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拨开内裤坐了下去/求求你别在里面 >

拨开内裤坐了下去/求求你别在里面



钱伟想要哄一哄 素素,以往的素素最是单纯,只要钱伟在她面前说几句好听的话,那绝对都可以哄好,但是钱伟显然是低估了素素这一次愤怒的原因,还没有等钱伟的话说完,素素马上开口接到。

   你有什么 事情就直说,我要睡了。

   要不是 陈帅非要让自己接电话,素素是恨不得把钱伟的来电塞进水里,让水浸泡一下自己的手机。

   别生气啊,我这不是急需一个文件,结果被我丢在家里了,你帮我去书房找一找,然后拍照给我好不好,就是那个绿色的文件夹。

   钱伟装成可怜兮兮的语气和素素说着好话,他是真的急需要这份文件,今天早上从家里出差的时候(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走的匆忙,结果忘记了,现在也只有素素能够帮得了他了,虽然钱伟能感觉到素素的语气不善,可是工作上面的事情还是要及时的处理。

   素素听完钱伟的话后,只是冷冰冰的回应了一句。

   你等着,我给你拍去。

   等话说完,素素就毫不犹豫的挂断了电话,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连和钱伟多说一句话,素素都觉得是在浪费时间,她只恨自己为什么不能早一点想明白。

   素素偷偷看了一眼陈帅,发现坐在沙发上面一直没有说话的陈帅,也在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素素只是摇了摇手机,勉强的挤出了一个微笑,用眼神示意陈帅坐在这里等自己回来,然后大步的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

   反正和陈帅之前早就已经坦诚相见无数次了,素素压根不在意自己现在是不是还赤着 身体,也 不愿意再穿那碍事的浴袍,在素素的眼里,等一会自己回来肯定还是要脱掉的,于是就光着身体从陈帅的面前走过。

   不得不说,素素的身体实在是太诱人了,有人常说 女人全光光是不好看的,只有半遮半掩才诱人,那是因为这个人没有见识到素素的身材,简直是上天的恩赐。

   钱伟口中绿色的文件夹,色彩鲜艳,就摆放在书桌最上面,素素轻而易举的找到了文件夹,一顿拍摄就给钱伟发送了过去,她现在只是希望赶紧把钱伟应付好,让钱伟没有机会再来打扰自己和陈帅。

   等忙完钱伟所有的事情,素素才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容貌,往客厅里面赶过去,她还是迫不及待的希望自己能和陈帅发生点故事,对于陈帅,现在的素素真的是全身心的都扑在他身上。

   等素素回到客厅的时候,这下子算是目瞪口呆。

   原来就在刚才素素帮钱伟拍摄文件的短短几分钟里面,陈帅已经在客厅把他自己的衣服全部都穿好了,端端正正的坐着等待着素素回来。

   怎么了? 素素有些紧张,不知道为什么陈帅就不愿意了,明明刚才两个人还是很投入的享受着彼此给对方带来的氛围的,现在一下子就又变得尴尬了。

   我们…还是不要了… 陈帅一脸的难堪,眼神也不愿意直视素素,对于陈帅来说,他今天已经做错了太多的事情,实在不想要继续错下去,虽然他也很舍不得素素,谁让素素如此的漂亮,可是再舍不得也要到此为止。

   为什么不要了! 素素努力控制住自己的音调,她也不想在陈帅的面前太过于失态,可是 不满意就是不满意,素素好不容易才为自己争取到的机会,怎么能因为陈帅的一句不要了,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没有了,她真的很想再做一次女人,她很寂寞很寂寞。

   素素,我们这样很对不起钱伟,你知道吗?我们 一个是他的兄弟!一个是他的老婆,我们怎么能这么对待他! 陈帅也终于是忍不住了,在素素的面前把自己的心里话通通的都说了出来,要知道钱伟也是很受折磨,他不知道自己这么继续下去,究竟会不会和素素之间一发不可收拾。

   整件事情,从头到尾最无辜的人就是钱伟,他肯定也是不希望自己生病的,但是没办法,老天爷的旨意,可是不代表他生病了,自己和素素之间就可以为所欲为。

   对,你是为他着想,可是我了?你想过我的感受?! 是钱伟! 由于素素是面对着客厅的桌面,所以看不到到底打电话来的是谁,但是陈帅倒是看得一清二楚,就算素素让他不要理会,他还是不肯继续下去了,手机屏幕上面闪烁的钱伟两个人,就像是重重的给了陈帅一拳,彻底的把陈帅给打清醒了。

   钱伟是他当成兄弟的人,他相信钱伟也是这么认为,不然的话,不会和素素之间这么私密的事情都能想到让自己来帮忙,可是他现在在做些什么,他在趁着别人不在,不行了的空隙,欺负别人的老婆,甚至差一点点就和钱伟的老婆,犯下了不可补偿的错误,这简直是禽兽的行为。

   陈帅的这一系列表情都被素素全部看在眼里,虽然满心都是不情愿,但是还是从陈帅的身上站了起来,伸出手接通了钱伟的电话,陈帅也是很识趣的不出声。

   素素因为这通电话,更是对钱伟感觉到了深深的厌倦,每一次在最紧要关头坏事的都是自己的老公钱伟,他明明知道自己不行,还阻止了别人带来自己快乐的机会,素素简直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钱伟。

   她更厌倦自己的这种生活,她实在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和钱伟走到这一步,也许早知道如今的下场,那她当初绝对不会选择和钱伟结婚。

   现在的素素已经彻底的改变了心态,她不再是当初那个唯钱伟命令是从的女人,也不再是那个一心只有家庭的女人,她已经想通了,如果自己的快乐都不重要的话,那要这个家庭还能做什么。

   喂! 素素的语气里面是丝毫不掩饰的不耐烦,听的电话那头的钱伟瞬间一愣,但是还是小心翼翼的开口回应着素素,只当素素是因为最近自己病还没有好,所以心情不好的。

   你怎么气呼呼的。

   钱伟想要哄一哄素素,以往的素素最是单纯,只要钱伟在她面前说几句好听的话,那绝对都可以哄好,但是钱伟显然是低估了素素这一次愤怒的原因,还没有等钱伟的话说完,素素马上开口接到。

   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我要睡了。

   要不是陈帅非要让自己接电话,素素是恨不得把钱伟的来电塞进水里,让水浸泡一下自己的手机。

   别生气啊,我这不是急需一个文件,结果被我丢在家里了,你帮我去书房找一找,然后拍照给我好不好,就是那个绿色的文件夹。

   钱伟装成可怜兮兮的语气和素素说着好话,他是真的急需要这份文件,今天早上从家里出差的时候走的匆忙,结果忘记了,现在也只有素素能够帮得了他了,虽然钱伟能感觉到素素的语气不善,可是工作上面的事情还是要及时的处理。

   素素听完钱伟的话后,只是冷冰冰的回应了一句。

   你等着,我给你拍去。

   等话说完,素素就毫不犹豫的挂断了电话,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连和钱伟多说一句话,素素都觉得是在浪费时间,她只恨自己为什么不能早一点想明白。

   素素偷偷看了一眼陈帅,发现坐在沙发上面一直没有说话的陈帅,也在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素素只是摇了摇手机,勉强的挤出了一个微笑,用眼神示意陈帅坐在这里等自己回来,然后大步的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

   反正和陈帅之前早就已经坦诚相见无数次了,素素压根不在意自己现在是不是还赤着身体,也不愿意再穿那碍事的浴袍,在素素的眼里,等一会自己回来肯定还是要脱掉的,于是就光着身体从陈帅的面前走过。

   不得不说,素素的身体实在是太诱人了,有人常说女人全光光是不好看的,只有半遮半掩才诱人,那是因为这个人没有见识到素素的身材,简直是上天的恩赐。

   钱伟口中绿色的文件夹,色彩鲜艳,就摆放在书桌最上面,素素轻而易举的找到了文件夹,一顿拍摄就给钱伟发送了过去,她现在只是希望赶紧把钱伟应付好,让钱伟没有机会再来打扰自己和陈帅。

   等忙完钱伟所有的事情,素素才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容貌,往客厅里面赶过去,她还是迫不及待的希望自己能和陈帅发生点故事,对于陈帅,现在的素素真的是全身心的都扑在他身上。

   等素素回到客厅的时候,这下子算是目瞪口呆。

   原来就在刚才素素帮钱伟拍摄文件的短短几分钟里面,陈帅已经在客厅把他自己的衣服全部都穿好了,端端正正的坐着等待着素素回来。

   怎么了? 素素有些紧张,不知道为什么陈帅就不愿意了,明明刚才两个人还是很投入的享受着彼此给对方带来的氛围的,现在一下子就又变得尴尬了。

   我们…还是不要了… 陈帅一脸的难堪,眼神也不愿意直视素素,对于陈帅来说,他今天已经做错了太多的事情,实在不想要继续错下去,虽然他也很舍不得素素,谁让素素如此的漂亮,可是再舍不得也要到此为止。

   为什么不要了! 素素努力控制住自己的音调,她也不想在陈帅的面前太过于失态,可是不满意就是不满意,素素好不容易才为自己争取到的机会,怎么能因为陈帅的一句不要了,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没有了,她真的很想再做一次女人,她很寂寞很寂寞。

   素素,我们这样很对不起钱伟,你知道吗?我们一个是他的兄弟!一个是他的老婆,我们怎么能这么对待他! 陈帅也终于是忍不住了,在素素的面前把自己的心里话通通的都说了出来,要知道钱伟也是很受折磨,他不知道自己这么继续下去,究竟会不会和素素之间一发不可收拾。

   整件事情,从头到尾最无辜的人就是钱伟,他肯定也是不希望自己生病的,但是没办法,老天爷的旨意,可是不代表他生病了,自己和素素之间就可以为所欲为。

   对,你是为他着想,可是我了?你想过我的感受?! 想着 张岚,不自觉得朝老李的那里伸出手去。

   而一直装睡的老李,透过眼睛缝看到这一幕,心里乐开了花,身体的反应越加强烈。

   正在这时,意乱情迷的张岚,轻轻的扇了自己一巴掌,暗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我不能对不起张三。

   于是她收回了伸出了手,站起身来。

   但是她心底的渴望却没有减退,于是她站起身来,往浴室走去。

   当张岚关上浴室门的时候,老李坐了起来,一脸的失望,张岚怎么就突然收手了呢。

   正在老李懊恼之际,卫生间里传来了一阵压抑的低吟声,老李立马精神了。

   难道说,张岚在卫生间里…… 于是,老李麻溜的爬了起来,走到卫生间门口。

   老李竟然发现卫生间的门,没有关严实,还有留了道缝,老李立马凑了上去。

   只见张岚坐在马桶上,双腿微张,一只手在胸前的雪白上来回捏弄着,另一只手早已经伸入了裙底…… 老李看的眼睛都直了,恨不得立马冲进去,跟她来场酣畅淋漓的战斗,但是他知道,除非他用强,不然不可能得到张岚,只能用手抓住自己的那 东西,来回活动的。

   几分钟之后,突然,只见张岚抽搐了一下,满脸潮红,一个异味充斥着整个卫生间。

   老李嗅着这特殊的气味,身体的反应越加强烈了。

   老李知道张岚已经到了,倒是老李却还没有释放出来,但是老李知道,张岚快出来了,要是被她发现就不好了。

   于是,立马转身回去装睡。

  只是裸露的那东西,依旧是那么的狰狞。

   不一会儿,张岚收拾完毕,走出卫生间,一回来就看见老李的那东西。

   张岚刚刚稍微满足的身体,又开始透漏出了渴望,她知道她想要这东西!她想要用它填满自己…… 张岚的身体想要它,但是她的理智告诉她,不可以这么做。

   她的脑中仿佛又两个小人,一个再说上吧没关系的,放纵一次吧,谁让张三满足不了她!另个声音说到,你是一名教师,怎么可以这么浪荡,你要有自己的底线,不能对不起自己的老公。

   张岚直直的盯着老李的兄弟。

   暗道:我不碰它,我就看看总可以吧。

   张岚不自觉的舔了舔嘴角,看着那东西,越看越喜欢,脸离老李的那东西越来越近,鼻息也越来越急促。

   装睡的老李,也感觉到了异样,那里好像有什么气体打在了上面。

   老李微微睁开眼,发现张岚蹲在地上,面色潮红的看着自己的那玩意,猩红的小嘴离自己那里只有一点点距离,炙热的鼻息都已经打在了那东西上面。

   看到这一幕,老李的反应越来强烈了,那里也大了几分。

   张岚看见老李的那东西又变大了,惊的小嘴都张开了。

   老李看见她那微张的小嘴,想到要是能把自己的那东西放进去,那该是多舒服。

   老李这念头一起,就在也克制不住了,看着张岚所在的位置,老李一个翻身,往前一挺。

   那东西直直的打在了张岚的嘴角,那瞬间柔软的触感,让老李打了一个哆嗦。

   而张岚也被这突然的一幕惊醒,羞红着脸,跑到一旁躺下了。

   老李懊恼无比,但是也知道没有机会了,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张岚早早的就起来了,看着熟睡的老李,已经老李因为早晨而起来的那里,俏脸微红,早早就去上班了。

   等老李醒来的时候,张岚早就不见了。

   之后的几天,张岚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怎样,一直躲着老李。

   直到有一天,张岚的表妹 张凤突然搬家,张凤是张三的小姨子,比张岚小两岁,今年刚刚大学毕业,在刚找到工作,为了离公司近点,张凤重新租一套房子,张岚一时之间找不到人帮忙,就喊上了老李,去给她表妹搬东西。

   老李开上了他的面包车,带上了张岚,就去找张凤了。

   李叔好。

   第一次见她表妹,老李就被惊艳了,一米七的个头,身穿一件白色的小短裙,露出两条细长的美腿,看起来楚楚动人。

   老李被她的美貌所惊艳了,一时间竟然看走了神。

   李叔,我脸上有东西吗?张凤有些疑惑的问道。

   没,咱们赶紧搬家吧。

  老李害怕被张凤看出来了自己的窘迫,赶紧转移了话题。

   好的,李叔,今天谢谢你了。

   说完她就对老李弯腰鞠了一个躬,她弯腰的瞬间,胸口露出了一抹迷人的雪白,张凤的那里跟张岚不相伯仲,同样美的令人窒息。

   老李看了一眼她的美胸,顿时一阵心跳加速。

   张岚已经在旁边帮忙收拾东西了,老李也跟着收拾了起来。

   女孩子的东西都是比较多的,张凤同样如此,她的衣服,毛绒玩具数不胜,整个房间看上去杂乱不堪。

   给她收拾东西的时候,老李突然在床底下意外捡到了一个黑色的丁字裤。

   蕾丝做成的丁字裤,在丁字裤的中间,还有一块斑驳的痕迹,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异香。

   啊! 张凤发现老李手中的底裤,立马花容失色。

   尖叫一声,就跑过来把底裤从老李的手里抢了过去。

   忘了洗了! 张凤的一张俏脸因为害羞而变得通红,她慌忙底裤急忙藏在了身后。

   老李笑了一下,当做回应,就继续帮忙收拾东西了。

   忙活了一上午,才把张凤的东西收拾好,然后上车准备去新家。

   张岚坐在了车后排,张凤坐在副驾驶,老李开着车,朝她新租的房子驶去,结果来到了楼下, 房东在不在家,一时半会回不来,无奈之下,她们只好在车内耐心等待。

   天气炎热,坐在车内,也没什么事干,没过一会儿,张岚和张凤都不知不觉睡着了。

   因为老李没有开空调,不一会儿的时间,张凤和张岚就香汗淋漓了。

   张凤为了散热岔开了两条玉腿,她的小短裙翘了起来,她雪白的臀部,清晰可见。

   老李坐在驾驶位上,顿时一阵口干舌燥,扭头看了一眼,后排张岚已经睡的很香了。

   老李忍不住把她和张凤对比了起来,她们姐妹俩长得很像,只是因为年龄的原因,张岚显得更加成熟,她身上也多了一种女人特有的韵味。

   张凤的身材跟张岚不相伯仲,但是身上多了一丝青春靓丽的味道。

   老李突然有了一个邪恶的念头,想她们姐妹俩一起给拿下。

   如果能把她们这么漂亮的一对姐妹花给拿下,也算是此生无憾了!老李暗自想道。

   就在这时,睡梦中的张凤娇躯失去平衡,缓缓的倒在了老李的怀里。

   老李抱住了张凤,只感觉一股异常舒服的柔软,以及一阵淡淡的香气从张凤的玉体上不断传来,没想到张岚表妹的身子这么软,还这么香,老李吞了口口水,暗暗想道。

   倒在老李怀里后,张凤依旧没有醒过来。

   昨晚,张凤玩到凌晨三四点才睡,现在她睡的很沉,一时半会根本醒不来。

   老李抱着她,看着她没有一点反应,不由得胆子慢慢变大了起来,老李的手悄悄的伸进了她的小短裙内,在她的臀部上摸了一把,张凤的臀部没有张岚的大,但,手感同样非常的棒。

   因为年轻,她臀部上的肌肤更加紧致,摸起来滑滑的,很舒服。

   睡梦中,张凤突然哼了一声,老李以为她醒了,吓得赶紧收回了手。

   结果,哼了一声后,张凤仍旧紧闭着双眼,老李放心了下来。

   老李的手再次伸进了她的裙底,对着她的臀部抚摸了起来。

   老李摸了一阵,觉得不过瘾,手指伸向了她那让人心驰神往的地方,在那里轻轻摩挲着。

   张凤的口中突然发出几声娇喘,脸色也变得潮红。

   老李顿了一下,发现张凤依然没有清醒过来,于是小心翼翼的,用指尖在她的小缝中间,继续划动来回划了几下后。

   突然,张凤的玉体抽搐了一下,张凤动情了。

   老李乐了,这么敏感,以后自己得手的机会就更大了。

   老李正准备更进一步的时候,突然,张凤的手机响了,吓得老李赶紧把手抽了回来。

   李凤瞬间从梦中惊醒,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在老李的怀里趴着,一阵害羞。

   立马坐着了身子,接起电话来了。

   喂,您回来了是吗?好的,我现在就过去 电话是房东打来的,张凤接通了电话,得知房东已经回来了。

   张凤接完电话,然后羞红着脸对老李 说道

   抱歉啊,李叔,影响你休息了吧。

   没事。

  老李憨厚一笑,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张凤尴尬的回应了一下,然后去叫张岚起床。

   表姐,起来了,房东回来了。

   张岚醒过来之后,老李几个就开始搬东西了。

   张凤租的房子在5楼,而且是老式的筒子楼,根本没有电梯,老李跟张岚两个人帮她(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搬完东西,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李叔,表姐,我请你们吃饭吧! 看着时间也快到饭点了,老李帮张凤搬了这么多东西,张凤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提议说清老李他们吃饭 好啊,不过咱们去哪儿吃饭呢?张岚 笑着问道。

   去云天酒店吧,请你们吃西餐张凤想了一下道。

   云天酒店?哪儿太贵了吧!云天酒店吃一顿饭怎么也得上千块,张岚有些不舍得。

   没事,今天你们帮了我这么大忙,我也不能小气啊!张凤大方的道。

   那我先去洗个澡!一身都是汗。

  张岚说道。

   我也去!张岚钻进浴室后,张凤也跟了进去关上了浴室门。

   臭丫头,你我洗澡你跟进来干嘛啊!浴室里传来了张岚的抱怨声。

   怕什么啊,我们小时候不都是一起洗澡的吗?张凤不以为然的说着。

   你啊,真是拿你没办法。

  张岚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

   接着,浴室内就传出来了哗啦啦的流水声。

   浴室是老式玻璃门,隔着玻璃门,老李可以清晰的看到,张岚和张凤两人的轮廓。

  张 岚和张凤都是人间极品,美的让人垂涎三尺。

   表姐,你的怎么看上去比我大了,让我摸摸。

  两人洗澡时,张凤突然发现,张岚的那两团,比以前大了不少,她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

   臭丫头,敢摸我,看我怎么收拾你张岚有些羞怒了。

   她嬉笑着,朝张凤的咯吱窝挠了过去。

   哎呀,表姐,痒死了,我投降,不要在摸我了。

   臭丫头,还敢不敢摸我了。

   表姐,你跟我说,你哪里突然别大,是不是姐夫帮你弄大的? 浴室内,张岚和张凤不停的嬉闹,老李在门外听着她们的打闹声,家伙都起反应了。

   隔着玻璃门,看着她们两人若隐若现的玉体,老李心中浮想联翩。

   他很想冲进去,把这里面的两人全都给享受了,但是老李还是忍住了。

   不过,老李感觉那里都快炸了。

   老李捏着那东西,发愁该怎么让它冷静下来。

   突然老李意外在阳台上发现了张岚和张凤丢在了阳台上的 里衣

   老李如获至宝,拿起来了她们的里衣,就把她们的里衣套在了那东西上,轻轻晃动了起来。

   这让老李兴奋不已,老李就像是同时得到了她们两姐妹一样,内心兴奋无比。

   几分钟后,老李一个哆嗦,终于释放了,将所有东西都留在了她两的里衣里面。

   得到满足后,老李才清醒过来,看着里衣上面斑驳的痕迹,有些慌了,赶忙找一张纸巾将里衣擦干净。

   然后,把里衣放回了原位。

   过了一阵,张岚和张凤才从浴室出来。

   然后两人去卧室换了一身衣服,张凤对老李笑着招呼道:李叔,走吧! 老李点了点头,便跟着她们一起朝门外走去。

  坐上了面包车,老李载着她们朝云天酒店驶去。

   云天酒店是全市最大的西餐厅,价格昂贵,张凤今天请老李和张岚吃饭,确实下了血本的。

   老李几人刚刚走进餐厅就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所有的男人都被张岚跟张凤吸引了目光,老李则有些高兴,吸引他们的张岚张凤两姐妹,都被他占了便宜。

   老李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他们开始点东西了。

   表妹,点了这么多东西啊,我们吃不完的。

  张岚说道。

   好不容易请你和李叔吃一次饭,一定要吃开心了才行张凤坚持道。

   通过点菜,老李能感觉的出来张凤是个热情大方的姑娘 虽然是姐妹,但是,张岚更加温柔,更加细心,她们姐妹俩的性格差距挺大的。

  饭吃到一半,突然间,有一个身上纹着刺青的壮汉来找张岚和张凤要联系方式。

  张岚和张凤不愿意给他,双方的矛盾越来越大,壮汉一幅气势汹汹的样子,他抓住了张凤的玉臂,死活不松手,张凤不管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给我松开手!关键时刻,老李站了起来,一声怒喊。

   你TM谁啊?给老子滚蛋?壮汉看了老李一眼,眼神中充满了轻蔑。

   哼!找死!老李冷冰冰的说道,然后就毫不犹豫的动手了。

   老李一把抓住了壮汉的胳膊,用力一掰! 啊!松手,快松手啊,手要断了,断了啊!壮汉歇斯底里的惨叫了起来。

   还要嚣不嚣张了?老李笑着问道。

   我错了!大爷,你快松手啊,胳膊真的要断了!壮汉求饶道。

   给我滚!在让我看见你,我打死你。

  老李暴喝一声,就松开了手。

   壮汉甩了甩手,立马跑了。

   李叔,您可真是老当益壮,一下就把小混混打跑了!张凤有些崇拜的道。

   还是老子,要是放在以前,对付这种人的,我一个人打十个都是轻轻松松的老李笑着说道。

   李叔最厉害了,我敬您一杯!张凤笑着举起了酒杯。

   我一会还要开车。

  老李委婉的拒绝道。

   那就喝以水代酒!张凤笑着,递了过来一杯水。

   老李笑着接过水,喝了一口。

   吃过饭之后几人也没干啥,老李先把张凤送回了家,然后带着张岚回了家。

   不过,离开前张凤主动加了老李的微信。

   回家后,生活再次陷入了平静之中,张岚依旧每天上班,下班。

   张三出差的日期再次后退了好多天,张岚对他有些不满。

   但张岚是个通情达理的女人,她知道张三的事业正在关键的时候,她身为贤内助,必须支持丈夫的事业。

   又过了几天,突然下了一场小雨,气候变得凉爽了不少,张岚又穿上了她心爱的紧身牛仔裤。

   她每天上班,下班的时候,她丰满的玉臀在老李面前晃来晃去的,每次都把老李看得心猿意马。

   一天张岚很晚才下班回来。

   回家后,她脸色有些难受的回到了卧室。

   老李知道张岚的身体不太舒服。

   老李在厨房熬了一碗乌鸡汤,端着给张岚送了过去。

   张岚躺在卧室的席梦思上,她的紧身牛仔裤已经脱了,她上身穿了一件清凉的小背心,下身穿了一件只能到大腿根的短裤,她正躺在床上玩手机。

   房东,你怎么进来了? 见老李端着一碗汤走了进来,张岚下意识的说道。

   张岚,你是不是不太舒服啊,来,我给你熬了一碗乌鸡汤,暖暖身子。

   老李笑着把乌鸡汤递了过去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