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跳蛋有什么用 >

茜 はるか

茜 はるか


 罷了罷了,不說出去,誰會知道呢?就這一次,以后絕對不這樣了!   桂芳內心掙扎了片刻,終于下定了決心,不再掙扎,雙臂也緊緊環住了 李耐的脖頸。


    察覺到了張桂芳的動靜,李耐大喜過望,直接將張桂芳抱起放倒在了炕上,然后伸手直接將她的衣服推了上去。


    張桂芳身上散發著誘人幽香,李耐鼻血都要留下來了,他興奮地撲了上去……  “咚咚咚!”   就在意亂情迷之際,敲門聲卻忽然響起,糾纏著的兩人被嚇了一大跳。


    “有人在么?”  門外傳來一道年輕女聲,有人來了!  這下子,不僅張桂芳慌了,李耐的心也揪了起來,因為這聲音聽著怪熟悉的,該不會是……  “ 耐子,怎么辦?”張桂芳急的都快哭出來了。


    “別慌,就當什么都沒發生,你先藏起來,我裝病!”  李耐迅速說了一句,便將床上卷起來的被子攤開,張桂芳也顧不得其他了,急忙縮著身子鉆了進去。


    敲門聲愈發急切,李 耐也顧不得那么多了,急忙整理了一下衣服后,跳下炕開了門。


    看清楚門外站著的人,李耐頓時愣了愣,不是別人,正是他一直以來的夢中情人,柳溝村的村花,楊 小雪!  楊小雪年紀跟李耐一樣大,倆人的淵源也頗深,從村里小學到鎮里的高中,一直都是同班同學。


    楊小雪生的格外水靈,就算在村里長大,皮膚也白的發光,一點都沒有農村 女人皮膚黑的通病,而且跟城市里那些所謂的美女比起來,楊小雪的漂亮臉蛋是純天然的,沒摻一點假,因為長期干農活的緣故,身材也極為火辣。


    因此在柳溝村,楊小雪是公認的村花,也是無數年輕小伙的暗戀對象,李耐自然也一樣。


    高中畢業后,楊小雪沒有考上大學,只能留下來幫家里種地,兩人也就四年沒有見面,這期間李耐也找人打聽過她的消息,據說家里一直安排著相親,可楊小雪壓根沒那心思,也就沒成。


    李耐回村之后,就一直想著去找楊小雪聯絡聯絡感情,但一直都沒行動,沒想到今天,她竟然親自上門了。


    “小雪,你……你咋來了?”  李耐咽了口吐沫,有些緊張地 看著眼前的年輕女孩。


    四年沒見,楊小雪還是那么漂亮,一點都沒有農村女人的土氣,反倒更像是狗尾巴花叢中的一朵嬌艷玫瑰。


    楊小雪性格一向冷傲,淡淡瞥了李耐一眼道:“要去翻地了,來買瓶水帶著。


  ”  “行,先進屋,我給你拿水。


  ”  李耐哪敢怠慢自己的女神,急忙將她迎進了屋。


    放在平時,李耐是很樂意跟女神聊聊天,多交流交流感情的,但現在炕上還藏著一個張桂芳,萬一被發現,那不就完犢子了?!  所以他一心盼著,楊小雪能快點離開。


  “咚!”  就在李耐忐忑之時,一道悶響卻忽然從 里屋傳來,他當場就 臉色一變。


    張桂芳這個姑女乃女乃干啥呢?這是怕自己不會被發現嗎?  果然,楊小雪的注意力已經被吸引了過去,她黛眉微皺,一邊向里屋走去,一邊問道:“李耐,小萱回家了?”  小萱是李耐老父親收養來的養女,李耐的妹妹,在鎮里上高三,和楊小雪的關系很不錯。


    “沒,沒有!”  李耐嚇了一跳,急忙把手上的水撂在一旁,撒丫子搶在她之前堵住了里屋的門。


    “你這是干啥?”楊小雪有些看不懂了。


    “沒,沒干啥,起床還沒收拾鋪蓋,亂的很。


  ”李耐撓了撓腦袋。


    “哦……”  楊小雪微微頷首,美眸中掠過一抹異樣的神色,語氣有些意味深長。


    “小雪,你不是還要去地里么?趁著現在還涼快,早點去,待會就曬了。


  ”李耐打了個哈哈,看似好意地出聲提醒道。


    “行,那我走了。


  ”  楊小雪倒也干脆,把錢一給,拿起柜臺上的水便出了門。


    眼瞅著小學離開,李耐這才松了一口氣,懸在嗓子眼的心徹底放了下來,還好沒被這妮子發現什么,旋即想起了被窩里藏著的美人,心底又是一陣火熱。


    轉身回了里屋,李耐急不可耐地一把掀開了被子,張桂芳臉色緋紅,衣衫不整,正一臉哀怨地看著他。


    “女.叟子,沒憋壞吧?”  張桂芳搖了搖頭。


  她衣服沒穿好,這一搖頭,那里也在跟著晃動。


    李耐看直了眼,隱隱又有了有反應的趨勢。


    也顧不得那么多了,李耐直接撲上去……  張桂芳嚶嚀一聲,也緊緊抱住了李耐的脖子。


    背著王鐵柱和李耐干這事,她雖然心有愧疚,但偷情的刺激感和李耐結實 身體帶來的期待感,卻將那一絲愧疚徹底壓了下去。


    張桂芳現在只想索取,讓李耐占有她,占有她的一切……  屋里的兩人正在炕上激情,卻不知,楊小雪并沒有真的離開。


    楊小雪心思聰慧,之前雖然沒有挑明了說,但卻早就看出了李耐的支支吾吾,必然是隱瞞了什么事情。


    偏偏她又是個好奇心很重的主,出門之后,心里就像有只小貓在撓一樣,想了想后還是折了回來,想要一探究竟。


    剛走到小診所門口,一陣隱隱約約的哼唧聲就從里面飄了出來,讓楊小雪一愣。


    這聲音不像是李耐的,倒像個女人,難道之前李耐不讓進里屋,是因為藏了女人?  孤男寡女,還有這種聲音……饒是楊小雪未經人事,也猜出了點什么,一張俏臉頓時臊得通紅。


    “呸,這個李耐真不要臉!”  楊小雪在心底唾罵一聲,本想著立即轉身離開的,但那哼哼唧唧的聲音卻仿佛有種莫名的魔(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力,讓她怎么都移不動道。


    “我倒要看看,你們究竟在干啥!”  在心里給自己找了個理由,楊小雪輕手輕腳掀起門簾,踮腳朝里面看去。


    小診所的門是木門,上面有塊玻璃,透過玻璃能看清楚里面。


  送走楊小雪后,李耐火急火燎的,忘記帶上里屋的門了,因此楊小雪竟然真的能隱約瞟見里屋的情形。


    只是瞅了一眼而已,楊小雪的心跳頓時就劇烈了起來,只感覺面頰發燙、身子發軟,小腹處也升起了一絲異樣之感。


  屋子里,張桂芳的黑色打底褲已經被褪到了膝蓋處,她兩條修長的大白腿正抬在半空中,一晃一晃的。


    而李耐,則是半跪在炕沿,從楊小雪的角度看去,姿勢極度誘惑。


    此時的李耐,哪能注意到有人在門外偷窺?  張桂芳美眸微閉,小嘴微張,噴香的嬌軀輕輕顫抖著,時不時會發出一兩聲壓抑的哼叫。


    趴在門上偷看的楊小雪將這一切都盡收眼中,只感覺腦子里嗡嗡作響,有一波接一波的怪異感覺席卷全身。


    小腹處越來越火熱,身體越來越奇怪,楊小雪越看越入神,忍不住夾緊了雙腿。


    看 桂芳嫂子的表情,似乎這么做很舒服?怪不得村子那些嬸子平時都喜歡開這種玩笑呢!  看著看著,楊小雪的手便情不自禁往自己的身上探去,她只感覺體內似乎有千萬只小螞蟻在噬咬,只有揉揉才能緩和。


    然而她這一動之下,手肘卻不小心頂在了木門上,頓時“登”的一聲響。


    這響聲讓屋內屋外的三人皆是一個激靈,張桂芳本沉浸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中無法自拔,卻被這道聲音嚇了一大跳,頓時花容失色,急忙推開了李耐,手忙腳亂地去提褲子。


    “誰?”  李耐心里窩火到了極點,好事接二連三被人打斷,他現在都有砍人的 沖動了。


    懷著一腔火氣沖出小診所,卻沒有什么人,李耐往路上掃了兩眼,正好瞟到一道窈窕身影急匆匆地消失在了墻角。


    難道是她?這背影太熟悉了……  李耐愣了愣,片刻之后,嘴角緩緩勾了起來。


    “耐子,怎么回事?”  折返回了屋子,張桂芳已經把褲子提了起來,通紅的俏臉上滿是驚慌。


    “沒事,應該是誰家的狗來鬧了。


  ”李耐擺了擺手。


    接連兩次沒辦成好事,別說張桂芳了,連李耐自己的興致都消退了大半,氣氛頓時陷入了尷尬的沉默當中。


    “耐子,時候不早了,我先回家做飯……”張桂芳俏臉通紅,低聲道。


    “嫂子,要不我們再試試?”  到嘴的鴨子要飛,李耐還是有些不甘心,然而張桂芳卻接連搖頭,很顯然,今天是沒什么可能了。


    反正都那地步了,再進一步深入交流也是遲早的事情而已,而且剛剛舒服過,不急在這一時,一念至此,李耐也就沒有強求。


    又給張桂芳稱了兩斤好雞蛋,也沒收她錢,后者臉上這才出現了一絲笑容。


    “桂芳嫂,按摩還有倆療程呢,改天我再幫你!”  李耐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嘴唇道。


    “改天的事情改天再說!”  張桂芳哼了聲,風情萬種地白了李耐一眼,旋即便扭動著豐腴的身子出了門。


    送走了張桂芳,李耐就抓緊時間把炕上收拾了一下,省得再有不必要的麻煩。


    正收拾的時候,門口掛著的鈴鐺卻再一次響起。


    李耐皺了皺眉頭,嘀咕一聲,今天的生意怎么這么好?  “來了來了!”  李耐吆喝著走出里屋,卻看到進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早應該離開的楊小雪,剛才在路邊看到的那道窈窕背影,李耐也嚴重懷疑是這妮子。


    楊小雪俏臉上掛著一抹嘲諷的冷笑,也不說話,就那么直勾勾地盯著他。


    李耐被她看的心里發毛,急忙咧開嘴笑了笑:“小雪,還有啥事兒?”  “我看到桂芳嫂子從你這出去了。


  ”  楊小雪忽然開口。


  楊小雪輕飄飄一句話,卻讓李耐心里咯噔一下,瞬間變了臉色。


  “剛才你支支吾吾的,原來是屋里藏了人啊,怪不得那么慌張呢!”“桂芳嫂是有夫之婦,你竟然跟她干那種不要臉的事!”楊小雪冷哼一聲,眸子中掠過一抹失望之色,冷冰冰的俏臉上滿是鄙夷:“我原本以為你上過大學,跟村里那些臭 男人不一樣,我真是瞎了眼。


  ”李耐一聽,心中又悔又喜。


  悔的是,自己和張桂芳的事情被小雪撞破,不好收場了;而喜,卻是因為楊小雪既然會這么說,那對自己的感覺,肯定是跟別人不一樣的!如果她不在乎,哪 還會管自己干啥?“小雪,你真的誤會我了。


  ”李耐眼珠骨碌碌一轉,臉色一萎,苦笑著說。


  “誤會?我站在門外看的清清楚楚!”說到這里,楊小雪又想起了方才看到的羞人情景,臉色頓時一陣潮紅:“我親眼看到,桂芳嫂把褲子脫了,你……”“你知道的,我是醫生,桂芳嫂子那么做,是讓我幫忙 看病的!”李耐急中生智道。


  “有那么看病的么?李耐,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子不成?”見這家伙還死鴨子嘴硬,楊小雪對他愈發厭惡。


  “當然有了,女人的 那個地方也是會生病的,我剛才就是在幫桂芳嫂檢查呢!”李耐心思轉動,脫口而出道。


  “我這不剛回家不久么,決定進行一次免費普查活動,村子里所有女性都可以來我這進行一次免費檢查,桂芳嫂是我的第一個客人。


  ”楊小雪聞言一怔。


  李耐的老爹是村里的赤腳醫生,他自然也是子承父業,而且她知道,女人的那個地方的確是會生病的,檢查也說得過去……難道是自己誤會這家伙了?這么一想,楊小雪的心思頓時有些動搖了,但還是冷聲道:“既然是檢查,那我去的時候,為什么要偷偷摸摸藏起來?”“檢查那里,換誰來不得偷偷摸摸的?”李耐瞟了一眼楊小雪的小腹處,無奈道。


  “小雪你換位思考一下,如果是你來檢查,希望被別人看到么?”楊小雪聞言頓時面紅耳赤,輕唾了一口:“流氓!”看她的表情,顯然是有些相信自己的話了,李耐頓時暗松了一口氣。


  “你一個男的,卻要幫女人看那里,也不害臊!”“在城市里,男醫生干這個的海了去了,只是看病而已,哪有那么多亂七八糟的事情?”李耐臉色一正:“身為醫生,是要有職業道德的!”“你來的時候桂芳嫂子剛脫了褲子,要是被你撞見多不好意思?就算是檢查身體,也解釋不清楚,還不如藏起來呢!所以……”李耐無奈地嘆了口氣。


  “你說的都是真的?”楊小雪臉色緩和了下來,半信半疑問道。


  “當然了!”李耐點了點頭,旋即嘿嘿一笑:“如果我跟桂芳嫂做什么虧心事,怎么可能這么快完事?我可是很厲害的……”楊小雪雖然未經人事,但也并非什么都不懂,當即便明白了李耐話里的意思,俏臉更是紅得要滴血。


  而且聽李耐這么一說,她又想起之前在門外看到的那一幕了,李耐那里鼓鼓脹脹,似乎真的不小……呸,楊小雪你想什么呢?楊小雪一個激靈,急忙止住了念頭。


  “小雪,咱們農村人的衛生觀念比較淡薄,特別是女性。


  因為生理原因,女性那里生病的并不在少數,所以我這個檢查是很有必要的,如果有病,盡早發現,盡早治療。


  ”“說起來,你要不要也檢查一下?”李耐隨口說了一句,視線不自禁往楊小雪身上飄去。


  楊小雪個子不矮,一米七左右,雖然穿一身干活的粗布衣服,卻也掩飾不住那玲瓏有致的好身材。


  “免費的么?”被李耐這么一說,楊小雪竟然有些意動了,將信將疑問道。


  李耐本是隨口一說,根本沒奢望能幫“村花”檢查身體,沒想到無心插柳柳成蔭,聽她的語氣,似乎有戲?心中一陣激動,李耐忙不迭點頭:“自然是免費的!”楊小雪性子矜持,平時和男人話都不多說,唯獨今天卻像是著了魔一般,李耐給桂芳嫂檢查身體的那一幕不斷再腦海中閃現,讓她既面紅耳赤,又期待好奇。


  鬼使神差般,楊小雪羞紅著臉微微點頭:“那……你幫我檢查一下吧。


  ” 這一坐,她倒是忘記了自己此刻身體的狀況,那原本半截 黃瓜,現在這個姿勢,怕是只剩下一小點還在外面了吧?“表……嬸……” 鄭峰一臉茫然,又尷尬又著急,他不知道該說什么了,總不能開口問人家黃瓜是怎么回事?看鄭峰這一副模樣, 表嬸聯想到剛才鄭峰撿筷子半天都沒上來,頓時心中一驚,這個小子該不會是剛才看見了自己那處了吧?轉臉看向鄭峰,這小子眸子里面除了對自己的侵犯,還有幾分期待,她越發的肯定,自己的丑事被鄭峰看到了,加上剛才自己一下子沒忍住叫出來的那一聲,表嬸的臉瞬間紅的如同蘋果一般。


  這算什么事啊,他可是你侄子啊,做這種丑事,怎么還能被侄子給看的一清二楚啊。


  想到鄭峰今年已經是年齡不小了,男女之間的事情就算沒經歷過,卻是也略懂一二,表嫂害羞的都是紅到了脖根。


  “鄭峰,嬸子吃完了,你慢慢吃,吃好了放在這里就好。


  ”表嬸放下碗筷,低著頭紅著臉,說罷, 便是朝著臥室走去。


  鄭峰一個人坐在飯桌上,看著滿桌子的飯菜卻是沒有胃口。


  誰曾(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曉得,曾經溫文爾雅,知書達理,體面端莊的表嬸,竟然是會在家自己玩黃瓜。


  現在別說是農村的家常便飯了,就算是滿桌的山珍海味,哪里比得上女人香啊,更何況,鄭峰還是個熱血小青年,對于女人更加的渴望,給座金山都不換。


  挑挑揀揀,終于是將碗里面額飯菜吃光,鄭峰正想著告訴表嬸自己要回去了,卻是突然想起剛才表嬸那模樣。


  鄭峰的眼睛直視著表嬸臥室,表嬸現在就在那個里面,他總感覺表嬸現在正做著某些見不得人的事情。


  他悄悄的踮起腳尖,慢慢的移動道表嬸的窗戶邊,探出半個腦袋,那一雙眼睛賊溜溜的往里面瞄著。


  “嗯……”突然,一道極力克制的聲音傳了出來,鄭峰急忙轉移視線,看了過去。


  只見表嬸此刻果然在臥室的床,只不過她并沒有睡覺,也沒有玩手機,而是張開腿,小腳丫踩在床幫上,一雙白嫩的手伸向下面,眉頭緊鎖,秀梅輕蹙,那一雙美眸緊盯著某個地方,額頭上的汗水都是將睡裙給打濕。


  表嬸竟然是在拔黃瓜……表嬸正對準鄭峰這一邊,因為這一邊面朝陽光,看的更加清楚一些,拔起來也比較容易。


  表嬸的注意力都放在那黃瓜之上,根本沒有意識到窗口還有一雙眼睛正在偷看著她。


  “嗯……”表嬸倆只白嫩小手抓到黃瓜漏在外面的那一小節,使出全身力氣, 用力的拔著。


  鄭峰伴隨著表嬸的力度,嘴巴也跟著張大了幾分,他的眼睛盯著表嫂……鄭峰還從未見過這樣的女人,嘴巴頓時張的老大,心跳加速,都是快蹦到嗓子眼了。


  “啊……”表嬸又一次失敗了,她氣急敗壞的拍打著自己的身子,臉上滿是焦急和嬌羞之色。


  站在窗外的鄭峰看的心疼,看著那打的發紅的地方,他恨不得進去給表嬸撫慰一下,那么好的身子,說打就打,這端莊秀麗的表嬸也太暴躁了一些。


  沒幾分鐘,表嬸新的一輪拔河比賽又是開始了。


  這一次,表嬸想了個辦法,她將毛巾墊在手上,然后再抓到黃瓜,這樣就能夠防止打滑了。


  “嗯……”她用力拉扯著臉上又羞又急,那張精致的面容也是跟著變了形。


   小峰就在隔壁吃飯,必須盡快將黃瓜拿出來才是,不然的話,從此以后可怎么面對小峰。


  鄭峰站在窗口齜牙咧嘴,心中也是為她捏著一把汗,手握成拳頭,輕輕的捶打著窗臺面,心中直呼加油。


  “咔嚓。


  ”突然間,天不從人愿,或許是因為表嬸太過用力,又或者是用力不均勻,那黃瓜是拉出來了,但是只是拉出來少許,更多的還在那個地方,而且,暴露在外面的黃瓜比剛才的可要小不少,這一下,表嬸的那一雙小手都是難以抓到那黃瓜的把了。


  “哎呀……”表嬸先是一愣,隨即低頭一看,頓時嬌嗔一聲,小腳丫在床不斷的撲騰著,手中拔下來的黃瓜也不知道扔哪了。


  鄭峰心中大喊一聲我曹,這黃瓜也太娘的不給面子了,這個時候斷了……“叮咚。


  ”正當鄭峰為表嬸打抱不平時,他的手機突然間震動一下,發出一聲聲音,里面的表嬸這個時候也是抬起頭來,對上鄭峰那一雙眸子……四目相對,二人先是一愣,隨即一起驚慌了起來,表嬸更為激烈,她的瞳孔猛然擴大數倍,抓著黃瓜的小手捂著小口,緊跟著便是尖叫了起來,“啊——”“我曹……”鄭峰頓時面紅耳赤,直想找個地縫鉆進去,偷看別人竟然是被發現了。


  “刷。


  ”三十六計走為上,鄭峰一轉身便是想跑,大不了以后的飯菜自己解決,就算是頓頓吃土豆子也絕對不能來表嬸家了。


  “小峰——”突然間,還沒跑幾步,身后便是傳來了表嬸的呼喊聲。


  鄭峰疑惑的轉身,卻見表嬸正站在門口,臉蛋紅撲撲的像是快要滴出血來,那一雙手放在最關鍵的位置遮擋著那一處神秘的地方。


  “表嬸……我不是……對不起……”鄭峰以為表嬸是來找他麻煩的,手忙腳亂的解釋著,但是由于過度緊張,說出來的話也是牛頭不對馬嘴。


  “小峰,表嬸不是找你說這個事情的……”沒想到,表嬸看了一眼鄭峰,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無比羞澀,然后低了下去,小聲中帶著懇求,“小峰,你能不能幫幫表嬸……”“幫?”鄭峰一下子愣在了原地,眼睛不敢相信的看著表嬸,看著表嬸那嬌羞的像個小姑娘似的,鄭峰頓時心生疑慮。


  幫什么,該不會是讓自己幫她……“表嬸一個人……拿不出來……你幫幫表嬸……好不好……”表嬸紅著臉抬起頭來,艱難無比的說出這句話,然后貝齒輕咬著嘴唇,等待著陳峰的回答。


  “好……當然可以……”鄭峰有些木訥的點了點頭,鬼使神差的跟著表嬸進了屋子,當他回過神來時,他已經是和表嬸坐在了床上,而表嬸滿臉通紅的張開腿,露出了那一段黃瓜……“小峰,你看什么啊,快點幫表嬸啊……”見鄭峰半天沒反應,表嬸羞的脖子都紅了,那美麗的眸子中蒙上了一層水霧,似乎快要羞哭了。


  原本自己是算好了鄭峰來吃飯的時間的,而做飯的時候剛好是看見了黃瓜,一下子沒忍住,便是想要享受一番,結果卻是不料這個小子來的那么不是時候,一著急,往出一拉,整根黃瓜便是變成了半截。


  自己努力了半天都是沒有弄出來,加之當時陳峰還在一旁的屋子里面等著自己,時間久了難免會被懷疑,萬一再被看見了,那就更加尷尬了。


  讓她萬萬沒想到的是,在吃飯時那黃瓜不老實的蹭來蹭去,不小心發出來的聲音最終還是出賣了她用黃瓜安慰自己的事實。


  看著眼前鄭峰那一副手足無措的樣子,她內心深處也是升騰起一種異樣感,讓這樣單純的孩子,而且還是自己的侄子看見自己用黃瓜的一幕,實在是太羞恥了。


  可是現在,自己竟然是還得靠著侄子親手從那個地方將黃瓜拿出來,否則的話,讓老公看見了,那就更加的說不清了。


  “哦……哦……”鄭峰心煩意亂,聽見表嬸的聲音急忙回答道。


  可是當他眼睛放在那個地方上時,頓時是皺起了眉頭。


  那黃瓜在外面只漏出一點來,這該怎么下手啊?難不成自己要將手放在里面,然后抓到黃瓜往出拿嗎?不不不,這可是表嬸啊,一定不能這樣子做,可是除此之外,好像沒有更好的辦法了啊。


  鄭峰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那,這可是自己的表嬸啊,表嬸的身體竟然是被自己看的一清二楚,想起表嬸在這村子里面一直都是規規矩矩的,沒想到,也是個有需求的女人啊。


  表嬸那一張紅彤彤的臉蛋,和那害羞至極的表情,此刻看上去都是那么的可愛,這樣的女人,竟然是在家里面用黃瓜,實在是太浪費了,難道說,是表叔平時滿足不了她嗎?想到這里,鄭峰頓時有了反應,這要是自己親自來……鄭峰用力的晃了晃腦袋,將那些不好的東西甩出去。


  鄭峰啊鄭峰,這可是你的表嬸啊,你絕對不能在她身上打什么主意啊。


  “表嬸,我要拔了。


  ”鄭峰強行壓下內心的那一股邪火,認真的看向表嬸。


  表嬸羞的鎖骨都是顯露了出來,她輕抿的嘴唇,看了眼鄭峰,然后雙手扶著床,用力配合鄭峰,緊跟著脖子后仰,一副認命的模樣。


  她不知道,這樣一幅模樣對于鄭峰這樣初經人事的小男人來說,簡直就是殺手锏。


  “彭。


  ”鄭峰有了劇烈的反應,鄭峰倆只眼睛血紅血紅的,盯著表嬸那個地方,要不是有那個臭黃瓜在那里堵著,自己早就是拉開褲拉鏈撲上去了,管他娘的什么表嬸表姐,親戚不親戚的。


  想歸想,鄭峰低下頭,將手指順著那道邊緣伸了進去,表嬸好歹也結婚十來年了,那里也不像是剛開苞的一樣,所以很容易便是伸了進去。


  “啵——”鄭峰抓到了那根黃瓜,用力一拉,本以為能一次性拉出來,結果不想到表嬸那兒竟然是如同吸盤一般,那黃瓜是出來了一點,但是回去的更快。


  “哦——”表嬸被那黃瓜用力一撞,當即便是渾身顫抖一下,發出一聲極為消魂又要命的呼喊聲,那一張精致的臉蛋表情更是豐富多彩。


  “……”鄭峰頓時無奈了,這我幫你往出拉,你對它這么依依不舍的,我也沒招啊……那一聲“啵”表嬸聽得無比清晰,而自己也被那突如其來的感覺給整的喊了出來,表嬸頭都是快垂下去了,根本不敢看鄭峰的眼睛。


  “表嬸,你得放松身體,配合我啊,要不然,我怎么幫你啊……”鄭峰一邊說著話,一邊趁著自己的手還在表嬸的那個位置,不停的摸索著……能這么近距離看著表嬸的那個地方,還能親手光明正大的摸索的機會可不多,他得抓緊機會,這一刻,表嬸親戚都已經是成為了鄭峰快樂的根本,和外人整,那是生理,和親戚整,不光是生理爽快,連心理上都是無比的痛快。


  “哦……小峰……你的手……”表嬸那個地方被黃瓜裝得滿滿的,而侄子的大手又是在那個地方動來動去,那爽快的感覺如同閃電一般陣陣涌上心頭,讓她難以忍受,簡直快要叫出來了。


  “表嬸,我的手怎么了,不是你讓我幫你的嗎?”鄭峰看著表嬸眉頭緊皺的可愛模樣,手動的更加勤快了,而且,還朝著那個里面伸了進去……“砰砰砰。


  ”正當鄭峰準備更進一步時,門外突然間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臥槽,誰他么的這么會挑時間啊……”鄭峰眉頭頓時擠成一個疙瘩,嘴角抽搐著,他現在很想打人。


  “小峰,快點,把黃瓜給嬸子拿出去……”聽見門外的敲門聲,嬸子頓時也是驚慌了起來,她朝著門外看了一眼,隨即用懇求的目光看向鄭峰。


  “啵。


  ”其實鄭峰早就是抓到了那根黃瓜,這個時候輕微用力,便是將那黃瓜給拉了出來。


  但是門外的這個王八蛋是誰,他很想知道,然后狠狠的給他一拳,這個時候敲門 這不是壞自己好事嗎?看表嬸那表情和對男人渴望的程度,沒準黃瓜出來了,就該自己上了,現在好了,全泡湯了。


  “刷。


  ”表嬸來不及細想,急忙跳下床去,將睡裙往下一拉,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衣服,匆匆的跑了出去。


  “該死的王八蛋……”鄭峰腦門側面的太陽穴都是凸了起來,他爬上窗戶,朝著門口看去,他倒是要看看,是哪個王八蛋這么不是時候的來搗亂。


  “咔嚓。


  ”表嬸將大門打開,外面站著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男人身著一身迷彩裝,灰頭土臉的,身上骯臟無比。


  鄭峰一眼便是認出這個男人,平日里見了面還會打聲招呼,尊稱他一聲 黃叔,黃叔靠著給工地打工為生,他的表叔也和他一樣在那工地上。


  只不過,黃叔是個老實人,平時見了面也是笑呵呵的,今天卻是瞪著眸子,像是發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


  “哎呦,不好了,不好了,你家老鄭在工地出事了。


  ”黃叔滿頭大汗,滿臉的褶子全是汗水,整個人急的直跺腳。


  一聽表叔出了事,表嬸當即臉色便是大變了樣,那雙眸子中滿是急切,連忙問道,“怎么了?我們老鄭怎么了?”黃叔搖著頭擺擺手,拉著表嬸就要走,“別問了,別問了,趕緊走吧,一時半會也說不清楚,到了你就知道了。


  ”看黃叔那份焦急的模樣,表嬸也知道事不宜遲,她掙脫開黃叔的手,一邊朝著屋里跑,一邊說道,“你等等,我說點事就走。


  ”說罷,表嬸便是跑到了窗臺邊上,看著鄭峰叮囑道,“鄭峰,你表叔出事了,表嬸得過去看看,要是我晚上沒回來,你就自己把飯菜熱一熱吃吧,我先走了……”鄭峰連答話的機會都沒有,表嬸便是跟著黃叔跑了出去。


  “噗通。


  ”鄭峰趴在窗臺上盯著表嬸離去的地方,半晌,身體像是被抽干了一般,橫著躺在了表嬸的大床上,看著天花板陣陣發呆。


  好好的一次機會,早知道剛才就不該那么墨跡,直接把黃瓜拉出來自己整就對了,整的現在人也沒了,自己也無聊至極。


   于是她連忙求饒,“ 老孫,你是 乖寶寶,不可以這樣的,你松開我,快松開,弄疼我了……”老孫可不管這個,只管強行扯弄。


  怎么勸都勸不來,又怕襯衣被扯破, 趙倩只好羞聲答應。


  “喝喝喝,我讓你喝還 不行嘛!你別扯,再扯真該扯破了,我還怎么見人呀!”好不容易勸停了老孫粗暴的動作,趙倩這才羞紅著臉蛋兒,慢吞吞的把扣子給解開。


  雖然很羞,可是不解不行了,老孫會自己動手,還會出去哭喊,無論哪個她都受不了。


  所以最終實在沒辦法,張倩只好動用白皙小手把扣子全部解開,隨即又忐忑著心情,把貼身那件粉色蕾絲花邊的胸杯也給擼了上去。


  下一瞬,那兩蓬嬌媚的迷人傲嬌,猛地一下子彈了出來,在趙倩身前顫顫……老孫不是沒見過女人胸前,但像是趙倩這么嬌媚飽滿而又鮮嫩的,真是頭一次見。


  可以這么說,他現在腦海中都沒有了任何的念想,全都被趙倩那兩蓬嬌媚給填充了。


  看到老孫這么震撼的樣子,趙倩在嬌羞之余,心里竟還有些忍不住的小驕傲。


  她很難不驕傲,連傻子都被她這給誘惑到了,這比什么樣的贊美都讓她喜歡!可就在趙倩品味著這種小驕傲的時候,老孫卻猛地一頭撲了上去,狠狠的吻弄著感受著,放縱著心頭的欲望,盡享快活與愜意。


  可趙倩卻是慘了,她哪有經歷過這樣的架勢,簡直玩的太狠了。


  尤其是老孫的舌頭,還不停的撥弄著她那,直撥弄的她嬌軀都發顫,身下更是感覺到發燙。


  那種燙不是病態的,而是一種充血的亢奮,她瞬間就被老孫給撩出興致來了。


  甚至有那么一瞬間,她都有種讓老孫進去的沖動。


  只不過趙倩終究沒有把這種沖動說出口,畢竟她是有丈夫的女人,不可以那樣的。


  于是強忍著心頭沖動,強忍著老孫帶 給她的欲望撩撥,她在嬌息急促中艱難的說道:“乖寶寶,你現在相信我說的了嗎?我這真、真沒有 奶奶的,我不騙你。


  ”“來,你放開我,我幫你去拿奶奶,我幫你去拿……”老孫當然知道趙倩沒有騙自己,可他更知道自己是在裝傻騙趙倩,圖謀的是趙倩身子!眼下好不容易親吻到趙倩那對夢寐以求的寶貝兒了,他舍得撒手?除非他真傻!所以他非但不撒手,反倒還吃著左邊的,揉捏起右邊的,直把人趙倩折騰的嬌聲迷離。


  “老孫,老孫不要這樣,我好難受,你吃的我好難受,不要了,我不要了……”趙倩的旖旎央求,讓老孫欲焰更旺盛了,他哪還管趙倩要不要,閑著的那只手掌都湊向了趙倩裹在黑色絲襪里的修長玉腿上,眼下他渴望得到的只有更多!可就在觸碰到那條溫潤的絲襪玉腿時,突然,老孫(故事網)感受到在趙倩大腿處,竟然有些濕潤。


  他當時就驚艷了,趙倩也太敏感了吧,才這樣而已,竟然就把大腿處的絲襪都弄濕了?與此同時,他也有了新的主意,他決定當傻子,放棄趙倩的身前!見老孫突然放棄了對自己胸前的愛撫與吻弄,趙倩暗暗松了口氣,慶幸逃過一劫。


  可哪成想,下一瞬老孫竟然留給她句話后,就忽地消失了——老孫說,“難怪沒有奶奶呢,原來都從這里漏出來了呀!”趙倩當時就反應過來了,她哪 漏水,她自己還不知道嘛!低頭的瞬間,她也看到了老孫的身影。


  老孫不是突然消失了,而是于瞬間蹲下身子,把她的短裙給掀開了!這一刻,趙倩甚至都能清楚看到自己的黑色絲襪跟里面那條白色小褲上,濕潤的痕跡!她當時就羞瘋了,連忙伸手抱住了老孫想要湊上去的腦袋。


  “乖寶寶,乖寶寶你聽我說,這不是漏出的奶奶,是我、是我漏水了,就跟水缸破了小窟窿一樣,是漏水了,不是奶奶,你別吃!”盡管這解釋很羞人,可是趙倩真沒辦法了,她總不好說是剛才自己被老孫吃到有反應了。


  而老孫聽到趙倩的解釋后,也頓時表現的恍然大悟,隨即很聽話的站起身來,再次吻弄上了趙倩的胸前嬌媚,重新給予她愛的刺激。


  雖然很撩人、很勾魂、很起性,還是這總好過被老孫吃到那里。


  所以趙倩也就默許了老孫的這種行為,畢竟吃的還是……有些小舒服的。


  心里羞羞的這么想著,趙倩也就情不自禁的伸出手,輕輕愛撫起老孫強健的身軀。


  這樣的身軀,真是充滿了力量呢!如果愛愛起來的時候,配合那種暴躁的猙獰,一定會很舒服吧?這時候的趙倩,被老孫撩的幾乎都沒有了理智,忍不住地幻想起做那種事情的快活。


  可就在她幻想正美的時候,突然間,絲襪和小褲的脫離身體,將她從美夢幻想中驚醒。


  趙倩當時就驚羞到不行,隨即更是害怕到不行,因為她發現老孫竟然把褲子褪下來了。


  那倔強的猙獰,正暴躁的挑動著她那兒,本就敏感的厲害,又被老孫挑動,趙倩都羞瘋了!她忙死命的掙扎,可是她那點力氣根本逃不脫老孫的束縛。


  因而她只能急聲說道:“老孫,老孫你要干什么?我生氣了,我要打你屁股!”老孫卻顯得很委屈,“別打我屁股,我就想把你漏水的地方給堵上,我覺得我這剛好合適。


  ”原來是這樣,不是情欲的沖動,可這也不行呀!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進去就是犯錯,就是那種行為的完成,絕對不能這樣的!于是趙倩再次羞急的說道:“老孫,你是乖寶寶,你別……啊!”都不等趙倩說完的,一條白皙修長的玉腿就被老孫給強行掰了開來。


  緊隨其后的,老孫更是挺著身下暴躁猙獰,直奔她那桃花源去了。


  趙倩當時就羞慌到瞪大了眼睛,含著哭腔喊道:“老孫,不要,不要進來,不要啊!!!”老孫才不管這個呢,他現在就一門心思,除了進入趙倩嬌媚的身子,他什么都不想!因而在趙倩嬌羞的求饒聲聲中,他暴躁縱挺腰身,狠狠一下子攮了上去。


  也正是這一下子,換來了趙倩嬌媚又痛苦的聲音——“啊,疼、疼……”趙倩旖旎的嬌媚聲,真是要把老孫給活活 迷死了。


  趙倩旖旎的嬌媚聲,真是要把老孫給活活迷死了。


  不過迷死之前他還是有個問題想問問趙倩,他剛才沒攮好,貼著趙倩那兒過去了,她疼啥?只是他是個‘傻子’,這種事情不好問出口。


  好在也不等他問,趙倩就在痛楚中將他給一把推開,隨即伸手摸向了背后。


  下一瞬,有只筆被她給摸了出來,原來是硌著后背了……了解了趙倩喊痛的原因后,老孫再次撲向她,準備給予她愛的沖擊。


  可就在這時候,趙倩卻突然‘噗’的一下,把右手中指給整個塞進去了。


  這一幕,直接把老孫給看了個目瞪口呆,滿眼懵壁,完全不明白趙倩在干什么。


  而隨后,趙倩也羞紅著臉作出了解釋,“我自己堵住了,不用你,我好了。


  ”老孫要爆炸了,是欲火憋的要爆炸,也是被趙倩給氣的要爆炸。


  這不是欺負人嘛這不是,你當著男人的面,拿自己手指戳進去,笑話誰不行呢?!可回想起自己是個傻子的身份后,老孫釋然了,他了解了趙倩這種舉動的原因。


  既然他說趙倩漏水,那么趙倩就用手指堵住嘛,沒毛病,不用他堵了。


  反正在趙倩看來,只要不讓老孫進去,就不算是背叛丈夫。


     閱讀提示:女為悅己者容,可是很多懶惰的男人漸漸的把眼睛都對準了其它美女,自己的愛人可能為了你換了好幾件衣服了,你卻視而不見,這樣,女人會很傷心的。


  熱戀 秘笈:10件小事輕松贏得她的芳心  1、夾一筷子菜給她  這事簡直微不足道,但是你知道嗎?我每次看到有男生給 女孩子夾菜,都覺得特別美好,女人生來就是用來疼愛的,吃飯這樣的每天必做的事情最能考驗一個男人的耐心了,如果你足夠愛一個女人,那么不要忘記,吃飯時第一筷子菜先給她。


    2、出差時寄花或者明信片給她  心理專家胡鄧老師有一次帶著 妻子來參加我的節目,說到他們愛情保鮮的秘笈, 很重要的一項就是胡鄧先生每次出差都會給妻子寫明信片,還會寄花到妻子的單位,讓身邊的朋友羨慕不已,雖然愛情是給自己感受的,但是多一點羨慕的目光也沒什么不好。


    3、總是幫她 開門  特別害怕那一種男人,自顧自往前走,從不給女人開門,他以為這叫“爺們”,可是我真的覺得一個女孩子和男友約會,結果男友自己開門出去了,關回來的門差點打到女生臉上,這是一件多么“不爺們”的事情啊。


  所以,喜歡她,就要在乎她的感受,永遠在前面幫她開門。


  熱戀秘笈:10件小事輕松贏得她的芳心(圖)  4、很花心思的學一道她喜歡吃的菜  都說要拴住一個男人的心,首先要拴住他的胃。


  其實女人也是一樣的道理,要想讓她死心塌地,會做她喜歡的味道的菜很重要啊。


    5、有一首歌只唱給她一個人聽  這個年代,歌曲太多了,每周的新歌讓我們看不過來,可是在你的心里會不會有一首歌是“專屬VIP”,只給一個人留著,只有她在的時候才唱,這事想著都覺得浪漫無比。


    6、為她的生日花了點 小心思  女孩子對生日的重視程度不亞于對愛情,因為年齡的增長總會讓她們無比恐懼,所以女人的生日是讓她記住你的好時候,花點小心思,不要花很多錢,就可以讓女孩子記掛很久,比如用蠟燭擺一個字,比如寫一封長信,真的就是小心思就足夠了。


    7、用勁兒的擁抱她  有調查顯示,女孩子會更喜歡那個緊緊擁抱她的那個男人,這不但體現了力量感,還會讓女人覺得很踏實,緊緊地擁抱,享受那種快窒息的感覺。


  熱戀秘笈:10件小事輕松贏得她的芳心(圖)  8、求婚  每個女孩子都會幻想自己的求婚儀式,但是很多笨男人總是忙來忙去把這事給忘記了,當然還有很多情況是男人覺得不求婚你也是我的,所以,所以,但是如果你真的很愛她,那么不要讓你們的情感世界中有缺憾,求婚,這本來就是男人的分內事。


    9、贊美她,哪怕你們已經結婚很久了  女為悅己者容,可是很多懶惰的男人漸漸的把眼睛都對準了其它美女,自己的愛人可能為了你換了好幾件衣服了,你卻視而不見,這樣,女人會很傷心的。


    10、主動說“我愛你!”  這句話真的很重要,很重要,最好自己說,主動說,一個經常和心愛的女人說“我愛你”的男人,常常會被這個女人深深的記住,然后愛上。


  女人其實也不想老是問“你愛我嗎?”可是男孩子老不說,咱不問也不行啊。


  愛她,就告訴她!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博)
https://xiaomifengok.weebly.com/8211211.html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1244812.html
https://twqwetrtfcvvgf.weebly.com/2358414.html
https://twugjyhjiolkm.weebly.com/8942355.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7104733.html
https://twzxcvbnmko.weebly.com/7858831.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7633455.html
https://twfghrtwefdsf.weebly.com/4534986.html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7842223.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27728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