!”    “我……”劉醫生的眼神有些晃動了,不錯他的確藏有私心,若當時受傷的是郭總,他絕不二話就是上前救治!    “你?你什么你?就憑你是這里真正的醫生就可以呵斥我們這些實習醫生?就可以阻撓我去救人?別忘記你也是從實習醫生走過來的,當初學醫的本心你可還在?”劉子軒再度逼問道。


      “榮老…我當時沒有想那么多,就是按照醫院規定辦事啊!”一瞅說不過劉子軒,劉醫生立馬把求救的目光看向了榮老。


      “規定?你口口聲聲的規定就是可以見死不救嗎?”劉子軒冷笑著,看向了榮老:“榮老,我問您,醫院哪條規定注明可以見死不救!”    “并沒有!”榮老神情有些頹然,嘆息著說道。


      “就算是如你所說,我見死不救是我的錯,可那人本來就沒有錢治病嘛,若是咱們每天都免費給人治病,那醫院不得關門嗎?”劉醫生依舊心有不甘的找著借口!    劉子軒眉梢微挑:“你口口聲聲說那人,那人,我來問你,那人是誰?”    “不就是醫院的一個工人嘛!”    “醫院自己的人都不治,那外人你又怎么會治療呢?醫生天職就是治病救人,那你呢?非得有錢才治?”    “我…我……”劉醫生徹底說不出來了。


      榮老這時開口說道:“劉醫生難道你還沒有認識到你的錯誤嗎?現在的醫患情況本就緊張,往往就是因為咱們醫生老是在想其他因素,而耽誤了救人,導致于最后醫患關系更加惡劣,子軒說的沒錯,你不配做一個醫生。


  ”    “榮老!”劉醫生徹底慌亂了。


      若是剛剛郭總讓他們滾,那不管他們是否屈服,都是因為郭總那令人恐怖的實力,但此時卻是讓他們真正認識到了錯誤,并且無力反駁!    其實,對付一個人,光是打趴下他是沒有用的,而是在精神上擊潰于他,才是上乘之道!    而劉子軒剛剛則就是在擊潰他們的精神!    劉子軒冷看著劉醫生不說話了,隨即便看向了王志兵:“其實對于你吧,我本來想著懶得搭理你的,可是你偏偏非得往槍口上撞,雖說你犯下的錯沒有劉醫生大,但如果深究,你不僅不配做醫生,還是徹頭徹尾的人渣!”    出奇的是,王志兵并沒有反駁劉子軒,因為他說的沒錯!    “劉老弟,這主任怎么了?”郭總倒是好奇的問了一句。


      “郭老板,我問你,若是你開的公司里,某個經理平日里不想著為公司出力,而是借助職務之便與女員工在辦公地點行茍且之事,你會怎么做呢?”劉子軒意味深長的笑道。


      郭總聞言,臉上迅速布滿了憤怒的神色,捏緊拳頭冷哼道:“當然是趕出公司,并且宣布所有集團都不準錄用這人!”    劉子軒點了點頭,看向了榮老:“榮老,至于王主任的事情你來問他吧,不過我倒是很好奇了,內部這么骯臟的醫院,您高高在上難道就一點都不清楚嗎?”    榮老被劉子軒問的滿臉通紅!久久說不上話來。


      這時劉子軒卻笑著看向了郭總:“郭總,這邊事情已經處理完了,您可以去忙了,另外您父親的事情我可以告訴你,隨時都可以出院,老爺子已經無礙了,若是他樂意,就是給你添個弟弟都沒有問題!”    這話說的郭總都有些不好意思,隨即大笑道:“有劉先生這樣的神醫在,我自然相信你說的話,那先這樣,我先去開會,然后晚點回來問問我父親的意思。


  ”    說著郭總以及劉子軒便一道離開了,劉子軒轉身進了辦公室里面, 柳鶯鶯伏在桌子上已經睡著了,看著那清純動人的面龐,倒是讓劉子軒原本有些暴戾的情緒緩和了許多。


    輕輕從旁邊的包里拿出一件閑置的衣服,蓋在了柳鶯鶯的身上。


      隨后劉子軒便坐在了柳鶯鶯的對面,原本想著拿出《圣醫典》看一看的,卻是被眼前的嬌人兒給弄得有些失神了起來。


      柳鶯鶯趴在自己的胳膊上面,櫻桃小嘴撅了起來,不過卻看著是一副開心的神情,長長的睫毛微微觸動,好像還在做著甜蜜的夢一般。


      纖纖玉手上有著幾個已經不太明顯的口子,顯然也是之前受過傷的,馬尾辮斜趴在肩頭,整體看起來倒是一個小巧玲瓏的公主。


      甜美的容貌讓人看上去有種說不出來的舒服感,好像有時候在夢中看見的天使一般,純潔,天真,惹人憐愛。


      不知何時,劉子軒已經定格在原地,雙手托著下巴,靜靜的看著柳鶯鶯。


      “大哥哥……”過了一會兒,就當劉子軒已經徹底失神的時候,柳鶯鶯睜開了惺忪的眸子,對他微笑道。


      劉子軒緩了緩神:“你醒了!”    “嗯,謝謝大哥哥的衣服。


  ”柳鶯鶯聳了一下香肩,隨后把外套拿了下來,遞給了劉子軒,說道:“現在可以讓我去看看哥哥嗎?”    “可以,我陪你一起去吧。


  ”    說著,劉子軒便帶著柳鶯鶯朝著搶救室走去。


      到了里面的時候,柳鶯鶯的哥哥已經醒了,只是因為之前失血過多有些脆弱,躺在病床上沖著柳鶯鶯笑了笑,寵溺的摸了摸那嬌人兒的臉蛋兒。


      “謝謝你。


  ”隨后又對劉子軒說道。


      “舉手之勞,你安心養著吧。


  ”劉子軒擺了擺手,縱然不是看在這男子的面子上,看在柳鶯鶯這個讓人心疼的小女孩兒身上,也會出手相助。


      “醫生,我這傷幾天能好?”男子問道。


      “可能得靜養最少一周,因為傷口較深,若是太早就恢復正常行走,會牽扯傷口的。


  ”劉子軒說道。


      “一周…時間這么久啊,可是這段時間誰來照顧鶯鶯啊。


  ”男子嘆了口氣,臉上堆滿了頹廢。


      “哥哥,你就放心吧,我自己可以照顧好自己的,而且學校里還有老師在幫我啊。


  ”柳鶯鶯笑著回答道。


      劉子軒看了看這兄妹倆,隨后走到了門口,沖著旁邊的護士問道:“有沒有病房?”    “您是準備給 板磚住嗎?”經過之前的事情,這些女護士都比較害怕劉子軒發火,所以說話的時候很是客氣。


      “板磚?”劉子軒倒有些疑惑了!    “就是里面躺著的那個,他不管什么時候都拿著一塊板磚,所以醫院的人都叫他板磚哥。


  ”    聽著女護士的解釋,劉子軒咧了咧嘴,倒是覺著這個外號有些意思,而且也想起,當初給他做手術的時候,看見他手里拿著那塊沒有血跡的板磚了。


      “其實我也知道他們兄妹倆挺困難的,之前榮老也暗中幫助過他們,不過這里畢竟是公眾場所,所以要是給他們安排病房,要和住院部那邊溝通,是需要花錢的。


  ”女護士唯唯諾諾的說道,生怕一個不小心得罪劉子軒。


      劉子軒摸著下巴思索了一下:“你先看著他們兄妹倆,我去找榮老。


  ”    說著,劉子軒直接到了榮老的辦公室里。


      此時的榮老坐在辦公桌前也不知道在看什么文件,看見他進來,便說道:“有什么事情嗎?”    “榮老,您知道今天咱們醫院那個干雜工的板磚哥受傷的事情吧。


  ”    “知道啊。


  ”    “你看能不能給他安排一個病房啥的,畢竟做了手術,如果沒有一個干凈房間住著,對傷口恢復會不太好的。


  而且他也是咱們醫院的員工,應該有啥優惠政策吧?”    講真,這是劉子軒長這么大以來,第一次找人幫忙!    不過,他覺著值,因為那個單純到讓他有些心底觸動的柳鶯鶯!    “這個啊……”榮老思考了一會兒說道:“行,給他安排一個吧,不過把事情做的低調一些。


  ”    “行。


  ”劉子軒說著便又回到了搶救室。


      沖著那聊天的兄妹倆說道:“走吧。


  我和醫院要了一間病房,別在這搶救室呆著了。


  ”    “不…不用了,沒啥大事,我一會兒輸完點滴,回宿舍住就可以了!”板磚憨厚的搖了搖頭。


      “這怎么行呢,宿舍里再怎樣也不如病房,有啥事還有護士能幫忙呢!聽我的。


  ”劉子軒說著,直接把板磚抬了起來在,放在了移動床上,“鶯鶯,你幫我扶著那個輸液的架子。


  ”    柳鶯鶯乖巧的點頭,對還在猶豫準備拒絕的板磚說道:“哥哥,這個大哥哥人很好的,你就聽他的吧。


  ”    板磚原本猶豫的眼神漸漸渙散,隨后笑著點頭,沖著劉子軒恭敬的說道:“這份情,我記住了,以后肯定還。


  ”    “別說那些(男女性故事)沒用的了。


  ”劉子軒說著推著板磚便到了后面住院部的一個單人間的病房里面。


      “大哥哥,你們先坐著,我去給你們打點水喝。


  ”柳鶯鶯看著已經到了趕緊舒適的病房,便拿起旁邊的水壺朝著外面走去。


      板磚看著自己妹妹走開,對劉子軒問道:“還不知道您的名字。


  ”    “劉子軒!”    “您可以叫我板磚。


  ”    “你倒是有趣,別人叫你外號就算了,自己也這么叫。


  ”劉子軒好奇的看著板磚身邊的那塊轉頭問道:“為什么你經常會拿著一塊轉頭呢?”    “因為板磚是我最信任的朋友,他不會出賣我,也不會傷害我,反之還會幫助我。


  ”板磚憨厚的笑道。


      劉子軒愣了一下,倒是覺著這個板磚雖然看起來是一個粗狂的漢子,但卻是粗中有細,他眉梢挑了挑問道:“鶯鶯的病,你應該知道真實情況吧。


  ”    板磚聞言,臉上的笑容凝固了起來,隨后重重的嘆了口氣,隱約有淚花在眼眶周邊打轉了:“是我對不起死去的爹娘,沒有照顧好妹妹。


  ”    “醫院里沒人能治?”劉子軒問道,因為他特別好奇,雖說柳鶯鶯的病極為罕見,但按照國內的水平來說,應該有醫生能治才對啊。


      板磚嘆息道:“沒人能治,就連榮老都束手無策,他說或許只有國外才能醫治,可是……”
https://twghjtyhesdrf.weebly.com/7535818.html
https://twsdfwrkgh.weebly.com/4393038.html
https://twewqasdfhrtew.weebly.com/974143.html
https://twopqrsjmmk.weebly.com/3297428.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5344156.html
https://twloikujhiy.weebly.com/1760518.html
https://twkluhvcvfdtgy.weebly.com/2438751.html
https://twsazxderfv.weebly.com/2302323.html
https://twqwerasadzxc.weebly.com/9783748.html
https://twhjuiolkhnm.weebly.com/45147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