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情趣內衣黑絲 >

boobs sucking

boobs sucking


  導語:據臺灣今日新聞網報道,臺北一名鄭姓 男子在家開神壇、當密醫,透過妻子的介紹,認識一名美容師并幫她治病, 鄭某則謊稱 女子五臟六腑都壞掉,依 神明指示得留宿,鄭某還在要給美容師喝的 中藥里下藥,趁對方無力反抗時多次 性侵,軟禁長達 14天


  臺灣“最高法院”1(比爾.蓋茨后來成為橡樹了嗎?)2日依利用機會性交等罪判鄭某3年半 徒刑定讞。


    據報道,鄭妻2004年時認識 被害人,還介紹她給丈夫治療感冒,鄭某則告訴被害人,她的體內器官全部損壞,并謊稱“回去會沒有命,神明指示要治療3天”,沒想到一住就是14天,鄭某還偷偷在被害人的中藥里下藥,導致被害人精神恍惚、四肢無力,以1天1次或2次性侵被害人。


    被害人家人因未見她返家,心急如焚,向警方尋求協助,并在鄭某家中尋獲,被害人還出現精神恍惚,需要人攙扶才能行走的現象,鄭某還惡劣辯稱2人是因日久生情,成為男女朋友才發生關系。


  男子軟禁女子性侵14天稱是依神明指示被害人性侵男子男子軟禁女子性侵14天稱是依神明指示被害人性侵男子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認定,鄭某欺騙被害人他有醫療能力,讓被害人無法反抗進而性侵,判刑3年半,鄭妻也因協助丈夫,判處4個月徒刑,減為2個月徒刑,得易科罰金;全案經最高法院駁回上訴定讞。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這 叔叔 不要吸了 嗯嗯好脹, 禽獸叔叔 口述 亂倫之事!父女亂倫,叔姪亂倫,這個社會是怎么了?為什么會有這么多畸形的亂情之事?一個禽獸叔叔的口述-----叔叔不要吸了嗯嗯好脹,禽獸叔叔口述亂倫之事!叔叔不要吸了嗯嗯好脹,禽獸叔叔口述亂倫之事!我今年28歲,有一個3歲半的女兒。


  芳兒是妻子的 大哥的女兒,是我們的侄女兒,家在貴州遵義。


  雖然 小侄女才17歲,可是因為早熟,早已出落成一個大姑娘,個子比我 老婆還高出10cm,皮膚百里透紅,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跟我們在一起總是大大咧咧,真是人見人愛。


  當她剛開始發育的時候,胸脯稍微有點點隆起,冬日里穿著毛衣還是能看見少許。


  有時只有我們倆坐在沙發上一起看電視,她喜歡拉著我的大手,不停地摸梭,還有意無意地把我的手按在她右邊剛發育的隆起物上。


  不知道她當初用意何在,反正我那時的老二是早就脹得突破了內褲的松緊,快到肚臍眼了!真想順手牽羊隔著衣服好好摸她一把,只是沒有足夠的勇氣。


  她回家后,我總覺得后悔,因為可能她在暗示我什么,我卻無動于衷!沒有幾下我的那個便爆脹。


  我忍不住把手從她的手背移到手臂,輕輕捏了幾下,見她沒反應,又游移到她背上,不停摸梭。


  可能是正玩在興頭上,她還是沒反應!我于是更大膽了,把手伸進衣服里面摸她的背,整個摸了個遍。


  發現我這個才發育的小侄女竟然還戴了胸罩!于是我湊近她(我的尤物女友們)耳邊對她說:芳兒,你現在還在發育,戴這個影響你那個生長的。


  她耳朵一紅,只是呵呵一笑。


  我的手又伸到胸罩地下摸她的背,肩膀,然后是腋下,見她還是沒有抗議的意思,我索性穿過腋窩游移到她的小肚子上,摸了幾下還嫌不夠,就隔著乳罩捏她剛發育的乳房,最后干脆掀開乳罩,先用雙手各抓住她的兩只乳房,使勁捏。


  乳房不大,全被手掌包著,但很結實,跟我老婆生了小孩后那松松垮垮的巨乳相比。


  去年夏天,芳兒從初中畢業,被家人送到遵義一個職業學校學幼兒師范專業。


  不過,去年冬天她給我打了好幾個電話,說老師反映她上課不專心,經常開小差,導致成績一直在班里墊底,請我抽空到她們家輔導她功課。


  可我一直因為公司事務太忙,沒機會請假,就這樣一直拖到過年。


  我們全家是在貴陽過的年,但大年初二丈母娘就打電話給我們,叫我們去遵義。


  于是我們遍去了遵義,度過了剩下的6天假期。


  丈母娘家在遵義城邊的一個菜市場對面。


  由于小城市土地便宜,他們家有一棟大房子,兩層樓,還有一個院子,真是羨慕他們!因為二哥已經在貴陽成家立業,因此家里除了兩個老人家便是大哥一家,包括大哥、大嫂以及芳兒和她12歲的弟弟小偉。


  一到家我和妻子就被分配了各自的任務,我負責芳兒,她負責小偉。


  我們的女兒則由老人領著玩。


  芳兒的房間在樓上,正下方是老人的房間,他們正帶著我女兒玩耍。


  老婆在院子里擺了桌椅就在那里輔導小偉。


  大哥、大嫂去了市場經營服裝生意,因為過年期間是旺季,他們抓得很緊。


  這就是當初家里所有人員的分布。


  一不做二不休,搓了奶子之后,我迅速解開了她牛仔褲的口子,拉開拉鏈,左手繼續抓著小侄女的奶奶,右手則伸進她的內褲。


  只見她的胯間早已一片汪洋。


  她的陰毛還很稀疏,又細又軟,手感很好。


  陰部有點厚,很平整,陰唇還藏在里面。


  當我摸到一個小突起時,她全身一震,輕叫了一下,但還是嚇我一跳。


  因為周圍一片寂靜,加上她爺爺、奶奶就在樓下正下方的房間里,所以我既興奮又緊張,心在狂跳。


  我用她已經流出的汁液濕潤了手指,然后中指伸進她的小穴探索。


  叔叔不要吸了嗯嗯好脹,禽獸叔叔口述亂倫之事!她整個身體已經完全癱軟在我身上。


  我的老二也早已沖冠而起,已經突破了內褲松緊的限制,在她的屁股溝上下摩擦。


  芳兒,我們到你床上休息一下吧。


  我在她耳邊輕輕的說。


  她立即起身坐到了她床沿上。


  因為我們都知道下面要做什么,也都沒有猶豫。


  我以最快的速度退去了她的牛仔和內褲,吻遍了她腹部、胸部,然后是肚臍眼、乳頭,并且搓吸得嘖嘖有聲,最后移到她的胯下,先添大腿內側,腹股溝,而后嘴唇游移到陰部,輕輕地添她粉嫩的小肉縫。


  當我吸她的陰核時,她全身顫抖起來,小聲呻吟著,而她的蜜汁一股股的加速流了出來,我猛吸了幾大口,覺得咸咸的、酸酸的。


  也把我的吊掏了出來,在她的乳房、肚臍眼周圍象征性地摩擦了幾下后,便移到了她的縫縫門口。


  然而可能她的穴有點緊,我是不得其門而入!只好在縫縫上下各個方位用力尋找感覺。


  正當我感覺到有個洞洞,想要長驅直入時,芳兒突然喊了一聲:痛!聲音還是夠大,我當時真懷疑下面的老人也聽到了。


  這時一樓大客廳電話鈴聲大作,嚇得我夠嗆。


  我的老二由于長期受壓、并且在尋找洞洞時龜頭受了刺激,電話鈴一響,胯下突然一酸,大量精液怒射而出,射了芳兒滿小肚子都是。


  只見她的小縫縫里流出了一些血跡。


  雖然是冬天,我還是滿臉透紅,汗流浹背。


  芳兒則橫躺在床上,定定地看著我。


  我很慚愧,輕輕地吻了她一下,說了聲對不起,我來給你擦,她卻笑著搖了搖頭,紅著臉低聲說我自己來吧,然后我們便各自收拾自己的殘局。


  在以后的幾天里,樓上總有人上來,不知為什么。


  我們也就沒有機會重新來。


  在這樣的遺憾中,我于大年初七回到了貴陽。


  叔叔不要吸了嗯嗯好脹,禽獸叔叔口述亂倫之事!走時給了她我的電話和qq。


  下一次遇到小侄女是在一個月后,在qq上。


  叔叔不要吸了嗯嗯好脹,禽獸叔叔口述亂倫之事!她問我能不能借她點錢。


  我說當然沒問題,不過怎么不直接向你爸媽要呢?她沒回答。


  我叫她用10快錢在遵義的中國銀行開個戶,我電匯給她。


  她說好,叔叔明天qq見。


  可是第二天,我在qq上等了一上午,也沒見她在線。


  我著急地不斷抱怨她開個戶怎么這么久。


  到了下午4點,我手機響了,是貴陽市內電話,接起來卻驚訝地發現是芳兒。


  叔叔不要吸了嗯嗯好脹,禽獸叔叔口述亂倫之事!她說自己已經到了貴陽車站,一個多小時后來公司找我,叫我等她,然后掛了電話。


  ……以后的一星期我們瘋狂做愛,每晚都做兩三次。


  我于是在我家附近租了一套房子,給她買了手機及其它生活用品,她便安心住了下來。


  后來我還把小侄女安排到一個大商場銷售服裝。


  由于我每天都有晚上跑步鍛煉的生活習慣,每天晚上我都借鍛煉的機會到芳兒的住處和她做愛,老婆也從不生疑。


  更有一次,我把芳兒干暈過去后,又回到家干老婆。


  想著我的陽具在插過她哥哥的女兒之后,又在插她的洞洞,兩種不同型號的陰戶,讓人感到真是太美妙,讓我興奮異常。


  這樣的想法讓我在老婆面前表現越來越出色,搞得老婆天天夸我的水平真是今非昔比,搞得她每次都高潮滾滾,她也越來越想要了。


  我們也因此做愛次數越來越多,越來越有規律。


  幾個月后,經過我的勸服,小侄女慢慢想通了,決定回家見父母,以不讓父母擔心。


  我那邊也做她爸媽的工作,使他們原諒芳兒離家出走的行為。


  后來芳兒便回了家男,在家開了家服裝店做生意。


  她走以后,我每天都很想念她。


  我們也經常通過QQ或電話相互傾訴。


  中秋快到了,我心愛的小侄女,你還好嗎?找到男朋友了嗎?叔叔真的很想念你,真的很感謝你,我的芳兒……我于是上了樓,來到芳兒房間,坐在她身旁輔導功課。


  主要是高一數學的函數部分。


  由于上次我們親熱是幾年前,現在她明顯已經長大,乳房也挺得老高,屁股渾圓,比以前豐滿多了。


  我想她應該懂事了,因此我們還是很客氣,我也有板有眼的教。


  一小時過后,我們幾乎完成了一章的復習,她也有了明顯進步。


  但我們逐漸還是感到疲倦。


  我們的凳子都沒有靠背,所以慢慢地我們就已經挨得很近,幾乎是靠在了一起。


  她噴了香水,淡淡的香味撲鼻而來,讓我陶醉,也不知什么時候,我的手已經放在了她的手臂上。


  放了好一會,并且隔一會還捏一下,她沒有拒絕的意思。


  我當機立斷,把手伸進衣服里面摸索、撮弄起來,先從背部,到肚子,然后解開乳罩,摸捏乳房。


  隨著乳頭逐漸變硬,面部紅潤起來。


  這時我們并沒有停止復習功課,不過心思早不在上面,以至于那時我們都不知道正在做哪題,關于功課的對話也前言不達后語,她的身體已經全部靠在我胸前。


  叔叔不要吸了嗯嗯好脹,禽獸叔叔口述亂倫之事!遇到這樣的叔叔,是姪女的幸運還是不幸,想必每個男人都希望遇到這樣的艷遇,而女人就不一定了,必竟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而女人還有一定的理性!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8268874.html
https://twertqwesdfuhyu.weebly.com/6061267.html
https://twghbnjuygfdc.weebly.com/5178766.html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2909282.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4572393.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6514780.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3577432.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4578495.html
https://twbnhfggesd.weebly.com/5579913.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65525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