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鞭穴走绳姜罚:夏露露顾逸在办公上 >

鞭穴走绳姜罚:夏露露顾逸在办公上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 李耐简直是痛心疾首,心里把 王铁柱家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千百遍。

  YkE朵朵 婚嫁网- 结婚资讯 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但今早起床的时候,他却无意间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墙壁上的这块红砖,因为泥浆粘性不咋滴,是能抽出来的,而墙壁后面正对着的,就是王铁柱家的大炕!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刚结婚的小夫妻,那方面的欲望绝对旺盛到了极点,自己搞不到,总能过把眼瘾吧?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眼巴巴地盼了一整天,李耐终于等到了这一刻。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果不其然, 张桂芳正俏脸绯红地坐在炕上,旁边,王铁柱正猴急地脱着衣服!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王铁柱这家伙平日里看上去憨傻,但脱起衣服来可一点不拖泥带水,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扒了个精光,然后直接抱住张桂芳亲了上去,另一只手还在她身上不断摸索着。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张桂芳 的胸特别大,看上去就沉甸甸的,再加上农村女人都没有戴罩子的习惯,王铁柱很轻易就单手扒开了她的衣襟,那一对直接蹦了出来。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雪白滑腻,丰满柔软,在王铁柱粗糙大手的摸索下,不断变幻着各种引人遐想的旖旎形状。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这一幕让趴在墙后偷窥的李耐猛地瞪大了眼睛,只感觉浑身的气血都在朝着小腹处集中。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桂芳,来,跌炮,跌炮!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王铁柱亢嗤亢嗤地喘着粗气,开始在张桂芳腰间摸索。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你猴急什么?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张桂芳脸色绯红地瞪了王铁柱一眼,眼神似乎有些不耐,但片刻之后还是轻轻叹了口气,旋即起身,褪下了灰色长裤,然后背对着前者趴在了炕上。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雪白浑圆的臀瓣,修长的玉腿,以及那一抹诱人……李耐狠狠咽了一口吐沫,眼珠子都快瞪出眼眶了。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然而这种美景李耐只欣赏了一秒不到,就被王铁柱这犊子挡住了。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他火急火燎地站在地上,双手把着张桂芳的柳腰开始活动。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老公,快点!快点啊……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让李耐没想到的是,王铁柱看上去壮实,其实却是个银样镴枪头,动作了不到二十秒,他就低吼着一哆嗦,旋即喘着粗气瘫在了炕上。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毛毛雨怎么能滋润得了干涸的土地?张桂芳俏脸上满是哀怨和失落之色,扭动着丰满,催促着王铁柱继续,然而一旁的王铁柱早就睡的跟死猪一样了,哪还有心思去管自己媳妇儿?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没用的 东西!张桂芳气哼哼地骂了一声,只得坐在炕边怔怔的出神。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还不如换我来,保准能让这骚娘们儿上天!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李耐遗憾地心想。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他的血液再次加速流动,几乎要胀到爆炸!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没有得到满足的张桂芳,竟然躺在炕上,将双腿呈M型分了开来,正对着李耐,那个美丽的地方,李耐看的一清二楚。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张桂芳纤细白腻的小手开始在自己身上抚摸游弋,片刻之后,右手的中指缓缓探向了……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张桂芳 眼神迷离,美妙地胴体如同水蛇般扭动着。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她低声叫着,那呻吟声比之前和王铁柱办事时还要诱惑。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真是个骚蹄子!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看着隔壁张桂芳的媚态,李耐已经在脑海中幻想出了上百种跟她滚床单的姿势了,一时之间,更加难受。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这种诱惑,饶是身经百战的男人来,也非得被张桂芳迷倒不可,遑论李耐这个初哥了。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再也忍不住,李耐也把手探进了裤子里,然后随着张桂芳的节奏活动起来。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许久之后,伴随着一声如同哭泣般的高亢呻吟,张桂芳雪白的身体忽然间弓了起来,还在微微抽搐着。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她眼神迷离,红润的小嘴微张,似乎在回味那种攀上巅峰的感觉。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许久之后,张桂芳才起身,随手扯了一张纸擦擦后,又看了眼睡成死猪的王铁柱,无奈地叹了口气,拽了灯绳,屋内顿时漆黑一片好戏结束,李耐意犹未尽地缩回了脑袋。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一想到王铁柱白娶了个这么漂亮还骚浪的媳妇儿,却没法满足她,李耐就气的牙痒痒。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但是,王铁柱也没个正经营生,整天在村子里面瞎晃荡,难不成要在他眼皮子地下挖他墙角?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难!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想到这里,李耐无奈地叹了口气。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第二天一大早李耐就起了床,迅速把 小诊所里收拾一遍之后,就在柜台后面坐了下来,一边嗑瓜子,一边等着顾客上门。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李耐是这柳沟村里这么多年来唯一的大学生,本来学了医学专业的他,毕业之后完全能留在市里工作,但刚踏出校门就得到消息,老爹在路上出了车祸,人没了。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李耐老爹当了一辈子赤脚医生,是典型的农村人,不过却憨厚、实诚的过了头,他大半辈子的财产,就只有这间帮村里人看病,顺便卖点百货的小诊所了。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李耐安葬了老父,又拿到一笔赔偿款,小诊所的生意也还凑活,这样的日子说舒服也舒服,但说无聊,也是真无聊。

  Y(妈妈啊啊啊啊)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半个月下来,李耐已经有些腻味了。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天色逐渐大亮,小诊所的顾客也多了起来,不过全是买东西的人,有不少下地劳作的村民都会进来买香烟、火腿和矿泉水之类的东西。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李耐正忙活着,无意中向门外一瞥,却看见了两道熟悉的身影,是张桂芳和她男人王铁柱!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两人站在路边,王铁柱背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一副要远行的模样,张桂芳则眼圈泛红,轻轻拽着王铁柱的胳膊,在说些什么。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耐子,烟给我啊,你瞅啥呢?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直到耳边响起了顾客的声音,李耐才回过神来,把烟递给了他,旋即对着门外扬了扬下巴。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铁柱干啥呢?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你还不知道?村里老高家儿子在外面找到个工地,还缺不少人,前两天正嚷嚷着让大家去呢,王铁柱那二傻子也报了名。

  顾客笑着道。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很远吗?什么时候走?李耐挑了挑眉头。

  Yk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手段。

  ” 张泠一听也是哈哈笑了起来;“夏留,你真觉 的我对付你还要手段吗?之前我确实以为你有些能耐,但就看你刚才跑的客人,你,夏留也不过打着催乳师的登徒浪子而已。

  ”一听张泠这话,我就不愿意了。

  侮辱我也就算了,还侮辱我这神圣的职业,操……我正想开骂,张泠 看了看我店:“一个月,一个月内我一定会让你关门大吉消失。

  ”猖狂,真的太猖狂了。

  我真的是太长时间没有遇到这么猖狂的人了,一下急了:“张泠,你够嚣张,一个月让我消失,如果我一个月没消失呢?你要怎么样。

  ”“怎么要跟我打赌吗?”张泠不屑的瞄了我一眼。

  “赌就赌,我怕你呀!”我瞪起眼睛道。

  “好,给我一个月,我一定会让你这家店没一点生意,你输了的话,你这种败类就给我滚出催乳师行业。

  ”张泠愤愤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张泠自己身为一位催乳师,为何就对同为催乳师的我,如此反感,这永远超出了同行既是冤家的一种仇恨,难道就因为我是个男的吗?当然我也没理会张泠这些,而是直接道:“好,我答应你。

  ”“走着瞧。

  ”张泠哼了一声,脸上露出一道胜利的表情,笑笑的看了看我就要走。

  我一把拦下她。

  “你又想怎么样。

  ”张泠缩了缩眉头。

  “你好像还没说你如果输了呢?”我盯着她那一对雪峰道。

  虽然张泠嚣张,但从专业的目光,我真的不得不佩服张泠的胸实在太美了,甚至超越了徐雅雅,许小倩,能以没有乳水的状态之下达到如此丰满,如此笔挺诱人的胸实在太少了。

  “我不会输。

  ”张泠不屑的哼了一声。

  看她这种趾高气扬的样子,知道她肯定不相信自己会输,我直接道:“我是说如果。

  ”“如果……”她黛眉微微一皱。

  我想她肯定也想不到了,看了看她妖娆的的娇躯:“张泠,其实我的要求也不过分,如果你输了,就让我检查检查你的胸如何。

  ”“你……”张泠刚想发飙。

  我就连忙打断道:“怎么怕输吗?”张泠 点了 点头:“好,如果我输了,我就让你检查,不过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没有这个如果,哼……”说完,张泠甩头走了。

  我目视着她离开,看着她那妖娆的娇躯,那丰腴的臀部,忽然就有些后悔了,自己怎么就下这个赌约呢?应该再说大一点,如果张泠输了,除了检查胸之外,还要检查检查下她身子才可以吗?胸虽然美,但这身子更美呀!只是现在话都说了,自己也不好意思去追着人家继续说这个。

  能摸胸也算不错了,只要让我摸上她的胸,我就不相信她能够忘得掉。

  当然这一切也不能光说不练,还是要努力才行,特别是我去观察了一下张泠装修好的店铺,那设备,环境,还有人员都要比自己配套高了,也让我瞬间有了一些危机感。

  这要不努力的话,自己离开不离开这个行业是小,这没钱赚,才是亏大了。

  我也连忙制定了推销广告,七七八八的出去,我拍了拍手满意的回到店里坐等生意上门,还没坐下,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道脚步声。

  “不会这么灵验吧,刚贴出去就来了。

  ”我听到脚步声,一下子来了精神,然而回头一看见到却是郭 小欣

  上次的事情之后,我其实一直躲着郭小欣。

  不是她不够漂亮。

  要说郭小欣绝对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大美人,那胸虽然要比徐雅雅,许小倩,张泠等人小了一点,可她才不过二十岁出头,能发育这么美好,已经算是不错了。

  特别是短裙下那一双美白大长腿,这要吸引多少人的眼光呀!可惜的是她不管怎么说都徐雅雅的堂妹。

  自己要是跟她扯上关系的话,自己跟徐雅雅之间或许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了。

  所以我有点怕她。

  见到她进来,不由缩了缩头,看着她瞪着我,更是不好意思:“小欣,你…你怎么来了。

  ”“哼,你个没良心的,看了人家,亲人家就一直不理人家了。

  ”郭小欣上来就直接质问了起来。

  “小欣,看你这话说的,我这不是店里忙吗?你这么漂亮,我哪里舍得不理你呀!”我随便胡扯着,毕竟那天自己偷看她洗澡是事实,要是她一生气把事情捅给徐雅雅听。

  那自己岂不是更完蛋。

  看着小妮子嘟嘴生气的样子,我瞧了瞧身边美人,一把从身后搂住她,贴着她耳边道:“好啦,我的小欣欣,不生气了,是我错了好吗?来哥哥亲一个。

  ”“我才不要你亲呢?”小妮子哼了一声,推开我说道:“好了,夏留,我不跟你生气了,今天我来找你,主要是为了我姐的事情。

  ”“你姐。

  ”一听到徐雅雅的事情,我不由皱了皱眉头。

  “嗯。

  ”郭小欣慎重点了点头道:“从昨晚开始我姐就说胸疼,让我帮她摸,可越摸越疼。

  ”“那你怎么不让你姐来找我呢?”我一听立马有些急了。

  “我姐不愿意呀,我这来找你都是我偷偷来的呢?”郭小欣张大嘴巴道。

  我缩了缩眉头,知道徐雅雅肯定还是生那天的气,不由的有些郁闷,但她生气归生气,自己可不能不管她,我拉着郭小欣正要走,但想着自己现在跟张泠打赌呢?老是关店不好,就让郭小欣帮我看着,自己去了徐雅雅家里。

  ————“ 小留,你怎么来了。

  ”徐雅雅开门见着我,就诧异的问道。

  “你说我怎么来了。

  ”我白了徐雅雅一眼,此时也顾不上跟她生气了,现在最主要的还是帮徐雅雅先治好胸痛,看了看徐雅雅胸口,虽然诱人。

  不过此时我倒是没啥邪念,看到更多的是一种病因(两性口述小说)。

  徐雅雅涨奶了。

  是的,徐雅雅胸本来就丰满,之前因为堵塞不能出奶水,现在虽然不堵塞了,但她的胸实在太好了,分泌出的乳水光靠小孩子是不够的,不排除多余的奶水,就肯定会发生奶涨,引起胸疼。

  “徐雅雅,去床上躺着吧!”我直接对徐雅雅道。

  徐雅雅黛眉一皱,摇了摇头道:“不要。

  ”“怎么还不要了呢?”我也是皱了皱眉头,瞄了瞄徐雅雅的胸道:“徐雅雅,你这是涨奶了,我必须要帮你吸出来,要不然的话你会更疼,甚至会引起发炎。

  ”“你…你怎么知道我胸疼。

  ”徐雅雅诧异的看了看我,随后恍然道:“是小欣去找你了是吗?这该死的小欣我都跟她说了没事,没事,她怎么还跑去找你。

  ”见徐雅雅还怪上了郭小欣,我郁闷道:“你这是病得治,快点去躺着吧!”“我不要。

  ”徐雅雅摇了摇头,身子还往退了一步。

  见到她这举动,我不禁一阵心痛:“徐雅雅,你这是要跟我断了关系吗?”“不是的。

  ”徐雅雅抬头看了看我:“我只是觉得我…我们这样不大好。

  ”“不大好。

  ”我苦涩一笑,看着徐雅雅羞涩样子是又气又急,问道:“你真觉的这样不大好的话,当初为什么又要我帮你呢?”“我……”徐雅雅一时语塞。

  “哼。

  ”我哼了一声又道:“好,就算如此,你难道还不相信我的专业吗?我当了这么多年催乳师,为多少母亲治疗过,这期间我饱受了多少质疑,现在你也要不信我吗?”“我…我没有。

  ”徐雅雅摇了摇头,一个激动,胸口立马又涨了起来,她那俏脸立马扭曲在了一起,还拿着手捂了捂胸口。

  我知道这是涨奶了。

  看着她痛苦的表情,应该是很痛的。

  毕竟这都两天了。

  “徐雅雅,让我帮你好吗?”我靠近徐雅雅问道。

  “不…不要!”徐雅雅忍着痛,还是不让我帮忙治疗。

  我真是又气又急又无奈。

  看着徐雅雅那几乎都要扭曲在一起的脸蛋,草,豁出去了,骂了一声,我直接朝着徐雅雅抱了过去。

  啊……徐雅雅大叫一声,拍打着我道:“小留,你要干嘛?快点放开我。

  ”我没理会徐雅雅的喊叫,直接抱着她走向卧室,把她放到床上,没等徐雅雅挣扎,整个人就直接压了上去,粗鲁的拉下她的衣服,她是穿的露肩装,我可以直接从上面往下脱。

  一拉下来,徐雅雅妖娆的娇躯立马彰显了出来。

  那黑色的蕾丝文胸之下,那一对雪峰隐隐诱人,咕隆,我看的禁不住就吞了吞口水,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徐雅雅这奶涨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我必须要快点帮她吸出来,不然的话要是引起发炎,那就麻烦了。

  想着我就要去解徐雅雅的文胸。

  “不…不要……”徐雅雅惊慌的摇了摇头,不断推搡着我。

  为了治疗徐雅雅的奶涨,我没理会她,直接摁住她,解开她的文胸扣子,因为为了喂奶方便,徐雅雅穿的是前开式的文胸,我一拉就直接解开了扣子,那一对雪峰一下崩了出来,文胸脱落在了一旁。

  雪白的双峰挺拔而立,充满着诱人的气息。

  我看的不禁有些出神。

  徐雅雅此时已经羞的紧闭上了眼睛,一张脸红的几乎要滴出血了,哼声喊道:“小留,我恨你,我真的好恨你。

  ”听到徐雅雅这话,虽然痛心。

  但相比徐雅雅的疼痛,我还是没管着她,直接朝着她的雪峰亲了上去。

  刚吸上一口。

  嗯……徐雅雅就忍不住哼了一声,一双手更是直接朝着我抱了过来,摆了摆头喊道:“不…不要,小留,我求你了,别…别弄我。

  ”我不管徐雅雅,继续帮她治疗。

  那一口口香甜的奶水滑入我的嘴中,看着徐雅雅不断摇摆的身子,体内的浴火也跟着慢慢涌动了起来,这一会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贪婪着徐雅雅的美胸,还是为徐雅雅治疗。

  我沉醉了其中,手就开始变得不安分起来。

  “不…不要!”徐雅雅享受着我的吮吸,突然遭遇我的咸猪手,吓的直接瞪起了眼睛,想要阻拦我,可惜已经太迟了,我的手已经摸到了。

  徐雅雅显然有感觉了。

  啊……徐雅雅就不由的哼了一声,双手直接紧锁住我的脖子,喘着粗气道:“不…不要,小留,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呜呜呜……呜呜呜……徐雅雅喊着一下哭了起来,我浑身一颤,慌忙抽出手,离开徐雅雅的娇躯。

  “混蛋,混蛋。

  ”徐雅雅激动的拍了拍的我胸口吼道:“小留,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看着徐雅雅越哭越伤心,我也跟着心疼,伸手抱住她,贴着她耳边道:“徐雅雅,对不起,我…我只是想要帮你治疗。

  ”“治疗,那你也不能乱…乱摸呀!”徐雅雅哭着狠狠的又拍了我几下。

  虽然不疼,但心疼。

  我有些无助坐起来,只能再次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看了看徐雅雅的胸,刚才吸出来不少奶水,应该不会再出现胀痛了,就直接从床上起来道:“徐雅雅,你现在应该好多了,那…那我就先走了。

  ”我刚要走。

  “你给我回来。

  ”徐雅雅就喊道。

  我楞了下,回头看向徐雅雅。

  徐雅雅慢慢坐起来,拉了衣服挡住自己的胸,盯着我问道:“小留,我们还能回到从前吗?”我一愣,苦涩的笑了笑,还能吗?我也不知道,其实自己这话也想问徐雅雅,回头看了看徐雅雅我攥了攥拳头:“徐雅雅,我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回到从前,但你在我心里面都是我的姐,除非你每当我是你弟弟。

  ”徐雅雅立马白了我一眼,羞红着脸:“我怎么没当你是弟弟,如果不当你是弟弟的话,我会让你帮我这样治疗吗?只是…只是你……”————徐雅雅说着俏脸当即浮起一片红晕,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但我知道她的意思,苦涩一笑道:“徐雅雅,对不起,是我没忍住。

  ”“唉!”徐雅雅叹了一口气道:“其实不怪你,我也能理解你,只是…只是…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徐雅雅摆了摆手:“小留,我们还跟以前一样好吗?”虽然我心里头明白再也回不到以前了,但我真的怕会永远失去徐雅雅,点了点头道:“嗯,你还是我的姐。

  ”徐雅雅立马乐了,也是重重点了点头:“小留,你就是我的弟弟。

  ”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