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不逼婚行不行? >

不逼婚行不行?



大厨顿时瞪着 唐宇,唐宇无所谓的靠在一边的墙上。

  付 经理盯着唐宇道:“你这 田鸡怎么卖,我全收了。

  ”“六十一斤,少一分不卖。

  ”唐宇淡淡的道。

  “六十,你怎么不去抢?”大厨诧异。

  付经理瞪了一眼大厨,道:“能不能便宜点,我可是全收。

  ”唐宇淡淡的道:“我这可不是一般的田鸡,山野江河发源处,没有任何污染,纯天然的田鸡。

  六十一斤,一点都不贵。

  如果你们付不起这个价,那我倒别处去看看,总有识货的人。

  ”唐宇收拾背篓准备离开。

  付经理犹豫了一下,果决的道:“好,六十就六十,我全要了。

  ”“经理,这小子坐地起价……”大厨不忿。

  付经理瞪了他一眼,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之间的事。

  这田鸡能让那位重要食客赞不绝口,这个价值了。

  ”大厨不敢再废话,唐宇高兴的把田鸡过了称。

  “好喽,六十一斤。

  ”唐宇 很开心,故意重复了一遍,大厨的脸都绿了。

  过称有二百一十二斤,一趟就 卖了一万二千多块。

  “这是我的名片,还有这样的田鸡记得联系我。

  ”唐宇收到了钱,请大康吃了个午饭,然后便带着钱回到了家。

  还了七婶跟另外几个亲戚之后,手里还有两千,他留着备用。

  若是每天都能捉两百多斤的田鸡,家里的债,不出一个星期也就能还清。

  “叮咚!”唐宇的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新加的 李俊茂发来的。

  “你的田鸡卖了没有?好不好卖。

  ”后面配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唐宇回道:“六十(元)一斤,一次全卖了。

  ”“哇,真的,你太厉害了,农留市场好像也才四十多一斤。

  ”李俊茂惊喜唐宇兴奋的道:“运气好,遇到一个识货的农庄经理。

  晚上到我家,一起庆祝一下。

  ”“好哒。

  ”李俊茂发了一个开心的表情。

  唐宇正在三轮车上颠簸道:“我到学校接你。

  ”“不要了吧,天天去你家蹭饭,还要你来接,怪不好意思的。

  ”李俊茂羞涩,配了一个羞涩的表情。

  “没什么,家常便饭而已,你一个人在村里,除了去老 校长家蹭饭,自己一个人吃多无聊。

  我们是校友同学,我巴不得你天天去我家吃饭。

  ”唐宇说着,到了学校门口。

  李俊茂发了一个惊讶的表情。

  “一会儿见。

  ”唐宇回了一个咧嘴大笑。

  不一会儿三轮回进了村,唐宇下车直奔村小学。

  “老校长,今天进城,顺道给你带点这个。

  ”唐宇拿出一条香烟给老校长。

  “哟,不错不错。

  唐宇,这回回来有什么打算。

  ”楼下唐宇遇到了老校长。

  “回来种两年地,搞搞乡村创业啥的。

  ”老校长皱眉道:“你是咱们学校第一个大学生,专业好像不是农林吧。

  这样一头扎进来,很难有成就的。

  还是去考个公职吧,将来跟小李老师成了,多让人羡慕。

  ”“校长,你说什么呢?我们只是同学而已,他家这村的,多关照我而已。

  你老想哪里去了。

  ”李俊茂红着脸从楼上下来,翻着白眼报怨才校长,羞涩的不敢看唐宇。

  她一大早便起来梳了辫子,打扮得清秀靓丽,刚才又特意收拾了一下。

  “呀,小李,以前不怎么见你打扮,这一打扮真是太漂(夹逼自慰)亮了。

  女为悦已者容啊。

  ”老校长笑得挤眉弄眼。

  “她一直都很漂亮啊。

  ”唐宇惊讶的道。

  李俊茂的脸顿更红了,娇怒道:“你们再这样, 不理你们了。

  ”“哈哈害羞了。

  唐宇你可得加油了,以后常来学校坐坐。

  ”“一定,一定。

  ”唐宇看了眼破旧的村小学,这里曾是他儿时上学的地方。

  今天赚了钱,又有五行诀,意气横生道:“校长,等我有钱了,我要将这学校重新翻修。

  ”老校长闻言,开心的笑道:“好啊,看来我们这所村小学,也要沾沾小李老师的光了。

  ”“哼,不理你们了。

  ”李俊茂红着脸生气的出了学校。

  唐宇见状,急忙追了出去。

  李俊茂在前面急走,唐宇在后面紧追着,看着她娇羞的样子,唐宇很开心。

  “你今天很漂亮,笑起来的样子很美。

  ”唐宇在后面大声的道。

  “是吗。

  ”李俊茂见四下没有人,这才停下跟唐宇并肩走。

  “是的,非常好看。

  你脸怎么那么红,是不是生病了?我陪你去卫生室看看。

  ”唐宇故意拿她的脸说事。

  李俊茂听了更是脸红,恨不能将头埋到胸里:“是吗,可能今天天气太热了,刚才又走的急。

  ”“那你走慢点。

  ”唐宇继续调笑。

   “唐 伟民的项目?帮忙?”王国强一下子豁然开朗,想到了对付 蛇头的办法,然后朗声 说道:“媛媛不要着急,我会帮你的。

  ”深夜,月亮刚刚被乌云遮住,王国强刚刚睡着, 刘茜就披着一件薄外套过来了,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侯 青青还在帘子另一侧睡觉,没奈何,王国强拉着刘茜到了楼上,开了一间房。

  “你怎么这么晚来?还让不让人睡觉!”王国强坐在床上,看着刘茜一件一件的脱衣服,其实刘茜里面也没穿什么,每次来里面都是真空。

  这次也是一样,脱了衣服就喊要。

  “不等那死鬼睡着了,我有机会出来吗?”刘茜说道。

  王国强把嘴一撇,怕不是唐伟民睡着了,而是你主动要出来。

  “是不是你跟唐伟民又吵架了?”王国强一把将刘茜压在身下,然后问道。

  “别提了,那就是个废物,我 原本想等着他把这个项目做成了,然后狠狠敲他一笔再离婚,可这个废物不仅床上没用,做事更是离谱,居然让几个 小混混吓得手下的工人都 跑了,项目已经搁置在那几天了。

  ”刘茜骚劲一上来,也不管里人外人,一口气把所有的事情都倒了出来。

  “哦?什么项目,是不是县里的市政大楼那块?”王国强问道,他是知道这个事情的,唐伟民原本在国企里干技术,后来身体垮了后,就和人一起做起了分包,带着几个技术工人,在县里接了一些活。

  这次是接了一家大公司下面的土建道路施工,这是很来钱的一块,不过人家公司要求垫资,所以唐伟民几乎是把这几年的积蓄全投入进去了。

  只是钱投入进去了,但是活却动不了,原来蛇头手下的人也看重这块了,虽然投了标,但人家大公司觉得价格偏高、技术含量不行,就落选了。

  唐伟民想做,可以,一定要全部用蛇头的手下的工人,并且工资待遇还要最高的,唐伟民没有同意。

  因此他手里的几个技术队长都挨了揍,有的还躺在医院里接受治疗。

  这几天,唐伟民可算是焦头烂额。

  随着一声高亢,刘茜终于满足的躺在床上睡着了,王国强累的浑身虚弱,洗了个澡已经是凌晨一两点了。

  刚回到房间,就看到侯青青拉开帘子一脸幽怨的看着自己。

  王国强把灯一关,先睡觉了。

  两天时间一晃就过,当天的声势很大, 侯二在学校这边已经透了风声,于是几十个小混混都应邀来了,而且人人手里提着个铁棒。

  侯二自己也提着一把青龙偃月刀,当然,刀是好刀,八九十斤,需要两三个人扶着才能不倒,他可耍不动,只是用来装装样子的。

  他自己兜里还揣着一把短刀,那才是他的武器。

  “二哥,威武啊,这次肯定旗开得胜,劈开老王头的老骨头!”“二哥,我能不能跟着你混,我是前天被学习开除的。

  ”侯二被人前后簇拥着来到小野湖,这场战斗其实不用想就知道谁胜谁负,比人数,他这里有三十来号的打手,还有这些个外围观众。

  比单打独斗,自己可是三十来岁,正是身强力壮,难道还打不过一个糟老头子?远远的,侯二就看到一辆面包车停了下来,当先下车的是个女人,侯二脸色一变,骂了一声吃里扒外,这个女人正是他的亲妹妹。

  等干趴了老头,回头有你好受的。

  不过侯青青瞧都没瞧这边一眼,然后就是王国强的五个打手下了车,和侯二这边的小混混不一样,这五个人都是一人一把长刀配短刀,杀气腾腾的。

  最后是王国强下了车,赤手空拳,不过气势高人一等。

  “侯二,怎么个玩法?”王国强一直走到侯二身前二十步远的地方,一个人蔑视着一群人,如果王国强是个新人,还有可能被这么多人给吓到。

  可自己少说也混了二三十年了,什么场面没见过,很多时候,这些混混也只能在后面喊上一嗓子,真要是开打,一点用也没有,说不定还起反作用。

  “你想怎么玩?”侯二向前走了两步,脸上的刀疤看着有点吓人。

  王国强看了看四周,隐隐有几道身影在路边上晃来晃去,他知道,这么大的动静,派出所不可能不知道,可能有便衣就藏在里面,一旦发生大规模械斗,自己被抓进去就亏大了,想了想,王国强说道:“速战速决吧!”说着快速向前,二十步的距离眨眼就到了眼前,侯二没有想到王国强说来就来,后腰上的刀还被拔出来,王国强的拳头就已经迎了上来。

  这不算什么,侯二也不是没有挨过揍,最严重的时候被四五个大汉拳打脚踢,自己不照样活着,自己的抗打击能力还是很强的。

  只要自己把刀拔出来,然后对付一个赤手空拳的人,那还不是砧板上的鱼,任我揉捏了。

  可是,那拳头带起的风扬起侯二的小辫子,随后精准的打在侯二的太阳穴上,侯二眼前一黑,短刀掉在地上,人也趴在地上了。

  几十人的小混混同一时间都惊呆了,扶住青龙偃月刀的几人手一松,刀也躺了下去。

  而王国强身后的五人大吼一声,开始冲杀过来,于是壮观的一幕出现了。

  从小野湖到学校门口的前进大道,五个人追着几十个人跑了几条街,一时间,各种哭爹喊娘。

  王国强把侯二带回了自己的旅店,等他清醒过,才说道:“侯二,以后你就不要在这片混了。

  ”侯二呸了一声,然后说道:“你以为蛇头会放过你!你就等死吧。

  ”王国强嘿嘿冷笑一声,然后说道:“蛇头算什么东西,把你解决了,后面我就开始收拾他,看在你妹妹的面子上,我就不计较你的事了。

  不过别让我再看到你!”侯二屁滚尿流的跑了,随后,一(左手握右手)面锦旗居然送到了小旅店来,来的居然是中学的教导主任。

  王国强哭笑不得的接过锦旗,上面写着“为人民除公害”几个大字,自己不过是为了能够让唐媛媛不再受欺负、能保护侯青青,让这两个小妮子能信任自己,没想到误打误撞,真是做了一回好人好事。

  王国强又去了学校逛了一圈,但是临近高考,学校里的氛围都很严肃,整个高三的学生都在全力备考,而高一高二的学妹们虽然穿的很开放,但是真的长的好了,好像也没几个。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