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跳蛋有什么用 >

成人 中文 動漫

成人 中文 動漫


“你看看吧?這狗都病了有幾個月了,動都不愛動,食也不怎么吃,一天只喝水,還脫毛,眼睛還發紅。


  要不是我這次回來發現了,我媽都準備給它勒死吃肉了。


  ” 二胖家里,二胖指著趴在角落里的大黃說著。


  “不吃食,只喝水…..”小 獸醫檢查著無精打采的大黃,發現狗身上有些低燒。


  “這些癥狀 在我爺爺留給我的醫書里有過記載啊,莫非是狗胃里長了狗寶?”小獸醫喃喃自語道。


  “狗寶?啥狗寶?朝鮮咸菜嗎?”二胖撓著腦袋問道。


  “不是啊,你個吃貨!狗寶是狗胃里生成的一種結石,是一種珍貴的中藥材。


  ” 趙本嚴敲了下二胖的頭回答著。


  “在胃里面呢啊!那怎么拿出來啊?難道真要把大黃開膛破肚,那它不是死定了?”二胖帶著哭腔地說。


  “那倒未必,不過大黃需要我給它做一次手術把它胃里的狗寶取出來,當然這種手術還是有相當大的風險,不過如果不做手術的話,我估計大黃也活不過一個星期了。


  怎么樣?是看著它在你面前慢慢死去還是讓它做一次手術拼一下?”趙本嚴一本正經地問道。


  “嗯……本嚴,我看這也沒啥好選擇的了,我把大黃交給你了,我對你有信心!”二胖稍微停頓了一下斬釘截鐵回答說。


  因為天色已經擦黑了,而且這狗動完手術還得需要換藥拆線什么的,所以小獸醫和二胖用小車把已經虛弱地走不動路的大黃運回了趙本嚴的小獸醫站。


  次日天明,二胖一早就早早來到獸醫站協助趙本嚴把已經麻醉的大黃抬到獸醫站的臺子上,開始給狗動手術。


  忙乎了整整近兩個小時,滿頭大汗的趙本嚴順利地大黃胃里的結石狗寶成功取出,并將刀口縫合好,讓狗躺在籠子里慢慢蘇醒休養。


  “這…..這塊石頭,就是你說的那個狗寶?”望著小瓶子里一塊灰白(名人哲理故事)色的橢圓形石塊,二胖迷惑地問道。


  “應該就是這玩意吧?我也不是很確定,我只在醫書上看到過。


  ”趙本嚴一邊洗著手一邊回答道。


  “那….那這玩意用什么用啊?值錢嗎?”“根據我爺爺的醫書上說,這東西能夠治療胸悶脹氣,疔瘡,甚至食道癌胃癌都能有療效,應該很值錢吧?但是具體值多少我也說不清楚,狗是你的,這東西也應該是你的,一會你把它帶走吧。


  ”趙本嚴擦了擦手平靜地說。


  “那怎么行?這東西你費了老大勁從大黃肚子里取出來的,再說我對這玩意一竅不通,在我手里也就一文不值,還是放在 你這吧,萬一將來能用來救人那該是件多好的事啊!”二胖擦了把臉上汗水憨厚地說。


  “呦!看不出來你這覺悟還挺高的!”趙本嚴有些激動地拍了下好友的肩膀。


  “不過你要是靠這東西賺了錢,可別忘了分二胖我一份哦!”“放心吧,少不了你的!”“誰啊?咱們村誰的覺悟高啊,我咋不知道呢?”一個嬌俏的聲音打斷了兩個小伙子的攀談,一身休閑的打扮的 孟曉華出現在獸醫站的門口。


  “曉華,你來找我看病啊?”一見是昨天體檢的孟曉華,小獸醫頓時眼睛亮了起來。


  “曉華找你個獸醫看什么病?”一頭霧水二胖在一旁疑惑地問。


  “那個……二胖我記得你出來時候灶上還燉著紅燒肉呢!你還不趕緊回去看看,別都粘鍋了!”趙本嚴一邊胡說八道著一邊用手推著二胖向門口走去。


  “什么……紅燒肉……我也不會做飯啊?”二胖被推得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過看著趙本嚴擠眉弄眼的樣子也只好嘟嘟囔囔地離去。


  見二胖走遠,小獸醫趕忙關上獸醫站的房門,笑嘻嘻地看著眼前明艷動人的孟曉華。


  “拿出來!”孟曉華伸出一只蔥白一樣的嫩手,面帶微笑地說著。


  “啥……啥啊?”趙本嚴故作不解地撓撓頭。


  “還裝傻!就是你昨天藏的東西啊?”“昨天?我藏什么東西了?”小獸醫繼續裝傻充愣。


  “哼!就是…..就是昨天體檢時候被你脫下來的我那條 內內!”孟曉華被氣得小臉通紅,兩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死死盯著小獸醫。


  “哦!就是那條藍色的內內啊,你倒是早說啊!來,你和我進里屋我拿出給你。


  ”出乎 女孩的意料,趙本嚴似乎極為配合地給她找內內。


  “給你,拿著!”一頓翻找之后小獸醫把藏在枕頭下面的內內翻出來遞給孟曉華。


  “這…..這怎么弄的?”看著被弄成一團滿是褶皺臟兮兮的內內,而且上面還有已經干涸的黏兮兮白色液體,散發著一股雞蛋清的濃濃腥味。


  “呀!!!臟死了!”孟曉華大叫一聲直接把自己的內內扔到地上。


  “別扔啊!我不過是昨晚用過之后忘了洗而已,洗洗還是很干凈的。


  ”趙本嚴愛惜地把扔到地上的內內撿了起來,又收了起來。


  “變態小色狼,這女孩內內有什么好收藏的?”曉華看著小獸醫眨了眨大眼睛問道。


  “當然好了,你身上的東西都好,都香香的。


  ”趙本嚴的回答讓女孩心中升起一絲莫名的感動。


  “真有那么好?那…..那我就…..就再送一條給你好了。


  ”說話間, 少女羞澀地轉過頭去,把雙手從淡黃色休閑長裙的下擺里伸了進去,在裙內一番擺弄后從自己雙腿間把一條純白色的棉質內內褪了下來,遞給小獸醫。


  這還真是一個特殊的禮物。


  看著手上留有女孩芬芳體香的內內,趙本嚴有些失態地放到自己的鼻間用力地嗅了嗅。


  “傻呀你!我人在這,你…..你還聞什么褲頭啊!”女孩烏黑深邃的眼眸帶著笑意向小獸醫眨了眨眼。


  孟曉華的話讓趙本嚴吞了口口水,猶豫了下才說:“那……那咱們接續昨天未完成的 身體檢查吧?”少女撩了一下自己額前的劉海,露出了嬌媚和害羞的微笑,女孩子輕輕一提長裙露出那白嫩滾圓的小腿如同秋藕一般,緩慢地翻身坐到炕上,如同昨天般那樣平躺在小獸醫面前,就好似一朵含苞待放的鮮花一副任君采摘的樣子。


  “那……那我今天從你的…..你的乳那個腺開始檢查好嗎?”趙本嚴磕磕巴巴的說著。


  孟曉華微閉著飽含春水的一雙秀目,微微點了點頭以示同意。


  趙本嚴顫顫巍巍的伸出自己的一雙大手,扶到孟曉華上面的那一件土黃色的卡其布襯衫上,雖然隔著衣料,但少女兩團傲然挺立的豐滿那出色彈性還是讓小獸醫手指一顫。


  趙本嚴如同像剛才給大黃做手術一般,小心翼翼地解開女孩胸前的紐扣,一件乳白色的小衣赫然印入他的眼簾。


  尤其是小衣上沿露出那對半個月亮讓小獸醫的目光根本無法移開。


  “光用看的就能檢查出什么毛病嗎?”半晌,孟曉華微微睜開杏眼,飽含春意地微笑著問趙本嚴。


  “啊……當然不行,醫生檢查還得用手摸的。


  ”趙本嚴結結巴巴的回答道,心里也鼓足勇氣把一對小狼爪伸向女孩那對飽滿。


  指間美妙的觸感令小獸醫流連忘返,而少女那對被賦予哺育生命職責的神圣之物也在趙本嚴雙手的下不斷變化著形狀。


  “嗯…….”胸部被趙本嚴帶來的奇妙刺激,讓孟曉華的臉色更加緋紅,鼻息間也不自然哼出誘人的嬌喘。


  其實她昨天回到家里也是一夜沒睡好,一閉上眼,腦子中就滿是昨天在小獸醫那個狗窩里被趙本嚴檢查身體的畫面。


  二十年來第一次被其他異性如此近距離的觀察自己的那些地方,而且還是被從小她欺負到大的小獸醫,想想就羞的要死。


  可是害臊歸害臊,少女的心中卻也升起了一股異樣的興奮,當然孟曉華自己肯定不會承認這就是春情萌動了。


  不過心中掙扎了一個上午,孟曉華還是按捺不住躁動的春心,以找這個色狼小獸醫討要內內的為借口,跑到趙本嚴這里堂而皇之地接受第二次體檢。


  當然此時的趙本嚴完全不了解少女心中的奇妙心思,他的注意力已經完全被十指間的那份溫存和軟潤所牢牢吸引。


  而在小獸醫帶有中醫按摩手法的觸碰下,那對傲然的挺立也似乎變得更加緊致和堅挺。


  在隔著小衣給胸部按摩了十幾分鐘后,趙本嚴雙手下滑到少女纖細的腰間,繼續開始在女孩的腹部開始按摩和檢查。


  “怎么樣?我那里有什么問題嗎?”孟曉華含羞地問道。


  “沒啥大問題,沒有硬塊和肌瘤什么的,發育的也挺好,估計將來給你孩子的奶水能挺足的。


  ”小獸醫的回答讓少女羞得兩邊的臉頰泛起一抹淡淡的紅暈,索性閉上美目任由眼前的小色狼胡作非為。


  “嗯,身體的主要臟器也沒什么問題,下面我還需要再檢查你一次上次沒有檢查完地方,你沒意見吧?”在按摩了一陣腰腹之后,趙本嚴又將目光移動到了女孩長裙下的兩腿之間。


  “嗯,不過你不許胡來!”孟曉華垂著著頭,臉紅紅的,兩只小腳不住地在磨蹭著,以掩飾自己心中已經被勾搭出來的欲火。


  “放心吧,和昨天約定一樣,我要是占你的便宜我就是狗!”小獸醫嘴上雖然承諾得痛快,可是某個地方變大了許多,早暴露他的狼子野心。


  趙本嚴麻利地把孟曉華雙腿間的黃色長裙向上一推到腰間,由于剛才內內已經孟曉華自己脫下,裙內已然是真空,所以少女那絕美的風景帶就再一次呈現在小獸醫色瞇瞇的眼神下。


  趙本嚴看了個十足之后,把臉湊了上去。


  “啊………..”孟曉華如遭電擊般的被刺激的弓起雪白的嬌軀,一張嬌艷的櫻桃小嘴大大的張開著,雙手死死掐住趙本嚴炕上的被褥,豐盈的雪腿也死死夾住小獸醫的腦袋,不知是想阻止他繼續還是不想讓他離開。


  不過這一切都沒有影響到趙本嚴后續的行動。


  孟曉華如同一個溺水的人剛剛被救上陸地,張著嬌艷的紅唇劇烈的喘息著,被解開的衣襟的胸脯也不停地上下劇烈起伏著,整個身體也緊繃繃的如同一張被拉滿弓隨時會斷線的弓。


  小獸醫檢查了五六分鐘后,女孩突然在喉嚨深處發出一聲震撼心靈的吶喊…….趙本嚴震驚了,他沒想到這女孩竟然就這么達到了快樂的巔峰。


  “你…….你沒事吧?”孟曉華悄聲的問趙本嚴,只是自己的俏臉紅的如同煮熟的螃蟹殼。


  “沒……沒事啊!就當洗臉了!”趙本嚴抹了一把自己臉上的體液,渾然不以為意。


  “呀!你那里沒安好心!”一直閉眼的享受的少女發覺趙本嚴身體的變化,玉手一指趙本嚴隆起老高的褲襠尖害羞地道。


  “這沒什么啊?我作為一個正常的青年男性,看到你這樣的美女有這種生理反應都是正常的啊!”趙本嚴恬不知恥地解釋著。


  “哼!我有那么美嗎?那你倒是說說是我漂亮還是我鑫月嫂子漂亮?”孟曉華坐起身來,整理了下長裙和被解開的卡其布襯衫笑盈盈地問著。


  “嗯……我不想說謊騙你,說真的你們兩個都很漂亮,不過你鑫月嫂子像一只成熟的水蜜桃而你更像一個剛剛泛紅的蘋果。


  ”小獸醫想了想回答道。


  “切!嘴還挺甜的,那你更喜歡檢查我們誰的身體?”孟曉華不依不饒地追問道。


  “嗯,都挺喜歡的…..不過更喜歡檢查你的多一些!”趙本嚴嘻嘻哈哈地說著。


  “哼!不信。


  ”少女如月般的鳳眉向上一挑,盯著小獸醫支得老高的地方,小嘴一撇說道:“我都被你看光了,也該讓我看看你的吧?”不會吧,居然還有這等好事。


  小獸醫不能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盯著眼前兩小無猜的玩伴。


  “怎么?不愿意讓我看啊?不讓看就算了……”孟曉華雙頰一紅,起身來就欲走出去。


  “讓看,讓看…..別走啊曉華!你看你看!”說話間趙本嚴伸手去拉女孩的手,另一只手則麻利地褪下自己的褲子。


  “啊!好丑啊!”孟曉華轉身一眼就看見小獸醫那地方,連忙用雙手捂住雙眼,只是手指間的縫隙足以讓她清楚看到趙本嚴的身體。


  “那里丑了啊?你忘了小時候你還用手彈過它呢,這才幾年沒見就嫌人家丑了啊?”小獸醫不滿地晃著雙腿。


  “呀!難看死了。


  小時候那東西粉粉白白的像個小肉蟲子似的多可愛啊,哪像現在疤疤癩癩黑紅黑紅的。


  ”孟曉華一邊偷瞄著趙本嚴的下身一邊繼續取笑著小獸醫的家伙。


  “小時候那東西只能尿尿,哪像現在能做的事情多了,不信你摸摸看?”趙本嚴繼續晃動著象鼻子,把身體往女孩身前一送。


  “能……..還能做什么?”少女紅著臉探出一只小手伸向小獸醫那地方,不過春筍般的白嫩手指剛一觸,就被嚇得趕緊抽離。


  “不用怕,多多摸摸它!你就會愛上它的!”趙本嚴像引誘小白兔開門的大灰狼一樣,循循誘導著孟曉華,用自己的手抓住女孩的小手重新按到自己的那團熱情如火地方。


  “呀!它還會跳動呢!”“哦……好棒啊!前后動一動……對就是這樣……嗯,舒服!”趙本嚴用手抓著女孩的小手不停地動著,很快即便不用他主動引導,孟曉華也能自動動作了起來。


  一時間,如同昨天一樣,趙本嚴小小的臥室里又充滿青年男女間熱情如火的青春沖動。


  ………..“本嚴啊!本嚴!”咚咚咚,伴隨著一陣敲門聲,一個渾厚的中年 男人聲音在緊閉的門外響起。


  “啊…….是村長!”正在緊關節要時候的趙本嚴本來就已經到了強弩之末,再被村長孟 大慶聲音驚嚇。


  小獸醫就感到自己的后背一麻,竟然弄得少女紅紅的俏臉上到處都是。


  “哎呀……你瞧你弄得到處都是,怎么收拾啊?”孟曉華小聲埋怨著,快速用手擦拭著臉上的體液殘留。


  “啊啊…..不好意思啊,我出去看看村長來找我有什么事?你躲在里面別出來啊!”趙本嚴一邊提著褲子一邊小聲交代著。


  “來了……來了…..孟村長找我有什么事啊?”關好里間的房門,小獸醫吱呀一聲打開外面的大門,笑著對門外的孟大慶說著。


  “啊,本嚴啊,這大熱天的怎么把門還給關上了,就你這小獸醫站還怕有人偷你的不成?”孟大慶大大咧咧地坐到外面屋的椅子上,兩只眼睛嘰里咕嚕四處亂轉,盯著趙本嚴緊閉的里間屋門看個不停。


  “啊!沒什么,剛才上午給二胖家的狗大黃做了個手術,有點累了想睡覺,又嫌外面有時候過拖拉機太吵就把門給關上了!”小獸醫眼睛不眨地編著瞎話。


  “哦!對了本嚴,昨天我家母豬難產是你小子幫我家里的把小豬仔生下來的,還真的得好好謝謝你啊!”孟大慶眼珠一轉笑著說。


  “看您說的,我打小就沒少受村里鄉親的照應,做這點事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小獸醫也虛與委蛇的客氣著。


  “呵呵,你說的倒也沒錯。


  對了我這次過來除了表示感謝以外,還有點事麻煩你?”“嗯?什么事啊?孟村長?”“我想問問你,你給母驢母馬用的那個讓它們那個的藥,給 女人用,好不好使啊?”孟大慶突然神秘兮兮地低聲問道。


  “這………這種藥用在牲口身上的,對人用的話也應該肯定有效,只是不知道會不會有什么毒副作用啊?孟村長您是準備…….”躊躇了半天,小獸醫猶猶豫豫地說著。


  “哦,有用就中有用就中。


  啊,小趙你別誤會,這不是嗎?我那個老婆子年齡大了呀,可我身體還成啊,想和她過點夫妻生活吧,她總是沒啥感覺的,所以啊我才跟你打聽一下,琢磨著給她也少用一點,多多少少也能增添點情趣不是?”孟大慶哈哈一笑地解釋著。


  “ 他媽的我信你才怪呢?那天在二杏身上自己都說了好幾年沒碰你家的李素蘭了,現在到我這打聽獸藥指不定要禍害誰家媳婦呢?”不過趙本嚴心里這么想著,嘴上卻哼哼哈哈地點頭稱是。


  “哎呀!我想起來了,上次我給周嬸家的驢治完病,那藥就用完了,這幾天也忙一直沒來得及去鎮上再買啊。


  ”小獸醫雖然不知道這孟大慶想把獸藥給誰的身上用,但是也絕不想為虎作倀,自然找個理由蒙混了過去。


  “哦…..哦,那算啦,我們老夫老妻的少過幾次房事也算不得什么,下次有機會再找你弄點。


  ”孟大慶笑著打著哈哈,忽然眼睛一轉又盯住了趙本嚴里間的緊閉的房門。


  “我說本嚴啊,你今年也有二十了吧?按說也是到了該找個媳婦的年紀了,不過你這條件也確實差了點,但是沒關系你只要在村里老老實實本本分分地當好你的獸醫,你孟叔我指定給尋摸一家不錯的姑娘。


  但如果我要是聽說你要是偷偷地在村里勾搭誰家的大姑娘小媳婦的話,可別說你孟叔到時候對你小子不客氣。


  ”說著話,孟大慶一雙陰鷙的眸子射向趙本嚴,眼神中充滿里警告的意味。


  “瞧您說的,我這窮的叮當亂響的,誰家姑娘能愿意被我勾搭啊?”趙本嚴心中雖然大罵,但臉上還是一副賠笑的樣子。


  “你知道就好!好了,我也不打擾你午休了,我再出去到村里轉轉。


  ”“孟村長,您慢走!”見孟大慶漸行漸遠,小獸醫掩上大門,又趕緊回到剛才他和孟曉華親熱溫存的里間臥室。


  “曉華,剛才那個老王八蛋的話你都聽見了嗎?”“怎么聽不見?他就是嚇唬人呢,咋啦?你害怕啦?”“害怕倒不至于,只是強龍還不壓地頭蛇,尤其是像他這種惡霸小人還是盡量少招惹為妙。


  ”“你這說得倒是沒錯,好了天色也不早了,我出來這么久,家里也該著急了,我得回去了。


  ”孟曉華整理好衣裙起身準備出去。


  “哎…..我們的體檢還沒結束呢??”趙本嚴有些不舍地去拉少女的手。


  “這體檢啊,留著下一次再檢查吧。


  呵呵…..”孟曉華抽離了小獸醫的狼爪,發出一串銀鈴般的笑聲,俏生生的臉龐帶著紅暈一邊走一邊跳的離開了他的趙家獸醫站。


  “唉……..”趙本嚴口打唉聲,不過雖然沒和青梅竹馬的孟曉華真的發生什么,但畢竟也是在那女孩的手上打出了一發,想想也是夠刺激的了。


  他搖了搖頭,給籠子里的已經蘇醒過來的大黃喂了點食物和消炎藥,搬了把陳舊的搖椅坐到院子里一邊看著爺爺留給他的醫書一邊納著涼。


  ……….休息了一會兒,趙本嚴突然想起上次去劉鑫月那兒看病,她說她家里的騾子這幾天一直在鬧肚子,讓他開點獸藥,只是這兩天又是給孟曉華檢查身體又是給難產母豬接生還給狗開刀動手術的,早就把這事給忘到腦后了。


  他敲了敲自己的腦殼進屋開始翻找治療拉肚子的獸藥。


  五分鐘后,帶好藥品的小獸醫來到村中孟廣發家的院子外面,正準備敲門卻隔著欄桿發現村長孟大慶的摩托車正停在院子里。


  “這老王八蛋又跑鑫月嫂子這來干什么了?”心中好奇,趙本嚴放下準備敲門舉起的手,躡手躡腳地轉到院子側面。


  孟廣發家里的院墻大概一米八高,不過這攔不住小獸醫,其實他從小在爺爺的培養下趙本嚴的輕功可是相當有二下的,只是爺爺告誡他,不到迫不得已千萬不要示人。


  趙本嚴輕輕一縱,單手扶住墻頭,身體如同隨風柳葉般輕飄飄地落入院內,緊接著身體靠住房間的外墻隱住身形,探著頭向客廳里望去。


  “鑫月,你看你,都是自己家的親戚你還和我客氣啥啊?”果然那個老不羞的孟大慶端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沖著背對著他正在忙著切水果的鑫月大大咧咧地說著話。


  “叔,你平時沒少了照顧我們家廣發,你來做客我這當侄媳婦哪能不招待您一下呢!”劉鑫月窈窕的身姿晃動著切著案板上的水果。


  突然,小獸醫發現就在鑫月嫂子背對著孟大慶忙乎切水果的工夫,那個老家伙忽然從兜里掏出一個小紙包打開,把里面一堆粉末似的東西倒入了茶幾上兩個水杯中的一個!“這老王八蛋想干什么?難道他想對鑫月嫂子下手?可是那可是他的親侄媳婦啊,人怎么能這么畜生呢?”趙本嚴心中來回閃著各種念頭,不過身體卻一動不動地躲在墻后觀察著客廳里的情況。


  “來,大慶叔吃水果!”鑫月此時切好了滿滿一大盤各種水果,還擺出各種可愛的造型端到了茶幾上。


  “呦,侄媳婦你這手可真巧啊!讓我瞧瞧!”趁著鑫月往茶幾上放水果盤子的一瞬間,老流氓孟大慶居然伸出大手去抓侄媳婦的雪白的手指。


  “啊!”鑫月受到驚嚇,趕忙縮手回去。


  “嘿嘿…..還不好意思了,讓叔看看又少不了一塊肉。


  ”孟大慶粗鄙地哈哈一笑,不過眼珠一轉雙手舉起茶幾上的兩杯水,把下了藥的那杯遞給鑫月說道:“剛才是叔不對了,來!咱們以茶代酒叔敬你一杯,給你陪個不是!” 那一個胖女人也不例外,而且還喝得十分豪爽,看樣子酒量十分的好。


  酒過三巡,飯過五味,時間過得很快,一眾人都沒有什么感覺,就發現已經過了兩個小時。


  而大家之所以去看表,也是因為有的人喝醉了,所以才去看的表,沒想到時間竟然過得這樣的快。


  一開始夸下海口的老劉,現在已經喝的伶仃大醉,一只手拿著酒瓶,一只手摟著那個胖女人。


  “二丫啊,我這輩子就是遇到你太遲,如果我早點遇(是男人就把她搞大)到你的話,我一定會把你給娶回家, 說不定我們現在孩子都會打醬油了,不不不不不,說不定現在孩子都已經上大學了。


  ”老劉說著還自顧自的大笑。


  二丫聽著還表現的很高興:“是呀劉哥,要是我早遇到你的話我早就嫁給你了。


  ” 老趙看著大家這種,心想今天估計也回不了家了,于是別在飯店開了幾個房間,然后把大家都安頓在了里邊,但是老趙卻不想住酒店,于是便找了一個借口離開。


  在回家的路上,老趙還想著自己的燈泡生意,心想自己的能力 真的是強,如果按照這個勢頭發展,說不定自己,那就可以在市里的富豪榜上排上名了。


  想到這兒,老趙自己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畢竟這是十分可笑的想法,市里面還是有很多厲害的人,自己哪有這么容易就可以排上富豪榜。


  不過如果真的按照這個勢頭發展,上富豪榜還真的只是一個時間問題,所以老趙想到這里,又是嘿嘿的傻笑心里別提有多高興了。


  正巧在 這個時候,老趙經過一家酒吧門口,這個酒吧叫做咖啡酒吧,在市里邊也是小有名氣的,算是文藝青年的圣地,當然也是不良青年的聚集地。


  老趙心想,自己如果再年輕幾歲的話,說不定還可以進里邊去玩一玩,只不過現在心里只有 許靈兒一個人,所以自然也沒有進里邊的必要。


  剛在心中想到了許靈兒,沒想到,他立馬就看到了許靈兒,只見今天的許靈兒,穿著一身白色的長裙,一雙肉色的高跟鞋。


  扎著一個馬尾辮,很是清純的樣子。


  只不過在許靈兒的身邊,還有著幾個男人,這幾個男人一點都不老實。


  有兩個人拽著許靈兒的手,至于他們的另一只手,竟然放在許靈兒的屁股上,至于其他的也是在許靈兒的身上亂摸,有一個更加的過分,把手放在那許靈兒的胸前。


  老趙看到這里,氣不打一出來,心想自己那天晚上離許靈兒那么的近,就因為一個電話,害得自己什么也沒有干成,沒想到今天這幾個男人,竟然這么輕易的就得手了,所以心里十分的不平衡。


  當然老趙也有在擔心許靈兒本身,他十分害怕許靈兒被別人欺負,這種體驗是老趙之前沒有的,而這也正是進一步說明了自己對于許靈兒別樣的感情,說明自己出來創業的初衷是對的。


  于是老趙便想著對那幾個男人動手,但是人家畢竟是年輕力壯的小伙子,而且還有著好幾個,自己只是一個孤寡老人,勢單力薄,如果單純上去靠蠻力的話,肯定不是人家的對手。


  所以別想著有什么方法能夠解決眼下的困局,這個時候老趙就想到了自己的兒子,還有許靈兒的老公,這兩個人照理來說是可以幫助到自己的,如果那樣的話,并不能夠體現出自己的英勇。


  現在他們出差了,而許靈兒又遇到這樣的事情,自然是自己表現的時候,于是老趙便下定了決心,朝著那幾個小伙子走去。


  在走的過程中,也在不住的想著辦法,真巧啊,老趙在自己的身旁看到了一塊 板磚,于是便彎腰把板磚撿了起來。


  有了板磚之后,老趙感覺自己說話都硬氣了,膽子也就大了起來。


  “你們幾個流氓在干啥?你們知道人家女孩愿意嗎?”手提著一個板磚便對著那 幾個人吼道。


  那幾個人正眼都沒瞧老趙一眼,其中一個只是斜著眼對著老趙說道:“哪來的老不死,竟然來這里管事情是真的覺得自己死不了嗎?如果你真是這樣認為的,我們兄弟幾個可以幫你一把。


  ”說完幾個人哈哈大笑了起來,顯然并沒有把老趙當一回事兒,但是老趙現在的做法,可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為了許靈兒自己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出來,所謂橫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老趙此時為了紅顏知己,就是那一個不要命的,自然什么都不害怕,于是又對著那幾個人喊道:“就憑你們幾個小兔崽子嗎?爺爺打架的時候,你們還在和尿泥呢!”“呦,你這是老不死的,你還真的是要管這個閑事了。


  ”還是剛才那一個小伙子,惡狠狠的朝著老趙說道。


  老趙這次二話不說,直接掄起了手中的板磚,朝著那個人就飛了過去,搬磚一下子就砸在了那個人的面門。


  鮮血頓時流了一地。


  那一個人立馬蹲下來抱住了自己的臉,什么話也不說,只是捂著自己的臉不住的慘叫。


  其他的幾個人沒有想到,老趙竟然這么的心狠手辣,一時間也是心慌了起來,心中想的都是這種老頭子到底是一個什么人,是不是黑社會的?如果是那樣的話,自己今天可就完蛋了。


  越想這些心里邊越是害怕,老趙看出了他們的心思,此時飛速朝著他們跑來,這幾個人看到老趙的樣子,立馬就被嚇了個半死,哪里還有什么心思和老趙打架。


  老趙也是趁著這機會,對著其中一個,就是一腳,這一腳正好踢在了這個人的要害部位,于是這個人也像是剛才那個人一樣蹲了下來,抱著自己的襠部哇哇大叫。


  其他人看見自己的兩個同伴被打倒在地上,確實沒有任何的幫助,心里別只留下了害怕,這個時候老趙又乘勝追擊,把幾個人的面門被打傷。


  這個時候老趙才把注意力轉移在了許靈兒的身上,急切的問許靈兒道:“靈兒,你沒有事情吧??”許靈兒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沒有事情,但是也有一點害怕的模樣,顯然今天的事情,也是給了許靈兒不小的打擊,畢竟對面可是好幾個人,而自己只是一個人,自己算是比較開放的,也架不住這陣勢。


  而那幾個人此時也顧不上許靈兒了,彼此攙扶著趕快離開了這里。


  老趙看出來許靈兒喝了酒,但是知道許靈兒并沒有喝多,此時意識應該還是清醒的,知道自己是老趙,所以自己的功夫并沒有白費。


  于是又對著許靈兒說道:“靈兒剛才 太危險了我今天晚上送你回家吧。


  ”許靈兒本來是想拒絕的,但是老趙剛才那一句剛才太危險了,打動了許靈兒。


  的確,剛才真的是太危險了,如果沒有老趙的話,真的不知道今天晚上會發生什么樣的事情。


  加上許靈兒喝過酒,腦子不清醒,于是便糊里糊涂答應了老趙的要求,讓老趙帶著自己回家。


   昨天我跟著男朋友回老家見父母,他家房子很小,只有兩間屋,晚上他媽鋪好床以后便過來問我晚上跟 王瑋 一起睡行嗎?王瑋是我男朋友的名字,我稍微猶豫了一下便答應了,畢竟他家就兩間屋子,如果我不跟著王瑋睡得話,就得跟他媽一起睡,相比之下,還是跟王瑋睡更自在一些。


  這是我第一次跟王瑋一起睡,也是除了拉手擁抱以外第一次親密接觸,晚上我倆躺在床上都挺激動地,他讓我閉上眼睛,微涼的嘴唇輕輕親吻我。


  王瑋平常看上去老實巴交的樣子,吻技卻出奇的好,沒一會我就被他撩騷的全身發燙了。


  他顯然也來了興致,呼吸越來越重,微涼的手很快便不滿足簡單的撫摸,穿過我的衣服朝下身探去,就在他快觸碰到我底線的時候,我突然如夢方醒,一把摁住他作亂的手說,不行,我大姨媽在呢。


  他嗯了一聲,好像不信,不僅沒有停下動作,反而親的更猛烈了。


  我簡直快拜服在他高超的吻技下了,可我真的來大姨媽了,只好趁著還有理智強行推開他,說我真的大姨媽來了,你要不信可以隔著衣服摸到姨媽巾的形狀。


  說完我愧疚的看著他,畢竟這種事進行到一半不上不下的是很痛苦的,尤其是因為大姨媽被迫中斷,很掃興。


  可王瑋絲毫不生氣,眼底還閃爍著壞壞的光芒,湊到我耳邊壞笑道:“寶貝,你難道沒聽說過女人經期要會更爽么,神經更敏感,興致也更強烈,想不想嘗試一下?”說著他的手已經環在我腰上,嘴角的壞笑在他憨厚的臉上交相輝映,在月光下顯得出奇的帥,好像變了個人一樣。


  我不覺看呆,交往一年多了,王瑋在我心里一直是敦厚老實型的,甚至我還一度嫌他不夠浪漫,不解風情。


  誰知他到了晚上竟然這么悶騷,而且壞起來還挺帥,以前我怎么沒發現呢。


  他動作很快,趁著我愣神的功夫已經鉆到下面去,靈巧的手指不停刺激我,搞得我渾身熱血沸騰的,即便我知道經期闖紅燈不好,但我已經不舍得推開他了……說實話,經期那個真的挺爽的,我雖然是第一次,剛開始還有些疼,但王瑋技術很好,前面很溫柔,等我逐漸適應以后就開啟猛烈的炮轟,很快我就直上云霄了。


  王瑋興致很足,我們折騰了一整晚他也沒有要停下的意思,甚至連中場休息的時間都沒有,一直到我累的體力透支了,哀求他下次再要,他才戀戀不舍的松開我。


  我一覺睡到大天亮,睜眼的時候已經臨近中午了,王瑋已經不在,不光是他,連他爸媽都不見了,整個房子里只剩下我一個人,給王瑋打電話還沒人接。


  這是什么情況,我第一次登門就睡到中午是我不對,可也不至于全家都扔下我跑了吧,好歹我也算客人,況且我一覺睡這么久,還不是他們兒子害的……我有點郁悶,更有點餓,便梳洗一番想出去買點吃的。


  誰知我剛推開門,就看見院子里坐著個孩子,那是王瑋叔叔家的兒子小柱子,我昨天見過。


  他快步跑過來,一把拽住我的手就往外走,一邊走還一邊說村里出事了,年頭最長的那個墳昨天晚上忽然炸開了, 墳頭上還流了一大灘血,現在所有村民都去墓地里了,大娘讓他把我也帶過去。


  他大娘就是王瑋媽媽,我有些奇怪,他們村墳頭炸了,把我帶過去干嘛,哪有未來媳婦第一次登門,就連續兩天把人往墳頭領的。


  沒錯,連續兩天,我都去了墳頭。


  昨天我跟著王瑋到家之后,跟他爸媽一起吃了飯,吃飯的時候他媽塞給我一個紅包,說是初次見面的見面禮。


  王瑋老家這里有風俗,婆婆如果對未來兒媳婦(教室被老師當著同學面摸出水)滿意的話,就會送上見面禮,意思是婚事差不多定了,所以吃完飯以后,他爸媽又帶著我跟王瑋去給他爺爺奶奶上墳,說讓爺爺奶奶也看看他們的孫媳婦。


  我還是第一次給人上墳,他們這整個村里的人都葬在這一片,所以一進 墳場那架勢還挺滲人的,放眼看去密密麻麻的全是墳頭和墓碑,剛進去的時候也不覺得有什么,但越往深里走,就越覺得身上冷颼颼的,渾身發涼,也不知道是我的心理作用還是那墳場真的陰氣很重。


  所以現在又讓我去,我內心是很抗拒的,但王瑋他媽畢竟是我未來婆婆,我昨晚又剛跟王瑋魚水之歡了,是奔著結婚去的,我也不好拒絕,只好跟著小柱子往墳場走。


  到那的時候,墳場里已經沾滿了人,看樣子整個村里的男女老少都來了。


  我在小柱子的帶領下找到王瑋和他爸媽。


  王瑋爸媽都眉頭緊鎖,一臉凝重的看著我,反倒是王瑋,一臉輕松的樣子,昨晚折騰了一宿絲毫疲態都沒有,容光煥發的瞅著我笑。


  我被王瑋爸媽看的有些懵,剛想問王瑋什么情況,他媽就說話了,直接問我:你昨晚都做什么了,是不是來月經了?我去,哪有問未來兒媳這個問題的,還是當著那么多陌生爺們兒的面問,我的臉瞬間通紅,支支吾吾的看向王瑋。


  王瑋他媽見我不回答頓時急了,扯著嗓子問我是不是來月經了,昨晚到底干嘛去了。


  我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最后還是王瑋給我解得圍,說:“媽,她昨晚一直都跟我在一起,能做什么?”王瑋他媽聞言終于松了口氣,不過還是不放心道:“你確定她一整晚都跟你在一起?那她到底來月經沒有?”“沒有。


  ”王瑋一口咬定道,說的很干脆。


  我詫異的看了王瑋一眼,不明白他為什么要撒謊,更不明白他媽究竟在搞什么鬼,好在他媽得知我沒來大姨媽之后就消停了,讓我站到王瑋身邊去。


  我已經憋了一肚子氣,直接走到王瑋身邊,低聲問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媽為什么這么對我。


  王瑋臉上仍舊掛著笑容,意味深長的瞥了我一眼,說你待會就知道了。


  話剛說完,村民中就一陣騷動,說 王寡.婦來了。


  王寡.婦四十來歲,長得五大三粗的,她好像在村民中挺有威望的樣子,三五下擠進來,犀利的目光在我臉上緩緩劃過,然后扭頭問王瑋他媽來月經的人都找出來沒。


  王瑋他媽說找出來了,說著指了指她身后的地方。


  我這才發現,她身后竟然有一個土坑,坑里坐著五個驚慌失措的女人,坑頭上還有一大灘 血跡


  看樣子這土坑就是小柱子說的那個炸開的墳頭了。


  王寡.婦瞥了坑里的女人們一眼,直接跳下坑,唰一下掏出把殺豬刀,看著那五個女人道:“說吧,誰昨天晚上跟男的那啥了,自己站出來。


  ”那五個女人早已經嚇得面色蒼白,誰也不敢吭氣,不光她們,連我都嚇到了,驚慌的看了王瑋一眼。


  王瑋對著我搖了搖頭,意思讓我別出聲,安靜看著就行。


  王寡.婦等了一會見沒人肯承認,頓時不耐煩了,沒好氣道:“這血墳都炸了,你們心存僥幸也沒用,看見這攤血跡了沒有,是誰流的經血,就說明誰被臟東西纏上了,如果不切斷你們之間的聯系,不出三個月,必死無疑!”說著王寡.婦的目光已經狠狠在那五個女人的臉上劃過,最后停留在我臉上。


  我被她看的渾身一顫,突然想起一個很重要的事來:我昨晚跟王瑋闖紅燈, 床單上應該留下不少血跡才對,可我睡醒收拾床的時候,好像并沒有看見床單上有血跡啊?想到這,我身上突然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床單上沒有血跡,難道墳頭上那攤血跡是我留下的?可我昨晚明明是在王瑋家啊,而且跟我翻云覆雨的也確確實實是王瑋,我跟他在一起那么久了不會看錯。


  我有點發懵,好在王寡.婦盯著我看了一會后便扭過頭去,也懶得再問跟鬼上床的是誰了,直接用刀把那五個女人的手掌心都割破,將血淋在各自的頭發上,然后割下她們的頭發一把火燒掉。


  整個過程進行的很快,也很血腥,等所有頭發都化成灰燼以后,王寡.婦松了口氣,讓村民們把墳重新填上,就轉身離開了。


  我也跟著松了口氣,看來事情是解決了,可我心里還是有個疑問,墳頭那攤血到底是誰留下的,王瑋屋里的床單上究竟有沒有血跡?我心里跟貓抓似的,也沒心思在墳場待著了,拽著王瑋就往他家走。


  到家以后我直奔臥室,撩開被子的一瞬間我整個人都方了。


  沒有血跡。


  床單還是我昨晚睡前的那個床單,可上面干干凈凈的,沒有任何血跡,甚至連溫存過的痕跡都沒留下。


  這不可能,如果我昨晚真是在這張床上跟王瑋發生的關系,不可能什么痕跡都沒留下,難道那墳頭上的經血是我留下的? 憑借《 媳婦的美好時代》, 黃海波紅遍大江南北,他所飾演的余味深受觀眾青睞。


  2013年的 熱播劇咱們結婚吧》讓黃海波又當了一把“國民老公”的癮。


  人生路上,每個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 修行,而對于一個真正的演員,最好的方式便是 演好每一個角色。


  享受做一個戲 瘋子黃海波說:“《媳婦的美好時代》讓我學會了生活的智慧,《永不磨滅的番號》讓我覺得自己還是一個有血性的中國人,《亂世三義》讓我感受到偌大的中國還有人在抵抗的力量。


  這些也是對自己的修行,也是我認為最大的慈善。


  ”有人開玩笑說黃海波是“戲瘋子”,黃海波卻很樂意認領這個稱呼。


  體會表演的快樂和魅力對他來說是一件最開心的事。


  拍戲的時候,黃海波很較真,“湊合”這兩個字在他的字典里是永遠消失的,他永遠希望可以在自己的能力范圍內,做到接近完美。


  誰說大叔不能 賣萌?二月的北京,春寒料峭,和煦的陽光照在通州富力金禧花園樣板間的玻璃上,有種一抬頭微笑,霧霾就會散開的驚喜。


  下午一點鐘,穿著運動褲踩著球鞋的黃海波準時到達拍攝現場,“主要是頭發打理一下”,黃海波和化妝師溝通著,十幾分鐘后穿著一襲米黃色西裝的他走出更衣間,怎一個“帥”字了得?拍攝時,一群人涌在現場,黃海波并不避諱,他嫻熟地點上一根雪茄,給了攝影師一個俏皮的眼神,大叔賣萌相當吸睛哦!黃海波認為演員是他的職業,做得越久,對于表演和塑(姐弟亂欲)造人物就越來越敬畏和慎重,而拍大片和采訪的時候或許更能展示給大家在銀幕上不多見的一面。


  黃海波說:“我喜歡詮釋貼近生活的角色,這就是我希望讓大家看到的黃海波, 有血有肉、實實在在的我。


  ”正如他微博的簽名所寫:“我就是想活得真實,有血有肉”。


  黃海波:一個有血有肉的“戲瘋子”Q&AQ:近期有什么新動態和大家分享?今年會上映電影《大叔V勝利》,這部電影現在正式改名叫《我們的園長爸爸》,大伙兒都覺得這名字溫暖得帶勁兒、有故事。


  Q:《咱們結婚吧》這部熱播劇給你自身帶來了怎樣的婚姻啟示?兩個人結婚是 要看緣分的,在一起也是要看緣分的,兩人談了戀愛又結婚了,這是最完美的事兒。


  《咱們結婚吧》自始至終圍繞一個主題展示,那就是信任。


  它是這部劇特別要探討的。


  Q:近年來你不僅要忙自己的演藝事業,還在公益慈善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就像去年還擔任《精品》“兒童慈善公益大使”,會不會覺得有時候時間不夠用?孩子們帶給我很多感動和歡樂,和他們在一起很開心。


  我會調整好時間,盡量減少兩者之間的沖突。


  Q:如果有時間會選擇去哪兒旅行?哪個地方給你留下深刻印象?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5059994.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1121702.html
https://twugjyhjiolkm.weebly.com/5135207.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4590386.html
https://twfghrtwefdsf.weebly.com/3895445.html
https://gasgasdagasd.weebly.com/5605392.html
https://twnbmhjfkyui.weebly.com/2606732.html
https://twgagaqsefg.weebly.com/4436506.html
https://twsazxderfv.weebly.com/5709800.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58439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