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情趣內衣黑絲 >

av 巧克力

av 巧克力


到底是哪些 主食適合減肥的時候吃呢?不要著急,聽小編慢慢給大家說。


  為什么要少吃精細食物如今,人們的主食以精細的食物為主。


  南方人喜大米飯,北方人喜面條、 饅頭


  只吃這些精細食物,其實不利于減肥。


  為什么呢?大米、面條、饅頭這類主食,在加工的過程中,豐富的膳食纖維、B族 維生素營養素會大量流失,結果就是,營養價值和飽腹感降低了,升糖指數卻變高了。


  1. 藜麥藜麥的營養特點之一是胚芽占比極高,具有營養活性,這是很多谷物不具備。


  藜麥易熟口感好,可以和任何食材搭配。


  過多加工會損失藜麥珍貴的營養,為了保全更多營養,成品藜麥盡量減少深加工工序,直接食用籽粒。


  2. 南瓜每100克南瓜的熱量為23大卡,是煮熟米飯的1/5。


   不僅如此,南瓜中 含有豐富的β-胡蘿卜素,在 人體中會迅速轉化為維生素A,促進骨骼的正常生長,而且南瓜豐富的果膠能控制飯后血糖上升,避免血糖驟升驟降導致脂肪堆積。


  此外,南瓜含有甘油酸,可補充人體所需的脂肪,為人體供能。


  南瓜還含有鈷元素等礦物質元素,能促進人體新陳代謝,幫助人體排毒。


  3. 薏米被譽為“世界禾本植物之王”的薏米,可做成營養豐富的紅豆薏米粥、薏米蓮子粥,有助于改善水腫型肥胖。


  薏米中含有豐富的膳食纖維,可以幫助腸胃蠕動,促進人體消化排毒,有利于改善便秘、腸胃不適等癥狀。


  此外,薏米還能促進人體血液和水分代謝,有利于人體多余水分的排出,可清熱、降血糖、消除水腫。


  不僅如此,薏米還含有多種氨基酸和維生素B1,可美白養顏,減少皺紋,讓你的皮膚更加光滑細膩。


  4.燕麥回家之后才反應過來,竟然忘記問他和嬌學姐到底怎么說的,抓了抓頭發哎呀,全部被他拽胳膊那一下打亂了。


  她被他 囚禁城堡里沒什么啊!就是不想給哥哥錢了葉馨然撇過頭 說道


  她用枝葉捧住露水,用斷裂的根系邁上了已經冰冷的金屬 大地


  阿! 抱歉抱歉。


   百變無敵多少錢一盒因為我真的超級討厭她,不是我說你眼光真的太差了!聽起來好像是學生會也要搞一個什么活動出來嗎……倒不是說清湯掛面全都不好吃,只是好吃的清湯面十分難做,花崎司端出來的面條,就像是最簡單的把面放到熱水里煮一下然后就撈上來一樣。


  八成是知道 我玩這個才玩的吧。


  她被他囚禁在城堡里突如其來的野狼自然是……沒有出乎小黑三人的預料的,畢竟只是一個 幼崽,哪怕真的是暴走了也不可能是 羽幻三人的對手,因此感受著幼崽的沖來,小黑與夏喵卻完全沒有任何動手的打算,而羽幻亦是連轉身想法都沒有的任由著對方乘著風沖向了自己的后腦勺,然后就在對方即將觸碰到羽幻的一瞬間……兩個截然不同的美人。


  別給我裝神弄鬼今野老賊,你不過是一道神力投影而已,保不住你家孫子。


  真正意義上的最后機會。


  她被他囚禁在城堡里好的好的,小人明白了。


  你也一樣呢,敢動的話,她也要死哦。


  那只就是帝企鵝哦~ 許愿說,從你的全世界路過,是的,這是許愿最喜歡的一本書,是一本隨筆,講的都是真是發生的故事,雖說每本故事都來源于 生活,或者說更貼近生活,但是在許愿看來沒有一本書會比真是生活的隨筆記錄下來分享給人更有意義了。


  忽然傳來一聲咔嚓的聲響,秦安抬頭一看。


  下個月的話……就不要這么累了啦。


  鳳琪淇發現了幾人正走出門口,便連忙停下來朝著幾人揮手道:你們也一起過來玩嗎?一些刑警實在忍受不下去,大聲喊道再嚎下去都給你們關進監獄!誰知婦孺只是安靜了一會兒,嚎的更大聲了,說出的話也越來越恥辱,沒道理。


  百變無敵多少錢一盒這次干脆當著對方的面撕掉得了,比較省事。


  地段偏遠,也不會有路過的出租車。


  她被他囚禁在城堡里當我睜開眼時,面前有一張俏臉正湊(老夫少妻性生活)過來,似乎是察覺到我醒了,那女孩嚇了一跳。


  就是,你不用跟我們客氣,大地可是我們最好的朋友,這些都是應該的。


  呸!于慧羞著臉啐我一口你不耍流氓會死啊?你就作吧,你說說怎么得罪咱們的副(付)班長了。


  背面:哥,請你記住你妹妹我沒有爺們兒也能活,就是不能沒有哥。


  用鐵釘固定在墻壁上的書架上倒是擺滿了各類看似能應付各種狀況的工具書,看起來像模像樣。


   “喲,挺大的嘛。


  ” 利方抓著我的那處,“你一定很想要嫂子吧,嫂子今晚就給你。


  ”一股異樣從那里傳來,我想推開利方,但又感覺這種感覺十分美妙,舍不得推。


  利方得寸進尺,索性將手從我的褲頭里伸了進去,一把抓住 了我的那個家伙。


  “啊!別別,嫂子,這樣不好……”我接連后退。


  “這么大, 小貝,嫂子發現你有點心口不一啊。


  ”她邊說邊動著。


  “我……”我感覺自己快要爆炸了。


  突然,從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我大驚,忙說:“來人了!”只見果園那頭有一個人打著手電筒快步走來。


  “呀,怎么這個時候來!”利方趕忙將手從我褲頭里抽了出來。


  我一時手忙腳亂,想奪門而逃,利方拉住我說:“來不及了,快,進去。


  ”她不由分說地將我往木桶里推。


  “里面有水……”“你就躲在水里。


  ”“可……”“別可了,快進去。


  ”我被利方強行推進木桶里。


  緊接著,她也跨了進來,將一塊大大的浴巾搭 在我的頭上,輕聲說道:“不要做聲。


  ”這時候我們的姿勢非常曖昧,我是蹲在木桶里的,而利方是坐在木桶里,我們面對面。


  木桶不是很大,我們的身子挨得挺緊,可以聞到從她身上傳來的女人體香。


  若在平時,這種情況,我絕對淪陷。


  但是,我這時候竟有一種做賊的感覺。


  萬一被人發現了,那就是甕中捉鱉啊,我覺得還是離開木桶比較好。


  就在這時,外面那人到了門口。


  “寶貝,我來了。


  ”那人邊說邊走了進來,打著手電筒照向利方,“喲,在洗澡呢,在等著我啊。


  ”我一聽這聲音,頓然懵了。


  這竟然是 族長的聲音!利方說道:“關掉手電筒,讓人看到有光了可不好。


  ”“嘿嘿,這里會有誰來啊。


  ”族長關了手電,將手電扔到床上,來到 水桶邊,伸手朝水桶里摸來。


  我心驚肉跳。


  就在族長的手即將摸到利方的身上時,利方一下將族長的手拍開了。


  “猴急什么,我今天不舒服,你明個兒來吧。


  ”“什么?我藥都吃了,你叫我明天來?”族長邊說邊要脫衣服。


  “吃了藥,你回去睡你老婆啊。


  ”利方說道。


  “我老婆沒你的漂亮,我喜歡。


  ”族長脫掉衣服,就要脫褲子。


  利方大叫:“你干什么?”族長說:“進來跟你鴛鴦浴啊。


  ”“不許進來!”利方指著族長,“我……我來大姨媽了,你要是進來,會倒霉的。


  ”“不會吧?白天不是沒來嗎?怎么現在來了?”族長猶豫了一下,“那我怎么辦?下面脹得難受。


  ”“你……你自個兒解決。


  ”利方說道。


  “自個兒不舒服。


  要不你用口……”“滾滾滾……”利方罵道,“你越來越下流了,我才不用口呢。


  回家叫你老婆用口去!”族長看著利方,嚴肅起來。


  “利方,你今天不對勁。


  是不是又要我幫你什么事?快說。


  說完我真的要辦事了。


  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大姨媽回去不過十來天,哪有來得這么勤的?”我暗暗將族長的祖宗十八代所有女性問候了一遍。


  我這時候雖然沒有完全沉在水里,但是,鼻子以下全在水中了,不敢動,也不敢深呼吸,更郁悶的是,利方將浴巾搭在我的頭上,不時地來回撫摸,令我非常難受。


  只希望族長快點離開。


  我輕輕朝利方的腰掐了一下,告訴她我現在不舒服。


  利方頓了頓,說道:“這樣,你出去一下。


  我……我要出來。


  ”“出去個毛啊!”族長抱住利方,硬是將她從木桶里給抱了出去。


  水桶里的水一下就往下沉,我大吃一驚,也跟著往下蹲。


  好在族長并沒有注意到水桶里,將利方丟到床上后便開始脫褲子。


  利方一骨碌從床上爬了起來,順手抓起一條被單披在身上就往門口走,族長拉住了她,問:“你去哪里?”“我……我今天不想弄。


  ”利方說道。


  “什么!”族長近乎咆哮道,“我褲子都脫了!你竟然說你不想弄?”“我去解手。


  ”利方又說。


  “甭找借口,今天你不想弄也得弄!”說罷硬是將利方推倒在床上,想要強上。


  我蹲在水桶里,別提有多難受了。


  沒想到外表溫文爾雅平易近人的族長,竟然會做出這樣的荒唐事。


  真應了那句話,白天是教授,晚上是禽獸。


  難道,我今晚得在這水桶里看一場直播?靈 琴清還在果樹下躲著呢。


  正弊得難受,突然,一個屁忍不住放了出來。


  “咕——”水桶里的冒起了兩個泡。


  “什么聲音?”族長停了下來,側起耳朵。


  我嚇了一跳,這個該死的屁,晚不放遲不放,偏偏這個時候放!“有聲音嗎?”利方從床上坐起,左看右看,“沒有啊。


  ”族長慢慢地朝水桶走來。


  我的心怦怦直跳,比做了賊還要緊張。


  結果,越緊張,越禍亂。


  “咕——”又一個屁冒了出來。


  “什么東西?”族長好奇地朝水桶里探來。


  我自知是再也躲藏不了了,索性豁出去了,一下就從水桶里站了起來。


  “呀!”族長驚叫一聲,朝后一退,頓然坐倒在地,驚聲叫道,“誰誰誰!”趁屋里黑暗,我麻利地跨出水桶就要往門外跑。


  族長大喝:“站住!”我沒理會族長,只顧往門外沖,誰知一腳踢在門檻上,卟嗵一聲撲倒在地。


  真是禍不單行啊(比爾.蓋茨后來成為橡樹了嗎?)!我心中叫苦不迭。


  當我爬起來時,族長已沖到了我身旁,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


  “章小貝?”族長顯然也很驚訝,“你怎么在這?”我尷尬道:“正巧路過,路過……”族長盯著我,冷冷地問:“剛才 的事你都看到了?”我忙說:“我什么都沒看到。


  ”“哼!”族長朝利方看了一眼,“你說,在我來之前,你們在屋里干什么?”利方披著被單走了出來,慢悠悠地說:“啥也沒干。


  ”“鬼才信你!”族長語重心長地道,“利方,你要找男人,我沒權利干涉,但你別找章小貝這種的啊。


  他可是咱們村唯一的開光師!”“你不信就算了。


  ”利方說,“小貝剛到我這兒,你就來了。


  你看,他衣服都穿得好好地。


  ”“那他為什么在水桶里?”族長又問。


  “這不是全村人都在找他去給 張森偉陪葬嗎?怕被你發現,將他抓起來,所以就躲在水桶里了。


  ”利方說道。


  “說起這個事,我正要跟你們說。


  ”族長挺了挺胸,恢復了平時那種慷慨激指點江山的模樣,“我一直在外面開會,今天下午才回來。


  聽說了張森偉的事。


  聽他們說,要章小貝和靈琴清陪葬,我當時是勃然大怒,將那幾個鄉野莽夫狠狠教訓了一頓。


  都什么年代了,還要搞陪葬?這跟殺人沒區別!所以,章小貝——”族長朝我望來,面帶微笑,和藹可親,“你放心,你和靈琴清不會有事。


  我身為族長,一定會為你們主持公道!”“謝謝,謝謝。


  ”我很感激。


  拋開族長剛才和利方的事以及他現在裸露著身子不說,他在我心中還是人民的好公仆、好干部。


  “那……剛才的事……”“我啥也沒看到,我啥也不知道。


  ”我說著就要走,卻被族長拉住了。


  “這樣,你和靈琴清先回去,今晚的事,你誰也不許說。


  一旦你說出了半個字,章小貝,我希望你明白,我能要你和靈琴清不給張森偉陪葬,也能要你倆背上殺人的罪名。


  你懂我的話嗎?”“我懂,我懂。


  ”待我走遠了,聽見族長罵道:“媽的,什么玩意兒?你這女人傻了吧?有人在這兒也不告訴我,你是不是欠抽?”我來到靈琴清那兒時,靈琴清埋怨道:“怎么這么久?我以為你走了呢?你看,蚊子把我咬死了,身上全是包。


  ”“我們回去吧,我碰到族長了,他說我們不用給張森偉陪葬。


  ”我說著,在靈琴清面前蹲下,示意她到我背上來。


  靈琴清卻說:“我才不回去。


  得張森偉埋了后再回去。


  ”這時,族長打著手電筒和利方離開了果園。


  這兒蚊子實在太多,我建議去小木屋里過一晚,靈琴清同意了。


  進了小木屋后,靈琴清直接倒在床上,苦著臉說:“好累。


  好餓。


  ”我這時肚子也在咕嚕咕嚕地叫,叫她休息一會兒,我去摘幾個梨來。


  當我摘好梨回到小木屋時,只見靈琴清在水桶里洗澡。


  她見我進來了,立即將手捂在前面,叫道:“你怎么進來了!沒見我洗澡嗎?快出去!”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朝水桶里望去,可惜屋里光線灰暗,靈琴清的身子除了腦袋就全藏在水里,根本就看不清楚。


  “這水很臟的。


  利方嫂子在里面洗過澡,我也進去過,還在里面放了兩個屁……”“什么!”靈琴清觸電一般從水桶里站了起來,一陣哀嚎,“你不早說,難怪這么臭!”我眼前一亮,靈琴清的身材真是好。


  “你還看?還不出去!”靈琴清抓起浴巾朝我打來。


  我趕緊退出門口。


  不過又聽到靈琴清嘀咕,“我不是換過水的嗎?干嘛要站起來?”“哼,章小貝,便宜你了,又讓你白看了一回本姑娘的身體!”待靈琴清穿好衣服后我才進去。


  吃了梨后,我疲憊不堪,想上床去睡覺,卻被靈琴清蠻橫地拉下了床,然后她往床上一滾,腿張得老大,將本就小的床占了個滿。


  我無奈地嘆了一聲,在床邊坐了一個晚上。


  第二天一大早,我又去果園摘了幾個梨和靈琴清吃了。


  本來我打算一早就回去,但靈琴清堅決要在張森偉下葬后再回去,無奈,我們一直等到中午,想必這時候張斷文已經埋了,我倆這才拖著又累又餓的身子朝村子里走去。


  剛進村子我們就碰到了幾個人。


  一打聽,張森偉果然已埋葬。


  我和靈琴清在叉路口分開,她決定回娘家,而我,自然也回我的家。


  誰知我剛走沒幾步,突然聽見靈琴清從后面跑了上來,邊跑邊叫:“章小貝,快跑!”我回頭一看,靈琴清驚慌失措跑了上來,后面緊跟著 基勤與幾個平時經常跟他混在一起的混混。


  “媽的,給我站住!老子等你們一天了!”章基勤叫罵著。


  我下意識地想轉身就跑,但是,靈琴清眼看就要被章基勤等人追上了,我不能拋下她不管。


  待靈琴清跑到我面前,我順手撿起路邊一塊石頭擋在路中央,面對著章基勤等人,對靈琴清說:“你快走,我來擋著他們。


  ”“你也跑啊。


  ”靈琴清焦急地叫道。


  “不用。


  你快走!”我知道,以靈琴清的速度,那是絕對跑不了的。


  我只有擋著章基勤他們,才能給靈琴清爭取逃跑的時間。


  沒想到靈琴清也不跑了,也從地上撿起了一塊石頭。


  “你他媽的總算現身了。


  ”章基勤也停了下來,指著我罵道,“老子今天不宰了你就不姓張!”我心里很害怕,但還是硬著頭皮說道:“你有種沖我來,放了靈琴清。


  ”“呵呵,放了她?你他媽的做夢!今天你倆誰也別想跑!”“那好啊,大不了魚死網破!”我揚起了手中的石頭。


  話雖如此,我心里卻卟嗵卟嗵跳過不停。


  “幾只螻蟻而已,怕什么?只要一招就可以讓他們灰飛煙滅。


  ”耳邊突然傳來青水仙的話。


  我一愣,一招?灰飛煙滅?“上!”章基勤將手一揮,“打斷章小貝的腳,抓住靈琴清!”那幾個混混兇神惡煞地直朝我和靈琴清撲來。


  我瞅著最前面的一個人,狠狠一磚頭敲打了過去。


  “啊!”那人一聲慘叫,直接倒在地上,手捂著額頭在地上打滾。


  其他人沒愣著,一個一個朝我撲來。


  我豁出去了,對著其中一人撞了過去,頓然將那人撞退了五六米,差一點撞在章基勤身上。


  其他人想抓住我,我左躲右閃,如魚得水,未讓他們碰到分毫,反而這幾人似乎轉暈了頭腦,被我腳下一絆,全部倒在地上,哇哇直叫。


  “媽的,都是廢物!”章基勤叫罵著朝我沖了過來,一拳朝我的頭部砸來。


  只感覺臉上一痛,險些栽倒在地。


  章基勤身為一個村里頭號混混,并不是白叫的,身手自然有兩下。


  昨天被我一腳踢飛,是他完全沒把我放在眼里,才大意吃虧。


  在打了我一拳后,章基勤絲毫沒有停下,再次揮拳朝我打來。


  我將頭微微一偏,章基勤打了個空,我一磚頭打在他的肩上,章基勤身子一頓,朝后連退了三四步。


  我不給他喘息的機會,沖上去,對著他的肩頭又想來一磚頭,不料章基勤一個勾拳打在我的下巴下,我的身子朝后翻了出去,手中的磚頭也掉在地上。


  “啊——”章基勤像瘋狗一樣朝我撲了過來,揮拳朝我的臉打來。


  我完全被他剛才那一勾拳給打懵了,只感覺下巴要脫掉似的,腦袋嗡嗡作響。


  緊接著臉上又是一陣劇痛,又挨了章基勤一拳。


  我下意識地對著前面一巴掌扇了出去。


  “啪!”一聲脆響。


  接而,章基勤的身子在空中轉了個圈,重重倒在地上。


  我沖上去,對著他便是一陣猛踢。


  “叫你打我!叫你打我!”章基勤幾次想爬起來,都被我一腳又一腳給踢趴。


  他抱住我的右腳,我將腳抬起就將他甩飛了出去,未等他站起,對著他又是一陣猛踢。


  其他人已陸續爬了起來,見此一幕,都嚇住了不敢過來。


  “這家伙瘋了!”“他完全是個瘋子!”……我一腳又一腳踢在章基勤身上,直到靈琴清跑了過來,拉住我叫道:“你別踢了,再踢他就死了。


  ”我定神一看,章基勤已趴在地上像死豬一樣一動不動。


  我心里一個咯噔,不會真的將他踢死了吧?跟著章基勤的那幾個混混在一旁看著,各個面露懼色,見我看了過去,齊朝后退了一兩步。


  周圍有不少村民在遠遠觀望。


  這時,族長跟張家的幾個人跑了過來,大聲喝道:“怎么回事?怎么打架了?”“基勤這是怎么了?”章基勤的父親跑過來,趕忙將章基勤扶起,只見章基勤鼻青臉腫,嘴角溢出了絲絲血跡。


  “是你打的?”章基勤的父親怒瞪著我,恨不得要將我生吞活剝。


  “我……”我一時不知怎么回答。


  其中一個混混說道:“就是他打的秦哥。


  對著秦哥踢了幾百腳,像個瘋子一樣!”“踢死了基勤,你九條命都賠不了!”章基勤的父親暴跳如羸。


  “是他們先打人的!”靈琴清大聲說道,“我們一回來,他們就要打我。


  章基勤還想強了我,章小貝為了救我才跟章基勤打的!”“你說什么?”章基勤的父親一張老臉黑了下來。


  “我說,章基勤想強了我!”靈琴清重重地說道。


  章基勤的父親瞪著靈琴清,“基勤想強了你?你要不要臉?”“你——,你才不要臉!”靈琴清杏目圓瞪。


  “你害死了森偉,又想害死我基勤?”章基勤的父親罵道,“你就是個禍害!”“你——”靈琴清氣得話都說不出來了。


  “還有你——”章基勤的父親指著我,“我看你是和靈琴清勾搭上了,害死了森偉。


  你這兩個禍害,得給森偉陪葬!”這人太蠻不講理了,真是有其子,也有其父。


  我下意識地望向族長。


  族長走了過來,伸手擋在章基勤的父親面前,板著臉道:“老二,話不要這么說。


  在沒有證據的前提下,你這樣會毀了年輕人的清白。


  事情的緣由究竟如何,我們調查清楚后再說。


  你看,這馬上就要開飯了,我們先去森偉家,有什么話,我們去那兒說。


  你放心,我身為族長,絕對會將這件事情處理清楚。


  ”章基勤的父親狠狠瞪了我和靈琴清一眼,“基勤怎么辦?”“先送去醫院吧。


  ”族長沒再理會章基勤的父親,對我和靈琴清說:“你們跟我來。


  ”剛到張森偉家,張森偉的 父母便沖了過來,瞧這架式,似乎要吃了我和靈琴清。


  族長擋著他們,勸道:“莫沖動,莫沖動,有話好好說。


  ”“還說什么?”張滿光叫道,“森偉都埋了,他們還回來干什么!他們要給森偉陪葬!”“怎么,你是不把我這個族長放在眼里了?”族長的臉頓然板了下來。


  洪滿光心有不甘地動了動嘴唇,但在族長的威信下,他將到嘴的話生生咽了下去。


  族長繼續說道:“現在什么年代了?竟然還要用活人陪葬!這等于殺人。


  ”“可我家森偉白死了么?”洪滿光不甘心地道。


  “森偉的死跟章小貝沒有成功給靈琴清開光有關,他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用別的方式對你家進行賠償!”在族長的斡旋下,靈琴清的父母得賠償張家四十萬,同時繼續留在洪家,以洪家兒媳婦的身份,伺候兩老,直到兩老奔年。


  而我繼續為村子里唯一的開光師,同時洪家所有的家務事情,只要叫我去做,我必須毫無怨言地去做。


  簡而言之,我成為了洪家的使喚工具。


  對于我的懲罰,村子里大部分人支持。


  只是,表姐楚雪湘卻極為不滿地說:“章小貝這次都死不了,實在沒天理了。


  ”我很生氣。


  “表姐,你就那么希望我死?”   閱讀提示:去到聚會地,我 見到了最不想見到的人,我的 男友


  前男友不停的問我的近況,而我盡量不與他進行過多的交談,半個小時后我借口離開了聚會。


  誰知前男友追了出來,從后面抱住了我,說現在還喜歡我,以前做的不好的地方會改正的。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今晚注定是一個不眠之夜。


  我和他是通過相親認識的,我雙子座今年26歲,相貌中上吧。


  他天蝎座,今年30歲,身高一米七三,濃眉大眼的,月薪三千多,雖然在大城市不算多,但是在我們這個三線城市已經算不錯的了,家里有房有車,但是都不是他的名字,男友大概情況就是這樣。


    至今我還記得相親的時候他低著頭。


  埋頭苦吃,我看著不停的偷笑,而他耳朵根都紅了。


    介紹人走后,我們一起散步,他慢慢放開了,和我聊了很多,給我的感覺就是知識豐富、有內涵,還時常逗我發笑。


  之后的日子,基本上他每天短信電話不斷,兩三天就見一次面,我說過的話他都放在心上,很多時候我無意說的事和東西,過了幾天他都會為我解決或拿到我的面前。


  口述:和前男友 開房捉奸我后悔死了  漸漸的因為他對我的關心愛護,我愛上了他。


  在我們相識的第四個月,在我的暗示下,他終于敢牽著我的手,第六個月的時候,還是在我的暗示下才敢吻了我。


  就這樣,我們卿卿我我度過了一年的時間。


    暑期的時候我請了年假和他去旅游,他定的竟然是標間,第一晚,我們分床睡,一夜無事。


  第二夜在我說了能睡過來陪我聊天嗎,他才和我睡在一個床上。


    他摟著我,和我說了許多話,甚至說了結婚后去哪里蜜月,小孩取什么名字。


  我看著他幸福的笑臉,說出了我一直不敢說出的秘密,我在外地讀書的時候有過一個男友,是我初戀,本地人,同學,談了四年,畢業后我留在學校所在地工作,并和前男友同居了兩年,已經不是處女了。


    同居后一年,前男友好吃懶做的性格漸漸展現了出來,在忍受了一年后決定分手,并辭掉了工作回到了家鄉,一年后結識了他。


  他聽了以后沉默了,我能感覺到他心跳得很快,我的心里怕極了,我愛他,怕他因為這個而離開我。


  不知過了多久,他對我說,他愛的是現在的我,希望我能忘掉過去,展望未來。


  口述:和前男友開房被捉奸我后悔死了  聽完,我忍不住趴在他胸前哭了起來,他不停的在安慰我,漸漸的我在他的懷抱中睡著了。


  之后他對我比以前更好,用他的話說就是不能讓我再受到傷害。


  相識一年半的時候,我給了他,當時他手忙腳亂的,連地方都找不對,現在回想起來還覺得好笑。


    我記得當時還問過他,你們男人是不是都是得到以后就都不會再這么在意了,對女友不再那么疼愛了。


  他回答我別人不知道,他一定不會這樣。


    今后的日子,他對我的愛,對我的關心愛護沒有一絲一毫減弱,從來不對我發脾氣,在我生氣傷心的時候不停的哄我安慰(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


  每當下雨或者夜班的時候都會開車接我下班,我工作的地方離他那里很遠,我的同事都很羨慕我,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


    相識兩年后,見過了父母,父母都對我們很滿意,我們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就在今年2月8日的時候我們去選了婚戒,我已經為了我和他編織好了未來幸福的生活。


  誰知這個美好的愿望卻在昨天徹底破滅了。


  口述:和前男友開房被捉奸我后悔死了  2月10日晚上,幾個大學同學來到本地,說要聚聚,大家懷懷舊,不能帶家屬。


  我不知道前男友會不會也在,就告訴了他同學聚會的事。


  他頓了一下,說去就去吧,你已經是我的人了,我還怕什么。


    去到聚會地,我見到了最不想見到的人,我的前男友。


  前男友不停的問我的近況,而我盡量不與他進行過多的交談,半個小時后我借口離開了聚會。


  誰知前男友追了出來,從后面抱住了我,說現在還喜歡我,以前做的不好的地方會改正的。


    我說我已經有了男友了,前男友卻哭著求我說就算不能復合,能不能再陪他談談心,說說話。


  畢竟四年的感情,我沒有完全忘卻,一時鬼迷心竅,竟然同意和前男友開房去進行所謂的談心。


  之后在前男友的甜言蜜語下,我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然犯下了不可彌補的錯誤,之中的過程我不愿去回憶。


    當我們出房間的時候,我竟看到他拿著電話站在電梯口,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這里的。


  他一句話沒說,一腳就把前男友踹到了地上,舉起手向我打來,我閉上了眼睛。


  但是始終這巴掌沒有落到我臉上,睜開眼睛,看到他流著淚對我說,我不打你,畢竟你曾是我最愛的女人。


  口述:和前男友開房被捉奸我后悔死了  聽到這我的心在流血,我哭著,抱著他跪著請求原諒,他掙開了我,頭也不會的離開了我。


  我什么也不顧追了出去,我最愛的他已經沒了蹤影。


  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家,打他的電話,提示已停機。


    我知道,我被黑名單了。


  真諷刺,前幾天他還教我怎么裝軟件防騷擾,還開玩笑說不要把他放到黑名單里,誰知幾天之后卻是我在了黑名單中。


  很想馬上到他家里見到他,懇求他的原諒。


  我愛他,不愿失去他,而我也知道他比我愛他更愛我,卻怕驚動了他父母造成不可挽回的事。


    我親手毀掉了我的幸福,我多么想祈求到他的原諒,今晚注定是一個不眠之夜,天明之時我會去他家樓下等著他,不知道他現在怎么樣了,是不是和我一樣無法入睡,整個人已經語無倫次了。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口述大全(微博)
https://twnbmhjfkyui.weebly.com/6267007.html
https://twzxcasdqwe.weebly.com/7122533.html
https://twkiujhyoplm.weebly.com/6149677.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7238605.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5330521.html
https://twkhjuiykhjo.weebly.com/4757477.html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9170085.html
https://twsdfrthwesdd.weebly.com/7686000.html
https://twgyhujiko.weebly.com/2983249.html
https://twasfasga.weebly.com/70789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