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av 佐藤 >

av 佐藤



“今天你要是不給我們一個說法,大不了干一架,把事情鬧大了,你也別想有好果子吃。

  ” 李軒很是霸氣地 說道

   王濤臉上沒有絲毫懼意,聳了聳肩,一臉冷笑地說道,“說法,我還想跟你們討個說法呢,這小子想錢想瘋了,跟我們玩牌,出老千你說這事怎么辦?”李軒跟 葉天臉色微微一變,都扭頭看向 了我,我沖兩人搖了搖頭,隨后看著王濤,怒斥道,“你胡說,是你硬拉著我玩的,而且,牌也是你們的,我怎么出千了,分明是你們輸錢了不認賬,找借口。

  ”“空口白話,我還說你們出千,想要坑 陳陽呢!”“你們有什么證據說陳陽出老千了,輸不起,就特么別玩。

  ”李軒跟葉天冷笑出聲,叫王濤有本事,就拿出證據來,王濤卻是詭譎一笑,指了指我道,“要是沒出千,敢 讓我們搜身嗎?”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沒有做過,自然不怕搜身,當即站出來,可是當我看到王濤臉上那一副奸計得逞的笑容時,我心里忽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小馬,你過去搜,記得搜仔細了。

  ”王濤沖馬臉青年吩咐了一聲,對方吆喝道,“放心吧,濤哥。

  ”馬臉青年走到我身邊,(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翻了翻我褲子的口袋,又摸了摸我的外套,隨后驚呼一聲,“濤哥,還真有。

  ”下一秒,馬臉青年在我外衣的口袋里,摸出四五張撲克牌,我心頭一顫,連連搖頭道,“這不是我的,這不是我的。

  ”“這些牌都是從你身上搜出來的,現在人證物證據在,你還敢狡辯。

  ”王濤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陳陽啊陳陽,真是人不可貌相啊!”“你們相信我,這牌真不是我的。

  ”我看向李軒跟葉天,兩人此時的臉色都有些難看,眉頭緊緊地皺在一起。

  “陳陽,剛才我一共借了你一萬兩千元,你先把錢還我吧!”就在這時,之前借我錢的青年,從人群之中走出來,問我要債了。

  “是你,是你將牌放在我口袋里的是不是。

  ”我忽然想起,剛才在牌桌上,就只有這個家伙靠近過我,還一副熟絡的搭在我的肩膀上借錢給我。

  青年臉色一沉,冷笑道,“陳陽,你屬狗的嗎,見誰就咬,你自己沒錢,我好心借給你,你現在倒是反咬我一口?”“我……”我嘴唇緊抿著,雙拳緊緊地握在一起,內心怒火中燒,圈套,這一切都是一個圈套,都是王濤這個王八蛋設下的陷阱。

  從一開始,這家伙硬要拉著我玩牌,就沒安好心。

  “怎么,說不出話來了?”青年催促著,“你們 的事情,我不管,趕緊先把我的錢還了。

  ”我現在哪有錢還他,要是有,剛才就不用借了,這時候,李軒跟葉天站出來說話了,“一萬二是吧,這錢,我們替陳陽杠了。

  ”“小天,阿軒,我……”我剛想要 開口說話,他們卻沖我搖了搖頭,說先把這事情擺平了,其它的事情事后再說。

  我心里即感動,又愧疚。

  “行啊,只要有錢,誰還都一樣。

  ”青年一臉樂呵,還沖我笑道,“陳陽啊,下次要是缺錢,記得再跟我說。

  ”這時候,我真恨不得上去,扇這家伙兩巴掌。

  “既然,你們的事情說好了,那接下來就該談談我們這一筆賬了。

  ”王濤瞇了瞇眼,一臉玩味地說道。

  李軒開口問道,“你想怎么算?”“賭桌,就有賭桌上的規矩。

  ”王濤瞥了我一眼,眼中充滿了戾氣,一臉狠辣地說道,“出老千,我要他一只手,這不過分吧?”我倒吸一口涼氣,瞪著眼睛看著王濤,這家伙,居然想要廢了我,李軒跟葉天的臉色也是驟然大變…  “王濤,你確定你要把事情鬧大,到時候可別收不了場。

  ”李軒沉著臉,冷聲道,王濤滿臉不屑,指著李軒破口大罵道,“我王濤要動的人,你保不住,把陳陽的手按住,今天我就斷他一只手。

  ”  “斷我手,我先廢了你。

  ”先下手為強,后下手遭殃,我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怨氣,在王濤話落的時候,我抄起一旁的椅子,就狠狠地砸在了王濤的頭上。

    剎那間,王濤的慘叫一聲,捂著頭倒在了地上,鮮血從他的指縫間,緩緩流出,染紅了他整張臉。

    劇烈的疼痛,使得王濤的臉色都扭曲起來,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我出手那么狠,一下子就見血了,李軒跟葉天兩人也都愣住了。

    下一秒,王濤嘶吼一聲,“給我弄他!”  轉瞬間,王濤這一組的人,全部都回過神來,有握著拳頭的,有抄起椅子的,開始沖過來。

    我揮舞著椅子,亂砸,滿身煞氣,整個休息室亂成了一鍋粥,霹靂啪啦的打砸聲不絕于耳。

    不過,王濤這一組的人多,我們就只有三個人,很快就落入了下風,好在,我們這一組的一些兄弟,也陸續過來上班,來到休息室。

    一看到王濤等人圍毆我們,全部都紅了眼,大吼道,“臥槽,兄弟們,干死他們。

  ”  頓時,混戰徹底爆發開來,場面變得異常熱鬧,我視線環顧,鎖定了王濤的身子,握著拳頭就沖了過去,砰的一聲,一拳打在了王濤的臉上,“艸你大爺的,敢陷害我。

  ”  我一再忍讓,王濤卻得寸進尺,徹底引爆了我的怒火,我就認準了王濤,一拳又一拳的打在他的身上。

    王濤被我打得鼻血直流,眼冒金星,可是這家伙的身體素質確實強悍,哪怕受了傷,反擊的力量也不弱。

    跟我打得難分難解,場面混亂,我不知道被誰踹了一腳,跌倒在了地上,王濤趁勢騎在我的身上,揮舞著拳頭,砸我。

    我本能的用雙手護著腦袋,格擋著,可王濤的拳頭又重又硬,一拳又一拳,打得我手臂發麻,疼的厲害。

    最后,我抱著王濤,在地上翻滾起來,他打我一拳,我打他一拳。

    就在這時,一聲嬌喝響起,“都給我住手。

  ”聲音冷冽,卻充滿了威嚴。

    是 陳瑤,她過來了,她站在門口,美眸深冷,俏臉冷峻可是任誰都能夠感受到她眼神之中,那濃濃的不滿。

    所有人都停了手,包括我,我站了起來,怯生生地喊了一句,“ 瑤姐!”  “瑤姐!”其余人,也都喊了一聲,我們兩邊的人,很有默契的分開站好。

    “一個個都好樣的,敢在場子里鬧事,還有沒有把場子的規矩放在眼里?”陳瑤的視線掠過在場的眾人,最后落在了我的身上,那眼神帶著一抹說不清道不明的神色。

    我羞愧的低下了頭,我知道,我又給陳瑤惹麻煩了,哪怕這不是我的初衷,可事情總歸是發生了。

    所有人都默不作聲,不敢在這時候觸怒陳瑤,陳瑤點了點頭,怒極反笑道,“剛才不是一個個都很威風,怎么現在都不說話了,說,誰先動的手。

  ”  “瑤姐,是陳陽。

  ”王濤惡人先告狀,指著我,咬牙切齒地說道。

    陳瑤冷聲開口,“怎么回事?”  “是王濤,他……”我剛想開口解釋,陳瑤卻冷哼了一聲,“閉嘴,我有問你嗎?”  我一陣窒息,心臟仿佛被重重的打了一拳,王濤則是嘴角微微上揚,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當然全部都是往壞的地方說,說我賭博出千,被抓住了,還動手打人什么的。

    王濤惡狠狠地說道,“瑤姐,像這樣的害群之馬,就不應該留在我們這里。

  ”  我雙拳緊握,心里恨得牙癢癢,陳瑤這時候,淡淡的開口道,“陳陽,我給你一個解釋的機會,要是真如王濤講的,你自己離開吧!”  “是王濤,是他們故意陷害我。

  ”我將來龍去脈說了一遍,王濤卻冷哼道,“說我們陷害你,證據呢,你拿出證據來啊,你出千,可是當場被我們抓住的,在你身上也搜出了撲克牌,這一點,葉天跟李軒都是親眼所見。

  ”  說到最后,王濤看著葉天跟李軒冷笑道,“在瑤姐面前,你們總不會睜眼說瞎話,包庇陳陽吧!”  李軒跟葉天沉默了下來,從我身上搜出撲克牌這是事實,這個我無從抵賴,我的心沉到了谷底,額頭上都冒出了細密的汗珠。

    “怎么,說不出話來了?”王濤得意的笑著,“趕緊收拾東西,滾蛋吧。

  ”  “瑤姐,我相信陳陽是被冤枉的,你再給他一次機會吧!”  “是啊,瑤姐,陳陽還是一個新人,還不懂規矩,你就網開一面。

  ”  葉天跟李軒等人,紛紛開口為我求情,王濤則是火上澆油,“剛來,就鬧事,這種人更應該開除!”  我內心苦澀,抬頭看著陳瑤,等待著她的決定,陳瑤俏臉冷峻,冷沉沉的開口道,“規矩就是規矩,容不得別人破壞。

  ”  我心頭慘笑,可是旋即就覺得不對勁起來,陳瑤說話的時候,總是往一邊瞥著,我小時候,就跟陳瑤一起長大,對于她還是很熟悉的。

    這個動作,似乎是在暗示著我什么,可到底是什么呢?  我順著陳瑤的視線,看了過去,眼前頓時一亮,欣喜的脫口而出道,“瑤姐,我有證據可以證明自己。

  ”  聞言,陳瑤嘴角勾起一抹輕笑,“哦,是嗎?”  王濤等人的臉色都是微微一變,都被我這一句話,給驚到了……  /瑤姐,這休息室里的監控,應該在正常運作的吧?/我指了指天花板角落邊上的監控攝像頭,這個角度,正好是對著我之前打牌的位置。

    陳瑤點了點頭,旋即吩咐葉天去把監控里的視頻記錄給調出來,此時,王濤等人的臉色都難看到了極點,特別是借錢給我的那個青年,臉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葉天的動作很快,沒過一會兒,就回來了,他用手機錄了下來,當場播放了畫面,從一開始我被王濤等人拉上牌桌開始。

    播放了一會兒,果然看到了那個借錢的青年,在拍我肩膀的時候,將撲克牌偷偷藏在了我的口袋里。

    現在證據確鑿,根本無從抵賴!  青年面若死灰,豆大的汗珠滾滾落了下來,將目光落在了王濤的身上,開口求助道,/濤哥,你要幫我……/  不等青年把話說完,王濤一個巴掌抽在了對方的臉頰上,惡狠狠地說道,/原來是你小子搞的鬼。

  /  這一幕,讓我瞪大了眼睛,我完全沒有想到,王濤居然為了將自己撇清,直接將對方當做替死鬼推了出來。

    /說,為什么要陷害陳陽?/王濤裝模作樣的怒斥著,青年結結巴巴的說,看我不爽,想要給我一個教訓。

    葉天嗤笑一聲,/王濤,做給誰看呢,要是沒有你授意,他敢這么做嗎?/  王濤嘴角肌肉一陣抽搐,并沒有搭理葉天,直接對陳瑤開口道,/瑤姐,你看這事情,怎么辦?要不,我讓他給陳陽道個歉,賠個不是?/  李軒嘟囔著,/道歉有用,還要警察做什么。

  /  /陳陽,你覺得呢,這件事你是受害者,你想怎么處理?/陳瑤直接將處置權,交到了我的手里。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一切都是王濤搞的鬼,不過看陳瑤的樣子,是不想追究王濤,畢竟王濤是會所的紅牌,場子還要靠他來賺錢。

      老公開公司兩年后,我們終于有了自己的新 房子,那是靠海的一棟別墅,從簡易的筒子樓一下搬到臨海豪宅,說實話我確實有些不適應。

  但讓我更不適應的,是這間房子給我帶來的清冷與孤獨。

  之前在筒子樓,房子雖小卻溫暖又溫馨,現在老公日復一日忙應酬,忙見朋友和客戶,把偌大的一個家交給我,我的心反而沒有著落了。

  或許,人真該是被愛滋潤的吧,尤其是女人。

  感性的女人總是需要 男人的關愛,即使男人不在身邊也應該有個 孩子

  可老公說,忙,整天碰煙碰酒,要了孩子也不健康,過段(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日子要專門抽時間度假,再計劃養孩子。

    老公的賺錢計劃讓我的生子夢遲遲沒能實現,我住在大房子里也更加的清冷與孤獨。

  只能拼命工作來讓自己的心變得充實。

  本來,我是個要強的女人,所以老公說,家里條件好了,就不用再去上班掙那幾個死工資,我卻不,相反,面對老公的規勸,我卻更加努力地工作,還很榮幸地升了職。

  這讓老公對我刮目相看,但我們要孩子的夢想,卻似乎越來越遠了。

   口述:上司醉酒讓我懷孕還有了新歡  我的痛楚由夜晚蔓延到了每個下午的五點半,除了節假日,我幾乎每天都能看到那些幸福的女同事,在不到下班的時間就開始準備,時間一到立刻就沖出辦公室,外面有她們的老公在等,或者是她興沖沖地我學校接自己的孩子。

  而我怕極了這些時刻,因為最愛的人并沒在公司門外等我,我也沒有孩子需要接,我即將面對的,只是那么冰冷的大房子。

  這種境況,讓我的幽怨逐漸蔓延到臉部,被 嘉豪看在眼里。

    嘉豪是我的頂頭上司,我這次升職他功不可沒。

  用他的話說是,能一心做工作的女人不多,漂亮上進又能干的女人就更不多了,你是我們公司為數不多的優秀女人,我欣賞你。

  我接受他的欣賞,但我受不了他那火辣辣的眼神。

  有幾次了,我總是在公司的各個角落看到他,他直勾勾地看著我,無人時會說一些深情的話語,似乎他很愛我,又似乎什么都沒有表達,他的性格讓我琢磨不定。

  口述:上司醉酒讓我懷孕還有了新歡  我無心去探索嘉豪到底在想什么,但他的作為還是深深影響了我,有時在夢里,都能遇到和嘉豪碰面的情形,他的眼神一樣火辣,還直白說了他愛我。

  醒后我痛恨自己的想法,可在公司的一次聚會后,夢里所有的一切竟然成真。

  那天衣著性感參加酒會,喝到微醺,之后獨自一人找個角落坐下來,我閉眼假寐時,嘉豪走了過來,他說要扶我先休息一下,之后他在二樓的包間門口,牽了我的手,還吻了我。

  他說,他在夢里都想我,他愛我,他要做我的男人。

    和嘉豪有了關系后,我心情惴惴不安的過了一個月,有天老公卻突然說要帶我度假。

  原來他被一個客戶利用,損失了一大筆錢。

  而他卻徹底清醒了過來,錢再多都可能是別人的,只有愛的人和有愛的生活才是自己的。

  于是,他決定要個孩子。

  我們去度假,有時我還會接到嘉豪發的短信,但都被我悄無聲息刪除了。

  四個月后,我懷了孩子,可是,我算時間,明白肚里的骨肉根本不是老公的,而是那天嘉豪醉酒后造的孽。

  口述:上司醉酒讓我懷孕還有了新歡  這樣的結果讓我大吃一驚。

  我當然不能要這個孩子,可老公分明已經知曉我懷孕,我心亂想找嘉豪去發泄,可我走到他辦公室,敲門后卻從里面走出一個頭發凌亂的女同事。

  我突然明白了一切,原來同事傳言都是真的,他又泡上另外的女人。

  那一刻,我突然感覺有些哭笑不得,因為這世事太能捉弄人,開始我想要孩子,老公說忙,后來他不忙了,我有了孩子,卻又是別人的,這樣的事讓給誰都難以接受。

  我只能將事實隱瞞下去,并在深夜流淚祈求自己的原諒,雖然我知道這輩子我的心都難以安定,可這似乎是我唯一能做的事…… 相關推薦:口述:老師逼我甩掉校花給她當情人口述:我出軌離婚老公當天放鞭炮慶賀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