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跳蛋有什么用 >

aria lee ig

aria lee ig


想起自己曾經不成熟的表現, 耿昊忍不住的給了自己一個嘴巴子。


  嗯……床上熟睡的秦 芳菲突然喊一聲,頓時嚇了耿昊一跳,也許是上門女婿身份底氣不足,又或者他在家被秦芳菲欺負怕了,整個人直接就半蹲到了床邊,大氣都不敢出。


  不爭氣的小心臟噗通噗通跳的厲害,大腿根更是時不時哆嗦幾下,總之他被嚇的不輕,這怪不得別人,誰讓他做賊心虛呢!也 不知過了多久,感覺到床上沒了動靜,耿昊小心翼翼的探頭查看,這才得知剛剛不過是虛驚一場,秦芳菲僅僅是翻了翻身,整個人側臥在床大中間,其中她身上的絲被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如此以來,秦芳菲整個光滑的后背,非常完美的就呈現在了他本人跟前,看得耿昊口干舌燥,雙眼發光,恨不得馬上就猛得撲過去……黑色吊帶睡裙,映襯著她那肩膀格外圓潤白皙,黑色裙擺更是難以遮掩白皙豐腴大腿,嘖嘖嘖,幾天不見秦芳菲身材怎么變了?“如此豐滿,嘿嘿,我喜歡!”“老婆,我來了!”秦芳菲睡的太沉了,即便耿昊悄悄上床躺在她了背后,她依然無動于衷,看到媳婦并未覺察到他的到來,耿昊很激動,激動的渾身都在發顫。


  黑色吊帶映襯著秦芳菲的肩膀更加白皙,更加圓潤,烏黑柔順的長發賴洋洋的搭在她的背后,讓她那背影看起來更美更加誘的惑,還有黑色裙擺掩蓋的翹……越看耿昊越激動,激動的他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錯過了什么,不知過了多久,耿昊有些犯愁,只因他是初次,根本不知接下來該如何的繼續。


  說來真是可笑,怎么說他也是農大畢業生,在省城讀了三年大學,見多識廣,總不至于連個熟睡的 女人都搞不定吧!如果真是如此,守了兩年空房,他還真是不屈!有理論無實踐,直至到了現在最關鍵時刻,耿昊徹底傻了眼。


  隨著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秦芳菲午休都快結束了,他依然沒有付出行動,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敢,難怪秦芳菲看不起他,這只能怪他這天生的懦弱老實性格吧!除此之外,貌似跟他從果園心急如焚歸來,然后又沖了個澡,折騰半天激情消退,最終導致了這場無疾而終的鬧劇。


  現在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就這么的放過秦芳菲離開,他心里又是萬分不甘。


  如果繼續,他沒有這方便經驗,真不知從哪里開始下手,比如說先掀開,還是?“嘿嘿,既然來了,那就先得些利息吧!”當腦海里猛然蹦出這樣的一個想法,頓時讓耿昊樂的合不攏嘴,滿臉愁緒一掃而空。


  接下來耿昊秉著呼吸,激動萬分,小心翼翼的在秦芳菲身上占著便宜。


  折騰了半天,按說早就把人弄醒了,有意思的,秦芳菲依然無動于衷。


  耿昊玩心大,并未趁機拿下秦芳菲,但這并不意味著他不想,或者不好奇。


  “咦?”探著身子向側臥的秦芳菲臉上一瞧,嚇的他差點魂飛魄散,隨即猛地快速下床,不加思索的向外跑去。


  驚慌失措的回到了自己房間,耿昊背靠著房門拍著胸口,依然心有余悸的顫聲驚呼道:“我的天吶! 大姨姐,秦 芳華?這怎么可能?她不是人在東莞打工么?”任他就是神仙下凡,他也無法想象的到,剛剛被他吃了半天豆腐的人(大炕上性經歷),并且還差點讓他睡了的女人,竟然是秦芳菲她 大姐,他耿昊的 大姨子——秦芳華!秦芳華人如其名,芳華正茂,十六歲美名就傳遍了當地十里八村,她雖人美但性格烈,十八歲那年因抗爭家里催婚而跟人私奔,這一晃就過去了十年,至于后來?耿昊腦子有些亂,再說對于秦芳華的了解,僅僅局限于當地人的道聽途說,再加上他倆總共見過沒幾面,根本不知該如何形容秦芳華這個人。


  “呵呵,難怪今天 回家感覺秦芳菲怪怪的,又能勤快洗衣服,又能無所謂呼呼睡大覺,搞了半天,原來還是我高看了她!”耿昊搖頭苦笑,默默上了炕。


  新房主屋正房是四間大平房布局,南北朝向,中間兩間是客廳,有高級沙發,六十寸的液晶大電視,東屋主臥裝修高檔,至于西屋?呵呵,依然是當地的特色大炕。


  結婚當晚他人就被攆到這里,一直住到現在,自家山區睡的也是炕,對此他很習慣。


  至于不習慣的呢,呵呵,當然正是娶了媳婦守空房,日子過的憋屈!現在不提什么憋屈什么窩囊,現在耿昊他很慶幸,畢竟剛剛沒有做太出格的事情,否則他還真不知該如何向媳婦交待,今后再如何的面對大姨姐秦芳華。


  猛然想起大姨子回家這么重要的事情,他竟然沒提前得到半點消息,如此看來,整個 秦家把他耿昊都當成了外人,一個可有可無的上門女婿。


  結婚兩年秦芳菲肚子沒有半點動靜,雖然秦芳菲不讓他碰,他承認自己是有很大責任的,之所以秦家沒當面說落他,那還是給他面子,沒有把事情辦絕。


  “大姨子回了家,那秦芳菲她人呢?今天是周六,她究竟去了哪里?”思來想去一番過后,耿昊開始考慮這個問題,回家時路過村支部,大院門緊閉,顯然可見村支部大院沒有人唄!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外面傳來了吱扭一聲的開門聲,頓時嚇了他一跳。


  噠噠噠……側耳一聽,腳步聲去了院里,這才把懸著的心放回到了肚里。


  秦芳菲和秦芳華姐倆都是當地大美女,都是娶她姐倆為榮,尤其是剛剛摸過了大姨姐,潤滑手感很好,說實話他很享受那種感覺,望著窗外發呆了一小陣,急忙挪身到窗邊。


  人走裙擺揚,露出白花花的大腿,還有那……看得耿昊發呆,鼻血差點留了出來。


  “大姨姐三十三了吧,沒想到魅力依然這么大,真是讓人受不了。


  ”耿昊擦了擦鼻子,意猶未盡的望著大姨姐的背影,暗自感慨萬千。


  “咦?我剛洗的那件內衣,咋不見了?難道家里進了賊?”秦芳華突然發出了一陣驚叫聲,猶如晴天霹靂,當場把耿昊嚇得渾身一哆嗦。


  天地良心,他回家就洗澡,真的沒拿外面的衣服,曾經他有過,這次絕對沒有。


  與此同時他感到很高興,如此說來,大姨子并不知他回家,既然如此,那他悄悄進東屋的事情,那她本人就跟不知曉了唄!“小昊,小昊,你是不是回家了?”秦芳華扯著嗓子嚷嚷起來。


  “啊?”耿昊傻了眼,皺眉苦笑道:“大家來啦,我在家呢!”“你在家呀!”秦芳華很高興,嬌笑說:“你,你有沒有?”在她說話期間,耿昊很緊張,心都快提到了嗓子眼,就在他不知如何回答的時候,只見大姨姐話語一轉,興高采烈的說找到了。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原來是風把內衣吹跑了,害得耿昊虛驚一場。


  剛剛在東屋發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即便他認為大姨姐不知,耿昊心里依然比較發虛,不知該接下來如何面對大姨姐,心里時刻想著解決辦法。


  “嘿嘿,果園!”耿昊腦子很活絡,猛地一拍大腿,激動的差點從炕上蹦起來。


  收拾完畢正準備出屋,客廳傳來一陣噠噠噠的腳步,方向正是西屋門口。


  “大姨子來西屋做什么?難道,難道她發現了什么?”耿昊頓時瞪大了雙眼,嚇得他愣在門口,半天動也不敢動。


  噠噠噠……隨著外面腳步聲越來越近,耿昊本人越緊張,緊張的心跳加快,反正整個人很不自在。


  現在他最怕見到的人正是大姨姐秦芳華,畢竟剛剛在東屋主臥他把人家當成了他媳婦,差點做出禽獸不如天打雷劈之事。


  若真如此,那他整個人的名聲都完了。


  咦?不對呀!短短片刻后,他皺著眉頭仰頭看了看天,這才發現事情并非如此。


  秦家在當地可是名門大戶,家族出過村長,村支書,掙錢的更是大有人在,尤其是最近幾年,他老丈人秦德厚搞得建筑隊非常紅火,縣城正建的富貴園小區就是出自其手。


  老丈人在當地方圓百里很出名,即便在縣城那也是響當當的人物,原因?有錢!否則的話,僅僅憑秦家在野槐溝是個大家族,根本無法讓秦芳菲這位女流之輩,幾乎全票當選女村長,當選那天甚至縣長都過來助陣,當然話不能這么說,應該是監督。


  秦家最注重名聲,再說了大姨姐當年忤逆父母跟人私奔,早就被家人不待見,即便剛才他招惹了大姨姐,他相信大姨姐也不敢到處亂說,那他還用害怕什么呢?咳咳咳!掩嘴輕咳了幾聲,耿昊故作鎮靜做出回應。


  “大姐,我在呢!你找我何事?”說著他就快速打開房門,臉不紅心不跳的直視著剛剛走到了門口,正準備做出推門動作的大姨姐。


  事發突然秦芳華不加提防,再加上耿昊說話嚇了她一跳,伸手落空根本就沒有推到門,如此一來導致她整個人身子向前傾,直接就向耿昊懷里倒了過去。


  “啊……好疼!”“啊……好大!”兩人咣當撞到了一起,隨即響起兩陣異口同聲的驚呼聲。


  “耿昊!”秦芳華怒了,滿臉通紅,“你剛剛喊什么?”“大姐,我,我,我剛剛說好疼呀!”耿昊捂著腦袋低下頭,支支吾吾的說著,哪里還敢直視秦芳華。


  “你?你胡說,好疼是我說的!你撞到我胸口了!”“我?我的胸口也很痛,我不行了,需要躺下休息!”耿昊根本不管秦芳華是否揭穿了他的謊言,邊說邊回屋上了炕。


  此時,秦芳華站在門口,整個人羞愧的滿臉通紅,可惜對此她又毫無辦法。


  她是耿昊大姨子,耿昊是她妹夫,她能拿他如何?再說了,她跟前夫離婚多年,身子好久沒被 男人碰了,剛剛猛地撞到耿昊懷中,讓她感覺到了血氣方剛的男人氣息。


  年輕就是好,身子骨壯實,嗨,還別說,耿昊看起來清瘦,其實身子很壯,儼然是那種穿衣顯瘦,脫衣顯肉的男人好身材。


  為逃避大姨子對他興師問罪,耿昊側躺在炕中央,雙手交叉在胸前,時不時的左右拍拍,嘴里還哼哼的直喊疼,好像在證明他剛剛沒說謊,直接來了個惡人先告狀。


  看到他這么大的人了,并且還是一個大男人,竟然跟她鬧了這一出,秦芳華實在忍不住,噗呲一聲笑了,笑的她前仰后合,差點笑彎了腰。


  “大姐,你,你不生氣了?”耿昊邊說邊翻身做起,然后整個人驚呆了。


  大姨子秦芳華依然還是黑色吊帶真絲睡裙裝束,著裝非常性感,長發披肩更是為她本人增加了不少嫵媚和誘惑,反正把耿昊刺激的不行,恨不得撲過去直接睡了她!耿昊他是個什么樣的人,他自己非常清楚,根本沒有膽量動秦家人!否則,現在他早就成立秦家名副其實,而并非有名無實的上門女婿。


  “昊昊,姐漂亮嗎?”迎著耿昊直愣愣的炙熱目光注視,秦芳華不僅不怒,并且還笑容滿面,嫵媚的很。


  這是啥情況?耿昊當時有點懵呀,哪里搞的清楚究竟是個啥狀況。


  也許是大姨子真的是太漂亮了,說話又溫柔,他不加思索的點了點頭。


  “昊昊,既然你說大姐漂亮,那我妹比我還漂亮,你為何對她的美,視而不見?”“什么?視而不見?我……”面對大姨子的這番質問,耿昊吃驚萬分,喃喃自語的嘟囔著。


  直至到了現在,他這才明白過來咋回事,原來大姨子是為他和芳菲分居之事而來。


  剛結婚時分居,兩人還藏著掖著,生怕被雙方家長知曉,隨著結婚時間長了,兩人一直沒孩子,他們就是想隱瞞某些事實,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說話呀!”秦芳華怒了,邊說邊向炕邊走去。


  “我,我,我有病!”耿昊實在沒了辦法,不由脫口而出。


  有關這樣的說法,他也是被逼無奈,反正已經夠丟人夠憋屈的,他不在乎更丟人。


  最近一年間,他不知向秦芳菲提過多少次離婚,嘿嘿,人家根本就不理他!“什么?你說什么?”秦芳華驚呆了,右手捂著嘴巴,難以置信的打量著耿昊。


  “大姐,我有病,簡而言之就是……我那方面不行!”“放屁!”秦芳華直接就爆了粗口。


  她可是過來人,過早步入社會,啥樣男人沒見過,耿昊豈能騙過她的眼睛?“大姐,我真有病,求求你,求求你們家,讓我離開芳菲!”“耿昊,你?你小子是有病,神經錯亂的神經病!”不論耿昊怎么說自己有病,反正秦芳華就是不信,接下來他倆就你一句我一句的吵上了,不知過了多久,非常可笑的一幕發生了。


  秦芳華穿著吊帶睡裙,午休前剛剛洗過澡當時沒穿內衣,得知妹夫耿昊在家,來時匆匆根本就沒考慮這些事情,現在好了,正好被炕上居高臨下的耿昊看了個真真切切。


  “眼睛都快掉溝里了,這像有病?”秦芳華暗自發著牢騷,雖心里有些生氣,不知為何他對耿昊偏偏就是發不出來。


  “大姨子不會對我有意思吧!我不眨眼的盯著看,她都不掩飾一下!”耿昊心里嘀咕著,不知不覺讓他想起了美事,反正家里也沒其他人,是不是該勇敢的嘗試一下。


  既然她妹對不起他,那就讓她這個當姐的來補償唄,順便學習學習經驗。


  想到這里,耿昊就做了一個大膽動作,直接伸手抓住了秦芳華的胳膊。


   一時間,兩個女人都抱在了一起哭訴著。


  而此時的趙狗蛋已經提著酒菜來到了 趙大猛的家門口。


  趙狗蛋和田瑤住的雖然偏僻,但也離村里其他住戶并不遠。


  整個山頭村也就百十來戶人家,而且都坐落在玉峰山腳,串門也很方便。


  可是趙狗蛋一來到趙大猛的門外時,頓時就察覺到了有點不對勁。


  這大白天的,怎么還關著門呢?在趙狗蛋以為趙大猛家里沒人的時候,突然聽到屋里傳來一對男女的對話。


  “呀!死鬼……你著什么急啊!快去看看門把嚴實了沒有,萬一讓人看見了可咋辦?”“哎呀,放心好了!我來的時候都看了,每一個人,這時辰大伙都出去干活去了,快點的……我等不及了!”“啊嗯……別……輕點……哦!”趙狗蛋早就不傻了,這聲音一聽就知道分明是一對狗男女在干那事啊!女的是李 春娥,可男的聲音根本不是趙大猛的,那會是誰?趙狗蛋剛想轉身離開的腳頓時停了下來。


  心說這李春娥還真是個蕩婦,這大白天的竟然都敢在家里勾搭野男人了!這要是讓趙大猛知道了,不知道會不會拿把刀砍死這兩個狗男女。


  趙狗蛋心思也活泛了,他要讓嫂子過上好日子,可不能一直裝傻充愣下去,可當務之急還是要想辦法把本該屬于自家的田產拿回來才行!現在正好撞上了李春娥和野男人偷情,那可是個勁爆消息。


  趙狗蛋一把脫了鞋子,四下看了一眼,悄摸摸的走到了門外的窗沿上,抬頭往里一瞧。


  好家伙!此時兩個渾身赤條條的男女正伏在飯桌上呢。


  男的背對著門外,趙狗蛋也看不到正臉,只感覺背影有點熟悉,想不出是誰。


  可李春娥那美艷動人的熟婦臉,趙狗蛋可還是認識的。


  一想到這張臉昨天還朝著自己拋媚眼,結果今天就在別的男人身下婉轉求歡了,趙狗蛋心里還有一點不是滋味。


  可仔細一看,這他娘的男的哼哧了半天,還是沒啥反應?!女人一看半響都沒動靜,頓時也急紅了眼,喘著氣 說道:“我說孫 德才,你到底行不行啊?每次都弄得老娘興致起來了,你就焉了吧唧的!”男人一聽李春娥竟然鄙視自己,頓時一把將女人的身子轉了過去。


  頓時間,女人胸前的傲人之處壓在了桌子上,形成了一道誘人的弧度。


  啪!孫德才一巴掌拍在女人身子上,紅著脖子說道:“我弄死你個臭娘們!敢說大爺我不行!”女人嫩白的肌膚上挨了一巴掌,頓時顯露出鮮紅的五個掌印,可嘴上卻忍不住的喊了一聲:“啊!打我……再打我……”窗外,親眼見證著這一幕活春宮的趙狗蛋早就有了反應了。


  好家伙……原來李春娥這女人竟然好這口?趙狗蛋看到男人一直沒啥動靜,手上一下又一下的拍打在女人的腰部上,惹得女人一陣輕哼連連。


  最讓趙狗蛋驚訝的還是這個男人竟然是村里的會計,孫德才!生產隊隊長的老婆和村會計勾搭在一起……趙狗蛋感覺這里面的信息量好大。


  不過眼下趙狗蛋卻是在想,該不該沖進去撞破兩人的好事。


  反正自己在他們眼中也就是個傻子……正在這時,房里的男人突然發出一陣興奮的呼喝聲:“哈哈哈……再叫幾句,我好了……好了!你越叫我越興奮!快叫!”女人也是身子一陣,身子更是搖擺個不停,嘴里叫著:“啊!快來……!”可就在男人正打算辦正事的時候……砰!一道劇烈的響聲,大門竟然被人撞開了!趙狗蛋一手提著酒菜,喘著粗氣,一拳砸在了男人的后腦勺上,說道:“壞人!放開春娥嬸,不許你,欺負她。


  ”孫德才感覺腦門子一黑,差點就要暈過去了。


  自己這是好不容易可以了,正要辦事,卻又被人打斷,連轉身看清闖進來的人是誰都沒來得及,后腦勺就直接挨了一拳。


  孫德才有點心虛,要是來人是趙大猛的話,估計他這時候就該涼了。


  趴在桌上的李春娥也趕忙轉過身,一把抓過地上的衣服蓋在身上,目瞪口呆的看著闖進來的人。


  李春娥張著嘴說道:“趙狗蛋!怎么是你?”孫德才這才揉著頭轉過身來,一看壞了自己好事的竟然是村里的傻子趙狗蛋,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孫德才一把揪住趙狗蛋的衣領,兇狠狠的說道:“蠢狗子,你他媽活膩歪了是吧!敢打我!”趙狗蛋身子連動都沒動一下,他從小就被 劉老漢拿來當實驗品,吃了無數的中草藥,他這些年就像是一個藥罐子,吸收了無數寶貴藥材的精華。


  更重要的是,劉老漢在世的時候,還教他打過一套拳。


  其實也不算是刻意的教他,劉老漢有每天打拳的習慣,和劉老漢一起生活久了,趙狗蛋也就有樣學樣的打。


  他那時候雖然傻,但是照貓畫虎的動作還是會的。


  反正只知道每次吃了草藥,打完拳之后渾身就熱乎乎的,大冬天的不穿衣服都可以上山放牛,甚至每天都下河洗澡,身體就像個火爐一樣。


  孫德才還不到一米七的身材,四十幾歲的身子像是被掏空了的樹干一樣,哪里是趙狗蛋的對手?但是趙狗蛋知道自己現在必須得裝傻……趙狗蛋一下子弱了氣勢,裝作小孩子害怕挨打的模樣說道:“春娥嬸叫,我就進來,不許你……欺負她!”李春娥很快反應過來了,因為她看到了趙狗蛋手上拿著的酒菜。


  而且一聽到這個 傻狗蛋竟然是因為害怕自己被欺負,這才撞門進來的,心里一時竟有些感動。


  李春娥推了一把孫德才,沒好氣的說道:“孫德才,咋不見你剛才這么能耐!狗蛋是個傻子,你和他計較什么……”孫德才一看李春娥又拿他不行來說事,頓時也有些惱火,咬著嘴說道:“他媽的要不是這傻子,我現在早讓你哭爹喊娘了!”李春娥穿好了衣服,說道:“行了行了!你快走吧,今天這事就先算了,老娘都沒興致了!你再不走,大猛回來了,我可要賴你非禮我了啊!”一說到趙大猛,孫德才臉色頓時變了。


  現在他可是在給趙大猛戴綠帽子呢,要是真讓趙大猛知道了,以他那性子,估計真得拿把刀追到村會計室砍了自己。


  不過一想到自己的好事就這么黃了,孫德才還是很不甘心。


  只見孫德才狠狠的點了點趙狗蛋的額頭,說道:“蠢狗子,你等著!早晚我要弄死你,再弄你家的那個黑寡婦!”說罷,孫德才穿好了褲子走了出去。


  在孫德才轉身的那一剎那,他并沒有看到趙狗蛋眼中迸射的兇芒。


  “這個孫德才,竟然敢打田瑤嫂子的主意!”趙狗蛋心里已經開始想著怎么弄這個村會計了。


  任何敢欺負田瑤嫂子的人,他都不會輕易放過。


  李春娥見孫德才走了,這才走到門邊,將門扶了起來。


  趙狗蛋又恢復了癡傻的模樣,目光盯著李春娥說道:“春娥嬸,門,壞了,賠,賠。


  ”說著,趙狗蛋又將手上的臘肉和酒朝李春娥遞了過去。


  可女人現在的心思哪里在門上?從趙狗蛋闖進來之后,李春娥的目光就被傻男人身下的本錢吸引了。


  李春娥接過東西,放在桌上,然后一把抱住了趙狗蛋,吐氣如蘭的在他耳邊說道:“傻狗蛋……你剛才是不是在門外偷看了?”趙狗蛋心中一驚,心說自己裝傻,難道被李春娥看出來了?不過從李春娥的眼神中,趙狗蛋并沒有看到那種驚訝。


  趙狗蛋癡傻的笑著,說道:“撒尿……狗蛋撒尿。


  ”李春娥頓時明白了,趙狗蛋是因為憋了尿,才會這么鼓脹的。


  要不是知道趙狗蛋已經傻了十三年,而且村里劉老漢也束手無策的話,李春娥甚至都懷疑這個傻子是不是真的不傻了。


  因為這個傻子現在知道想女人了!李春娥媚笑一聲,拉著趙狗蛋往茅房走去,一邊走一邊說道:“咯咯……你個傻狗蛋!來吧, 嬸子帶你去茅房撒尿……”趙狗蛋整張臉都漲紅無比,不斷的喘著粗氣。


  因為此刻李春娥的小手,竟然是拉著自己那!趙狗蛋漲紅著臉說道:“春娥嬸,難受……狗蛋難受,要撒尿。


  ”李春娥媚眼如絲,剛才和孫德才勾起的渴望,這一下又被撩撥起來了,讓得李春娥感覺心口都燒了起來。


  女人嬌笑著說道:“好嘛……快點,嬸子幫你!你可說了要好好賠嬸子的……”趙狗蛋臉紅脖子粗,終于一路忍到了茅房里。


  農村鄉下的茅房,就是幾塊木板架著,然后里面有個鏤空的洞而已。


  李春娥領著趙狗蛋一進入臭氣哄哄的茅房,卻沒有轉身離開。


  趙狗蛋原本還沒有那么強烈的尿意,可現在一看到茅房的洞,頓時尿意上涌,下身又有了反應。


  李春娥的小手,頓時一震,俏臉一紅,說道:“壞家伙……這么調皮!”說完,另一只手就在趙狗蛋的褲腰帶上一拉。


  啪嗒!還沒等李春娥從滿臉的震撼中反應過來,一股尿液如同水龍頭一樣噴射而出!嘩嘩!伴隨著急匆匆的水聲,一些甚至濺到了李春娥的臉上。


  可現在趙狗蛋管不了那么多了,嘩嘩的尿液如同長龍出海,一股腦釋放了出去。


  足足過了一分多鐘,趙狗蛋才心滿意足的提起了褲子。


  趙狗蛋一轉頭,發現身旁的女人竟然滿臉癡迷的看著自己,頓時傻笑道:“嘿嘿,春娥嬸,我撒完了……”李春娥伸出小手,抹了一把臉上被濺射的尿液,伏身在男人肩膀上,說道:“傻狗蛋……你這回可得好好賠一賠嬸子才行!你看……你都把嬸子的臉弄臟了……趙狗蛋聽到李春娥這么說,故意皺著眉問道:“春娥嬸,我賠你了,臘肉,還有酒,我賠了。


  ”李春娥一聽這傻狗蛋竟然還知道討價還價了,也覺得和一個傻子調情沒什么意思,不如直接引導他,告訴他該怎么做就好了。


  李春娥一把將趙狗蛋的手抓著,然后壓在自己身上。


  趙狗蛋下意識的一縮手,連忙又反應過來,自己現在是個傻子,不能表現的(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太反常。


  感受著手心觸感,趙狗蛋知道李春娥里面根本沒穿內衣。


  李春娥媚笑著說道:“春娥嬸才不稀罕你那點臘肉和酒呢,春娥嬸要你好好賠我!”說著,李春娥的手就伸向了趙狗蛋身下。


  趙狗蛋漲紅著臉,想要退一步,卻發現茅房空間太小,容下兩個人已經是很擠了,根本退無可退。


  趙狗蛋被壓在李春娥身上的手下意識的動了動,癡癡的說道:“春娥嬸,怎么……怎么賠?”李春娥舔了舔嘴唇,一下吻在了趙狗蛋的臉上,說道:“別急,嬸子好好教你!”說完,李春娥干脆把自己身上的襯衫扣子解開來,頓時間,春光暴露在空氣中。


  散發著熟女的氣息。


  “咕嚕!”趙狗蛋忍不住的吞了一口唾沫,從剛才到現在,他的目光就沒離開過女人身前。


  對于趙狗蛋的反應,李春娥很是開心,媚笑著說道:“傻狗蛋……嬸子好看嗎?”趙狗蛋第一次這么近距離的觀看女人的身子,只知道木訥點頭,癡癡的說道:“好……好看……嬸子好白……”“咯咯……你個傻狗蛋!”李春娥嬌笑一聲,對趙狗蛋的比喻似乎很受用。


  女人又伸出兩只手抓著趙狗蛋的手,說道:“傻狗蛋……想不想碰嬸子?”趙狗蛋癡笑的說道:“嘿嘿……想!”李春娥剛想將趙狗蛋的手放在身前,卻沒想到趙狗蛋直接掙開了她的手,緊接著,兩只粗糙手掌頓時蓋在了自己身上。


  李春娥哪里受得了這突然的刺激,當下一聲:“啊……哦!你個傻狗蛋……輕點……”感受著男人粗糙的手掌,李春娥媚眼如絲,整個人都癱軟在了趙狗蛋的懷里,情不自禁的將手伸向趙狗蛋的褲襠,喘著粗氣。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8533119.html
https://twlkhiyoikjhm.weebly.com/92451.html
https://twgtyhuyjiolkp.weebly.com/2290639.html
https://twcfdreaqwafg.weebly.com/3156892.html
https://twerfdgtrefg.weebly.com/3467204.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2218554.html
https://twbnhfggesd.weebly.com/8368111.html
https://twsdfrthwesdd.weebly.com/4923148.html
https://twsdfrthwesdd.weebly.com/5633003.html
https://twlkjabuewbdqwd.weebly.com/43925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