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上来自己动啊好大 >

上来自己动啊好大



  他到底做错了什么,结局会是这样的让他致命……  一个阳光慵懒的午后,光打来了电话,声音低沉、抑郁,仔细分辨似乎还有哭过的痕迹。

  男儿有泪不轻弹,作为 男人,对他的打击是致命的:自己的 老婆跟人 私奔了,那人就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二十多天他们音信全无……  未婚先孕,18岁作了父母  我和霞的婚姻虽算不上青梅竹马,但也是相爱多年。

    上初中时我们就是校友。

  她比我小两个月,小巧玲珑的身材,模样清纯可人。

  初二时,我们常常结伴 回家,住校的时候晚上还常一起出来散步。

  青葱岁月里,爱的种子在少男少女心中萌动;美丽的校园中,常有我们亲密无间的身影。

    初中刚毕业,我们便一起去淮北打工,幻想着用自己的双手打拼出美好的未来。

  从农村走进陌生的城市,我和霞也开始了同一屋檐下的共同 生活

  我们两人家庭都不富裕,刚来时囊中羞涩,每天粗茶淡饭,有时候,一元钱买两斤芹菜,炒菜吃了两天,剩下的叶子舍不得扔,还用来做汤喝。

  日子虽苦,但却很温馨,爱情让我们的心里时时膨胀着幸福,小屋里每天都洋溢着欢声笑语…… 借我钱的 铁哥们竟和 我老婆私奔(5/5)  霞虽然算不上漂亮,但人老实,温柔贤惠。

  在我看来漂亮女子不可靠,只有霞这样的,才是可以携手终生的伴侣。

  我们每天同床共枕形影不离,俨然一对夫妻。

  18岁,还未到结婚的年龄,我们就已为人父,为人母,有了第一个孩子。

  我们把孩子交给父母带,又一起到温州打工。

  三年后,第二个孩子出世了,也是男孩。

    孩子有了两个,可结婚手续还没办。

  我一直是想给霞一个风风光光的婚礼,无奈手头拮据,直到去年9月,我们才领证举办婚礼。

  我给霞买了一条3000多元的金项链,办酒席的钱还是借的。

    一直以为,男人就该挑起家庭的重负,不能让老婆儿子跟自己受苦。

  为了养家糊口,这些年我一直在外地开出租车,和霞聚少散多,三四个月我才回家一次。

  每次回家,两个儿子都亲亲热热地围着我转,我也想多弥补点父爱,就带他们去公园,去超市。

  和孩子一起的时间多了,无形中就冷落了霞。

  她几次提出想让我带她出去玩,享受一下二人世界的浪漫,可我都没放在心上。

  借我钱的铁哥们竟和我老婆私奔(5/5)  我们的沟通越来越少,以致霞怀疑我在外面有 女人,为此我们开始争吵。

  霞总觉得自己每天围着孩子转,生活没有一点情趣;可我忽略了她的感受,以为自己不抽烟,不喝酒,每月工资悉数上交就尽了男人的责任。

  再说,都十几年的老夫老妻了,整日为生活操劳,哪还有闲情逸致再去谈情说爱!从去年9月结婚后,我们争吵的次数愈发频繁起来。

    伤害我的人竟是我的铁哥们  炜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最铁的哥们。

  他比我小两岁,因为没有工作,整日游手好闲,父母把他赶出家门,他就租了房子住,就在我家对门。

  每天无所事事的,他喜欢跟我出去转,还三天两头在我家蹭饭,时不时地还向我借钱。

  去年他跟人打架打破了头,我还开车送他去医院,为他付了医药费。

  借我钱的铁哥们竟和我老婆私奔(5/5)  虽然知道炜这个人很不地道,以前在外打工时,曾骗了老板娘的钱,但他总跟着我,我也不好拒绝他。

  日久天长,他对我的那点事也了如指掌:口袋里有了点钱,喜欢上酒吧、夜总会,偶尔的还闹上个一夜情;有一次,我和炜还共同找过一个女人。

  当然这些事我在霞面前瞒得滴水不漏,我心里明白,那些女人不过是逢场作戏,只有霞才是我这辈子唯一值得爱的女人!  炜一直很羡慕我,去年年底他在天津时,还打电话来祝福我:你多幸福,有个这么好的老婆,还有两个可爱的孩子,自己又能赚钱……的确,在人们眼中,我们这四口之家是幸福的,完美的,更不用说在炜这样的单身汉的眼中!然而,完美的事情总是不会长久,我做梦也没(益智故事)有想到,我们这个幸福的家庭会走到支离破碎这一步!借我钱的铁哥们竟和我老婆私奔(5/5)  炜这次年二十六就从天津回来比我早来两天,他打电话给我时,我还在无锡,我们随便聊了两句,炜忽然问我:你在外面还有女人吗?我脱口而出;没有三两个女人还算男人吗!话说得气壮如牛,男人和男人之间的吹牛本是司空见惯,更何况在炜这样的铁哥们面前又何需掩饰!然而,万万没想到,炜当时就和霞一起,而且他把手机给了霞,霞听得真真切切!炜还把我在外面的事全都讲给霞听,霞对此深信不疑,还借了钱给炜用。

    霞因此郁郁寡欢,在家时三番五次追问我在外面的事。

  大年三十,我们吵得不可开交。

  我知道,霞是个老实本分的女人,在她心里,我就是她的一切、她生活的全部,而我的背叛又伤了她的心!那几天,她经常有意无意的点我,说某日我和某个女人一起吃饭,那女人戴着眼镜,连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她都说的分毫不差!这些事除了炜知道,霞怎么会知道?借我钱的铁哥们竟和我老婆私奔(5/5)  炜就这样出卖了我,我还把他当成亲兄弟!那天,他想考驾照,还让我帮他找车,我和霞坐在后面,他坐在前面驾驶,我手把手地教他要领,没想到他如此卑鄙!在家里心烦意乱,年初六我就回了无锡。

  年初八那天是情人节,给霞打电话,她欲言又止,好像身边有人;又打到家里,孩子说妈妈说她刚走!显然是妈妈教他们撒的谎!爱情怎能夜不闭户,我的心里有隐隐的不安在滋长……  我的心被扎得千疮百孔  第二天晚上打电话,霞没有回家,又打到她娘家,她母亲说霞没来过。

  霞的手机关了,炜的也打不通,一种不祥之兆在心里闪过,我心急如焚,连夜打车从杭州赶到徐州。

  果然炜和霞都消失了,没人知道他们的下落。

    我设法调出了霞的手机通话单,这半年里,她和炜联系密切,每天最多有十几个短信,而且通话时间大都在半夜十一二点。

  炜从天津来时,霞还专门去车站接他。

  这一切难道是炜蓄谋已久的?我不由的打了个冷颤……借我钱的铁哥们竟和我老婆私奔(5/5)  整整三天我彻夜未眠,马不停蹄找遍了徐州的大街小巷,找遍了大大小小的旅馆,问遍了所有的亲戚朋友,结果一无所获。

  老婆真的跟炜走了,走时她带了几千元钱;炜没有钱,前几天他还向我借了500元钱,没想到是用来和我老婆开房间!那种被欺骗、被愚弄的感觉像蛇一样噬咬着我的心,我恨自己的愚蠢。

  论相貌炜还不如我,我生就高大魁伟,他只有一米六几的身高,和我一起自然相形见绌,不讨女人喜欢。

  我也曾开玩笑地教过他一些小招术,讨女人欢心,没想到他竟用来勾引我的老婆!  霞跟人跑了,这消息在庄里不胫而走,人们都说:这么好的女人怎么会走这条路呢!霞的母亲气得生了病,而我二十多天里掉了三十斤肉!得到时不去珍惜,失去了才知道珍贵,我追悔莫及。

    霞走了,我活在这个世界也失去了意义,我学会了抽烟,学会了酗酒,我拼命地折磨自己,用烟酒来麻痹自己的心灵,我还去献了400cc血,走在路上都摇摇晃晃,如行尸走肉一般。

  借我钱的铁哥们竟和我老婆私奔(5/5)  霞是那么单纯,那么轻易地就相信了一个男人,如果她被人骗了,那我会更加心痛。

  炜和我是那么好的朋友,没有钱我给他用;有困难,我给他帮忙。

  要知道朋友妻不可欺啊,炜啊,你为什么要碰我的女人,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呢?  至爱亲人泣血的呼唤  霞走后,两个幼小的孩子天天哭哭啼啼。

  小儿子自她走后一直发烧不退,问他:想妈妈吗?他倔强地摇摇头:不要妈,要爸爸!我听了心痛得说不出话来。

  两个孩子一夜之间长大了,也懂事了,以前天天打架,现在不打了,还互相让着;早上起来,上二年级的大儿子还帮上幼儿园的弟弟穿衣服。

    那天,我给儿子打电话,两个孩子一起哭着说:爸爸,我们听话,你不要给我们找新妈妈!咱们三人一起过,我们长大了一定疼你!我的泪水夺眶而出,心也在那一刻碎了一地……借我钱的铁哥们竟和我老婆私奔(5/5)  独自漂泊在外,我是多么思念儿子啊,可我又不敢回家面对现实,因为这一切,让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没了自尊,没了面子,又如何在人前抬起头来!  昨晚,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个不停,我坐在车里流了一夜泪。

  天明时雨停了,我的泪也流干了。

  今后的路该怎么走,我的眼前一片茫然,为了两个孩子,我愿意忍受孤独和寂寞,用自己的痛苦换取孩子的幸福,可是,我只有27岁啊,这辈子就这么打发了,我又实在于心不甘……老婆啊,你是该惩罚我的冷落,可是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给我留下一个今生今世也难以解开的结呢?  老婆和朋友,都是光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但他们却给了光最致命的伤害。

  即便如此,在这愁肠百结的时刻,他所担心的还是妻子的平安。

  爱得深,才会伤得痛,借倾诉之际,他想对妻子说:回来吧,老婆,法律上咱们还是夫妻,等你回来咱们就去办离婚手续,除了儿子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如果有来世,我还会娶你做老婆,那时我会更加爱你,抽更多时间陪你……但愿霞能听到亲人泣血的呼唤,何去何从该有个了断,不能一走了之。

  借我钱的铁哥们竟和我老婆私奔(5/5)  朋友是每个人在一生中都不可缺少的,可品性恶劣的人能做朋友吗?自己的爱情要好好的珍惜。

   林逸怀里抱着药箱,到小柳村时,天已经擦黑,灰蒙蒙的。

  他站在小柳村村口,一股尿意袭来,于是疾步朝着村口北面的小竹林走去,到一棵笔直的青竹前面放下药箱,将裤裆拉链拉开,掏出家伙放水时,突然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扭头见一个壮实的男人拉着一个少妇急急忙忙的朝着小树林里面冲来,顿时吓的一哆嗦,几滴尿液一下子滴在了手指之上,来不及多想,林逸赶紧蹲了下去,将自己给隐藏在一旁的杂草堆中……那壮实的男人拉着少妇进入小竹林深处后,猴急的紧紧搂住了少妇的腰身,腾出一只手就要去扯少妇的裙子……“等会儿……”少妇拽住那男人的胳膊,有些忐忑 的说:“你急什么,这种地方不会被人发现吧?”“不会的,赶紧给我,我忍不住了……”林逸蹲在草堆里瞧见眼前的一幕,心中已经有数,原来是一对偷情的男女。

  少妇不悦的瞪了壮男一眼,伸手狠狠的掐了他一把,“你个棒槌,急死你。

  你不怕我家那口子发现,把你给废了?”壮男嘿嘿 一笑,一脸得瑟的说:“ 王志强正忙着照顾他那快死的老娘,现在是焦头烂额,哪里还有工夫管我给他戴绿帽子?!”少妇白了壮男一眼,说:“听说他请了镇上林家医馆的人来给他老娘看病,也不知道能不能治好。

  ”“哼哼,林家医馆虽说在镇上挺有名气的,但也不至于能有起死回生的手段,我看啊这老婆子熬不过今年冬天了……”“呸, 张铁柱,嘴巴也太毒了吧,你当着我的面诅咒我婆婆,小心我告诉王志强去。

  ”叫张铁柱的男人咧嘴一笑,“你敢告诉王志强,我就敢告诉他,你给他戴绿帽子。

  ”说话时,他又是一笑,一双大手开始不老实的在少妇身上乱摸起来。

  “去你的。

  ”少妇红着脸娇媚一笑,朝张铁柱下面瞥了一眼,说:“老娘如果不是看你壮实的像个牛犊子,才不会和你干这种事情,你也就下面那玩意有点用处!”张铁柱听了少妇的话脸色露出气愤之色,咬牙切齿的说:“ 李秀云,你这娘们敢埋汰老子,看老子怎么折腾死你。

  ”说着话,他一把将李秀云的短裙给撩了起来。

  “少给老娘废话,别磨磨唧唧的,赶紧办事儿,老娘待会儿还得回去,出来时间长了会被王志强怀疑的……”“嘿嘿……现在轮到你这娘们急了吧。

  ”这会儿张铁柱倒是不急了,一双厚实的大手在李秀云沉甸甸的 胸部上揉捏着,脸上露出狡诈的笑意道:“老李头承包鱼塘的时间快到期了,你得帮我……”“我……我怎么帮你,又……又不是我的鱼塘……”李秀云气喘吁吁的说道。

  张铁柱双手由她胸部慢慢探索到了肥硕的臀部上,张铁柱爱不释手的把玩着,嘴里提醒道:“你老公可是村长,只要他答应,一定可以帮我弄到鱼塘的承包权……”“好……我回去……回去和他商量……你别再折磨我了,快给我……”张铁柱满意一笑,“嘿嘿,马上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死去活来,腾云驾雾……”躲在草丛中的林逸见到这一幕,只觉得岛国片和这个相比简直是弱爆了。

  林逸觉得再看下去恐怕就要欲火焚身了,起身准备离开之际,突然,一只大黄狗从外面蹿了进来,突如其来的吼叫吓的林逸一下子从草丛中跳了起来。

  而这狗叫声巧合也引起了那张铁柱和李秀云的注意,李秀云见草堆里跳出个大小伙子,吓的尖叫一声,赶紧把脱了裤子准备干事的张铁柱推开,慌张的去整理自己的衣裙。

  林逸暴露了目标,不敢多待,怀里抱着药箱,慌忙朝着竹林外面奔去……等林逸离开后,李秀云哭哭啼啼的道:“完了,这次死定了,刚才一定被那小子看见了。

  ”张铁柱男人眯着眼睛说:“要不一不做二不休把他……”他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李秀云吓了一跳,一巴掌拍在张铁柱胸口:“你小子是不是疯了?你想死别拖累我!”她气的一把推开张铁柱,然后把自己裙子整理好,继续说:“现在只能祈祷那小子不认识咱们,否则,如果被王志强知道,咱们两都要倒霉。

  ”……林逸一脸郁闷的走进村,犹豫着要不要回镇上去,已经被村长媳妇看见了,再去村长家得多尴尬?正纠结着,一个憨厚的笑声在不远处响起:“哈哈,你就是老神医的孙儿吧?”林逸抬头见一个穿着绿色布衫的男人迎面走来,就点头疑惑的问:“你是?”“我是小柳村村长王志强啊,上午去拜见过林老神医。

  ”王志强解释的说道。

  林逸哦了一声,看王志强的目光有些同情。

  王志强摸摸脸,疑惑的道:“我脸上不干净?”林逸暗忖,脸上到不脏,就是脑袋上嘛,刚才被自己媳妇戴了顶绿帽子。

  林逸正要开口,王志强声音再次响起,只不过不是对他说,而是对他身后的人说,“秀云,你去干啥去了?不是让你呆在家里等着 小林 医生过来吗!你怎么自己跑出去了?真是不像话。

  ”从竹林中出来的李秀云脸色颇为难看,见林逸就是刚才发现她的人时,她脸变的煞白,心里极为忐忑不安,生怕林逸把她刚才和张铁柱偷情的事情抖露出来。

  “哦,刚才……刚才去地里溜达了一圈,准备摘些嫩叶青菜晚上吃。

  ”李秀云挤出笑意,牵强的解释着。

  林逸这会儿才看清女人的长相,倒是有几分姿色,不过也只是中等之姿,估计在小柳村这种地方可以算得上村花了,衣着也挺时髦,虽然没有城里人的那种气质,但高跟鞋、小短裙、花衬衫一样也不少,就那一双大白腿都能勾引不少男人的欲望。

  林逸忍不住朝李秀云身上瞥了两眼,目光落在了李秀云裙子上,因为李秀云刚才太过匆忙,黑色裙子上蹭了一块白色的粘液她自己并未发现,待发现林逸的目光之后,她低头望去,脸唰的一下子变红,赶紧用手捂住了那个地方……王志强倒是没有发现两人的异样,乐呵呵的对林逸介绍道:“小林医生,这是我老婆李秀云,这几天你的生活起居就由她照顾,有什么需要直接告诉她就成了。

  ”林逸轻轻点头,似笑非笑的望着李秀云,说:“那就麻烦李姐了。

  ”王志强抢着说:“不麻烦,不麻烦。

  应该是我们麻烦你才对,我母亲的病还得指望你呢。

  ”李秀云见林逸似乎没有要告状的意思,心里稍微踏实,又见林逸有意无意的把目光看向自己,就娇媚一笑,轻声说:“能够照顾小林医生是我的福气呢,小林医生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便是,不管什么要求我都会满足你的。

  ”林逸听出李秀云的这句画外音,心里暗骂一句,“这女人真够骚的!”不过,想起刚才在小竹林见李秀云肥硕臀部被玩弄的颤颤巍巍,林逸原本已经平息的欲火再次被撩拨起来……刚刚下过雨的小柳村空气极为新鲜,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茉莉花香,在王志强的带领下,林逸在一个红铁门前面止步,将大铁门打开,便是一个水泥的围墙将一幢三层的小楼房给围在里面,小院子里面种着一颗杨树,杨树似乎有些年月了,枝干粗壮而茂密。

  “小林医生,快请进。

  ”王志强笑眯眯的将林逸领进屋中,然后对李秀云吩咐说:“你赶紧去做饭,把家里的干货都拿出来招待小林医生。

  ”李秀云笑着答应一声,一脸春意的瞥了林逸一眼后,扭着水蛇腰进了厨房。

  王志强为林逸倒了茶水后将烟递到林逸面前:“小林医生抽烟不?”林逸含笑的摆手:“我不抽烟,抽烟有害健康……”“呵呵,小林医生说的是,我这烟瘾有许多年了,戒不掉。

  ”说着,他给自己点上一支,深深吸了一口,旋即,眉头又蹙了起来:“小林医生,我母亲的病有些奇怪,找了村子里的野郎中,根本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老人家又不愿意去医院,所以只好麻烦你帮忙诊断了。

  ”林逸捧着热茶,轻轻嘬了一口,看了一眼忧心忡忡的王志强,说:“不麻烦,作为医生这是我应该做的,不过,我现在可以看看你母亲吗?”王志强一喜,赶紧点头道:“当然可以,你跟我来……”到了二楼王志强母亲的房间,轻轻将门推开,里面散发着一股刺鼻的气味,林逸用轻轻嗅了一下,顿时皱起了眉头,见老人沉睡过去,林逸脚步轻盈的走到床前,将手探到她枯燥的手腕上,中指和食指搭在上面,微微眯起眼睛,一股内力随体内缓缓溢出,无形的进入到了老妇体内,在老妇体内运行一周之后林逸轻轻摇头。

  “你是不是给她喝了什么中药?”林逸睁开眼睛,扭头问王志强。

  王志强紧张的点头说:“村里的野郎中开了一副药方,说是祖传的,让我试试看。

  我看有一段时间了,但是似乎并没什么效果。

  ”林逸冷哼道:“真是庸医,他开的药方里面有几味草药的药性极为霸道,若是长期服用,以你母亲的体质来看,非但救不了她,反而会成为她的催命符……”“啊!”王志强吓的脸上一阵惨白,片刻,回过神后,嘴里骂骂咧咧的道:“贺老三这个王八蛋想害死我妈,我饶不了他!”“小林医生,我妈还有救吗?”王志强压住心中的火气,朝林逸询问。

  林逸点点头说:“其实你母亲只是高血压发作,再加上血糖偏高,所以身体才会受到影响,原本去医院拿点降血压的药就能解决的事情,让那野郎中一折腾,差点要了你母亲的性命……”“哎,我老母亲太倔了,从来不肯上医院。

  小林医生,事不宜迟,您赶紧给我母亲治病吧?!”林逸苦笑道:“高血压和高血糖是要慢慢调理,不是随便一味药就能摆平的,待会儿我会开出一个药方,你按照药方去抓药,每天让你母亲按时服药,再配合上我的针灸调理,三天之内应该就能把血压和血糖都给降下去。

  ”“啊,三天就能治好?那可太好了,传闻林家医术已经到了妙手回春的地步,看来真是不假啊。

  ”王志强一脸激动的说道。

  “妙手回春不敢说,不过一般的病状还是能够轻松医治的。

  ”两人正聊着,楼下传来李秀云娇媚的喊声:“志强,小林医生,饭做好了,赶紧下来吃饭吧……”“呵呵,小林医生咱们先去吃饭,边吃边聊,我这老婆什么都不行,就是做的一手好菜……”林逸心中暗忖:“你老婆不仅做菜厉害,给你戴绿帽的功夫也是极为了得呢。

  ”酒菜上齐,李秀云解开围裙,一脸媚笑的说:“粗茶淡饭,小林医生不要嫌弃呀。

  ”她坐到林逸对面,接过王志强手中的酒瓶,“今天高兴,我也陪小林医生喝几杯。

  ”林逸望着一桌子丰盛的酒菜,打(美女半夜情欲高涨,夹逼自慰)趣的笑道:“这如果是粗茶淡饭,那我家的饭菜只能说是喂猪的。

  ”“咯咯咯……小林医生可真会开玩笑。

  ”说着,她笑靥如花的起身躬着腰去给林逸倒酒,林逸微微抬头,恰好瞧见她花衬衣的领口里面露出白花花一片,乳沟洁白如玉,心头一热,浑身竟然有些燥热起来,他怕王志强发现他眼睛不老实,于是赶紧把目光移开。

  席间,王家夫妇不停的给林逸敬酒,一顿饭吃下来,林逸发现王志强特别贪杯,但是酒量又不好,喝道最后差钻了桌底。

  李秀云的酒量倒是出乎林逸的意料,虽然也是有了醉意,不过比他老公可是清醒多了,她仰头喝完杯中的酒,眼中荡漾着春水的望着林逸,露出一个暧昧的笑意,旋即,踢掉了脚上的的拖鞋,一只小脚静悄悄的伸到了林逸的小腿上,有意无意的在他小腿上磨蹭起来。

  “小林医生,我这顿饭可满意?”李秀云咬着红唇笑问道。

  林逸见李秀云主动勾引自己,顿时心生警惕,双腿朝旁边移动,躲过她的骚扰,似笑非笑的说:“很满意。

  ”“既然满意,那么刚才傍晚你看到的……”“我什么都没看见……”林逸心思活络,抢着说道:“李姐多虑了,王村长喝多了,你赶紧照顾他歇息吧。

  ”“不急……”李秀云眯着眼睛笑望着林逸,桌子下面的脚再次凑了上去,只不过这次直接把美足探到了林逸的大腿之上……林逸那里受过这种诱惑,整个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更何况他喝了不少酒,对于李秀云主动勾引自己的行为就有些把持不住了,在李秀云将丝袜小脚放在他裆部位置时,他很不老实的有了生理反应。

  李秀云自然能够感觉到林逸身体的变化,得意的咯咯媚笑起来,眼中露出迷离的醉意,红唇轻启的诱惑道:“小林呀,你觉得李姐漂亮吗?”林逸能够感觉到李秀云的脚不停的在自己身上磨蹭,整个身体都跟着绷直了,意志力在酒精的作用下顷刻间坍塌了,他看李秀云的眼神也变的火热起来。

  “李姐……你……”“怎么,我不漂亮?”李秀云故作嗔怪的媚睨了林逸一眼,起身走到林逸身边坐下,身子紧紧的贴在林逸身上,接着握起林逸的手,朝她胸部上凑了过去。

  林逸的手被李秀云牵引着伸了过去,心中激动不已,眼看着马上就要攀上那挺拔的胸部之上,趴在桌子上的王志强突然呜咽一声,吓的林逸做贼心虚的赶紧将手缩了回去。

  李秀云见林逸被吓到,又是一阵得意的娇笑,旋即,满含深意的媚笑着低声说:“晚上十二点我去你房间找你,可得给我留门哦。

  ”说完,她把醉的不省人事的王志强给架了起来,朝着主卧室走去……夜色朦胧,林逸躺在王志强家的客房,目光看向窗外的月光,一直无心入睡,耳边不停的回荡着李秀云撩人的声调,他感觉度日如年一般,心中有些期待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但是,转念想想,如果李秀云半夜偷偷爬上自己床,自己真的就顺水推舟的给王志强戴个绿帽子?作为一个思想单纯的处男,林逸觉得把自己第一次交给这么个放荡的女人太过亏本,所以他又开始犹豫起来,万一李秀云真的爬上自己的床头,该不该和她发生点什么……脑海中不停的胡思乱想着,等了许久也没等来李秀云,慢慢的,林逸感觉眼皮如千斤重一般,没一会儿就沉沉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睡梦中他隐约感觉到自己卧室的木门被推开,接着便是一阵脚步轻盈的声音,林逸意识迷离间睁开眼睛,见身材丰腴且高挑的李秀云披着一件黑色轻纱睡衣,披散着秀发,半裸着身子缓缓朝自己走来,俏脸上露出极为妩媚的笑意。

  林逸一紧张,刚想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动弹不得了。

  难道李秀云在给自己下药了?这么想来,林逸突然有些害怕,万一李秀云起了歹念,把自己给宰了,那自己可不就是死的冤枉了!正胡思乱想之际,李秀云已经到了床边,踢掉了鞋子动作轻柔的爬到了床上,慢慢的爬到了林逸身边,毫不犹豫的就将身子紧紧的贴了上去。

  林逸清晰的感觉到两团挺拔酥胸带来的弹性。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