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pretty pridot >

pretty pridot



據海內網12月25日報道:看到 陳川這種滿含侵略的眼神, 蔣楠心底一慌,尷尬臉紅著看了一眼陳川,下意識的伸手擋在了胸前,雙腿收縮緊緊合攏在一塊兒…… 陳川正是她家教的對象,對于這個英俊且多金的青年,有時候蔣楠在跟 王海親熱的時候,經常會忍不住把王海幻想做是陳川,當然,這是她心底藏著的秘密。

   而陳川呢,對于蔣楠這個性感成熟的老師自然也是喜歡得很,自從一次聽課中,見到蔣楠,陳川就被蔣楠所表現出來的知性和成熟所吸引。

   得知這個女人居然在外面做家教,陳川就想辦法聯系上了蔣楠,以每個月五千的薪資,聘請蔣楠替他補習英語課程。

   眼前蔣楠所呈現出來的一幕,早已經讓陳川渾身不安生了,他極力忍著心底那種狂躁和不安,看著蔣楠笑了笑: 蔣老師,快進屋吧,看你都被雨水淋濕了,得趕緊洗個熱水澡,換身 衣服,要不然容易感冒。

   嗯。

  蔣楠點了點頭,紅著臉跟在陳川后面走進了別墅,她不是第一次來陳川家,每次踏進別墅的時候,蔣楠心底都會生出一股特別酸酸的 感覺

   對比起她和老公王海居住的六十平米小居室,陳家寬敞,大氣、豪華的別墅,有一種讓她自慚形穢的感覺。

   她心底渴望擁有這樣一棟房子,當然,這也只是想想而已,動輒就是成成百上千萬的價格可不是現在她所能承受的。

   唉……蔣楠在心底嘆了口氣,將自己的高跟鞋脫下,擺到一旁的鞋架上,然后光著一雙精致的腳丫子朝浴室方向走去。

   自己一身衣服都被雨水浸透了,黏在身上令她很不舒服。

  而且陳川的目光,讓她很不自在,必須得趕緊換掉。

   一旁的陳川,盯著蔣楠的背影,看得出神,從背后,更能完美的欣賞到蔣楠那豐腴的S形曲線,被浸透的紗質短裙上方一個輪廓分明的三角印痕,隨著蔣楠搖扭動的腰肢,勾勒出的弧度引人著迷。

   這女人簡直就是一個尤物!陳川舔了舔干澀的嘴唇,在心底感嘆著。

   嘩啦啦……很快的浴室里就傳來了一陣流水聲。

   站到蓬頭下的蔣楠,在熱水的沖刷下,身上那股寒意驅散了不少,她伸手將烏黑的長發給攬到腦后,仰著頭,熱水順著她精致的臉頰,從粉紅的脖頸,流向整個 身體,蔓過漂亮的肚臍眼,沿著盈盈可握的小腿,流到地板上,濺起陣陣水珠。

   一旁的晾衣架上,掛著她的 貼身衣物,天藍色的Bra正往下滴著水。

   站在浴室門外的陳川,此刻心底難以平靜,可不是嗎?浴室里自己夢寐以求的女人正在洗澡,他要是能淡定的話,那他就不是一個男人了。

   嘿嘿……還好我有所準備。

  陳川在心底壞笑兩聲,連忙回到自己房間,打開電腦,調出監控畫面。

   很快的,蔣楠那曼妙的身體就顯現到了電腦屏幕里。

  是的,他在浴室里裝了監控探頭。

   沒想到這場大雨竟然幫了他一個大忙,讓監控探頭有了用武之地。

   浴室里的蔣楠,此刻渾然未覺。

  她伸出潔白的玉手,正往身上抹著沐浴露,整個浴室里騰著大片的蒸汽水霧,騰起的水霧影響了監控畫面,陳川這時只能看到一個模糊的倩影,但饒是這樣也把他刺激得不輕。

   而蔣楠呢,此刻一邊沐浴著,腦海一邊情不自禁的浮現出陳川的影子,慢慢的把手移到了胸上,嘴里開始發出低吟…… 都說健壯的男人那方面很厲害,也不知道陳川那里會是什么樣子? 想到昨晚與老公,沒有令她滿足,蔣楠俏臉一紅,情不自禁的開始尋找安慰。

   特別一想到這里是陳川家,蔣楠心底害羞之余,一種異樣的興奮和刺激涌上心頭。

   在別人家里做這種羞羞的事,總是緊張中透著興奮。

   她緊緊咬著嘴唇,控制著那令人興奮的聲音不被陳川聽到,腦袋也不知道是因為享受還是什么仰得高高的,整張臉蛋上透著絲絲嫵媚以及滿足。

   這…… 電腦前的陳川看傻了,他沒想到蔣楠竟然會自娛自樂! 瞬間,他的心底浮現出一個大膽而瘋狂想法! 蔣老師,我給你找了套 睡袍,你把門打開一下我給你遞進來。

  陳川抓著一套睡袍,敲響了浴室的門。

   此刻的蔣楠已經到了緊要關頭,突如其來的敲門聲把她嚇了一跳。

   啊……她尖叫一聲,下意識的手一抖,身體瞬間繃緊,然后又很快舒展開來…… 她完全沒有想到,竟然在這種緊張的氣氛下,自己…… 蔣老師,你在嗎? 啊……在。

  在呢。

  蔣楠深呼吸一口氣,忍著渾身酸軟的不適,輕輕將門打開一條縫隙,把陳川手里的睡袍接了過來。

  開門的剎那,她忽然掃到陳川下方,當即小嘴張成O型。

   天吶,好嚇人。

  蔣楠在心底吃驚道。

  陳川這兒跟老公王海一比,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要是和他在一起的話,自己能不能承受還是一個問題,實在是太恐怖了。

   蔣楠心底打了一冷顫,連忙關上了門。

   站在鏡子面前,她能看到此刻她的臉頰早已燦若紅云,胸口一陣劇烈起伏,難以平靜。

  她用毛巾把身體擦干,拿過睡袍一看,頓時就傻了眼。

   這睡袍也太前衛,太薄了吧,這……我怎么好意思穿出去。

   睡袍是那種薄紗透明款的,面料特別輕薄,想來穿在身上肯定特別舒服,只是太露了。

  蔣楠還從來沒有穿過如此大膽的衣服!她內心特別糾結。

   不穿吧,自己的衣服又還未干。

  穿吧,她有些抹不開面子。

   小川也真是的,怎么偏偏就給我找了這么一套衣服呢,真是……唉……蔣楠在心底嘆了口氣,雖然有些難為情,但當下沒得選擇,她慢慢將睡袍穿在了身上,然后對著鏡子審視了一圈。

   不得不說,雖然睡袍款式大膽而前衛了一些,但穿在身上展現出來的效果卻是特別棒! 曲線玲瓏,隱隱欲現,那種朦朦朧朧的既視感,讓她看了都忍不住一陣嘖舌,別說男人了。

  而且睡袍又是那種類似裙子的式樣,睡袍下角堪堪達到大腿腿根,兩條豐腴且修長的美腿,毫無遺漏的顯露再空氣里,空調里的熱風一吹,感覺溫乎乎的。

   蔣楠下意識的掃了一眼晾衣架上的貼身衣物,猶豫良久:小川你在嗎?可以把我的衣服拿出去烘干一下嗎? 她真的實在受不了不穿小衣的感覺,感覺隨時都會被人看透似的。

   在的蔣老師,你把衣服給我吧,我這就去幫你烘干。

  陳川巴不得這樣呢。

   嗯。

  蔣楠紅著臉小聲嗯了一句,顫抖著手將門打開一條縫隙,將自己的衣物交到了陳川手里,這還是第一次將自己貼身衣物給除老公以外的男人,這令她有些害羞,同時又有些興奮。

   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此刻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感覺。

  難道自己骨子里有放縱的潛質? 那邊接過蔣楠衣物的陳川,別提多高興了,他并沒有把衣服立馬拿到烘干機里烘干,而是拿到手里捏了捏,真絲的手感極好,面料既柔又軟。

   好香。

  陳川湊著鼻子在上面聞了聞,上面有著一股淡淡的清香味,這種味道不像是香水的味兒,更像是蔣楠身上的味兒。

   這種味兒令陳川特別沉醉,就連毛孔細胞感覺都舒張開了不少,在這種香味的引導下,陳川沒忍住將蔣楠的貼身衣物放到了褲里,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瞬間游遍全身…… 數分鐘后,蔣楠一臉忐忑的從浴室里走了出來,她的臉蛋紅霞未減,羞意更甚。

   每走一步,心口就會揪上一下,她緊張且含羞的看著坐在沙發上的陳川,看到陳川的眼睛一直盯著她,蔣楠真是羞得無地自容。

   她能感覺到陳川看向她的眼神里充滿了渴望和貪婪,下意識的她將雙腿微微合攏,手也緊緊扯著睡袍下角,生怕陳川會發現她里面什么都沒穿…… 殊不知陳川早就知道了,可不是嗎?她貼身的衣物都在他的房間里藏著呢,他又沒有給蔣楠準備,她去哪穿?這么好的東西,陳川可沒有還回去的打算。

   對于他來說,好的東西就要收藏。

   蔣老師,這是我剛替你熬的姜湯,你喝一碗吧,剛才才淋過雨,喝了能驅寒,防止感冒。

  看著蔣楠那緊張的樣兒,陳川連忙將熬好的姜湯遞了過去。

   謝謝。

  蔣楠道了謝,接過一連喝了幾大口。

  她沒想到陳川會如此細心、體貼,心底立馬升起一股暖意。

   小,小川。

  我看咱們還是快一點補習吧,今天的課程我來的時候已經備好了,大概需要五個小時的學習時間。

  蔣楠實在受不了被人盯著猛看的眼神,感覺自己隨時都會被看穿似的,連忙說道。

   只有讓陳川投入到學習中,她覺得眼前這種尷尬才會緩解不少。

   好的蔣老師,那我們去房間吧。

  陳川答應了。

  然后把蔣楠帶到了他的房間里,每次補習的時候 都是在這里進行(兩個洞一起插哦!好刺激)的。

   找課本,開電腦,陳川像個乖孩子似的坐到了電腦桌前。

  蔣楠則站在一旁開始指導學習。

   小川,我們先練習一下口語吧,老師說一句,你答一句。

   啊……好,好的。

  蔣老師。

  反應過來,陳川連忙心不在焉的回答道。

  他的眼睛自打進入房間的那一刻,就被蔣楠那纖細修長精致的小腿給吸引住了! 因為蔣楠是站在他面前的,只要陳川稍微一低頭就能看到電腦桌下蔣楠盈盈可握的小腿,特別是……特別是蔣楠那一雙光著的腳丫,小巧玲瓏,精美無比。

  此刻十指微曲,緊緊并攏著,趾甲蓋上涂了性感的玫瑰色趾甲油,顯得特別璀璨迷人。

   光顧著欣賞了,陳川哪里還聽得清蔣楠說什么。

   蔣楠自然也察覺到了陳川的異樣,她蹙了蹙眉,順著陳川的目光看去,就發現陳川竟然盯著她的腳丫! 這…… 蔣楠渾身一震,內心慌慌的,特別緊張。

  雖說她對陳川也有些許好感,但是做傳統教育這么些年,老師的那種拘謹與本分始終枷鎖著她,提醒她不能逾越。

   怎么辦?揭穿?還是假裝不知道? 猶豫片刻,蔣楠還是決定裝作不知道。

  她深提了口氣,正想用英語和陳川對話,可是忽然的,她的眼睛被陳川床頭上放著的東西驚訝到了!小嘴瞬間張大!一臉的羞憤以及難以置信! 天!我的貼身衣物怎么會在他的枕頭底下!不是讓他拿去烘干了嗎?他怎么……這一發現,蔣楠再也淡定不住了。

   她清晰的能看到自己的貼身衣物上有種醒目的痕跡,可以想象得到陳川到底是拿著它干了什么! 木訥,呆滯,緊張,興奮……等等情緒開始涌上蔣楠的心頭。

   短短的數秒內,她的腦海里已經閃現過了多幅畫面,一想到陳川拿著她的貼身衣物干壞事,蔣楠整張臉蛋紅緋一片,耳垂也燙的嚇人,紅霞一直蔓延到粉嫩的脖頸,看上去就像一熟透了的柿子。

   要命的是,她竟然在這種狀態下有了興奮感! 天,我到底在想什么?他可是我的學生!意識到自己那混亂的想法,蔣楠嚇了一跳,努力的搖著頭,想把這些東西趕出腦海,但是愈趕愈濃,揮之不去。

   一直低著頭的陳川,忽然察覺到蔣楠有些不對勁,他連忙抬起頭來,就看到蔣楠臉紅不已,眼睛一直盯著他床頭愣愣出神。

   糟了,被發現了。

  陳川在心底暗嘆了一聲不妙,想著該如何跟蔣楠解釋,承認?那多尷尬啊。

  不承認?事實已經擺在眼前。

   怎么辦? 陳川思考了兩秒,然后鼓足勇氣,忽然站了起來,伸手就把還處于呆滯狀的蔣楠給抱在了懷里! 透過薄薄的睡袍,陳川能感覺到蔣楠那溫軟的身子,當然也有一些緊張,他能感覺到蔣楠嬌軀在輕微顫抖著。

   老師,我喜歡你。

  我想做你的男朋友。

  說著,陳川立馬就吻了上去。

  對付女人,一柔二剛,這是鐵律。

   小川……別……嗚……反應過來的蔣楠想阻止已經晚了,她性感的薄唇被陳川堵上了。

   蔣楠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會和自己的學生產生什么關系,也更沒有想到陳川竟然這么大膽。

   有那么一瞬,她想推開陳川,可是不知怎么的,手上卻提不起力來。

  一股淡淡的煙草味氣息,在她的口腔里蔓延開來。

   這種味兒她還是第一次嘗到,對于接吻這種事兒,她本來是很排斥的。

  和老公王海也就只發生過一次,那還是剛結婚的時候。

  后來發現王海有口臭,有潔癖的她,無論如何也不愿意再和王海接吻了。

   可是陳川不一樣,這種淡淡的煙草味氣息,讓她有些沉醉,有些迷戀。

  漸漸的,蔣楠掙扎不是那么厲害了,她的身體也軟了下來,兩只手緊緊扒著電腦桌,雪白的尖下巴情不自禁的仰高了起來,香舌也在這種半推半就的情況下被陳川給噙住了。

   陳川能感覺到蔣楠的身體變化,從開始的抗拒,到接受,雖然只是短短數秒,但對于陳川來說已經足夠了。

     真不知該怎么講。

  到底是哥我太愛干凈還是哥太小氣?  哥跟一幫兄弟一起住在單位宿舍,一套三室兩廳的房子。

   同事T,同事Y,同事OY和哥我,因為都是 大老爺們,所以平時關系都還好,沒什么矛盾。

  同事T和哥哥是已婚人士,T和Y人都不錯,唯獨這個OY,真是他娘極品。

  平時最喜歡的口頭禪可以嗎?。

  即,幫我買個這個可以嗎?吃你個這個可以嗎?替我做個這個可以嗎?平時大伙出去吃飯,他從沒主動付過錢。

  但飯錢畢竟要AA的。

  我們三人都有意當著他的面把帳算好,把該給的錢給了。

  就唯獨他,跟看不見一樣,不給錢,也不說話。

  就要你逼著跟他要,他才會給。

  因為他這樣,搞的同事Y都不想跟他一起出去吃飯(因為Y是新人,工資也相對低點,而且幾乎都是Y先付賬,然后我們再給他,導致OY欠Y好多頓飯錢)。

  這些都還是小事,畢竟都是大老爺們,不太計較這個。

  關鍵是下面的事,受不了了。

  說說我的極品同事, 我快瘋了  此人喜歡 把自己的衣服和別人的混在一起放在 洗衣機里洗,想想看,大夏天的,洗的只有內衣褲。

  真的接受不了。

  我有意無意的說過好幾次,都是礙于情面,說的很婉轉的,說不麻煩你了,下次我的衣服自己洗就好了,謝謝你啊。

  我和T都有自己的 腳盆,平時放放換洗的衣服,因為是夏天,我都是兩天洗次衣服,這樣節水也節電,不至于天天都要用洗衣機,Y都是洗完澡就立刻自己手洗衣服,很少用洗衣機。

  這個OY喜歡把自己的衣服放進別人的盆里,可能T早覺察到這點,悄悄的把自己的盆放進了自己的房間。

  所以我的盆就成了OY放衣服的盆。

  這個我也不介意,只要你洗 你自己的衣服,我洗我自己的衣服就行。

  為了避免矛盾,我都是只要換了兩次衣服就立刻把自己的洗掉,這樣最起碼分的清點。

  但是畢竟是我兩天洗次。

  只要他洗衣服,總會把我的一起仍進洗衣機洗了,別的衣服也就算了,可是內衣內褲,真他娘的惡心。

  說說我的極品同事,我快瘋了  這還不是最要命的,最要人命的是這個OY最近得了腳氣,很嚴重的那種,從他買的一大堆藥膏和洗液就可以看的(秦檜兒子怎么死的)出來,因為平常大家也就是買個達克寧,摸個兩三天就好了。

  他剛才若無其事的拿我的腳盆洗腳,里面倒滿藥水洗他自己的腳。

  我日的,真的受不了了,大哥哎,這是我的腳盆,不是你自己的盆哎。

  你自己患了這么嚴重的腳氣還用別人的盆洗腳,我怎么辦?我用什么?我自己換下的內衣,內褲放什么地方?干,想想都惡心。

  真的。

  你既然得了腳氣,就自己買個盆好了,一個盆能有幾塊錢。

  我都不知道該怎么說,跟他明說吧,顯的哥好像多小氣,不就是用了一下你的腳盆嗎?可是,大家說說看,我換下的內衣,內褲,還要放到他得了腳氣的腳洗過的我的盆里。

  不行,這個絕對不行。

  今天看他拿我的盆洗腳,這個盆我肯定不會再用了,剛剛我換下的臟衣服,我用袋子裝了起來,放在自己的床下。

  明天我自己再去買個盆,我真的受不了他這樣。

  明天買個盆,我不會再放到衛生間了,直接放我床下。

  我以前的那個盆,他愛怎么用就怎么用。

  說說我的極品同事,我快瘋了  這種事本不是我們這種大老爺們拿出來說的,可是真的太惡心了。

  各位朋友,換做你們自己,你們會怎樣,大家設身處地的站在我的立場想下,到底是我太愛干凈,還是我小氣?  我真的受不了這種人。

  我剛都想當著他的面把我的盆給砸了,踩爛。

  真是悲哀!盆不值幾個錢,做的事情太不講究了!  各位朋友,我要不要跟他把話挑明了?唉,他好意思做這種事,我還真不好意思開口!真是悲哀到底了。

    再補充下,剛才我的一件T恤和兩條內褲(前兩天換的)被他放進洗衣機跟他的衣服一起洗了。

  衣服我是不會要了。

  不是我敗家,真的不敢再穿了,想想真的太惡心。

  萬幸的是幸好只是簡單的內衣褲,幸好昨天我的T恤沒換,今天還是穿的昨天的,不然就是兩件T恤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