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强大鼓起勇气向蔷薇坦白|四德拒绝了小铁的爱 >

强大鼓起勇气向蔷薇坦白|四德拒绝了小铁的爱



韩立邦语气一柔,语重心长的劝 说道,“这三年你和清清的婚姻有名无实,她痛苦,你也同样痛苦,何必呢?你放心,就算你们离婚了,我也可以给你一笔钱,让你这辈子衣食无忧……”“好,我答应你!” 程晃没等他说完,立马点点头,果断的答应下了他的要求。

  “真的?!”韩立邦双眼一亮,面色大喜,满脸的不可置信,实在没想到程晃竟然会答应的这么痛快。

  “真的!”程晃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接着补充道,“不过不是现在,可能需要半年、一年,甚至更久!”韩立邦说的没错,他和柳清清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贵为云海第一大家族的继承人,要不是为了躲避仇家,这辈子都不可能跟柳家这种普通的小家庭产生交集,更不可能会联姻,所以他终有离开的一天。

  等他帮柳家发展起来,并且确定李家没有残余势力之后,他就会离开。

  “好,只要你答应就行!”韩立邦咬着牙答应了下来,等等就等等吧,反正三年都等了,也不差这一两年了!“不过到时候我提出的离婚的时候,希望您不要后悔,也不要阻挠!”程晃望着韩立邦神情认真的说道。

  “后悔?!”韩立邦闻言顿时被逗的哈哈大笑了起来,宛如看傻子一般望着程晃,郑重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后悔,而且还会敲锣打鼓的欢送你!”他只以为这是程晃自尊心被伤,故意说的硬气话而言,并没往心里去。

  程晃淡淡的一笑,再没多说什么,只怕到时候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这个势利眼的老丈人跪下哭都来不及吧。

  因为公司 的事情已经解决,所以第二天柳清清就返回了云海,不过临走前 李淑芬嘱咐过她,让她下个星期提前回来,到时候一起去参加柳清清表舅家妹妹的婚礼。

  本来柳清清不想去的,但是李淑芬说柳清清移居上港的两个舅舅、舅妈也会回来,所以让柳清清务必回来,说不定以后还能有什么生意上的往来。

  程晃想着正好借着这几天让自己的脸好好恢复恢复,等再见到柳清清的时候,就能以自己的真面目示人了,“夫妻”一场,他不希望她连自己本来的模样都不知道。

  柳清清前脚刚走,第二天她移居上港的两个舅妈便提前赶了回来,韩立邦亲自去接的她们,而李淑芬则带着程晃在家里好好收拾了一番。

  李淑芬带着程晃收拾厨房的时候,客厅突然传来了一阵开门声,接着就听韩立邦笑呵呵的声音传来,“小户人家,有些寒酸,希望两位嫂子别介意!”李淑芬神色一变,急忙将身上的围裙脱下来,沉着脸压低声音冲程晃道,“你躲在厨房里,不许出声,别出来丢人现眼!”她可不想程晃这个丑八怪在她两个嫂子面前给她丢人!程晃点了点头,没说话,他正好也懒得见这两个眼高于顶的舅妈,对于这俩舅妈他也有所耳闻,移居上港之后赚了点小钱,就有些瞧不上内地的这些亲戚了,老是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李淑芬整理了下衣服,这才迈步走了出去,热情的说道,“大嫂,二嫂,你们回来了!”“哎呦,玉芬,好久不见啊,这几年过的怎么样?!”大嫂 张兰和二嫂 孙金翠看到李淑芬也赶紧笑着迎了上来,主动拉起了李淑芬的手,说话的时候语气中夹杂着一丝港味,不过因为不纯正,听起来有些蹩脚。

  “挺好的!”李淑芬急忙点点头,笑呵呵道,“不过跟两个嫂子没法比,果然是国际大都市的人,穿着也洋气!”看着两个嫂子华贵的衣服、精致的发型以及头饰、项链、手镯等名贵的装饰,李淑芬心里蓦地有些酸涩和歆羡。

  “哎呦,都是女儿和 女婿给操持的,这把年纪了,只能托子女的福了!”张兰笑呵呵的说道,语气中隐隐带着一丝炫耀。

  到了他们这把年纪,已经开始比拼谁的子女更有出息。

  “对啊,我这也是女儿和女婿给操持的,尤其是我女婿,比我闺女还孝顺哩!”孙金兰也有些不甘示弱的说道,她们两人都只有女儿,所以自然习惯比拼女婿。

  听到这话,李淑芬和韩立邦两人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他们俩最怕的就是跟人家比拼子女了,虽然清清比较有出息,但是因为摊上这么个窝囊废女婿,他们压根也没脸对外说。

  “两位嫂子快坐,喝茶,喝茶!”韩立邦急忙岔开话题,让着张兰和孙金翠坐下。

  “哎,妹夫,你们家那个叫花子女婿呢?”张兰左右扫了屋里一眼,有些疑惑的问道。

  “大嫂!”孙金兰赶紧提醒了张兰一句。

  “瞧我,这嘴也没个把门的!”张兰这才意识到自己平日里说顺口了,把“叫花子”仨字也喊了出来,急忙自责的跟韩立邦夫妇道歉。

  李淑芬和韩立邦脸上强行挤出笑容,摇头说没事,谎称程晃出门办事去了。

  “要我说啊,实在不行就离婚得了,摊上这么个没用的男人,一辈子活个什么劲儿啊!”张兰听程晃不在家,便放心的劝说起了韩立邦夫妇。

  “就是,到时候跟我们去上港,以清清的姿色,找一个富豪简直是轻而易举,当个豪门阔太太多好!”孙金翠也跟着点点头,颇有些炫耀道,“我多少也认识几个像样的有钱人,到时候我给她介绍!”韩立邦和李淑芬尴尬的笑笑,互相看了一眼,李淑芬的眼神有些异样,显然有些心动。

  不怪她心动,恐怕任何一个女人听到“豪门”两个字,都会心中荡漾吧?如果清清真能够嫁入豪门,那么她们家也将瞬间实现阶级跳跃,生活也会有一个质的飞跃!“这个以后再说,以后再说!”韩立邦笑呵呵的点头,反正程晃已经答应跟女儿离婚了,一切也皆有可能。

  “对了,玉芬,你们家的地址给我一个吧!”张兰顺了下头发,不自觉的挺了挺胸脯,满面春风道,“我女婿听说我来平江玩,特地从你们江南这边一家知名的珠宝商定了一枚一克拉的钻戒,说作为提前送我的生日礼物,我让他们直接送到这边吧!”“是吗,这女婿真是孝顺啊,这一出手就是好几万呐!”韩立邦笑呵呵的捧场道。

  “何止好几万啊,他买的是君许珠宝家的名品系列,要接近十万吧!”张兰高兴的眼睛都弯起来了,说话的同时用手机将地址发了出去。

  孙金翠沉着脸,隐蔽的白了张兰一眼,显然十分的嫉妒。

  李淑芬也面色晦暗,心中感觉酸溜溜的,不自觉的缩了缩手,将戴着那枚“假钻戒”的手缩到了桌子下面。

  “对了,说起这个君许珠宝,你们都知道吧,它是云海一个豪门家族旗下的品牌!”张兰突然想到了什么,冲韩立邦问道。

  韩立邦闻言神情一振,顿时来了精神,点头道,“不错,是云海第一大家族,程家的企业!”“对对,是程家,这个程家有个天才少年叫 陈彻,对吧?”张兰眼神也顿时一变,颇有些羡慕的说道,“听说上港富豪李宗明急着跟程家攀秦家,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这个陈彻呢!”“我也听说了!”孙金翠眼神一亮,兴冲冲的说道,“据说程家还在考虑呢,多大的架子啊,这可是上港第一富豪家的千金啊!”“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弟妹,告诉你,人家程家有让李宗明等的资本!”张兰一昂头,颇有些傲然的说道,“你以为天才少年是空有虚名吗?我老公跟我说过,除了李宗明,去程家提亲的江南名流、京城权贵,比比皆是,谁家要是得了陈彻这个女婿,那就意味着得到了兴旺发达的保证!”她说话的时候满脸的趾高气扬,夸夸其谈,好似自己的女婿便是陈彻一般。

  就连厨房里的程晃听到这话都忍不住摇头笑了起来,没想到自己在上港还有这么大的名气呢!韩立邦听到这话,也愈发的精神抖擞,不由正襟危坐,颇有些自得的说道,“不瞒两位嫂子,前两天,这位陈彻 陈大少刚刚亲自出马,帮清清解决掉了一些公司的麻烦!”韩立邦身子挺得笔直,满面红光,终于也有件事能让他在这两位嫂子面前扬眉吐气一把了!张兰和孙金翠闻言陡然惊诧不已,张兰急声问道,“妹夫,你没开玩笑吧?是云海程家那个陈彻吗?!”“如假包换!”韩立邦看到两位嫂子震惊的神情,腰板挺的更直了,满脸的自豪,语气炫耀道,“当时我们也没到清清这么点小事,竟然能惊动陈大少亲自出面!”“清清跟陈大少竟然认识?!”孙金翠惊讶的张了张嘴,接着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咬了咬牙,有些不甘心的说道,“也是,清清在云海待了这么多年,认识也正常……”“妹夫,这……陈大少不会看上清清了吧?!”张兰神情一喜,眼神中透着一股勃勃的兴奋之情,急声道,“要真这样,你们家可就要飞黄腾达了啊!”“大嫂,你乱说什么呢,清清可是结了婚的人,陈大少能看上个有夫之妇吗?!”孙金翠语气有些酸溜溜的说道,她心里颇有些不忿,陈大少连上港富豪的千金都看不上,会看上这么个普通人家的孩子?!“结了婚怎么了?可以离啊!”张兰理所当然的说道,“再说,平江谁不知道,清清结婚当天就离家远走,三年都没跟这个叫花……三年都没跟这个程晃见过面,所以根本没有夫妻之实,说不定咱清清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韩立邦听到她们俩这话心里感觉在滴血,这真要是陈大少看上他们闺女,那可真是烧了八辈子高香了!不过也行吧,看上他闺女的是陈大少的朋友,也很幸运了!“呵呵,这个不太可能……陈大少那种人,岂是我们这种小门小户攀的上的?不过清清跟陈大少倒也算是朋友,至于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要发展成什么关系,我们也插不上手,也不好多问,年轻人嘛,他们自己相处去吧!”韩立邦笑呵呵的有些含糊其辞的说道,也没点破,因为他很享受这种借陈彻显摆的感觉,尤其是两位嫂子对他们家的态度都不一样了!“我觉得真有这种可能,毕竟我们家清清长得这么漂亮,就算嫁不进程家,能跟陈大少处好关系,肯定也会前程似锦!”张兰弯着眼笑道,“老韩啊,真没想到你们家攀上了程家这棵高枝,以后我和你大哥,说不定还得托你们家福呢!”“是啊,老韩,妹妹,以后你们跟着程家发达了,可别忘了我们啊!”孙金翠也立马满脸堆笑的说道,但是嫉妒心极重的她,眼中却闪着一丝愤恨。

  此时她们两人内心已然没了先前那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因为跟偌大的程家相比,她们简直渺小如蜉蚁。

  听到她们两人这话,李淑芬的自卑感才消减了几分,但是内心仍旧感觉有些不是滋味,她知道,他们不过是在狐假虎威罢了,他们的女婿不是陈彻,是程晃!一字之差,千差万别!“咚咚咚!”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清脆的敲门声。

  李淑芬赶紧起身去开门,只见门外站着一个身着黑西装白衬衫的白净男子,看起来三十来岁,温文尔雅,手中拎着一个华丽的礼品袋,冲李淑芬礼貌一笑,说道,“阿姨你好,请问这是张兰张阿姨家吗?!”“啊,这呢!”张兰闻声顿时兴奋的朝着门外喊了一声,急忙起身将身着西装的男子迎了进来,同时冲韩立邦、孙金翠他们笑道,“是我女婿给我定的钻戒到了!”西装男子进屋之后客气的跟众人打了个招呼,随后从礼品袋中掏出一个烫有“君许珠宝”金字的紫色锦盒,打开盒子后露出里面精致璀璨的钻石,往张兰面前一递,笑道,“张阿姨,您先验验货,要是没问题的话,您就在这个确认单上签个字!”看到盒子中闪闪发光的钻石孙金翠和李淑芬眼睛顿时眼睛都直了,溢满了羡慕之情。

  君许珠宝的“名品”系列不管从钻石质地还是造型设计,都堪称精品,干净纯澈的泪滴状梨形切工与纯度极高的铂金戒托浑然天成,似乎能让这世上任何一个女人都为之心动!“验什么货啊,君许珠宝这块金字招牌,怎么可能会有假货!”张兰看到这枚品相极好的钻戒也笑的合不拢嘴,赶紧拿过来,在自己有些圆鼓的手指上试了试。

  西装男注意到孙金翠和李淑芬脸上艳羡的神情,有些傲然的挺了挺胸膛,冲张兰笑道:“张阿姨,您真是运气好,这种名品系列的钻戒,整个平江只限量发售十枚,这是最后一枚,被您给赶上了!”作为君许(是男人就把她搞大)珠宝平江总店的销售小组长,他实在太了解客户的心理了,知道张兰想在众人面前显摆一番,所以他十分巧妙的配合了一句。

  “哎呦,是吗?!”张兰眉开眼笑,小心摸索着手上的钻戒,语气中满是炫耀道,“这是我女婿给我买的!我说不要,他偏要给我买,现在这些孩子啊,有了钱也不知道省着花!”看着有些得意忘形的张兰,孙金翠脸色阴沉,心里说不出的嫉妒,知道在这一次无形的较劲中她输了,虽然同在上港,但是张兰家的女婿确实比她的女婿要强上不少,这种十万块的戒指,她的女婿是绝对拿不出来的,不过好在也好,还有李淑芬给她垫底!她扫了眼一旁脸色更加难看的李淑芬,不由心头嗤笑,冲张兰说道,“行了,大嫂,你就别在玉芬面前显摆了,让玉芬心里多难受啊!”“呐,玉芬,你戴戴试试!”张兰眼珠一转,十分大方的将手里的戒指递给了李淑芬。

  要是在往常,这么贵重的东西,她是决计不舍得给李淑芬试戴的,但是现在知道柳清清跟陈彻有交情,所以她有些巴结的意味。

  “啊?我……我戴?”李淑芬睁大了眼睛,一时间有些不敢置信。

  孙金翠也有些意外,没想到一项抠门的大嫂竟然如此大方。

  “试试嘛,回头让老韩也帮你买一个!哪怕小一点的呢!”张兰笑着说道。

  “这个不,不用了!”李淑芬有些局促的摇了摇头,下意识的捂住了手上的戒指,她不是不想试戴,是怕自己这一试戴,暴露自己手上这枚假钻戒! 吴佩慈发微博晒 全家福 纪晓波出镜针对 颖儿 晒出自己与纪晓波的合影风波,纪晓波回应称是与吴佩慈 分手期间的事,称颖儿只是过去式。

  同时,吴佩慈在微博晒出全家福,两个女人的这场战役看来第一轮胜负已分。

  吴佩慈(日本人真 人爱视频全部过程)怀孕后 出席活动吴佩慈微博原文:我觉得女人的价值不是建立在男人之上,今天很幸福,谁又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而我存在的价值就是不断把处于什么位置的当下做到最好,同时也不断努力让自己磨练地更好。

  谢谢大家的关心和担心,我现在的幸福刚刚好。

  吴晓波和颖儿亲密合影曝吴佩慈怀孕期间富商男友出轨 搭内地25岁女星吴佩慈今年初诞下6磅小蕊蕊,之前一直有传佩慈等自己修身变美后,再跟现年45岁、澳门永利酒店股东纪晓波注册结婚。

  但等了又等,等了再等,婚期仍然遥遥无期。

  其实之前已经传出纪晓波另结新欢,甚至于今年农历新年时,留下吴佩慈一个在香港安胎,自己就带内地女星出埠去 澳洲风流快活,吴佩慈矢口否认。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