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跳蛋有什么用 >

半 套 av

半 套 av


可以說是團隊里不可或缺的存在。


   英語 老師的胸真軟蹲在籠子邊羅芯桐才發現自己 好像還是第一次喂它,帶回來之后,自己就一直沒管,一直是奶奶和羅子赫在照顧。


  也是知道她是唐市長養女的人。


  祝你生日快樂 魅魔女王 吸干人類者看來潘雨桐也許是一個突破口!反正,她是被詛咒的惡魔,她不會是被人寵愛的公主,她寧可選擇逃避。


  向夢在旁觀察著他。


  一抹落紅在 白色的床單上格外顯目。


  英語老師的胸真軟中二地微笑著的易小城,面前睜著驚愕雙眼的吳伊,手舞足蹈像是瘋狂地叫囂著什么的麻峰,躺在地上抱著頭的晴喻,以及各種姿勢倒在地上的不良少年,全都僵著不動了,仿佛是一臺照相機拍下定格的畫面,如此的混亂,又讓人聯 想到畢加索的抽象畫。


  很快 學姐被拉了進來,她好奇的看了看四周,這個夢境也太單調了,因為啥也沒有,背景就是一片白色的光幕。


  不,挺開心的~回去咯~秦堯聽到蘇果說:難過這個東西,難是難,但終究會過。


  英語老師的胸真軟我、我選擇……李洛然。


  咨詢室和我(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所屬的高二(1)班都在一樓,相隔著大約100米的距離,可以說是相當近了,隨著我刻意的加速,更是不到30秒就到了教室的后門。


  你剛才都把我看光了,我的下半生,你都得對我負責啊。


  為什么會感覺好舒服?又好難受??趙曉月,我喜歡你,從初二開始到余生都會是你,做我女朋友吧,月小晏,這里這里!走到車站,學姐向我招手。


  正好,我也有新消息。


  比賽開始了,在我前面的同學一個個比賽時都使勁沖了出去,雖然有人 上籃上得很漂亮,但大部分人都因為上籃不中又補籃而耗費不少時間,這一切我都看在了心底,我摸清了他們的實力。


  魅魔女王吸干人類者第一章全縣第一而且我們還有雨沫的火元素這個底牌哦。


  英語老師的胸真軟我露出嘲笑的表情,裝出一副很好笑的樣子。


  (還不如撒了算了)我有些詫異地問道:靈河,你不怕嗎?小叔叔,你為什么隨身攜帶紅花油啊。


  我的心好像慢了一些,不對,是平靜了一些,好像真的在家里,好厲害,他是怎么坐到的,我看向他,他也在 看著我,我們的 視線重合了,兩人慌忙的移開視線畢竟是林晨啊,沒辦法。


  一直以為遇見的很多人,若干年后可能連名字都叫不上來,現在那個背后黑手既然出現在這里,去查房主信息也已經沒有用處了, 隨遇知道背后的那個人那么狡猾,一定是查不出來什么的,甚至連這個地址都有可能是對方用來迷惑自己的障眼法,隨遇有些頭疼,只覺得自己分不清虛虛實實了,不過他可以肯定的是,隨家里面一定有內奸。


  帽子遮住了她烏黑的頭發,穿著一雙厚重的靴子,盡管這么厚了,但她還是不停的往手心哈著熱氣。


   老吳把站在一旁受了驚嚇的 童童拉到了 李芬的身旁, 說道:“安慰安慰孩子吧!”她蹲了下來,輕輕的抓著童童的胳膊,一雙剛哭過還有些紅腫的雙眼看著他,歉疚的說道:“對不起童童, 媽媽是不是嚇到你了?”童童搖搖頭,伸手過去摸著李芬紅腫的眼角說道:“童童長大了,以后可以和吳爺爺一起保護媽媽了。


  ”雖然從他一個小孩嘴巴里面說出這種話有些不切實際,但是李芬心里還是特別開心兒子能這么聽話懂事。


  她瞬間就笑開了,站起來拉著童童的小手說道:“走,回家,媽媽做好吃的給你們吃。


  ”三人剛要離開這個鬼地方的時候,遠處突然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把他們叫停在了原地。


  “哎?這不是我兒子李強那個老婆,李芬嗎?”只見一個五十多歲,又肥又矮還特別黑的老 女人走過來,看著李芬咬牙切齒的說道。


  聞言,李芬立馬回過頭,順著聲音看了過去。


  這個 老女人不是別人,正是她那該死的老公——李強的媽媽。


  她身邊跟著兩個 男人,一個是個唯唯諾諾,一直躲在老女人后面,時不時探出頭來,瘦巴巴的糟老頭子,就是李強的老爸。


  另外一個比較高大的,滿臉胡渣,兇神惡煞的在一旁抽著煙的男人,就是他的親 舅舅,老女人的親弟弟。


  李強除了性格隨母親,皮相和這兩個老人一點都不像,反而比較像他的親舅舅。


  李芬還大膽的想過,他是不是他的舅舅和媽媽鬼混生下來的,只是找了這個老頭做替死鬼而已。


  他的舅舅和媽媽也不是什么好人,視賭成性,把家里值錢的東西都賭光了。


  曾經他們為了還賭債還想過把李芬賣了,只是礙于那個時候李芬懷著她兒子唯一的種,剛好自己的兒子又出了事,所以才沒動手而已,不然早就賣了她。


  他們一家人對李芬一點都不好,在他家生活簡直就是地獄。


  幸好后來她因為生童童需要照顧,他媽媽又不想理這些麻煩事,直接把她丟回了娘家。


  也因為這個舉動,她回到娘家以后才能真正的過回了像樣的生活。


  看來,李強還活著并進監獄的 事情,已經通知到他們家里去了。


  “李芬啊,我家對你不錯吧,你說找到工作要帶孩子去城里,我們一家人也沒說什么吧?”李強媽媽裝腔作勢的說著。


  突然間,她又扯著嗓門喊了起來:“你打工就打工吧,你還背著我兒子去搞破鞋,竟然還把我孫子帶去老情人家里住著,你要臉不?你不要臉我們老兩口還要臉呢,呸……”“這是你那老情人吧?瞧你們一對狗男女的樣子,當初我就知道你李芬不是什么好東西,騷浪蹄子一個。


  ”她指著老吳破口大罵道。


  “這不是我的孫子嗎?乖孫子,快過來奶奶這里,讓奶奶抱抱。


  ”他媽媽看著李芬身旁的童童,滿臉油光的笑著,并伸出一雙肥胖的手說道。


  拉著李芬小手的童童,看到這個女人在叫他,立馬放開她的手,抓著她的衣服躲在了她身后,探出半張小臉怯怯的看著對方。


  一張小嘴嘟囔著說:“你是壞奶奶,你欺負我媽媽和吳爺爺,我才不要你抱。


  ”她氣急敗壞的說:“尼瑪,你個小雜碎跟誰學的,這么沒有禮貌,看來你媽沒有好好教養你,看老娘今天非收拾你不可。


  ”她說著便對著李芬的方向,快步的走了過來,舉起肥胖的手,就想一巴掌打下去。


  李芬立馬轉身把童童抱在了懷里,此時已經來不及躲了,只好緊閉雙眼等待著疼痛的來臨。


  結果許久也沒發現有巴掌落下,她回過頭,看到身邊的老吳抓著她那肥胖的大手。


  對于當過兵的老吳來說,再胖的人,這點力氣在他面前就像捏螞蟻一樣。


  老吳捏得她生痛,她嗷嗷大叫起來。


  見狀,對面抽煙的男人狠狠的把煙摔在了地上,掄起拳頭就朝他沖了過來。


  他舅舅嘴里還不停的叫道:“老不死的,放開我姐。


  ”李芬朝著老吳叫道:“老吳,前面……”她的話音剛落,只見他另外一只(姐弟亂欲)手死死的抓住了他的拳頭。


  然后越捏越緊,手上的青筋都爆了起來。


  李強的舅舅被他捏著拳頭動彈不得,吃痛的伸腿想要踹老吳的下身。


  沒成想老吳一眼就看出了這個家伙的小心思,一腿便用力的踹在了他的膝蓋上。


  他整個人痛得倒了下來,老吳也甩開了他的手,另一邊的女人還在嗷嗷慘叫著。


  老吳臉上露出厭煩的表情,不耐煩的把她的手甩開了。


  “你們再沒完沒了的找李芬的麻煩,下次就不是這樣的教訓了,聽到沒有?還不給我滾?”老吳憤怒的呵斥道。


  李強的爸爸站在遠處,聽到老吳大聲的呵斥嚇得急忙躲了起來。


  老吳也懶得再理他們,轉身把蹲在地上護著童童的李芬拉了起來,然后抱起童童就準備離開。


  “李芬你個賤人,你別以為你現在找了個老男人護著我們就怕了你嗎?你們娘倆遲早還是會回來的。


  ”坐在地上的女人不甘心的說道。


  “說什么?叫你滾沒聽到嗎?”老吳轉頭對著地上的兩個人吼了起來。


  兩個人被嚇得話都不敢再吭一聲,連滾帶爬的離開了他們的視線。


  幾人走后,老吳一句話都不說,拉著李芬的手就往大馬路上走去,很快就上了一輛出租車。


  一路上,坐在前排的他一句話都沒有對李芬說。


  李芬也沉默的看著外面的景色從眼前掠過。


  身旁的童童也因為太累的原因,趴在李芬的腿上睡了過去。


  夜幕降臨,幾人回到了家里,進門的一瞬間李芬感覺全身的防備都放松了一樣,疲憊的往沙發上躺去。


  老吳抱著還在熟睡的童童走進房間內,把他放在床上,蓋上了被子。


  他從房內走了出來,看著慢慢爬起來坐到沙發上的李芬便走了過去,抱住她,輕聲問道:“芬兒,怎么了?還在因為今天的事情煩惱嗎?你別擔心,我會幫你處理好一切。


  ”李芬卻抬起一張嫩白的臉蛋,指著飯桌詫異的說道:“老吳,你看桌子上,早上做的早餐, 晶晶怎么動都沒動。


  ”他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才發現桌子的東西動都沒動過,還好好的擺在原地。


  李芬拉開他的手站了起來,一邊往晶晶的房間走去,一邊叫道:“晶晶,你在家嗎?晶晶?”叫了好久,里面一點動靜都沒有,她忍不住伸手過去扭門把手。


  結果竟然發現房間被鎖了起來,怎么開都開不了。


  李芬轉身就去找備用鑰匙,老吳也覺得有點納悶,拿出手機撥了晶晶的電話。


  很快,一陣電話鈴聲從她房間里傳了出來,看來手機還在房間里,人多半也在那里了。


  “老婆,備用鑰匙給我。


  ”他掛掉電話,從她手里拿過備用鑰匙,著急的說道。


  他從昨天晚上開始就覺得晶晶不對勁了,現在在外面叫她又沒反應,電話聲又是從房里傳出來的,越想越覺得不安。


   想到這兒他看著 李玲玉的背影,眼神有些變了。


   老王把兒子的這種變化看在眼中,心里暗罵李玲玉是個不安分的,這才多大一會兒工夫,就把自己兒子的魂勾走了。


  想到她回到房間會做什么,老王也連忙找了一個借口,回到自己的房間打開手機的視頻,果然看到李玲玉正彎腰弓在床上。


  “好難受, 王軍……”李玲玉想到了王軍那偉岸的身材,還有那帥氣的臉龐,不自覺的把他想成了此時此刻心里面暗想的對象。


  而這一切,都被老王通過手機目睹在眼里,真沒想到這個大學生這么奔放,這么快就惦記自己兒子了!當天下午,老王告訴李玲玉,說自己準備找些靈感,不僅是在女性的身體上,還有男性的身體上,他想畫組合的愛情畫。


  “ 王叔,我現在不想……”自從他在屋子里面夾著被子,喊著王軍的名字,突然之間就不想再做人體模特了,主要還是想在王軍的面前保持一定的形象。


  “那個靈感暫時先放一放,等下一次有機會再說,我是想讓你配合,跟我兒子拍一組照片。


  ”李玲玉欣喜,王軍卻并不是特別的想配合,他本身為人就比較嚴肅,遇到攝影這方面更是肢體僵硬。


  “爸,我就不摻合了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從小到大只要一拍照就容易肢體僵硬。


  ”“沒事,我會提前給你們兩個說好 動作,你們兩個只要按照我所說的擺好就行。


  動作僵硬,手臂能夠更具流暢感。


  ”老王胡亂的說了一通,最后連威脅都用上了,這才好不容易的讓王軍也同意,等到兩個人換好服裝出來,更加覺得尷尬,因為彼此身上穿著都算是比較顯露。


  老王走過去,拉著兒子的手,放在了李玲玉的腰上,然后讓兩個人的身體不斷的靠近,頭微微地后仰,讓李玲玉擺出一個動人的動作。


  王軍原本沒有任何的想法,只是看到李玲玉此時的姿態,再加上終歸是個男人,他頓時心頭一熱。


  李玲玉緊緊的貼在他胸膛上,老王趁著給他們兩個擺動作的時候,時不時的就蹭上李玲玉,莫名覺得兩個人此時把他夾在中間的這個動作,特舒暢。


  好半天,這才戀戀不舍的松開。


  “王叔,我先去換衣服了。


  ”老王看著她臉色正常,還以為她沒感覺,等到她走了之后,才在她剛才坐的地板上發現了貓膩。


  老王心里知道,李玲玉是對他兒子王軍心動了。


  忍不住的暗罵了一句。


  趁著李玲玉換衣服的時候,他特意過去敲門,“小玉呀!我有件事情想要跟你說。


  ”說著,故意 做出一副要開門的架勢,李玲玉頓時有些著急,“王叔,等一下我正在換衣服呢!”說完沒過多久,她急匆匆的打開門,衣衫不整的穿在身上,顯得有幾分凌亂。


  “王叔,找我有什么事嗎?”“沒什么大事,就是剛才看到地板上有水漬,怕你剛才不小心的時候,有沒有崴到腳之類的。


  ”“沒……沒有……”提到這件事情,李玲玉就突然感覺到有一些不自在,剛才她出來的著急,貼身衣物還沒來得及穿上,回到房間之后也只是隨意的用紙擦拭了下,那水漬估計是她留下來的。


  “王叔,請問還有什么事嗎?”“還有一點小事想要請你幫忙,我雖然喜歡攝影,但是 我覺得我必須得了解被攝影人的想法,而且我拍的大部分都是女人,我也很想知道你們女人內心的想法是什么,這樣有利于我拍出更好的作品。


  ”老王一本正經的解釋,其實心里面已經有了自己的打算,李玲玉不好一直站在門口跟他說話,只好請他先進屋,有些不安的坐在床上,雙腿緊緊的并攏著。


  “王叔有什么想了解的,可以問我。


  ”經過今天的這場尷尬之后,其實她并不想跟王建國私底下再有什么接觸,但是當時父親生病的時候對方直接給她預支了5萬塊錢,所以為了這份工作,她也不能表現出任何不情愿。


  “是這樣的,我很想知道,在你們女性看來,什么樣的動作才是自己最動人的一面,能不能麻煩你擺一個給我看看。


  ”李玲玉聽到他這么說,雖然有幾分尷尬,但是立刻的做出了一個s形的造型。


  老王的目光一直在她的身上游移,像是在打量一件完美無瑕的工藝品一樣,而且隨著她用力的挺直胸膛,老王陡然之間發現她還沒有來得及穿里衣。


  李玲玉似乎是察覺到了男人一直緊盯著的目光,有一種緊張難耐的情緒,在她的心里面開始慢慢的滋生。


  “這個動作確實不錯,但是我覺得還不夠,我覺得是你還沒有放開,你不妨躺在床上去,按照我說的去做。


  ”李玲玉沒辦法,只好按照他說的躺在床上,然后緊緊的并著腿,就害怕被他發現什么,王建國指導著她擺了好幾個動作,不過似乎始終都有一些不滿意。


  “我想要那種拍出的照片,一眼就能夠吸引人,并且讓男人看了之后,就有一種想要得到她的感覺,我總覺得你的動作很美,臉也很美,就是有一種微妙的說不出來的東西還欠缺一些。


  ”李玲玉聽到這話臉頰越來越紅,跟一個五六十歲的老人家討論這些問題,讓她非常的不好意思,本來對方就是一個男人,再加上討論的又是一些比較開放的事情,讓她莫名覺得自己現在這個模樣有點不堪。


  “王先生,你要是現在沒感覺的話,不妨等過兩天再討論這件事情。


  ”“等等,我知道你欠缺的是什么,你欠缺的是你的表現感。


  現在你按照我說的去想象,你應該是有男朋友了吧,想想你的男朋友正從后面溫暖的抱著你!”李玲玉按照他說的那樣側躺著,老王看了一下她在床上凹凸有致的曲線,吞咽了一下口水,“然后你想象著你的男朋友一只手攬住了你的腰,另外一只手放在你的胸口,然后掀開你的衣服……”王建國說的這些東西瞬間讓李玲玉想到了前兩天在賓館跟男朋友在一起的時候,當時那天早上她男朋友就是這樣,似乎是想到了當時的那種感覺,她頓時感覺空虛起來。


  “嗯!”一時間想的太入神,不自覺的發出了一絲聲音,像是小貓咪發出的聲音,那聲音仿佛撓在了心頭一樣。


  察覺到自己出聲之后,她連忙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那一刻她突然覺得自己不堪到了極點,竟然能夠在一個老頭子的面前做出這么不要臉的動作,最主要的是她還沒控制住,發出了聲音。


  “王先生,我覺得我有(秦檜兒子怎么死的)些累了,要不然今天就先到這里吧,等以后有時間再說!”老王雖然心里面覺得有些可惜,但是也知道事情不易操之過急,更何況他剛才說的那些話暗示的也足夠多了,看到這個年輕的小姑娘,在他話語的人之下露出那樣的表情,發出那樣的聲音,讓他心里面莫名有一種快慰的感覺。


  
https://twhjkiujhgn.weebly.com/7565050.html
https://twghyuiikytyujh.weebly.com/5255033.html
https://twlkhiyoikjhm.weebly.com/2063191.html
https://twugjyhjiolkm.weebly.com/32795.html
https://twqwerasadzxc.weebly.com/2807681.html
https://twloikujhiy.weebly.com/3504635.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8688103.html
https://twuiojmgnmg.weebly.com/1812869.html
https://twuioretyubda.weebly.com/6770026.html
https://twccfdvgbhn.weebly.com/26514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