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测测你是红楼梦里的哪位女子?(4/4) >

测测你是红楼梦里的哪位女子?(4/4)



将头发三七开的林 少城虽然才刚要上初一,但是他的脸上已经满是青春痘。

  他将拖鞋趿拉在地上发处声响来。

   那以后谁陪我在莆闽中学混啊!那留着小辫的男孩声音里满是不快。

   你还用混什么,就冲着你叔当年在镇上打出的名号,别人奉承巴结你还来不及。

  林少城将头发一甩,眯着眼 看着前方,我敢保证,用不了一个月,就会有一群人屁颠屁颠地跟着你! 我都跟你说几遍了,我不想靠我叔叔!那得有多少人在我背后说我!那男孩小小年纪,倒是一身傲气,我就想不通你爸为什么硬要把你送到什么 西徐中学去,你和我一样根本就不是块学习的料,去哪都是浪费钱财,还不如早点上完初中好去赚钱! 我爸也是因为我表弟在西徐中学的成绩的越来越好,就觉得把我送过去会提高我的成绩!林少城说着停在朝路旁的一处阴凉的地方, 一清,就这里了。

   两人说着坐在了路旁的一棵大树下,然后从袋子里拿出花生和啤酒。

   你那个表弟原来学习怎么样?他怎么会去那边念书的?方一清拉启啤酒的易拉罐,然后递给林少城。

   他学习很好!去那所学校是我姨丈托了不少关系才进的。

  西徐中学的校风确实比莆闽中学要好的多,听说已经渐渐要赶超镇一中了!林少城拿着手中的啤酒,看着罐口的气泡。

   哼,会学习在哪里都一样,这一句是我最赞同也是唯一赞同的大人说的话。

  方一清打开另一瓶啤酒。

   林少城从口袋里摸出一包劣质烟,他抽出两根,给方一清点上一根,自己再点上。

  他用力吸了一口, 说道:我挺羡慕我那个表弟的,可以把书读好。

   佩服个屁啊,你说要是你那个表弟当初坚持不去,你爸现在也不会送你去了!方一清只要一想到中学不能跟林少城一起,心里就极其不爽。

   去就去吧,不就三年嘛。

  林少城说这话的时候十分的不快,他笑道:你可一定要好好混,到时我回来就有靠山了。

   屁啊,没有你我以后打架不得辛苦死。

  你不知道啊,莆闽中学里面现在是乱的不行,老师都管不过来了。

  方一清说的全是实话,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实。

   林少城端起啤酒和方一清碰了一下,哈哈,以后要是有谁收拾不了,就等到周末我回来再一起!。

   等你回来,那我不早被人给废了?切。

  方一清笑着喝了一口。

   那我就替你报仇。

  林少城吸了一口烟。

   这一次出来喝酒是林少城提议的,林少城说:做兄弟的要出外读书了,虽然不是很远,但是怎么说都得一起出去喝个酒。

   方一清二话不说,马上就去买了两罐啤酒一袋花生。

   林少城和方一清是在小学二年级的时候认识的,两人可谓是不打不相识。

   上二年级的时候,因为一颗弹珠有没有出界而起的争执。

  林少城和方一清动手的时候,同学们都围在旁边观看,这是一场持久战,两人在地上滚来滚去,一会儿你压着我,一会儿我骑着你,就好像两个小孩在杂耍一样。

   直到后来两人都打累了才一起送开了手,坐在旁边喘气。

  看到他们两人打架,旁边的小孩早吓的躲远了,两人这时候没有其他玩伴,不得已之下又一起玩上了弹珠。

   这之后,也就结下了发小之谊。

   正当两人开着玩笑,笑的都忘却了以后不能一起上课的不快之事时,路的一头,走过来了四个男孩。

   是 陈强那王八蛋!方一清愤愤地说道。

   别理他。

  林少城示意继续喝酒。

   陈强是和身旁的同学刚从游戏机厅里出来,他今天又输掉了从家里偷出来的20块钱。

  旁边跟着的三个人是他在游戏机厅里结识的。

  那三个人见陈强仿佛有花不完的钱,就故意和他套近乎以兄弟相称。

   远远看到树下做着林少城和方一清的时候,陈强的心里就觉得越发的不顺。

  走过他们身旁的时候,陈强冷笑道:你们装什么装,小屁孩还喝酒! 你说谁!方一清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林少城也站了起来,我们今天心情不好,别来惹我们。

   你们心情不好关我屁事,老子心情也不好!陈强大声道。

   方一清见陈强这副欠揍的表情,再也忍耐不住,一下子就扑了过去,给了陈强一拳。

  陈强没能避开,他马上还了一拳,不过却没能打到。

   方一清一勾他的脖子,一下子将他放倒在地,狠狠踹了一脚,你心情不好啊! 和陈强一起的三个人平常就苦于没有机会展现自己的能力好跟加理直气壮地向他索取钱财,这时候机会来了自然不会放过,冲向方一清就是一顿踹。

   林少城从旁拉过一个,说:一清,我也够意思了吧,去西徐之前还能陪你打一架! 林少城很是擅长摔人,只见他先是踹了那个人的小腹一脚,接着闪到他的身后,一勒脖子,膝盖一顶,就放倒了那人。

   太他妈够意思了!方一清握紧拳头还了陈强一拳。

   这时,另一个人一脚踹在了林少城的后腰上。

   林少城忍痛,重重朝地上的人踩下,随即转身抱住再次起脚的身后的那个人。

  林少城拉着他的腿,往后忽地一拉,又一抬,那个人叫嚷着啊啊啊!,仰天而倒! 林少城紧接着骑在他身上,朝着他的颧骨就是一拳,人多欺负我们人少啊! 忽地,原本倒地的那个人挥拳偷袭了林少城的的左脸。

   你!林少城又给了身下的人一拳,起来,冲向打了自己的那个人放倒在地,劈头盖脸地猛踹! 林少城收拾好这两人之后,方一清也已经把陈强打的举着手护着脸。

   方一清笑骂着走过去拿起酒。

   干!林少城和方一清仰头而饮。

   你们俩给我记着!陈强跑出十多米外,羞愤地说道。

   不过,却没有一个人鸟他,连跟着他的三个人都觉得没面子先离开了。

   林少城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天黑了,他一进家门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少城,少城。

   林父觉得林少城的脸上肿了一块。

   哦!林少城口中答应着却仍往自己的房里走去。

   我叫你,你听到了没?林父这几年做生意不顺,脾气变得十分容易急躁,往往家里人一让他不如意,他就会大声起来。

   知道!什么事?林少城一听 父亲的口气也就不耐烦了起来。

   你给我出来!盛怒的声音从外面传进屋里。

   林少城有时候觉得家里真没趣,如果可以真想永远不住在家里。

  他走出房间来到大厅,什么事? 林父的声音稍微温和了点,我叫你,你怎么不出来!得我多叫几遍吗? 我想房间里能听的到也就可以不用走出来了。

  林少城平淡地说道。

   林父十分不满林少城的这个回答,你才几岁,就这么懒,这走出来才几步路啊? 林少城真想一跃而起,说道,我今年十四岁了,我不是懒,我只是不想站到你面前看你怎么发泄怒火。

  但是林少城没有,他很清楚,父亲是不容许自己顶撞他的,而现在顶撞父亲,吃亏的只是自己。

   你的脸怎么肿起来了?林父伸手将林少城的脸掰到灯光下,你个死小子,又去打架了是不是?一天到晚不想着学习,就知道打架啊! 林少城有时候真的很羡慕班上的一些同学的,那些同学常说,自己要是再外面打架,他家人问的第一句话是有没有伤到自己,打赢了没有?他们的家人似乎很懂得这个世界弱肉强食的自然规律,如果你从小就处处忍让,到时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你知不知道,我是怎么花钱这个请客那个请客,又这个送礼,那个送来的才把你送到西徐中学的?许多父亲总是在强调自己怎么花钱想以此来使孩子感恩然后努力学习,殊不知,一个人生来就是最讨厌别人胡乱施恩的,尤其是送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东西。

   我知道。

  林少城轻声答道。

   我可告诉你,你要是去西徐了还敢吊儿郎当,不学好的话,以后就给我去那些工厂打工,让你知道什么叫吃苦。

  身为人父的第二招,恐吓孩子不读好书让其做工,体验艰辛,迷途知返。

   这时候, 林母下班回来了。

  林母把自行车放好,一见房子里的情形就不对,她是极疼爱这个独生子的,从小到大什么都由着他,林父那时就说,你就宠,看你以后怎么办。

  林父真正开始管教林少城是在他上三年级后,希望他念好书,但是林少城的出成绩就是上不去,为此,林少城上三年级的时候还留了一年级。

   林母一直是父子俩的和事老,怎么啦?唉呀,这怎么伤的,没事吧? 伤的好,就得让他知道痛,看他以后还敢不敢打架!林父气呼呼地说道。

   正说着的时候,电话响了,林父没好气地一把抓起听筒,喂! 少城在吗? 你是谁啊? 我是一清。

   一清?就是你啊,我可告诉你,以后别来找我家少城了,知道了没,就这样!林父啪的一声挂下电话。

   爸,你干什么!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林少城一下子就急了,父亲居然对自己最好的朋友说出这种话! 我说的不对吗?啊?人家的叔叔是混混出身,他以后要当混混还有靠山,你呢?你想走混混的路吗?小孩子不知天高地厚!林父哼的一声,坐在椅子上。

   我什么时候说我要当混混了,那是我朋友的电话,要是你朋友打来我也这样挂掉你会怎么样?林少城终于控制不住心里的火,一下子就冲了出来。

   少城!林母轻声喝道,好了好了,赶紧去休息吧,明天就得去报到了。

   你怎么说话的!你那些是什么朋友,你就不会交几个读书好点的,交一些狐朋狗友?能算朋友?算屁!林父本来想点烟的,现在拿着不动了。

   林少城又难过又怨恨地看着父亲,他总算知道了自己的父亲是有多功利了,看的都是眼前的表面的,丝毫没去考虑自己的感受。

   林少城知道(比尔.盖茨后来成为橡树了吗?)吵下去也没用,他转身走进房间,他只觉得自己好对不起方一清,这个兄弟!想到自己是独生子,上小学的这些年,什么事都是和方一清一起过来的,懂事的不懂事的,如今自己的父亲却这样对待他。

   你回房里干什么,我话还没说完呢!出来,给我出来!林父喋喋不休。

   好了,赶紧看电视去,别跟个泼妇似的说个没完。

  林母劝道。

   你说什么泼妇?啊,我这是要让他明白事理,你你你,你赶紧去吃饭,别在这唧唧歪歪的。

  林父凶道。

   方一清在房子里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了一块钱,他拿着一块钱径直出了房门,一句话不说出了家门。

   林母本来还想跟林父理论,这时见到林少城突然走出家门,改口问道:你要去哪里? 林父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他大声喝道,你要是敢去找那个什么方一清,你试试! 林少城一步都没停下地往外走去,他来到了离家不远的一家小商店,拿起电话拨下方一清家里的电话。

   喂,我是林少城,一清在家吗?林少城问道。

   少城?找一清啊,你等下。

  接电话的是一清的叔叔,他喊道,一清,一清……电话!少城啊,你可有好一阵子没来我家啦? 人家的长辈是如此尊重自己孩子的朋友,而自己的父亲却是如此独断,想到这,林少城的心隐约有点痛。

  呵呵,叔叔,有空我就会去的。

   一清来了,你有空常来玩啊!方一清的叔叔慈言说道。

   嗯。

   少城,你在哪里打的电话?方一清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我出来打的,刚才对不起,我爸他这人就是这样。

  林少城道起歉来。

   没事啦,你我还说什么对不起。

  方一清哈哈笑道:想起今天咱们两人把他们四人打趴下了,心里就痛快啊! 要不是其中那个头发染了前额来阴的,偷袭我,我们估计赢的更快。

  林少城笑道,他顿了一下,不过今天也让陈强挺没面子的了,以后你下小心点,他怎么说也在莆闽中学混一年了。

   怕他?开玩笑!没事的,你放心,对了,你是明天一早就要去那边报道的吧? 嗯。

  林少城说着 看了看远方的天空,心想,那所学校会是什么样呢? 两人又随便聊几句,之后林少城就回家了。

   回家后的林少城洗完脚就回房间了,根本不去理会父亲没完没了的叫骂。

   翌日一早,林少城和父亲提着大袋小袋上了车。

  林少城坐在了靠窗的位子上。

   小林笑了笑,刚准备摇头却忽然想到什么,便装出一脸痛楚的表情说:“ 阿姨,我快疼死了,你帮我揉揉吧。

  ”“哪里 疼啊?”杜 芳婷抓住小林完好的左手问。

  “哪儿都疼。

  ”杜芳婷是小林父亲雇的保姆,在他家工作已经一年多了。

  杜芳婷长相不错,身材也好的不得了,该凸的凸该翘的翘,明明三十多岁了却一点都不显老。

  而小林之所以受伤,完全是因为昨天他突发奇想吓唬杜芳婷,却被惊吓过度的杜芳婷从楼梯上推了下去,于是就摔成了这样。

  不过还好,基本都是皮外伤。

  “都是阿姨不好,让你伤成这个样子……你可千万别跟你爸说啊。

  ”杜芳婷一只纤纤玉手在小林的胸口上揉,全然没有察觉到小林脸上的痛苦是装出来的。

  而小林则趁着杜芳婷给他 按摩的机会,睁大眼睛盯着杜芳婷的胸口看。

  杜芳婷薄薄的衬衫下面鼓鼓囊囊,两团硕大随着她的动作一上一下颤动,仿佛下一刻就会挤破衣服从里面跃然而出。

  看着看着,小林忽然发现杜芳婷胸前的衬衫有两点凸起,他恍然意识到杜芳婷衬衣底下什么都没穿。

  小林已经十八岁了,怎么可能不知道男女之间那点事。

  现在他盯着杜芳婷胸前那两坨饱满看了半天,下身逐渐就有了反应。

  “除了胸口还哪里疼啊?”杜芳婷满脸担忧,根本没注意到小林在偷看她。

  “下面……”听到小林的话,杜芳婷就把手往下移,很快就移到了小林的肚子上。

  “用力点,阿姨。

  ”小林说道。

  杜芳婷哪敢不听小林的话,立马加重手上的力气,按摩的动作也随之变大。

  杜芳婷胸前的饱满摇晃的更加厉害,浑圆挺翘的胸型毫无保留的展现在小林眼前。

  小林看的眼里快要喷火,他趁杜芳婷不注意,装作不小心用手擦过杜芳婷胸口。

  手背上传来的柔软且充满弹性的触感,让小林一颗心都开始颤栗了。

  真想揉一把啊……这刺激太强烈了,小林感觉他下面已经有了反应,都快爆炸了。

  而一直在给小林按摩的杜芳婷,也终于发现了小林 身体上的异样。

  杜芳婷看着小林下身,脸上浮起一片红霞。

  但杜芳婷全当做没看见,依旧埋头给小林按摩身体。

  小林注意着杜芳婷的反应,看到杜芳婷脸红了,立即便知道这个女人已经察觉到他的小动作了。

  可是她却没有说什么,这难道是在暗示他继续下去?小林的胆子顿时大了起来。

  再次抬起手,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往杜芳婷胸前凑去,随着手指逐渐靠近杜芳婷丰满的身躯,小林的呼吸也渐渐变得粗重。

  终于,小林的手戳到了杜芳婷胸口上。

  好大!好软!小林激动的呼吸都紊乱了,他再也 忍不住一把抓了过去,眼看着就要抓到,却被杜芳婷逮住手腕。

  “小林,你这是做什么?”杜芳婷脸红的厉害,说话的声音也有些颤抖。

  小林十分不好意思,不过既然都被发现了,也就不必再遮遮掩掩。

  “阿姨,你太好看了,我真的忍不住——”“我们不能做这种事。

  ”杜芳婷连忙打断小林的话。

  小林不甘的看了眼杜芳婷胸前那迷人的曲线,又看了眼杜芳婷带着羞涩与些许怒意的脸,一把将他的手抽了回去。

  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变得压抑。

  杜芳婷别过脸,继续给小林按摩,半天也没吭声。

  “往下。

  ”小林忽然说道。

  杜芳婷的手一僵,神情也有些不太好看,但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咬咬牙把手往小林下面移去。

  “再往下,阿姨。

  ”小林的语气颇为强硬,而杜芳婷的手只差一点点就能碰到他那里。

  这次杜芳婷的手半天都没动,按摩也停了下来。

  小林一点都不心急,他慢悠悠的说:“阿姨,我受伤可是你害的,如果我爸知道这件事的话他还会让你继续在我家工作吗?”杜芳婷扭头看向小林,她一双迷人的大眼睛里竟然已经闪烁起点点泪光。

  说起来杜芳婷也是个可怜的女人,她老公死了好几年了,却给她留下一个还在上幼儿园的女儿。

  杜芳婷又没学历,这些年一直都是做保姆维持生计。

  如果被小林的父亲辞退,而且还是以她弄伤了雇主这种理由,那么保姆这一行她以后肯定就干不下去了。

  “小林,阿姨不是故意把你推下楼的……”杜芳婷揉了揉眼睛说,声音也有点哽咽。

  “那又怎么样呢?”小林抓住杜芳婷的手,在她手背上轻轻抚摸(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起来。

  “但是呢,我没那么不近人情,只要阿姨你多照顾我一点,我肯定不会跟我爸说的。

  ”照顾这两个字,小林咬的特别重。

  杜芳婷呆愣愣坐在床边,像是失去了灵魂,浑然没有察觉小林已经把她胸口衬衣的口子一颗颗解开了。

  杜芳婷衬衣下面果然什么都没穿,那几颗扣子刚一解开,丰满的胸部便跳跃了出来。

  看着杜芳婷胸前,小林呆滞了两秒才终于恢复清醒。

  这真的是绝世尤物啊……小林没有裹缠绷带的左手颤抖着来到杜芳婷胸前,只差一厘米就能碰到。

  小林胸口砰砰直跳,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他吞了一大口口水,这才轻轻按在杜芳婷白皙柔软的胸脯之上。

  手心传来的温热与柔软,让他心里直呼过瘾。

  而杜芳婷的身体则颤抖起来,可她眼睁睁看着小林在她胸口胡作非为,却闷不吭声,动也不动一下。

  “阿姨,你真的太美了。

  ”小林感慨道,缠着绷带的右手也伸了过来,在杜芳婷线条柔美的胸部上抚摸起来。

  “别说了,小林……”杜芳婷摇头道,她用手捂住脸,不知道是出于害羞还是不想看到小林的恶行。

  而小林的心思已经全部集中在杜芳婷的胸脯上,哪里顾得上其他随着小林的动作,杜芳婷的身子剧烈抖动了一下。

  杜芳婷的身体竟然反应这么大,这是小林没有想到的。

  杜芳婷的反应让小林感到兴奋,他不顾杜芳婷的惊呼,把嘴凑了上去。

  杜芳婷看着像小孩子一样亲吻自己的小林,不知为何心中的屈辱减少了许多。

  小林并不坏,杜芳婷和小林相处一年多了,小林从来没有为难过她。

  今天也许是小林被迷住了,所以才这么任性……一这么想,杜芳婷心中反而有种隐隐的得意。

  不过被一个比自己小一轮的孩子做这种事,杜芳婷还是感到难以接受。

  小林当然不知道杜芳婷心中在想些什么,他两手捧着杜芳婷的雪白,嘴巴不停在活动着。

  “轻点,小林……”杜芳婷忍不住说道,小林闻声看了眼杜芳婷,看到她眼里的泪光已经消失,他也放心了一些。

  想起自己刚才威胁杜芳婷的那番话,小林不禁有些愧疚,于是道起歉来:“阿姨,我不是真的为难你,只是你实在太诱人了,我忍不住才……”小林的道歉和夸奖起了作用,杜芳婷的脸又红了。

  小林见状,对杜芳婷胸脯的攻势更加猛烈。

  杜芳婷也有感觉了。

  实际上刚才被小林亲吻的时候,杜芳婷就有些按捺不住。

  杜芳婷能够感觉到自己下面好像已经有反应了,仅仅被小林摸了一阵就有些受不了。

  杜芳婷的心正在动摇,自从她老公死后她就再没有得到过满足,这几年她都是一个人过来的。

  杜芳婷今年三十多岁,正是需求最强烈的时期,连她本人都为自己能忍到现在而感到惊讶。

  而此刻,杜芳婷好几年没有受过疼爱的身躯,在小林颇为生硬的触摸下逐渐卸掉盔甲。

  “阿姨,我好难受……”小林忍不住说道,杜芳婷从失神当中清醒过来,看向小林问:“哪里难受?”“这里。

  ”小林指了指下身。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