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nini model >

nini model



  那一晚,大雨傾盆,雨線粗碩、有力地砸下。

  這樣的雨夜,坐在茶館里, 王先生握著一杯茶說:有一天,我忽然意識到,人到中年,最需要的是安寧和安定,于是,我和我那個 朋友平靜地分手了,各自回歸到各自的家庭……  一晚的緩緩敘述,王先生始終稱呼老婆 為我 愛人,稱呼另一個 女人為我那個朋友。

    傾訴者:王先生 43歲  與她在一起,我們更像朋友  1996年,我結婚7年。

  大概,真應了7年之癢的說法。

  那年,我出軌了。

    說來大概沒人信, 男人找情人,都找年輕漂亮的,可我那個朋友卻是一個比我大7歲的女人。

  至今,她50歲了,可我仍然記得她的好。

    那時在 工廠,我是技術員,一個小組十幾個人, 我與她同一車間同一小組,特別投緣。

  我們廠是季節性生產單位,忙季一來,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很辛苦,加上那時,我與我愛人的小矛盾越積越多,心里很壓抑。

  我在情人 妻子周旋九年(6/6)  有一天,我對她說,找個地方坐坐聊聊吧。

    其實,我與她在一起,聊的多是家長里短。

  孩子教育、街上流行、工作關系,什么都聊,連昨天買什么菜,燒出什么味道,都聊得津津有味。

  她是一個善解人意的人,能夠讓我坦率直言。

  這樣的閑聊,讓我壓抑的情感生活,有一個疏通渠道。

    漸漸的,我們便常約著去哪家酒店的咖啡屋坐坐,或相約去哪家茶館喝茶,或去哪家大排檔吃一頓飯。

  與她在一起,我感到輕松愉快。

    她是溫婉賢淑的女人,注重個人外表,與同事、領導的關系都不錯,特別懂得做人。

  那時,她與她老公的關系也不好。

  剛開始的時候,我們一兩個星期約一次,常常只是說說話。

  我們也相約出門游玩過,最遠的地方是到泉州,當天去當天回。

  至今,我還記得在泉州開元寺、姑嫂塔等景點,我們開心的笑聲。

    其實,我與她更像朋友。

  那時我想,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可是沒想到,因為是同事,一幫同事常來常往,漸漸,我成了她家的座上賓,她老公和孩子都將我看成她的好朋友, 對我很好,我家人也和她熟悉起來。

  (王先生輕笑著,笑容里有一絲曖昧和尷尬。

  )我在情人妻子間周旋九年(6/6)  有一次,她對我說:要不我們都離婚,然后結婚?說這話時,她與她老公的關系已經往好方向發展了,而我的家庭依然冰冷。

  我知道她不想離婚,說這話言不由衷,便將話題岔開。

  我也與我父母談過我的婚姻問題,母親說我愛人沒大錯,離婚對孩子不好。

  在婚姻內,我感到乏味,沒意思;在婚姻外,我尋找到一份慰藉,卻心生負疚感,而且,這種負疚感越來越深。

  2005年初,我與我那個朋友平靜地分手了。

  我們不再單獨見面,我們仍是朋友——我不愿失去她這個朋友。

  我想,如果有一天,我們的關系被雙方家庭知道,我們連朋友也做不成。

    初戀時,我不懂愛情  1980年,我高中畢業。

  那年,百萬大軍擠著過高考獨木橋,錄取率只有3%,我與大學擦肩而過,進了中專。

    那年代的中專生,也算天之驕子吧。

  3年后,我畢業了,分配進了廈門一家效益很好的工廠,那是一家有很多女工的工廠。

  大概,我自身的條件還不錯吧,(坐在記者對面的王先生架一副眼鏡,略瘦,高個,顯得溫文爾雅,可以想見,年輕時的王先生,大概是一個話不多,給人厚道老實感覺的人。

  )單位也不錯,便有許多人給我介紹對象。

  我在情人妻子間周旋九年(6/6)  經人介紹,我與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工開始往來,那是我的初戀。

  那時,我生澀著,一點不懂愛情。

  每次約會,都要鼓足勇氣才敢約她。

  我們只是去看電影,或去中山公園走一走。

  一年后,她婉轉提出分手。

  許多年后,我才明白,與她往來一年,最親密舉動,只牽過她的手,連擁抱都沒有。

  也許,女孩羞澀,大概認為我不在乎她吧。

    我與一幫小學同學一直有聯系,七八個同學常聚會。

  如今,小學畢業快30年了,一年仍聚兩三次,每年中秋都一起吃飯一起博餅。

  那時,一個男同學喜歡一個女同學,我們都知道,也鬧著起哄,想把他倆撮合到一起。

  可是沒想到,女同學拒絕了男同學。

  女同學對我說,她喜歡的是我。

  我的第一反應是,那怎么行?盡管,我也挺喜歡這位女同學,但我不能奪好同學之愛呀。

  不久,女同學便閃電般將自己嫁了。

    十幾年后,有一次同學聚會,這位女同學喝多了,我送她回家。

  在酒精的作用下,她大哭。

  她哭著問我:當初你為什么不接受我?你現在過得好嗎?她說她過得很不好。

  我無語。

  我在情人妻子間周旋九年(6/6)  有時我會想,如果我與初戀對象或與女同學結婚,是不是會生活得幸福一點?  結婚后,日子平淡乏味  也是經人介紹,我認識了我愛人。

  戀愛期間,她很主動。

  然后,我們結婚,生子,日子過得平淡。

  (有過美好的談戀愛感受和新婚的甜蜜嗎?你愛人漂亮嗎?記者問王先生。

  他笑笑,(美女半夜情欲高漲,夾逼自慰)不答。

  )婚后,我問過我愛人,為什么嫁給我,她說我老實可靠,有好效益的單位。

    慢慢的,我明白了,良性的婚姻,需要溝通,需要兩人在興趣、愛好、性格、教育素質方面的對等,才有美滿幸福的保證。

  可是,我與我愛人無法溝通。

    我愛人初中畢業,這么多年來,她不讀書,不看報。

  這種缺點,在上世紀80年代,或許不算什么。

  可社會飛快發展,人的知識水平、價值體系、道德觀念都發生很大變化。

  一個人的思想,一直停留在舊意識上,就太落伍了。

  (與王先生交談,記者發現,王先生都是以概念化的語言平靜敘述他的經歷,顯然,他不愿意用一個個生動細節來說明問題。

  在記者的一再啟發下,王先生才具體說了對他愛人的不滿。

  我在情人妻子間周旋九年(6/6)  比如,別人幫了我們,滴水之恩,要涌泉相報;朋友之間、上司之間要常走動,偶爾要送送禮,這是人之常情。

  可我愛人不僅不懂這些人情,有時還對這些不正之風義憤填膺。

    在教育兒子上,我愛人僅停留在兒子的吃穿上,其他事都不管,也不懂管。

  兒子從讀幼兒園開始,作業的審查、簽名、家長會,都是我的事。

  如今兒子讀高一了,對他的青春期教育,告訴他早戀的危害,也是我負責。

  兒子不愿找媽,有什么事都對我說。

  或許,兒子也認為他媽什么都不懂吧。

    我們一家三口,與我父母住在一起,每月只交800元,包括水電費在內。

  我的父母,是任勞任怨的那種老人,買菜做飯洗衣等家務,都是老人在做。

  按理,我們應該心懷感恩。

  可我愛人認為理所當然。

  現在,我愛人處于半下崗狀態。

  有一次,我母親對親戚說,媳婦沒文憑無特長,不可能找到好工作。

  我愛人聽到了,非常生氣,她說我母親到處張揚她沒水平。

  聊天時,母親如果提到誰家小孩書讀得好,我愛人也不爽,就說:老提這事干嗎?我在情人妻子間周旋九年(6/6)  而且,沒文化的人,連起碼審美觀都不具備。

  與她一起赴飯局,去親戚家,我希望她穿得漂亮,不要讓人說:某某人自己清清楚楚,怎么他老婆打扮得那樣俗氣。

  我給她買過許多衣服,我姐姐也指導過她如何打扮自己,可她總那樣。

  有一次,我實在忍不住,問她,衣柜里那套衣服那么難看,為什么不扔掉?她白我一眼,偏穿上那套衣服與我一起出門。

    我一直認為,男人不能打女人,也不能惡語相向。

  我與我愛人之間,都是小矛盾。

  可小矛盾積累起來,肯定不利于婚姻建設。

    我想要的生活品質似乎漸行漸遠  前幾年,工廠效益很差,我通過一個親戚關系,調到一家技術單位。

  年紀一大把,沒有文憑,重新學習新行業,可想有多難。

    我很發奮,考上崗證時,業務居然考單位第一名,比那些專業畢業的大學生都考得好。

    提這些,我是想說,這些年來,我好歹算是與時俱進。

  可是我愛人,目前處于半下崗狀態,整天閑著無事干,家務不做,書報不讀,除了看那些無聊的電視劇,就是打麻將。

  我們的共同語言越來越少。

  我在情人妻子間周旋九年(6/6)  (回歸家庭快2年了,你有沒有采取一些方法來修復你的婚姻?記者問。

  )剛結婚時,我有一些浪漫想法。

  想和我愛人去公園走走,去哪坐坐,聽聽音樂,喝喝咖啡。

  可是,對這些,她沒任何感覺。

  婚姻生活十幾年了,所有浪漫想法都消失無蹤。

  將來的日子,肯定非常平淡,不可能有激情。

    (我不相信你愛人真的像你說的那樣朽木不可雕。

  難道,你的婚外情,對家庭沒影響嗎?記者問。

  )婚外情對家庭肯定有影響。

  以前我總想,這是我和我那個朋友兩個人的事。

  可在生活中,與愛人不和,看她不慣,難免會想,如果這事,是我那個朋友遇上,她的看法和做法肯定不是這樣。

  如此對比,當然對我愛人不公平。

    許多事無法改變,我知道,每個年齡段都有每個年齡段的生活方式。

  一輩子的奮斗,到老時,該有比現在更高的生活品質。

  我要的生活品質,不是很多錢和很多權。

  我想要的是,到60歲的時候,仍可以牽著愛人的手,去海邊看夕陽。

  我在情人妻子間周旋九年(6/6)  記者手記  那日,好久不見的雨終于來了。

  我站在窗前,看大雨如注,將我家窗外那棵紫荊的紫色花打得傷痕累累。

  然后,取把傘出門,去茶館聽一個中年男人的情感故事。

  那日的一周前,這個男人給我打電話,說看了我寫的情感實錄文章,忽然有傾訴欲望,想像朋友一樣與我交談。

  他說,一些隱秘情感,不能對親人、愛人、朋友說。

    約他去一家茶館。

  約女人采訪時,覺得有許多地點可去,辦公室、咖啡館、洋快餐店,只要適合兩人聊天,都能讓采訪對象滔滔不絕說話。

  可傾聽一個男人的隱秘情感,采訪地點、氛圍很重要。

  通常,成熟的男人不善于袒露內心真正的思想。

    果真,從晚8點到11點多,三個多小時的聊天里,他一直以概念化的語言述說他的故事。

  從初戀到結婚,再到婚外戀,沒有激烈情節。

  有趣的是,我發現他一直稱老婆為我愛人,稱另一個女人為我那個朋友。

  我在情人妻子間周旋九年(6/6)  這是一個對婚姻不滿意,但出軌后,內心尚有負疚感的男人。

  這樣的人,最終與我那個朋友友好分手,大家仍做朋友。

  然而,我愛人還是我愛人,不滿意還是不滿意。

  今后如何呢?想用什么方式改善夫妻關系嗎?我這樣問他。

  他說,無法改善。

    聊三個多小時后,我有了幾點感觸:婚姻生活,需要溝通和交流;人到中年,男人心里仍有浪漫枝丫在生長;人到中年,女人仍須不斷提升自己,充實自己;不是所有男人都郎心似鐵,婚外戀讓一些男人和女人都產生或深或淺的負疚情感。

   最后,我對這個男人說,放棄你所不該要的,學會珍惜你所擁有的,換個角度看平淡乏味的生活, 你也許會發現,平淡乏味自有安穩之美。

    夜深,采訪完畢,大雨仍下著。

   估計 她也怕周一山忽然回來,這樣的話,周一山出去泡妹子她沒抓到,要是被周一山發現她在和我親熱,只怕會挨周一山的打。

  而如果她去了我家,周一山回來之后就算發現她不在家,至少還有別的借口,總被直接在家里堵住要好。

  看得出來,她對周一山還是有些畏懼的。

  我很是心,這 房子雖然也是我的,但是現在租給了周一山,要是在這里和秦雪發生點什么,我多少還有些放不開,但是到了隔壁我自己住的房子,我想要做什么,那就做什么。

  現在秦雪對我完全動情了,我知道要真正拿下她,不是什么太難的事情,甚至,就在今晚。

  等成為我的女人,享受到了那種成為女人的滋味,她就離不開我,而會想辦法和周一山脫離關系了。

  現在秦雪是面子上掛不住,才不和周一山分手,周一山不能人道,還是個人渣,她對這個男人已經徹底失望了,她和周一山在一起,只是為了報恩,只是為了面子,不讓她老家的人說她和她家不懂得感恩。

  我要是真正得到了秦雪的心,我相信秦雪是愿意為我做任何事情的。

  我只要拿下了秦雪的身體,絕對能得到秦雪的心。

  我帶著秦雪到了我家之后,我立馬一把抱住了秦雪,開始上下其手起來,先前我身上的激情,已經被完全點燃了。

  我的房子裝修比隔壁出租的房子隔音效果好太多,我 也就沒了那么多的忌憚,開始狂親秦雪。

  秦雪尖叫了起來,連忙道:“ 東哥……別那么大動靜,別人聽到就……就不好了。

  ”“我房子是高度隔音的,我們隨便做什么……都不會有人知道。

  ”我解釋道。

  這一下,秦雪放心了。

  沒多久,房間里面就響起了那種曖昧的聲音。

  這種聲音,對于我來說,那簡直就仙樂一般。

  我看秦雪的眼神都迷離了,而且臉色紅潤,我根據以往的經驗,知道這件事情差不多了。

  “好熱啊……”我故意道,將我的T恤都脫掉了,露出了一身腱子肉。

  我雖然不像周一山那樣,是個搞健身的,但我喜歡格斗,經常打沙袋,我的一身肉,看起來比較精悍,而周一山的肉,看起來解釋,但真正要打斗的話,他那種肌肉壓根沒爆發力,速度也趕不上。

  “東哥……你干什么?”秦雪被我嚇了一跳。

  “熱啊,你不熱嗎?”我壞笑道。

  “東哥,你的肌肉,看起來很強悍啊。

  ”秦雪故意扯開了話題,但她卻沒太躲閃,她一直在打量我,看來,她也是喜歡身材強悍的男人,而不是周一山那種徒有其表的。

  “我從小練習格斗,當然很強悍,不過……我那方面更強悍。

  ”我笑道,可謂一語雙關。

  秦雪的色,更紅了。

  她是個嬌嫩得能滴出水來的女人,但偏偏周一山是個廢物,她被我這么一撩撥,心里肯定也癢癢的。

  “天氣熱,要不,你也脫掉上衣,雖然天天看監控,但我還沒近距離看過你的身材,我真的好期待。

  ”我開始提議。

  現在秦雪已經知道周一(姐弟亂性)山在外面亂來了,那么,我要拿下秦雪,機會就大了許多。

  “這……這不好吧,東哥。

  ”秦雪嬌羞地道,雖然她和我有了親吻,還有了身體上的接觸,但女人就是這么奇怪,她們似乎覺得穿著衣服,就不算被男人侵犯一般。

  “秦雪,我是真心喜歡你,你的身材那么好,但是周一山卻不懂得欣賞,還要出去找女人,但我是真心懂得欣賞你的美的,你……你要是能做我的女人,我哪怕少活幾十年都可以。

  ”我眼神烈,看著秦雪道。

  雖然我天天看監控,但現 在我和秦雪是近距離接觸,要是能直接看,肯定不是看監控能比的。

  現在秦雪到了我的家里,我的膽子也就大了起來。

  男人對待女人,講究循序漸進,但也得膽大,關鍵的時候不抓住某些東西,那就錯過了。

  “周一山混蛋,我一心報恩,他還這樣對我……也罷……”接下來,我聽到秦雪嘀咕了一聲。

  我心中頓時一喜,我知道秦雪這算是答應我了,女人有時候就這般自欺欺人,總要找一個借口。

  “東哥,那……那你今天只能看看,不能動我,我也不是什么隨便的人。

  ”秦雪看著我道。

  “好,我答應你。

  ”我道:“我是喜歡你這個人,就算你現在不把自己給我,我也是愿意等我。

  ”“那你閉上眼睛。

  ”秦雪嬌羞地道。

  “好。

  ”我立馬閉上了眼睛,甚至還有手擋住了眼睛,但實際上,我只是假裝閉上了而已,我一直在偷看秦雪。

  秦雪看了我一眼,然后開始動作了起來。

  在我的偷看之下,秦雪的任何一個動作,都顯得那么性感嫵媚,尤其是她把那吊帶衫給除掉的時候,我的呼吸都完全紊亂了。

  那起伏的山巒,那雪白的肌膚,都落入我的眼底,都刺激著我的神經,近距離看秦雪,她的身材真的性感和完美無缺,我很想直接抱住秦雪,好好親熱一番。

  但是我沒那么做,我知道不能急,心急可吃不了熱豆腐,我要等秦雪把身上那完美的一切都露出來。

  秦雪豫了一下,才開始繼續。

  沒多久,她的身上,就什么都沒有了。

  這么近距離觀看這么性感的尤物,我徹底沖動了起來。

  “我……我可以睜開眼睛了嗎?”我故意問秦雪道,實際上,我早就將她的身子完全看了一個遍。

  “東哥……你真要看?你也算是有錢人,哪里會缺女人。

  ”秦雪還是扭扭捏捏的,看得出來,她還是比較傳統的女人,而且,她內心總覺得她是周一山的女朋友,而且快結婚了,和我這樣還是有些不好。

  “你是造物主的恩寵,我當然想看,在我的眼里,任何女人都比不上你,你就是我的女神。

  ”我說得冠冕堂皇。

  “那你看吧……”秦雪用手遮住了身上一些關鍵的地方,嬌羞地對我道,她的聲音變得很小很小,簡直是細不可聞。

  我卻立馬睜開了眼睛,我終于可以不要遮遮掩掩了,可以光明正大看了。

  “真美,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完美,你要是做我的女朋友,我肯定天天幫你捧在手心,夜夜溫柔地疼愛你,有了你,我覺得世界上任何女人都失去了光彩。

  ”我絲毫不眨眼地看著眼前的美人,贊美的話,不由自主說了出來。

  “東哥,你別說了,好羞。

  ”但是秦雪卻不敢看我的眼睛。

  “這有什么羞的?要是沒有男女之事,這個世界也就不存在了,因為生命就沒法延續,你現在這個樣子,也算不得完整的女人。

  ”我試探道:“要不,我讓你做一次完整的女人?”“這樣……這樣不好。

  ”但秦雪還是沒完全放開。

  “周一山都出了,他還那么粗暴地對你,你就甘心?”我問道,我不再說什么廢話,直接一把抱住了秦雪。

  她要是對我沒感覺,不會在我面前將衣服全部脫掉,今晚,我就要得到這個性感女神!秦雪什么都沒穿,這可是真的溫香軟玉在懷,那種感覺,和先前我抱著秦雪的時候又不一樣。

  我徹底沖動了起來,哪里還顧得了那么多,我的手,開始在秦雪的身上游走。

  “你不能這樣對我。

  ”秦雪掙扎了起來:“你……你說了只看看的,你……你怎么能這么對我?”“可太性感了,我情不自禁。

  ”我直接將秦雪的嘴巴堵住了,來了一個法式長吻。

  剛開始的時候,她還是掙扎得很厲害,但是慢慢就被我的長吻給征服了,因為我感覺她的身子都 軟了

  “東哥……你別欺負我……”但是秦雪嘴上還是在向我求饒。

  “我不是在欺負你,我只是想讓你常常做真正的女人的滋味,不然的話,你這輩子也就太不值得了。

  ”我一邊上下其手,一邊道。

  但是秦雪用手擋住了其胸前的關鍵位置,一時之間,我還難以得手。

  “那我只用手,不來真的?這樣你也不算背叛了周一山,再說了,我覺得你和周一山遲早是要分手的。

  ”我以退為進道,在女人面前,可不能以為用強。

  “,我就這命。

  ”秦雪嘆息了一聲,怯生生看了我一眼,然后小聲道:“東哥,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那我今天就讓你……讓你上下其手……但你不能占有我。

  ”“好。

  ”我心中一喜,立馬答應了。

  然后,秦雪將手從關鍵位置挪開了。

  我是溫柔地握住了那里,開始摩挲了起來。

  剛開始的時候,秦雪還是微閉著眼,輕咬著嘴唇,沒多久,她的嘴里,就發出了那種迷人的聲音,很顯然,我的雙手她感到舒服。

  我抱著她,她渾身都軟了,全部依靠在我的身上,我又動了心思道:“我們去床上吧。

  ”“東哥……你想做什么?”秦雪一下警覺了起來。

  “方便親熱啊,我看你身子都軟了,都站不住了。

  ”我在她的耳邊吹起道。

  秦雪臉色更紅了,卻是沒再說什么。

  女人的沉默就是應允,我一把將絲無寸縷的秦雪抱起來,往我的大臥室走去。

  秦雪身材高挑,那和翹臀甚至還很豐滿,但是卻不過一百斤左右,我抱著她,很是輕松。

  臥室里面,光線柔和,我將秦雪溫柔地放在了大床上。

  秦雪都不敢看我,而我再也不能忍耐,直接撲了上去。

  我的雙手,體驗著她身上的每一處。

  我情難自禁,她也扭動了起來,而她嘴里發出的那種讓人迷醉的聲音,讓我腦袋都充血了。

  但我身上還穿著衣服,我感覺這些衣服在我和秦雪之間很是多余。

  于是我將這一切都除掉了,然后抱緊了秦雪。

  秦雪大是感覺到了有一個什么物件頂在了她的身上,她不由睜開了眼睛。

  當她看到我什么都沒穿,而且某個地方劍拔弩張的時候,她又羞又驚。

  “東哥……你……你這也太大了吧。

  ”秦雪震驚道,和周一山的比起來,我的是巨無霸,周一山的就是牙簽,她當然吃驚。

  “大不算什么,關鍵要持久,我一次起碼四十分鐘以上,狀態好的時候,要一個小時以上。

  ”我道,我覺得我要拿下秦雪,就要讓她心里癢癢的。

  “這……這也太厲害了。

  ”秦雪又偷偷地看了我那里一眼,眼神之中多少有些渴望。

  “那要不要試試?”我的雙手一邊在她身上動作,一邊道。

  秦雪將雙腿夾得緊緊的,很顯然,她也有些忍不住了,要知道,她是一個正常的有需求的女人,而我在男女之事方面的技巧上,那絕對是優秀的。

  “這不行……我和你親熱,都有負罪感,要是我把身子給你,我內心難安。

  ”秦雪道。

  “我不會強迫你的。

  ”我抱緊秦雪,嘴上這么說,但實際上,卻用我那厲害之物,在她身上的一些部位磨蹭。

  “東哥,你別這樣……我實在受不了拉。

  ”幾分鐘之后,秦雪哀求了起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