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xxex >

xxex



姐夫開始向我買絲襪了,沒想到我的計劃跌跌撞撞的還是成功了。

  最終我們約定好三天之后交貨,想象著姐夫拿到我的原味絲襪后的樣子,我就十分興奮第二天早上我醒過來才發現姐夫昨晚還給我發了一堆的絲襪圖片,大多都是他需求的款式,還跟我說按照情況的不同付錢給我。

  這當然沒問題咯,姐夫可是要拿著我穿過的絲襪去…接下來的一整天我都在想今天晚上要怎么和姐夫“聊微信”呢?要不要告訴姐夫我的真實身份呢?終于到了下班時間,我興沖沖的就回家了,想著姐姐不在我可得抓緊和姐夫獨處的時間,把姐夫給拿下了才是。

  我的心情有些失落,回到家我卻發現姐夫不在家。

  反正姐姐也不在,我今天就穿著絲襪等姐夫回來吧,想到這里我就去換了一套極其性感的睡衣,換上吊帶襪,好好的坐在沙發上等著姐夫。

  可是不管我怎么等姐夫始終沒有回來,一直到我等的都睡著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醒過來一看,這都已經快一點了,姐夫怎么還沒有回來,不會是出什么事了吧,我開始擔心起來,要不要給姐夫打個電話呢?“咔”的一聲,門響了,我一看是姐夫回來了。

  好重的酒氣,我隔著好幾米都能聞見姐夫身上的酒味,看來姐夫今天晚上有應酬,喝了不少啊,那我這身準備豈不是白做了,唉~我連忙的跑過去扶住姐夫搖搖晃晃的身子。

  唔,姐夫真沉啊!我把姐夫放在了床上。

  我剛準備離開回房睡覺,沒想到姐夫一把抓住 了我的手。

  “曉晴,你別走!我要你。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我已經被姐夫拉入懷中,我的眼前出現的是姐夫的臉,只是這個距離。

  “唔~”姐夫深情的吻了上來。

  這就是姐夫的吻嗎?好厚重的感覺,我被姐夫緊緊的抱在了懷中。

  我閉上眼睛,開始回應起了姐夫的熱吻。

  我享受這姐夫的鼻息聲,姐夫的手也不老實的在我的身上摸索了起來。

  姐夫那雙有力的大手,順著我的背滑落,穿過我的小腹,將我的上面緊緊的掌握在手中。

  姐夫手心中傳來的溫度,然我整個人都燥熱了起來,我也緊緊的抱住了姐夫。

  姐夫時候搓揉時而拿捏,弄得我欲望大起,我抱住了姐夫俊逸的臉龐,渴望的在姐夫耳邊說道:“我要!快給我。

  ”姐夫就是機器人收到命令一般,瞬間把我抱起壓在了他的身下。

  我的手也在姐夫的身上摸索了起來,這就是我日思夜想的姐夫,我拉著姐夫的手往我的下面去。

  “嗯~”,我像是觸電一般。

  我也伸出手,一點點的去解開姐夫的褲子,我將姐夫的褲子拉了下來,這個時候我下意識的捂住了嘴巴。

  姐夫的那里真的好大啊,而且還這么高昂,這是我第一次這么近距離的看到,我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我輕輕的伸出手抓住了姐夫的那里,好硬啊,好燙啊,這是燒火棍吧,這樣的家伙能進來嗎?姐夫的嘴停止了對我的上面的挑逗了命令道:“曉晴,套上絲襪!”說著姐夫把我穿的絲襪用力一扯,一下子就扯下來一大片,接著把絲襪的殘片遞給了我,我心領神會的用絲襪將姐夫的那里包裹起來撫弄著。

  我的 身體也在姐夫挑逗下變得火熱難安,我扭動的對姐夫說:“快給我,我受不了了!”“把這個換上先!”說著姐夫從床頭翻 出了一雙開檔絲襪遞給了我。

  我那里顧得上什么,我現在只想要姐夫。

  我立馬穿上絲襪,一手搭著姐夫的肩膀,接著用一個指頭順著將姐夫的下巴挑起,然后深情的看著姐夫,重重的吻了上去。

  姐夫滿意的笑了笑:“你今天怎么這么會要了?”說著姐夫擺正了我的身體,深情的看著我,我靜靜的閉上眼,等待著這一刻的來臨。

  嗯?我發現姐夫沒有動靜便睜開眼睛,看到姐夫直勾勾的盯著我看。

  “曉月?”姐夫愣住了神,喊出了我的名字。

  姐夫他不是喝醉了嗎?怎么把我給認出來了。

  我瞬間臉紅到了脖子根,我把頭扭朝一邊咬著牙齒,我不敢看姐夫的臉。

  就這樣愣了幾秒鐘,姐夫立馬從我身上起來,跌跌撞撞的跑進了廁所,沖起了澡!我也只好起身回房,我此刻的心情十分復雜,有些開心,有些失落,也有些尷尬,不知道以后要怎么面對姐夫才好…等到我第二天早上醒來,我還在想見了姐夫要怎么辦,可推開房門我卻發現了桌上的早餐。

  早餐下面還有姐夫給我留下的字條:我今天晚上有工作,要晚點回來,晚飯不用等我。

  早餐有些涼,看來姐夫早早的就給我做了早餐就出去了。

  吃著姐夫給我做的早餐我卻有了滿滿的幸福感,有一種新婚小夫妻的感覺,這是我第一次嘗到姐夫的廚藝,雖然之前聽姐姐說過姐夫很會做飯,可今天才真的吃到了,手藝確實是一級棒。

  吃過早餐,我照常的去了公司,不知道為什么,感覺今天比平時精神許多。

  “鄭曉月,你今天來的挺早的呀!”“ 科長啊!”我心里有些厭煩,笑著說:“怎么了科長找我有事?”要知道科長這人尖酸刻薄,沒事的時候向來不會主動跟人打招呼,當然,老板除外,他可是個職業的馬屁精,整天跟在老板屁股后面,全科 的人沒一個喜歡他的,也不知道他找我干嘛。

  “嗯,沒事就不能找你了嗎?” 梁帆擺起了臭臉來,這個不要臉的一直盯著還我的胸口。

  “怎么會呢?”我憋著怒火,迎合的笑道,側過身去不讓他再看到。

  “嗯,那你晚上跟我去參加 龍德集團的商務晚宴吧,他們可是我們的大客戶,下午就不用上班了,回去換身得體的衣服!”一邊說還一邊用色迷迷的眼神看我。

  “好!”我強忍著火氣站起來,怒瞪著他。

  “嗯,那你去準備吧。

  ”梁帆一臉淫笑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終于是走開了。

  從我這里沒討到好,只見梁帆又跑去了隔壁的吳倩那里,吳倩也不是什么好人,跟梁帆眉來眼去的。

  正所謂眼不見心不煩,我專心的著手自己的工作,今天本來很好的心情都被梁帆給攪和了。

  ……下午四點,嗯差不多該回去準備了,晚上龍德集團的商務晚宴雖然我很不愿意和梁帆一起去,可這畢竟是任務,龍德集團還是我們的大客戶。

  回到家洗了個澡,換了一身紅色晚禮服,選了一雙姐夫喜歡的款式,踩起了我的黑色高跟鞋。

  嗯,不錯,真美。

  只可惜姐夫不能夠看見,我有些小失落的嘟了嘟嘴,開始化妝。

  全部弄完已經快七點了,我打了輛車直奔龍德大酒店。

  我剛到門口就發現那個討厭的梁帆站在門口等著我,看到我下車一副獻媚的樣子迎了上來。

  看著梁帆肥頭大耳,身上的那個油肚都快要把他的襯衫撐破了,看著我就覺得惡心,要不是工作原因我真想轉身就走。

  “等你好久了,來我們一起進去吧。

  ”只見梁帆擠了擠眉頭,右手手肘微微彎曲,一副一副讓我搭他手的樣子。

  我沒有理他,冷淡的說道:“走吧,梁科長!”說完我徑直的往酒店里面走去。

  “哼!鄭曉月,你別給臉不要臉!”梁帆拉下他滿臉的橫肉在我身后輕聲的威脅到:“我梁帆今天要你好看。

  ”媽的智障,我在心理暗罵到,也沒有理會他。

  參加晚宴的人不少,本市好多知名企業都有人來參加,我商業化的和其他企業的人商談了起來。

  終于談完了,要知道我到現在還沒有吃晚飯呢,可是把我餓慘了,好在沒有白辛苦,和龍德商務部的談攏了最近的項目,剛剛有點高興。

  你一言我一語的,商談完正式也十分無聊,這個時候那個討厭的梁帆又一臉淫笑走了過來。

  我裝作沒有看見,走向遠處去拿東西吃。

  “恭喜啊,鄭小姐,這次談成了你應該會升職了吧!”梁帆皮笑肉不笑的追了過來。

  我假笑道:“多虧了梁科長呀!”說完,我轉過身想要離開,卻被梁帆含住。

  “哎~你討厭我我知道,我只是想來恭喜你一下。

  ”說著梁帆遞過來一杯紅酒。

  看著梁帆假惺惺的樣子我就想吐,喝你妹啊!忽然眼前閃過一個熟悉的身影,那不(瓶子塞下體小說)是姐夫嗎?原來姐夫的公司也來參加了這個晚宴,難怪姐夫早上給我留字條。

  看到姐夫好開心啊,不知道他注意到我沒有,我的妝沒有花吧,我還是先去廁所補個妝再去和姐夫打招呼吧,可不能給姐夫丟了臉。

  我伸手接過梁帆遞過來的酒,一口喝了下去:“謝謝梁科長的好意。

  ”真是煩人,我現在指向打發了梁帆去找姐夫。

  喝完酒我不理梁帆立馬去廁所補了個妝。

  嗯,不錯,姐夫一定會喜歡的。

  我剛走出廁所門就發覺身體有些不對,頭怎么好像有點暈暈的,難道是喝多了嗎?我的眼睛越發的變得模糊起來,隱約的我看見一張厭惡的臉在對著我淫笑,這是梁帆?他怎么會在這里?我并沒有完全的失去理智,我突然意識到了不對勁,我今天晚上只喝了五杯紅酒,平時喝兩瓶我都不會頭暈,是梁帆在酒里下了藥。

  我只感覺到雙腿癱軟,全身使不上力氣,想要痛嗎梁帆,可是我現在卻連開口求救的力氣的沒有。

  梁帆惡心的臉離我越來越近,我的眼神也感覺到越來越模糊。

  一個感覺十分遙遠的聲音傳到了我耳朵里:“鄭曉月,你沒事吧!”這是梁帆假嘻嘻的聲音。

  他扶住了我的肩膀,我感覺身體不受自己的控制,任由梁帆扶著我往電梯里走了進去。

  看著他按了二十五樓,我知道不好,這個禽獸居然做出這種事情來,我拼勁全力喊道:“梁帆你格王八蛋快放開我!”我希望電梯里的小情侶能意識到我的異樣,可沒有想到梁帆這個禽獸卻對他們笑笑說:“我女朋友喝多了,不好意思啊。

  ”那對小情侶居然被他一副虛偽的樣子給蒙蔽了,正在我打算再次呼叫的時候電梯到了二十五樓,他一手捂住了我的嘴,一手把我拖出了電梯。

  我掙扎的反抗著,可是現在的我根本使不上力氣,而且身體還開始異常的燥熱了起來。

  “好熱!”我忍不住喊道。

  梁帆把門打開把我扔到了大床上,淫蕩的笑著:“看來這個迷藥加春藥的效果真不錯啊,今天晚上 老子就把你給辦了,看你還怎么在老子面前裝高冷。

  ”“老子可是忍你很久了。

  ”梁帆一臉得意道:“真他媽不識趣,非得老子來硬的,過了今天老子就把你變得和吳倩那娘們一樣,嘿嘿嘿!” “這么長啊?難看死了!不過如果能讓他像上次噴出來的話,他應該就能醒過來吧?”少女心里暗暗想著,手上的觸摸不覺慢慢加了些力道。

  閉著眼睛躺在地上裝死的趙本嚴心中正琢磨著, 孟曉華這傻丫頭會用什么辦法刺激他的時候,卻感覺到 女孩已經解開的他的褲子掏出了他傳宗接代的寶貝,正用小手來回不斷地觸碰著。

  小 獸醫偷偷把眼睛瞇了一條縫望出去,發現孟曉華正蹲在他的腿邊,窈窕的背影對著他,短短的牛仔裙根本遮不住她修長的小腿和飽滿的大腿以及上面若隱若現的一部分粉臀。

  而更香艷的是女孩的手里正把玩著他那里,如何能讓他不興奮不激動。

  于是很快孟曉華就愕然地發現手中的東西正在迅速地長大,而且感覺到更加火熱,甚至能感到上面靜脈地靜靜跳動。

  “這樣應該很快就能噴了吧?”孟曉華暗暗告訴著自己,手上的速度也開始加快。

  這種美妙的感覺,讓小獸醫舒服地想叫出聲,但他也很清楚一旦叫出聲來,就無福繼續享受這種體驗了,于是緊閉住嘴巴一聲不吭。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孟曉華的兩只小手正來回不停地更換著,但是直到這兩只手都已經又酸又痛了,手里的家伙還是絲毫沒有要繳械投降的趨勢,依然用它那只獨眼盯著少女看,似乎是在嘲笑她?“我就不信我制服不了你這么個家伙!”孟曉華心中也有些動怒,看起來只用手是不行了,雖然孟曉華還是個正經的黃花大閨女,但是她在大學里還是和室友那一群女孩們在寢室里偷偷地看過一些愛情動作片。

  “看來只能用嘴了!”少女打定了注意,挽了挽鬢角上垂下來的頭發,小腿一倒直接撅起蠻腰跪倒在小獸醫的腰部,把臉貼了過去……….趙本嚴正閉眼享受著來自下面的女孩手指間的舒服摩挲,突然發覺孟曉華似乎不再動作。

  “難道她已經放棄了?”正當小獸醫準備開口說話結束這場惡作劇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那里似乎又到了一個全新的溫熱濕潤緊致的空間里。

  “嘶…….”這種全新的體驗讓趙本嚴舒服得在心里猛吸著冷氣,甚至后腰一麻就想那個,不過擁有強大意志力的他拼命地告訴自己不可以絕對不可以,兩只手死死抓住地面上的松針。

  孟曉華從開始的生硬已經逐漸變得熟練的品嘗了。

  被強烈刺激的小獸醫不斷繃緊自己的身體,他感到自己身體的那部分已經快要不停他大腦的指揮了,雖然大腦不停命令自己的兄弟一定要挺住挺住,但他已經控制不住自己沸騰的情緒了。

  趙本嚴為了分散注意力,再次悄悄睜開眼睛。

  這一看更是差點讓他走火入魔,原來孟曉華圓圓的豐滿正高高撅起近在咫尺地對著他。

  深藍色牛仔短裙里的粉色小內內,看了個清清楚楚,甚至內褲面料上被少女神秘地帶撐起的美妙形狀也看得是纖毫畢現,趙本嚴感到一陣眩暈了,甚至偷偷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看看是否出血。

  不過此時的孟曉華可不知道,裝死的小獸醫正在偷窺自己,大概是時間太久了,女孩心中又開始了焦躁,但又不想半途而廢,于是加快了頭部上下擺動的速度。

  本就已經到了強弩之末的趙本嚴哪能扛得住女孩的這一套連環重擊啊,沒超過三十秒,孟曉華就聽到身后趙本嚴發出“啊”的一聲大叫。

  趙本嚴這一釋放,讓孟曉華都嗆著了。

  “咳咳咳……嗆死我了!你這混蛋!”孟曉華不顧風度叫罵著,轉過頭卻發現滿臉潮紅的趙本嚴不知道何時已經坐了起來,呼呼喘著粗氣…..“你…..又騙我!”孟曉華出離憤怒地舉起拳頭砸向戲弄自己的小獸醫。

  “曉華,我錯了!我錯了…..”趙本嚴一邊告饒著,一邊提著褲子向山下跑去。

  一男一女的追打聲笑罵在崎嶇的山路間傳蕩著,漸漸遠去………回到村中,一早上就跑出來的孟曉華直接回了家,而占盡了便宜的小獸醫則向著自己像狗窩似的獸醫站走了回去。

  不過走到離家沒多遠,卻見有兩個人站在他的趙家獸醫站附近的大樹下拉拉扯扯的,不停地撕打著。

  “誰啊?”趙本嚴心頭奇怪,腳下加緊幾步走近一看,卻見一個長得肉乎乎的白胖子正抱著一個小女孩在那里連親再啃的。

  那女孩極力掙扎不過顯然沒有那胖子力氣大,一件繡花的紗制襯衫已經被那雙肥手撕扯得紐扣脫落,露出里面白色的小背心。

  “這個王八蛋!”趙本嚴暗罵了一句,這胖子小獸醫認識,是村長孟大慶的寶貝兒子 孟廣祿,天生就有智力殘疾。

  而他撕扯的女孩正是這兩天總見面的 徐叔女兒徐 小果

  “ 果果,果果…..我的好果果,你讓我摸摸你,親親你吧?我爹說了,把你說給我當媳婦了已經,你就解開衣服讓我親一親吧?我從來都沒親過女人啊啊…..”孟廣祿口水流的老長,癡癡傻傻地說著。

  “你放開我,放開……救命啊…….”徐小果用力地想擺脫這個白癡的猥褻,可是力氣實在太小,眼見那只肥手已經開始伸向少女的鼓鼓囊囊的背心前襟,女孩的眼里已經滿是噙滿了淚花。

  ……“住手!”趙本嚴大聲斷喝了一聲,飛起一腳重重地踹到孟廣祿的肥肥的屁股蛋子上,從小就有武術根基的趙本嚴這一腳顯然不輕。

  孟廣祿二百多斤的體重居然被他一腳踹得“噔噔……..”一溜小跑地坐了個腚蹲。

  “你…….你敢踢我!”孟廣祿站起身來,低下頭如同一只發狂的瘋牛直接向趙本嚴沖了過來。

  “哼!”小獸醫鼻子里發出一聲冷哼,輕輕閃身躲過,把身體讓到一邊,等胖子身體沖過,對準他的屁股又是一腳。

  “噔噔……”又是一個腚蹲,這下孟廣祿坐在地上不起來了,他雖然是傻了點,但還沒蠢到家,知道斗不過人家于是撒潑打渾地罵了起來 。

  “小獸醫你欺負我,搶我媳婦!你等著的,你等著我爸怎么收拾你的!”孟廣祿坐在地上大罵著。

  “趕緊給我滾遠點,以后再欺負我小果妹子,我就把你屁股踢開花!”趙本嚴舉起腳來,作勢又要踢他。

  “你等著我的,等著我的………”孟廣祿見勢不妙,趕緊一骨碌身從地上爬起來,一邊威脅著一邊向遠處跑去。

  “這肥子就是欠揍!小果妹子,你沒事吧?”見孟廣祿已經走遠,小獸醫走近徐小果想要安慰安慰她。

  “本嚴哥哥,幸虧你回來了嗚嗚嗚………”少女如同見到親人般,一頭扎進趙本嚴的懷里嗚嗚的哭泣著。

  “沒事,妹子沒事了!”小獸醫一邊感受著女孩洋溢著青春氣息的肉體一邊把徐小果讓進了他那間小獸醫站。

  “你咋跑我這門口來了?”趙本嚴搬了把椅子讓女孩坐下問道。

  “我下午在地里摘了些新鮮的蔬菜,想給你送點過來,到了這卻發現你家里沒有人,琢磨著等你一會,結果就發現孟廣祿那個家伙來了,我看他兜里揣了不少石頭到你家門口,好像是要砸你家玻璃,我就上去阻止他!結果他一看到我,就對我毛手毛腳的…….幸虧你回來了……”小丫頭一邊哭著一邊訴說著。

  “原來是這樣。

  ”趙(三個洞都被塞滿爽)本嚴心中暗道僥幸,肯定是孟大慶那個老王八蛋指使他那個傻兒子來砸獸醫站的玻璃,如果我要是回來晚了,那果果還真有可能被那個白癡給侮辱了啊!趙本嚴偷眼望向徐小果,發現女孩已經停止了抽泣,不過身上襯衫的紐扣脫落了大半,露出里面寬大的棉線白色背心和微微隆起的前胸。

  似乎是發覺到,小獸醫在偷看她,徐小果的臉上升起兩團紅云,略帶羞澀地整理下自己剛才被胖子弄亂的頭發,不過胸前暴露的春光似乎根本沒想去阻擋。

  “難道這小妞子,還真把她爹說的那個婚事,當真事啦?那我豈不是艷福高照了嗎?”趙本嚴有點得意地想著。

  “那個…..果果,剛才孟廣祿那個胖子沒傷到你吧?”“沒有,他好像就顧著扯人家衣服了,還說…..還說要親人家…….胸口”徐小果的臉色更紅了,低下頭不好意思的說。

  “沒傷到就好,沒傷就好,要不我送你回去吧?”“本嚴哥哥,你醫術那么高明,要不…..要不你幫果果檢查一下身體吧?”女孩突然說了句讓小獸醫意外的話。

  “檢查身體?”“是啊,曉華姐不是總找你檢查身體嗎?”女孩烏溜溜的大眼睛眨了眨,調皮地一笑。

  “你是聽誰說的我總給你曉華姐檢查身體啦?”小獸醫疑惑地問。

  “嗯,是二胖哥哥偷偷告訴我的!”“二胖這個該死的大嘴巴!”看著徐小果清純又略帶曖昧的笑容,趙本嚴的喉結動了動。

  “果果,你年齡還有點小啊,不太適合你曉華姐姐那種體檢的?”猶豫了半天小獸醫還是有點覺得不太妥當。

  “我還小啊?”少女生氣地努著小嘴,一挺鼓鼓囊囊的胸脯說:“我上高中的時候,好多班上的女同學都偷偷和男同學去酒店玩了,上自習的時候她們還常常討論誰的男友哪個大哪個時間長呢!你說我還小嘛?”現在的孩子都這么早熟了嗎?趙本嚴望著調皮的果果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只能傻傻地陪笑道:“不小,不小了!”“那我也能讓你檢查身體嗎?”徐小果滿懷希望地看著趙本嚴。

  “嗯…..嗯………天色不早了,我先用單車帶著你回去。

  你出來這么久,徐叔也該擔心了。

  ”生怕搞出事端的小獸醫干咳了兩聲敷衍了過去。

  “好吧……”一聽趙本嚴說到自己的父親,小果雖然感到有些失望但還是很快地點了點頭。

  小獸醫給徐小果找了件自己穿的上衣讓徐小果披在身上,免得那件被扯開紐扣的襯衫讓小丫頭春風外泄了,到院子里騎上自己那輛老破二八的自行車。

  小果乖巧地上了他的后座,把飽滿的胸膛貼到小獸醫厚實的后背上。

  那兩團豐盈的柔軟貼在背上的感覺真好,小獸醫歪歪扭扭地騎著他的破車好不容易把小丫頭送回徐叔家。

  …….回到自己的小破獸醫站,天色已經擦黑了,趙本嚴隨便給自己做了點晚飯剛剛吃了幾口就聽到門外有人敲門。

  “小趙神醫在嗎?小趙神醫在嗎?”一個嬌媚的女聲隨之響起。

  “誰啊?”趙本嚴心中一動,這么晚了孟曉華肯定不會來了,果果那小丫頭又剛被自己送回去,還能是誰呢?難道是那天被孟大慶下藥的鑫月嫂子?自從那天之后他們兩個就沒再見過面了,每每想到那天那場精彩絕倫的初體驗,趙本嚴的小腹又是一陣燥熱。

  “來了,來了……是你?”打開房門,小獸醫驚訝地看著門外的女子。

  “是我怎么啦?你以為是誰啊?”門外站著一個身材妖嬈二十多歲的美艷少婦,正媚眼如絲笑著對趙本嚴說著話。

  來的不是別人,正是那天在苞米地里和村長孟大慶赤膊大戰的嬌婦 胡二杏

  “哈…..是二杏嫂子啊,沒什么,我剛才還以為是別人呢。

  ”趙本嚴趕忙打著哈哈把胡二杏讓進屋內。

  “二杏嫂子,這么晚了,到我這兒有什么事嗎?家里的牲口病了嗎?”小獸醫給胡二杏倒了杯水,隨后隔著桌子坐到了少婦的對面。

  “嗯…..不是啦,人家是有別的事找小神醫你啦?”胡二杏飽含春水的一對杏眼緊盯著趙本嚴看個不停。

  “是嗎?……有什么事啊?”小獸醫心中暗自稱奇,琢磨著莫非自己偷窺她和孟大慶偷情的事情被她發現了?“我聽說呢,小趙神醫你醫術特別的高明,就連那個得了胃癌的徐國盛吃了兩天你開的藥,都能下地走了,現在全村人都說你是神醫啊?”胡二杏笑顏如花地望著趙本嚴,滔滔不絕地說著。

  “嫂子,您就別和我客氣了!您有什么事就直說吧?”小獸醫打斷了少婦的夸獎。

  “那小趙兄弟,我想問問你,女人身子的病你能不能看得好啊?”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