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rctd 031 >

rctd 031



回到家, 青青先進去,我在樓下等了大約5分鐘才 回家的。

  回去的時候她已經在里面洗澡,狹小的洗浴間 外頭放著她的衣服,有些凌亂。

  我站在原地看著,許久后才過去,小心翼翼把這些衣服整理好。

  她也老大不小了,大大咧咧的哪里像個女孩?連我都知道整潔和衛生,她卻不同,除了她房間,其余地方她從不愛護,吃什么丟什么,拿什么扔什么,不懂愛惜。

  想到房間,我回頭看了眼那個我們睡一起許久的房間,里面早已經沒了過去整潔的模樣,因為我故意把她房間弄得亂七八糟。

  我忙跑到房間,把我的 東西往外面搬,內褲什么的也都從床上拿走狠狠丟到外頭。

  大約半小時,陳青青回來了,穿著一貫白色的睡袍,站在外頭發出驚訝聲。

  “喂,你改姓好了?”她道。

  我忙從床上下來,把被子疊好后再站好,尷尬看著她。

  “說,你有什么陰謀?”她又開口。

  我搖頭:“沒、沒陰謀。

  ”“你會那么好死幫我房間整的那么干凈?”陳青青大眼瞪小眼看我,說完還打量了四周,似乎怕有什么東西。

  “現在你要多注意 身體,不好的環境對你身心都不好。

  ”我解釋。

  她依舊疑惑看著我,然后坐床上:“怎么不見你那些骯臟的東西了?”她問。

  她說的是我內褲,我忙說:“已經被我狠狠丟到外面去了。

  ”陳青青聽到這里更來勁了,皺眉看我一直問我是不是有什么陰謀。

  我也解釋說沒有,只是她不相信,還問我是不是在家里的茶水里下藥了,讓我不要對她有非分之想云云。

   后媽回來陳青青才停止了各種猜想,后媽問我今天過的怎么樣,學校有沒人欺負我之類的。

  我如實回答,未了,我跟后媽說:“媽,我睡客廳吧。

  ”后媽愣住了,問我是不是青青欺負你威脅你了?是的話我打斷她的腿。

  我忙擺手說沒有,不知道是不是我表現的太急,太急著幫陳青青解釋了,后媽突然皺眉看我,懷疑我一樣。

  我又忙跟她說因為自己有打呼嚕的壞習慣,最近青青姐因為和我一起睡弄的沒辦法睡,白天一直打瞌睡,為了青青姐的學習和身體,我覺得我應該出來睡。

  而且我是男的,吃點苦沒什么云云。

  后媽聽到這里后才釋然看著我,贊我是個好孩子,然后她去拿席子什么的,還和我一起把客廳收拾了一番。

  之前丟滿東西只能容下一張小餐桌的地方又變得寬敞了點,足夠我睡覺。

  “小牛,晚上睡覺的時候看看有沒老鼠和蟑螂什么的,有的話也不怕,起身抖幾下就好了。

  ”后媽最后叮囑我道。

  我尷尬回答說好,其實想到晚上睡覺有老鼠和蟑螂爬我身上已經讓我頭皮發麻了。

  堆積東西多,又潮濕,后媽家確實很多蟑螂什么的。

   這個時候我看了眼正透過門縫看我的陳青青,頓時覺得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她也看到我看她了,冷哼一聲關了門。

  這一晚我在地上睡過去的,地板很硬所以睡不好,到快天亮才睡著,然后不得不在鬧鐘聲里起來,刷牙洗臉,最后背著書包去讀書。

  沒有充足的睡眠注定今天我沒辦法集中精神上課,而且還打瞌睡。

  可是我不能睡,一輩子都沒在課堂上睡過覺,現在也不能。

  于是我就在睡覺和不睡覺之間掙扎著,幾次就這樣坐著閉上了眼,最后不得不張開眼睛讓自己保持清醒,實在不行就開始捏自己大腿。

  陳青青似乎發現我的異常,下課后問我怎么了。

  她第一次沒喊我喂,也是第一次用較為平和的語氣和我說話。

  “沒事,就是有點累。

  ”我笑了笑道。

  我突然覺得,沒有什么比陳青青更重要的了,哪怕她對我笑都能令我愿意放棄一切。

  陳青青白了我一眼:“活該!”我沒有生氣,內心更多的是幸福。

  雖然是在罵我,但是我知道她是關心我。

  “青青,噓。

  ”朱曉麗這個時候過來了,喊了陳青青一聲見我也看著她之后她對陳青青招手,示意她過去。

  那模樣就像是要說什么小秘密一樣。

  女人之間確實有很多小秘密,我是男的,自然也就不去多猜測。

  然后排骨珍也過來,三人又成一伙。

  兩個人都到齊,肯定沒有什么好事!因為懷疑她們 倆人又帶壞陳青青,這一天我都在跟蹤他們三,不過似乎是我多疑了,今天陳青青沒和她們混一起,下課直接往家回。

  我內心松了口氣說自己太緊張了,也回家。

  門沒關緊,我也就無需開鎖直接推門進去,前腳剛踏進去看到一片春色,陳青青居然在脫衣服!我忙退出,身子靠墻壁閉眼不敢再看。

  只是腦海全是剛剛看到的一幕,這讓我又鼓足勇氣,扭頭去看。

  陳青青應該是準備出門,她現在在換衣服,換了套黑色半透明很性感的衣服,還有超級短的裙子,也是黑色的。

  我不明白她這是要干什么,是約會?我內心憤怒,她怎么能和別人約會!不對,應該不是約會,可她打扮成這樣不是約會是什么?思緒中我見陳青青已經換好衣服后我忙又下樓,然后再往回走,假裝自己剛從學校回家。

  正巧碰到陳青青下樓,她看到我的時候顯得很驚訝,然后又被那股冰冷取代。

  “青青姐,你去哪呢?”我假裝問道。

  她哼了聲:“關你屁事?”說完和我擦肩而過,匆匆走了。

  她走沒多遠我轉身也跟了過去,我跟蹤的時候很謹慎,所以她一直沒發現我在跟著。

  她和朱曉麗和排骨珍匯合了,看來剛剛我還是想錯了,這兩個家伙不是省油的燈呀。

  她們倆人也刻意打扮了一番,朱曉麗還化了妝。

  三人有說有笑,路途中陳青青還停下來買了支唇膏,邊走邊給自己上色。

  陳青青更漂亮了,紅焰的唇色很誘人,而且還有著某一種暗示?終于,她們三人進了一間KTV,外頭還有兩(極品少婦的誘惑)個牛高馬大戴墨鏡的保安守著,見她們三人來了詢問一番后放他們進去了。

  我知道自己進不去,所以我站在外頭等,大約10分鐘,當我看到有大叔摟著幾個明顯是學生卻穿著性感成熟衣服的女人出來后我瞬間明白陳青青她們做的是什么勾當了。

  我憤怒了,向里面沖去,兩名高大壯實的保安攔住我不讓我進去,我說我進去找人,他們也不讓,于是我死命往里撞,其中一名保安一拳打在我肚子上,把我打趴在地。

  疼痛讓我對他們倆人產生更多的恐懼和顧忌,但我還是掙扎起來了。

  陳青青那女人怎么能干這種事?!恰恰就在這個時候我看到了陳青青,被一名臉上坑坑洼洼的 胖子抱著蠻腰走出來,她看到我時候原本滿臉笑意頓時僵硬了。

  “走!”我走過去扯她的手,把她從胖子的肥爪里解救出來。

  可是陳青青卻甩開我的手,冷聲道:“你來干嗎,我讓你管我了嗎?”無形的憤怒再一次充斥我的腦袋充斥我整一個人,TMD的她這是自我墮落還是故意來報復我的?她還在罵我,說我是不是吃飽壯膽敢來管他,還說你是老幾,輪到你來干涉我的事。

  那中年胖子也過來了,先瞪眼看我,胖胖的手在陳青青肩膀上拍了拍讓她別生氣。

  說完拿出一包煙,抽出一根給我:“小帥哥你這是怎么了?青青是你同學嗎?來來,抽根煙。

  ”我看都沒看他遞過來的煙,而是看著躲在胖子身后的陳青青:“陳青青,你走不走!”胖子見我不理他笑了笑把伸出來的手縮回去,自己點上抽起來。

  “陳小牛你滾!”陳青青吼道。

  我想上前再拉她走,豈料這個時候在抽煙的胖子一只手頂住我胸口不給我靠近她。

  “小帥哥,你也聽到了,人家不想和你玩呢,你還是回家吧。

  ”我沒理會他,想往旁邊走過去,就在這個時候胖子突然一巴掌煽向我。

  我被煽懵了,被煽的位置麻麻的,口腔里有血,腦子也還有點嗡嗡響。

  “TMD!不要給臉不要臉!老子不爽的時候我讓你死了家人找你尸體都找不到!”胖子把煙丟地上狠狠對我道。

  胖子臉上有橫肉,手臂上有紋身,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角色。

  只可惜我現在才發現這些,所以如今我挨了揍也是活該。

  但是我不后悔,重新抬頭,咬牙看著陳青青:“你不回是吧?好!我去找你媽!”說完我假裝真的去找后媽,其實我壓根就沒這樣想過,我只是知道這個對陳青青有效。

  我說你跟我走,不然我就告訴媽。

  果然,陳青青聽到后果然害怕了,她讓我站住,我沒站,她語氣變得和緩說有事找我商量我也沒有聽她的。

  然后傳來她和胖子爭吵的聲音,最后那句話我聽的一清二楚:你的臭錢給回給你!果然,陳青青喊我站住,我沒站,她又罵了我幾句我也當沒聽到,然后傳來她和胖子爭吵的聲音,最后那句話我聽的一清二楚:你的臭錢給回給你!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我身子顫了顫,陳青青這樣做就是為了錢……我想了很多,最終這些都被認定是我的責任。

  “陳青青……”陳青青氣沖沖從我身邊走過,我喊住她。

   炎熱夏季。

  某師范大學學生會辦公室。

  一個漂亮的女生穿著白色襯衫坐在那里看著檔案。

  她胸口的襯衣微微張開,開著兩個扣子,那溝深得可以淹死一個 男人.那半圓形的大弧度淋漓盡致的展露,而里面幾乎是真空的,什么都沒穿,就憑把襯衣撐起來的輪廓。

  她的下,半身穿著制服短裙,一條修長又白皙的雙腿穿過桌子下面,沒有穿絲襪,那肌膚鮮嫩鮮嫩的。

  這個女人叫 張琪,教育局領導的女兒,同時也是該大學學生會的成員之一。

  張琪是人間尤物,這是眾人皆知的,多少男人晚上幻想對象,用屌絲的話說,在腦海里,張琪已經被他們歪歪了一次又一次。

  可偏偏有個男人對她不感冒,就是楊羽。

  一名普通的學生,但人長得很帥,身高超過一米八,還是校籃球隊的。

  楊羽現在就在張琪面前。

  楊羽把接到的通知書砸在了桌子上,氣憤道:“張琪,這是怎么回事?我的工作分配第一志愿填的是市里的初中,怎么變成了縣里的深山溝里?”他知道,肯定是張祺讓其在教育局的父親改了他的工作分配。

  “楊羽,只要你不要跟那個狐貍精一起,做我男朋友,我就改回來,只要我在我爸面前說幾句話,別說市里的名校了,他一年就能讓你評上高級教師職稱。

  ”張琪傲慢的 說道,她覺得自己開出的條件足夠誘惑了。

  “張琪,我說過很多次了。

  ”楊羽深呼吸,讓自己平靜下來,說道:“第一,張 芳芳她不是狐貍精,她是我女朋友;第二,我不會喜歡你的,追求你的男人那么多,你干嘛非要我呢?”楊羽和張芳芳在一起已經兩年了,大學最美好的時光都是和她過的,滿滿的記憶,一年前,張琪突然插足他們,展開了瘋狂的對楊羽的追求。

  但楊羽的心里就只有張芳芳這個女朋友。

  見楊羽如此堅定,張琪氣死了,喊道:“你到底答應不答應?要么去那種深山溝里支教永遠別想調到市里來,要么就答應做我男朋友,二選一。

  ”“我最恨別人威脅我,還拿我的女人和前程來威脅。

  ”楊羽本來不討厭張琪,這個女人身材極好,那地方比自己 女友還大,就憑這身材玩一玩肯定過癮。

  但是他不能背叛女友,更重要的是他知道自己和張琪是兩個階層的人,根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不可能在一起。

  “我選一。

  ”楊羽一字一句的對張琪說道,畢竟她擅自改了自己的志愿,毀了他的前程,讓他憤怒。

  張琪站在那里,怒瞪著雙眼,眼睛都紅了,咆哮道:“那個狐貍精有什么好的?我哪一點不比她強?我身材沒有比她性感嗎?”這話說著,張琪一把用力扯開了自己的襯衣,那襯衣的紐扣在蠻力的作用下,直接就砰砰的強行扯斷了線,掉落了下來。

  同時,那襯衣被完整的扯了下來,張琪里面赫然是真空的!當場楊羽看得都傻了,張琪里面竟然什么都沒有穿?張琪就赤,裸著上半身站在楊羽的面前,那完美的寶貝就挺立在那里,那輪廓簡直絕了。

  “我的身子不好看嗎?比那個狐貍精的不好看嗎?我告訴你楊羽,我還是女孩,不是女人,你想把我從女孩變成女人,現在就可以!”張琪露著自己完美的曲線身材,吼叫著,那氣勢那性感的聲線,說實話,楊羽也是無比動容。

  這一刻,楊羽真想把她當場壓在桌子上,但是楊羽還是忍住了,這個女孩喜歡自己,自己更不能如此卑劣的侮辱她,如果要了她的身體,就應該負責。

  但是想起張琪的如此豪放和開放,楊羽心里還是有些對自己女友張芳芳的無奈,張芳芳戀愛兩年,就沒給過自己身體,答應過她,等到結婚了,再給自己。

  楊羽對于像女友這般清純的女人,還是強行控制住了自己,但是現在,面對張琪,尤其是上半身什么都沒穿的她,楊羽的身體可是不老實了。

  這一切,顯然沒有逃過張琪的眼睛,壞壞的笑道:“身體不老實了?我就不信,你對女人還沒感覺?明明很想要。

  ”張琪說著,走了過去,當場跪在了地上,去拉楊羽牛仔褲的拉鏈。

  “張琪你別這樣。

  ”楊羽拿手去推張琪,但是只能碰到她的頭,急忙后退了幾步,想躲開張琪,但是后退到了死角,背靠到了辦公室的墻壁角落里。

  張琪一下就抓到了楊羽那關鍵的地方。

  哪怕只是隔著褲子接觸,楊羽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你……你這是干什么?”楊羽去推她,一臉的無奈,不斷的看看辦公室外面,這里還是有不少學生過來的,如果被學生看見了,萬一傳到女友那里,女友芳芳非鬧不可,這不是楊羽所想要的。

  “現在我就可以按照小電影那種情節,和你玩,這是你們男人都渴望的吧?我比你那個狐貍精厲害吧?她沒這么伺候過你吧?”張琪一臉很有優越感的說道。

  她覺得自己只要主動誘惑楊羽,足夠把楊羽的心和身體都給拉回來。

  楊羽急忙拉起了拉鏈,脫下自己的外套,給張琪套上,不能讓她在辦公室里裸露著啊。

  “哎。

  ”楊羽嘆了口氣,很嚴肅的說道:“張琪,我喜歡的是芳芳,我只能說謝謝你,我和你是不可能的,我只喜歡芳芳,真的。

  ”張琪瞪著楊羽,一絲冷笑,愛在這一刻變成了恨,道:“那你就永遠呆在那個農村吧,別想回來。

  ”楊羽沒想到她這么狠心,女人果然不能惹啊,但是這事,木已成舟,他心意已去,他不會讓一個女人左右自己的前程,便最后看了張琪一眼,往外走去。

  “站住。

  ”張琪喊了一聲,詭異的笑道:“你真的以為你的那個女友很清純?你被她騙了,你個傻子,去宿舍里看看吧。

  她現在正和一個 男生玩呢。

  ”楊羽突然轉過頭來,眼睛紅了起來,然后他就往女友的宿舍樓跑去。

  張琪不會拿這事開玩笑。

  但是自己的女友和其他男人上床?這事,他是打死也不相信。

  楊羽心里非常不安,他急速的跑到了女友的樓下,卻被宿舍樓的阿姨給攔下了。

  “同學同學,這是女生宿舍,男生不能進。

  ”那阿姨攔了下來。

  “阿姨,我有點急事,我女友住這樓,我就上去看看就下來。

  ”楊羽著急了,越是著急,他越是相信自己的女友可能真的跟什么男人上了床。

  “不行的。

  男生不能進。

  ”阿姨就是攔著,這是學校的規定。

  楊羽要是硬闖的話,是要被處分的,到時可能影響自己的畢業不說,可能連那種荒村支教都去不了。

  楊羽看了看樓上,窗外曬著各式的女生內衣。

  這時,背后一個聲音響起:“楊羽?”楊羽回頭,發現是自己女友的室友,也是女友的閨蜜 韓舒

  “你怎么在這?來找芳芳啊?”韓舒微笑著問道。

  韓舒一直偷偷的暗戀自己閨蜜的 男友楊羽,她自己其實也有男朋友,那個男朋友在異地,整個學期也就偶爾來看一兩次。

  韓舒暗戀楊羽沒有像張琪那么的激烈,一直放在心里默默的。

  “韓舒,我問你,我女友現在在寢室嗎?”楊羽很嚴肅的問。

  “這。

  ”韓舒有些猶豫,縷了一下自己的頭發,不知道楊羽想問什么。

  楊羽從她的眼神中似乎已經看到了什么。

  突然,他閃電般的就沖了過去,直接往樓上跑。

  “同學,同學,你不能這樣。

  ”那阿姨在樓下喊著。

  韓舒也急忙跟了上去,本想趁機給室友打個電話,但還是放了下來。

  楊羽沖入了女友芳芳的寢室,還是被眼前極其難堪的一幕給震驚了。

  女友芳芳裸著上半身,趴在桌子上,整個身體在搖晃著,她背后有個男生在推車。

  芳芳還在哇哇的叫著,那樣子極其的風騷。

  大四,大部分都出去實習了,女生宿舍樓也沒多少人,所以芳芳哇哇叫著也沒什么人關注,重點事,這種事,女生宿舍經常發生,女生帶男人來宿舍,不足為奇。

  “楊羽?”芳芳的臉一下子就蒼白了,急忙站了起來,拿衣服遮掩了自己的身體。

  背后那個男生還沒看清楊羽的臉,一個拳頭就揍了過來,當即那個男生就倒下了。

  楊羽一把坐在那男生的身上,又是一擊拳頭,再一次,那男生的臉馬上就腫了,牙齒都打飛了,嘴唇都打列了,滿嘴都是血。

  “楊羽夠了!”芳芳大喊道。

  楊羽回頭看了芳芳一眼,這個在自己面前整整裝了兩年清純的女友,竟然是個表子?但是楊羽始終不相信這樣的事實:“為什么?”芳芳咬了咬嘴唇,道:“他爸是市里的大官,會幫我分配到事業單位去。

  ”聽了這話,楊羽更加憤怒了,自己認為一文不值,舍棄張琪嘴中的那些垃圾權利,沒想到,到了女友這里,變成了她出賣身體和自己的夢想?這話讓楊羽惡心,他回頭看了看地上的那個丑逼一眼,這個丑逼自己還認識。

  那丑逼裂開嘴笑了笑,說道:“楊羽,怎么樣?你女友真他媽的爽,聽說你都沒嘗過?你還守著它?哈哈,我替你嘗了,味道真不錯。

  ”啪!楊羽又一拳打了下去,這一次,直接把他給打暈了過去。

  楊羽站了起來,看著眼前衣不遮提的芳芳,自己真是瞎了眼啊!可讓他更加憤怒的事,芳芳在這個時候,竟然說道:“我們分手吧,不合適。

  ”兩年清純堅貞的感覺,沒想到,突然一文不值了,她如此絕情,無情。

  楊羽感覺自己真是瞎了眼,瞎了眼啊!自己竟然看走了眼,喜歡上這個臭表子?而為了她憋著自己的身體,真他媽的可笑極了。

  楊羽真希望自己沒有看到這一幕。

  “芳芳,你今天給我造成的傷害,遲早有一天,我會雙倍奉還回去給你。

  ”楊羽徑直的走了。

  門口遇到了韓舒,她一臉不安的看著楊羽。

  楊羽看了她一眼,走了。

  韓舒往宿舍里面看了一眼,也不想進去,又回頭看了看楊羽的背影,追了上去。

  楊羽跑入了樹林,對著天空大吼一聲,發,泄心中的憤怒。

  “楊羽?”韓舒追了上來,喊了一聲。

  “你是不是一開始就知道芳芳的品性?你不告訴我?”楊羽問。

  “我告訴你,你信嗎?”韓舒反問道。

  這時的天已經暗了下來,這片樹林也慢慢的漆黑下來,期末,很多人回去了,這片樹林也很荒涼,但是夏季,顯得也很浮躁。

  楊羽看著她,心中只剩下憤怒想發,泄,他看著韓舒,突然問道:“你是不是喜歡我?”“啊?”韓舒突然愣了一下。

  楊羽走過來,靠近她。

  韓舒能感覺到楊羽身上的呼吸,自己的心那是砰砰直跳,如今和自己心中的暗戀的男神近在咫尺,能不讓她緊張嗎?“是不是?”楊羽再問。

  韓舒咬了咬嘴唇,有點不好意思,但是現在,楊羽和自己的閨蜜分手了,自己不用那么藏著了吧?但是自己還有男朋友啊,該怎么回答他啊?“是,我喜歡你。

  ”韓舒還是鼓起勇氣說道。

  楊羽看著她,韓舒還是很接地氣的一個女生,雖然很普通,沒有芳芳漂亮,也沒有張琪那斯性感,但是是個很耐看的女生,皮膚很白,看著很舒服。

  “可是,我不是你的備胎。

  ”韓舒又馬上接了一句,她知道,張琪還追著楊羽呢,自己肯定不是她的對手。

  楊羽微微一笑,竟然說道:“晚上跟我去開,房可以嗎?”為了芳芳那個表子,自己可是憋了很久,現在終于解脫了,他再也不想壓抑自己,委屈自己的老弟了。

  “啊?開,房?”韓舒更加的意外了,臉更是通紅,自己認識的楊羽可不說這種話,但是,和自己心愛的男人上床不是自己所想要的嗎?這個時候,楊羽很想在這片樹林里霸王硬上弓,要是現在是在張琪的辦公室,自己鐵定弄她了。

  但他還是保持著自己最后一份紳士風度。

  韓舒又咬了咬嘴唇,有點不知所措。

  “你答應我就碰你,你不答應我就不碰你。

  ”楊羽不是流氓,也不做流氓的行為。

  韓舒猶豫了好一會兒,思想斗爭了好一會兒,然后竟然點點頭。

  頭剛點,楊羽突然就一把摟住了她的腰,將她抬了起來,令她背靠在大樹上,同時,就吻了過去,一只手就到了她的衣服里面。

  “嗯。

  ”韓舒當即舒服的發出嗯嗯的呻吟聲。

  “好舒服。

  ”楊羽感慨著,自己也是瞎了,身邊有這么多的資源不用,卻天天盯著那個假清高的死表子,害得自己白白浪費兩年大學沒有嘗過女人的味道。

  這次,無論如何都要好好的嘗嘗女人味。

  韓舒嘴上被封,衣服內是楊羽的手,這些年在學校,男朋友很少來,她也都沒有體驗過做女人的滋味,如今被楊羽這樣一激發,如山洪爆發,一發不可收拾啊。

  楊羽的手肆無忌憚起來,到了韓舒的裙子里面這炎熱夏季,女生都穿得很露骨,很性感,韓舒更是如此。

  說起來,她是一個很性感的女生,男人看了都會有興趣的。

  韓舒整個人都顫抖了一下。

  “怎么?沒有男人開發過這里嗎?”楊羽壞笑道。

  此時的他,完全被刺激了,他還真想好好玩了這個韓舒,他知道今天只要他主動,那絕對可以拿下這個性感的女生。

  以前他太純情了,從來沒和女朋友玩過那歡愉之聲,但是他女朋友卻背著他偷人,現在,他決定,只要遇到合適的美女,他是不會放過了。

  “沒有。

  ”韓舒艱難的發出聲音,整個表情都很夸張,看來是沒有偷吃過禁果的少女。

  她的臉一下子通紅了,極其的尷尬啊。

  楊羽卻是直接將她那障礙物褪下來,準備直接來,現在的他,腦子里面只想著發泄。

  還沒真正開始,韓舒爽得快飛起來了,原來這就是做女人的感覺,怪不得室友都在想方設法的和男人出去約。

  “會被人看見的……我們換個地方。

  ”韓舒嬌喘道,她很害怕有同學路過,要是是熟人或是老師那丟臉可就丟大了。

  她連和男人在旅館都不敢做這些事,上次男友來,她和他睡了一晚,都沒發生那種事。

  可是現在自己竟然在野外,就被楊羽端起來靠在樹上給那個了?“期末了,他們都回去了,哪有什么人?”楊羽壞笑。

  韓舒扭扭捏捏了起來,并不說話,其實是欲拒還迎的。

  女人這個時候的表情最好看了。

  正在關鍵,突然電話響了。

  韓舒不想去接的,可電話響個不停,掏出來一看,是男友打來的,這個時候男友怎么(兩根一起插進去)打電話來呢?“我男友。

  ”韓舒哭笑不得道,如果這個電話不來,她肯定是愿意和楊羽發生關系的,因為現在她內心已經很是渴望了,她覺得只要和楊羽發生關系,那絕對是很舒爽的。

  “你接下,敷衍下他就掛。

  ”楊羽道,他擔心韓舒不接電話,其男友會不停打電話,這樣會打擾他和韓舒的歡愉的。

  “你暫時別亂來啊,那聲音我男友會懷疑的。

  ”韓舒有些害怕,她對楊羽哀求道。

  她自己是有男人的女人,結果第一次還瞞著男友給了其他男人,要是知道了還不活活氣死。

  如果楊羽現在就開始,那啪啪的聲音,換了誰都知道那是什么。

  韓舒無奈之下還是接了電話:“喂?老公啊?”韓舒叫男友還是叫得很親昵的。

  “嗯,老婆,你吃飯沒?”其男朋友其實也沒什么事情,打電話來就是無聊聊天的。

  “我……我吃……吃過了。

  ”韓舒的額頭都泛出冷汗來了,剛才結巴了一下不是因為緊張,而是楊羽的手忽然動了起來。

  韓舒的身子,都抖動起來,要知道,楊羽的手,竟然又動作了起來。

  “你怎么喘氣?”男友很疑惑的問。

  被楊羽這般壓在樹上,還被不斷調戲,不喘氣才怪,韓舒已經極力憋著自己了,哪怕多一分鐘她都要叫出來了。

  韓舒推了推楊羽一把,搖搖頭,意思是別動作了,要是楊羽繼續玩下去,她只怕要忍不住出聲了。

  可是楊羽興奮了起來,反而更加的賣力了。

  韓舒想死的心都有了。

  “老公,我在跑步,等下跟你說。

  ”韓舒急忙掛了電話又摟住了楊羽,咬著嘴唇盡情的享受快樂。

  這一次楊羽直接將韓舒給辦了。

  羽總算爽了一把,把心中的怒火都發,泄了一頓,但是還是無法平息心中對那對狗男女的恨。

  “走,我們去睡外面。

  ”楊羽拉著韓舒,準備往校外去。

  “啊?你還要啊。

  ”韓舒覺得很詫異。

  “你不想要嗎?你不想第一次好回憶啊?”楊羽笑道,那也是苦澀的笑。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