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他在她体内一次次撞击?不断的在她的身上驰骋着 >

他在她体内一次次撞击?不断的在她的身上驰骋着



老张从柜台下边取出 刘亮 老婆的名片,想了想老张的心里有了一个注意。

  他出了学校,在大街上转了一圈,找到了一个保健品商店,在老板的介绍下买了一瓶乖乖水。

  据说效果非常好,只需要一两滴就能叫 女人神智迷乱,乖乖听话,男人叫干啥就干啥,还有助兴的作用,玩起来倍加刺激。

  买了药,老张就给刘亮的老婆 王梅打了一个电话,说是刘亮和李娇的事情有眉目了,要面谈。

  老张说了地址,不一会王梅就开车过来了,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装。

  黑色外套里是件白色的衬衣,衬衣最上边的两个纽扣松开着,刚好可以看到“V”字型的沟沟,两座山峰浑圆挺立。

  下边穿着齐膝短裙,腿上穿着肉色丝袜,比上次见面的时候穿的正经了许多,更多了几分端庄典雅。

  老张知道她是在一个公司里做经理的所以穿成这样,他摸了摸自己裤兜里的小药瓶,心砰砰狂跳起来。

  白领丽人啊,他还从来没接触过呢。

  王梅见老张叫自己过来也不说话,只是盯着自己的腿看,厌恶的皱皱眉 说道:“老张,你到底有啥发现,快点说,我公司还有事呢。

  ”老张呵呵笑道:“ 王小姐,你别急啊,为了给你汇报这个情况,我连饭都没吃就赶过来了,要不你请我吃顿饭吧,咱们边吃边聊。

  ”王梅以为老张就是那种爱占小便宜的 老头也没多想就带着他去了一个小饭店,给点了两个菜,说道:“你吃吧,我现在不饿,吃饱了就赶紧说。

  ”“谢谢王小姐。

  ”老张说着给王梅倒了一杯 茶水,偷偷朝王梅的大胸脯看了一眼。

  王梅这人本来生活作风就不好,老张接二连三的偷看倒是引起了她的兴趣,她故意趴在桌子上假装玩手机,胸前的山峰居然把第三颗纽扣都崩开了,直接露出了黑色的文|胸和一大半的雪|峰。

  老张一边吃菜一边偷看,不时的吞着口水,心想,这个女人真是马蚤的不行。

  王梅也有点得意,觉得自己的魅力居然连老头都能吸引,现在这样被人偷看,叫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

  她给自己的助理发了个信息,说是自己下午不回去上班了,叫助理给她把办公室锁了,她决定好好逗逗这个铯老头。

  “老张啊,你今年多大了啊?”王梅问道。

  “五十三了。

  ”老张楞了一下,如实说道。

  “哦,那你家小孩今年应该有二十多了吧。

  ”王梅收起了手机笑嘻嘻的问道。

  老张不明白王梅干嘛打听自己家里事,但想着对付刘亮还得靠这个女人就说道:“别提了,我老婆死的早,我也没小孩,现在是孤寡老人。

  ”“也怪可怜的,对了,老张,你喝酒不,我给你叫瓶啤酒吧。

  ”王梅突然问道,有些懒散的翘起二郎腿,似笑非笑的看着老张。

  老张撇了一眼她那丝袜包裹着的滚圆大腿,暗自吞口(夹逼自慰)口水,说道:“行吧,多谢王小姐了。

  ”“老板,给这边拿瓶啤酒。

  ”王梅转头叫到,老张趁她不注意,拿出小药瓶迅速给她的茶杯里滴了两滴。

  王梅没发现丝毫异常和老张聊起了刘亮的事情,听老张说只是简单的试探了一下,还没拿到什么证据,王梅有点失望,气呼呼的对老张说:“这种事你以后电话上跟我说就行了,我还以为你拍到照片了呢,早知道我就不过来了。

  ”老张有些委屈的说道:“王小姐,因为你的事情刘亮怀疑我了,今天找人把我的水果店都封了,我这要不是没办法也不会来找你。

  ”王梅楞了一下,这才知道为了自己的事老张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她有点愧疚的说道:“不好意思啊老张,我刚才说话冲了点,水果店的事情你放心吧,我晚上给刘亮说说,就说你和我爸认识,谅刘亮也不敢再得罪你。

  ”老张大喜过望举起杯子对王梅说道:“王小姐,你可真是活菩萨啊,刘亮这小子真是不知福,放着这么漂亮的媳妇不好好疼爱,还在外边勾三搭四的,来,我敬你一杯。

  ”这话简直说道王梅的心坎里去了,她举起了茶杯对老张说:“老张还是你明事理,你好好给我办事,我亏待不了你,以后遇到啥事尽管打我电话。

  ”说着王梅就把茶杯里的水喝了一大半,她抿了抿嘴唇,觉得今天的茶水怎么味道怪怪的,哪里怪她又说不上来。

  老张看到王梅把水喝了,终于放下心来,静静的等待着药效发作。

  一想到待会就能把刘亮的老婆搂在怀里肆意妄为,老张就觉得热血沸腾。

  两个人聊了一会,王梅突然觉得脑袋晕乎乎的,她一只手撑着脑袋呻,吟道:“怎么回事,我的脑袋怎么这么疼。

  ”老张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假装关心的说道:“是不是天太热了,有点中暑了,快点喝点凉茶解解暑吧。

  ”老张说着举起茶杯递给了王梅,王梅不疑有它,咕嘟嘟把那茶水喝了个干净。

  过了一会,她感觉到身体像是着火了,热的不行,眼前的景物也恍恍惚惚的,几乎都忘了自己是谁,在哪里了。

  “好热啊。

  ”王梅说着直接脱掉了自己的外套。

  老张没想到这个药效这么猛,要叫王梅在这脱光了,那明天肯定上头条新闻了。

  他赶紧走了过去,把外套披在王梅的身上,在她耳边小声说道:“王小姐,你喝多了,要不我找个地方叫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我喝酒了吗?”王梅迷迷糊糊的问道。

  “快别说了,走吧。

  ”老张说着往桌子上扔了两百块,半搂半抱的把王梅拖出了饭店。

  一个老汉搂着一个娇嫩少|妇,那是相当怪异的画面,一路上不时有人向着老张投来奇怪的目光。

  老张心里有点刺激又有点害怕,搂着王梅快走两步,找了一个人少的角落,扶着王梅坐在一个花园边上,然后拿出手机叫了一个出租车过来,他把王梅扶到车上说是去天海宾馆。

  司机怀疑的看了他一眼,老张怒道:“看啥,这我闺女,我她爹,我女婿在宾馆等着呢。

  ”司机这才知道误会了,也不多说,直接把车开到了天海宾馆。

  老张选这地,主要是因为这宾馆是他一朋友开的,能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坐在吧台的是老张的朋友“大头鬼”,看到老张抱着一个女人进来,也不说破,笑呵呵的问道:“老张,过来开房啊。

  ”老张喘着气说:“别问那么多了,过来搭把手,这小娘们可真沉。

  ”“大头鬼”也不是啥好人,闻言喜出望外,和老张一左一右,把王梅的胳膊搭在肩膀上一起往二楼走去。

  一进宾馆,老张的胆子就大了,一只手随意的在王梅的胸脯揉捏,心里赞叹着王梅的胸真有弹性。

  “大头鬼”的手也没闲着,偷偷的在王梅的屁股上摸了两把,心想,这老张也真是有福气,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这么一个极品少妇。

  “张哥,这女人是谁啊?”大头鬼忍不住问道。

  “你别管那么多了,记住别往外乱说就行了,来这个给你。

  ”老张说着从裤子口袋掏出了早已准备好的一千块递给了“大头鬼。

  ”“大头鬼”的手在王梅的腰间捏了两把有点舍不得说道:“哥,要不我不要钱了,你待会叫我也玩一下。

  ”老张眼睛一瞪:“滚,这事你要在外边乱说,小心我弄死你。

  ”老张以前在道上也挺有名气的,“大头鬼”得罪不起,给老张开了一间房就灰溜溜的走了。

  老张把王梅往床上一扔,咔嚓一声锁了房门。

  王梅现在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了,脸蛋红扑扑的,嘴里一直喊着:“热..热..”老张冷笑一声:“热是吧,老子现在就给你降降温。

  ”老张三下五除二就被王梅的衣服给脱光了,只留了内衣在身上。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刘伟心中已然翻江倒海。

   孟玉洁说道:你哥临走的时候我就在一边,说起来我还算是个见证人呢。

   没想到居然是这么回 事儿嫂子啊,我的好嫂子,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还找什么柳悠悠啊。

   刘伟正想着,孟玉洁雪白的臂膊又缠了上来,娇声说道: 小伟,留下来陪嫂子好不好? 嫂子,这几天帮着村长家里干活,我真的有些力不从心了,而且你也知道竞选的日子马上就要到了,我要是不保存些体力,怕是武选这一关我都过不了,你看这么行不行,等我当了治保主任以后,我好好地伺候你一晚上行不?刘伟说道。

   好吧,不过你可不许骗嫂子啊。

  孟玉洁也不再坚持,恋恋不舍的又亲了刘伟一下,明天有机会的话,我跟我哥也说说,让他也拉你一把。

   真是比我的亲嫂子还亲。

  刘伟恋恋不舍的转身出了门。

   一路上,刘伟脚步飞快,到了家见嫂子 桃花正坐在他的床上一手拿针,一手引线,正在认真的缝着什么。

   小伟,你回来了。

  听见脚步声,桃花抬头见是刘伟便微笑着说道:方才给你整理床铺的时候发现你蚊帐破了个小洞,嫂子给你缝上。

   刘伟心里顿觉热热的,如果能和贤惠疼人的嫂子共度一生,那得多么幸福。

   好了。

  桃花用牙将线咬断,然后认真的看了看,哼道:这下那些该死的蚊子就进不去了,饿死他们小样儿的。

   娇哼中分明带些小女人的调皮,刘伟不由心中一荡,嫂子,我问你件事。

   桃花见刘伟一脸正色,忙问道:怎么了这是? 嫂子,我哥临死前,到底怎么跟你说的? 呀,看你一脸严肃,嫂子还以为发生什么事儿了呢。

  桃花边收拾针线,边道:不是早就跟你说了嘛,你哥让我帮你找个漂亮贤惠的老婆,不然他死不瞑目。

   就这些? 嗯,就这些。

  好了,不早了,赶紧收拾收拾睡觉吧。

  桃花说着起身要走。

   刘伟一把拉住了桃花的手,嫂子,其实我哥临死前除了这些还说了一句话,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桃花的手一颤,整个人僵在了当地。

   此时不用她再说什么,刘伟已经知道了孟玉洁没有骗他。

   但是很快桃花就镇定了下来,虎着脸挣脱了刘伟的手,你从哪里听的这些风言风语的,没有的事儿。

   嫂子,你是不是怕村子里人说闲话,才…….嫂子,我不怕,只要我们两个人真心为对方好就行了,嫂子,我喜欢你,你的下半生就让我来照顾你吧。

  刘伟再次抓住(男人抓胸将机机桶美女口述)了桃花的手,十分深情的说道。

   桃花避开刘伟火热的眼神,可是心却乱了。

   小伟,我认真的告诉你,你哥没有说过那样的话。

   下一秒,桃花再次挣脱了刘伟的手,我们两个住在一起肯定有人说乱七八糟的,可是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但如果我们真的在一起了,怕是我们再也没脸在村子里呆了。

   嫂子,我说了,我不怕。

   行了,别说了,再说嫂子跟你翻脸了,睡觉!桃花沉着脸说句,扭头走了出去。

   望着桃花毅然决然的背影,刘伟一时间心里也乱了起来。

   嫂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是不喜欢我,还是真的惧怕别人的流言蜚语? 躺在床上,刘伟又一次转转反侧,难以入眠。

   除了嫂子桃花的事儿,他还为竞选的事发愁。

   经过这几天的了解,刘伟知道大队会计林清水和老治保主任郄建设两人,和张五河关系特别好,也就是说他们这两票肯定是会投给张强的。

   而他现在也算是有了两票,一票妇联主任孟玉洁的,一票副村长郄 喜来的。

   现在就看剩下的村支书孟满仓,和村长 柳金岭将票投给谁了,投给刘伟胜出,投给张强,张强胜出。

   虽然杨小凤已经答应自己在柳金岭耳边吹吹枕边风,但是刘伟知道杨小凤根本做不了柳金岭的主,不过既然杨小凤说了话,怕是柳金岭也会好好考虑自己。

   所以他这一票是悬着的,另外就是老支书孟满仓那一票了。

   孟满仓是老支书,为人处世向来秉公刚正,对人向来是看能力说话,因此想要获得他那一票必须得到他的认可才行。

  虽然孟玉洁说要在老支书面前帮自己说说,但是他知道效果应该不会太大。

   可是怎么才能让老支书认可自己的能力呢? …… 因为答应柳金岭要干三天活的,所以第二天刘伟又跟着上了山。

   可能是杨小凤跟柳金岭说了袁 大壮哥俩的事儿,柳金岭也跟着上了山。

   因此,杨小凤也没再找机会亲近刘伟。

   老老实实忙了一上午,中午吃饭的时候,桃花对杨小凤说道:小凤嫂子,下午我想带着小伟去趟乡里,给他买两件衣服。

   去吧,小伟不是要竞选治保主任嘛,总不能总穿着部队带回来的衣服,人靠衣服马靠鞍嘛。

  杨小凤十分痛快的应道,小伟,你放心,我会跟金岭说的,给我家少干半天活就少干半天。

   嫂子,我这衣服还能穿,现在咱家的情况能省点就省点吧。

  刘伟知道嫂子桃花没有多少钱,所以有些不愿意去。

   小伟,我答应叶小翠那婆娘让你和她家郄媛媛相亲了,你怎么也得捯饬一下吧。

  桃花见刘伟又要说什么,脸色一沉,听嫂子的,不然嫂子生气了。

   刘伟无奈只好跟着桃花向乡里走去,嫂子,买衣服行,可是我不能和郄媛媛相亲。

   小伟,我问过叶小翠了,孟朝阳虽然喜欢郄媛媛,但那只是烧火棍子一头热,叶小翠说郄媛媛对你很有好感。

  桃花道。

   嫂子,我和孟朝阳关系一直不错,所以我绝对不能抢她的女人。

  这事儿没的商量。

  刘伟固执的说道。

   桃花看了刘伟一眼,只好道:好,先买衣服,这事儿下来再说。

   此时公交车来了,两个人不再说什么上了车。

  此时他们两个谁也没有想会在服装城里再次碰到袁大壮,更没有想到……. 到了乡里的服装城,很快桃花就看上了两件T恤,小伟赶紧试试。

   刘伟接过来换好后,问道:嫂子,怎么样? 刘伟肩宽,这种人本身就是衣服架子,再加上他当过几年兵,肌肉发达,所以换上新衣服后,那叫一个精神,帅气,就好像是立马换了一个人一样。

   好帅,简直是为你量身定做的一样。

  没等桃花说话,旁边的女售货员早已经忍不住连连赞叹起来。

   桃花看的也不是连连点头,满眼欢喜,真精神。

   其实刘伟也很中意这件T恤的,不过一看价钱三百八十八,他立马就将衣服脱了下来,装出一副看不上的样子,嫂子,我怎么就觉得不好看呢? 这件衣服我们要了。

  桃花知道刘伟是心疼钱,所以直接对售货员说道,见刘伟还要说什么,美目一瞪,听嫂子的。

   见此,刘伟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好好努力报答嫂子。

   后来桃花又要给刘伟买裤子,在刘伟的一再坚持下,这次桃花听了刘伟的,只买了一条不到一百块的裤子。

   因为桃花给了刘伟一条自己的小裤衩儿,所以在给刘伟买好以后,她就去转内.衣区去了。

   刘伟不好意思跟着,便去了门口抽烟。

  一根烟还没抽完,就见嫂子桃花急匆匆的走了出来,脸上满是忿色。

   刘伟顿时紧张了起来,怎么了嫂子? 他们试衣间里偷安装了摄像头,有人偷窥我。

  桃花差点儿哭了出来。

   原来她挑了一套衣服,走进试衣间准备试试大小,结果刚要脱就发现面前的一个插座里面好像有亮光闪了一下,开始她也没在意,可就在她把衣服脱下了一半,亮光又闪了一下。

   对于试衣间被偷装摄像头这种事儿她在网上看过,所以就急忙穿好了衣服,然后仔细朝插座里面看去,一看果然里面装着摄像头。

   居然有这种事儿?嫂子,你领我去看看。

  刘伟说完拉着桃花走了进去,一看,还真是有摄像头。

   妈的! 刘伟当即就火了,腾腾走出试衣间,对售货员吼道:把你们老板给我叫出来! 怎么了?听到动静,老板娘急忙走了出来。

   怎么了?你说怎么了?妈的,居然在试衣间安装摄像头,你们这店还想不想开了? 有这事儿?老板娘一愣。

   正说着就听一个声音怒道:他妈的,谁在我姐的店里闹事儿? 刘伟扭头一看,就见一个大个子叼着烟,横眉立目的从楼上走了下来。

   卧槽,这不是袁大壮吗? 大个子正是袁大壮,这家服装城是他姐夫开的。

   袁大壮这小子特别的坏,所以就偷偷地在女试衣间里安装了摄像头,用来窥视在里面换衣服的女人。

   方才他正在偷看,见进来的是黑石头的大美人桃花,顿时激动的差点儿流了鼻血,正准备好好地欣赏一下桃花这个大美人的时候,没想到桃花脱了一半就穿好衣服跑了出去。

   妈的,又是你个王八蛋!刘伟骂道。

   袁大壮见到刘伟,心中这火腾地就上来了,那天被刘伟揍了以后,他一直还想着报仇呢。

   刘伟,想买衣服就买,不买滚蛋,再在这里吵吵,老子打的你满地找牙! 袁大壮,尼玛的在女试衣间里装摄像头玩儿偷窥,还有理了是吧?刘伟骂声朝袁大壮冲了过去,对着他的眼就是一记封眼锤。

   袁大壮躲闪不及,一下就被刘伟打了个熊猫眼。

   啊!袁大壮咆哮一声,像是一头狗熊似的朝刘伟扑了过来。

   要论个头,力气,刘伟绝对不是袁大壮的对手,但是刘伟毕竟是当兵出身,又怎么可能选择以硬碰硬呢。

   见袁大壮扑过来,他横向一个滑步躲过了袁大壮的拳头,然后闪身到了袁大壮的身后对着他的屁股就是一脚。

   袁大壮虽然身强体壮,但是因为方才一拳用尽全力冲击,再加上刘伟这一脚顿时收势不住朝前栽了出去,正好扑倒在不远处的衣架上。

  铛啷啷一声连人带衣架扑倒在地。

   刘伟一个箭步上去骑在了袁大壮的身上,对着袁大壮的嘴巴就是一拳,今天老子要让你知道桃花为什么这样红! 只一下,袁大壮的嘴巴就崩出了血。

   吃痛之下,袁大壮像是一头被人扎了屁.股的公牛,大吼两声仗着一身蛮力就将刘伟推了开来,然后红着眼睛和刘伟扭打在一起。

   眼见自己弟弟打不过刘伟,袁大壮的姐姐忙打了110,派出所就在服装城对面,所以很快的就跑过来两个警察。

   都住手!两个警察拉开了刘伟和袁大壮。

   此时的袁大壮满嘴巴是血,身上的衣服也被扯烂了,再看刘伟身上也不过有个脚印儿。

   这一战刘伟完胜。

   王哥,你们来了啊。

  袁大壮擦了一把嘴角的血,像是哈巴狗是的从兜里掏出烟给两个警察敬烟,同时狠狠地瞪了刘伟一眼。

   心说,看见没,老子熟得很。

  今天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别来这一套。

  唤作王哥的警察刚想接过袁大壮的烟,发现桃花正在用手机录视频,忙一把推开了袁大壮的手,说!怎么回事儿? 警察同志,这小子在女试衣间里安装摄像偷.窥我嫂子。

  刘伟说道。

   唤作王哥的警察看向袁大壮,袁大壮,怎么回事儿? 王哥,我们是安装了摄像头,可那都是为了防盗的,而且我们白天都没开摄像头,哪里来的偷.窥一说?都是这小子血口喷人。

  袁大壮解释道。

   没开?刘伟哼道,袁大壮,有种告诉我监控视频的电脑在哪里? 对,开没开一看不就知道了。

  另一个警察说道。

   一听这话袁大壮慌了,不仅方才桃花的视频没有删掉,他还保存了很多以前来这里买衣服,长相不错的女人视频在电脑里。

   怎么回事儿?这个时候,一个女人清脆的声音传来,众人扭头望去,就见一个穿着白色紫花短裙的女人走了进来。

   女人一头小波浪的秀发,明媚皓齿,唇若点朱,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御姐的气质,随着步伐,两条裹着黑色丝袜的大长腿交替前行,十分的动人。

   女人叫 杨杏,和刘伟是一个村的,她是郄喜来的老婆,在乡政府上班,虽然只是个临时工,但是却特别的傲娇。

   因为她姑姑嫁给了二十亩地袁拉子,也就是袁大壮的叔叔,所以袁大壮的姐姐就打电话把她叫了过来,让她从中间说和说和。

   因为杨杏在乡政府上班,两个警察自然认识她,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她来干什么来了,想着也没什么大事儿,还是私了比较好,两个人交代了两句一定要处理好的话后就走了。

   袁大壮,你这干的是人事儿吗?待两个人刚走,杨杏就指着袁大壮的鼻子骂了起来。

   袁大壮低着头,屁也不敢放一个。

  先被刘伟揍的跟狗似的,现在又被杨杏骂了个狗血喷头,袁大壮只觉自己好比一只钻进灶膛的王八憋屈又窝火。

   你个混蛋,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将摄像头拆了去?杨杏又骂一句。

   见袁大壮去拆摄像头了,杨杏这才将刘伟和桃花拉到了一边,桃花,小伟,这件事儿呢肯定是大壮不对,不过你看你把他给揍的那个熊样儿,你们两个看这样行不行,一会儿大壮回来以后让他给你们道个歉,还有你们买的衣服我做主免费送给你们了,这样行不? 喜来嫂子,我听你的。

  桃花生性善良,也不想把事情弄大,所以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刘伟知道杨杏都出面了,自己怕是不给面子也是不行,万一得罪了她,她要是不让郄喜来把那一票投给自己那就完了。

   所以也很痛快的说道:嫂子,这也就是你,不然换做是谁都不好使。

   小伟,嫂子谢谢你了,你今天晚上不是去我家喝酒吗?到时候嫂子给你整两个大菜好好感谢你一下。

  杨杏非常高兴,而且特别有成就感。

   喜来嫂子,你真的要想感谢我,就帮我再跟喜来哥说说让他把他那一票投给我。

  刘伟又道。

   虽然郄喜来已经答应了自己,但是如果能再让杨杏帮自己一下,那肯定就再也没有什么问题了。

   小事儿,包在嫂子身上了。

   就这样,一场风坡算是平了。

  不过在刘伟他们走后,袁大壮的姐姐却狠狠地给了袁大壮一个耳光,几件衣服白白的送人了,她心里不窝火才怪。

   这么大人了,净干些生儿子没屁.眼儿的事儿,你以后别来我店里了。

   袁大壮捂着脸,那叫一个委屈。

   到了晚上六点,刘伟穿上新买的衣服,拎着两条杨小凤给的软云去了郄喜来家。

   见到刘伟手里拿着烟,郄喜来心道,这小子还真是会办事儿。

   如果真能让他当上治保主任,说不定以后自己当了村长,这小子能成为我的左膀右臂呢。

   杨杏有个妹妹叫杨桃,去年毕业以后在县医院里当实习护士,经人介绍和张艳红订了亲,张艳红马上就要到台裕乡当副乡长了,所以他就想着等他来了,借势挤掉柳金岭自己当村长。

   小伟,来就来呗,还拿什么东西啊。

  郄喜来忙接过刘伟手里的软云。

   亲戚给的,我抽不惯。

  刘伟左右看看,见没有杨杏,忙问道:嫂子呢,还没下班? 正说着杨杏边在围裙上擦手,边走了进来,看见刘伟的那一刻,杨杏不由有些惊呆。

   这小子换了衣服立马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真是活脱脱一个小鲜肉啊。

   短暂的愣神之后,她笑着说道:小伟你先坐会儿,嫂子马上就把菜做好了。

   杨杏说完走了出去,望着她那扭.动的小屁.股,刘伟恨不得摸上两把。

   妈蛋的,这郄喜来家里有这么一个貌美如花的老婆居然还去偷吃孟玉洁。

   郄喜来和刘伟聊了几句后,说道:小伟,你真的打算在咱村里发展? 嗯,现在大城市机会少,相反我倒觉得咱农村大有可为,现在国家政策是大力发展农村特色经济,所以我就想试试。

   这话倒是不错,听我挑担说咱们乡里上报市里的要开发龙阳湖的工程已经批下来了,这可是省级重点工程,据说要投入几个亿呢。

   真的假的?刘伟有些惊讶。

   绝对是真的,要知道我挑担他爹可是省厅级干部呢,不瞒你说,我挑担之所以下调到台裕就是为了这个工程,只要这个惠民工程弄好了,那就成了他再进一步的垫脚石。

  郄喜来有些神秘的说道,到时候别说乡长,怕是得当县里的领导。

   喜来哥,那到时候你可就发达了。

  刘伟羡慕的说道。

   郄喜来悠然的点上一根烟,仰着头,充满憧憬的说道:到时候别的不说,我要想当咱们黑石头的村长应该没有多大问题。

   喜来哥,别说村长,就是支书也没问题啊,你放心,到时候我铁定掏心挖肺的跟着你干。

  刘伟说道:以你的能力,我想咱村一定会比现在强多了。

   这话我还真不是跟你客气,你看老书记就是思想太保守了,根本跟不上现在的形式。

  如果我当了支书,别的不敢保证,把黑石头弄成台裕乡第一村绝对没有问题。

  小伟啊,哥哥看好你,到时候我要当了支书,就让你当村长。

  郄喜来说道。

   说话说到这份上,刘伟知道郄喜来这一票彻底没问题了。

   正说着,杨杏将炒好的菜端上了桌子,两个人边喝边聊,几杯小酒下肚,郄喜来骂起了柳金岭。

   小伟,你说柳金岭这个王八蛋有什么能耐?要文凭没文凭,要能力没能力,他能当上村长,还不是因为他爹,因为他们兄弟多,这么些年别的没干,倒是解放了村子里一批留守妇女。

  你说你玩儿就玩儿呗,还尼玛玩儿到老子头上了。

   刘伟一惊,喜来哥,难道柳金岭他把嫂子给睡了? 郄喜来愤恨的将杯中酒一干,然后用力的在桌子上一墩,他娘的,裤子都给扒了,要不是我回来的及时…….他娘的,你说杨小凤那娘们儿长得多水灵,这个王八蛋放着她不要。

   刘伟暗中撇嘴,尼玛的还不是一样,放着杨杏这么个大美人儿不要,偏偏惦记人家孟玉洁。

   郄喜来你个王八蛋还好意思说柳金岭,你他娘的还不是整天想着孟玉洁?杨杏端着菜进屋,正好听到了郄喜来的话,瞪着眼睛骂了起来,要是猫尿喝多了,就赶紧滚回屋子睡觉去,我陪着小伟喝。

   郄喜来嘿嘿笑了两声,没多,没多。

   没多就堵着你那张嘴。

  杨杏哼声在刘伟身边坐了下来,顿时一股子香气钻入了刘伟的鼻孔。

   嫂子,我给你倒上。

  刘伟拿过酒杯,给杨杏倒酒,心跳瞬间加速。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