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情趣內衣黑絲 >

臺灣 情色 影片

臺灣 情色 影片


要是辭職回家、從良嫁人,也就罷了,她包個紅包送上祝福,偏偏她是為了一個糟老頭子! 這讓 何媽媽有點不爽,趁著休息時間,何媽拉住了 晴晴:晴晴,你辭職,就是為了那個老 男人? 早在晴晴剛來到這個城市,還沒落穩腳,就遇到了何媽。


   當時她還在飯店端盤子,賺的不多、工作辛苦不說,還要忍受廚師的動手動腳,老板的肆意侮辱,老板娘的奚落欺凌。


   要不是何媽看她長相出挑,就問她愿不愿意來發廊試試,讓她見識到這花花世界,她可能還在飯店里端盤子。


   對于帶她入行,又教會她在男人的世界里游刃有余的何媽,晴晴更多的是感激,所以她也沒有騙何媽,認真的說:何媽,我確實喜歡上他了…… 何媽認識晴晴這么久,也不是沒有見過有人和晴晴說,想娶她回去做老婆,要她換工作的,但是晴晴都沒有同意,而這次晴晴居然說她喜歡上了一個老男人? 你是喜歡被他弄,還是喜歡他。


  何媽促狹一笑,風情萬種的說:晴晴,他就是一個糟老頭子,你說你得口味多重,才會喜歡他? 雖然被人叫做何媽,但那是因為小姐圈里都管老板叫媽咪,實際上她并不顯老,相反因為沒有生育過,而顯得身材豐腴。


   當她認真地對待一個男人時,任何一個男人都能被她的風華吸引,當她認真地對待一個 女人時,任何女人也能因為她的和藹平和親近。


   看到這樣的何媽,晴晴也無法不真誠面對自己,紅了臉,低了頭,喃喃的道:何媽,說句掏心窩子的話,他雖然四十六了,但是真的特別能干,比二十多歲的壯小伙還能干,而且他還特別的會照顧人。


   何媽不屑的說道:說照顧人我也就信了,但是能干?有幾個老頭子四五十歲了還能干呀?! 晴晴紅著臉說:真的很能干啊,我也伺候過那么多客人了,沒一個比得上他,連能及他一半的都沒有。


   見到晴晴這種大大咧咧的女生,居然還紅了臉,何媽想當然道:晴晴啊,不會是因為你跟男人那個多了,厭煩了,現在就想找個不行的老頭過一輩子吧?這可不行啊,俗語說三十歲的女人坐地能吸土,等你年紀大點,你就知道一個強壯的男人對你有多重要? 哎呀不是啦何媽!晴晴紅了臉:我喜歡他,不僅因為他會照顧我,確實是因為他很厲害! 什么?何媽愣住了:他很厲害?一個老頭子?你怕是做這一行久了傻了吧? 嗯!可厲害了!我從來沒見過這么厲害的男人,他……又粗又大,直接就能夠把我……送到天上去。


   說到這里,平日里和大家打趣起來都不紅臉的晴晴,也不由得慢了幾分,認真的說:他身體也很強壯,能折騰好久,而且技巧很厲害,我在他面前都招架不住。


   還有這么厲害的男人?何媽愣住了。


  在心里道:老娘做這一行幾十年,還真沒遇到這么厲害的男人。


   晴晴也不扭捏了,認真說道:是真的!何媽,我也是第一次遇到……這么厲害的男人,所以,雖然他也沒錢,但是愿意跟我好,所以我就想著,辭職跟著他過日子算了,也換個好點的工作。


   何媽倒是不扭捏,點點頭道:你活得開心最重要!但是要記住啦!何媽這里的門,永遠為你敞開! 說到這兒,她急忙又擺了擺手,道:不不不,你還是別再回這一行了,你一定要好好地過日子,開開心心的,以后有事沒事回來看看我們! 何媽說的是真心話,她其實是一個善良的女人,也希望她下面的人都有(比爾.蓋茨后來成為橡樹了嗎?)個幸福的去處。


   嗯!謝謝你!何媽!晴晴回想這幾年被何媽照顧的日子,眼睛一紅, 忍不住流下了眼淚。


   哭什么!這是好事兒!何媽拍拍晴晴的肩膀,又問:對了,聽說他是個駕校 教練? 嗯,是教練,工作一般,賺的不多!晴晴不好意思的笑笑。


   這有什么!多帶點學員,接點私教什么的,認認真真干,自然收入就上來了! 說著,她又道:對了,你把他的聯系方式給我吧,以后有熟人想學車,我就介紹給他! 這……好啊!謝謝何媽!晴晴毫不猶豫的留下了 老李的聯系方式。


   何媽希望晴晴能夠過的幸福,所以就沒再讓她做到月底,當天晚上就給她結清了所有的費用,讓她以后不用再來了。


   臨走的時候,晴晴和何媽擁抱告別,便正式告別了何媽的發廊,對于未來,她還是真的沒有特別明確的打算,有幾條路可以給她選擇,要么自己也開個發廊,要么就找個正經工作。


   不過,老李倒是告訴晴晴,暫時不要急著工作,先好好休息一段時間。


   自從老李跟晴晴搞到一起之后,房東紅姐對他倆是越看越不順眼,于是在晴晴的提議下,兩人決定搬走。


   搬走之后,兩人在駕校旁邊另外租了一個套間,正式開始了同居生活。


   老李也沒說晴晴是自己的女朋友,更沒說以后要娶她,倆人就是默契的搭伙過日子。


   晴晴也沒奢望過和老李結婚,對于她來說,能和老李這樣安穩的過日子,就已經很滿足了。


   老李為了表示對她的信任和關心,直接把工資卡給了她,把晴晴感動得不得了。


   晴晴這個姑娘熱情直接,也愛的簡單,見老李這么相信自己,便把她自己的存折放在老李這里,告訴老李,自己這幾年也存了點錢,老趙想要就隨便拿。


   老李怎么可能要晴晴的錢!一番推脫下來,晴晴只好拿起老趙的手機,將自己的銀行卡連接在了微信銀行卡上:好啦!現在我們的錢不分彼此了!你在外面用錢可以直接刷微信!卡里面有錢,工資卡在我這里,我拿著! 老李不知道晴晴連的是她自己的卡,里面有晴晴這輩子的積蓄,還以為是用的他自己的工資,所以他也就沒當回事。


   拿回手機,老李就收到一條微信, 孫菲菲問他:教練,現在能練車嗎?我想再多練幾次…… 孫菲菲約自己練車?老李有點心虛的看著晴晴,沒敢把這事兒告訴她。


   老李雖然有了晴晴的陪伴,但是依然無法抹去自己對孫菲菲的喜愛。


   晴晴是典型的床上玩的浪,床下很賢惠的女人,而且只要被她認同了,她就會一顆心的撲在那個男人身上。


   而且老李知道,晴晴這種女孩子,是真正吃過苦日子,才會這么持家,之前做的那些事,也全都是生活所迫。


   雖然老李一開始并沒有喜歡她,但是慢慢的,晴晴就像是日常生活中的茶米油鹽一樣,滲透進了他的生活,他也覺得自己對晴晴需要負起責任。


   可是孫菲菲,卻越來越像他心頭的血液,每個想起她甚至念到她名字的瞬間,他的心都能為她砰砰跳動。


   孫菲菲難得單獨約他練車,老李更是像打了雞血一樣興奮,她發過來的信息只有幾個字,卻像是一只小貓一樣抓撓著他的心,讓他心癢難耐。


   早早地把自己的老臉收拾干凈,聞了聞身上沒有其他味道,老李告別晴晴,哼著歌,開車往外語系宿舍樓走。


   遠遠便看到路人對著宿舍樓下面候車處的四個姑娘頻頻回頭,其中一個背影還挺像孫菲菲的。


   待到老李走近了,也不由得倒吸一口氣:我的天呀,這四個姑娘,一個比一個美!又都是那么的青春靚麗,她們四個人站在一起,對他這個老男人來說,沖擊力真的是太大了! 原來,孫菲菲今天不是一個人來的,是她的三個舍友陪著一起來的。


   自從孫菲菲在安慰自己的時候,不自覺脫口說出教練倆字之后,其他三個人就悄悄約定了,要一起來李教練這里報名,看看到底是個什么樣的男人,能讓孫菲菲這樣的女神在安慰自己的時候叫他的名字。


   老李在這里看著這四個美女,內心激蕩,不過車技卻很嫻熟,穩穩地將車停在了這四個姑娘面前。


   打頭的是 周娟,她是寢室的小色女,說起黃段子來比誰都厲害,穿的衣服也比她們都要開放和清涼,看到老李的車來了,她一把就拉開車門坐了進去:小帥哥!我先上車! 可是待到她看清楚其貌不揚的老李,也不由得倒吸一口氣:什么鬼?!你是李教練?! 周娟內心深處是很失望的,她還以為,車里坐著的,應該是一個三十多歲、帥氣又有男人味、渾身肌肉的中年帥哥,沒想到卻是一個四五十歲的猥瑣大叔。


   老李倒是一臉懵逼,詫異的問:你好……你這是…… 教練好!我們是來學車的! 小歡也開了后車門進來,一臉甜甜的笑道。


   她是四人里最小的一個,心智似乎也要小很多,對男女之事也沒有太多的概念,像個小姑娘。


  就連她穿的衣服,也是典型的公主裝,蓬蓬裙,蘿莉上衣,上面扎著粉色的蝴蝶結,讓人一看就覺得可愛到炸。


   教練!這些都是我的同學!她們聽說您……技術很好,人又耐心,所以想跟我來看看!孫菲菲也跟了進來,笑著和老李解釋道。


   孫菲菲一笑,彎彎的眉眼像月牙一樣掛在她明艷的臉上,仿佛能生出燦爛的光,讓老李當場就愣住了。


   菲菲真美啊!哪怕是放在一群這樣各有千秋的美女之中,她依然是最漂亮的那個! 老李打量著孫菲菲青春透亮的臉蛋,背心裙下包裹的挺翹雙峰和修長雙腿。


  幾天不見,她又變美了!像一顆剛長成的水蜜桃,引誘著看到她的男人去采摘,她的雙峰,好像大了不少呢……老李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孫菲菲又見到了老李這種赤裸裸的目光,不由得又羞又惱,小臉悄悄地紅了。


   您好!教練!倒是在菲菲后面進來的鄭 晶晶也打了一聲招呼,打斷了老李的意淫,也讓車內差點凝滯的空氣重新流動。


   周娟應該是寢室四人里最有心機的一個,她穿著古風長裙,瘦瘦的,白白的,表面看上去也最無害最文藝,只是菲菲那一個招呼和紅著的臉,她就感覺到孫菲菲和這個教練絕對有問題,而這個教練,也絕對有著不一樣的地方。


   你好!你們好!老李這才反應過來。


  笑著和大家打了聲招呼。


  后面催著他們開動的喇叭已經響起來了,于是他開動車子往駕校開去。


   不……我突然想起我暈車……我想我還是回去好了!最先第一個上車的周娟沒看到自己想看的帥哥,心情很是郁悶,脫口而出道。


   你暈車?沒有吧?我記得你跟我們坐車都一直挺好的啊!小歡睜著圓溜溜的大眼睛道,這么直接的一句話說的周娟很無語。


   都上車了,去看看吧?再說暈車也不影響你學車!鄭晶晶淡淡的說道。


   雖說鄭晶晶心里對老趙也有些失望,但她還真想看看,這個李教練到底有什么不為人知的魅力呢! 要是他真是孫菲菲喜歡的男人,那自己說什么都得把他搶過來! 鄭晶晶其實是個典型的心機婊、綠茶妹。


   表面上,她和寢室里的每個人關系都很好,可是實際上,她對寢室里每個人的 東西都很覬覦。


   她覬覦孫菲菲的美貌性感,也覬覦周娟和小歡的家世背景。


   所以,她偷偷地截胡了不少她們的追求者,不管是暗地里勾引她們的追求者到床上,還是其他什么別的手段,她都駕輕就熟。


   而且,她很聰明,做事又很隱蔽,所以大家都不知道。


   對鄭晶晶來說,她和孫菲菲,甚至寢室里其他三個人,都是標準的塑料姐妹花,表面上很和氣,但背地里一直在暗暗較勁。


   尤其是孫菲菲,她被全校男生奉為女神,這讓鄭晶晶心里非常不爽,她瘋狂的嫉妒著孫菲菲,大凡是孫菲菲擁有的喜歡的,她都想搶過來!尤其包括學校里,那些追在孫菲菲屁股后面跑的男人! 小歡毫無心機,只知道湊熱鬧,所以癡纏道:周娟,來都來了,就去看看嘛,你看菲菲的科目二掛了,說不定就是因為沒人陪著一起練車呢,要是我們陪著她一起,說不定就一起都過關了! 就是!鄭晶晶嘻嘻一笑,道:小歡說的很有道理! 也是哦……周娟無奈的看了一眼身邊不起眼的老李,無奈的道:好啦好啦,既然說好去看看,那就一起去吧! 好啊!我們一起考!一起給菲菲加油!小歡高興的歡呼道。


   看著傻乎乎的小歡,周娟一臉生無可戀,鄭晶晶卻是蠢蠢欲動,看了看孫菲菲,又看了看老李,詭異一笑,開口說:好!一起考! 小歡……娟娟,晶晶,你們真的太好了!菲菲很多話不善于表達,平時她和室友們的關系也很淡,所以沒料到室友們原來對自己這么好! 老李也沒多想,開車帶著四個美女來到駕校,她們一到駕校的訓練場,很快被駕校教練車來往穿梭的氣氛所感染,尤其是小歡,哇哇大叫著:哇!開車好酷啊!我也要學開車! 沒見識!周娟打了一下她的頭:瞧瞧人家那些小鮮肉,那種開車才叫帥!老頭子開車的話,只能叫師傅! 說完,她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身邊的老李。


   老李面對孫菲菲以及這幾位美女,本來心里就有點自卑,現在被她一說,更是臉紅成了豬肝色,雙眼不敢直接面對孫菲菲。


   孫菲菲看著手足無措的老李,心里又軟了,嗔了一眼周娟:欣欣,你這就不懂了,技術好的才能叫師傅呀!你去跟那些小鮮肉學個開車看看?你敢學人家都不敢教! 你居然幫著個外人!周娟氣呼呼的沖著孫菲菲來了火,脫口道:要是個帥哥也就罷了,還是個糟老頭! 娟娟!夠了!孫菲菲正色道:咱們是來學車的,不是來罵教練的!你看看別的車,誰不是被教練罵得半死,李教練是駕校里態度最好的教練了! 孫菲菲說的是實話,別的車的教練,大多是扯著嗓子罵,而老李脾氣出奇的好。


   周娟卻是真的很委屈,她為了孫菲菲好,可是孫菲菲似乎一點都沒有體會到她的苦心,氣得她直跺腳。


   鄭晶晶卻看出來了:這個孫菲菲,難不成還真的喜歡這個老李?我可不管老頭還是帥哥,反正我就是不能讓孫菲菲這么舒舒服服談戀愛,只要是她喜歡的,我都要搶過來! 鄭晶晶對待別人的男人,一向下手狠準快,當場就朝著老李道:教練,欣欣性子急,您可別介意!我們是真的急需駕照,誠心誠意想來報名,您愿意帶我們嗎? 這樣貼心的話語,真是給了老李好大一個臺階,老李感激地直點頭:愿意愿意!你們愿意看得起我這個糟老頭,我肯定會好好教你們的! 轉模作樣!周娟早就感覺到鄭晶晶的婊里婊氣,覺得她白蓮花,只是一直沒有抓到證據,此刻看到她這種說法就覺得不對勁,直接懟道:就你要學! 我也要我也要!小歡屁顛屁顛跟過來:我也要現在就報名! 駕照在當下的社會本來就是必需品,是一種成年人必備的社會技能,所以她們幾個都想找機會把駕照考下來再說,而且家里人也都支持她們考個駕照,被小歡這么一和稀泥,周娟倒是也沒有多糾結:學就學!大家一起學! 那你們要不要現在先報個名?繳費可以緩后! 老李聽說她們都要學,眼睛都亮了,迅速把報名表掏了出來。


   因為她們都是老李帶來的,所以直接算到了老李名下,只要她們明天交錢,老李一下子就可以拿好幾千的提成,相當于他一個月的工資,樂得心里老李美滋滋的,心想女神果然是自己的福星啊! 老李滿臉財迷的樣子落在周娟眼里,不由得更在心中暗罵這個老色鬼齷齪,這么個老東西,能夠獲得菲菲的青睞?天啊,她到底是不是瞎了?!這個老男人,我還要不要跟她搶了? 剛報完名,大家都有些躍躍欲試,想好好地親近一下車子,尤其是孫菲菲好久沒練車,便率先要求復習一下,老李爽快地答應了她。


   在其他三女的羨慕眼光中,孫菲菲坐上了老李的駕駛位。


   座位上還殘余著老李剛剛坐過的余溫,和她那天接觸到的老李一樣火辣滾燙,讓孫菲菲不由得軟了 身子,沉浸到那暢快淋漓的感覺之中。


   準備好了嗎?老李渾厚的聲音傳來,打斷了孫菲菲的臆想,她緩過神來,想起自己是和室友一起坐在老李的車上,不由地紅了臉:嗯,好了! 孫菲菲說著,便開始掛擋開車,卻因為臉部不自然的紅云而格外的手忙腳亂。


   安全帶!老李看到七手八腳打起了火的孫菲菲,不由地提醒道:怎么每次都不記得,考試的時候如果忘了,那就直接不及格! 孫菲菲尷尬的笑了笑,可是汽車已經搖搖晃晃的起了步,她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可以先停車再系安全帶,竟然用她那幽怨的看向老李,祈求他的幫助。


   老李被孫菲菲一看,熱血就沖到了頭頂,哪里還看得到別人?手更是比思想的行動快,一把就拉過了安全帶。


   孫菲菲的山峰挺翹,老李爬過去時正好蹭到她凸起的小圓點,老李的胡子更是透過薄薄的內衣,扎在孫菲菲的果實上,觸電般的感覺瞬間傳遍全身。


  孫菲菲幾乎要抑制不住自己的呻吟瞬間溢出,身下瞬間有了反應。


   老李自然是感覺到了孫菲菲的緊繃,不由得暗笑,這個女人的身體比她的嘴巴要誠實多了! 不過,他沒有多耽擱,還是迅速扯好了安全帶系在孫菲菲身上,囑咐道:下次考試可別忘了!第一點事就是系安全帶,否則直接就是零分了! 老李呼出的熱氣噴在孫菲菲的脖子上,引起了少女的一陣戰栗。


  就連后座的三個女生,都能清楚地看到孫菲菲的臉紅到了脖子根。


   眼看孫菲菲那一臉嬌羞的樣子,周娟的第一反應就是:完了,我們寢室的大白菜,被豬啃了!還是又丑又老的豬! 但鄭晶晶的反應卻是:完了,孫菲菲對這個老男人肯定是動心了,否則怎么會臉紅心跳成這樣?不行!這個男人,再老再窮老娘也要睡了!誰讓他是孫菲菲喜歡的男人! 只有素來懵懵懂懂的小歡,什么都沒有發現。


   正當三女坐在后面心思不一的時候,孫菲菲一個沒把握,錯把剎車踩成了油門…… 嫂子,你的小褲好漂亮啊,脫下來送給我穿好不好?我的都破掉了…… 看這會兒牛壯的表情,顯得好委屈,一只手還摳搜著自己小短褲上的破洞。


   孫曉芬都無語了,合著牛壯悶了好一會兒,是在惦記她的貼身衣物呢! 想到這點,她心里竟隱隱有些挫敗感,沒輸給全村女人,反倒輸給一條小短褲了。


   她沒好氣的說道:行了行了,趕緊給嫂子吸,回頭嫂子幫你買一打新的。


   牛壯卻是不同意,梗著脖子說道:不要,我就喜歡你這條,我今晚就要穿! 隨后他又補充道:嫂子要是不給我的話,我就不幫你吸,嘴都嘬麻了…… 牛壯碎碎念式的威脅,讓孫曉芬實在是沒了辦法。


   要么把 小褲褲送給牛壯,要么就不管屁蛋兒里的毒血。


   這個選擇挺容易的,尤其是身上那條小褲褲都那樣了,不要也罷。


   沒做多少計較,孫曉芬就作出了決定,點頭同意將小褲褲送給牛壯。


   牛壯那張老實巴交的臉上,這才重新泛起了憨傻的笑容。


   只是在這笑容背后,卻隱藏著他的花花心思。


   小褲褲他不稀罕,他稀罕的是小褲褲后面擋著的風景! 快給我吧,我現在就想要。


   在牛壯的催促下,孫曉芬雙手摸索上了小褲褲的邊緣,準備褪下來。


   這時,她又一次不經意的將目光落在牛壯身子下面。


   被破短褲兜著都那么大,這要是放出來的話,那不得更加驚人? 心中忽地泛起這么個念頭后,就再也壓制不住了。


   孫曉芬開始暗暗勸慰自己,只是看看而已,也不算是背叛丈夫吧? 掩耳盜鈴似的借口成功把自己勸服,然后孫曉芬就對牛壯耍起了心思。


   牛壯,你把先把這條小短褲脫了吧,也好穿我的。


   牛壯心思通透,一耳朵就聽明白了孫曉芬的小心思。


   這是想看看他那能要女人命的本錢了。


   他痛快的答應了,然后直接脫了下來。


   當那暴露出來之后,孫曉芬那雙水汪汪的眼睛立刻瞪得滾圓。


   她都不敢相信,竟然會那么厲害! 跟牛壯一比,自己丈夫那玩意兒就好像可憐的小蛆蟲在大蟒蛇面前蠕動似的。


   不自覺的,粉嫩香舌在唇前舔過,可依舊無法濕潤孫曉芬燥熱的內心。


   嫂子你得說話算數啊,快把小短褲給我。


  牛壯突然撅著嘴說道。


   孫曉芬下意識的點點頭,隨即將身上的小褲褲給脫了下來。


   她都不知道自己這么痛快,到底是為了履行承諾,還是因為對牛壯那里的瘋狂覬覦。


   水漾波紋的雙眸,始終盯視著牛壯的身下。


   而牛壯的目光,此刻也火辣辣的注視著孫曉芬那里。


   好美啊,竟然整理的干干凈凈,寸草不留。


   而且超級迷人,一看就是沒有經過幾次愛的摧殘,美到讓人心動。


   牛壯看在眼里,興奮在心頭。


   他忍不住的粗聲吼道:嫂子你這里有傷,都這么長一條口子了,我來幫你吸吸毒! 話沖出口,都不給孫曉芬任何的反應機會,牛壯猛地撲了上去…… 孫曉芬都懵了,還沒來得及作出任何反應,那里就被吻住了。


   那一瞬間,有火熱澎湃的觸感狂涌而至,令她整個人都處于眩暈狀態。


   太刺激了,太過癮了,她感覺好像觸電一樣,忍不住的顫抖。


   內心的沖動,讓她幾乎把持不住! 而這時候的牛壯,更是刺激到不行。


   好迷人的溫潤,好嬌媚的旖旎。


   而且他還感覺到,那里仿佛有生命似的,還會動,讓他忍不住伸出了舌頭…… 孫曉芬被刺激的有些瘋魔了。


   白皙雙臂不停揮舞著,更有醉心的歡吟聲溢出口腔,啊、啊…… 聲聲歡吟,如同情浪,一下又一下地撲擊著牛壯的心潮,令他更加沖動。


   突然,有雙小手猛地推在他身上,一把將給他給推開了。


   望著牛壯嘴巴上的痕跡,孫曉芬大羞,感覺臉上火辣辣的。


   她萬萬沒想到,今天晚上竟然會被牛壯把那兒給親了,竟然還拿舌頭觸碰她。


   回想起剛才的曼妙感覺,她心里忍不住的躁動了。


   可是惦記起在國外打工的丈夫,她又強行將那種躁動給狠狠壓下。


   羞恥于自己剛才瞬間的情動,孫曉芬惱羞成怒。


   她氣急敗壞的罵道: 傻牛壯,你混蛋! 牛壯回味著孫曉芬的味道,心里美到不行,臉上卻是老實巴交的委屈著。


   嫂子這里也你受傷了,連噓噓的東西都給咬沒了,我幫你吸吸。


  不信你看我,我的還在呢! 見牛壯一本正經的挺著身子,高高的撅著,孫曉芬又有些心動了。


   她看不得這個,身子空虛寂寞了那么久,眼下‘嘴&quo;饞的厲害。


   那么嚇人的東西,可不正是她此刻最渴求的嘛…… 深吸幾口氣,孫曉芬已經意識到牛壯不是故意的了,漸漸平復下了羞惱的心情。


   況且剛才被牛壯給弄的,真的好舒服,是種前所未有的體驗,相當刺激。


   正心情紛亂的時候,牛壯又一次拱著腦袋湊了上來,嫂子,我再幫你吸吸吧。


   雖然很舒服很刺激,可孫曉芬真的不想對不起自己丈夫。


   她連忙制止,更是作出解釋,傻牛壯,男人跟女人不一樣的。


  我這不是傷,我是女人,女人就是我這樣的。


  像你那樣的,是男人,男人才有、才有……才有那么嚇人的東西。


   孫曉芬的聲音越來越小,小到最后幾乎自己都聽不到了。


   牛壯滿臉憨傻,大手抓弄著腦袋,顯得很迷惑。


   但那雙賊溜溜的眼睛,卻始終不離孫曉芬身下的迷人。


   他說,為什么男人女人不一樣啊,而且好像嫂子你那里少了塊、我這多了塊,像是能塞進去似的。


  要不然我塞進去好不好? 聽到這話,孫曉芬大羞不已,想都不想忙回道:不好! 牛壯急了,為什么不好啊,你那肯定也饞了,你看你看,你那兒都那個了…… 孫曉芬羞到要死要活的,尤其是看到牛壯的猙獰嚇人后,心里更慌了。


   她害怕了,怕自己忍不住會答應下牛壯的要求,也怕牛壯這個傻子會用強。


   所以裙擺放下的同時,她趕緊起身下炕。


   連毒血也顧不得繼續吸了,甩開小腳丫就往外跑,半分鐘都不敢再待下去。


   身子后面的豐滿,隨步伐的邁動扭來扭去,直看的牛壯心里更躁動。


   要是能從后面來一次,然后被孫曉芬一通扭,那該有多舒服啊…… 這一宿,牛壯躺在炕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覺,滿腦子都是孫曉芬那兒的味道。


   同樣的,孫曉芬也是好久沒睡著,思來想去的全都是牛壯那兒的碩大猙獰。


   她甚至好幾次都生出了懊悔的情緒。


   牛壯就是個傻子,即便真和他做那事兒,也不會有別人知道的。


   這樣既滿足了自己,又不會有什么不良后果,多好啊! 況且丈夫在國外難保就不會找個小姐什么的,她卻在家守著身子空寂寞,多傻呀! 思緒紛亂了很久,直至快天亮時孫曉芬才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早上,僅睡了三個多小時的牛壯醒了。


   看著身下高高的撐起的破帳篷,再摸摸旁邊孫曉芬留下的小褲褲,牛壯難受了。


   他知道,今兒要是不找孫曉芬發泄發泄,他怕是要難受一整天! 于是起身下炕,糊弄著穿好衣服,臉都不洗就來到了孫曉芬家。


   確定周圍沒人后,牛壯敲起了門,更是透過門縫壓低嗓音喊著,快救命,救命! 孫曉芬剛起床,腦袋還迷糊著呢,就聽到了門口的聲音。


   趕到門口,她發現牛壯把腦袋湊到門縫上,急匆匆的喊著救命。


   她嚇一跳,不知道發生什么了,趕緊給牛壯開門。


   又害怕被周圍人看到,畢竟獨居女人門前是非也多,于是她趕緊把牛壯喊進家里。


   大門關好后,孫曉芬這才問牛壯,傻牛壯,你怎么了? 從發現是牛壯的那一刻起,孫曉芬就開始擔心。


   是不是昨晚咬自己那條蛇有毒,自己的毒素被吸走了,牛壯卻把毒血吞下去中毒了? 在緊張的詢問中,牛壯猛地一下褪掉褲子,苦著臉說,嫂子,這從昨晚到現在一直都這樣,怎么也消不了,它是不是要炸了? 看到牛壯那里,孫曉芬那張精致的 臉蛋兒‘唰&quo;的一下子就通紅通紅的。


   她還惦記著牛壯中毒呢,哪成想牛壯說的竟然是這種事。


   可她忽地又惦記起另外一件事情,甚至在詢問牛壯的時候,她眼珠子都有些發亮。


   你是說,從昨晚到現在,它一直都這樣? 問完后,見牛壯點頭,孫曉芬不可抑制的躁動了。


   那么大,還那么持久,這要是能那個一樣,還不得飛到天上…… 注視著牛壯的身下,感受著內心的渴求,孫曉芬焦躁不已。


   一邊是滿足自己的渴求,一邊是對丈夫的忠誠,她很難做出取舍。


   將孫曉芬那張精致小臉蛋兒上的糾結看在眼里,牛壯稍一琢磨,繼續下藥兒。


   他‘恍然大悟&quo;道:對了,我去找大老劉,他是村醫,他肯定能給我治好! 話撂下牛壯就要往門外跑,嚇得孫曉芬連忙一把拽住他胳膊,嫂子能治,能治! 把牛壯給勸下后,孫曉芬暗地里長長松了口氣。


   這要是真讓牛壯找到大老劉,再把昨晚發生的事情說出去,那她還活不活了? 村里那些人,肯定得說她水性楊花不守婦道,勾搭一個傻子干那事兒…… 眼下沒了辦法,孫曉芬只能幫牛壯‘治療&quo;。


   她招呼牛壯來到里屋,然后吩咐他坐在床上。


   囑咐今天這事兒千萬不能對任何人說起后,孫曉芬才紅著臉蛋兒,伸出白皙小手…… 可就在手指即將碰觸到牛壯那里時,她又忍不住的緊張了。


   那么嚇人,握在手里面,該是種怎樣的感覺啊? 緊張中夾雜著期待,白皙小手緩慢遞進,終于碰觸到了牛壯那里。


   手腕輕輕聳動,孫曉芬紅著臉蛋兒。


   啊,好舒服,嫂子你的手弄的我好舒服,你真厲害! 感受到玉嫩小手的溫潤,牛壯舒服到不行,忍不住的失聲贊美著。


   這種贊美,讓孫曉芬心里忍不住的竊喜。


   不光是喜牛壯的贊美,更是喜最希冀的東西,終于被她給親手握住了。


   只是竊喜過后的她又忍不住有些失落,那么棒的東西卻不能真的感受下,她好難受。


   孫曉芬臉上的糾結表情,被牛壯清晰準確的捕捉到了。


   他稍一琢磨,就對孫曉芬說道:嫂子,我想摸摸你那里,我還是不明白你那兒為什么會跟我這不一樣。


   這話傳進耳朵里,孫曉芬當時就羞到不行,更是下意識的想要一口回絕。


   可看到牛壯那張老實巴交的臉上掛滿了好奇寶寶似的表情后,孫曉芬沒能張開口。


   這就是個傻子,萬一自己不滿足他,他再跑去摸別的女人,最終牽扯出自己跟他的事情來,那還讓她在村里怎么活? 再說了,反正是個傻子,摸摸…&helli(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p;也就摸摸吧! 尤其回想起昨晚的事情,孫曉芬覺得還是挺舒服的,所以她就紅著臉羞羞點頭了。


   但緊接著她就囑咐道:傻牛壯,記住,可以摸嫂子那兒,但是絕對不能進去! 牛壯連忙點頭,心里也是樂開了花。


   還沒見過哪只狗能經受住肉骨頭的誘惑呢,只要讓自己下了手,就不信孫曉芬受得住! 牛壯興沖沖的伸出大手,貼在了孫曉芬那雙光滑的玉腿上。


   溫潤,柔嫩,玉滑,手掌傳來的觸感,讓牛壯興奮到呼吸都不順暢了。


   孫曉芬這時候也閉上了眼睛,仰著精致的小臉蛋兒,任急促的嬌息從鼻孔中進出。


   望著她嬌媚享受的神情,牛壯更加情動,大手粗暴的一下子就摸到了盡頭。


   縱是隔著小褲褲,卻也已經感受到了孫曉芬的迷人溫熱,還有輕輕的顫動。


   稍微拿指頭揉一揉,更是有醉人的歡吟聲響起,啊~! 這一刻的孫曉芬,再也顧不得什么禮義廉恥,什么婦道忠貞。


   她此刻全身心的都投入到了牛壯對她愛的撫慰中,好舒服。


   手指的溫熱刺激著她,來回的觸動更是如同勾弄著她的靈魂。


   孫曉芬燥熱的沖動著,右手依舊在牛壯身下忙碌,握的更緊,撥弄的更快。


   左手則不自禁的探到了身前,縱情刺激著自己,釋放嬌軀深處的火熱。


   牛壯,你舒、舒服不舒服,嫂子好舒服,嫂子全身都好舒服…… 急促嬌息中,孫曉芬對牛壯不停的喃喃著,期間還時不時夾雜著嬌媚歡吟。


   見孫曉芬這種表現,牛壯就知道她離徹底交出身子不遠了。


   果然,在撩弄了十多分鐘后,孫曉芬徹底不行了。


   這一刻,她腦海里只剩下一個念頭,那就是滿足自己! 牛壯那里太棒了,都這么長時間還沒有那什么,自己只用手的話,簡直就是暴殄天物。


   在牛壯身子的誘惑下,在牛壯手指的撩弄下,孫曉芬終于下定了決心—— 她要做個快活的女人,什么丈夫什么忠誠,全都去特么的吧! 決心下定,孫曉芬猛地湊上嘴巴,在牛壯臉上狠狠親親了一口。


   隨后她頂著潮紅的臉蛋兒,在嬌息急促中說,傻牛壯,別弄了,嫂子也不弄了。


  嫂子這就躺到床上,你趴上來,嫂子用那里給你治病,保證給你治的舒舒服服的,快來…… 聽到孫曉芬的話,牛壯亢奮的直想大吼。


   孫曉芬這具嬌媚的小身子,終于憋不住了! 看見牛壯迫不及待的脫掉褲子,孫曉芬有一剎那的恍惚。


   她覺得,牛壯這種急迫的樣子好像跟正常男人沒什么區別。


   她甚至忍不住的懷疑,牛壯是不是在裝傻,看似自己在套路牛壯,實則是牛壯在套路她。


   只是當視線重新捕捉到那嚇死人的猙獰后,孫曉芬心醉了。


   尤其是那玩意兒還故意挑動了幾下如同在挑釁后,她更加的迷亂。


   忍不住了,真的忍不住了,那么暴躁,那么強悍。


   如果真的吞進身子里面,那該是怎樣的一種大歡樂! 在嬌軀本能的瘋狂渴求下,孫曉芬摒棄了腦海中瞬間的懷疑,全部被情欲的貪婪所充斥。


   她下意識的探出雙手,瘋狂愛撫在牛壯的身上,感受著那火熱的胸膛,強健的肌肉。


   貪婪撫弄中,她湊上了性感的小嘴兒,親吻起牛壯的臉頰,甚至連胡茬都不放過。


   盡管有些扎嘴,可那是男人的特征,是男人的強硬,是她最最需要的刺激與渴望! 最終紅潤小嘴兒落在了牛壯的嘴巴上,孫曉芬發瘋一般的親吻著。


   牛壯甚至都能清楚感覺到,有條滑膩的小舌‘哧溜&quo;一下子鉆進了口腔,肆意攪動。


   勾搭到他的舌頭后,那條滑膩小舌不停的撩弄著,轉動著,充盈著情愛蜜意。


   忍不住了,別說是孫曉芬,就連牛壯也忍不住了。


   猛地將身前那具嬌媚胴體給撲倒,在迎合親吻著孫曉芬的同時,雙手也不安分的動著。


   睡裙在‘哧啦&quo;聲中被野蠻拽破,露出了孫曉芬身前傲嬌的迷人。


   它們在空氣中顫動著,白花花的,揮霍著屬于它們的迷人與性感。


  
https://twngavdgo.weebly.com/8246017.html
https://twsazxderfv.weebly.com/9906449.html
https://twtyhuhjgvbfd.weebly.com/8950927.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6140488.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8666015.html
https://twqwasdzcc.weebly.com/5474332.html
https://twerdfghtjyui.weebly.com/8419500.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4962632.html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2292442.html
https://twgghnbghnb.weebly.com/43391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