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性愛工具 >

做愛 做 到 哭

做愛 做 到 哭


老吳也是急中生智,勸慰下 李芬的焦急后,去工具箱里取來了 鑷子


  Yau朵朵 婚嫁網- 結婚資訊 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在特別細心的拿酒精消毒后,這才 一只手扒著李芬那里,一只手送進鑷子去。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果然,術業有專攻。


  手指做不到的事情,用鑷子很輕易就給拿了出來。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取出的一瞬間,李芬長長出了一口氣,光潔的額頭上都沾滿了汗水。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而這時候,老吳也是癱倒在了輪椅上,鑷子和塑料片都隨手丟 落在地上。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太難受了,太累了,他感覺自己都快要死了。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真的要死了,而且是活活給憋死的。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就在這難受的時候,李芬羞赧的聲音傳來,老吳,謝謝你了。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吳累的沒睜眼,只擺手示意沒什么。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可很快他就意識到不對,因為李芬只有在跟他發生那種旖旎的時候,才會喊他老吳。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而這會兒旖旎明顯已經結束了,‘老吳&quo;這個稱謂,不該再出口才是。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就在他意識到不對的瞬間,忽然感覺到有雙小手落在了他的身下。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吳趕緊睜開眼睛,然后就看到李芬已經半蹲下身子,隨即光著屁蛋兒坐在了他腿上。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褲子給解開了,那猙獰的大 東西也給放了出來。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只見李芬紅著臉,然后又將老吳的T恤給脫掉,把自己身前給蹭了上去。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感受到胸前的擠壓和磨蹭,老吳當時就興奮到不行。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而且身下還有只溫潤的小手,在輕柔的幫他弄著。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芬兒,你……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吳話都沒說完的,李芬就趴在他耳邊對他 說道:老吳,我知道因為幫我的事情你太難受了,所以我自愿幫你。


  但是我不希望你誤會,我是那種水性楊花的 女人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我、我……我只是感激你而已,除此外沒再有別的想法,你千萬別誤會。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完,李芬就羞羞的緊緊悶頭在老吳肩膀上。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過至于是因為真的感激,還是真的受不了那種誘惑而選擇飲鴆止渴,她自己都說不清楚。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吳也顧不得考慮更多了,現在的他一門心思都在李芬嬌媚的胴體上。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感受著胸前的傲嬌,感受著身下的溫潤揉弄,他興奮的探出雙手,去抓弄渾圓的屁蛋兒。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好光滑,好挺,直抓的李芬嬌軀都坐不住了,不停的在他腿上晃動著。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越晃動,老吳就越興奮越刺激。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最終他忍不住了,對李芬央求道:芬兒,你行行好,坐進去吧,我想要你!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芬這時候也是被刺激到不行了,她忍不住的就想脫口而出的答應。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心想著反應都已經這樣了,除了最后一步沒做該做的都做了,答應也沒什么。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可是一想到現在里面受傷了,她又不得不強忍住那種迫切的沖動。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吳,里面流血呢,會感染的……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芬自己都不知道為什么要解釋的這么詳細,所以她好羞人。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而老吳也瞬間意識到了問題所在,所以趕緊道歉,并收起了那種心思。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足足半個多小時后,兩人才從這種溫情的旖旎中消散。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作為代價,李芬的胸前濕漉漉的,全是那種東西,還被老吳強迫著她拿手給揉散了。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通紅著臉蛋兒,李芬猛地咬了老吳耳朵一口,然后羞急的起身,胡亂卷起衣服離開了。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吳打了,他知道,李芬這就算是徹底的投降了。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媽媽啊啊啊啊)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離最后真正占有那具嬌媚的身子,也僅是差了稍稍的一步而已。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而且他完全有理由相信,這一步,不會太晚,極有可能就是今夜!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a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一時間,兩個女人都抱在了一起哭訴著。


  而此時的趙狗蛋已經提著酒菜來到了 趙大猛的家門口。


  趙狗蛋和田瑤住的雖然偏僻,但也離村里其他住戶并不遠。


  整個山頭村也就百十來戶人家,而且都坐落在玉峰山腳,串門也很方便。


  可是趙狗蛋一來到趙大猛的門外時,頓時就察覺到了有點不對勁。


  這大白天的,怎么還關著門呢?在趙狗蛋以為趙大猛家里沒人的時候,突然聽到屋里傳來一對男女的對話。


  “呀!死鬼……你著什么急啊!快去看看門把嚴實了沒有,萬一讓人看見了可咋辦?”“哎呀,放心好了!我來的時候都看了,每一個人,這時辰大伙都出去干活去了,快點的……我等不及了!”“啊嗯……別……輕點……哦!”趙狗蛋早就不傻了,這聲音一聽就知道分明是一對狗男女在干那事啊!女的是李 春娥,可男的聲音根本不是趙大猛的,那會是誰?趙狗蛋剛想轉身離開的腳頓時停了下來。


  心說這李春娥還真是個蕩婦,這大白天的竟然都敢在家里勾搭野 男人了!這要是讓趙大猛知道了,不知道會不會拿把刀砍死這兩個狗男女。


  趙狗蛋心思也活泛了,他要讓嫂子過上好日子,可不能一直裝傻充愣下去,可當務之急還是要想辦法把本該屬于自家的田產拿回來才行!現在正好撞上了李春娥和野男人偷情,那可是個勁爆消息。


  趙狗蛋一把脫了鞋子,四下看了一眼,悄摸摸的走到了門外的窗沿上,抬頭往里一瞧。


  好家伙!此時兩個渾身赤條條的男女正伏在飯桌上呢。


  男的背對著門外,趙狗蛋也看不到正臉,只感覺背影有點熟悉,想不出是誰。


  可李春娥那美艷動人的熟婦臉,趙狗蛋可還是認識的。


  一想到這張臉昨天還朝著自己拋媚眼,結果今天就在別的男人身下婉轉求歡了,趙狗蛋心里還有一點不是滋味。


  可仔細一看,這他娘的男的哼哧了半天,還是沒啥反應?!女人一看半響都沒動靜,頓時也急紅了眼,喘著氣說道:“我說孫 德才,你到底行不行啊?每次都弄得老娘興致起來了,你就焉了吧唧的!”男人一聽李春娥竟然鄙視自己,頓時一把將女人的身子轉了過去。


  頓時間,女人胸前的傲人之處壓在了桌子上,形成了一道誘人的弧度。


  啪!孫德才一巴掌拍在女人身子上,紅著脖子說道:“我弄死你個臭娘們!敢說大爺我不行!”女人嫩白的肌膚上挨了一巴掌,頓時顯露出鮮紅的五個掌印,可嘴上卻忍不住的喊了一聲:“啊!打我……再打我……”窗外,親眼見證著這一幕活春宮的趙狗蛋早就有了反應了。


  好家伙……原來李春娥這女人竟然好這口?趙狗蛋看到男人一直沒啥動靜,手上一下又一下的拍打在女人的腰部上,惹得女人一陣輕哼連連。


  最讓趙狗蛋驚訝的還是這個男人竟然是村里的會計,孫德才!生產隊隊長的老婆和村會計勾搭在一起……趙狗蛋感覺這里面的信息量好大。


  不過眼下趙狗蛋卻是在想,該不該沖進去撞破兩人的好事。


  反正自己在他們眼中也就是個傻子……正在這時,房里的男人突然發出一陣興奮的呼喝聲:“哈哈哈……再叫幾句,我好了……好了!你越叫我越興奮!快叫!”女人也是身子一陣,身子更是搖擺個不停,嘴里叫著:“啊!快來……!”可就在男人正打算辦正事的時候……砰!一道劇烈的響聲,大門竟然被人撞開了!趙狗蛋一手提著酒菜,喘著粗氣,一拳砸在了男人的后腦勺上,說道:“壞人!放開春娥嬸,不許你,欺負她。


  ”孫德才感覺腦門子一黑,差點就要暈過去了。


  自己這是好不容易可以了,正要辦事,卻又被人打斷,連轉身看清闖進來的人是誰都沒來得及,后腦勺就直接挨了一拳。


  孫德才有點心虛,要是來人是趙大猛的話,估計他這時候就該涼了。


  趴在桌上的李春娥也趕忙轉過身,一把抓過地上的衣服蓋在身上,目瞪口呆的看著闖進來的人。


  李春娥張著嘴說道:“趙狗蛋!怎么是你?”孫德才這才揉著頭轉過身來,一看壞了自己好事的竟然是村里的傻子趙狗蛋,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孫德才一把揪住趙狗蛋的衣領,兇狠狠的說道:“蠢狗子,你他媽活膩歪了是吧!敢打我!”趙狗蛋身子連動都沒動一下,他從小就被 劉老漢拿來當實驗品,吃了無數的中草藥,他這些年就像是一個藥罐子,吸收了無數寶貴藥材的精華。


  更重要的是,劉老漢在世的時候,還教他打過一套拳。


  其實也不算是刻意的教他,劉老漢有每天打拳的習慣,和劉老漢一起生活久了,趙狗蛋也就有樣學樣的打。


  他那時候雖然傻,但是照貓畫虎的動作還是會的。


  反正只知道每次吃了草藥,打完拳之后渾身就熱乎乎的,大冬天的不穿衣服都可以上山放牛,甚至每天都下河洗澡,身體就像個火爐一樣。


  孫德才還不到一米七的身材,四十幾歲的身子像是被掏空了的樹干一樣,哪里是趙狗蛋的對手?但是趙狗蛋知道自己現在必須得裝傻……趙狗蛋一下子弱了氣勢,裝作小孩子害怕挨打的模樣說道:“春娥嬸叫,我就進來,不許你……欺負她!”李春娥很快反應過來了,因為她看到了趙狗蛋手上拿著的酒菜。


  而且一聽到這個 傻狗蛋竟然是因為害怕自己被欺負,這才撞門進來的,心里一時竟有些感動。


  李春娥推了一把孫德才,沒好氣的說道:“孫德才,咋不見你剛才這么能耐!狗蛋是個傻子,你和他計較什么……”孫德才一看李春娥又拿他不行來說事,頓時也有些惱火,咬著嘴說道:“他媽的要不是這傻子,我現在早讓你哭爹喊娘了!”李春娥穿好了衣服,說道:“行了行了!你快走吧,今天這事就先算了,老娘都沒興致了!你再不走,大猛回來了,我可要賴你非禮我了啊!”一說到趙大猛,孫德才臉色頓時變了。


  現在他可是在給趙大猛戴綠帽子呢,要是真讓趙大猛知道了,以他那性子,估計真得拿把刀追到村會計室砍了自己。


  不過一想到自己的好事就這么黃了,孫德才還是很不甘心。


  只見孫德才狠狠的點了點趙狗蛋的額頭,說道:“蠢狗子,你等著!早晚我要弄死你,再弄你家的那個黑寡婦!”說罷,孫德才穿好了褲子走了出去。


  在孫德才轉身的那一剎那,他并沒有看到趙狗蛋眼中迸射的兇芒。


  “這個孫德才,竟然敢打田瑤嫂子的主意!”趙狗蛋心里已經開始想著怎么弄這個村會計了。


  任何敢欺負田瑤嫂子的人,他都不會輕易放過。


  李春娥見孫德才走了,這才走到門邊,將門扶了起來。


  趙狗蛋又恢復了癡傻的模樣,目光盯著李春娥說道:“春娥嬸,門,壞了,賠,賠。


  ”說著,趙狗蛋又將手上的臘肉和酒朝李春娥遞了過去。


  可女人現在的心思哪里在門上?從趙狗蛋闖進來之后,李春娥的目光就被傻男人身下的本錢吸引了。


  李春娥接過東西,放在桌上,然后一把抱住了趙狗蛋,吐氣如蘭的在他耳邊說道:“傻狗蛋……你剛才是不是在門外偷看了?”趙狗蛋心中一驚,心說自己裝傻,難道被李春娥看出來了?不過從李春娥的眼神中,趙狗蛋并沒有看到那種驚訝。


  趙狗蛋癡傻的笑著,說道:“撒尿……狗蛋撒尿。


  ”李春娥頓時明白了,趙狗蛋是因為憋了尿,才會這么鼓脹的。


  要不是知道趙狗蛋已經傻了十三年,而且村里劉老漢也束手無策的話,李春娥甚至都懷疑這個傻子是不是真的不傻了。


  因為這個傻子現在知道想女人了!李春娥媚笑一聲,拉著趙狗蛋往茅房走去,一邊走一邊說道:“咯咯……你個傻狗蛋!來吧, 嬸子帶你去茅房撒尿……”趙狗蛋整張臉都漲紅無比,不斷的喘著粗氣。


  因為此刻李春娥的小手,竟然是拉著自己那!趙狗蛋漲紅著臉說道:“春娥嬸,難受……狗蛋難受,要撒尿。


  ”李春娥媚眼如絲,剛才和孫德才勾起的渴望,這一下又被撩撥起來了,讓得李春娥感覺心口都燒了起來。


  女人嬌笑著說道:“好嘛……快點,嬸子幫你!你可說了要好好賠嬸子的……”趙狗蛋臉紅脖子粗,終于一路忍到了茅房里。


  農村鄉下的茅房,就是幾塊木板架著,然后里面有個鏤空的洞而已。


  李春娥領著趙狗蛋一進入臭氣哄哄的茅房,卻沒有轉身離開。


  趙狗蛋原本還沒有那么強烈的尿意,可現在一看到茅房的洞,頓時尿意上涌,下身又有了反應。


  李春娥的小手,頓時一震,俏臉一紅,說道:“壞家伙……這么調皮!”說完,另一只手就在趙狗蛋的褲腰帶上一拉。


  啪嗒!還沒等李春娥從滿臉的震撼中反應過來,一股尿液如同水龍頭一樣噴射而出!嘩嘩!伴隨著急匆匆的水聲,一些甚至濺到了李春娥的臉上。


  可現在趙狗蛋管不了那么多了,嘩嘩的尿液如同長龍出海,一股腦釋放了出去。


  足足過了一分多鐘,趙狗蛋才心滿意足的提起了褲子。


  趙狗蛋一轉頭,發現身旁的女人竟然滿臉癡迷的看著自己,頓時傻笑道:“嘿嘿,春娥嬸,我撒完了……”李春娥伸出小手,抹了一把臉上被濺射的尿液,伏身在男人肩膀上,說道:“傻狗蛋……你這回可得好好賠一賠嬸子才行!你看……你都把嬸子的臉弄臟了……趙狗蛋聽到李春娥這么說,故意皺著眉問道:“春娥嬸,我賠你了,臘肉,還有酒,我賠了。


  ”李春娥一聽這傻狗蛋竟然還知道討價還價了,也覺得和一個傻子調情沒什么意思,不如直接引導他,告訴他該怎么做就好了。


  李春娥一把將趙狗蛋的手抓著,然后壓在自己身上。


  趙狗蛋下意識的一縮手,連忙又反應過來,自己現在是個傻子,不能表現的(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太反常。


  感受著手心觸感,趙狗蛋知道李春娥里面根本沒穿內衣。


  李春娥媚笑著說道:“春娥嬸才不稀罕你那點臘肉和酒呢,春娥嬸要你好好賠我!”說著,李春娥的手就伸向了趙狗蛋身下。


  趙狗蛋漲紅著臉,想要退一步,卻發現茅房空間太小,容下兩個人已經是很擠了,根本退無可退。


  趙狗蛋被壓在李春娥身上的手下意識的動了動,癡癡的說道:“春娥嬸,怎么……怎么賠?”李春娥舔了舔嘴唇,一下吻在了趙狗蛋的臉上,說道:“別急,嬸子好好教你!”說完,李春娥干脆把自己身上的襯衫扣子解開來,頓時間,春光暴露在空氣中。


  散發著熟女的氣息。


  “咕嚕!”趙狗蛋忍不住的吞了一口唾沫,從剛才到現在,他的目光就沒離開過女人身前。


  對于趙狗蛋的反應,李春娥很是開心,媚笑著說道:“傻狗蛋……嬸子好看嗎?”趙狗蛋第一次這么近距離的觀看女人的身子,只知道木訥點頭,癡癡的說道:“好……好看……嬸子好白……”“咯咯……你個傻狗蛋!”李春娥嬌笑一聲,對趙狗蛋的比喻似乎很受用。


  女人又伸出兩只手抓著趙狗蛋的手,說道:“傻狗蛋……想不想碰嬸子?”趙狗蛋癡笑的說道:“嘿嘿……想!”李春娥剛想將趙狗蛋的手放在身前,卻沒想到趙狗蛋直接掙開了她的手,緊接著,兩只粗糙手掌頓時蓋在了自己身上。


  李春娥哪里受得了這突然的刺激,當下一聲:“啊……哦!你個傻狗蛋……輕點……”感受著男人粗糙的手掌,李春娥媚眼如絲,整個人都癱軟在了趙狗蛋的懷里,情不自禁的將手伸向趙狗蛋的褲襠,喘著粗氣。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8436666.html
https://twkiujhyoplm.weebly.com/8890539.html
https://twhjkmyuytu.weebly.com/8722374.html
https://twlkjiouljkhgui.weebly.com/5203966.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8557088.html
https://twuiyjmhkflo.weebly.com/7090454.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1268560.html
https://twkfujas.weebly.com/5560280.html
https://twhfgbvnhj.weebly.com/620525.html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99078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