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情趣內衣黑絲 >

格闘 姫 凌辱 ロンリー ガール

格闘 姫 凌辱 ロンリー ガール


昏黃的燈光下, 沈冰月長發披散,手腳被綁在大床上,呈現一個大字,領口的衣襟被扯開大半,露出半邊高聳堅挺的胸脯。


  床邊還站著一個赤著上身的 男人,說著一些污穢的話。


  沈冰月越是掙扎哀求,讓他放自己,卻好像讓他越加興奮。


  這男人背對著 楊修,但楊修卻一眼就認出這男人—— 趙垂(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村長趙長貴的獨子,橫行霸道,偷雞摸狗,打瘸子罵啞巴,夜踹寡婦門,村里人都恨得咬牙切齒。


  大哥尸骨未寒,趙垂就跑來欺辱 嫂子,憤怒的火焰在楊修的胸膛中熊熊燃燒。


  “趙垂!”門外的一聲暴喝,嚇得趙垂猛地一哆嗦。


  “誰啊?想找死啊!”他猛地轉身,卻見門外站著一名身材健壯的男人,一雙冰冷如刀子一樣的眼睛盯著自己,仿佛能夠穿透他的皮肉,直擊靈魂深處。


  稍一愣神,他惱羞成怒,一腳踹翻一張小木桌,拎起墻角的一把鐵榔頭,遙指遙指,歇斯底里的怒吼道:“自己像狗一樣乖乖的爬過來,別讓老子動手!”其實,趙垂見過楊修,只是多年不見,楊修的外貌變得許多,他一時間沒有認出來。


  楊修冷笑,一個箭步沖了過去,速度之快,儼如午夜幽靈,一巴掌抽在趙垂的臉上,趙垂慘叫一聲,倒飛出去,狠狠地砸在墻壁上。


  即便楊修只用了三成的力道,可趙垂身驕肉貴,這一巴掌下去,趙垂的半張臉就腫成了豬頭。


  趙垂搖搖晃晃的爬起來,捂著腫脹的半邊臉,瞪著楊修的眼睛仿佛噴火,“小子,你有種,有本事留下名字,老子……”趙垂還沒說完,楊修身若疾風,抬手一記耳光,趙垂就像是斷線的風箏,倒飛了出去。


  不等趙垂起身,楊修又揪住他的頭發,不要錢似的狂抽耳光。


  片刻間,趙垂的雙頰就腫成了豬頭。


  “五秒鐘,從我眼前消失!”楊修居高臨下,盯著地上如同死狗一樣的趙垂,面沉如水。


  “你……你給我等著!我記住你了,我會讓你生不如死!”趙垂歇斯底里的怒吼著,在這寧靜的夜晚,顯得格外刺耳。


  楊修卻不搭理他,只是默默地數數。


  好漢不吃眼前虧,不等楊修數完,趙垂就爬起身,消失在濃濃的夜色中。


  楊修重新關上門,解開沈冰月四肢的麻繩,又拾起 被子裹住她滿是傷痕的嬌軀。


  沈冰月似乎很害怕,嬌小的身軀緊緊地包裹在被子里,縮成一團,美眸含淚,嬌弱哀婉的模樣,我見猶憐。


  “嫂子,你不記得我了嗎?”突然不知道該說什么了,好半天,楊修這才憋出一句話。


  沈冰月抬頭,盯著楊修愣了好一會,不確定的問道:“你……你是皮蛋?”楊修苦笑,他已經很多年沒聽到這個外號了。


  沈冰月出嫁那年,楊修還是柳河村的一個懵懂少年,長得黑不溜秋,被村里的頑童戲稱為皮蛋。


  只是,他出國多年,為何突然回來了?似乎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沈冰月俏臉通紅,耷拉著腦袋不再說話,氣氛又變得尷尬起來。


  “嫂子,你的腳……”說著,楊修伸手握住了沈冰月紅腫的左腳,又從褲子里口袋里摸出一瓶藥膏,輕柔的敷在沈冰月紅腫的腳踝上。


  盡管是小叔子,可沈冰月還是又羞又急,掙脫不了,也就任由楊修握著,她的臉滾燙如火燒,如同鴕鳥,把臉埋在被子里。


  冰涼的藥膏,令沈冰月緊張的心情輕松了一些,心中既是感激,又有少女般的羞澀。


  “皮蛋,謝謝你!”突然間,腦袋埋在被子里的沈冰月吐出五個字。


  楊修笑了笑,心情莫名的好了不少。


  看來,在嫂子的心目中,自己仍然是以前的皮蛋,從未改變。


  “時間不早了,我也該回去了!嫂子,以后有我在,趙垂那個王八犢子不敢再欺負你!”聽到楊修離去的腳步聲,沈冰月急忙起身相送,卻忘了腳傷,左腳一滑,差點摔倒。


  楊修眼疾手快,一把攬住了嫂子的纖纖柳腰,嫂子的前襟依舊敞開,楊修一低頭,胸前那豐腴的雪白就一覽無遺的展現在眼前,令楊修呼吸一滯。


  沈冰月面頰滾燙,慌忙推開楊修,雙臂遮擋在胸前,垂頭不語。


  楊修小腹火熱,轉移視線,為避免尷尬和嫂子聊起了趙垂的事。


  只是說起趙垂,沈冰月就柳眉微蹙,粉臉寒霜,“這個趙垂就是個混蛋,村里的年輕女人都被他欺負過,昨天還……還去了咱隔壁的娟子家……要不是被我發現的早,恐怕……”說到這里,她就戛然而止,冷哼一聲,別過臉去。


  沈冰月口中的“娟子”名叫王美娟,是他隔壁鄰居劉大喇叭的媳婦,長相和身材在群里都是數得著的,不知道讓多少人眼饞。


  只是可惜這劉大喇叭是個短命鬼,讓王美娟早早的守了寡。


  楊修眼神冰冷,趙垂好色如命,以娟姐的姿色,在劉大喇叭活著的時候,就經常吃娟姐的豆腐,更何況劉大喇叭已經死了。


  “幾個月前,因為爭奪蔬菜大棚的承包權,趙長貴和孫喜貴吵了一架。


  第二天,孫喜貴的兒子孫二毛在城里就撞斷了一條腿。


  到現在都沒有抓到肇事司機,孫二毛一直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其實,村里人都知道,所謂的肇事司機就是趙垂的人!”說到這里,沈冰月就滿臉怒容,美眸中都快噴出火來了,仿佛孫二毛是自己的兒子似的。


  說起趙垂,沈冰月滔滔不絕,眉目含怒,這愈加堅定了楊修除掉這一禍害的決心。


  嫂子越說越激動,似乎要把所有的委屈都說給楊修聽,惹得他一陣自責。


  早知道嫂子在村里的處境這么艱難,他早該回來的。


  不過現在自己回來了,誰也欺負不了嫂子了。


  至于趙垂那孫子,遲早弄死他。


  對嫂子一番溫言相勸,她總算是穩住了情緒,隨后回房睡覺了。


  折騰一晚上的楊修也累了,迷迷糊糊進入了夢鄉,夢里跟大嫂纏綿一夜。


  醒來之時,已經晌午。


  嫂子早早出門,去地里鋤草了,楊修拾起客廳桌上的留言條,只有一句話——修,廚房內有早飯。


  楊修胡亂的扒了幾口,就騎著家里的二八單杠去鎮上辦點事。


  路過村口的時候,迎面駛來一輛奔馳車,車速很快,眼看就要撞上了,司機猛打方向盤,奔馳車就沖進了路邊的池塘內,迅速淹沒。


  楊修嚇了一跳,丟下自行車,一個猛子扎進了池塘,在奔馳車即將沉沒之時,一拳砸碎了駕駛室的車窗玻璃,將面色慘白,灌了一肚子水的司機被拽了出來。


  司機在岸上大吐苦水,剛剛緩過氣,就嚷嚷起來,說是車里還有人,讓楊修趕緊去救人。


  楊修暗叫倒霉,又轉身扎進了池塘內。


  好在池塘水清澈,憑借著高超的潛水技術,楊修從破碎的駕駛窗口鉆進車內,扛著一名已經暈厥過去的女人泅渡上岸。


  “蘇 鎮長,你沒事吧?”眼 看女人昏迷不醒,司機也顧不上自己,急的大喊大叫。


  蘇鎮長?還沒緩過一口氣的楊修愣住了,他擺了擺手,說道:“我不姓蘇,也不是鎮長!”“我沒說你,我說 的是她!”司機快急哭了,他是蘇鎮長的專職司機,若蘇鎮長有什么三長兩短,他的好日子也到頭了。


  直到此時,楊修才注意到這女人,柳眉杏眼,瓊鼻櫻口,一身黑色的小西裝,濕漉漉的貼在她的身上,將她還算有料的身材完美的凸顯出來。


  只是,她面色慘白,不斷的有污水從口中溢出,出氣多,進氣少,明顯嚴重缺氧。


  “你有手機嗎?我要打電話叫救護車!”此時,四下無人,司機不知所措,本能的想叫救護車。


  “來不及了!”楊修深吸一口氣,跪在蘇鎮長的身旁,雙手掰開她的嘴巴,開始人工呼吸。


  每吹一口氣,就有一股污水流出,蘇鎮長鼓脹的肚子漸漸癟了下去,可仍沒有醒來的跡象。


  司機看的目瞪口呆,他不是不知道人工呼吸的辦法,只不過,這可是蘇鎮長,事后被她知道的話……楊修顯然沒有這么復雜的心思,這時,他雙手疊放在蘇鎮長高聳的胸脯上,一邊在心中默念色即是空,一邊有節奏的壓胸搶救。


  雖然還隔著一層襯衣,但那飽滿而富有彈性的手感,還是令楊修魂飛色授,暗呼過癮。


  很快的,蘇鎮長體內的污水差不多排干凈了,她蒼白的臉色變得紅潤許多,呼吸也順暢了。


  楊修又在她的人中穴掐了一記,蘇鎮長終于悠悠轉醒。


  入眼處, 蘇文玉分明看到一個猥瑣男正一臉邪笑的盯著自己,一只狼爪子還摁在自己的胸前。


  她尖叫一聲,猛地坐起身,抬手就抽了楊修一記耳光,又捂著胸口,吃力的爬起身,一邊跌跌撞撞的逃跑,一邊大喊抓流氓。


  “蘇鎮長!”司機 小王擔心蘇鎮長,慌忙起身,小跑著攔住了蘇文玉。


  看到小王,蘇文玉慌亂的心才稍稍安定了一些,她看了看小王,又看了看楊修,似乎明白了什么。


  “到底怎么回事?”雖然心里明白,蘇文玉卻要維持領導的尊嚴,裝作不知情的樣子,杏眼圓瞪,喝問小王。


  小王悄悄抹了一把冷汗,他很慶幸剛才不是自己人工呼吸,否則就算蘇鎮長現在不計較,可是過后不久,鐵飯碗肯定要丟。


  “蘇鎮長,你誤會了……”小王無奈,只好將事情的前因后果講了一遍,還著重強調了楊修的搶救功勞,聽的蘇文玉面紅耳赤,還不好反駁。


  意識到是自己錯怪了別人,蘇文玉倒也落落大方,轉身回去,向楊修表示歉意。


  楊修也沒想到,這位美女鎮長居然肯放低身段主動道歉,盡管左邊臉頰還火辣辣的,但他也不覺得吃虧,反正自己剛才已經摸過了。


  “這種事情,如果還有的話,我還是會奮不顧身的營救!而且,我也不是貪財的人,重金酬謝什么的就算了……”楊修嘿嘿一笑,視線掠過蘇文玉飽滿堅挺的胸脯,心道這妞若是換上比基尼,肯定惹火刺激。


   嘿,兒子,來這兒,我們來聊一聊。


  我看到你在看那個路過的女人。


  我不是想評判或者羞辱你,我知道你為什么這樣做。


  但我們必須得談談這個問題,因為你怎樣“看女人”,這很重要。


  很多人會告訴你,女人應該注意自己的 穿著,以免招來男人不當的目光。


  但我想告訴你的是:女人如何穿著打扮是她的事,但像看一個人那樣去看她是你的責任,不管她穿什么。


  當你被一個女人的穿著所誘惑,忍不住游移雙眼、上下打量時,可能你會歸咎于她穿了什么,或者沒穿什么。


  但不要這么做。


  不要扮演 受害者


  因為當它發生時,你并不是一個無助的受害者。


  你完全能夠控制你自己,試一試。


  試著去看她的眼睛,而不是衣服或 身體


  當你扮演受害者時,你就陷入了男人一受到外界刺激 就會與生俱來地產生反應以至于無法自控、喪失判斷能力的謊言中。


  這是個荒謬的謊言。


  你能做到的遠不止是那樣。


  那個被你看的女人也遠不只是她的衣服和身體。


  社會上有很多男人物化女人的說法,這廣泛存在。


  人類會物化他們試圖去控制的事物。


  但如果你真的愛一個人,不要把她們簡化為一件物品。


  當你物化一些人——無論男女時,你也就放棄了你的人性。


  怎樣“看女人”?一位父親寫給(我把女同學摸出水了)兒子的話關于女人的著裝,有兩種常見的觀點迫使你去相信。


  一種觀點認為,女人需要靠穿著打扮來吸引男性,另一種則說女人得靠穿著來保護自己,避免男人的傷害。


  但兒子,你可以做得比這兩種要好得多。


  一個女人,或任何一個人,都不需要靠穿著才能引起你的注意。


  你需要給予她們應有的全部注意,僅僅因為你們都是人。


  另一方面,女人也不應該感到她要遠離你來自我保護,因為你能夠控制自己。


  不幸的是,現在不同性別之間的大多數互動,都根植于 恐懼:對拒絕的恐懼、對被虐待的恐懼、對失去控制的恐懼。


  我們害怕他人,因為我們被這樣教育:他人是危險的;女人的身體會導致男人犯罪;如果一個女人展露了太多身體,男人就會做 蠢事


  但我們必須得說清楚:一個女人的身體不是危險源,她既不會對你造成傷害,也不應招致你做出蠢事。


  如果你做了蠢事,那也僅僅是因為你選擇這樣做了。


  所以,不要散播男人和女人間的恐懼。


  怎樣“看女人”?一位父親寫給兒子的話女性的身體很美好、很奇妙也很神秘。


  尊重她,把她當成同樣有希望、有夢想、有經歷、有感情和有追求的個體來尊重,讓她更自信,鼓勵她更自信。


  但這么做不是因為她是弱者。


  這是最大的胡扯。


  女人并不比男人弱。


  她們不是弱勢的性別,是另一個性別。


  
https://twghjtywecvs.weebly.com/4764927.html
https://twergfvbhyu.weebly.com/7692236.html
https://twkhjuiykhjo.weebly.com/9010484.html
https://twgherwedfgrh.weebly.com/7737917.html
https://twkgjhujtn.weebly.com/4855897.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533597.html
https://twlkjiouljkhgui.weebly.com/7285582.html
https://twlkjabuewbdqwd.weebly.com/8831744.html
https://twerdfghtjyui.weebly.com/23248.html
https://twgagaqsefg.weebly.com/60765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