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金 蹴 >

金 蹴



現在他一手受了傷,對自己的身手必然會有所影響的。

   陸旭拉著唐 冬梅興水村跑了過去,也不管胡堅強他們的死活。

  他對自己的手段很有分寸,說讓他們倒下,他們就絕對不會站著,說讓他們輕傷,那這傷害就絕對不會威脅到他們的性命。

   興水村就在眼前,只要到了興水村,那么就算是胡堅強他們追來,也不會有什么作為的。

   唐冬梅被陸旭拉著,雖然勉強能夠跟得上,但是腳步也顯得踉踉蹌蹌的。

  眼看就要到了,唐冬梅卻突然跌坐在地上。

   陸旭,我的腳崴了。

  唐冬梅慘叫一聲,可憐兮兮的 說道,你自己回去吧,他們不會把我怎么樣的。

   陸旭皺了皺眉,不由分說的抱起了唐冬梅。

   你干什么,快讓我下來!唐冬梅在陸旭懷里扭動了一下。

   陸旭一邊跑一邊說:如果你不想讓他們追上,或者是讓我失血過多的話,那就老實一點。

  他的聲音很冷,一點都不像唐冬梅認識的那個陽光一樣的陸旭。

   聽了他的話之后,唐冬梅很老實的停止了扭動,同時雙手環在陸旭的脖子上,以減輕陸旭雙手的負擔。

   冬梅姐?陸旭?你們這是怎么了。

  剛一進入興水村,便聽到了一個清脆的聲音。

   這聲音的主人就站在陸旭的面前,正是李 秀玉

   看到李秀玉之后,陸旭也來不及解釋,只是說了一句:帶著你的姐妹們都來我家,胡堅強帶著幾個人在外面,他們有刀! 李秀玉雖然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但是一聽陸旭這么說,立即便跑去招呼自己的姐妹們了。

  陸旭沒有停頓,直接抱著唐冬梅跑回了家。

   把唐冬梅放在床上,陸旭幫她脫掉了鞋子。

   你干什么!唐冬梅嬌咤一聲,連忙起身就要護住自己的腳。

   有句話是這么說的,男人的頭, 女人的腳。

  說的都是不能碰的兩個部位,男人的頭自然 不用解釋了,腦袋代表著一個人的自尊,如果不是關系極好,碰頭還不是自討苦吃。

  據說在一個古國,頭碰頭代表著宣戰。

   同時,女人的腳也是完全摸不得的。

   古代女人對自己的腳很是重視,認為這是一個隱秘的部位。

  看那些古裝劇上,經常會有女人在小河里洗腳,同時一個男人就在一旁看著。

  這也就是電視劇而已,看看就行了,真正的古時候,女人對腳的保護幾近變態。

   現在,陸旭直接脫掉了唐冬梅的鞋子。

  雖然這已經不是古代了,但是唐冬梅她們對自己的腳還是很愛護的。

   腳崴了,需要盡快治療!陸旭一手擋開唐冬梅,另一只手在唐冬梅的腳腕上不斷的輕撫著。

   唐冬梅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潮紅,哪兒見過這么治療的啊,讓別人看見還不以為這是在偷情。

  但是,就在她害羞的時候,卻突然覺得腳腕上傳來一陣劇痛。

   啊!一聲慘叫聲從唐冬梅的口中傳了出來。

   也正是這個時候,李秀玉帶著興水村的女人們也剛好到了這里。

  聽到了唐冬梅的慘叫聲,她們立即沖進房間。

   陸旭頭也不抬的說道:秀玉,去打一盆涼水,越涼越好! 在場的每個人都是一頭霧水,她們本以為是陸旭在欺負唐冬梅,但是看眼前的場面,卻又不像。

  李秀玉立即拿上水盆,出去打了一盆冰涼的井水。

   陸旭把唐冬梅的腳放了進去,同時一邊小心翼翼的按摩。

  過了幾分鐘之后,他才站了起來,坐在床上,對唐冬梅說道:家里有紅花油么?四十八小時之后,抹上一些紅花油,會好的更快一點。

   唐冬梅卻早已愣住,雖然剛才一陣劇痛,但是現在不但劇痛消失了,她還覺得自己的腳一陣舒服,比原來沒崴到的時候還要舒服。

   噢。

  唐冬梅應了一聲,但是整個人還是傻愣愣的呆著。

   盆里的清水已經被染成了鮮紅的,眾人關心唐冬梅,卻是沒人看到。

  此時李秀玉一抬頭,看見那水之后,立即驚呼一聲。

   呀,陸旭你流血了!她指著陸旭的手說道。

   只見,一股股鮮血從陸旭的手上滴落在水盆中,濺起了一片血花。

   王鳳等人立即跑了上來,關切的問東問西。

  陸旭微微一笑,搖了搖頭,示意自己沒什么大礙。

   李秀玉默默的走了過來,手里 拿著一塊干凈的布。

   到底怎么了?李秀玉好奇的問道。

   陸旭的身手她自然清楚,但是現在竟然有人能把陸旭傷成這樣,她的心里充滿了疑惑。

  其他人也紛紛問道,畢竟陸旭已經是興水村的村醫了,也算是半個家人了。

   唐冬梅把之前的事情給她們解釋了一下,當她們聽到周莊攔住唐冬梅兩人的時候,臉上一陣義憤填膺。

  當聽到胡堅強他們九個大漢拿著柴刀攔截的時候,臉上又是一陣驚恐。

  當她們聽到陸旭為了保護唐冬梅,而不惜空手接住柴刀的時候,臉上又是一陣的欽佩。

   英雄,當之無愧的英雄! 這就是這些女人們心里的想法,在自己身邊女人受到危險的時候,能夠挺身而出,這當然可以稱得上是英雄。

   好了,冬梅姐的腳也治好了,既然他們沒有追過來,想來也是安全的。

  你們就帶著冬梅姐回去吧,不用太慌張。

  陸旭早已把自己的手包扎了起來,對著眾女說道。

   房間畢竟還是太小,難以容納五十多個人,直到此時,口口相傳,外面的人才知道之前發生的事情了。

   那你呢?你受了傷,一個人能行么?王鳳的眼中露出了一絲嫵媚的神色,對著陸旭說道。

  看她的表情,陸旭在心里笑罵一句小妖精,都這樣子了,她竟然還想著那事兒。

   我自己留在這里就可以了,一點小傷,沒什么大事兒。

  陸旭擺了擺手,示意自己可以,同時也開始整理起了自己的東西。

   李秀玉搶先一步,端起了水盆。

   今晚我睡在你這里!李秀玉口無遮攔的說了出來。

  聽了她的話之后,現場一陣喧鬧。

  所有人都想不到,一個黃花大閨女,竟然在這么多人面前說出來這么一句話。

   隨即,她又覺得自己的說法有所欠妥,一臉酡紅的補了一句:今晚我留在這里照顧你。

   這些女人們都知道李秀玉這 丫頭少不更事,笑一笑也就沒往心里去。

  倒是唐冬梅,意味深長的看了李秀玉一眼,說道:陸旭,既然這樣,就讓秀玉留在這里照顧你好了。

  你受了傷,干什么都不方便。

  本來應該我留下的,畢竟是因為我才受了傷,但是我現在這個樣子,留下來恐怕還得你照顧我咧。

   唐冬梅的話,她們自然不會有什么異議,只有陸旭,一臉無奈。

  山里人畢竟沒有外面的人那么開放,李秀玉如果真留在自己這里,恐怕就真的嫁不出去了。

   好了姐妹們,都回去休息吧。

  唐冬梅招呼一聲,在眾人的攙扶之下走了出去。

   王鳳扭頭朝著陸旭拋了一個媚眼,然后對李秀玉說道:玉丫頭,照顧好你的旭哥哥啊。

  說完,扭著自己纖細的腰肢,也離開了。

   如此一來,偌大的院子就只剩下了陸旭和李秀玉兩人。

   李秀玉滿臉通紅,站在陸旭的面前不知所措。

  她畢竟還是個黃花大閨女,未經世事,又怎么能不害羞呢。

   想什么呢丫頭!陸旭看著她這幅模樣,又好氣又好笑。

   至此,李秀玉才反應過來,一抬頭,卻對 上了陸旭的目光,然后又連忙低下了頭。

  啊?我,我去把水潑掉。

  隨即,她端著水盆逃也似的走了出去。

   陸旭無奈的搖了搖頭,看著她的背影,不覺充滿了溫馨。

   和唐冬梅他們不一樣,唐冬梅他們雖然能夠挑起陸旭的欲望,但是卻一點都不會讓陸旭有這種感覺。

  陸旭皺了皺眉,這是個很危險的信號,他記得,只有當初戀愛的時候才有這種感覺。

   難道這么大了又戀愛了? 陸旭甩了甩頭,拋掉自己心里那奇怪的想法。

   李秀玉換了一盆清水,走了進來。

  她的手里還拿著一塊干凈的布,只是看起來這布的樣子有些奇怪。

   畢竟才是中午,時間還早,山里的溫度很高,陸旭洗了把臉,然后用那塊布擦了擦臉。

  抬頭看去,只見李秀玉滿臉羞紅的站在自己面前。

   好香啊,這是什么布?咦,丫頭,你 的胸變大了!這塊布上有種說不出的味道,像是麝香,又像是香水,但是味道又不太對。

   李秀玉跺了跺腳,嬌咤一聲:要死啊!隨即雙手捂住了自己的臉,誰讓你用這塊布擦臉的,我是讓你包扎傷口的! 陸旭撓了撓頭,不知道這有什么區別,難道包扎傷口的就不能用來擦臉了么? 你就躺在這里休息吧,什么都不用管!說完,李秀玉便麻利的開始收拾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陸旭不得不感嘆,家里沒有女人就是不行。

  不說其他,就只是收拾房間,男人永遠都比不上女人。

   一下午的時間,李秀玉都是一個人在收拾,她不允許陸旭插手。

   好容易捱到了晚上,李秀玉又端了一盆清水過來,對陸旭說道:你該清洗傷口了。

  隨即,她解開了陸旭手上那塊布,然后把之前他擦臉的那塊拿來放在了旁邊。

   看著她嫻熟的動作,陸旭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吃驚的神色。

  他沒想到,李秀玉竟然如此的熟門熟路。

   李秀玉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疑惑,一邊為他清洗,一邊說道:不用太吃驚,以前我跟王婆婆在一起,也學了一些醫術。

  不過就是沒你精通而已,打打下手什么的,我還是可以的。

   至此,陸旭才恍然初醒。

  既然外婆能把那么重要的東西交給李秀玉,自然是對她很信任了。

  對如此信任的人,以外婆的性格又怎么會不教她兩手呢。

   諾,這是王婆婆留下的傷藥,你涂上去,很快就會好起來的!李秀玉拿出了一個小瓶子,小心翼翼的涂在了陸旭的傷口上。

   一邊涂著,一邊說道:這是王婆婆給我的,當時她告訴我,這藥一定要很好的保存起來,不能輕易的給別人用。

  我聽她的,就連我爹都不知道我有這瓶藥,你是第一個用它的人。

  說完,丫頭的臉便已經紅的跟蘋果似的。

   涂上藥之后,李秀玉拿起了旁邊那塊布。

   之前沒發現,等到李秀玉展開的時候,陸旭才發現,這塊布竟然這么長。

  粗略估計,這塊布的長度也在三米靠上。

  但是他之前拿在手里竟然一點感覺都沒有,三米長的布,如果是粗布的話,又怎么可能疊成那么小一塊兒呢? 李秀玉皺了皺眉自己的鼻子,沒說什么,撕下一塊,包在了陸旭的傷口上。

   陸旭越來越覺得,李秀玉胸口的起伏和往常不一樣,就像他之前說的那樣,兩座玉峰比原來大了好多。

  以前還沒覺得,現在一看,竟然比唐冬梅她們都毫不遜色。

   李秀玉被他看得不好意思,連忙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說道:大流氓,你看什么呢啊! 聽她這么一喊,陸旭猛地一拍腦袋,這才明白過來那塊布到底是什么。

  三米多長,能疊成一小塊兒,而且質地柔軟,有一種特殊的香味。

   他不懷好意的看著李秀玉的玉峰,他記得歷史書上說過,古代女人會用一種布匹保護自己的胸部,那種布,叫裹胸…… 好了,睡覺吧!李秀玉關上了門,便走過來幫陸旭脫起了衣服。

  這個院子雖然很大,但是能住的房間也就只有這一個,李秀玉要留在這里,就只有和陸旭睡在一起。

   丫頭,你不怕我壞了你的名聲?陸旭一邊脫衣服,一邊問道。

   李秀玉滿臉通紅,害羞的說道:你不記得我跟你說什么了嗎?我說,只要你留下來做我們興水村的村醫,我就嫁給你! 聽到李秀玉的話之后,陸旭只覺得自己一陣頭暈。

   這都什么跟什么啊,當時那情況,自己完全沒有在意! 他留在這里,也是為了修煉外婆留給自己的神秘功法。

   現在李秀玉提出這個要求,陸旭才猛地一拍腦門,才明白過來這丫頭誤會自己了。

   李秀玉滿臉通紅,她低垂著頭,兩根手指頭不住的繞著彎,似乎是在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但是無論如何,她卻始終無法收攏起自己心里的羞澀。

   既然我決定要嫁給你,還有什么壞不壞名聲的!李秀玉的聲音雖然很低,但是語氣卻很堅定。

   陸旭啞然失笑,說道:丫頭,一句話而已,不用當真。

   李秀玉和唐冬梅他們不同,唐冬梅她們獨守空閨,長久下去就算是貞潔烈婦也忍受不了啊。

  但是李秀玉不同。

  李秀玉是一個正值好時候的小姑娘,她還有著大好的未來,自己不能因為一時糊涂而壞了她的名聲。

   聽他這么說,李秀玉水靈靈的大眼睛突然朦朧了起來。

   看她這副姿態,陸旭一陣心疼,女人還真是水做的,竟然說哭就哭。

   你嫌棄我?李秀玉楚楚可憐的看著陸旭說道,嫌棄我是山里人,沒文化?還是你覺得我長得不好看?配不上你? 陸旭現在可謂是一個腦袋兩個大,這丫頭的心思,他一點都猜不出來。

  自己不過安慰一下她而已,她竟然就能夠聯想到自己嫌棄她。

   李秀玉輕輕地扭動了一下纖細的腰肢,而后站起身來。

   如果你嫌棄我的話,我現在就可以離開!說著,她便要走出去。

   看到這一幕之后,陸旭連忙阻攔。

  李秀玉在這里過夜,也就那么幾個人知道。

  但是如果李秀玉大半夜的跑回去,恐怕到時候整個興水村的人都會認為是自己欺負李秀玉了。

   好了好了丫頭,別鬧了。

  陸旭連忙出聲阻攔。

   但是李秀玉卻絲毫不停,只是徑自的要離開房間。

  陸旭看著李秀玉不住扭動的腰肢,皺了皺眉,說道:丫頭,你這兩天有沒有覺得很不舒服?下面發癢的那種! 李秀玉本來已經打開門了,但是聽到了陸旭的話之后,她又扭頭走了回來。

  本來,她今天留在這里就是為了這件事情的,但是經過之前那么一折騰,她竟然把這事兒被忘了。

   現在,陸旭既然能夠清楚的說出自己的狀況,那么自然可以輕易的治療自己的病了。

   恩,很癢,就好像是蟲子在里面鉆來鉆去似的。

  李秀玉的聲音細弱蚊蠅,如果不是陸旭聽力驚人的話,恐怕還真聽不到。

   陸旭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神秘的笑容,他開口說道:丫頭,你有沒有按我說的去清洗啊?在檢查之中,陸旭發現了李秀玉的體內有潛在的病毒,一旦受到刺激,就會爆發出來。

  同時也會引起李秀玉的婦科病。

   不過因為并不嚴重,再加上李秀玉還是一個云英未嫁的姑娘,所以陸旭也就沒有動手給她治療。

   但是不知為何,病情竟然更加嚴重了,這一點,就連陸旭也想不通。

   有沒有按我說的去清洗?陸旭皺著眉頭問道。

   李秀玉滿臉羞紅,憋了好長時間才說道:我洗了啊,但是一點效果都沒有。

  原來還沒什么事,但是洗了之后卻越來越癢。

   聽了她的話之后,陸旭的眉頭擰在一起。

  婦科病一般是因為房事不注意,或者不注意清潔才造成的。

  李秀玉云英未嫁,自然不可能是前者。

  現在清洗了之后,卻更嚴重了,這和他在醫專學到的理論完全不同啊。

   你躺下來!陸旭起身說道。

   李秀玉對他的話自然是深信不疑,雖然害羞,但是還是聽話的躺在了床上。

  她解開了自己的衣服,雙手緊緊地捂著自己如蘋果般鮮紅的臉頰。

   陸旭掀起了她的衣服,還沒等正式開始檢查,便發現了一些不正常的現象。

   李秀玉的小腹上竟然也出現了一些紅斑,這些紅斑面積很大,顏色卻很淺,如果不仔細觀察的話,還真看不出來和周圍的皮膚有什么差別。

   接著往下看去,紅斑已經蔓延到了大腿兩側。

  一股淡淡的腥味散發出來,讓陸旭不禁皺起了眉頭。

   普通的婦科疾病,雖然也會出(老板和我在辦公室愛愛)現紅斑,并且伴隨著腥味,但是卻和眼前的狀況迥然相異。

  粘膜環境不潔,是導致婦科疾病的主要原因,李秀玉的病卻完全排除了這個誘因。

   怎么樣陸旭?我還有救么?李秀玉可憐兮兮的看著陸旭,低聲問道。

   陸旭啞然失笑,說道:你放心吧,我可是神醫,怎么會治不好這樣的小病呢?話雖是這么說,但是他的心里還是一陣沉重。

  這是他完全沒有見過的疾病,雖然暫時不清楚會不會威脅到李秀玉的身體,但是他卻拿著病沒有任何的辦法。

   即便是不會威脅到生命,但是一個云英未嫁的姑娘,整天那個地方奇癢無比也不是個辦法啊。

   凍瘡?陸旭沉吟了好長時間,才眼前一亮,想到了這兩個字。

   他還依稀記得,凍瘡常見于冬季,是因為氣候寒冷引起的局部皮膚出現紅斑、腫脹性損害,嚴重者可出現水皰、潰瘍,病程緩慢,氣候轉暖后自愈。

   她猶豫了片刻,直到疼痛再次發作,才咬著牙哼道:“行,不過你得先去旁邊的模具那兒,演示一遍給我看。

  ”嘿,終于上鉤了。

  等會兒讓你嘗嘗我的推拿絕活兒,保你終生難忘!不過為了演的更完美,我還是故作尷尬的咳嗽道:“模具在哪兒,我看不見啊。

  ”“哦哦,我領你過去。

  ”她這才堅持著站起 身子,拉著我的衣角去了隔壁房間。

  這間屋子光線非常暗,窗簾拉的很嚴實,房間正中擺著一張精美的按摩床,除此之外,旁邊角落還放著幾套按摩椅之類的物件。

  不過讓我好奇 的是,那些器具制造的非常人性化,估計是給特殊客戶準備的吧。

  隨后她從櫥柜里拿出了一個硅膠假人,跟真人幾乎一比一的比例,就連三圍等敏感部位都做的惟妙惟肖的。

  把假人擺放在按摩床上之后,她就拉著我的手,摸上了假人的胸。

  “你手腳輕著點兒啊,這模具可不便宜。

  ”似乎是不放心,她囑咐了一句之后才坐在了一旁,手捂胸口,一眨不眨的盯著我。

  我也沒含糊,裝模作樣的摸準了假人雙肩和胸口范圍后,才開始動手。

  為了以后的性福生活,我必須得裝出個瞎子的模樣。

  不過這假人也做的太逼真了,胸圍飽滿而富有彈性,我緩了緩神才壓下欲火,規規矩矩的找準穴位,逐一按摩。

  這套 手法可是我那瞎子師父的拿手絕活,傳說那老東西就是靠這手,玩了不知多少個女人。

   成姐在旁邊看著我,見我一副認真且熟練的樣子,才及時的制止 了我:“好了,我暫且相信你,不過等會兒你可不要亂摸。

  ”說完,她就開始解胸前的扣子。

  似乎是疼痛加劇,她解得很快,但扯下白大褂時卻又遲疑起來。

  但我可受不了了。

  這女人身材太勁爆了。

  雖然有蕾絲文胸兜著,但那兩只大木瓜似的,大半還露在外面,白的像陶瓷,而且因為堵奶的緣故,數條青筋透了出來。

  腰有點粗,但粗的恰到好處,尤其是微微隆起的小肚腩,讓人忍不住想伸過手去。

  再往下,才是重點。

  圓鼓鼓的兩瓣肥臀,圓潤光滑且飽滿,肉嘟嘟的,卻又肥而不膩,而更惹眼的是,她下邊居然只穿了一件窄的可憐的蕾絲小內褲。

  這……就是傳說中的丁字褲?臥槽,果然悶騷。

  看著微微透明,且高高鼓起的三角區域,我差點兒流鼻血。

  太特么刺激了。

  幸虧昨晚見識了許倩、秀娥的美艷姿色,不然此時還真的控制不住。

  為了不失態,我趕緊收斂色心,淡淡的問道:“可以開始了嗎,成 醫生

  ”“好吧,你來吧。

  ”她嘆了口氣,然后把假人往旁邊推了推,規規矩矩的躺在了我的面前。

  這場面叫什么來著?對了,玉體橫陳!瞅著白嫩勁爆的女人橫躺在身前,我的手都有點顫抖。

  “還愣啥,趕緊的。

  ”她不耐煩的催促道。

  “馬上馬上。

  ”我點點頭,隨即把手伸了過去。

  見她還不肯摘下文胸,我不屑的翹起了嘴角:“成醫生,我手法有些特殊,待會你可能會覺得痛癢,請不要亂動。

  ”“哦,我知道了。

  ”成姐說完就趕緊閉上了眼,眉頭緊皺,身子也變得格外僵硬,不知道是疼痛加劇了,還是緊張所致。

  不急,摸著看。

  我耐足了性子,用手指輕輕的點在了她的脖子下邊,見她沒啥反應,才繼續下行。

  或許是因為漲奶,她的胸并不像是看上去那么柔軟,而且彈性十足,隨著我手指的下壓,顫悠悠的抖了起來。

  真美,光這對兒大家伙就夠玩一年的。

  我嗓子有點干,手下力氣也逐漸大了些。

  成姐皺眉哼了聲,隨后又展開,臉色好了很多。

  見效了。

  手指繼續下行,觸碰到了蕾絲邊緣,我故意頓了頓,“咦,咋還穿著文胸呢,成醫生,這樣下去效果可能會減半。

  ”說著,我的手指有意的在突起的位置輕輕的劃了一下。

  看似隨意的動作,卻有畫龍點睛的妙用,等于把前面一系列動作的作用一股腦發揮了出來。

  果然,她身子猛地顫了下,嘶的哼了出聲,又覺得尷尬,趕緊捂上了嘴。

  看著她那臉上浮起了大片紅暈,我心說效果不賴嘛。

  老東西這招技術果然絕了,才剛開始,這女人就有了反應,嘿,接下來好讓人期待啊。

  見她還在猶豫,我趁熱打鐵:“成醫生,您也是醫生,應該知道諱疾忌醫的道理……”“好啦好啦,我脫還不行嘛。

  ”她似乎也放開了,瞪了我一眼之后就開始慢慢的解開了文胸。

  當背帶解開的瞬間,兩只大寶貝徹底失去了束縛,噗啦一下抖了出來,兩只紫紅的葡萄粒上還滲出了白乎乎的液體……這場景,頓時讓我來了反應(辦公室愛愛)。

  不好,里的太近了。

  支起來的褲襠頂上了她的肥臀,想往回撤已經晚了。

  就見她兩腿忽然夾緊,接著就往我身下瞥了一眼。

  我這么大規模的反應,逃是逃不過去了,索性兵行險著,就勢把腰往前一挺,繼續搭在了她身上。

  “你……”她咬起了嘴唇,兩手護在胸前,眼神兒羞澀的在我臉上和身下來回打量著。

  我趕緊拿出裝瞎的本事,直勾勾的望著正前方反問:“咋了成醫生,感覺哪兒不對嘛?”“沒,沒,繼續吧。

  ”她終于放下了戒心,說著把手從胸前拿開,但接下來卻刻意把蠻腰往我這邊湊了湊,讓臀部和我的身子來了個緊密接觸。

  這就開始主動了?我欣喜若狂,立即按原計劃繼續按摩。

  隨著彎腰動作,褲襠進一步在她臀上畫著圓圈,兩手則完全攤開,在她胸前傲挺之處忽輕忽重的摸索起來。

  “嗯……”成姐終于壓抑不住,而且隨著嘴里輕哼,身子開始小幅度扭動,奶水也開始往外滲,不一會兒就把我的手掌完全浸濕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