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orgy thai >

orgy thai



“不,不, 小雪,不怪你,都是 錢叔的錯,是錢叔沒忍住,動了邪念,不怪你,你放心,讓我繼續給你吸吧,我保證一次給你根治了!”“可是,我這樣……” 趙雪 看著自己光光的模樣,有些擔心的問道,她不僅僅是擔心 老錢控制不住,她也擔心自己會控制不住,剛才要不是老錢的外物抵到了自己,恐怕她早就忍不住雙手按住老錢的腦袋埋進自己的雙峰之中了。

  見趙雪面露猶豫,老錢心里著急,他等了這么久好不容易有個能夠一寢香澤的機會,怎么都不會放過的。

  “妹子,你這是二次漲奶,里面的碎顆粒更多了,而且我剛才摸了一下,你的乳腺也堵住了,要是不立即疏通的話,后果很嚴重,可能會引起乳腺癌,那樣的話,就必須做乳、房切除手術……”為了打消趙雪去醫院的念頭,老錢不介意將事情說的嚴重些。

  果然聽了老錢的話,趙雪嚇了一跳,“錢叔,你別嚇我,真有那么嚴重?”“小雪,這事我還能騙你呀?第一次給你催奶的時候不是就告訴你了嗎?”老錢說完,滿臉焦急的盯著趙雪,而這樣的神情落在趙雪眼中立馬變成了老錢關心她的模樣,她心頭一熱, 暗道自己多心了,錢叔咋可能對自己……“錢叔,那,那這次可得保證根除呀。

  ”趙雪的聲音就像是天籟一般鉆進了老錢的耳中,讓老錢心頭一松,激動的搓著雙手……因為剛才的緣故,老錢也不敢再有什么過分舉動了,見趙雪再次閉上了眼睛,他才深呼了口氣,暗道好險,干咳一聲道。

  “小雪,準備好了嗎?我可要給你……”后面的話不用說相信趙雪也能明白。

   聽著老錢的話,趙雪緊閉的雙眼裂開一道縫隙,里面散發著羞赧的目光,配合著她巴掌大紅潤的小臉,似乎多了幾分欲拒還迎的姿態,讓老錢倒吸了口氣。

  奶奶的,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

  “錢叔,你弄吧,不要有心里負擔,剛才的事不怪你,也怪我,啥都沒穿,你一個大男人,難免……”聽著趙雪善解人意的話,原本擔心再次刺激到她的老錢心里一陣輕松。

  “不怪你小雪,都是錢叔沒把持住,咳咳,那我就開始了哈。

  ”老錢也不敢亂來了,伸手點在雙峰中間的峽谷中,深深的事業線,(姐弟亂欲)宛若一道裂谷,老錢的手點在這里,然后沿著線縫來回前后滑動,之所以這樣是因為檀中穴在雙乳的正中間。

  老錢手指一落在雙峰之間,緊閉雙眼一直等待老錢動作的趙雪立即身子一顫,嘴里發出一陣輕微的哼唧聲,眼睛也是瞇出一道線,低頭看向老錢。

  見趙雪仍然警惕的看著自己,老錢忙解釋道。

  “小雪,這是檀中穴就在……額,你這兩個 部位中間的位置,如果是平常經常按摩這里的話,不僅有豐胸的作用,還能讓你的肌膚變好呢。

  ”聽著老錢的解釋,趙雪心下放心,暗道自己多心了,不過隱隱的還是感覺有些遺憾和失望。

  低頭看著老錢的手指在自己雙峰之間來回滑過,指尖傳來的舒服感覺讓她舒服異常,要不是擔心再刺激到老錢,她都想大聲的喊出聲了。

  看著趙雪臉上的質疑之色消失,老錢眼中閃過一絲狡黠,他并告訴趙雪的是刺激膻中穴同樣會此時女性的荷爾蒙分泌,從而使得女性會跟想…應對完趙雪老錢便繼續按摩,趙雪的倒水滴狀精致的部位無論是手感還是觀感都讓老錢大呼過癮。

  尤其是此時趙雪漲滿的部位,又大又圓,獨特的手感讓老錢恨不得當即咬上一口。

  而且如果趙雪能夠主動的讓他……老錢低頭看看趙雪隱藏在被子中 身體咽了咽唾沫,要是能現在上了,即使不上能看看那日思夜想的地方也行呀。

  老錢動了邪念,再想拉回來一本正經的按摩是不可能的了,而且從接到趙雪的信息他就沒打算輕易結束。

  “小雪,檀中穴按完了,你有啥感覺沒有?”老錢抬頭看著趙雪問道。

  “啊?感覺,舒服,癢……就是,挺舒服的。

  ”趙雪說著小臉通紅,眼神羞赧。

  “不,不是,我是問,你這兒有啥感覺沒有?”老錢指著趙雪的碩大一本正經的問道。

  “啊?這,沒啥感受呀,就是覺得更漲了,沒有減輕。

  ”趙雪說著眼睛盯著自己鼓鼓囊囊的地方,都不敢看老錢了。

  聽著趙雪的回答,老錢心中大定,他就是要讓趙雪覺得還沒好,要不然他怎么繼續操作,往下按呀……燈光下趙雪的肌膚白里透紅,經過剛才老錢的撩撥,趙雪紅潤的臉蛋更加的誘人,眼神中的幾分羞赧,更加的激起老錢的想法。

  老錢真想立即辦了她!“小雪,你這問題有點嚴重,本來正常的話按按檀中穴,再吸幾口,就好了,可是按了這么久,你這竟然仍然是漲,沒有絲毫下去的可能性,這就有問題了,而且麻煩了。

  ”老錢說著控制著自己眼睛不往趙雪身體下看,他擔心他直接控制不住情緒。

  “啊?咋了錢叔,是不是很嚴重……”趙雪聽著老錢說的嚴重,登時害怕了,緊張的從床上坐了起來,身前的尺寸不停的晃蕩著,白花花的一片差點晃暈老錢的眼。

  “小雪,你別著急,辦法有,其實一開始我就想那么辦,就是擔心妹子你抹不開臉。

  ”老錢為難的 說道

  “錢叔這都啥時候了,我這都被你又咬又摸的了,還有啥抹不開臉的呀。

  ”趙雪真的著急了,剛才躺著她沒覺得胸前累贅,此時一坐起來,只覺得身前的掛著兩坨大山,又重又疼。

  “其實和先前的方法一樣,就是用按摩的手法刺激穴位,那樣的話就可以達到通則不通的效果,將多余乳液的排出來。

  ”老錢說的很專業,但是他自己清楚,要是再不讓他將被子掀開,他可就真的忍不住了。

  能在趙雪這個誘人的小娘子面前這么淡定,老錢都佩服自己的定力了。

  一聽仍然是按摩穴位,趙雪登時釋然了,自己這身前的兩坨都被老錢揉了摸了,還有什么穴位不能讓他按的呀。

  再說了老錢的按摩讓她感覺渾身舒坦,她巴不得老錢多給她按按呢。

  “錢叔,你說吧,我該怎么配合你。

  都這樣了,還有啥不能讓你碰的穴位呀。

  ”趙雪坦然道。

  老錢聽著趙雪的話,心里一喜,暗道這丫頭能這么想最好,那自己要按她雙腿中的某個部位,想必她也不會特別抗拒吧。

  老錢心中竊喜但是臉上卻是一本正經的說道。

  “小雪,因為這個穴位有些特殊,我擔心不方便,所以……不過,小雪你是病人,我是醫生,為了治病有些地方不得不碰,你要是接受不了,我……”“錢叔你說啥呢,有啥部位比…比我這里還不能讓男人碰,你就放心的弄吧,我能理解,不怪你。

  ”趙雪指了指身前,坦然地說道。

  見趙雪一副你是醫生我是病人你隨意的表情,老錢心中暗道,那是因為你還不知道我要按哪里。

  “妹子,一會我需要按一下你的 會陰穴和玉泉穴。

  ”老錢說著眼睛盯著趙雪,他害怕趙雪一聽穴位就退縮了。

  “會陰穴和玉泉穴在哪里?”趙雪迷茫道。

  “啊?你不知道。

  這個會陰穴在生殖器下緊挨著……玉泉穴又名子宮穴,你這個情況特殊我得將手伸進去試試……”老錢說著手在自己身上比劃著,看著老錢指點的部位愈加敏.感,趙雪的一張臉紅的都要滴出血了。

  這要是讓老錢按了那兩個穴位,她可就什么都給老錢看了摸了,也就是沒有走到最后一步罷了。

  趙雪神色呆滯,她本以為胸前的檀中穴已經是最隱蔽的了,沒想到老錢竟然要在她雙腿中,還要按最隱蔽部位里面玉泉穴,這要是伸進去,一進一出和自我安慰有啥區別呀。

  可是看著老錢一本正經公事公辦的樣子,再想想如果不按的嚴重后果,以及可能會餓的嚎啕大哭的 孩子,她眼神一凝。

  “妹子,要不就不按了,也沒啥事。

  不過那個我還是要和你說明一下,我沒有壞心思,絕對是為了你好,這會陰穴是人體根本,和人腦神經相連,能刺激神經,這玉泉穴……咳咳雖然在你那里邊但是對女性更好,我……”老錢磕磕巴巴的解釋著,看著趙雪陰晴不定的臉,他真害怕趙雪將他識破,拿枕頭將他砸出去。

  老錢說完見趙雪眉頭緊鎖,暗道自己著急了,要是等會將趙雪按出感覺了再說興許會更容易接受一點。

  心里嘆息了一聲,暗道好機會被錯過了,剛要開口放棄,就聽到趙雪說道。

  “錢叔,沒事,你盡管來吧!”趙雪說著直接就往后一躺,雙腿將身上的被子踢掉,接著就將腹部一下全部露了出來,白花花沒有穿任何遮擋物的地方展露了出來。

  老錢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這一幕,呼吸急促,雙手顫顫巍巍的朝趙雪雙腿中顏色對比強烈的地方伸去。

  成熟女人的身體,尤其是隱蔽之地,太過誘人和神秘,讓老錢這個老男人渾身大顫抖,腦袋一片空白,只剩美景和本能。

  此刻老錢呼吸急促,眼睛緊緊盯著趙雪白花花的身子,原本上身已經讓他這個老男人把持不住了,此時更加迷人的美景在前,老錢的整個大腦一片空白。

  趙雪躺在床上緊閉雙眼,睫毛微微顫抖,顯示著她此時的緊張,手緊攥著拳頭,下身展露在空氣中,她知道此時老錢肯定在盯著羞人的地方看。

  那里可是她最隱蔽的地方,除了老公她從來沒給第二個男人看過。

  她的身體微微顫抖,偷偷的睜開眼睛,接著就看到老錢眼睛呆呆的注視著自己羞人的部位,眼睛一眨不眨的,嘴角直哆嗦,顯然是被自己的美景吸引到了。

  再扭頭看看老錢的男人部位,那地方已經是……雖然看不到里面的尺寸,但是看褲子撐起來的規模,想必比老公李建的還要大上幾分,只是不知道他和老公誰更加厲害。

  這樣的想法嚇了趙雪一跳,原本紅潤的臉蛋變得滾燙,暗罵自己怎么會有這樣的想法。

  心里雖然這樣想著,可是看著老錢成熟穩重的臉,想著這兩次緊急時刻他挺身而出幫助自己的模樣,心中除了感激之外,竟然隱隱有些其他想法。

  錢叔是個可靠的男人!看著老錢不停地吞咽著口水,趙雪俊俏的巴掌大的小臉滾燙,羞赧的開口道。

  “錢,錢叔別看了,怪羞人的,趕緊按吧。

  ”“啊……好,好,我這就按。

  ”趙雪的聲音將沉浸在美景中的老錢喚醒,不過腦袋卻還是不夠清明,本能的抬腳上床,在趙雪呆滯羞赧的目光下,跪在了趙雪的雙腿前面。

  這姿勢立馬讓趙雪想起自己和老公李建生活時候的模樣,她慌忙起身,伸手按在雙腿中的某個部位,羞赧外加氣憤的低吼道。

  “錢叔,你要干什么?!”趙雪這一聲帶著怒氣的吼聲徹底的將老錢從混沌中的喊了出來,看著滿臉怒容的趙雪,老錢心頭一顫,再看看自己此時的姿勢,暗罵一聲,趕緊對趙雪解釋道。

  “妹子,你別誤會,那兩個穴位都在你的雙腿中,要是坐在床邊,側著身我不舒服也看不清具體的部位手也使不上勁不好給你按,所以才這樣。

  ”隨著老錢解釋趙雪緊擋在部位上的手已經慢慢的挪開了,這個動作讓老錢心頭稍微一松,偷偷的抹了把額頭的冷汗,暗道一聲僥幸。

  “那,那也不能一聲不吭的跪在我面前呀,我還以為,以為……”趙雪羞澀的低聲說道,后面的卻沒有說出來,不過老錢心知肚明,暗道趙雪誤以為我要對她不軌竟然沒有立即翻臉,可見她對自己,興許她也想……趙雪再次緩緩的躺了下去,滿臉的羞澀身體平躺任由老錢處置的模樣,讓老錢熱血沸騰。

  “小雪,那我開始了哈。

  ”老錢激動的聲音有些顫抖。

  “嗯。

  ”不知道是羞澀還是習慣了,趙雪低聲輕應了一聲,便沒了聲音,不過老錢還是從余光中瞥見她偷偷的將雙眼裂開了一條縫隙盯著自己的動作。

  見趙雪不抗拒,老錢心里歡喜,趕緊動作,原本跪著的身體直立起來,褲子中間挺挺的部位看的趙雪心臟砰砰直跳,直到老錢跨坐在她的大腿上她才反應過來。

  “錢叔,你,你要干什么?”趙雪半仰著腦袋睜大眼睛盯著老錢,老錢此時正坐在她的大腿之上,低頭就可以將她那羞于見人的部位看的清清楚楚。

  “啊,小雪,我先要按你的會陰穴,坐在你大腿上能清晰的看到部位,也能按的更好。

  ”老錢將想好的借口說出來。

  趙雪見老錢一臉嚴肅的解釋,再想想先前已經誤會他好幾次了,登時臉色一紅,暗道自己多心,錢叔是個正經人,根本就沒有那方面的想法,都怪自己思想太臟。

  可是轉念一想,低頭一看,錢叔褲子里的部位似乎早就反應起來了,這……老錢看著趙雪臉色陰晴不定,眼神猶豫不決,一顆老心臟砰砰直跳,暗道可別讓趙雪發現自己的不良企圖,不然,這眼看要成功了,可就要功虧一簣了。

  可是就在他身體緊繃等待最后審判的時候,趙雪遲疑了一會,再次躺在了床上。

  “錢叔,一會你輕點,你也知道那地方是女人……”趙雪半仰著頭看著老錢,這樣的角度可以看到老錢在自己下.邊究竟在做什么,萬一他真的要做什么壞事,自己也能第一時間發覺。

  可是發覺后,自己要怎么辦呢,經過這段時間的接觸趙雪發現自己竟然不反感老錢,隱隱的……這么羞人的動作,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都會有些別的想法。

  “放心吧小雪,錢叔知道輕重。

  ”老錢說著一手撥著趙雪大腿里測的肉,一手朝會陰穴探去。

  “小雪,我這就要按你的會陰穴了,你準備好了嗎?一會別緊張,有啥情況就說,錢叔馬上停手。

  ”對于女人來說雙腿中都是身體最敏感的部位,老錢手一探進大腿,趙雪就覺得一股電流瞬間從下而上的沖擊大腦,整個身體都忍不住緊繃起來,舒服的她差點叫出聲來。

  “嗯……”她的聲音如蚊蠅,舒服的身體感觸幾乎讓她發不出聲音,她半仰著頭,緊緊盯著老錢的雙手,她能將老錢的動作看的一清二楚,她覺得自己臉上發燙,覺得自己不要臉,竟然看著男人在自己身上做這樣事。

  老錢趙雪抿著嘴,滿臉朝紅,身體尤其是雙腿輕微顫抖,緊張不已,心里暗道這女人真好騙。

  不過,趙雪越緊張,老錢的工作越是不容易展開,尤其是趙雪不知道是因為緊張還是太舒服了,雙腿竟然越夾越緊,讓老錢的手根本就伸不進去,老錢不得不開口道。

  “妹子,那個,你能把腿…你夾的那么緊,我手根本就差不進去,沒法碰到穴位。

  ”聽著老錢的話,趙雪低頭往下看,只見自己的雙腿將老錢那只撥弄大腿的手緊緊的夾著,頓時滿臉羞赧,緊咬著嘴唇,雖然她早就有心里準備,答應讓老錢給自己按會陰穴。

  可是如果真的將雙腿打開,那,那自己的隱蔽之地可就真的全然清晰的全都給老錢看了。

  她猶豫著,可是看著老錢真誠認真的臉,她還是緩緩的將雙腿慢慢向兩側分開,接著那迷人讓老錢癡迷的風景一點點的從縫隙中顯現出來……這展開的風景頓時就讓老錢吞了口唾沫,他深呼一口氣,把另一只閑著的手顫顫巍巍的朝會陰穴按去。

  老錢提出要 按壓會陰穴和玉泉穴并不只是為了不軌的想法,其實會陰穴和玉泉穴作為人體的兩大重要穴位,按摩會有對趙雪身體有很大的好處。

  當然這個部位敏感,按壓后會引起女性一些生理上的反應。

  “唔……”隨著老錢手指朝會陰穴按去,一直緊張等待的趙雪在老錢碰到會陰穴的那一刻,整個身體開始顫抖,雙腿情不自已的本能的夾緊,大腿細膩的肌膚緊緊夾住的觸感,讓老錢大呼過癮。

   她猶豫著,可是看著老錢真誠認真的臉,她還是緩緩的將雙腿慢慢向兩側分開,接著那迷人讓老錢癡迷的風景一點點的從縫隙中顯現出來……這展開的風景頓時就讓老錢吞了口唾沫,他深呼一口氣,把另一只閑著的手顫顫巍巍的朝會陰穴按去。

  老錢提出要按壓會陰穴和玉泉穴并不只是為了不軌的想法,其實會陰穴和玉泉穴作為人體的兩大重要穴位,按摩會有對趙雪身體有很大的好處。

  當然這個部位敏感,按壓后會引起女性一些生理上的反應。

  “唔……”隨著老錢手指朝會陰穴按去,一直緊張等待的趙雪在老錢碰到會陰穴的那一刻,整個身體開始顫抖,雙腿情不自已的本能的夾緊,大腿細膩的肌膚緊緊夾住的觸感,讓老錢大呼過癮。

  “錢叔,慢,慢點,這地方太那個了,慢點按,太快了,我怕……我受不了。

  ”雖然趙雪在最后改口了,可是老錢知道她說的怕受不了究竟是什么意思,女人這個部位很敏感,剮剮蹭蹭就有可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成果。

  或許是因為緊張,或許是很久沒有和老公進行房事了,只是被老錢按壓了幾下,老錢就覺得趙雪某處有些……這個發現讓老錢大口吞咽著唾沫,燈光下他隱隱能夠看到些波光,心中那股刻意壓著的邪火騰騰的再次燃燒起來。

  “小雪,錢叔問你個問題,你要老實回答,這關系到對于你的治療。

  ”老錢怕趙雪不好意思回答,特意編了個借口。

  “唔……錢叔,你,你問吧。

  ”老錢雖然和趙雪說著話,可是他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仍然是一下一下按壓在會陰穴上,而且趙雪發現,這時候的頻率明顯比剛開始的要快了幾分,讓她覺得渾身舒坦的不行。

  “那錢叔可就問了哈。

  你告訴錢叔,你這里為什么反應那么強烈,我才剛按壓了幾下你就渾身顫抖,雙腿用力夾緊了,這和別的已婚女人不同,她們可都是按壓好幾分鐘才可能有感覺的,你怎么這么快?”老錢問完滿臉期待的盯著趙雪,而趙雪在聽到這個問題后,本來舒服的快要睜不開的眼睛一下子睜開了。

  她臉上的朝紅更濃了,眼神迷離又幽怨,似乎有什么難言之隱,大約停了半分鐘,趙雪的聲音才斷斷續續的傳來。

  “錢叔,不怕你笑話,我和老公已經好久沒那個過了,這地方好久沒受到過刺激了,別說是一個大男人按壓了,就是平時我偷偷自己碰一下,都能讓我夾緊雙腿……”趙雪說著臉上的紅都要滴出水來,一雙眼睛再也不敢看老錢。

  “原來這樣啊,小雪,錢叔又不是小孩子,對于男女那些事錢叔作為過來人還是知道的,我這只是問一問好了解一下這患處情況,小雪你別緊張,放松點,再按幾下,就不按了這里了。

  ”老錢說著心里大定,暗道對付一個大半年沒有過那種體驗的已婚婦女老錢還是有把握的。

  已婚婦女和雛女是有區別的,雛女從來沒體會過那種沖上巔峰的快樂,所以想象不到那種快樂到底多么迷人。

  可是已婚婦女早就體會過男女之間真正的快樂,她們知道那份快樂究竟有多么的誘人,所以在沒有的時候,她們想,只要稍加引導她們就會上鉤。

  老錢的手時快時慢,時深時淺,原本還有力氣半仰著頭盯著老錢動作的趙雪除了哼哼唧唧以及時不時夾緊雙腿外,再也沒有其他的動作了。

  “唔……錢叔,慢點,我現在渾身沒勁,你這按壓的太快,比我老公……”趙雪神情迷亂,說話漸漸的不經過大腦,不過在說出她和老公做那事之前還是及時住口了。

  可是老錢怎么可能放過這個引誘她的話茬呢,趕緊接過來說道。

  “你老公怎么了?”老錢覺得自己已經徹底的淪陷了,徹底的變成了壞蛋大灰狼,這也不怪(女同學和我在教室做爰)他,屬實是他和趙雪接觸的太深了。

  他和趙雪此時的場景恐怕只有夫妻間才會出現吧。

  “我老公,啊……沒,沒什么。

  啊……錢叔,停,我……啊……”老錢沒想到趙雪那里反應居然那么大,趙雪的話還沒說完,老錢就覺得趙雪雙腿上傳來一陣大力,幾乎要將他的雙手給夾斷。

  我的天,趙雪這,竟然這樣就……到了嗎?老錢揣著明白裝糊涂,看著趙雪不停顫抖的身體說道。

  “小雪,你,你咋了?可別嚇我。

  ”短暫又急促的顫抖后,趙雪眼神中透著一絲渴望,猶豫不決的看著老錢,而后眼睛轉向被自己雙腿緊緊夾著的雙手,聲音弱如蚊蠅道。

  “錢,錢叔,夾疼你了吧?”老錢看著趙雪舒適過后通紅的小臉,滿臉迷茫的問道,“小雪,我不疼,倒是你咋了?這臉咋這么紅呢?”聽著老錢的追問,趙雪原本就紅透了小臉,更加紅潤了,她心里不停抱怨,都怪錢叔這個家伙,哪有一個勁按壓女人那里的呀,一直按能不高……到了嘛,這個老男人。

  老錢的問話雖然讓趙雪感到羞惱,但是她卻發現自己并不反感老錢剛才對自己的刺激,而且也不知怎么的鬼使神差的她的眼睛竟然往老錢褲子上看了一眼。

  就這一眼趙雪嚇了一跳,那地方竟然比一開始又大了一倍,這下就算是不放出來,也比自己老公的大了一圈。

  她不知道的是,剛才她不停的顫抖的時候,哼哼唧唧的叫聲,讓本就對她心懷鬼胎的老錢差點把持不住了。

  經過老錢的按壓,讓趙雪竟然來了感覺,而且對老錢竟然有了幾分企圖。

  她迷茫卻又忐忑的看著老錢,猶豫了半天才軟綿綿的開口道。

  “錢叔你,你褲子是怎么回事?”聽著趙雪的話,老錢猛地低頭,接著就看到自己那要上天的褲子,嚇得趕緊用手按了按,媽的,這壞家伙怎么這么沉不住氣,可不能把趙雪嚇到了。

  他將部位藏好,而后擔心的抬頭正要和趙雪解釋的時候,就看到趙雪眼神炙熱的看著自己,他心頭一跳,感受到了她的渴望。

  這渴望的神色讓趙雪暈紅的小臉顯的更加的嬌媚,老錢不由的看癡。

  他慢慢的俯下身,試探性的在趙雪的唇邊,輕輕地親了一下,見她沒有反感,便大膽地親在了上面,頓時一股綿軟香甜的感覺就彌漫在老錢的嘴里。

  趙雪只是睜開眼睛看了一眼在自己嘴邊不斷索取的老錢,隨即又把眼睛閉上了。

  趙雪其實對于老錢的親吻還是有點抗拒的,所以她緊閉著牙關,不讓老錢的舌頭有乘虛而入的機會。

  老錢也不著急,只是在趙雪的嘴唇上慢慢的摩挲著,但那只不規矩的大手,則是順著趙雪柔滑的大腿慢慢往上,再次來到了趙雪的私密之處。

  感覺到那里依舊是濕潤的狀態,老錢的手指頭,一下子就滑進了那神秘的洞口里。

  “啊!”被老錢這樣突然襲擊,趙雪終于是無法繼續緊閉著自己的嘴唇,喊出了聲音。

  就這樣,趙雪的上下路便一齊失守,只得任由老錢進行探索。

  “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怎么愛你都不嫌多……”可正當老錢準備更進一步索取趙雪的時候,一首筷子兄弟的《小蘋果》響了起來。

  這個手機鈴聲一響,頓時就把纏綿悱惻的兩個人嚇得愣住了。

  趙雪想起這應該是自家老公忙完之后打開的晚安電話。

  于是她連忙推開老錢,快速爬起,拿起床頭柜上的手機,別有深意地掃了老錢一眼。

  老錢知趣地坐在一旁,不敢發出任何聲響。

  “喂,老公!”趙雪看著老錢,聲音輕顫著。

  看著趙雪此時臉上的紅暈依舊沒有散去,還是一副嬌羞的模樣,老錢的腦海中突然閃過一絲惡趣味,他慢慢的朝正在打電話的趙雪爬了過去。

  “我,我也想你了,老公!”趙雪見老錢爬到她的身邊,嚇得聲音都變了聲調。

  “老婆,你怎么了?聲音怎么不對?”李建問道。

  “沒有,這幾天嗓子不舒服。

  老公,我想你了,你什么時候回來呀?”趙雪嬌聲道。

  “應該快回去了!寶貝,哪里想老公了?”電話那頭,李建壞笑著說道。

  “討厭,你說呢!”趙雪撒嬌的聲音簡直能麻死人,老錢聽后感覺身體一顫,仿佛被電到一般。

  “那怎么辦呀,我又回不去,要不自己按摩一下,等我回去后再給你按摩,好嗎?”趁著他們說話的時候,老錢的把手伸了過去,握住了趙雪的兩團柔軟。

  趙雪被老錢的動作嚇了一跳,臉色蒼白,不過隨即閉上了眼睛,若無其事地繼續打著電話,“嗯,老公,我等你回來給我按摩!”“老婆,我愛你,我這還有事,先掛了,晚安喲。

  ”說完,李建掛掉了電話。

  電話一停,趙雪就睜開了眼睛,快速向床里躲去,慌張地看著我,顫顫巔巔地說:“錢叔,你看時間不早了,你回去吧,我想睡覺了。

  ”此時的趙雪已經完全從剛才的情欲中清醒了過來,一想到剛才自己和老錢居然都那樣了,整個人是羞的不行。

  老錢一看趙雪的動作,便知道今晚肯定沒戲了,于是便跳下床換上了自己的衣服,沖趙雪打了聲招呼,便失落的離開了趙雪的家。

  回到家后,老錢又一次的失眠了。

  因為有了上次那樣的接觸,老錢開始主動跟趙雪聯系,可是整整一個星期,無論是給趙雪發短信還是去趙雪家敲門,趙雪都不在回應老錢。

  老錢就這樣失魂落魄的過了一個星期。

  但是一天傍晚,趙雪卻突然主動地敲響老錢家的門。

  “錢叔,快開門呀!”趙雪抱著孩子焦急地拍著門。

  老錢連忙打開門,掃了眼她后,把目光定在了孩子身上。

  “這是怎么了?”老錢接過孩子,在他的額頭摸了下,很燙手,頓時便明白了什么情況。

  “孩子高燒,跟我去診所。

  ”老錢抱著孩子率先向電梯沖去。

  “錢叔,我回去換身衣服。

  ”趙雪慌張地說道。

  老錢沒有理她,抱著孩子下了電梯后,往診所跑去。

  到了診所,給孩子量了下體溫,38度9。

  老錢急忙跑到處置室,找了些酒精和采血棉。

  這時,趙雪也趕了過來,“錢叔,孩子沒事吧?”老錢看了一眼趙雪,氣憤地說道:“怎么可能沒事,你干什么去了?孩子燒成這樣都不知道,38度9,你趕緊去西藥柜兒科藥拿盒對乙酰氨基酚過來。

  ”老錢拿著紗布沾著兌好酒精水,反復給孩子做著物理降溫,重新量了下體溫后,37度2,老錢這次如負重擔的癱坐在了椅子上,大口地喘著氣。

  趙雪看見老錢的樣子,知道孩子已經沒事,突然一下子上前抱住了老錢。

  “謝謝您,錢叔,如果沒有您,我真得不知道怎么辦了。

  ”“起來吧,孩子沒事了,走吧,回家!”老錢安慰地說道。

  趙雪立刻從老錢的懷里爬了起來,臉色潮紅,羞澀地看著老錢,抱起孩子跟著老錢往家走去。

  回到她家后,孩子已經睡著了。

  老錢便和趙雪交待一些注意事項,但一股突然尿意襲來。

  “小雪,我回家一趟,一會再來!”趙雪看著老錢局促的樣子,大概猜出老錢要干什么了。

  于是她指了指自己房間里的衛生間,沖老錢微微一笑。

  老錢則尷尬地看了一眼她后,也沒推辭,向著衛生間走去。

  進入衛生間后,冷不防看到旁邊臟衣服簍里有一條肉色的底褲,老錢頓時就回想起那晚的風格,忍不住的拿了起來。

  感受到那特有的氣息,老錢呼吸一下變得有些急促。

  鼻孔中一熱,一股殷紅的熱流直接淌了出來。

  老錢萬萬沒想到自己還能流鼻血,剛準備動手情,就聽到趙雪在門口敲門,“錢叔,你好了嗎?我要給孩子拿個尿不濕?”“馬上就好!”老錢趕緊把內褲放回去,硬著頭皮走出來,祈禱著她洗衣服時不要翻看,直接扔進洗衣機。

  “小雪,我就先回去了!”“嗯,晚安!錢叔!”回到家躺在床上,老錢卻遲遲無法入睡,總是擔心趙雪發現內褲上自己的杰作,害怕她會不會覺得自己很猥瑣?萬一以后再不搭理自己怎么辦?老錢被這些可怕的想法嚇著了,輾轉難眠,一夜未睡。

  第二天早上,老錢很晚才起來,他簡單地吃口飯后,準備去診所上班。

  剛出屋子,就看見了趙雪。

  她竟然只穿著簡單的睡衣,手里拎著一個垃圾袋。

  她也看到了老錢,臉色瞬間通紅,放下垃圾袋后,快速地向家里跑去。

  但到了門口后,卻停了下來,轉身羞澀無比地低著頭說道:“錢叔,昨晚謝謝你。

  ”說完,快速地閃身進屋。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