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climax sex >

climax sex



新聞網5日報道那股熱流宛如怒潮般的在體內瘋狂的奔騰著,我感覺身上充滿了力量,每個細胞都在不斷的膨脹,跟吹氣球似的。

   恰在此時, 黃毛的拳頭轟了過來。

   死來!我不閃不避,一拳轟了出去。

   轟! 硬碰硬,沒半點花俏,高下立分。

   我只晃了幾下,黃毛不斷倒退,最后仰摔而倒。

   臭 傻子,你什么了邪法,居然打倒了毛哥,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光頭抓起一根米多長,小臂粗的棍子,掄起就砸。

   滾!我一把抓住棍子,振腕奪過,一腳踹飛光頭,提著棍子,殺氣騰騰的向門口跑去。

   我剛到堂屋門口,尾房響起 嫂子憤怒的聲音: 王 四虎,你別過來。

  你再過來,我叫人了。

   寶貝兒,別緊張哦!我只想親手幫你取出 棗子,然后送給我親愛的老爸,吃了之后,保證他長命百歲。

  王四虎浪聲說。

   黑娃,快來幫嫂子。

  嫂子急得大叫。

   寶貝兒,別叫了,你家的臭傻子有光頭和毛娃招呼,沒時間管你。

  王四虎得意洋洋的說。

   咳!我提著棍子,陰沉著臉,冷冷的站在門口。

   你……臭傻子,你怎么進來了?毛娃和光頭兩人呢?王四虎臉色微變,憤怒的看著我。

   黑娃,嫂子怕。

  嫂子尖叫一聲,張開玉臂,乳燕歸巢般的撲進我懷里,緊緊的摟著我的脖子,還在微微發抖。

   死狗!我扔了棍子,緊緊摟著嫂子的小蠻腰。

   這一刻嫂子徹底露出了她脆弱的一面,不管多她堅強,始終是個女人,遇上這種危險,總是需要男人保護。

   死狗?王四虎愣了下,嘀咕著跑了出去。

   黑娃,光頭兩人有沒有打你?嫂子緩緩松開,顫抖的撫著我的臉龐。

   沒!我用力搖頭,不想讓嫂子擔心,就善意的扯了個謊。

   他們不是好人,肯定不會放易放過你,快讓嫂子看看,傷著沒?嫂子松開玉臂,緊張的打量了起來。

   緊張過去了,我才感覺身體不對頭,后腦門明明受了傷,還流了好多血,現在好像不痛了。

  嫂子也沒發現我臉上有傷。

   我趁嫂子檢查前面時,反手一摸,不但血沒了,也不痛了,好像什么都沒發生過似的,之前的一切就像做了個夢。

   我懷疑真是幻覺,拉開嫂子的小手,急忙跑了出去。

   黑娃,別急,嫂子還沒看完呢。

  嫂子追了出來。

   我穿過西屋和堂屋,到了門口,看清院子里的情景,蒙圈了。

   光頭已經爬起來了,臉色蒼白,一頭是汗,眼里充滿了驚恐。

   黃毛還蜷縮在地上。

  王四虎蹲著身子,正在給黃毛檢查。

   說明之前的一切不是夢,而是真真切切的發生了。

   黑娃,看啥?嫂子追到門口,困惑的看著我。

   他們兩個,死狗。

  我傻呵呵的看著黃毛和光頭。

   他們被人打了,誰打的?嫂子眼睛瞪得溜圓。

   不知道。

  我用力搖頭,反正沒別人看見,干脆裝傻。

   臭傻子,你到底用什么暗算了他們?王四虎扶著黃毛站了起來,滿眼怒火的瞪著我。

   嫂子,臭老虎兇黑娃。

  我裝作害怕的樣子,縮在嫂子背后,還故意摟著嫂子的小蠻腰,小腹緊緊的貼著圓滾滾的屁股。

   可惜沒起來,要不頂在溝溝里,肯定很舒服。

   黑娃,別怕啊!嫂子會保護你的。

  嫂子雙頰泛紅,羞澀的拉開我的爪子,溫柔的撫著我的腦袋。

   這一刻我從嫂子身上清晰的感受到了她對我的愛,不是男女之愛,而是親情之愛。

  她明明害怕,還在微微發抖,卻溫柔的安慰著我。

   臭傻子,要是毛娃的手廢了, 虎爺就打斷你的爪子和狗腿,然后當著你的面,上了你嫂子。

  王四虎把黃毛交給光頭,對他耳語了幾句。

   虎哥,你放心,我知道咋做了。

  光頭架住黃毛,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扶著黃毛向村委會方向走去。

   張桂蘭的診所就開在村委會的二樓,估計是送黃毛看醫生。

   陸 雪梅,把棗子取出來,我帶回去。

  王四虎冷笑走了過來。

   王四虎,你眼瞎啊,那地上的袋子,還是你老子親手給我的。

  里面的棗子是我剛取出來的。

  黑娃正要送過去,你就來了。

  嫂子指了指地上的自封袋,冷笑說。

   陸雪梅,以為虎爺是三歲孩子啊?袋子里的棗子,誰知道是哪兒來的?我爸說了,每天要親眼看著,你從里面取出棗子。

  王四虎陰聲說。

   王四虎,你們父子安的什么心,自己明白,真要這樣,這活兒我不干了。

  嫂子雙頰微微扭曲,緊緊抓著我的大手,氣得發抖。

   看她的反應,現在才完全明白王大山那老畜生的陰謀,泡棗子只是一個美麗的借口,其實他們父子兩人都想占她的便宜。

   陸雪梅,在黑桃村這一畝三分地上,還輪不到你說話。

  泡棗的活兒,你必須天天干,果園的活兒,也要做。

  你敢不去,虎爺就打斷臭傻子的腿。

  王四虎握著拳頭走了過來。

   王四虎,你再這樣胡攪蠻纏,我就去村委會告你。

  嫂子甩開我的大手,上前半步擋住了我的身子,宛如母雞護小雞似的。

   這瞬間,我差點哭了。

   她明明很怕王四虎,擔心我受到傷害,寧愿自己受傷也要保護我。

  這是一個多么善良的女人啊! 這樣的女人,值得我守護一生。

   笑話,村委會那些狗東西,哪個不給我爸面子?哪個又敢得罪王家的人?王四虎壓根沒把村委會的人放在眼里,囂張的笑了起來。

   不僅我蒙圈了,嫂子也傻眼了。

   我們都沒想到,王四虎這樣囂張。

   嫂子正不知道如何對抗王四虎,竹林那邊響起一個清脆悅耳,宛如珠落玉盤的美妙聲音: 王四虎,你就是一個暴發戶,把真自己當回事兒了。

  黑桃村是大家的,而不是王家的。

   說話的人是蘇 亦涵,我們村的美女 村長

   一聽蘇亦涵的聲音,我突然有點興奮。

   她是我們村里,唯一一個可以和嫂子比肩的大美女,就是身材要差點,可她的聲音很好聽。

  這點足以彌補身材的不足了。

   她和嫂子是好朋友,聽她的口氣,顯然不喜歡王四虎。

   黑娃,別怕,亦涵來了,她會幫我們的。

  嫂子如釋重負的松了口氣,雙頰紅紅的松開了我的手。

   莫名的,我心里涌起一絲失落。

   我好想嫂子一直拉著我的手。

   蘇亦涵,這是王家和陸雪梅之間的事,你別多管閑事。

  王四虎兩眼一翻,不屑的看著蘇亦涵。

   看來他沒吹牛,真沒把村委會的人放在眼里。

   王四虎,你心里打什么小算盤,大家心知肚明。

  這件事,我管定了。

  蘇亦涵邁開修長的大腿走了過來。

   披肩金發迎風飛揚,宛如飛泄而下的金色瀑布,發稍帶著少許霧氣。

  精致絕倫的錐子臉挑不出一絲一毫的瑕疵,美得令人屏息。

  黑白分明的靈動美目,宛如閃閃發亮的星星。

   純黑色的小背心,緊緊的包裹在身上,勾勒出了誘人的曲線,背心的前襟好像要被里面的飽滿頂破了,跟隨身體的動作,不斷的顫抖著,蕩漾起了勾魂的波濤。

   修長圓潤的大腿從米白色的褲管里洞穿而出,好像白玉雕刻而成的玉柱,每寸肌膚都泛著晶瑩光澤,緊致細膩,充滿了彈性。

   腳上穿著深黑色的運動鞋,臉上和脖子上全是汗水,顯然在跑步,應該跑了一段距離了,出了不少的汗。

   亦涵,你來得正好。

  王四虎這個臭不要臉的,大清早的,到我家里耍流氓。

  嫂子急忙迎了過去,緊緊抓著蘇亦涵的小手。

   雪梅,到底咋回事兒,說清楚點。

  蘇亦涵拍了拍嫂子的小手,從肩上抓起粉色的毛巾,一邊抹汗,一邊問。

   這事兒挺復雜的,你先進來坐,我慢慢給你說。

  嫂子拉著蘇亦涵進了堂屋,給她倒了杯水。

   然后和蘇亦涵并肩坐在飯桌邊的涼板上,從在王大山那兒借錢說起,一直到王四虎之前上門糾纏她為止。

   當然隱去了我們之間的親密經歷。

   雪梅,不是我說你,你明明知道,王四虎對你不懷好意,你還答應弄這個。

  蘇亦涵雙頰紅彤彤的,羞澀的翻著白眼。

   她還是女孩子,聽到這個挺難為情的。

  要是她知道,是我幫嫂子放棗子和取棗子,肯定會跳起來。

   亦涵,我家是什么情況,你是知道的。

  三萬塊是不多,對我家來說就是天文數字。

  除了這個,我真不知道怎么還這筆錢。

  嫂子長長的嘆了口氣,苦笑著說。

   我知道,你放心吧,這事兒我來解決。

  蘇亦涵端起杯子,大大的喝了幾口水,放下杯子,拍了拍嫂子的香肩,站起來向門口走去。

   蘇亦涵,你是不是太把自己當回事兒了?這事兒,是你能解決的嗎?王四虎一臉冷笑,甩開腿子就向堂屋沖。

   臭老虎。

  我側跨一步擋住王四虎的路。

   臭傻子,滾開!王四虎額頭青筋直跳,一個大嘴巴子,狠狠抽了過來。

   黑娃,小心。

  嫂子嚇得尖叫。

   王四虎,你住手。

  蘇亦涵怒吼。

   臭老虎,你滾開。

  我舉起左手格擋。

   有點像橫切而出的掌刀,切向對方手腕。

   啪! 掌刀切中王四虎的手腕,發出了沉悶聲響。

   臭傻子,你?王四虎臉龐憋得通紅,踉蹌后退,滿眼驚恐的瞪著我。

   臭老虎。

  我只晃了幾下,半步都沒退,瞪大雙眼,毫不示弱的盯著他。

   之前打倒黃毛和光頭,可能是僥幸。

   這會兒和王四虎面對面的干,絕沒僥幸可言。

   這是實實在在的力量,我的身體真的改變了,變得力大如牛,壓根就不怕王四虎這畜生了。

   雪梅,這是什么情況?你家黑娃,好大的氣力啊!王四虎是村里出了名的力大如牛,在黑娃面前,跟孩子似的。

  蘇亦涵拉著嫂子,急忙走了過來。

   黑娃,有沒有傷著?嫂子抓著我的手,緊張的打量。

   沒!我傻傻的搖頭。

   黑娃的力氣一般,可能是王四虎大意了。

  要是黑娃真能一下就格開他,我也不用怕他了。

  嫂子嘆了口氣,苦笑著說。

   黑娃,你上去打王四虎,打倒了他,亦涵姐姐又讓你坐摩托車。

  蘇亦涵愣了下,溫柔的拍著我的肩膀。

   她是從城里發配到我們村的,摩托車是她從城里騎來的。

  村里到處是泥巴路,彎彎曲曲的又凹凸不平,就很少騎了。

   有一次我去趕場,她順便捎了我一段路。

   我當時是傻子,覺得好玩就在車上大叫。

   亦涵姐姐,黑娃怕怕。

  我裝作害怕的樣子,緊緊抱著她的胳膊。

   少女幽香撲鼻而入,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貪婪的嗅著那香氣,小腹一陣發熱,里面不停的抖著,好像要起來了。

   黑娃乖,有亦涵姐姐在,別怕!打他。

  蘇亦涵俏臉泛紅,抽出胳膊拍了拍我的頭,用鼓勵的眼神看著我。

   臭老虎,是亦涵姐姐叫黑娃打你的,打痛了,不準叫哦。

  我握著拳頭,傻乎乎的沖了過去。

   黑娃,小心啊!嫂子緊張的握著粉拳。

   臭傻子,你是什么東西,也配打虎爺?死開!王四虎大怒,一記撩陰腳飛踹而出。

   臭老虎,死來!我一把抓住王四虎的腳踝,猛的向上提起,然后一拳打了出去。

   轟! 王四虎單腳著地,重心不穩,胸口又挨了一拳,踉蹌著仰摔而倒,砸得地皮直晃動。

   黑娃,你真厲害,別讓他爬起來,快踩著他的胸口。

  蘇亦涵愣了下,拍著小手跑了過來,滿眼驚訝的看著我。

   嫂子好像已經傻了,站著沒動。

   我自己也蒙圈了,要不是蘇亦涵叫我,我肯定會呆立當場,不知所措。

   我可以斷定,不僅是力氣變大了,速度也變快了,眼睛也比原來尖了。

   曉得嘍!我趕緊跑了過去,不等王四虎爬起來,一腳踩住他的胸口。

   臭傻子,找死!王四虎額頭青筋狂跳,怒吼著,飛腿踹向我的褲襠。

   臭(益智故事)老虎!我一把抓住王四牙的小腿,腳后跟用力,在胸口碾了幾下。

   啊……臭傻子,你敢打爺虎。

  老子饒不了你。

  王四虎咆哮叫囂著。

   嫂子和蘇亦涵都傻了,站著沒動,瞪大眼睛呆呆的看著我。

   看她們的神情,顯然都沒想到,一個傻子這樣厲害,跟玩似的就放倒了號稱力大如牛的王四虎。

   要不是親眼所見,估計沒人會相信。

   其實我自己都懷疑,是不是在做夢。

   要是真的,這一切肯定和之前涌進體內的神秘力量有關。

   蘇亦涵就在站我旁邊,離得很近,少女幽香撲鼻而入,令我想入非非的,真想抱著她,狠狠的親她。

   亦涵姐姐,你咋啦?我戳了戳蘇亦涵的香肩。

   好軟,真的是柔若無骨。

   好嫩,比剛出鍋的豆花還嫩,水靈靈的,輕輕一掐就能掐出水來。

   黑娃,你好厲害哦!蘇亦涵回過來神,用贊賞的目光看著我。

   看著她臉上宛如鮮花般的燦爛笑容,我差點醉了,小腹越來越熱。

   黑娃,你真棒。

  以后有你保護嫂子,嫂子就不怕別人欺負了。

  嫂子眼底閃過一絲勾人的光芒,直直的看著我。

   我能大致體會嫂子此時的心情,除了要勾引我解決生理需求之外,更多的是要依靠我保護。

  我對她就不只是滿足生理需求這樣簡單了,有了更大的價值。

   曉得嘍!我傻傻的點頭。

   你們兩個女人,比豬還笨。

  異想天開的,讓一個傻子保護一個人人見了都眼紅的寡婦,真是可笑。

  王四虎不屑的說。

   王四虎,你以后不該叫四虎。

  黑娃說得對,你該叫死虎,以后叫王死虎,都這個鬼樣子,還有臉嚎叫。

  我要是你,找塊豆腐,一頭撞死得啦。

  蘇亦涵冷笑看著王四虎。

   王四虎,你以后再來鬧事,我就叫黑娃揍你。

  嫂子站在蘇亦涵旁邊,有點狐假虎威的威脅王四虎。

   其實,她們兩人都是借我的勢。

  要不是我放倒了這只臭老虎,她們真沒勇氣當著王四虎的說面這種大話。

   臭傻子、陸雪梅、蘇亦涵,你們三個,給虎爺等著,一定要你們好看。

  王四虎滿眼不屑的瞪著我們。

   黑娃,收拾他。

  蘇亦涵拍了拍我的肩膀。

   曉得啦!我傻笑著亂扭王四虎的小腿。

   啊……臭傻子,你敢羞辱虎爺,你死定了。

  王四虎怒吼。

   王四虎,你好歹也是見過世面的人,應該知道進退,要是再不識趣,我就叫黑娃擰斷你的狗腿。

  他是傻子,加上是自衛,廢了你也不用負法律責任。

  蘇亦涵冷笑說。

   你?王四虎雙頰扭曲,憤怒瞪著蘇亦涵。

   你是戰敗者,必須接受贏家提出的條件。

  王四虎,豎起你的狗耳朵清楚了,雪梅說了,不去你家的破果園干活了,這句話今天生效,這層關系不存在了。

  蘇亦涵擲地有聲的說。

   臭女人,你敢管虎爺的的事,一定會付出代價。

  王四虎死鴨子嘴硬,這點上了還在叫囂。

   你們父子兩人,就是兩個畜生,看準了雪梅還不起錢,就用這種下流的手段欺負她。

  泡棗還錢,已經很侮辱人了,還要上門親自取,你們打什么主意,我心里一清二楚。

   蘇亦涵憤怒的瞪著王四虎,鄭重說,從今天開始,泡棗的規則,我說了算。

  為了還你們的臭錢,雪梅每天泡棗子,早上取了之后,讓黑娃送過去。

  你們不準為難黑娃。

   說到泡棗,蘇亦涵雙頰泛紅。

   她畢竟是女孩子,想到晚上脫得光光的,光著屁股躺在床上,把棗子一顆顆的放進那兒,早上又一顆顆的取出來,想想都尷尬。

   看著蘇亦涵臉上的動人紅暈,我悄悄的咽了口唾沫。

   這個時候的蘇亦涵特別可愛,羞澀之中夾著兩分女強人的氣勢,借我之力,在氣勢上完全壓住了不可一世的王四虎。

   姓蘇的,你這樣玩,誰敢保證陸雪梅給我們的棗子,真在那兒泡過?就算泡了,又泡了多久?王四虎咆哮怒問。

   你愛信不信,隨你的便,你們要是覺得吃虧了,可以取消交易。

  你們的錢,雪梅會慢慢還給你們的。

  蘇亦涵強硬的說。

   姓蘇的,算你狠。

  你以后出門,最好小心點。

  王四虎咬牙切齒的瞪著蘇亦涵,喃喃自語的嘀咕著。

   我耳朵尖,清楚了王四虎的狠話。

   聽這家伙的口氣,肯定會報復蘇亦涵。

  我心里有點不安,王四虎是村里的土霸王,有一群二流子跟著他。

   他鐵了心要報復蘇亦涵,她一個女孩子,肯定難以提防。

  麻煩的是,我不能說出來,只能私下想辦法,暗中保護蘇亦涵。

   黑娃,放了他。

  他已經被你打怕了,以后不敢來鬧事了。

  蘇亦涵拍了拍我的肩膀,冷冷的看著王四虎。

   臭傻子,你給虎爺等著。

  王四虎從地上撿起裝棗子的袋子,罵罵咧咧的,狼狽不堪的滾蛋了。

   亦涵,別急著回去,就在這兒吃早飯,我去摘點蓊菜回來,炒了下稀飯。

  嫂子拉著蘇亦涵進了堂屋。

   很快,嫂子一個人出去了。

   黑娃,亦涵姐姐了出了一身汗,不舒服。

  你去打點井水回來,亦涵姐姐洗個冷水澡。

  蘇亦涵溫柔的撫著我的頭。

   曉得嘍!我出了堂屋,拿著塑料桶向水井走去。

   我家的水井不遠,只有五十米左右。

   我打了水回來,直接提進了豬圈里。

   黑娃,真乖,你出去看著,不準別人進來。

  亦涵姐姐洗了澡,就帶你坐摩托,好不好?蘇亦涵微笑看著我。

   嗯!我傻傻的點頭。

   特別是他這個年齡段的,那可當真是隨時隨地都雞兒梆梆硬的階段,號稱能日天日地日空氣的存在。

  以前啊,他這村里的野小子,除了兩畝 瓜地啥也沒有。

  很多事情連想一下都是奢侈,也沒人正眼瞧過他,就張大頭這等條件,別說找人提親了,連媒人的錢都付不起。

  更別提有哪家瞎了眼的姑娘能看得上他,沒想到今兒個俺也時來運轉了啊。

  哎!可她什么時候才能來,這會兒張大頭可就真是等不及了。

  就算是等下將會發生的事,都感覺少了許多期待,他今天一大早就出來,又了一堆事情。

  又發生了這許多事,此時肚皮都開始作響,可是又舍不得回去找吃的。

  這若是自己剛走, 劉翠兒來了又不見人,那可就虧大發了。

  忽然隱約有幾聲狗叫聲傳來,張大頭瞧了瞧,仔細一聽可不就像是瓜地那邊傳過來的。

  頓時一急就從棚子邊抽出一根 扁擔,直接沖了出去。

  快步往自家瓜地里沖過去,正好遠遠看見遠處有兩條大狼狗你追我趕,嘴里發著嗚嗚地叫聲。

  眼見就要沖進他家的瓜地里邊,這一驚非同小可,張大頭可是把這兩畝地里每根瓜苗子都當成心肝寶貝來呵護的,豈容這兩畜生在這里亂糟蹋。

  噠!畜生,給我站住!張大頭先聲奪人,怒喝一聲,果然引得兩條大狼狗身形為之一滯。

  他心里松了一口氣,隨即就看到兩條大狼狗的眼神在看到他后,仿佛是帶著一絲兒輕蔑,居然又照樣跑了過來。

  尼瑪,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狗眼看人低。

  張大頭也看清楚了,這兩貨明顯就是王富貴家養的看家狗,聽說有狼的品種。

  雖然不知真假,但是看著的確唬人就是,平時他可是怕這兩畜生到 不行

  可是今兒跟劉翠兒發生過這些事兒后,那種懼怕感就消減了許多,又發現自己真有超能力,底氣兒自然不同。

  即使心里還有幾分害怕,可是這兩貨敢進他的寶貝瓜地,他心里怒吼一聲,“我跟你拼了。

  ”揮舞著扁擔再次加速沖上去,那兩狼狗正在西瓜上撲騰得正歡,冷不丁瞧見張大頭的扁擔立即就是一驚,頓時閃身退避,可是啊,已經急紅眼了的他可是不怕這兩貨。

  直接就追上去當頭一棍子下去,扁擔敲在狗屁股后邊,直疼得它連連怪叫,飛也似的躥到六七米外。

  另一條則在另一邊感到有些不可思議,眼睛兒仿佛在說你張大頭莫不是吃錯藥了,咱倆可是村長家的狗,你想造反?然而張大頭可不管不顧,身子輕靈地朝它 又是一棍當頭敲下來,手中扁擔化打狗棍,上下飛舞直攆得兩條威風凜凜的大狼狗遠遠跑了出去。

  可是這倆狗也賊賤,一看他折返,居然又嗚嗚地跟了上來。

  嘿,你還不服了是吧!張大頭肩扛扁擔,剛剛那一副人狗大戰可是徹底將氣打出來,此時一條扁擔在手天下我有的感覺透體而出。

  然而兩條村長家的狼狗可不吃他這一套,敢在咱倆面前威風,就懟死你,把你的瓜給糟蹋完,看你敢找村長麻煩不。

  張大頭向前兩步,兩條狗騰地跳出兩米遠,反復了幾次,眼見這兩貨不依不找的樣子,他也不由得有些泄氣,只能往回走。

  剛回到瓜地,回頭一看,嘿,兩只 賤狗又跟回來了。

  這追又追不上,攆又攆不走,張大頭可真有點怕這兩只賤狗了。

  不是怕它倆狂性大發,而是怕對方真和自己磨上了,他也不可能24小時一直守在瓜地里。

  總得干其他活,吃飯睡覺吧,被這倆賤狗這么一記仇,等自己離開,被它們沖進來,到時回來可能黃花菜都涼了。

  張大頭臉上露出猙獰之色,向著兩條狗威嚇,可是人家只是白了他一眼。

  根本就不吃他這一套,不得已,他又抄起扁擔冷不跳了出去。

  這下有效果了,兩條狗一哄而散,他雖然速度快,可是人家四條腿的更快,一見張大頭泄了氣不追,倆貨又是屁顛屁顛跑到他面前對峙。

  這下可把張大頭給氣得全身發抖,我就不信治不了你這兩畜生,去死吧。

  說著手中扁擔化作一道幻影,隨著他手中奮力一擲,那狼狗沒想到他還有這一招暗器,只聽汪地一聲慘叫,一張狗臉給戳個正中,頓時眼淚鼻涕橫流。

  聽那聲音就知道有多慘,另一條嚇得一蹦三尺高,張大頭眼疾手快呼地一下沖上去。

  掄起老拳就砸將過去,一錘正中它的狗肚腩,又是一聲汪的慘叫。

  這條狗飛出米許遠,只疼得汪汪叫個不停。

  張大頭這下狂性大發,可是不會顧忌什么,“敢惹老子,今兒個就殺了你們這倆條賤狗,吃個夠。

  ”嗚嗚!兩條狗一見他這副模樣,哪兒還敢再懟他,只嚇得一下躥了出去,頭也不回地跑了。

  張大頭追出了數十米,這才冷靜了下來,想想剛剛那神來的一擲。

  只感覺混身都透著得意,那扁擔可不輕,居然一下就將這賤狗給扔中了。

  俺原來居然也有這樣的身手,張大頭一陣得意。

  然后忽然他一轉身,就看到村子方向一個人影慢悠悠地往地這邊方向走過來。

  他眼神兒尖,一眼就看清那不正是劉翠兒,只是你這不急不緩的是鬧哪樣,老子憋得褲叉都要被戳出個洞來了,張大頭雖然焦急,可也知道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當下連忙假意四周張望了下,然后就拿著扁擔走回棚子中去。

  沒過多大會兒,外邊就傳來了腳步聲,坐床上騰地站起來。

  門口人影一閃,一個身影就鉆了進來,可不正是他想得起勁的劉翠兒,她似乎特地換了身衣服,緊身的彈力褲,交那腿那臀給勾勒得跟要爆也似的。

  “翠兒嬸,你怎么來得那么慢啊……”張大頭語氣里一陣幽怨,兩只大手搓來搓去。

  劉翠兒媚眼一挑,“瞧你這小樣,到底玩不玩啊。

  ”“要玩!要玩……”張大頭一把過來將她給抱住。

  然而劉翠兒這會兒倒是不急了,身子輕輕往外一掙,道:“別急別急,我是暫時讓那口子看店的,這會還要回去呢。

  ”劉翠兒這話可把張大頭給聽得一愣,隨即就反應過來,卻是哪里肯依,兩只手一下就摸在彈力褲上,彈力褲包裹著的方圓之地充滿了彈性,手感又是另一番滋味。

  “翠兒嬸,你答應了的啊,我要的時候不多,就一會就好啦。

  ”張大頭將她的身子往懷里直按,恨不得正個給摁進自己身體里邊。

  可是這事情畢竟要兩人配合,劉翠兒可是村長夫人,當下端起本村第一夫人的架子來:“怎么著,小犢子,連我的話都不聽了是嗎?”張大頭苦著臉,“ 嬸兒,你就行行好,要不我就蹭一下,先讓我過一下癮唄!”眼見他死皮賴臉的樣子,劉翠兒依舊扳著臉,“說了不行就不行,那我家那口子可不能等人,不然等下回去又有得吵。

  ” 說著,她又補充了一下:“他不是干魚塘(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嘛,晚上他會到那去吃酒,到時你再過來,隨你怎么玩都行。

  ”瞄了張大頭的褲檔一下,劉翠兒會心地一笑。

  在這熟悉的眼神下,張大頭頓時就放心多了,只要這婆娘心里還想著俺這寶貝,那事情就好辦多了。

  想到這,張大頭這才肯把手松開,可嘴里卻是不舍地道:”翠兒嬸,那你用嘴兒再幫我一下唄。

  “這會劉翠兒白了他一眼,卻也是不急著走了,她往后看了看將門關緊了,然后一轉身就蹲了下去。

  有了之前的經驗,她倒是熟練地將其解放了出來,然后開始了。

  張大頭倒吸了一口氣,就像是被水管牢牢地吸住不放。

  那滋味兒,就好像是有螞蟻要往里邊鉆一般,可勁的磨人.他低下頭,居高臨下地看著劉翠兒那張媚臉,心里卻不由想著真做起那事兒來會是個什么樣的感覺?“嬸兒,俺這支羅卜比起村長怎么樣?”劉翠兒白了他一眼,腦海里卻是不由自主地拿來對比,想到那條小筍尖。

  這兩者完全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沒想到這野小子別的不行,倒是長了這么一根得天獨厚的寶貝。

  這樣也好,瞧他那挫樣也找不到媳婦兒,以后就給自己秘密小情人好了,比起玩具來,這可是會動的超級尺寸。

  這一口悶不大會功夫,劉翠兒擦了擦嘴站起來。

  “好了,再不回去那老貨可就要發飆了,晚上記得啊!”說著,她直接拉開門,最后撇了一眼小張大頭。

  然后背影就消失了,只空留下小棚子里的一股子好聞的氣味。

  ……入夜,村里蟲鳴蛙叫,滿天星斗。

  張大頭一個人出了自己的破屋,剛剛飛快扒了兩碗剩飯,他就迫不及待地出門了。

  想著這會兒王富貴應該已經出門了吧,他腳步輕靈地往小賣部走去,這夜路從小走到大,不過今晚看起來雖然沒有月光,可是看路卻也是清得很,一點障礙也沒有。

  路過隔壁老王頭家時,還能聽到一陣細膩的嬌喘聲。

  等走了過去,張大頭才反應過來,頓時心頭一陣火熱。

  沒想到老王頭都一把年紀了,這剛入夜就玩兒起來,他不由想入非非。

  到了小賣部的外邊,張大頭探頭仔細聽了一下,見沒有動靜。

  當即壯著膽子喊了聲“村長,村長在家嗎?”心里卻是有些七上八下的,這萬一王富貴真在家,說不得又要費一番口舌,今晚的好事兒,又要多磨啦。

  好在,過了半響,也沒有聽到人回答。

  他心里一下踏實了許多,當下裝作平常的樣子走進了小賣部,里邊電燈亮著,卻沒有見到人。

  張大頭又喊了句“村長,嬸兒?”可是屋里靜悄悄,還是沒有回應,張大頭這下可就有些急了。

  直接就往后邊走去,剛剛轉到后邊,迎面就看到劉翠兒提著裙腳就從洗澡的地方出來。

  “兔崽子,叫春呢你?”只見她發際還有些濕潤,臉上紅通通又白又細膩,看起來就像能掐出水來的一樣。

  那胸前更有兩顆黑點頂起,還隱約還能看到一抹雪白。

  張大頭口水都要快吞不完了,連忙下意識問:“嬸兒,村長呢?”“他啊,在后邊呢。

  ”這一句話,張大頭就嚇得心頭一跳,眼睛連忙往四周望去。

  卻是一下就裝起老實來,然而撲嗤一聲,劉翠兒就捂著嘴笑出聲來。

  隨著笑聲,她胸前那兩團在裙子里蕩來蕩去,看起來就像是裝滿水的氣球在里邊翻滾著。

  這婆娘,是在玩我!張大頭一下就反應過來,頓時惱得一把伸手就按在她胸前。

  入手柔軟無骨,又滑又大,跟白天相比又是另外一翻感受。

  一股芳香撲鼻而來,她的身下還殘留著香皂的味道,同時皮膚還濕潤潤的。

  嘴唇兒還反著光,飽滿而嬌嫩,讓人忍不住想吃上去。

  張大頭心里跟明鏡也似的,”翠兒嬸,你是想就在這兒辦事,還是到里邊去?“說話的這功夫,他的兩只手已經忙碌起來,一前一后將她給擒住。

  劉翠兒顫聲道:“要死啊,當然是里邊,快點兒,咱可以玩久一點。

  ”張大頭一聽,這話在事,頓時心花怒放。

  這一興奮之下,直接一矮身,就將她扛在了肩膀上,就像是扛化肥一般把這軟弱無骨的身子給扛進了里間。

  兩團高聳的圓彈就蹺在他眼前,隔著褲子都能感受到那渾圓飽滿之處肉感是有多厚。

  他心里一陣激蕩,手老不客氣地啪一下打在上面。

  只打得那高聳之處一陣亂顫,入手之處充滿彈性,讓人根本停不下來。

  不由得,張大頭手上不停,又是拍又是掐。

  好不容易進了里邊屋,張大頭將她放了下來,劉翠兒剛才在他身上摸著他那后背,只感覺混身都是硬綁綁,皮實得很,還能看到他倒三角的肌肉。

  只是單單這么一項,就將她心都快征服了,那王富貴早就年老色衰,這些年整天喝著小酒,身體都快跟老頭兒也似的,可把她給氣得。

  如今跟張大頭這一對比,心里就喜得跟吃了糖一般,她用手指了一下張大頭的帳篷,指著它道:“今兒個可就要到你賣力了,千萬不要讓嬸兒失望,不然就用剪刀把你給咔嚓了。

  ”看著她那咬著牙齒說話地表情,張大頭不由聯想起這畫面來,不由打了個哆嗦。

  這婆娘不會真這么狠吧?若是這樣,自己不知真行不行啊。

  雖然平時感覺石頭都能捅穿,可是畢竟是頭一回上戰場,心里頭沒譜是正常的,他捂著前頭胡思亂想,等下要怎么賣力伺候村長夫人。

  劉翠兒卻一把抓住他,直接往側房拉去,這一進去他就頓時為之一愣。

  這里只有一張不大的床,蚊帳是粉的,床單也是粉的,床頭墻壁四周還貼著各種年輕明星的海報。

  床上疊得整整齊齊,看樣子很明顯是王梅梅的房間,這婆娘居然帶自己到她女兒房間來干這種事。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