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動漫 無 修 >

動漫 無 修



老周血壓蹭蹭往上竄,迫不及待地湊了過去。

  Uqt朵朵 婚嫁網- 結婚資訊 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盡管老周只是在觀看,卻讓 劉芳心里砰砰跳了起來,那種麻麻的 感覺,再次出現。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又羞又怕,用蚊子般的聲音問道:周,周 爺爺,你能確診了嗎?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現在只能看清外面,我還需要檢查一下里面, 芳芳,你將腿再岔開一點。

  老周口干舌燥地 說道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在劉芳努力將腿又劈開一些后,老周已經將手指伸了過去,堂而皇之的探查。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劉芳就感覺到如電擊一般,隨后,那種酥麻的感覺,比被水流沖刷時還強烈。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少兒益智故事)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啊,周爺爺,我,我怎么感覺病又嚴重了。

  劉芳顫聲道。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周此時熱血上涌,身體都要爆炸了一般,聞聽劉芳的話,手上不停,嘴里信口胡謅道:這很正常,我需要看見你最嚴重的反應,好確定病情到了什么程度。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隨著酥麻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劉芳心里的恐懼也越來越大,加上羞到骨子里的感覺,讓她忍不住將老周的一下子推開了。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周,周爺爺,我好害怕……劉芳話音里帶著哭腔道。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周這才意識到,自己既然說了她這種癢是病,那么,此時讓她有了這么大的反應,豈不是讓她恐懼到了極點,接下來的事情,哪里還能繼續下去。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行,必須要安撫住這位小美女,想法讓她心甘情愿的接受自己的行為。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他腦子里疾速琢磨了一下,然后換上了輕松的神色,擦了擦手道:芳芳,你別害怕,我已經確診了,雖然有點嚴重,但我完全可以治好。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劉芳長舒一口氣,臉上現出喜色,急忙問:周爺爺,那要怎么治?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決定要先用推拿手法,將你的 氣血弄暢通了,這是治本,然后再以毒攻毒,將侵蝕到你體內的濕寒逼出,這是治標,雙管齊下,保管能治好你。

  老周裝模作樣地道。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隨后,他又現出了憂慮的神色:只不過,我怕你不配合,那樣的話,我再努力也沒有用的。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劉芳聽見老周這套天衣無縫地治療方案,心里已經深信不疑,此時急忙保證道:周爺爺,我絕對會配合你的,只要能將病治好,我什么都能忍受。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周心里大喜,說道:行,那你將衣服全脫了吧,我馬上開始給你治療,這一回,可別再緊張和害怕了。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周雖然一直在哄騙,但由于醫術底子在哪里,所以,從頭到尾,話說的滴水不漏,邏輯十分自洽,讓劉芳已經深信不疑了。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微閉著眼,將彈力T恤慢慢脫掉,然后又將手伸到了后面,鼓足了勇氣,解開了內衣背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周眼睛都直了,沒等劉芳去脫下面,便急不可待地道:芳芳,你趕緊躺下,我先給你將氣血推拿暢通,要謹記,將自己的感受隨時報告,我才能確定療效如何。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劉芳躺下了,擺出了開放的姿勢,為了治好病,她已經豁出去了。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周手有些顫抖,這回可是實打實的接觸,那白嫩和溫軟,一只手都握不過來……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隨著老周的按壓推擠,劉芳忍不住呻吟道:周,周爺爺,我感覺很強烈,是,是不是氣血要暢通了?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什么時候,你感覺到頭腦一片空白,那就表明暢通了。

  老周加大了力度,說道。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q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這樣的變態還在這里沾沾自喜,真不知道我爸怎么會這么看好你,行了,回去休息吧,明天我還有事。

  ”診所有好幾個房間,兩個人一人一個,晚上的時候房間里亮著昏黃的燈光,祝少杰還在看書,就是那本亂世醫典。

  亂世醫典觀海卷里面記載著如何對付禁婆的辦法,對于這個禁婆,現在已經升級到祝少杰的夢魘了,祝少杰現在非常害怕這個 東西,以至于睡覺都有些睡不安穩。

  而對于禁婆骨頭能入藥這件事,祝少杰現在保持質疑的態度。

  村志里面基本上沒有什么有價值的東西,不過村里人口口相傳的東西估計要比村志記錄的東西多,還是等到時候自己去打聽一下吧。

  祝少杰把書收起來,搓了搓自己的太陽穴,無聊刷起手機,解鎖手機就看到了秦美麗給自己發來的短信息,是一條彩信。

  是一張照片,他看到秦美麗身上的掌印又加深了顏色,看起來就像是淤青一樣,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氣,回了一條消息:“問問你婆婆,你公公是怎么死的。

  ”過了好一會,沒有回信,祝少杰把手機放在一旁就休息了。

  第二天早晨的時候,睜開眼睛,拿起身邊的手機看了一眼,有秦美麗的回信,不過只有兩個字,暴斃。

  今天村里有喜事,只不過祝少杰并沒有太多的興趣去參加婚禮,早晨的時候袁 小玉來到這里,還拎著兩份早點。

  “怎么來的這么早,今天不需要去幫忙嗎?”祝少杰坐在診(兩性口述小說)所里,正在羅列診所里需要的藥品,到時候讓他們送過來,看到袁小玉來了,放下筆 開口問道。

  “他們不用我幫忙,我嫂子讓我過來給你送飯,這不是明敏姐也在這里嗎,我就多帶了一份,對了,明敏姐在哪,怎么沒看見她?”“她去考察拍照去了,這不是要在咱們這里做度假村嗎,所以去給公司領導拍照去了,我這里缺藥,在列單子,等著他們送過來。

  ”“先別忙了,快點吃飯吧。

  ” 聽到他這么說,袁小玉 點點頭,眉開眼笑的對祝少杰說道。

  祝少杰喝著粥,吃著小菜,突然就想起自己昨天問秦美麗的事情,就是她公公當初是怎么死的。

  秦美麗說起來在袁家算是外人,她婆婆不和她說明倒也算是正常,可是袁小玉總應該知道吧,他把粥碗放下,清了清嗓子:“小玉,我問你件事!”袁小玉看祝少杰說的認真,也沒有嬉笑,當即點點頭:“你說吧,如果我知道我肯定告訴你。

  ”祝少杰問道:“我問你你別嫌我問的冒昧,你知道你父親到底是因為什么去世的嗎?”袁小玉 搖搖頭:“不知道,不過我想 村長應該知道,這么多年里村里發生過什么事,她都知道。

  ”聽到這句話,祝少杰微微蹙起眉頭,沒想到這件事又轉入到村長的身上了。

  祝少杰把單子發過去之后,直接就去了王家,王家此時張燈結彩,無比的熱鬧,在這里祝少杰也看到了秦美麗,還有村長。

  看到村長坐在席間,袁小玉用胳膊肘捅了捅身邊的祝少杰:“一會咱們兩個問問村長,看看當年到底是怎么回事。

  ”祝少杰點點頭,隨便找個地方坐了下來,一會給了新人紅包,吃了飯就去找村長,要不然一會不一定村長又去干什么了。

  他坐在那里歸結最近發現的情況,然后準備匯總起來發到貼吧里, 就在這時候,突然有一個女孩在祝少杰身邊摔倒。

  祝少杰眼疾手快,當即就伸出手去接,可能是因為比較慌亂,一時間不知道手到底應該放在哪里,好死不死直接把手放在了人家姑娘的胸口。

  祝少杰一時間驚的冷汗直流,自己這可不是故意的,而是為了幫人。

  等到他把人扶起來,這才看清楚這人的樣貌,她不是別人,正是之前在自己那里墮胎的那個 紫萱

  紫萱低著頭說了聲謝謝,然后轉身離開了這里,臉紅撲撲的。

  祝少杰看她肚子已經恢復如常,看樣子應該是腹中胎兒已經被流產掉了,祝少杰搖搖頭,嘆了口氣,真是造孽,好好的一個孩子,就這么被自己害死了。

  過了一會,婚禮照常開始,王奶奶笑的直不起腰,整個人都仿佛年輕了十幾歲,而她的孫子,是一個高大的青年,看起來非常帥氣,拉著漂亮的新娘子挨桌敬酒。

  來到祝少杰這張席位的時候,祝少杰特地看了一下,年輕人臉上有種灰蒙蒙的感覺,臉色不是很好看。

  可是其他人就像是沒有察覺到一樣,有說有笑的敬酒,祝少杰封了紅包,卻無心吃喝,一直在關注著坐在不遠處的村長。

  等了一會,村長和身邊的幾個人打過招呼,然后就起身準備離開這里,看到村長要走,祝少杰連忙起身跟了過去。

  袁小玉看到祝少杰走了,也連忙站起身追了過去。

  村長走著走著,聽到背后有腳步聲,然后轉過身看了一眼,就看到祝少杰跟在自己身后,臉色有幾分無奈,開口道:“祝醫生,你跟著我干什么,村診所還需要你呢。

  ”祝少杰開門見山地道:“我想要了解一下村里的歷史,只不過村志里記錄的并不是特別詳細,我還有些東西不清楚,想要問問您。

  ”聽他這么說,村長本來還想說什么,可是看到追過來的袁小玉,嘆了口氣道:“行吧,你們兩個跟我來吧。

  ”村長說完,也不等他們兩個,就率先在前面先走了。

  “你們兩個坐下吧,喝點水,你們兩個有什么想問的就問吧,反正今天我也沒有什么事,可以和你們好好聊聊。

  ”村長端過兩杯水拿過來遞給他們兩個,對他們說道。

  “阿姨,我想問問我爸當初到底是怎么死的,咱們村為什么會被稱為寡婦村!”聽她單刀直入的這么問,祝少杰有些汗顏,沒想到自己竟然還不如一個小姑娘果斷,上來直不楞登的就問。

  聽她這么問,村長也是一愣,隨即坐在那里開口道:“你父親當初是暴斃,不是我自己這么說,是法醫這么說的,咱們村里每次死人,我都會和警察一起走一趟,咱們村里但凡是在村中結婚的男人,第二天都會暴斃而亡,而且死法各有不同,不論是他們婚前有沒有病史,在他們結婚以后第二天都會死,沒有任何外傷,也不是被人殺害。

  ”祝少杰聽到這里,皺了皺眉頭道:“難道就沒有一丁點例外?”村長把頭靠在沙發靠背上,瞇縫起眼睛回憶了一下,然后方才沉重地道:“有例外,從我當村長到現在,所有結婚的人除了猝死暴斃之外,還有三個人失蹤了。

  ”“他們身上有什么共同點嗎?”祝少杰聽到有其他的情況,連忙開口問道。

  村長回憶了一下,然后點點頭確定道:“的確有問題,失蹤的男人全都姓張。

  ”“姓張,全都姓張嗎?好,我知道了村長,謝謝。

  ”祝少杰點點頭,說完之后直接離開了這里。

  中午的時候被人勸著喝了兩杯酒,閑來無事,下午準備回去睡會,反正送藥的今天下午也不能來這里。

  睡覺的時候,祝少杰做了一個夢,夢里有一個女孩被一個人從背后扼住脖子,不斷的掙扎,祝少杰總感覺這個女孩看起來特別熟悉,可是卻想不起來這個女孩到底在哪里見過。

  女孩穿著古裝,面容有些模糊,看不清面容,祝少杰想要過去幫忙,可是卻無論如何都不能靠近女孩,他跑著跑著突然感覺一腳踏空,緊接著就氣喘吁吁的醒來了。

  晚上的時候,陳明敏回來就直接去休息了,說是很累,今天早晨的時候她又來了一個同事,和她一起工作,晚上的時候才回去。

  祝少杰自己坐在房間里記錄今天得到的資料,準備把近期獲知的資料全部都匯總起來。

  就在這時候,診室門突然被推開,祝少杰給嚇了一跳。

  祝少杰回過頭,看到原來是紫萱,不過紫萱現在滿臉愁容,而且好像是非常著急。

  “怎么了,這么晚來了,是不舒服嗎?” 祝少杰還以為是因為墮胎導致她出了什么事,開口問道。

  紫萱搖搖頭:“我心臟疼的不行,你幫我看看吧。

  ”聽到這句話,祝少杰微微皺皺眉頭:“怎么會,是不是受到胸部外傷或者是巨力撞擊了?”祝少杰一邊說話一邊拿出聽診器問道。

  紫萱搖搖頭:“沒有,今天一直都很正常,沒有你說的那些情況。

  ”“行,那讓我聽聽有沒有心跳紊亂的情況。

  ”祝少杰說著,戴好聽診器,然后把聽診器遞給紫萱:“放進去,我聽一下。

  ”本來祝少杰還以為是心律不齊一類的問題,畢竟剛剛墮胎,如果是心臟有問題倒也不清楚,可是這么一聽,根本沒有任何的問題。

  祝少杰拿下聽診器,搖搖頭:“沒有什么問題,很正常,你等我給你拿些藥。

  ”他說著,起身就要去拿藥,可就在這時候,紫萱突然痛苦的輕吟一聲,緊接著突然朝著地上躺了下去,看到她這個模樣,祝少杰嚇了一跳,趕忙躲在地上把她抱了起來,放在診斷臺上:“你怎么了,現在感覺怎么樣?”紫萱痛苦的捂著胸口,嘴唇青紫,臉色發白,捂著自己的胸口:“心臟疼,火辣辣的疼。

  ”聽到這句話,祝少杰頓時感覺自己一個頭兩個大,這看起來像是心臟病的征兆,可是通過她敘述的情況來看,根本不是心臟病。

  當即,他咬著牙解開紫萱的衣服紐扣,兩個豐滿的白兔呼之欲出,黑色的胸衣映襯著白兔更加纖白細嫩,看到這一幕,祝少杰微微咽了一口口水,隨即扯下她的褻衣,露出了白兔之上的一抹嫣紅。

  白兔上面沒有一丁點的外傷,看起來白白嫩嫩,甚至上面青色的血管都可以看到,祝少杰無奈的嘆了口氣,正準備撩上她的衣服給她去拿藥,就在這時候,腰間余光掃過玉兔之上,祝少杰突然看到一顆黑色的心臟正在無力的跳動。

  這時候祝少杰才想起來,自己在夢中看到的那個女孩,就是紫萱的身姿模樣,之前看不清楚,總覺得有些隱隱迷霧在阻礙著他,可是現在想來,除了身上的古裝,那個女孩簡直就是和紫萱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祝少杰感覺剛才可能是自己太心急出現了幻覺,當即準備再確認一下,當即轉身瞇縫起眼睛看了一下,果不其然,睜眼的時候看不清楚,可是瞇起眼睛的時候就可以看到跳動的黑色心臟。

  而且心臟上面也不是純黑色的,只不過是上面包裹著一團黑氣看起來極為詭異。

  這種情況祝少杰沒有見過,也不知道怎么醫治,就在這時候,紫萱突然拉住了他的手:“你能夠看到我的心臟是吧,我有解決辦法,我之前加過一個群,里面提起過我這似乎是詛咒,只需要七個女人的乳汁涂抹在胸口,心臟就可以慢慢復原,如果你愿意幫我,我也幫你,我能幫你查到關于寡婦村的詛咒。

  ”聽到這句話,祝少杰點了點頭:“好,既然如此的話咱們就一言為定,我幫你,你也幫我。

  ”紫萱點點頭,現在的精神狀態似乎是比之前好了些,掙扎著從床上坐起來,邊穿衣服邊開口道:“你幫我,我非常感謝你,不過千萬別和別人提我的名字,要不然我不會幫你的,到時候我自殺了,你就什么都查不出來了。

  ”祝少杰答應了。

  只是,讓他犯難的是,從哪里尋找女人的乳汁?而且還要七個人!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