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gayprorn >

gayprorn



   黃子佼放話在年后要把 孟耿如回家!當然,首先說的可是心疼女友在拍戲的時候受傷!這位孟耿如到底是誰呢?竟然能讓現在 44歲的黃子佼動了結婚的年頭!孟耿如資料背景揭秘。

    據臺灣媒體報道,黃子佼近來接下23場尾牙,進帳近700萬元臺幣(約152萬元人民幣),女友孟耿如去年底拍《麻醉風暴2》撞頭造成輕微腦震蕩,黃子佼昨出席活動感嘆:“耿如拍戲時,現場兩條鋼絲有一條沒拉好,因(兩根一起插進去)而出事,拜托,這是別人的命啊!”  他透露,過年要到孟家見孟耿如奶奶,等她結束新戲宣傳,就準備把她娶回家。

    44歲的黃子佼終于“婚頭”,想盡快把25歲孟耿如娶回家,因為“去年太多人結婚生子了,包括舒淇、林心如,現在想想這種感覺還蠻甜蜜的。

  ”  黃子佼 求婚孟耿如可不是第一次了 據說曾兩次被拒絕呢!  2015年,黃子佼獲得金鐘獎最佳綜藝節目主持人獎,他上臺領獎時當眾向交往近2年的24歲女友孟耿如求婚:“我們找時間結一結吧!”  但她繼先前在臉書 發文說“要冷靜一下”,昨又發文“人生大事需要 時間計劃”,二度拒絕 男友求婚。

    黃子佼強裝鎮定:“不管訂婚或結婚,我都尊重她的想法。

  ”   黃子佼獲金鐘獎,他領獎時先向工作人員、觀眾、歌手及評審道謝,接著當眾向孟耿如求婚,“最后我要謝謝最親愛的耿如,不管得幾座,我們找時間結一結吧”!但孟耿如卻在臉書發文表示:“恭喜所有得獎 的人,我大概需要冷靜一下。

  ”  孟耿如后來又發文表示,感情跟事業并不沖突,不過她正處于事業沖刺期。

  對于男友求婚,她表示“需要冷靜因感動大于驚訝,感情事業本就不需二選一,人生大事需要時間計劃”,等于間接拒絕黃子佼的求婚,文末不忘幽默說“我知道我不感性卻很性感”。

    對此,黃子佼無奈回應:“結婚本來就是2個人、2個家庭,甚至是2家經紀公司的事,她怎幺說就怎幺算吧。

  而且她沒否定呀,回到現實面,我們還是會很客觀地去計劃,沒問題的。

  ”  孟耿如拍攝了《火車情人Memory》,再拍微電影等,并有新加坡、大陸等地電影、電視邀約。

    網友普遍支持孟耿如的決定,“要中斷一切換成佼嫂身份這取舍,當事人一定很難決定”。

  也有網友認為她現階段結婚太早,“女方這幺年輕,還有很多時間”。

  另有人勸她點頭,“沒有人說一定要結婚,但是假如碰到懂你(你)的人,最好是把握”。

    還有人認為黃子佼求婚草率,“求婚詞沒誠意:什幺叫有空辦一辦。

  講得女方多渴望”、“沒準備10克拉鉆石是騙不到女孩子的”,也有人替黃子佼抱不平,“ 女人多的是..黃你有錢有事業..干嗎丟自己臉啊”。

     孟耿如名氣很大嗎?孟耿如資料背景揭秘!  孟耿如黃子佼的戀情是在2013年曝光的,黃子佼可是比她大19歲啊!  孟耿如,1991年7月20日生于臺灣,演員。

    孟耿如生于臺灣臺北市,父親是軍人,媽媽是服裝設計師。

  從小就開始學芭蕾舞,小學一直到高中都是念體育班。

  因不想跳舞以后成為職業,大學時放棄舞蹈,選擇就讀實踐大學社會工作學系。

    2007年,因擔任《nana》少女雜志平面模特被導演瞿友寧相中而參演電視劇《惡作劇2吻》,劇中飾演國中時期“林好美”一角,從此踏入演藝圈。

    2011年,在電視劇《我可能不會愛你》中飾演“大仁妹”李淘淘。

    2012年,在偶像劇《剩女保鏢》中首次擔任女主角,同年出演柏林國際電影節最佳導演林正盛執導的電影《世界第一麥方》。

    2013年,孟耿如出演電影《親愛的奶奶》。

    2014年,孟耿如擔任女主角出演微電影《傾琴記》。

   不過她也不怕,畢竟我是個瞎子,浴巾 就在沙發上面,拿起浴巾我便朝著浴室走了過去,那張小愛似乎是被洗頭膏遮住了眼睛,此時就在原地等我。

   我試探性的將自己手中的毛巾給張小愛遞過去,而看不見的張小愛也低著頭不停的空中胡亂抓著。

   你在哪里啊! 也許是洗發水刺的眼睛有些疼了,張小愛的聲音有些焦急,只見她直接轉過身來向我的方向走來。

   啊! 可是就在張小愛準備走到我面前將毛巾接過來的時候,她竟然因為地滑的原因滑倒了,一時間我只感覺一片白花花的肉向我撲來。

   雖然張小愛不算重,但是因為我提前沒有防備,卻是被她一把撞到了墻角,我只感覺自己的后腦勺一股劇痛,隨后兩眼一黑,居然直接暈厥了過去。

   睡夢中,我似乎又回到了與 嫂子共處的那個晚上,嫂子指尖的溫柔不停刺激著我的那個部位,而我依舊是保持著睡覺的姿勢呆在床上一動不動。

   可是漸漸的,這種感覺愈發的強烈,愈加的真實,終于,在恍惚之間,我從夢境當中醒了過來,可還沒有等我將眼睛睜開,我卻意識到了不對。

   因為 在我的下面,真的有人在不停的撥弄我那個地方,一時間,我竟然有些反應不過來。

   在我的記憶里,我應該是在張小愛的家中,難道說是張小愛? 不得不說,這女人的小手撥弄我那地方,還真是舒服,雖然她沒啥技巧,但越是這種青澀,越讓我沖動。

   盡管心中有很多的疑惑,但是我依舊是不動聲色的將眼睛微微張開,因為我很想知道這個讓我舒服的女人是誰。

   雖然我不敢相信,可是此時趴在我大腿根部的女人赫然就是那美麗的張小愛。

   難道老子現在這么有魅力了嗎?我心中疑惑道,可是眼下我又怎么去打破僵局呢? 可是正當我苦惱的時候,那張小愛卻是放下了手中的動作。

   此時張小愛早已為因為害羞而臉紅,可惜了,竟然是一個瞎子!她嘆了一口氣之后也是將自己手中的睡褲給我穿了上去。

   看到張小愛的舉動我才算是明白,原來我的褲子早在接住她的時候被水打濕,所以她才會想到給我換一條干凈褲子,不過我卻不知道為什么張小愛剛才會那樣,難道僅僅是為了好玩? 等到張小愛將睡褲給我換好之后我才算是找了一個合適的機會睜開了眼睛。

   張小姐?張小姐? 我裝作有些受驚的樣子,但其實我是知道的,張小愛就一直陪在我的身邊。

   別叫了,既然你醒了我們就去醫院吧! 張小愛見到我如此的慌張也是急忙安撫著我。

   你沒事兒吧,剛才我昏過去了嗎? 我在空氣中四下摸索著,似乎想要抓住些什么東西一般。

   這時候張小愛也是連忙將 我的手給抓住。

   我沒事兒,你沒事就好,剛才謝謝你了!張小愛將我的手緊緊,掌心的溫熱讓我安靜了許多。

   此時的張小愛穿了一身寬松的浴袍,從一開始她似乎在我這個盲人的面前就特別的肆無忌憚,今天當然也不例外。

   透過那浴袍寬大的縫隙,我頓時將其身上的風光盡收眼底。

   摸了摸自己的腦袋,除了有一個疙瘩,其他倒也是沒有什么大礙,相反的,那張小愛的腳卻是崴到了,只見她不停的揉捏著自己的 腳踝,但似乎并沒有什么作用。

   那個,我知道現在說可能不合適,但是剛才我的腳踝崴了,你能不能幫我上點紅花油? 剛才將我摔昏,到現在張小愛還覺得無比的內疚,可是她的腳又實在疼的厲害,所以才會這般的吞吞吐吐。

   這對于我當然是沒有什么問題,我道:腳踝崴了最重要的是舒筋化血,這樣吧,我給你按摩一下吧!這樣也能好的快一點! 我說的這些可是出于真心,雖然張小愛以為我看不見,但其實我早已經看到了她那腫的巨大的腳踝。

   張小愛看我如此的堅持也沒有拒絕我。

   不得不說,張小愛長了一對美足,僅僅是握著,我依舊是能聞到其腳上散發的芳香。

   我發誓,這是我看到過的最好看的腳,不經意間,我看著這只腳居然有些失神了。

   怎么了?我腳上有味道嗎? 我這一失神,卻是讓張小愛緊張了起來,不過我卻搖了搖頭,示意其不要動。

   啊…… 腳底按摩算是我最拿手的手藝,我將自己的食指頂在張小愛的腳底板輕輕的一推,從張小愛的口中立馬是發出一聲低吟。

   我抬頭向張小愛望去,眼神掃過的瞬間,竟然發現張小愛居然連內內都沒有穿。

   這風景,特媽也太刺激了。

   此時的張小愛緊閉著眼睛,似乎在享受著來自腳底的刺激,哪里知道我看到了她那里的風光? 我很是懷疑是不(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是每個女人在進行按摩的時候都會有這樣的表情。

   啊……哦…… 甚至,她還發出了那種讓人覺得羞羞的生意,好像被我按摩得很舒服一般。

   這聲音,對于 男人來說,可是很刺激的。

   好了,張小姐,我要給你摸紅花油了! 正在張小愛享受的時候,我卻將其從夢境中給拉了回來,我很擔心她繼續在我面前這般羞羞地呻吟,我會按耐不住。

   張小愛睜開眼睛的那一瞬間,我卻是從其眼睛當中看到一絲絲的意猶未盡。

   很快,我便紅花油便涂抹在了張小愛的腳踝處。

   哇!真的好了很多啊,楚陽,以你這個手藝完全沒有必要去給別人打工啊,你沒有想過自己開一家按摩店嗎? 張小愛已經不是第一次崴到腳了,可是從沒有像今天一樣恢復的這么快。

   自己做老板?從來沒有想過!我搖了搖頭,語氣有些無奈的說道。

   要知道,作為一個盲人的我能在這個社會上有一碗飯吃就已經很滿足,又怎么會奢望自己去做一家按摩店呢? 更何況,自己也沒有那個本錢。

   如果我幫你開一家呢?張小愛眼中泛著精光,雖然她知道我看不見,可還是沖著我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盡管這個微笑已經讓我動心,但我卻要裝的不動聲色。

   好了,張小姐,正事兒還沒做呢,我的腦袋早就不疼了,開始吧? 我故意將話題岔開,雖然我聽說過不少的窮小伙被富家千金包養的故事,但這種事兒絕對不會發生在我的身上。

   張小愛見我不愿意談這個話題也是知趣的不再言語了,經過第一次的按摩,我早已經將處方上的穴位給記得清清楚楚了 嗯?張小姐,你喝酒了嗎? 可是正當我準備給張小愛進行治療的時候,卻是發現她此時正拿著一杯紅酒在喝。

   鼻子這么好啊,哎,說實話,我還是有些放不開,你等我一會兒,我喝了這杯酒再開始!張小愛說完便將手中的紅酒一飲而盡。

   開始吧! 盡管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到張小愛的身體,但是每一次都會給我帶來強悍的視覺沖擊,我壓抑著邪火將手放在了她的大腿根部。

   可能是因為酒精的作用,張小愛這次卻沒有感到羞愧,反而是一臉享受的躺在沙發上面,而我的手也按照正常的按摩方法在其禁區不停的進行著拿捏。

   嗯,楚陽啊,你弄的我好癢啊! 這已經不是和張小愛第一次見面,所以她自然也沒有第一次那般的生分,再加上酒精的慫恿,她竟然主動與我說起了話。

   換做是誰都會癢的吧,不過忍忍就好了! 雖然張小愛的身子很是誘人,但此時的我依舊是按照處方的按摩方法來進行按摩,絲毫沒有受起影響。

   張小愛聽到我的話之后也是不再言語了,只見其輕咬著自己的下嘴唇,表情更是享受之擠。

   而我的手距離她那里也是越來越近,很快,我便發現她的下面有了巨大的反應。

   張小姐,我可不可以幫你擦擦!因為要對她的某處進行按摩,所以我覺得這樣滑滑的根本無法正確的按到指定穴位。

   啊?有嗎?你看著辦好了! 張小愛也感覺到了自己的反應,雖然害羞,但是她也知道這是正常的治療手段,所以她并沒有阻攔我。

   我從桌上的抽紙中拿出了兩張抽紙在其某處進行輕輕的擦拭,這一擦不要緊,張小愛卻再也忍不住了。

   只聽到一聲嬌喘,張小愛卻是一把坐了起來將我的手抓住,楚陽,我受不了了!這實在是太折磨人了! 張小愛雖然抓著我的手不讓我動,但是我卻能明顯的感覺到她在刻意的將我的手往其那里按壓。

   可是……面對這種情況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有沒有更加簡單的治療方法!張小愛急切的向我詢問道。

   我可以將按摩的手法告訴給你,你讓你的男朋友幫你做,可以嗎?我知道張小愛的意思,可是我畢竟只是她的技師,有些事情我并不能跨界,所以我才這樣對其說道。

   可是張小愛根本沒有男朋友,這也是令我感到納悶的事情,這么漂亮又有錢的女人怎么會沒有男人去追? 在與張小愛的再三商量之下,我終于是再次對其某處進行了按壓。

   不過這次我卻沒有讓張小愛壓抑著自己的情緒,加上張小愛又喝了一杯紅酒,此時的她可謂是完全陷入了我指尖的漩渦當中。

   一時間,整個客廳都被張小愛的呻吟聲充斥著,作為一個正常的男人,此時我早就獸血沸騰了。

   快點,快點! 張小愛咬著自己的嘴唇,雙手也在沙發上胡亂的抓著。

   此時的她早已經顧不上男女之間的那點羞恥了,不停的催促著我對其敏感部位進行更加猛烈的攻擊。

   而我也早已經將正常的按摩進行完畢,看著張小愛如此渴望我也不便拒絕,跟隨著她的指示不停地動作。

   慢慢的,這張小愛愈發的不滿足起來。

   而我,也控制不住自己了。

   如果此時我面前的是嫂子許柔,那我肯定會直接抱住,但是張小愛只是我的客戶,這讓我內心還是有些糾結。

   去了,去了,我……我到達頂峰了……!突然,就在我的手有些乏力的時候,張小愛的聲音突然變得高亢起來。

   只聽見其兩聲尖叫,她不再喊叫,只是在喘氣。

   看到這樣的張小愛,我也松了一口氣,如若是在這樣下去,我生怕我忍不住。

   可是還沒有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那張小愛卻是一把將我給抱住。

   隨后我只感覺自己的嘴巴上一股冰涼,她竟然親上了我。

   雖然我有些懵逼,但是還是熱烈的回應著張小愛,既然她主動了,我要是不回應,那我就不是男人了。

   空氣逐漸升溫,此時的我腦中一片空白,只想將懷中的這個尤物給吞噬,我和張小愛瘋狂的吮吸著彼此,喘息聲也越來越大。

   我們兩人的衣衫都凌亂了起來,我內心知道,今天我肯定是要和這性感女人發生關系了。

   就在我們兩人要進一步的時候,一聲清脆的電話響鈴卻將我倆從歡愉中拉回了現實,即使是這個時候我也不忘偽裝自己是一個盲人的現實。

   張小愛見我如此的緊張也是將電話給我遞了過來。

   喂?誰? 此時我心中早已經是怒火中燒,這個電話來的太不是時候了。

   楚陽,我是嫂子,你快回來,你 表哥……你表哥他受傷了! 雖然我這邊春光無限好,但是嫂子那邊卻好像是無比的著急。

   表哥?表哥他不是…… 我本想說自己剛在電影院見了表哥,可是話到了嘴邊卻讓我又咽了回去。

   不好意思,我家里有事兒,要走!我只好對張小愛道,盡管我不想這樣做。

   而張小愛也知道我一定是有著什么急事兒,我送你!盡管剛才我倆如此刺激,但是張小愛卻是能快速從干柴烈火當中逃離出來,這也是讓我比較佩服的。

   坐著張小愛的瑪莎拉蒂,我很快便回到表哥所在的居民樓,而張小愛生怕我一個盲人上樓不方便,所以也是要帶我上樓。

   可是還沒有到家門口,我卻是聽到嫂子哭泣的聲音,我加快了腳步,像是正常人一般三兩步便登上了樓。

   而張小愛也緊跟其后,看到我那矯健的步伐,她似乎有些疑惑。

   我也立馬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于是在最后一階樓梯我故意摔了一跤。

   你別著急,已經到了! 張小愛見我摔了一跤之后也是打消了心中的顧慮,而此時嫂子的哭聲卻是越來越清晰了。

   嫂子,你怎么了?我表哥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跌跌撞撞的進入到了我表哥的家中。

   眼前的一切卻是讓我有些蒙圈,此時的表哥宛如腹部受到了一萬噸的重擊一般蜷縮的躺在地上。

   而在其身邊不停哭泣的就是我那欲求不滿的嫂子,令我感到更加不可思議的是,那個在電影院與表哥亂來的女人此時就坐在沙發之上,此時的她看著哭泣的嫂子更是無比的不屑。

   小陽……你表哥他……嗚嗚!嫂子見我回來哭的更加厲害了,像是一個孩子一般抱著我放肆的哭著。

   雖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我現在能做的就是讓這個女人冷靜下來。

   待到嫂子停止哭泣之后,我才算是明白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表哥知道今天嫂子回娘家就帶著自己的情人來了家里,我也不知道這一對狗男女到底有多么刺激,居然將表哥那地方給坐斷了。

   也就在這個時候,嫂子因為東西沒帶反回了家中,這才碰到了這樣狗血的一幕。

   表哥,你太對不起嫂子了!此時的我對于表哥完全沒有一絲的同情。

   我也終于是明白為什么表哥在嫂子面前會如此的無能,原來全都是被這個胖女人給榨干了。

   哼,你就是你表哥口中的瞎子弟弟吧,你也算個男人,這樣吧,我給你五萬塊安家費,你讓你嫂子同意跟你表哥離婚!這女人說著也是從自己的包中拿出了一堆鈔票。

   你!一直在旁邊看的張小愛見這胖女人居然如此的囂張跋扈便也是再也忍不了,張嘴便要對那女人進行反駁,可是卻被我攔了下來。

   帶著你的錢,和這個死人趕緊給我滾!此時我的聲音接近冷漠。

   我發誓,如果不是嫂子在一旁不停的拉著我,我一定不會讓這對狗男女活著走出這道門。

   簽過離婚協議書之后,那女人終于是帶著表哥離開了,經歷了這件事兒,我也沒有心情陪張小愛,便讓其先行離開了。

   房間里,只剩下嫂子與我,此時的嫂子早已經哭成了淚人。

   我走到嫂子的面前,輕輕的擦拭著她的眼淚,我也不知道該怎么安撫這個女人,只能緊緊的抱住她。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