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宝贝看着我是怎么要你的 女主娇滴胸大的古言 >

宝贝看着我是怎么要你的 女主娇滴胸大的古言



  阅读提示:我和我的 丈夫是大学同学。

  大一那年,在新学期的迎新晚会上,当他手持萨克斯管笑容满面地走上台去的时候,我一下子就迷上他了……  也算是一见钟情吧,我们顺理成章地坠入情网。

    他是学中文的,我是学英语的,大学四年,我们如胶似漆地恋爱了四年。

  那是我们最幸福的四年,最甜蜜的四年。

  可是,大学毕业以后,当我们迫不及待地步入婚姻殿堂时,这种幸福和甜蜜就像不断被兑入水的一杯茶,越来越没有滋味了。

     可能是恋爱的时间太长,激情已经耗尽,也可能是他太忙了,白天上班,晚上又要到一些茶吧酒吧去演出,挣点儿外块,深更半夜才能回来,回来以后倒头就睡,在生理和心理上都冷落了我,没有多久,我就渐渐感到了婚姻的平淡和乏味。

    在婚后的第三年,也就是去年,和我同在一所中学任教的一个同事了解了我内心的空虚和寂寞之后告诉我,上网聊天,可以解除你的寂寞,还可以使你从封闭的小圈子走出来。

   口述:丈夫 偷看我的婚外情爱日记(4/4)  就这样,我买了台电脑回来,并很快就学会了打字和操作,然后开始上网聊天。

  我现在分析,那时,我心底里其实早已埋藏着与外界接触的强烈渴望,只不过网络将这种渴望变成了现实。

    遭遇一场万劫不复的恋情  第一个月的上网聊天有点漫无目的,我给自己取的网名叫美丽女人,可能是这个名字让一些 男人想入非非,他们纷纷要求我将他们加为好友。

  可让我感到失望的是这些人里面竟没有一个我希望遇到的那种素质出众 的人,相反,许多人的言语都很粗俗,更有些人,还没说几句,就要求见面,有的甚至一夜情。

  对这些人,我一概置之不理。

    在第二个月的时候,我与他相遇。

  从此,一场让我万劫不复的婚外恋在我的生活中上演了。

    那是一个很平常的夜晚。

  我刚打开电脑,就有一个叫秋日清风的人要求我加他为好友。

  可能是我心情好,也可能是我对他的网名有好感,我一改以往的拒绝态度,将他加了上去。

  口述:丈夫偷看了我的婚外情爱日记(4/4)  他问我在哪里呢?  我说,在家。

    他说,我想你应该刚刚沐浴过,头发散发着淡雅的清香,身穿丝质睡衣,周围轻柔地回响着令人心醉的音乐,你肯定是一个气质高雅的女人。

    我说,不要把我想得那么美,说不定我是一个卖火柴的小女孩呢!  他说,那就把火柴全卖给我,我的  打火机正好刚刚丢掉。

    以后还说了什么我记不得了,只记得我们第一次的聊天很投缘。

    在以后的每一个夜晚,他都会按照我们第一次聊天结束时约定的时间——晚上8点准时前来和我会面。

  我们聊人生,聊工作,当然,也聊爱情。

    他是学国际贸易的,毕业后在一家大公司做业务员,他小我两岁。

  我跟他如实说了我的婚姻状况,也说了我内心的孤独,他也跟我说了他前几个月刚刚和谈了三年的女朋友分手的事,现在心头的创伤还在隐隐作痛。

    我们有种惺惺相惜之感,彼此之间的依恋越来越强。

  口述:丈夫偷看了我的婚外情爱日记(4/4)  一个月之后,已不满足于这种屏幕上的交流的我们开始互通电话。

  他的声音带有磁性,不急不缓,丰富而又充满情感,正是我喜欢的那种。

  我们白天黑夜地打电话,那一个月,正好学校放寒假,家里又没有人,我们一天要打十几次电话,最长的一次通话,竟然从晚上七点说到凌晨二点,简直是疯掉了。

    有一天下午,一个送花的女孩按(男人抓胸将机机桶美女口述)响了我家的门铃。

  我打开门,惊诧地看着她,女孩说是一位先生到花店来让代送的,请收下。

    我有些茫然地接过花篮,客气地送走了女孩,便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花篮里一个叠成纸鹤留言条。

  那是一个男人遒劲的笔迹:亲爱的,今天是情人节,我不敢祈盼有你的陪伴,就让鲜花捎去我的祝福。

    虽然没有署名,但凭我的直觉,马上就猜到了是他。

  看着满满一大篮鲜红的玫瑰,我的眼泪哗哗地流下来了。

  就在这一个夜晚,我决定要为他做点什么。

    第二天一早,我就去了房屋中介公司,选中一套装潢典雅、家用电器和家具齐全的一室一厅的 房子,将它租了下来。

  价钱虽然比较高,要每月八百,但我想,我们的相会就应该在一个温馨舒适干净的地方,否则,与我们的感情不相配。

  当天晚上,我就打电话给他,让他马上赶到这里来。

  口述:丈夫偷看了我的婚外情爱日记(4/4)  下面的事情我就不多说了,其实不说你也明白。

  我们就像期待了一辈子的情侣那样,双双沉浸在爱与欲的火焰里面……  我们的理智已完全阻挡不了我们的情感,头脑里每日每夜塞满的都是对方的面孔,一有空就到我租的房子来相聚。

    我当时以为,那时的我正处于人生快乐的巅峰。

  殊不知,其实自己正立在悬崖的边上,半个身子已经悬空,下面是深不可测的谷底。

    情感日记使我私情败露  和他由网络相识相爱,再转到现实生活中相恋相依,我被这种突然到来的幸福冲昏了头脑,我知道它是短暂的,不可靠的,所以,就想用笔把这种感情记录下来,留待今后慢慢品味。

    你说我像不像一个天真的孩子?我第一次恋爱的时候曾经记了满满三大本的情感日记,我的丈夫那时是多么的得意和骄傲啊!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后来,我的情感日记里面的主人公已经换成了另外一个人。

  口述:丈夫偷看了我的婚外情爱日记(4/4)  我也没想到他会翻我的抽屉。

  也可能是天意,我那天的抽屉忘了上锁,独自在家等我的他便看到了那不可告人的一幕幕……  第二天一早,他根据我日记本里记载的地址和名字找到了秋日清风,当着他单位的领导和同事的面就给了他几个响亮的耳光,然后,将事先复印好的那本情感日记扔到了单位领导的办公桌上,扬长而去。

    等我白天上完课回到家,一份离婚协议书已经摆在了客厅的餐桌上。

  他还另外留了个条,上面说,限我一个星期搬出家门,否则,他还要去揍那个男人,直至我搬走为止。

    我还能说什么呢?错全在我这一方,我理应承担由此而带来的一切后果。

    一个星期不到,我就收拾好东西,搬到了那间盛满了我和秋日清风私情的房子里。

  睹物思人,我格外地想念他,我今生的唯一情人。

  口述:丈夫偷看了我的婚外情爱日记(4/4)  但,事出以后,他一直没有电话打给我,我打过去,他单位的人说他请了病假,最近不上班。

  我打他手机,手机关机,整整一个星期都是这样。

    我厚着脸皮去他 父母家找他,但他就是避而不见,并让他父母传话给我,说他被当众打了几个耳光,这辈子无脸见人了。

    我去了三次,他都躲在卧室里不肯见。

  我从来都是自尊心极强、脸皮很薄的人,在这件事上却像无赖一样缠着他,我已顾不了那么多了,我像一个可怜的怨妇,对着他的家人苦苦哀求。

    对他的爱让我尽乎疯狂,而他的冷漠逃避更让我心灰意冷。

    割腕自杀留不住无情的情人  在万念俱灰的情况下,我决定采取极端行动。

    那天,我穿了一身他平时最欣赏的米黄色职业套装,在随身带的小挎包里放了一枚男人剃须用的锋利刀片。

  我还特地去美容厅修剪了头发,使这些日子灰暗憔悴的我能增加一点亮色。

    去了他家以后,他照例把房门反锁着不肯出来,他父母也板着脸对我说,你不要再打扰他了,好好地和丈夫重归于好吧。

  口述:丈夫偷看了我的婚外情爱日记(4/4)  他们的话击碎了我最后的希望。

  我面无表情地站着,从包里拿出那枚刀片,朝着自己的左腕上划下去。

  刺目的血,顿时就喷了出来,我听到一片大呼小叫,看到他从房间里冲出来,抱着我说,你怎么会这样,你怎么会这样……  躺在医院的那两个星期,我的前夫一次也没来看我,他已伤透了心。

    他这个自视清高的男人,有才有貌的男人,在本地小有名气的乐手,竟然被自己的妻子欺骗,他的心里满是愤怒和难堪。

  他觉得在当地再也呆不下去了,在我还没出院时就辞职去了北京。

    我的那个情人把我送到医院后,倒是天天来陪我。

  那两个星期,他时常握着我的手,也不说什么话,脸上是强打笑容,我看得出来,他心里有着满腹的心事。

    出院以后,他把我送回那间我们曾戏称为的爱屋的房子里。

  他去楼下的饭店里买了凉菜和炒菜,还买了我爱喝的红葡萄酒,我们面对面吃了一顿饭。

  当时,我心满意足,压根儿没有想到这是我和他最后的晚餐。

  口述:丈夫偷看了我的婚外情爱日记(4/4)  他要走了,在门口他抱了抱我,并吻了我的额头和脸颊。

  临出门时,他从包里拿出一封信递给我,说,我走了以后再看,然后,扭头匆匆地跑下楼去……  在留给我的信上,他这样写到:我们相爱一场这是上天的恩赐。

    但我是一个内心极其脆弱的男人,那一天,在单位被他殴打,痛倒不算什么,主要是一个人的尊严一下子就被他打没了。

    我本来不想再见你的,要不是你的割腕,因为你的丈夫那愤怒的面目让我害怕。

  请原谅我,我已无法再在这个城市生活下去,我明天就去广州了。

  再见,多保重!  我的眼前直冒金星,一下就晕了过去。

    直到第二天凌晨,我才慢慢醒来。

  我关掉手机,拔掉电话线,不吃不喝,我想就这样让我悄悄死掉算了。

    如果不是我父母找到我,我想,我肯定已经死在那间屋子里了,他们见到我的时候,我骨瘦如柴,不像个人样。

  口述:丈夫偷看了我的婚外情爱日记(4/4)  父母又把我送到了医院,不过,不是外科,而是精神内科。

  在心理医生和药物的治疗下,一个月后我出院回到了父母家中。

    丈夫和情人都走了,一个在北京,一个在广州,就把我一个人孤零零地留在了这里。

    不过,我现在想通了,我不怪他们,要怪就怪我自己。

    如果当初不是我自己玩火,怎么会有今天呢?好端端的家说没就没了。

    所有的苦果就让我一个人吞吧,因为,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种下的。

   “ 小田,小田,你赶紧来看看,她这是怎么了?”王田刚到诊所没多久,几个人便抬着一个二十五六岁的漂亮女人进来了。

  王田一看,这不是 玉芬 嫂子么,从城里嫁过来的媳妇儿,长得那叫一个漂亮,跟电视里的明星似的,皮肤白嫩嫩的,身材那是前凸后翘,村里的那些个女人跟玉芬嫂子简直都没法比。

  王田暗地里甚至都好几次把玉芬嫂子当成了自己解决问题的对象。

  王田心里明白,表面上却是推了推脸上的墨镜,一副什么都看不见的模样问道:“这谁啊,怎么了?”“诶哟,是你玉芬嫂子病了,今天早上这不知道怎么了,起床就直喊肚子疼,疼的下不来地。

  ”玉芬的婆婆急的直拍 大腿,连忙 说道,王田是个瞎子,村里人都知道。

  可谁也不知道的是,王田去年的时候,遇到了个老中医,医术通神,非但轻易的帮王田治好了病,还把一身的本书传授给了王田,这才让他开起了诊所养家糊口。

  不过这事儿除了他父母外,其他人都不知道,因为这当瞎子的福利,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众人帮忙将玉芬给抬进了里屋,王田也不多说,装模作样的拄着导盲棍赶紧进了里屋,把门给反锁了。

  转身一看,王田这眼睛可就再也挪不开了。

  玉芬嫂子躺在床上,疼的浑身冒汗,这都没多久,身上的衣服就被汗给浸透了,紧紧的贴在身上。

  看着里面那若隐若现的大红色花纹,和那白嫩的皮肤,王田眼睛都看直了。

  更要命的是,王田透过玉芬嫂子身上那件单薄的短裤,仿佛看到了里面的黝黑风景。

  “难道(儿童益智故事)玉芬嫂子今天没穿内裤?”一想到这,王田的心里有些火热,平常就老想象着玉芬嫂子脱了衣服的样子,现在虽然还穿着,可若隐若现的,更为诱人。

  王田目光炽热的扫视着玉芬嫂子的身子,好像是要将那完美的身子印在自己的脑子里一样,他那下面早就有了反应。

  好在王田是戴着墨镜,玉芬嫂子又好像疼的厉害,没怎么注意他。

  “小田,你怎么了?”玉芬见王田半天没动静,出声问道。

  “咳,没事,我这就帮嫂子看看。

  ”王田赶紧收回目光,有些尴尬的干咳一声。

  可检查了半天,也没查出个什么结果,这让王田很是着急。

  “玉芬嫂子,你这个究竟是怎么个痛法,能仔细给我描述一下么?”玉芬却是俏脸一红,双手捏着衣角,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出一个整字。

  “玉芬嫂子,我是医生,你是病人,有啥情况你不给我说清楚,我没办法给你看病啊,你放心,我保证不会到处去说的。

  ”王田见玉芬这模样,还以为玉芬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于是赶紧保证。

  听着王田这么一说,玉芬嫂子的脸更红了,犹豫了老半天,才支支吾吾的低声说道:“小田,嫂子也是没办法了,才装肚子疼的,其实我的问题不是在肚子这。

  ”“啊?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王田诧异的问了一句。

  玉芬的脸都红道脖子根了,扭捏的说道:“那里……”“那里?”王田有些摸不着头脑。

  玉芬用比蚊子还小的声音说道:“就是女人的那里,我……我那里面……卡了半截 黄瓜

  ”“啊!黄瓜?”王田又不是个傻子,都说到这份上了,他自然明白了。

  只是他没想到,这玉芬嫂子竟然自己会 用黄瓜?知道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女自己用黄瓜解决生理需求,而且自己马上还要给他医治,王田更加兴奋了。

  其实不仅仅是玉芬会用黄瓜,村里许多女人都是一样,男人常年在外打工,一年难得回来一趟,夫妻生活肯定不和谐。

  玉芬嫂子才二十五岁,又是刚尝过滋味的小媳妇儿,男人不在,那只能用黄瓜了,可谁想自己一用劲儿,竟然给弄断了。

  这种羞人的事情又没脸告诉婆婆,玉芬自己又没办法把黄瓜内弄出来,无奈之下,只能装病,让别人送她来王田这,看有没有办法。

  “小田,你,有办法么?”玉芬真是恨不得找个地洞给钻进去,虽说王田是个大夫,可也是个男人,在一个男人面前说出这么难以启齿的事情,真是羞耻啊。

  “这,我也不好说,玉芬嫂子,要不你先把裤子脱了?我帮你看看?”脑子里想象着玉芬嫂子用黄瓜安慰着自己的画面,王田心里也是动起了小心思,平日里这玉芬嫂子眼光高,对村里男人都不屑一顾,今天,还不好好的爽上一把?双手攥着裤头犹豫了半天,玉芬终于是咬着嘴唇,闭着眼,将自己的短裤给脱了下来。

  短裤一脱,那两条浑圆的大白腿,和两腿间那美妙的风情,就毫无遮掩的展露在王田的面前。

  王田的眼睛一刻也离不开那块神秘的倒三角区域,那里好像充满了某种神奇的魔力,让王田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最关键的是,玉芬嫂子,竟然真的没有穿内裤!这要是能上手摸上一摸,那岂不是美滋滋?一股子热血从他的脚底板直接窜到了头顶,让王田觉得口干舌燥,喉咙里冒火。

  “咕咚”为了不让玉芬看出破绽,连咽口水的声音,王田都刻意的压制了下来。

  盯着那里看了半晌,王田才开口说道。

  “那个,嫂子,你是知道我的,我……我只能用手……”这话说的王田自己都有些心虚,可一想到,真的能用手摸一摸玉芬嫂子,那颗心抑制不住的狂跳了起来。

  玉芬红着脸咬着嘴唇轻轻点了点头,用比蚊子还小的声音轻轻说道:“嗯……”王田看着娇羞的玉芬嫂子下半身那诱人的风情,又是咽了口唾沫,心脏扑通扑通的,又激动又紧张。

  以前玉芬嫂子只在他的想象中脱了裤子躺在自己的面前,可没想到啊,今天不但看到了,竟然还能亲手去触碰一下那个让王田想象了无数次的地方。

  伸出自己那激动到有些颤抖的 右手,慢慢的朝着那地伸了过去,由于紧张,不小心触碰到了玉芬的大腿深处。

  指尖立刻传来了一种柔软,富有弹性的触感,一种难以言说的兴奋感立即灌满了王田的全身。

  两人同时颤抖了一下,玉芬的腿都绷紧了,除开自己的男人,王田是第一个碰到自己那里的男人。

  黄瓜再怎么样,那也是死物,比不了一个活生生的男人,王田身上那带着淡淡汗味的男性气息和手指上的温热,让玉芬有些失神。

  “小田,你,你是不是找不到地方,嫂子帮帮你吧?”玉芬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鬼使神差的说了这么一句。

  话音刚落,也不等王田有什么反应,直接拉着王田的右手,朝着自己大腿深处探去……被玉芬那柔嫩的手掌握住,王田心中忍不住感叹,好嫩的小手,要是自己那里能被这样的小手握住,那该是一种怎么样的享受!来不及多想,王田的手,便被玉芬嫂子带着来到了那处地方。

  “嗯……”王田的手才刚碰到,玉芬便又是一颤,忍不住的娇哼一声。

  但由于外面有人,玉芬嫂子又被迫的抑制住了自己这让人娇羞的声音,这样一来,这声音就更加诱人了。

  玉芬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村里那么多男人想和玉芬做那事都让玉芬给打出去了。

  可现在,她那最隐秘的地方竟然被另外一个男人给看了,不知道为何,玉芬的心里竟然没有拒绝,然而觉得有一种莫名的刺激感,虽然不是偷情,可这比偷情来的更让人心潮澎湃。

  至于王田,眼前的景象和手上传来的感觉,让他那里的反应更加强烈了,裤子都快要撑破。

  装瞎子果然有好处啊,要不是这样,自己怎么可能会有机会能和玉芬嫂子这样相处,自己又怎么能触碰到玉芬嫂子的那里呢?王田早看到了那截黄瓜,可还是装模作样的在玉芬的大腿摸了老半天,过足了瘾,才装作好不容易摸到了那半截黄瓜的样子,由于被泡了一夜,已经有些蔫了,这比它脆生的时候,更难弄了。

  “嫂子,摸到了,我试着帮你弄出来。

  ”玉芬被王田摸得浑身发软,体内好像有一股火焰被王田给点燃了起来,浑身发烫,热得她想把自己的衣服都给扒干净,好好凉快凉快。

  见玉芬嫂子这幅模样,王田干脆当做她默认了,伸出手,艰难的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住了露在外面的一丁点,想要往外扯。

  “啊……”可刚弄出来一点点,玉芬嫂子却是大声娇喘了起来,双腿用力一绷,那黄瓜又缩进去了,而且还更进去了一些,连一点头都没冒出来了。

  玉芬大口的喘着粗气,身子已经软的不行。

  一阵阵的冲击,让她心里也有了欲望。

  听着这撩人的声音,看着玉芬那娇媚的模样,王田的下身膨胀的越来越厉害,胀的有些难受,他从未想过,自己心中的女神,在今天会以如此魅惑的模样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嫂子,你这就不太好弄了。

  ”王田叹息了一声,右手悄悄背在后面,轻轻捻了捻手指上的不明液体,要不是玉芬就在这,王田甚至想要闻一闻。

  “那,那不弄了呢?等它自己出来?”玉芬也有些急了,弄不出来可咋整?“那不行,这玩意这么粗,卡在里面对嫂子你的身体不好。

  ”王田严肃的说道。

  “这,那怎么办?小田,你可得帮帮嫂子啊?”玉芬原本听到王田说黄瓜粗,还觉得挺羞耻的,可听见说对身体有害,更急了。

  见着玉芬嫂子急了,王田嘴角挂起了笑容,故作犹豫了片刻,开口道。

  “要不,我用嘴,帮你吸出来吧……”“什么,吸……吸出来?”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