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dirty tracy >

dirty tracy



挑起女人的xing欲,這是男人天生的本事。

  此時的 香草雖然身子有些發軟,不過她還在想著剛才那股美妙的感覺。

  這種感覺她從未體會過,現在她只想再次讓那種感覺降臨,只要 向濤不壞了她的身子,那自己就任由她擺弄。

  “香草,剛才舒服嗎?”將香草的一顆櫻桃含在嘴中吸了幾下,向濤抬頭對香草問道。

  香草紅著臉點了點頭,任由向濤在她身上撫摸,而向濤則是微微一笑,說道:“那你也應該讓我舒服一下。

  ”“啊?我讓你舒服,不行濤子哥,我現在不能把身子給你,要等到結婚的時候才可以。

  ”香草以為向濤是想跟她那個,馬上就直搖頭。

  向濤嘿嘿一笑,說道:“我不要你的身子,只是想讓你幫我解決一下。

  ”說著向濤便將自己的褲子解開,將已經硬的跟鐵棍似得 東西掏出來對著香草。

  香草一看到向濤的獨眼巨炮頓時就低呼了一聲,以前向濤抱著她的時候她也感覺過向濤的那個東西,不過香草從來都沒想過向濤的東西會如此之大。

  男人的東西香草只見過小孩子的,村里的那些小孩子經常會光著腚滿村跑,香草倒也看見過他們跨間的小JJ。

  她哪里能想得到男人長大了之后這里會有這么大的變化,如果向濤要將他的大炮放進自己的私密處,搞不好都會被他給撐爆了。

  “濤子哥,你的東西怎么這么嚇人?”朝向濤的家伙上瞄了幾眼,香草的臉蛋已經變成了熟透的蘋果。

  而向濤只是嘿嘿一笑,拉著香草的手放在自己的家伙上,隨后說道:“香草,我現在很難受,你幫我解決一下吧。

  ”香草的手一碰到向濤的家伙,頓時輕輕一顫。

  不過向濤握著她的手,她想縮也縮不回來,只好低聲的問了一句:“要怎么解決?”第一次經歷這種事情,香草根本就不知道該怎么辦。

  向濤握著她的手在自己的大家伙上套弄幾下便對她說道:“這樣動就可以了,來,香草,別停下,快動吧。

  ”此時向濤站在床邊,挺著大槍對著香草。

  香草聽到向濤的話便輕輕動了幾下,向濤馬上就舒服的輕哼了一聲。

  “對,就是這樣,速度再快一些。

  ”見向濤一副享受的樣子,香草的動作也慢慢加快。

  剛開始香草還十分不好意思,不過幫向濤套弄了一會兒香草也將那絲羞澀徹底丟開,手上的力度也越來越大。

  “好舒服,香草,再快一些。

  ”此時的香草已經換了一只手,那只手都已經發酸了。

  向濤一邊享受著香草的服務一邊想著等下就把香草推倒,而這時院子里忽然傳來“哎呦”的聲音。

  兩個人都嚇了一跳,那聲音正是謝 老賴的。

  本來向濤還以為他沒準得在村長家喝到半夜,沒想到這么快就回來了。

  “濤子哥,你快躲躲,要是讓我爹看到了那就完了。

  ”一聽到謝老賴的聲音香草馬上就慌了神,向濤心想這往哪里躲呀,香草屋子里一共就這么大點地方,能躲人的也只有床下了。

  情況危急,也容不得向濤多想,把褲子提好向濤立馬就鉆到了床下。

  而這時外屋的門也被拉開,謝老賴罵罵咧咧的走了進來。

  今晚謝老賴十分高興,所以沒少喝,剛才進院子的時候被一塊石頭給絆倒了。

  也幸好他被石頭給絆了一下,要不然沒準就發現向濤和香草的事了。

  “爹,你咋喝這么多的酒,也不怕傷了身子。

  ”此時香草已經穿戴整齊,見謝老賴晃晃悠悠的進了屋,香草急忙上前扶了他一把。

  “哈哈,今天高興,向濤那小子被我糗的夠嗆,可真他娘的痛快。

  屁大的年紀還想做生意,哼,要是他真成了萬元戶那我不得管他叫爺爺呀!”那天在村長家謝老賴當著全村人的面兒和向濤打了賭,這老貨記得倒是十分清楚,他可不想當著全村人的面兒管向濤叫爺爺,而且還得把閨女許給向濤。

  “爹,我和濤子哥從小就定了親,早晚要嫁他的,他做生意難道不好嗎?”謝老賴的話讓香草心里有些不痛快,之前謝老賴悔婚的時候香草就極力阻攔,不過謝老賴是頭犟驢,只要是下了決心任誰給拉不回來。

  如果向濤他爹還活著的話謝老賴肯定不會這么干,不過他也是為香草考慮。

  香草跟著他已經受了十幾年的苦,他可不想以后香草還過那種窮日子。

  “什么親?早就黃了。

  香草我告訴你,姓向那小子沒什么出息,你就別指望嫁他了。

  前兩天你王嬸說要給你介紹對象,是城里人,明天我去問問,看看你什么時候去相個親。

  ”“我不去,我這輩子就嫁濤子哥。

  ”聽到謝老賴說讓她去相親,香草急忙搖頭。

  而謝老賴見香草不愿意,頓時把眼睛一瞪:“都跟你說了,姓向的那小子根本就沒什么出息,難道你想跟著他天天吃糠咽菜啊?”謝老賴的脾氣香草最了解,跟他嗆著來肯定不行。

  今天他喝多了,等明天醒酒了再和他商量這事,沒準他就不會讓自己相親去了。

  把謝老賴扶到床上,香草幫他把鞋脫了,隨后便叮囑他睡覺。

  而謝老賴見香草不說了,以為她是答應了,頓時就開心的笑了起來,躺那沒一會兒呼嚕聲就響了起來。

  “濤子哥,我爹睡著了,你趕緊走吧。

  ”看到謝老賴已經進入了夢鄉,香草急忙跑回自己的屋子把向濤從床底下拉出來。

  剛才謝老賴和香草的話向濤都聽到了,心想這個謝老賴可真不是東西,如果不是他偷了自己的錢那他就能做生意了。

  而且他還不讓香草嫁給自己,還要讓香草跟別人去相親,一想起這些事向濤的火就直往上竄。

  要不是香草就在他身邊,向濤今天非得教訓一下謝老賴不可,也讓他知道自己不是軟柿子,誰想捏就捏一把。

  “濤子哥,你快走吧,要是我爹醒了可就壞事了。

  ”見向濤盯著床上的謝老賴,香草擔心謝老賴醒了兩個人打起來。

  所以她急忙把向濤給推到了門外,隨后又把門關好就回屋睡覺了。

  從香草家出來,向濤郁悶的往家走。

  錢被偷了,生意眼看著是做不成了,那就還得上山去打獵。

  回到家里,向濤收拾好打獵的家伙,又背了一壺水就帶著 大黑進山了。

  這個時候正是打獵的最好時間,向濤進山沒多久就打了兩只野雞。

  喝了口水休息了一下向濤就往山里走,那天他打到了一頭野豬,除去送給二丫蛋子的還賣了六百多塊錢。

  如果能再遇到兩頭野豬的話,那他做生意的錢就有著落了。

  不過向濤走了半天也沒遇到像野豬一樣的大型動物,他不敢進山太深,要是碰到狼和熊瞎子可就不好玩了。

  “唉!看樣子今天也就這點收獲了。

  ”看了一眼袋子中的兩只野雞,向濤無奈的嘆了口氣。

  而這時坐在向濤身邊的大黑忽然站了起來,兩只眼睛死死的盯著前方,好像發現了什么獵物一般。

  “汪汪汪……”大黑狂吠了幾聲,隨即就竄了出去。

  向濤知道它肯定是發現什么東西了,也不遲疑,跟著大黑就往前跑。

   跑了大概幾十米的距離,向濤看到一處草叢在不停晃動。

  端著已經上好箭的弩弓,向濤死死的盯著那處草叢。

  而大黑則一頭就鉆了進去,不過馬上又跳了出來。

  在它身后跟著一只龐然大物,向濤定眼一瞧,居然是只 野牛

  “我次奧,怎么能遇到這種東西。

  ”野牛如果發起瘋來,就是狗熊見了它也得退避三舍。

  這東西根本就不是一只弩弓能對付的了的,搞不好連小命都得搭上。

  沒有一絲遲疑,向濤轉身就跑。

  不過他卻不走直線,而是繞著彎的跑。

  野牛的身體協調性不強,這么跑一半的情況下野牛都追不上。

  不過還沒跑出多遠向濤就感覺不對勁,因為那野牛根本就沒追上來。

  回頭一看,見那只野牛瞪著兩只牛眼看著向濤跑,根本就沒有追他的意思。

  “咦?這可不是這畜生的性格,它怎么不追我?”對大黑吹了聲口哨,大黑便跑到向濤的身邊,虎視眈眈的盯著那只野牛,嘴中不斷的發出低吼聲。

  向濤大著膽子往前走了幾步,看到野牛依舊沒有攻擊的意思,向濤便又向前走了幾步。

  現在向濤與野牛的距離也就十幾(女同學和我在教室做爰)米遠,借著月光向濤能清楚的看到野牛小腹上已經受了傷,而且還在不斷的滴著鮮血。

  那只野牛小腹上的傷口不小,足有十幾里面,鮮血不斷的從它的傷口滴落到地上,砸在樹葉上發出“啪啪”的響聲。

  “難怪這畜生不追我,原來是受傷了。

  ”看著野牛的傷口不斷的滴著血,向濤摸了摸鼻子。

  這種受了傷的野獸雖然很容易暴走,不過要比它不受傷的時候好對付多了。

  而且看這家伙一直在喘粗氣,看來也是跑了不近的路才逃過了追殺,向濤可不想輕易的放過它。

  這野牛要比那野豬重一輩還多,最起碼得有四百多斤。

  要是把那些肉都賣了,向濤做生意的錢就完全夠了。

  現在這只野牛在向濤的眼里已經不是野牛,而是花花綠綠的鈔票。

  雖然想弄翻它要費不少的力氣,不過回報遠比向濤的付出多。

  既然下定了決心,那向濤也不客氣。

  將弩弓拿在手中,直對野牛的眼睛。

  臉部是野牛最脆弱的地方,只要射中了那這野牛就基本沒跑了。

  看到向濤手中的弩弓,野牛仿佛也感覺到了危險。

  低吼了一聲,野牛便不停的刨著前腿,腦袋也微微低下,這是進攻的信號。

  “嗖。

  ”就在野牛準備對向濤進攻的時候,弩弓上的 鋼箭便化作一道流光,直接飛向野牛。

  感覺到一股冷氣飛向自己,野牛微微一偏頭,鋼箭沒有射中它的臉,而是插在了它的脖子上。

  脖子也是野牛比較脆弱的地方,野牛吃痛,頓時大叫了一聲,隨即便撒開四蹄朝向濤沖過來。

  向濤一見野牛已經暴走,轉身就饒到了一顆大腿粗細的樹后,隨即便示意大黑從后面包抄。

  “砰。

  ”剛剛躲到樹后,野牛的就撞了上來。

  它這一下用力極大,大腿粗的書居然被它撞的“咔嚓”一聲,差點沒被它給撞斷了。

  “次奧,這畜生居然這么生猛,大爺的,今天非弄死你不可。

  ”野牛的生猛也激起了向濤心中的血性,將鋼箭上好,向濤便對準了野牛。

  剛才野牛撞的那一下也把它自己弄的頭破血流,而且還有些站不穩,顯然是撞迷糊了。

  “嗖”。

  又是一只鋼箭飛向野牛,這次鋼箭準確的射進了野牛的眼睛。

  野牛被鋼箭射中,頓時發出一聲痛苦的叫聲。

  而這時大黑也繞到了野牛的側面,撲上前就咬住了野牛的喉管。

  以前向濤他爹訓練大黑的時候都是讓它咬喉管,跟著出來打獵的時間長了,大黑對那些野獸的弱點也了如指掌。

  喉嚨被咬,野牛拼命的掙扎,想甩開大黑。

  不過大黑卻死活都不放口,只是死死的咬著野牛。

  而向濤則拔出腰間的尖刀,直接沖到野牛近前,一刀就從它的脖子側面捅了進去,隨后便連捅幾刀。

  野牛終于抵抗不住向濤的尖刀,無力的倒在地上,很快就斷了氣。

  “嘿嘿,大黑,你這狗東西現在是越來越厲害,等回家了好好獎賞你幾頓好吃的。

  ”寵溺的在大黑的頭上摸了幾下,向濤歇了一會兒,隨即便開始肢解野牛。

  當向濤將野牛肚子劃開的時候,看到它的膽上掛著一顆黃色的肉球。

  那肉球比蘋果稍微小一點,向濤將肉球摘下來一看,頓時就驚喜過望。

  他手中的東西不是別的,正是牛身上最寶貴的東西,牛黃。

  看著自己手上的牛黃,向濤樂的嘴都合不攏了。

  小時候他記得他爹曾經就得到過一顆牛黃,還沒他手上這顆大就賣了將近兩千塊錢。

  這顆牛黃最起碼有二兩重,向濤想賣個三千塊肯定是不成問題的。

  再加上這些 牛肉還有牛鞭,向濤今天的收入最起碼有四千七八,將近五千塊。

  坐在地上傻笑了半天,向濤才從身上拿出一塊手絹,小心翼翼的把牛黃給包好。

  這手絹還是香草送給他的,向濤一直都帶在身上卻從來都沒用過,這下可有了用處了。

  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向濤才將野牛徹底分解。

  從身上掏出蛇皮袋子,向濤把牛肉分別裝在六個袋子中。

  找了個地方把其余的四袋子牛肉藏好,向濤和大黑各扛一個就往山下走。

  一路上向濤都是哼著小曲,高興的不行。

  如果能時常碰上這種好事,那向濤也不用干什么柳編工藝品了,光打獵就能讓他大發特發。

  一路小跑到了家里,向濤把牛肉放好,轉身就跟大黑又奔山上。

  丟了一次東西向濤是有記性了,走的時候把里屋和大門都上了鎖。

  要是這些牛肉再讓人給偷了,那向濤非得郁悶死不可。

  六袋子牛肉任東和大黑一共跑了三趟,雖然心里高興,不過最后一趟到家的時候向濤也沒了力氣。

  不光他累的夠嗆,就連大黑也趴在地上不住的喘著粗氣,顯然也不輕松。

  “狗東西,累了呀,別著急,等我歇一會就弄點牛肉吃,少不了你那份。

  ”歇了一會,向濤便從袋子里拿出一塊牛肉到廚房做了。

  自從向濤拿出牛肉大黑就在他屁股后跟著,它也跑了三趟,肚子里的食兒早就消化沒了。

  向濤煮了最起碼有七八斤的牛肉,煮好之后向濤便將切好的牛肉放在一個盆里,弄了點蒜醬就這么蘸著吃。

  他給大黑弄了一大塊,大黑吃的十分的香。

  一人一狗就跟比賽似得,沒多大一會兒向濤就把盆里的牛肉干掉了一半。

  “得早點睡,明天早起去找李大牛,好把這些東西都處理了。

  ”嘀咕了一句,向濤桌子也沒收拾就直接上床睡覺了,第二天天還沒亮就起了床,拎了一塊牛肉就直奔李大牛家。

   來看看秘書(Secretary)的定義:1.一定的 行政職務, 官員的行政助理或者官員級別。

  2.寫字樓及商業機構內的文員職位,專長是速記、打字、安排日程、會議、訂機票、訂酒店等。

  本文討論的,主要是行政體系內部的秘書,自古以來, 核心 權力系統內部,往往需要秘書這一職務來承擔官員的部分工作職責,或者輔助其處理日常事務。

  在各個歷史時期的稱謂也不一樣。

  古代秘書的稱謂古代掌管典籍或起草文書的官是秘書,現代秘書與之還是有些淵源的。

  漢代設有秘書監、秘書郎,三國魏有秘書令、秘書丞,由此可見,早就有“秘書” 之名

  但那時的秘書不是官名,一定要在秘書后綴上“令、監、丞、郎”等字,才能算是完整的官名。

  此外尚有“秘書省”,這是南朝梁武帝(公元502-557年)開始設立的官署,是行政機關,雖有“秘書”之名,但與秘書無涉。

  明清不設此官署,也沒有“秘書”的職稱,明代陳繼儒雖有《許秘書園記》一文為長(常)州許自昌作,但許自昌僅是一位喜藏書、刻書的士紳,稱之為“秘書”,想是對他的美稱。

  清代各衙署設文案,稱“師爺”,不稱“秘書”。

  民國時期開始,大多數的行政機關都設有秘書,可見,真正意義上的現代秘書,在 中國是從民國開始的。

  秘書為什(兒童益智故事)么這么敏感?秘書的獨特地位秘書一詞,隨著現代社會的發展,其內涵也不斷豐富,特別是行政體系內部,從單一的助手衍生為一些關鍵的職能崗位,承擔著重大的權力和責任。

  秘書,一般而言,是聯接上級領導和下屬,以及本部門與其他部門之間的紐帶,承擔著信息溝通,文件處理,會議安排以及部分的行政事務,可以稱為是官員的個人保姆,一定程度上影響著工作方式、工作效率和方向。

  在中國歷史上,帶有秘書性質的人員干預核心權力也是常有的事兒,比如最開始是后漢時期的 宦官

  宦官問題,歷來是中國幾千年封建政權的毒瘤。

  各朝各代,將這個問題處理得好的并不多見。

  中國經歷了三次最黑暗的宦官時代:第一次 是在東漢后期的二世紀;第二次是在唐朝后期的九世紀;第三次從公元1435年王振當權一直到明王朝覆滅為止。

  在封建帝王時代,宦官是距離核心權力最近的人員,很大程度上行駛秘書的職責,而宦官干預行政,也正是權力分配和信息溝通中掌握一定主動地位的表現。

  秘書為什么這么敏感?就當前的秘書現象而言,不論是在行政體系內部,還是外部的企業中,秘書存在一定的權力和信息的尋租空間,并很有可能成為外部 利益的轉介者,謀取個人利益。

  一提及秘書,為什么這么敏感呢,實則是中國傳統人際關系中對于遠近親疏的一種行為界定,而基于此種界定的人際關系一旦成為利益的標桿,就容易產生危害社會公眾利益的行為。

  在行政體系內部,秘書成為了部分官員進行利益博弈的渠道。

  相對而言,秘書接近核心權力層,比別人更加具有得天獨厚的信息資源,更加清楚涉及重大決策的核心機密,甚至可以一定程度上影響核心決策的執行和下達。

  而秘書作為一種行政官員的輔助,一定程度上也代表了官員的形象和部門的利益,在與外部的交流中,不能排除存在一定的利益綁架。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