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the schoolboy and the mailwoman >

the schoolboy and the mailwoman



“我這邊也無權查閱你的檔案 信息,你最好打 電話去軍區問一下,是不是他們那邊做了什么手腳。

  ”“好的,余叔。

  ”掛了電話, 林昆皺了皺眉頭,本來這也不算什么大事,但經過這么一折騰,發現連省部都無法查閱到自己的檔案信息,又實在是太蹊蹺了。

  稍作遲疑,林昆馬上把電話打給了 老胡

  漠北軍區的一號 首長老胡,此時正在他那棟紅磚小二樓的會客室里招待貴客,他自己屈身坐在下座,客人坐在首座,這絕對是不多見的,兜里的電話響了,一看是林昆打來的,老胡的腦門上頓時就皺下了三道黑線,他頜首沖首座的白發老者笑了笑,道:“老首長,是林昆打來的。

  ”被稱作老首長的老者,滿頭銀發,一臉和善的笑容,道:“那就接吧。

  ”“嗯。

  ”老胡摁了接聽鍵,聽筒剛放到耳邊,馬上就 傳來了林昆急躁的聲討聲:“老胡,是不是你把我的檔案信息做了手腳?說說吧,你到底想干嘛?”老胡道:“小林啊,你聽我說,你是咱們國家出色的人才,所以國家準備暫時把你的檔案信息封存起來,這都是上層的意思,絕無惡意啊。

  ”老胡停頓了一下,看了一眼首座的老者,得到默許后,又繼續 說道:“最近國安局那邊可能會派人跟你接觸,到時候會有重要的任務下達給你。

  ”“狗屁任務啊!老子不干,老胡你直接跟國安局那邊說,我林昆退役了,不想再參與國家的事情了,別讓他們來找我了,找我也是白找,要是他們敢跟我玩陰的狠的橫的,也別怪我手下不留情,來一個廢一個!”嘟嘟嘟……電話里傳來了盲音,老胡收好了電話,有些尬尷的看著老者,道:“老首長,讓你見笑了,林昆這小子就這樣,跟咱漠北的野狼一個脾性。

  ”老者笑了笑,聲音低沉沙啞的道:“好嘛,這才是我老朱家的種……老天爺真是待我朱某人不薄啊,能讓我有生之前找到這個孫子,而且還是這么一個人中龍鳳的人物,我也終于可以不用再擔心百年之后,朱家后繼無人,哈哈哈!小胡啊,去備上一桌酒,我今天想喝酒!”老胡為難的道:“老首長,可您的身體……”老者爽朗的笑道:“不礙緊,偶爾痛痛快快的喝一頓,死不了的,哈哈!”掛了電話。

  林昆大搖大擺的走進了別墅區,什么國安局特別行動處的,這些在別人眼里神秘而又深不可測的組織,他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只是令他想不到的是,這一切的安排竟都出自于燕京城里朱家朱老爺子之手。

  而更令他想象不到的是,他那從小就孤兒的身份,竟與燕京朱家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燕京朱家,那可是華夏紅色政權開國的元勛世家,歷經數十年的發展壯大,早已經是燕京城里中流砥柱的四大家族之一。

  林昆回到了別墅,老捷達停在門口, 楚靜瑤不在家,偌大的房子一個人待著,實在是無聊,他本來琢磨著開著車出去兜兜風,可眼下要緊的任務還沒有完成——熟悉別墅的地形,畢竟以后要在這兒工作很久。

  樓上樓下的轉了一圈。

  別墅一共三層,額外還有一個地下室,一樓主要是廚房、餐廳和客廳,二樓是臥室和休閑的地方,三樓是一個全景的閣樓,擺著一張大床,白天躺在床上可以看藍天,到了夜里可以看星空,地下室是藏酒窖。

  推開酒窖木門的一剎那,林昆著實被驚呆了,這間酒窖至少一百個平方,整齊的擺開了八個高低不一的酒架,每個酒架上又都擺滿了各式各樣的酒,隨便抄起一瓶一看,都是價格不菲的世界名酒,什么 軒詩尼、茅臺、人頭馬、XO、伏特加、白蘭地、威士忌的……應有盡有。

  “我勒個去……”林昆驚嘆一聲,本以為這酒窖就是個擺設,沒想到里面的料這么足。

  “不行,我得壓壓驚。

  ”林昆咧嘴笑道,就近拎起一瓶72年的軒詩尼,啵的一聲打開,對著瓶口咕咚咕咚的就灌了兩口,然后吧唧吧唧嘴:“嗯……口感還不錯呵。

  ”不得不說,這廝臉皮實在太厚了,(性插故事)想喝人家楚靜瑤私藏的名酒也就罷了,還找了那么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壓驚,狗屁呢。

  而且再說了,他那喝慣了漠北烈酒的舌根,真能喝出人家72年軒詩尼的口感?扯淡吧!在酒窖里轉悠了一圈,這廝又拎著酒瓶到別墅外,還極為不慚的點上了根大紅河,灌一口酒,吐一個煙圈,正常人喝名酒都是高腳杯配雪茄,講究的是一份高雅與享受,這廝喝名酒的架勢倒像是在喝礦泉水……咕咚咕咚。

  哎,這也忒特么的暴殄天物了吧。

  別墅的前后都有小院,用小柵欄圍著,有著一股田園小清新的感覺,值得一提的是在車庫的旁邊,有著一小塊空著的菜地,大約五六十個平方。

  這菜地是昔日開發商的賣點,每棟別墅都有,專門用來給業主們養花種菜感受田園生活的,只可惜目前來看,幾乎每家的菜地都是空著的。

  林昆踩了踩腳下的泥土,心里頭琢磨著,這難得的一塊菜地,不種點什么太可惜了。

  不知不覺的已經中午了,陽光透過窗戶照進辦公室,楚靜瑤批示完了桌上的最后一份文件,抬起頭望向窗外,遠遠的能看到天楚國際大廈的塔尖,那是象征著中港市經濟地標的建筑,三年前楚相國就走完了法律程序,將天楚國際大廈和天楚集團59%的股份轉在了楚靜瑤的名下,從法律意義上講,天楚集團目前最大的股東是楚靜瑤,楚相國這個董事長只是替她打工的。

  但是因為楚靜瑤不肯原諒楚相國曾經犯下的過錯,現在寧愿委身于一家小廣告公司里當部門經理,也不愿意踏入那棟別人夢寐以求的大樓。

  端起桌上泡著的檸檬水,小小的抿了一口,楚靜瑤站起身來走到窗邊,高挑的身影佇立在大落地窗前,窗外的陽光在她的身上勾勒出一圈曼妙的金邊,透明的辦公室大門后的男同事們頓時沒了工作的心思,紛紛向他們的女神領導投來了炙熱的目光,一時間竟看的有些癡了。

  也不光男同事,許多的女同事也都紛紛看過來,炯炯的眼神里滿是艷羨,面對如此的女神領導,她們的骨子里只有羨慕,生不起半點的妒忌。

  楚靜瑤握著手機有些猶豫,她不知道接下來這個電話該不該打,猶豫了一會兒后,她在心里輕嘆一聲:“算了,就當是為了兒子了。

  ”電話撥了出去,手機上顯示著:臭流氓,是林昆的號碼,楚靜瑤本來想問問他在警察局里有沒有出來,結果電話剛響了一聲,就被接通了。

  “喂,老婆……”電話里傳來了林昆輕佻的聲音,楚靜瑤一聽,頓時黛眉一皺,命令喝止道:“閉嘴,誰是你老婆!”緩了一下,又語氣嚴厲的接著道:“林先生,希望你能搞清楚狀況,你是請來給我兒子當爸爸的,請你自重!”“……”楚靜瑤說完,電話里變的一片安靜,過了幾秒鐘,就在她以為是否掉線的時候,里面傳來了一聲很響亮的酒嗝,她眉頭又是一蹙,問道:“林先生,明白么?”“……”電話里還是安安靜靜的,少頃,又傳來了一聲酒嗝聲。

  “說話!”楚靜瑤語氣強硬的道。

  “唉……”電話里終于傳來了林昆的聲音,依舊輕佻,道:“老婆,你們女人可真奇怪,剛才還不讓我說話,現在又喊著要我說話,男人可真是……”楚靜瑤啪的掛斷了電話,要不是從小就極高內涵修養,她早就發作了,緩了一口氣才發現,重要的事情沒說,于是又硬著頭皮把電話打了過去。

  重要的事情是她今天晚上加班,得讓林昆去接孩子,過去遇到這樣的情況,她都會找別的朋友去幫忙,現在林昆既然以爸爸的身份出現了,這樣的忙就不應該再找別人了,主要是怕對楚澄的心里造成影響,到時候孩子要是問一句爸爸為什么不去接我,她還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至于林昆從沒從警察局里出來,事情已經很明顯了,要是還在警察局里,不可能那么快接電話的,再者直覺告訴楚靜瑤,這個流氓還是有兩把刷子的。

  電話很快又接通了,這回不等林昆開口,楚靜瑤一口氣的把事情說完了,末了還補上了一句:“你要是膽敢照顧不好我兒子,我要你好看!”然后果斷的掛電話,連答應的機會都不給林昆。

  此時,林昆正躺在別墅二樓的藤椅上,聽著手機里的盲音,臉上笑意玩味,軒詩尼咕咚完了,沒想到這東西后勁兒還挺大,竟讓他有了睡意。

  一覺醒來,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 小楚澄四點半準時放學,林昆趕緊去洗了把臉,開著老捷達直奔幼兒園,路上腦袋還是有些昏昏沉沉的,這也就是他了,常年喝慣了漠北的烈酒,對酒精的抵抗力極高,要是換作普通人,一下子喝光了整瓶的軒詩尼,非得醉上三天兩夜不可。

  老捷達停在距離學校大門口很遠的地方,不是林昆不想停的近一些,實在是沒地方可停,四周擁擠的狀況比早上更甚,車山車海的不計其數,家長們簇擁在學校的大門口,等待孩子們放學,林昆也從車上下來,加入了他們的隊列。

  放學鈴聲一響,孩子們像是嘰嘰喳喳的小天使一樣,排成了整齊的隊列,在各班老師的帶領下出來,然后再被各自的家長接走。

  人群中,小楚澄一眼就看到了林昆,興奮的揮著小手喊道:“爸爸!”林昆也看到了小楚澄,從人群里擠了出來,笑著喊道:“兒子!”小楚澄背著小書包,一臉開心的跑到了林昆跟前,林昆一把把他給抱了起來,小家伙貼在他的臉上啵的就親了一下,“爸爸,我好想你啊!”林昆笑著捏了捏小家伙的白白嫩嫩的臉蛋,道:“才幾個小時不見,就想爸爸啦?”“嗯嗯。

  ”小楚澄認真的點頭,然后又開心的道:“爸爸,我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

  ”“什么好消息啊?”林昆笑著問。

  “我當上老大啦!”小家伙頗為自豪的說。

  “什么老大?”“我們幼兒園的老大啊,現在別的小朋友見了我都叫大哥,嘿嘿……爸爸,我是不是很厲害啊?”說完,小家伙捎捎頭,一副害羞的表情。

  “……”林昆的腦門上頓時垂下了無數道黑線,不用問,肯定是因為他早上的舉動,讓幼兒園里的小朋友都害怕小楚澄了,所以這小子才當上了老大。

  雖然他自己從小到大都是孩子王,但他深刻的知道,上學好好讀書才是關鍵,他剛要開口教育小楚澄這樣是不對的,身后就傳來了一個悅耳的聲音。

  “林先生?” “大頭,可以幫 嫂子一個忙嗎?”蹲在地上,正 拿著棍子戳螞蟻的趙大頭忽然聽到身后有人喊他。

  趙大頭晃了晃腦子,吸溜一聲,把流出來半截的鼻涕又吸了回去,然后轉過身子,看著不遠處坐在凳子上的女人,吶吶的說道:“嫂子,要干……干啥呀?” 王雪看了看一臉茫然,渾身都臟兮兮的小叔子,臉上卻也沒表現出什么厭惡的神色。

  她早已經習慣了。

  “你……你幫嫂子拿著這個 奶瓶好不?嫂子雙手空不出來,不好擠……”王雪白嫩俏麗的臉上,一下泛出了紅暈。

  盡管之前也讓趙大頭幫她這么做過,可那時候都是在晚上黑燈瞎火下進行的。

  而現在是白天!“ 好哇好哇,吃奶奶……大頭可以吃嫂子奶奶了!”趙大頭一聽到王雪的要求,立馬將手里戳螞蟻的棍子丟了,朝王雪走去。

  他混沌的腦子里,依稀記得,每天晚上嫂子都會讓他幫忙拿著奶瓶。

  而在趙大頭好奇心之下,他也學著小侄女那樣,拿著奶瓶嘬了一口,從此便愛上了那樣的滋味。

  在趙大頭心里,奶瓶里好像裝的不是 奶水,而是天底下最甘甜的東西!“大頭……別說了!”王雪羞紅的臉都快埋到胸口去了。

  趙大頭嘿嘿一笑,只覺得這樣子的嫂子,看著讓人心慌慌的。

  他一手接過王雪手中的奶瓶,然后熟稔的將奶瓶扭開蓋子,將奶瓶頭對著王雪的胸口。

  “嫂子,擠……快擠!”趙大頭臉上露出興奮的表情。

  之前在晚上,王雪也是一直這么當著他的面擠奶的。

  “嗯……別(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急,讓嫂子先把 小丫放床上去。

  ”王雪說著,起身將懷里還沒滿歲的女兒,放在一旁的搖籃床里。

  “哇哇——”可小丫頭剛被放在搖籃里,一下就睜開了眼睛哭了起來。

  王雪不得不又立馬把她抱在懷里。

  看到王小丫還在哭,想了想,王雪干脆直接解開了自己白色的寸衫扣子……頓時間,趙大頭眼里只有那雪白細膩的柔軟!上面還有溢出來的奶水!還不等趙大頭看個仔細,趙小丫那小丫頭直接張嘴一咬,便擋住了。

  小家伙吃到了奶,一下又不哭了。

  “嚶嗯……”被女兒嘴巴咬著,加上趙大頭一直盯著看,王雪臉上不由得更加紅潤了起來,忍不住輕聲呻吟了一句。

  一想到眼前這一切都被小叔子看光了,王雪心里一下涌現出一股異樣的感覺。

  “大頭……別看了!”王雪扭了一下腰,說道。

  可這一扭腰,趙小丫嘴里的奶源就直接被甩了出去。

  而且還有一絲奶水,直接甩到了他的嘴邊……這一下,趙大頭眼睛都看直了!“嫂子,擠……擠奶!快擠奶!”趙大頭盯著王雪袒露出來的雪白,面紅耳赤的說道。

  他現在渾身難受的很,心也跟著慌慌的。

  只可惜,王雪立馬又將頭塞進了趙小丫的小嘴里。

  “大頭,小丫在喝呢,嫂子不好擠……”王雪知道,小叔子估計是想起了之前喝奶的感覺了。

  這時候的趙大頭,在王雪眼中,就像個和趙小丫一起爭奶吃的小孩子似的,讓得王雪一時間母愛泛濫。

  就在這時,趙大頭突然伸出了舌頭,在嘴邊繞了一圈。

  將剛才那滴被甩在他嘴邊的奶水,舔進了嘴里。

  這一幕,落在王雪眼中,頓時讓她感覺自己的身子一下像是被燒著了一樣,嘴里輕哼了一聲。

  “大頭……嫂子給你擠另一邊的奶水,好不好?”王雪剛說完這句話,頓時就有點后悔了。

  她也不知道怎么了,一看到趙大頭炙熱的眼神,到嘴邊拒絕的話都說不出口了。

  “好哇好哇!大頭要喝奶奶……”趙大頭不斷點頭,臉上露出傻傻的笑容。

  王雪輕嘆了一聲,又伸手將 襯衫扣子解了幾顆扣子。

  這一下,整個襯衫已經完全向兩邊袒露開了。

  而為了帶孩子喂奶更方便,王雪的襯衫里面并沒有穿文胸。

  如今披露開來的襯衫,隱隱露出了一大片的春光。

  趙大頭瞪著大眼睛,鼻息間呼出粗重的呼吸聲,直愣愣的看著王雪胸前的雪白。

  “奶……嫂子,奶!”說著,趙大頭又將手里擰開了的奶瓶湊了上去。

  這一湊上去,趙大頭的雙手直接撥開了王雪的襯衫,粗糙的手指一下觸摸到了王雪胸前的柔嫩肌膚。

  “啊……嗯嚶……大頭!不要,讓嫂子自己來……”感受到胸前被小叔子的手指擠壓著,王雪身子一顫,繃得緊緊的。

  她咬著玉唇,俏臉發紅,吐氣如蘭的說道。

  可是王雪右手要抱著趙小丫喂奶,只能勉強空出一只手出來。

  擠了半天,也沒擠出多少奶水出來,倒是奶水越來越漲了。

  這邊拿著奶瓶一直對著源頭的趙大頭,早已經急得滿頭大汗。

  “嫂子,快!大頭幫你!”說完,趙大頭頓時空出一只手來,一把撥開了王雪身上的襯衫,直接握住了那里,學著王雪之前的動作開始擠壓起來。

  頓時間,奶水源源不斷的進到了奶瓶里。

  “哈哈哈!嫂子,你看,出來了!”趙大頭看到面前的這幅場景,一下興奮起來。

  只是王雪這會兒已經完全沒有力氣去回答趙大頭的話了。

  此刻趙大頭的雙手好似有一股魔力一樣,讓得王雪渾身都沒了力氣。

  而偏偏往日晚上才會漲的奶水,這次白天就開始漲起來了。

  趙大頭擠了這么久,好像還一直有奶水出來。

  “啊……大頭,好了嗎?嫂子好難受……”王雪咬著嘴,俏臉已經紅到了脖子根。

  她也不知道,怎么今天自己的奶水一下這么多了。

  趙大頭瞪著大眼睛看著手里的奶瓶,一點點被白白的奶水裝滿。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