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情趣內衣黑絲 >

媽媽 和 兒子 做愛

媽媽 和 兒子 做愛


這天夜里,小少婦 孟婉晴難以入眠,伸手摸向了身邊的 老公


  三十歲,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紀,空虛至極。


  “老公……”孟婉晴小腹一陣火熱,伸手摸向了他,“我想要……” 說完,她用豐腴的身子蹭著他的胳膊,全力挑起 丈夫的渴望。


  可惜,丈夫絲毫沒有反應。


  孟婉晴失望至極。


  “我太累了,明天吧。


  ”丈夫冷冰冰的伸手撥開了孟婉晴的手。


  明晚!明晚!又是明晚!孟婉晴氣呼呼的翻過身子,內心十分不滿,一直壓抑心底的苦悶。


  她已經許久沒得到滿足,內心極度渴望,渴望被填滿,肆意沖撞……最后,忍不住 伸出手去。


  只得自我滿足了一番,含怨而睡。


  次日,清晨。


  丈夫大早上就起床去上班了,而孟婉晴恰好今天休假,便想窩在床上看電影。


  可突然發現家里無線網竟壞了,沒辦法,只好打客服電話。


  下午,預約的修理工敲響了門。


  孟婉晴穿著睡衣,趕緊過去開門。


  打開一看,第一眼就看傻了,眼前這個修理工竟然是一個黑人。


  身材魁梧,高大威猛,跟籃球運動員一樣,穿著大褲衩,黑背心,全身孔武有力的肌肉塊,讓人看的心驚肉跳。


  “您好,我是修理工 華萊士,您就是孟女士吧?”孟婉晴更吃驚,這黑人修理工中文講的也太地道了吧。


  她也沒好細問。


  “對,是我,請進。


  ”說完,側身一讓,余光正好掃在了他的下方,褲衩有點緊,那兒有點恐怖。


  孟婉晴俏臉一紅。


  華萊士是一名留學生,在大學勤工儉學,兼職做寬帶修理工作。


  第一眼看見孟婉晴時,他就被這個美艷的少婦給迷住了,眼神直勾勾的盯著。


  孟婉晴低頭,注意到自己只穿著一件單薄的真絲睡衣,根本遮不住那美妙的風景。


  而這個黑人修理工的目光,卻盯著自己那里看。


  好羞躁哦。


  孟婉晴趕緊伸出手捂著自己的胸口。


  華萊士還在盯著看,目光火熱,還咽了口口水。


  “寬帶路由器在臥室里面,我帶你去看。


  ”孟婉晴羞紅著臉, 說道


  華萊士 點了 點頭,便跟隨進了臥室,然后一番檢修。


  “這個壞了有多長時間呢?”“估摸也就一兩天的時間吧。


  ”孟婉晴答道。


  華萊士扯了幾根網線,拿著工具檢測了幾下,低著認真干活兒。


  站在一旁的孟婉晴,深吸了一口氣。


  丈夫不在家,自己竟單獨跟一個黑人在臥室里面,孤男寡女兩個人,好尷尬啊……“方便把旁邊那個螺絲刀給我嗎?”華萊士問道。


  “嗯,行。


  ”孟婉晴點了點頭,從工具箱里面拿出一個,“是這個嗎?”“對。


  ”孟婉晴拿起,就朝著他走過去,想遞送給她,可一不留神,腳被一根網線給絆住,身子猛然一傾,不巧,正好撲倒在他的懷里。


  上方,正好貼在華萊士黑黝厚實的胸膛上,這觸感,真好啊……啊……孟婉晴驚呼一聲,發現自己倒在華萊士的懷里,俏臉羞的更紅潤了。


  “對不起啊……”低聲說完,正打算起身,可突然感覺下方一陣溫熱。


  那兒,正好蹭到了他那恐怖之處。


  黑人那兒本來就很恐怖,剛才已經有了反應,現在被孟婉晴這么以刺激,慢慢竟變得更加膨脹了。


  孟婉晴羞躁不已,剛準備起來。


  華萊士有點忍不住了,似乎看準了她的心思,竟伸出手伸入了她的胸口,另外一只大黑手,直接抱緊了她的小蠻腰。


  “不要亂動。


  ”華萊士有點命令式的口吻。


  孟婉晴有點被嚇唬住,心底很慌張,“你這是要干什么啊!”“干什么?當然是給你檢查檢查了,瞧你這里都成這樣咯,是不是特別想要了啊?”華萊士是外國人,思想本來就很開放,察覺到了孟婉晴的反應,立馬就上頭了,不拐彎抹角,直接進入主題。


  孟婉晴有點害怕,繃著緊張的神經。


  被華萊士這么一說,心底也有點猶豫,跟自己丈夫已經很長時間都沒有親熱過了,剛才那一下,真的快把自己的寂寞全部發泄。


  正 想著呢。


  華萊士竟然還在不斷的蹭著,意圖勾起她的興致。


  孟婉晴本來就渴望的很,哪里能禁得起他這般刺激喲,沒兩下,就淪陷了,全身都軟了。


  “孟小姐,其實從剛進門,我就注意到了你……”黑人華萊士揉著孟婉晴的胸口。


  “啊!”孟婉晴忍不住低鳴了聲。


  “不要急,待會兒讓你更爽!”華萊士說完,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下,伸出手直接探了進去。


  孟婉晴被他壓著,黑黝黝的胸膛,一股麻酥酥的感覺,蔓延全身,她有如觸電般的爽。


  看著壓著自己的男人,是個陌生男子,還是個黑人,這樣的感覺如同偷吃一樣,真的好刺激啊……他那恐怖,即便是隔著褲子,看上去依舊極為夸張,孟婉晴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想著,這比自己老公的,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


  這么嚇人,自己會受得了嗎?哎呀,在想啥呢。


  平日里老公雖然不能滿足自己,但是他對自己很照顧,怎么能幻想跟別的男人在一起弄呢?越想,越覺得特別對不起自己老公,開始本能的抗拒起來。


  “你放手!”孟婉晴手撐著地上,想掙脫開,逃離。


  但是杰福德的身軀實在是太壯碩了,自己柔弱的身子,在她的懷里跟個小鳥一樣,壓根就掙脫不開。


  所幸,一不做二不休,她一把抓住他的褲頭。


  撕拉!掙扎下,褲頭竟被扯開了!啊!孟婉晴頓時就傻眼了!好恐怖啊!自己的老公跟他簡直就不是一個級別的。


  “還跟我裝呢。


  ”華萊士低下身子,吐出一口熱氣,溫熱的氣息噴在孟婉晴的俏臉上,“我知道你現在心底也很想,你老公肯定滿足不了你嗎?那就讓我來滿足你。


  ”說完,直接扯下自己的褲子。


  也不等孟婉晴答復,黑嘴巴直接親吻了上去。


  嘔!一股怪味,又惡心,可怎么又有點舒服。


  唔!一陣激吻后,華萊士脫開嘴巴,低下身……啊!孟婉晴一個哆嗦,不行啊,自己不能背叛老公!雖然心理上很抗拒,可 身體卻禁不起他的刺激,迎合起來……“我要去了哦。


  ”華萊士露著邪惡的笑。


  “不行,不可以啊……”就在進入的那一刻,突然外面傳來一陣敲門聲。


  “ 老婆,我回家啦,快點來開門呢。


  我手機丟在家里,我回來拿手機。


  ”外面傳來丈夫 劉波的聲音。


  “是我老公回來了!”孟婉晴渾身繃緊,臉色都嚇蒼白了,這要是被自己老公發現,可咋辦喲?自己怎么跟他解釋這場面啊?華萊士還沒動靜,繼續蹭著。


  “你聽到沒啊?我老公回來了,你還不快點起來?”孟婉晴急了,直接推搡起來,華萊士也只好作罷,停下動作。


  孟婉晴掙脫開,整理了一番衣物,便跑到臥室外,將門打開。


  “老公,你怎么突然回來了呀?”孟婉晴俏臉漲紅,非常心虛。


  “我回來拿手機呢。


  ”劉波說完,聽見家里有動靜,“家里來人了嗎?”孟婉晴故作鎮定,點了點頭:“家里網線壞了,早上我打客服保修,維修工上門,正在檢修呢。


  ”“哦。


  ”劉波點了點頭,也沒再細問。


  夫妻兩正聊著,突然華萊士從臥室里面出來,手里提著工具箱,裝著什么也沒發生一樣,“孟女士,無線網我已經給你修好了,我先走了啊,記得客服反饋的時候,給個好評哦。


  ”為了不讓丈夫察覺,孟婉晴裝著很客氣。


  “嗯,真是辛苦你了。


  ”說完,便送他出門。


  在離開門的一剎那,這個黑人竟然還不知道收斂,竟趁著他丈夫背對的間隙,主動伸出手在她身前抓了兩把。


  “我還會再來的。


  ”華萊士低聲說完,便走了。


  劉波進了家門,就去臥室床頭,找到手機。


  而孟婉晴剛才被華萊士刺激,早就心癢難耐了。


  剛才差點就被他弄了,幸好老公及時回來,不然的話還(少兒益智故事)不知道怎么釋放。


  她悄悄走到劉波身后,從背后一把抱著他,身子不停的在他的背后摩擦著。


  “婉晴,這大白天你的干啥呢?”劉波不溫不火道。


  “老公,我好想要,……我們已經好久沒那個了……”說完,孟婉晴吞了口水,玉手沿著劉波的襯衫邊角,探索了進去。


  “這大白天的,要不晚上吧……”劉波依然不太情愿。


  孟婉晴一聽老公又在拖,心底急了,她實在是太想要了,太渴望被男人滋潤了……“不,就現在,求你了,老公……”孟婉晴蹲下身子,懇求的同時,竟伸出手脫了劉波的褲子。


  天氣有點熱,劉波剛從外面回家,渾身都是汗臭味兒,孟婉晴絲毫不在意。


  還沒起來,孟婉晴張嘴巴打算……剛一觸碰,劉波舒服的長嘆一聲。


  “老婆,有點臟哦。


  ”“沒事兒,我不怕。


  ”孟婉晴嬌羞的臉,賣力的在劉波的面前表現著。


  在她的一番刺激下,劉波終于來了一點感覺,隨即夫妻兩擁吻在一起。


  孟婉晴急忙將身上的衣服給脫了,貼著劉波的胸膛,撒嬌:“老公,人家現在就想要嘛。


  ”“好,老公現在就來滿足你。


  ”說著,身體往前一挺。


  一陣橫沖直撞,幾乎沒啥技巧,可沒幾分鐘,一陣哆嗦,就不行了。


  孟婉晴剛來一點興致,可沒想竟然這么早就結束了,心底特別的失望。


  “怎樣,爽不爽?“劉波一陣舒暢后,拍了拍她的屁股,問道。


  孟婉晴怕傷他自尊,點了點頭。


  其實結婚這兩年,孟婉晴的需求越來越大,但是劉波的能力卻一次不如一次,他依舊完全滿足不了自己了。


  沒一會兒,劉波公司那邊就打電話來催了,劉波整理了一番衣物,便出門了。


  丈夫一走,孟婉晴癱軟在沙發上,腦子里竟想起了那個黑人修理工。


  那壯碩的身材,孔武有力,想必那方面的能力肯定也很厲害。


  他肯定能滿足自己!想什么呢?他可不是自己老公,怎么能做對不起丈夫的事情呢? 我發現剛剛平靜下去的心又躁動起來,看著手里的內褲,我有點忍不住了,將自己釋放出來,手不自覺的運動著…… 至從老婆去世兩年,我也只能從林蔭的身上看到老婆的身影。


   腦海中情不自禁的想著的想著林蔭剛剛叫 姐夫然后 興奮的表情。


   想著手指觸碰她那里時候她嘴里輕聲叫的那一聲嬌吟。


   越想我越是興奮,很快就有了感覺,我瞇著眼睛幻想,仿佛此刻真的是在欣賞把玩林蔭的身體。


   一股興奮的感從我的小腹開始蔓延,遍布全身,一陣低吟聲從我的喉嚨發出。


   此時 的我感覺自己身處天堂之間,一股很久都沒有過的感覺充斥著我身上的每一根神經。


   終于,我也達到了爆發的那一刻。


   咔嚓,就在這個時候,門沒有任何預兆的被推開了,瑩瑩的聲音隨之傳來:成 陽哥,吃飯了。


   門開的一瞬間,我的身體猛然一顫,直接就朝著出現在門口的瑩瑩激噴了過去…… 啊!瑩瑩一聲嬌呼。


   時間那仿佛在那一刻靜止了下來。


   瑩瑩帶著還未擦干的頭發出現在了門口,粉色的蕾絲睡衣將她那迷人的玲瓏剔透的身體襯托的無比的誘人。


   加上此時她臉上的一片片海飛絲,那股誘惑讓我一輩子都無法忘懷。


   瑩瑩,怎么了?林蔭焦急的聲音隨之傳來。


   這時候我才意識到自己的一只手還拿著內褲,我們一瞬間我我們四目相對,脫了褲子自嗨的我有種想要找個地洞鉆進去的感覺。


   這次我真的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林蔭,沒事,我嚇唬一下成陽哥呢。


  瑩瑩竟然對著我露出了一個魅惑的微笑,然后用手再自己的臉上輕輕一抹。


   嫵媚的眼神緊緊的盯著我那里,將自己的手指放(兩個洞一起插哦!好刺激)在嘴邊,輕輕的舔了一下,然后發出一聲輕吟。


   回過神來的我急忙一把捂住,然后尷尬的說道:我……我這就來。


   瑩瑩咯咯直笑,我看著她轉身,以為她要離開,心里松了一口氣,可這時候瑩瑩卻又將身子轉回來看著我。


   沒等我說話,她低聲說道:成陽如果有需求,其實……其實我可以幫忙的。


   而她說完之后,帶著輕笑聲快步的走開了。


   一直到她離開后,我才想起她的話,一想著她剛才的舉動,我似乎明白了她真正的意思。


   我的尷尬瞬間消失,一種不知是荒謬還是興奮的情緒浮現在腦海中。


   之前瑩瑩沖進林蔭房間時候暴露的嬌軀,再次回憶 在我眼前。


   我舔了舔嘴唇,深深吸了口氣,這才不得不停下正在做的事情,穿好褲子走出房間。


   客廳的餐桌上,林蔭已經穿著她那身漂亮的睡裙坐在了椅子上,看到我出來先是有些羞澀,但還是伸手幫我拉開椅子。


   瑩瑩就沒那么害羞了,她笑著問我晚上還有事情嗎,我說沒事。


   瑩瑩這才回到房間,然后竟然拿出一瓶紅酒! 這么晚怎么還喝酒啊?我問道。


   瑩瑩看了眼林蔭,笑著說今天她論文通過了,要慶祝。


   緊接著她為我和林蔭都倒上,我們碰杯喝了一口。


   我只是喝了一小口,可是看這倆女孩,竟然都一口干掉了! 別喝這么急,紅酒有后勁,一會該醉了。


  我急忙勸導。


   林蔭喝了酒臉色紅撲撲的,看的我心里一陣搖曳,瑩瑩同樣俏臉緋紅,她說道:/沒事,這里又不是外面,喝多了有姐夫照顧我們,難道我還怕姐夫占我便宜嗎! 我裝作不在意的笑了笑,心里卻想著萬一她們真喝多了,那我說不定真的就把持不住會做點什么,畢竟,她們都是那么漂亮。


   這時候林蔭重新給我們倒上酒,然后舉起酒杯對我說謝謝我幫她。


   我原本是想不再提這件事的,現在她自己提起來,我也就不知道怎么接了,急忙說都是一家人,沒什么謝不謝的。


   瑩瑩在一旁起哄笑著問我幫了林蔭什么? ,她笑起來很好看,眼睛彎彎的,可愛極了,此刻又是在家里,穿著和林蔭同款的睡裙,我甚至能居高臨下的看到她胸前的幽深溝壑。


   我忍不住將目光朝下移了移,我靠,她……竟然沒穿內衣! 成陽哥,你倒是說說看哦。


  瑩瑩說著,還將身體往我的方向傾,一股誘人的芳香讓我一瞬間差點迷醉。


   好了,瑩瑩。


  林蔭微怒的說道。


   緩過勁來的我干咳了兩聲,緩解尷尬。


   我當然不會說,就含糊了過去。


  瑩瑩卻也不深問,而是和我們一起舉杯喝了杯中酒。


   這次我沒法不干掉了,她倆也是這樣。


   而喝完這一杯,我發現瑩瑩和林蔭都有點醉態,林蔭歪歪的靠在椅背上,對我說道:姐夫,我知道你這段時間很辛苦,一定要注意身體。


   我還沒說話,瑩瑩卻是拉著椅子走過來,和林蔭一左一右的坐在我兩側。


   瑩瑩臉色潮紅,她眼波流轉的看著我,低聲在我耳邊問我是不是寂寞了。


   我知道她這是想起剛剛我在房間自嗨的事情,我很尷尬,看了一眼林蔭,發現她自顧自的喝著酒,我急忙對瑩瑩低聲道:別亂說,好好吃飯。


   瑩瑩笑過之后就再次端起酒杯對我和林蔭說道咱們住在一起是緣分,要再喝一杯。


   我看的出她倆都醉了,想要阻攔,可是一直不說話的林蔭突然說的確很有緣分,一定要喝這一杯。


   我沒辦法,只能再陪他們喝了。


   而這一杯喝完,瑩瑩突然靠在我身上,對我說道:/姐夫你怎么可以放著我這樣的大美女不要,而自己一個人玩呢! 我尷尬的不知道怎么回答,突然我感覺一只柔軟的小手伸進了我的褲子。


   我低頭看去,卻見那是瑩瑩的手,此刻正朝我身下伸去。


   我這下更覺得受不了了,瑩瑩卻是一邊探索著,一邊用光潔的小臉在我的肩頭摩擦。


  [我尷尬的不知道怎么回答,突然我感覺一只柔軟的小手伸進了我的褲子。


   我身子一顫,低頭看去,卻見那是瑩瑩的手,此刻正朝我身下伸去,我剛要阻止,可是她已經一下握住。


  
https://twsdfrthwesdd.weebly.com/4563.html
https://twdfgewrugbnnfgdfg.weebly.com/8412462.html
https://twugjyhjiolkm.weebly.com/7257033.html
https://twkdjfngvbi.weebly.com/1788282.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7357382.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9696082.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9177422.html
https://twergfvbhyu.weebly.com/8893685.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5291639.html
https://twuyikjnmfgfrv.weebly.com/38368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