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findomme >

findomme



這一刻我覺得自己呼吸越來越困難,我們互相對視著,看到的是對方眼神的炙熱與迷亂。

  我越開越 控制不住自己了,我已經迷失在 林蔭的熱情中。

  同一時間, 我和她同時身子一顫, 我感覺到她抓著我的手猛地 用力

  [這一刻我似乎已經感覺林蔭那里的炙熱,我覺得自己呼吸越來越困難,我們互相對視著,看到的是對方眼神的炙熱與迷亂。

  我越開越控制不住自己了,我已經迷失在林蔭的火熱中,下一刻,我感覺 到了她真正的火熱,同一時間,我和她同時身子一顫,我感覺到她抓著我的手猛地用力。

  ]她已經做好了準備,那么我呢?我不敢想象自己真的就要得到她了,我真該這樣做嗎?這一刻,我怎么可能想這么多,我發現我竟然有了迫不及待的感覺。

  然而……叮鈴鈴!突然一陣鈴聲響起,我渾身一個激靈,猛地清醒過來,同時我也發現林蔭臉色一騰地一下紅了!我急忙起身抱著她,將她放在一旁,然后慌張的近乎是逃跑一樣的跑到了餐桌那邊,我的手機還在一陣陣叫喚,我心里五味雜陳,不知道該惱怒還是慶幸。

  如果我現在照鏡子,一定會看到自己糾結的表情。

  拿起電話一看,我徹底冷靜了,電話是 徐姐打來的,她是我的部門主管,這批產品出廠后不斷出事,這次終于確定沒問題了,已經出售一批了,怎么她還要這么晚打電話呢?突然我想起林蔭用那我帶回來的產品卡住 的事情,我心里有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接起電話后徐姐的吼聲傳來:“快給我滾過來!這就是你們保證不會有問題的嗎?你知道出什么事了嗎?快給我來公司!”我急忙點頭說沒問題,我這就去,雖然已經晚上九點多,可是我沒什么理由不去,顯然,出事了。

  我回頭看向林蔭,她的臉色還紅紅的,原本在看著我,見我轉頭看她,她立刻扭過頭去,那嬌羞的模樣惹人疼惜。

  我說林蔭你洗個澡就早點睡,我要去公司一趟,林蔭點點頭要我路上小心。

  我回房間換了身衣服,拿上手機錢包就出門了。

  路上,我想到剛剛和林蔭那一段時間的迷亂,心還砰砰砰直跳。

  任何一個男人在那一瞬間,都會控制不住,更何況我還是一個正常的男人。

  甩甩頭,我不在想那么多(倆性故事),將思緒轉回手頭,徐姐這么生氣,那么事情不會小了。

  果然,當我到了公司,我們 研發部的人都在,而主管 徐敏卻不在,同事跟我說徐敏被黃 云翔叫道經理室了。

  我聽著同事們的交談也明白出事了,新產品被投訴了,而且還不是少數投訴,這就完全是我們研發部的責任了,想來早就對徐敏有意思卻被徐敏一再拒絕的經理黃云翔,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沒等多久,我就看到徐敏冷著臉回到了辦公區,我們一群人都站了起來。

  徐敏開口說道:“接下來一個月,我會暫時去銷售部,研發部有事情給我發郵件。

  ”說完,徐敏看向我,說道:“李成陽,這一個月你跟我一起去銷售部,暫時做銷售工作。

  ”“什么?”我一下愣住了,有點不敢相信我的耳朵。

  劉敏是個大美人,聽說已經四十歲了,可是看上去也就三十出頭,歲月沒有在她臉上留下皺紋,反而將她的青澀抹掉,剩下了一身的成熟風韻。

  只是她平日都是一副冷臉,生人勿進的模樣讓她在公司沒有什么朋友,一些想要追求她的男人也被她毫不知委婉的當面拒絕,經理黃云翔就是其中之一。

  我不知道為什么徐敏要去銷售部,更不明白為什么我也要跟著去,她離開時我就跟了出去。

  徐敏顯然看出了我的疑惑,就出奇的解釋了一下,大體情況就是這次她懷疑不是產品的問題,而是黃云翔對她的刁難,就是想把她擠走。

  畢竟,產品出問題,那么研發部難辭其咎,如果上報到了總公司那邊,她多半是要走了,但她不甘心,所以就想去做一個月銷售,想跟蹤這些消費者的使用態度,看看是不是真的那么不堪。

  我十分理解徐敏的心里,可是,為什么我也要去呢?我問出自己的疑惑,徐敏道:“我一個女人怎么拉下臉賣這東西,當然你賣,我跟著你,還有,給你一天假期處理私事,后天去銷售部報道,這一個月不準請假。

  ”我就感覺心里一陣無奈,可是再想說話,徐敏已經走進停車場,我追上去,就只看到她的馬六車尾燈。

  獨自走在街道上我覺得自己的前途堪憂,不過我倒是覺得徐敏或許是想多了,畢竟,林蔭用了那個振動棒就卡住了,說不定真的是產品有問題。

  回到家里看到林蔭的房間燈已經關了,我疲憊的洗了澡就早早睡下。

  翌日,我破天荒的睡到了八點半,想著林蔭和瑩瑩應該早就上學走了,我起床就穿著內褲走出房間了。

  可是當我來到客廳,我一下愣住了,就見瑩瑩竟然穿著睡裙在打掃衛生!“成陽哥你醒了,我去給你端早餐!”瑩瑩朝我嫣然一笑,扭著纖腰就走進了廚房。

  這時候我才反應過來,急忙回到房間將睡衣穿上,在走出來,就看到餐桌上擺著兩個白白胖胖的大包子,還有一碗綠豆粥,以及兩樣小咸菜。

  我想到昨晚的事情,尷尬的笑了一下就去洗漱了,出來坐在餐桌旁,瑩瑩也走了過來,她幫我拿了碗筷,然后坐在我身邊的椅子上,笑靨如花的看著我。

  被她這樣看著我多少有點不自在,看了一眼沒見到林蔭,就問她怎么沒去學校。

  瑩瑩說她上午沒課,就留下幫我打掃房間了,說今晚林蔭還會過來睡。

  她還穿著睡裙,我不經意間看到了她胸前白花花的一片,頓時再次想到昨晚我抱著她,她那副誘人的模樣了,下面不知不覺就支起了帳篷。

  瑩瑩仿若未覺,為我將綠豆粥端到面前,然后將上半身都湊過來,說道:“綠豆粥可以去火,成陽哥好像火氣很大呀!”我被她調笑本來也沒什么,可是我突然感覺什么東西被握住了!林蔭和我聊了兩句就回房間了,我想要讓她幫我關門都沒來得及。

  不過此刻我也沒有別的時間了,整個腦子都在享受被窩里那只妖精的伺候。

  這種感覺多長時間沒經歷過了,我都忘了,以前和妻子也沒時長這么玩,沒想到今天瑩瑩會帶給我這個驚喜。

  我腦袋在外面,手則是在里面摸到了瑩瑩的胸,我感覺到瑩瑩只是稍微頓了一下就再次開始了,她的手法很生疏,牙齒偶爾會碰到我,每次都會疼一下,可是我卻一點沒覺得不舒服。

     曾經的初戀在她心里一直很美好,她甚至小心翼翼地把那段逝去的感情收藏在心底,可如今,前 男友無休止的騷擾打亂了她平靜的婚姻,現在她只想對前男友說———  初戀,我愛他那么投入  那一年,當前男友文勇(化名)突然跟我提出分手時,我感覺自己走到了世界末日,眼前漆黑一片,心痛得像要撕裂開來。

  好不容易撐過來后,我還是把對他的感情和所有關于他的記憶都深深藏在了心底,我固執地認為,對我來說,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跟他一起共度過的日子是我此生最美好的時光。

    2005年初,我和文勇經人介紹相識并 戀愛了,那年我24歲。

    文勇家在外地,他一個人在寧波和朋友合伙做生意。

  戀愛初,他雖然沒像其他戀愛中男孩那樣每天風雨無阻地接送我上下班、約我吃飯,但每天電話里的噓寒問暖已經足夠讓我感覺到無比的幸福。

  從沒戀愛過的我,把他的關心看得很重,也更加倍地去愛他。

  知道他一個大男人在外面不懂照顧自己,我們戀愛半個月后,我就兼起了女友加鐘點工的角色。

  當時他租了套一室一廳的房子,我每周過去幫他打掃一次房間,洗一次衣服,每半個月幫他換洗一次床單被罩。

  做這些事時,經常是他在單位忙,我去他辦公室取鑰匙,然后一個人去他房子給他收拾。

  我覺得戀愛就是互相照顧,互相珍惜,我能幫他多分擔一些生活上的瑣事,他工作上就會輕松很多。

  口述:我已結婚 請不要再來 打擾我  為了讓文勇能吃得好一點,我還向媽媽學會了煲湯,排骨湯、鴿子湯等,總之,我認為有營養的菜,都會學著做。

  我們戀愛的那半年里,為了文勇我瘋狂地愛上了廚房。

    分手,他棄我如此絕情  可我和文勇戀愛只持續了半年。

  不知什么時候開始,以前總是文勇主動打我電話和發信息,竟變成是我主動給他打電話、發信息了,再后來,就變成文勇經常不回我的信息。

  偶爾我問他是不是不愛我了,他說兩人戀愛沒必要每天膩歪在一起,每天說肉麻的話。

  我反駁說我們戀愛這半年,見面大多是一周兩三次,而每次都是我給他送東西或者取鑰匙收拾房間。

  聽我這么說,他就會很認真地解釋,如果他現在不忙著掙錢,將來拿什么娶我。

  他這句話,讓我的氣立馬就消了。

    生活仍然繼續,我們戀愛也仍是我積極主動。

    身邊的朋友善意地提醒我:愛是相互的,不是單方付出就能得到幸福。

  每當這時,我就拿文勇對我說的那句話來向朋友們解釋:文勇說他忙著掙錢娶我呢。

  可正當我的愛灼熱如火時,文勇卻跟我提出分手了。

  聽說他愛上了別的女孩時,我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哭著說他騙我,如果他愛上別人了我應該能感覺到。

  文勇生硬地說,如果不是我對他那么好,他早離開我了。

  他不主動聯系我,就是讓我自動離開,沒想到我這么笨。

  口述:我已結婚請不要再來打擾我  愛是勉強不來的,文勇堅決要分手,我只有放手。

  但分手后很長一段時間,我都無法從失戀的痛苦中走出來。

  我覺得初戀失敗了,我此生就與愛情永遠絕緣了,我的人生再也不會亮麗多彩。

    結婚,我找到新的幸福  和 丈夫 元啟(化名)戀愛是2006年7月的事。

  媽媽看我一直沉浸在失戀的陰影里,再不戀愛就變成老姑娘了,于是托同事給我找對象,同事介紹的人就是元啟。

    元啟比我大三歲,做財務工作,而我是做出納的,這樣一說我們還是同行。

  出于禮貌,相親那天我和元啟坐下來聊了會兒天,聊天后我才發現,我和元啟竟有很多共同語言。

  首先,我們在工作方面就有很多探討的話題,他知識面比我廣得多,我正好可以學到很多東西;另外,我們都是宅男宅女型,下班后愛呆在家里,不喜歡去娛樂場所,唯一喜歡的就是旅游。

    我再次戀愛了。

  以前一直以為沒有文勇我就失去了一切,認識元啟后我才知道,原來愛情仍然很美好。

  不過當時我還是把對文勇的感情埋在了心底,雖然后來我很愛我的丈夫,但文勇偶爾還會從記憶深處浮上來,讓我情不自禁地懷想一下從前。

  口述:我已結婚請不要再來打擾我  2007年10月,我和元啟結婚了,一年后,我們有了一個可愛的女兒。

  如果文勇不出現,我想(男人抓胸將機機桶美女口述)我們的生活會像很多幸福的家庭一樣,一直過著平淡而溫馨的日子。

  可去年年底,文勇卻突然重新闖進我的生活,并把我們家的平靜徹底打碎,嚴重影響了我和丈夫的感情。

    去年12月的一天,我手機里突然接到一條陌生號碼發來的信息,上面寫著: 曉慧,你現在過得好嗎?看上面對方叫我的名字,我知道這個人肯定認識我的,于是我回了句很好,順便問他是誰?他只回了一句:一個關注你的人。

  他這樣說更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我繼續問,他就再沒聲息了。

  這事我也沒放在心上,以為是朋友同事的惡作劇。

  可第二天,我又收到這個人的信息,并且組織語言時也越來越曖昧。

  我想了想回撥過去。

  電話接通后,只聽了喂我就知道是文勇了:他的聲音是那么的熟悉。

  口述:我已結婚請不要再來打擾我  騷擾,他影響了我的家庭  做不成戀人,可以做朋友,這是很多戀人分手時都會說的一句話,我當時就抱著這樣的想法又開始了和文勇的聯系。

  我一直是抱著普通朋友的心態和文勇接觸的,甚至在他要我家里的電話號時,我都毫無顧忌地告訴了他。

    最初文勇只打我手機,我們聊天時也僅限于說說各自目前的生活情況。

  文勇說他和我分手后又戀過幾次愛,但都失敗了,因為那些女孩沒有一個比我對他更好。

  聽說他沒女朋友,我就說如果有合適的,我會幫他介紹。

  他聽后苦笑著說,如果女孩的性格跟我相似就介紹,否則他拒絕。

  聽了他的話,我心里浮起一絲感動,覺得那是他對當年狠心拋棄我的一點補償,所以聊天中,我對他說的話也多了些安慰。

    我的電話突然繁忙起來很快引起了元啟的注意,他知道我平時很少離家,為數不多的幾個朋友他也都認識,于是他問我誰經常打電話來。

  我坦白地告訴他是文勇。

  以前我和元啟說起過初戀的事,所以我一說文勇,他就知道是誰。

  當時我覺得自己沒有做對不起他的事,也沒向他隱瞞過什么,他應該不會多想,可那天元啟還是冷下臉來了,他嚴肅地告訴我,以后不要再和文勇聯系了。

  看到元啟如此不高興,我馬上答應下來。

  然而之后的日子,盡管我總以忙為由希望文勇不要再打我電話,可他仍會頻繁地打來。

  后來我怕文勇生氣,一回家就關機,可我忘了曾經告訴過他家里的電話,文勇在打不通我手機的情況下,竟又改成打我家里的座機。

  口述:我已結婚請不要再來打擾我  雖然我怕傷文勇的自尊,但我還是告訴他以后不要再打電話了,我丈夫已經不高興了。

  誰知文勇非但不理解,還說元啟小心眼不是男人。

  盡管后來我干脆不再理他,他仍會偶爾打來。

  我知道元啟很尊重我,不會因此和我吵架,但是他的沉默和冷冰冰的表情足以說明內心的不快。

  現在,我對文勇懷有的那種美好回憶已經蕩然無存了,有的只是反感和無奈。

  我只希望他以后不要找我,就如當年那樣,對我絕情絕義……  編輯發言  很容易搞定的事,曉慧居然嘮嘮叨叨扯不清。

  有道是,一個巴掌拍不響,你要斷然拒聽文勇的電話,他會沒完沒了地糾纏你嗎?  眾所周知,手機有拒聽功能的,只要你將那個號碼設置為拒聽電話,人家就打不進來。

  你卻不走這著棋,而是采取瞞天過海的辦法:在單位就接聽,回家就關機。

  這一點,正好證明你對文勇的拒絕根本就不是出自本心,而是礙于丈夫的不高興。

  如果丈夫的表現沒有這么激烈,你說不定絲毫不會有這樣跟前男友頻繁聯系的做法會傷害家庭的意識。

  口述:我已結婚請不要再來打擾我  我只希望他以后再不要找我,就如當年那樣,對我絕情絕義,這句話尤其令我對曉慧反感。

  文勇當年是你的男友,他移情別戀,使你成了被拋棄的人,這是既定的事實,已不可更改。

  但現在你是有夫之婦,你怎么可以說希望另一個男人對你絕情絕義的話?言下之意,豈不證明你們的確已舊情復燃?至少那個文勇是這樣。

  既如此,那你為何不干脆利索地斬斷他的非分之想?你可以告訴他你再騷擾,我就報警啊!  給文慧支兩個招:一,換手機號,用行動向文勇證明你已經討厭他;二,家里的座機能換號就換,不能換號就當著你丈夫的面在電話里狠狠地告訴他:離我遠點,離我們家庭遠點。

  這招當然最好別用,但如果對方是無賴,用也無妨。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