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300mium 391 >

300mium 391



隨后, 李玲玉 身體顫抖,一陣陣虛脫感,讓她得到了些許滿足,卻又陷入更加無盡的空虛。

  一直持續到凌晨才睡著。

  看了看一旁打呼嚕的 男友阿凱,她心底五味雜陳。

  次日清晨,她感覺有什么東西進去了,有點難受,剛開始還以為是夢,但旋即她微啟媚眼,回眸發現自己的男友在自己的背后。

  大清早,干巴巴的,一點感覺 都沒

  她心底其實挺抗拒這樣,好像男友有這種癖好一般,幾乎每次來酒店,大清早他就喜歡這樣偷摸著來。

  可她又不舍傷害男友,知道一個月就這么一兩次。

  李玲玉咬著貝齒,也就忍了。

  這一次,男友的狀態似乎還不錯,可剛等自己來了興趣,也開始有所回應,但他又不行了!弄得李玲玉也 不知怎是好,心底是又怨又氣。

  送別男友后,李玲玉突然想起今天是周六,從朋友那邊介紹,拿到一個不錯的兼職活兒,給攝影師做模特。

  李玲玉跟男友陳凱都來自農村,家境并不優越,大學期間勤工儉學,做過不少兼職,賺錢貼補生活費,有時還補貼家用。

  因為李玲玉外在條件不錯,外表靚麗,一般都是給淘寶商家、車展、大型商業活動做模特,這種一天賺的不多,還很辛苦,而給私人攝影師做私模,報酬就比較豐厚,每次能拿八百,任務還很輕松。

  拍攝地點,在客戶的家,據朋友說攝影師是一名影視學院的大學教授,叫 王建國

  很文藝,在圈內略有名氣。

  近期要拍攝一些素材寫真,編寫進自己編策的圖書里。

  李玲玉按照朋友提供的地址與聯系方式,轉了幾趟公交車,下車時,天氣驟變。

  突然下起傾盆大雨,這讓李玲玉有點不知所措,四處并無避雨場所,無奈下她只好硬著頭頭皮,一路奔跑。

  所幸地址并不遠,很快她就跑到了王建國所在的小區,皇家尚品,龍城最頂級,最奢華的別墅區。

  直到停留在一棟三層別墅大門屋檐下,李玲玉按響了門鈴,渾身濕透。

  “哪位,您稍等片刻。

  ”坐在客廳泡茶品茶的教授王建國,聽聞外面有人,便欣然起身。

  門剛一打開,李玲玉特意外,心底一直尋思王建國應該三四十的年紀,可誰料,竟是一個年邁的 老頭,穿著一身華麗的中山服,脖子上掛著天珠,雖年紀不小,但氣質不俗,一身富貴氣。

  “王教授,您好,我叫李玲玉,是來做攝影模特……”李玲玉自我介紹。

  王建國眼珠子一眨不眨,看呆了!眼前的女子,一身白色長裙被雨水浸透,上面粉色的輪廓盡顯。

  一雙修長的大腿,亭亭玉立,幾顆晶瑩剔透的雨珠附在白皙的臉頰,純純動人。

  “你好你好,快請進!” 老王熱情招待進屋,余光卻一刻都不忍離開李玲玉上衣領口。

  “哎,這天氣,可真多變,方才還太陽高照,突然就下起大雨。

  ”李玲玉早發現了老王直盯盯的眼睛,羞的面紅耳赤,極為尷尬,又羞又躁。

  老王年過六旬,已經很久沒這種如沐春風之感,妻子十幾年前因病去世,他也沒再婚,可以說這十幾年間他感情生活一片空白,處于老年人生理與情感期的空窗期。

  直到遇見李玲玉,他突然有了年輕之感。

  “小李,要不你先進去洗個熱水澡,我們再開始拍攝吧。

  可別感冒了。

  ”李玲玉全身濕噠噠的,身子有點發冷,進了屋子后依舊在哆嗦,猶豫片刻后,最后點了點頭。

  在老王的引路下,李玲玉上了別墅二樓浴室,整個別墅的裝修很歐式,極為奢華,水晶吊燈,花紋地攤,紫檀木櫥柜……墻壁上還掛著不少很帶有文藝氣息的攝影照片,大都是出自老王之手,李玲玉心底蠻欽佩這老頭,雖年紀大,但圖片表現特(兩個洞一起插哦!好刺激)唯美,側面反映出老王攝影技巧的高超。

  一個退休的大學教授,資深攝影師,有身份,有地位,文藝,這一系列的辭藻,是老王留在李玲玉心底的第一印象,甚有好感,甚至有些許崇拜。

  須不知,這個老頭不僅是文質彬彬的大學教授,骨子里還是一個猥瑣的禽獸!浴室空間特別大,裝修奢華精致,大 浴缸,紅玫瑰,化妝臺,大衣柜,白色長 浴袍……比五星級酒店里裝修還要奢靡,她面露驚愕,拘謹的脫了衣服,放了熱水,躺進了浴缸。

  須不知,這一切都被老王盡收眼底。

  這棟別墅,每一個角落都安裝攝像,鏈接到他的手機,隨時都能監控到各種畫面,包括二樓的浴室。

  隔著屏幕,浴室里面彌漫著霧氣,并不清晰,女人唯美的曲線, 躺在盛滿泡沫溫水的浴缸里,具體細節并不清晰,但涂抹后的泡沫遮掩半邊,隱約瞧見。

  老王躺在二樓書房躺椅上,瞇著眼,盯著手機,內心火熱,他已經許久都沒這種強烈感覺了!這樣極品的女人,像極了自己死去的前妻年輕時,身材高挑,擁有絕美之物,長發飄飄。

  李玲玉用涂滿沐浴露的手搓了搓胸口,發出輕微的摩擦聲,惹的老王險些沒忍住!搓完胸口,在浴缸里泡了一陣后,微微起身,站在浴缸里,滑溜溜的玉手拿著肥皂擦拭,不小心觸碰到了那兒,突然俏臉一紅,有點不舒服……她大腿一軟,重新躺在了浴缸里,接下來,李玲玉竟做了一件令人震驚的事兒,在老教授王建國的家里。

  她竟然……老王注意到屏幕上的畫面,嗓子不斷吞噬。

  大概持續了幾分鐘,李玲玉微微滿足,俏臉漲紅,黯然清醒,心底大罵自己不知羞恥,內心卻又有些興奮。

  想到這,她小蠻腰忍不住往上一挺!“小李,你把換洗的衣物給我,我給你去清洗烘干,衣櫥里有浴袍,都是干凈的。

  ”門外 傳來老王的聲音,讓沉浸在幻想中的李玲玉匆忙停手,回神過來。

  “謝謝。

  王教授。

  ”李玲玉打開了一點門縫,將白嫩嫩的手從里面伸了出來,胳膊上還沾染著滴滴水珠,因為距離很近,一股曼妙的香味,從門縫中傳了出來,讓老王睜大了眼睛。

  老王眼疾手快,微微側身,眼神透過縫隙,正好其后是化妝臺,通過鏡子反光,他看到了這位美女大學生曼妙的身材。

  絕對人間極品! “劉思雅,我明著告訴你,我就是想得到你。

  用不用我再提醒你一句,你 亡夫欠的債還有一個月就到期了,我看你怎么湊夠三百萬!”一個身影微胖的中年男子,猛的從飯桌上站起,用夾雪茄的手指指向劉思雅。

  那一雙兇惡眸子,渾如一只吃人不吐骨頭的餓狼。

  劉思雅渾身顫抖,胸口顫抖著,看的人心癢。

  她才26歲,正值青春好年華。

  因為亡夫多年的疼愛,她的身材姣好成熟,豐腴有致。

  加上一張貌美的容顏,還有那出塵的女神氣質,她完全就是一個極品少婦。

  可這樣的她,得不到滿桌男人一絲的關心,所有人只關心她的臉蛋,她的誘人身子。

  這一刻,她的心涼透了。

  她已經找了八個合作商,每一個都不愿跟她合作,一切就像商量好似的,所有人都要為難她。

  而那些欠她亡夫錢的人,更是趁機各種賴賬,恨不得一下子把她亡夫的公司拖垮。

  如果她的丈夫不曾離去,她依然會是那個貌美如花的家庭主婦,哪會經歷這些人面獸心。

  飯局散去,她也回了自己訂的豪華套房,放了熱水,光著身子躺進了浴缸。

  熱水侵襲著雪白迷人的酮體,劉思雅感覺渾身都放松了。

  可她還是忍不住流出眼淚,罵道:“王永強,你個混蛋,你這樣一走了之,我和孩子怎么辦?難道,我真的要拿身體換取這一切嗎?”心中悲痛, 手掌輕撫著身子。

  她不愿意出賣自己的身體,但作為一個正值美好年華的女人,獨孤的度過每個日日夜夜更是一件難以忍受的事情。

  正在關鍵的時候,浴缸旁邊的手機響起。

  她蹙著眉頭拿起手機,一個成熟女人的聲音傳來,“ 小雅,你的情況我已經聽說了。

  你 姐夫雖然沒什么本事,但幫你處理一些老賴一點問題都沒有。

  我已經讓你姐夫過去了,估計馬上就到你入住的酒店,你去接一下!”“什么?”劉思雅的杏目一瞪,不敢相信,“姐,你開什么玩笑。

  姐夫就是一個養豬的農民,生意場上的事情他哪懂?而且,姐夫他……”話說一半,劉思雅說不下去了。

  姐夫平時里用色瞇瞇的眼睛盯著她看,她怎么好和姐姐說?雖然不是親姐姐,但是倆人從初中時候起就是最要好的閨蜜,一直以姐妹相稱,關系早就不是一般的朋友同學了。

  “這你就說錯了,你姐夫雖然是個養豬的,也就高中文化,可他好歹也是一個農民畫家。

  前兩天,你姐夫的一幅作品還得了獎呢!你放心,你姐夫辦事靠譜,他早年間跟人學過武,保護你,幫你要債都是一把好手。

  行了,事情就這樣說了,你去接一下你姐夫!”話還沒說完,劉思雅的姐姐就掛了電話。

  劉思雅拿著手機正呆滯著,套房門(兩根一起插進去)口傳來摁鈴的聲音。

  她臉色一變,心道:姐夫來的沒那么快吧?心生狐疑與不爽,她還是如芙蓉出水一般離開浴池,昂首挺立,扭動著纖細的腰肢,水珠沿著動人的線條滑落。

  兩條玉腿亦是圓潤白皙,像是T臺模特一般。

  她走了沒兩步,扯下酒店里的浴袍,熟練地一系,朝著套房門口走去。

  為了確定是不是姐夫,她先透過貓眼朝外面看了一眼。

  等看到那張熟悉的國字臉,還有那雙熟悉的色瞇瞇目光,她漂亮的柳眉再次一蹙。

  她正遲疑著要不要開門,還是想辦法將門外的姐夫趕走,外面的魁梧男人又一次摁響了門鈴。

  劉思雅一陣煩躁,猛地打開房門,帶著一種憤怒的表情瞪向門口的韓大力。

  韓大力見到穿著浴袍的劉思雅卻是一驚,目光直勾勾地把劉思雅由上到下看了一遍。

  尤其是看到劉思雅領口間的時候,讓他忍不住吞咽口水。

  劉思雅討厭韓大力那不加掩飾的吞口水動作,不由冷哼一聲。

  在她看來,韓大力的這種行為和那些想要她的禽獸一點區別都沒有。

  韓大力面露尷尬,緊接著才回神,訕訕一笑,說道:“小雅,你剛剛洗完澡啊?”聽到這話,劉思雅更氣了。

  這叫什么話,她洗沒洗完澡和他有什么關系,他難道想趁機對自己做什么不成?她這兩天受夠了外人的氣,不想面對韓大力還怕這怕那,便冷著臉道:“姐夫,咱們還是說 正事吧?我姐已經給我打過電話了,你既然是來幫我的,我就給你安排好一切。

  你在門口等我換身衣服,然后我帶你去樓下開一間房,再帶你去吃一頓飯。

  ”說著,劉思雅就要關門,韓大力卻嘿嘿笑道:“不急,不急,我也正想跟你說正事呢!”“嗯?”劉思雅面露不解。

  “這里不方便說,我們還是進去說吧?”韓大力也不理會劉思雅,直接進了套房。

  劉思雅滿目厭惡,遲鈍兩秒才關了房門。

  接著,韓大力從身上掏出 一沓錢來,和劉思雅道:“小雅,我和你姐姐也沒什么本事,但這十萬塊錢,你務必要收下。

  ”“姐夫……”看到那一沓錢,劉思雅的目光瞬間濕潤了,對韓大力的厭惡也一下子消失,“姐夫,這錢我不能要,你和我姐還有兩個小孩要養活,我不能拿你們的錢!”“你客氣啥,我和你姐還是外人啊?”韓大力說著,把一沓錢朝劉思雅手里塞。

  劉思雅條件反射地抗拒,兩個人一來一往,劉思雅沒系死的浴袍系帶一下子開了。

  “你再這樣,姐夫可要生氣了,拿著!”韓大力沒有注意到劉思雅浴袍的變化,面色一沉,厲喝了一聲,同時把錢強硬地塞到劉思雅的手里。

  劉思雅雙手朝下閃躲,也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浴袍開了。

  等到她意識到的時候,她身上的風光大露。

  而韓大力強塞錢的手掌,無巧不巧正好落向了她的小腹下方……韓大力的眼睛瞪的滾圓,自己也驚呆了,沒想到小姨子的浴袍突然松開,而他的手掌正好碰到。

  感受到手上傳來的觸覺,他條件反射地低頭,正好看到了兩條完全暴露的美腿,以及不可言喻的畫面。

  他的喉嚨處不自主地發出吞咽之聲。

  等他再次抬頭,看到將浴袍撐得鼓鼓的劉思雅。

  那種姿態與膚色,韓大力從來沒有見過,他只覺得自己心臟受到了重擊,砰砰加速。

  就在這個時候,呆滯中的劉思雅發出了一聲尖叫,緊接著轉身就跑,沖進了一個隔間。

  看著劉思雅慌亂奔跑的模樣,韓大力的表情更加奇妙,有復雜,有驚喜,更多的是渴望。

  他垂涎著劉思雅的身體,從當年見到劉思雅的第一眼,他就垂涎著劉思雅的身體。

  這些年來,礙于一些阻礙,韓大力只能遠遠地觀望劉思雅,沒有機會靠近。

  現在劉思雅的老公去世了,韓大力終于找到了機會,終于可以靠近劉思雅了。

  可他內心的邪惡想法真的能夠實現嗎?他的老婆還在,劉思雅也不是一個放浪的女人,他總不能強迫劉思雅吧?韓大力內心苦惱著,很快又冷靜下來。

  他的奢求不高,哪怕近距離觀看劉思雅也知足了。

  而剛才發生的事情,他幾乎將劉思雅的身子看個精光,甚至手掌都觸摸到了劉思雅。

  這比他預期的還要好,他已經達成了他的目標。

  可他的內心為什么沒有一絲安穩,反而想要更多?不自主地,他把觸摸到劉思雅的手掌舉起,認真觀看了兩秒,喉嚨再次發出咕嚕之聲。

  若是有人在場,便會發現韓大力身體細微之處的變化。

  這是一個壞男人,他內心潛藏著無數邪惡。

  至于劉思雅,她此時在大床所在的臥室內慌張地換著衣服。

  正當她準備穿上薄薄的褲子之時,她突然發現自己也有了異樣的反應。

  在突然而來的刺激之下,她竟然有了感覺。

  劉思雅的一雙杏目滿帶恐慌,不敢相信。

  怎么可能?韓大力不小心碰了她一下,她怎么就有了感覺?她的心里明明很抗拒韓大力,為什么身體是這個反應?難道,她就像人們常說的那樣“嘴上說著不要,身體很誠實”?不對,不是這樣的,一定不是這樣的……劉思雅滿目著急,眼淚都要急出來。

  一定是自己剛才在浴缸里做的事情,當時的感覺猶在,導致這種尷尬的情況。

  沒錯,一定是這樣!劉思雅在心里安慰著自己,韓大力的聲音突然傳來:“小雅,你沒事吧?剛才的一切只是誤會,是偶然事件,你千萬不要有什么心理負擔,一切都是姐夫的錯!姐夫把錢放茶幾上了,我到門口等你,等你換好衣服,咱們吃飯的時候再說正事!”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