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elles porn >

elles porn



  停了下來,他轉過頭去,看向遠處另外一條偏僻的山路,剛剛他 看到了幾個影子從那里快速沖過去,要是以前可能注意不到,隨著修煉本源道經,視力也變好了。

    如果只是人的話,他不會注意,關鍵是看到了一個大 麻袋,以及他們鬼鬼祟祟的樣子, 林曉東心中升起一絲疑惑。

    朝著那著那個(女同學上課摸下面讓我)方向走了過去,走過山的轉角后,看到了三個人大漢,其中一個背著一個很大的麻袋,里面不知道裝的什么。

    幾人鬼鬼祟祟的,不時的往四周看,生怕被別人發現了。

    林曉東找個東西躲了起來,他覺得事情不太對,那幾個人他認識,其中一個叫郭正明,是村子里的惡霸,有他出現的地方肯定沒什么好事。

    想看看他們到底在干什么,林曉東悄悄地跟在他們的身后。

    一路尾隨,林曉東小心的跟著他們,很快他們三個人就停了下來,看到四周沒人,便進了不遠處的屋子里。

    看到這個毛 房子,林曉東心中疑惑,這是光棍劉 老實,按道理劉老實不可能跟這些個惡霸混在一起呀。

    沒有多想,林曉東立馬靠近了過去,來到屋子外面,偷聽里面的動靜。

    本源道經就是好,五官全面增強,里面的細微動靜都聽的一清二楚。

    “咯,這是你要的貨。

  ”這是郭正明的聲音,似乎在談生意一樣的。

    “我看看,等下給你錢。

  ”劉老實的聲音響起,聲音中明顯十分的激動。

    聽到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劉老實的驚喜的一直感嘆,好像十分的滿意。

    林曉東聽的疑惑,他們在交易什么東西。

    在屋子周圍找了一圈,他找到一個窗戶,雖然是關著的,但是通過細小的狹縫還是可以看到里面。

     目光看進屋子里,這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了林曉東一跳。

    在那個麻袋里面,居然是一個人,還是一個女人,不過此時的她是被迷暈了,躺在地上,沒有動靜。

    看到這個,林曉東一下子就明白了過來,感情這幾個玩意在綁架販賣人口呀,膽子真是不小。

    這劉老實取不到媳婦居然打起了這樣地主意,還真看不出呀。

    劉老實看到麻袋里的女人,十分的滿意,要模樣有模樣,要身材有身材,果斷的把錢拿了出來。

    “給你。

  ”  郭正明興奮的接過錢,摸了摸厚度,十分的滿意。

    房子外的林曉東站了起來,一樁骯臟的交易就發生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今天他們運氣不好,碰到他了。

    林曉東直接一腳踢開了緊鎖的房子們,一步跨了進去。

    巨大的動靜讓屋子里面的幾個人立馬受驚了一樣的看向門口,這可不是什么能見光的交易。

    “我說,你們幾個做這么缺德的事,也不怕遭雷劈呀。

  ”林曉東看了一眼地上昏迷的 女子,說。

    看到林曉東一個人,郭正明三人對視了一眼。

    “跟你有關系嗎?林曉東,你老老實實回去教你的書,少在這里多管閑事。

  ”郭正明語氣不善的說:“最好他媽別給我多嘴。

  ”  笑了笑,林曉東說:“遵紀守法,人人有責,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可不要一錯再錯呀。

  ”  “趕緊滾,否則……”郭正明威脅道。

    郭正明揮了揮手,其他兩個人將麻袋又拉了起來,想要放到里間去。

    林曉東踏前一步,但是立馬被郭正明給攔了下來:“還不走?想要逞英雄?既然被你看見了,今天,你也別想走了。

  ”  郭正明眼神一狠,操著一個棍子,一棒子飛速的朝著林曉東砸了過去。

    劉老實在一旁還是很害怕的,這種事情被發現了,他是很慌的,看到郭正明下手打人了,更加的慌了,不知道怎么辦。

    林曉東嘴角微微翹起,正好拿你們練練手,這些天修煉了本源道經,都還沒機會發揮呢。

    看著迅速砸來的棍子,林曉東 身體微微一偏,輕松的躲避了過去,緊接著反手就是一拳,打在郭正明的下巴上。

    下一刻,郭振明的嘴巴就悲劇了。

    林曉東雖然沒有用全力,但是這一拳,直接把郭正明的下巴給打脫臼了,不僅如此,牙齒都掉了兩顆,血一下子就流了出來,滿嘴都是血,有些嚇人。

    郭正明倒在了地上,雙手捂住嘴巴,痛苦的嗚咽叫著。

    看了看自己的拳頭,林曉東有些驚訝。

    另兩個沒想到剛轉身郭正明就倒了,趕緊放下麻袋,來到郭正明身邊,扶起他。

    恰好在這個時候,麻袋突然自己動了,里面的女子醒了過來,自己掙扎著弄開了麻袋口,林曉東看到了。

    此時,郭正明仇恨的目光看著林曉東,讓他們兩個一起上。

    兩人對視一眼,毫不猶豫的沖了過去,兩人同時夾擊,一般人不可能擋的過。

    可林曉東不是一般人呀,他根本就不躲,輕松的接住了他們兩人的拳頭,并且抓住,輕輕一捏,兩聲慘叫聲立馬在屋子里響了起來。

    “啊啊”  剛掙脫開麻袋的女子看到這么暴力的一幕,頓時驚呼出聲,驚恐的看著自己周圍的環境,不知所措。

    解決了這兩貨,林曉東目光再次看向郭正明。

    郭正明驚呆了,看怪物一樣的看著林曉東,這什么戰斗力。

    見林曉東的目光看過來,郭正明有些害怕的后退了兩步。

    郭正明忽然看到了在他旁邊驚呼的女子,都顧不上疼痛的下巴了,從后腰抽出了一把小刀,一步跨到了她的身邊,把刀架在了女子的脖子上。

    “你別過來,再過來我可就殺了她。

  ”郭正明色厲內荏的威脅道。

    女子又是一聲驚叫,臉上充滿了驚恐和迷茫,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就這么被一把刀架在了脖子上。

    林曉東頓了頓,停了下來,看了女子一眼,雖然他覺得郭正明不敢這么輕易的殺人,但是萬一急了,所以他也不敢貿然行動,害了別人。

    女子看向林曉東,剛剛這個男人的戰斗力她看到了,所以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了。

    “郭正明,別一錯再錯了,要是殺了人,你這輩子就完了。

  ”林曉東站在原地,苦口婆心。

    郭正明才不管這些呢,看到林曉東不敢動了,內心慢慢地恢復了原本的狠心,刀鋒在女子的脖子上比劃了兩下。

    “你別動,要是敢動,我立馬殺了她。

  ”  他的兩個手下站了起來,在郭正明的示意下抓住了林曉東的雙手,林曉東面不改色的一動不動,任由他們擺布。

    挑了挑眉,林曉東看到郭正明后面驚慌的一句話都不敢說的劉老實,突然說道:“喂,劉老實,你想要干什么?”  聽到他的話,郭正明立馬警惕的看向身后。

    在郭正明轉頭的一剎那,林曉東嘴角微微翹起,雙手雙腳瞬間發力,一下子甩開了鉗制住他的兩個人,下個瞬間出現在了郭正明的面前。

    意識到別騙,郭正明就想要動刀,但是已經晚了,林曉東抓住了他的手腕,用力一掰,刀就掉落在了地上,另一只手摟住女子纖細柔軟的腰肢,帶到自己的身邊。

    沒想到郭正明的反應相當的快,另一只手居然抓住了掉落的刀刃,往上一挑,直逼他的心臟。

    還好林曉東的反應快,躲開了,不過依舊劃傷了手臂,吃痛的一腳踹在郭正明的身上,沒有留手的一腳直接將郭正明踹出老遠,砸在墻上,站都站不起來了。

    “媽的。

  ”林曉東暗罵一聲,太大意了,身手還有待提升。

    女子驚慌中抱緊了林曉東,當站穩了之后,才有些后怕的睜開了眼,看到了現在的情況。

    郭正明的兩個手下跑到他身邊,扶都扶不起,他感覺身體都要裂開了:這特么什么怪力。

    “給我滾。

  ”林曉東冷聲道,既然女子沒事了,他也沒必要和郭正明他們計較,在這么個偏僻的村子里,報警是沒用的,警察來黃瓜菜都涼了。

    郭正明的兩個手下背著他趕緊跑了。

    他們走了之后,林曉東放開了懷中的女子,看著自己流血的手臂,傷口還挺深的。

    “你受傷了。

  ”女子情緒穩定了下來,看到林曉東的傷口,主動上來要幫他包扎。

    沒繃帶?女子把自己的裙擺給撕了,她的裙子材質很好,比繃帶強多了。

    止血后包扎后,女子笑著說:“好了。

  ”  之前還沒仔細看,現在近距離觀察下,林曉東發現這女子確實挺漂亮的,笑起來格外好看。

    “謝了。

  ”林曉東說。

    “我還沒謝謝你呢,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我現在會被怎么樣了。

  ”女子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有些后怕的說。

    林曉東笑了笑,沒有說什么,而是看向了劉老實。

    劉老實一看到林曉東的目光,整個人向受到了驚嚇一樣的,整個人都彈了一下,顫抖著說:“我錯了,我知道錯了,我不該受郭正明的蠱惑,求你不要打我。

  ”  這突然的反應,讓林曉東都呆了一下,和女子對視一眼,笑出聲來。

    沒有和劉老實計較,林曉東和她離開了這個地方,林曉東帶著她去學校了。

    “看你的樣子,你也不像是這附近的人,你怎么會被剛剛那群家伙給綁架了。

  ”  路上,林曉東問女子,看她的打扮,就知道是城里的人,雖然他對那些名牌什么的不怎么了解,但是從這女子的裙子的材質就知道這衣服不便宜,還有身上的氣質,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聞言,女子頓了一下,隨后笑了笑,說:“這件事說來話長,反正就是被人陷害了,不過我命還算好。

  ”  林曉東聳了聳肩,既然人家不愿意說,他也不會追問到底。

    “對了,我叫錢 思妍

  ”女子笑著對林曉東伸出了手,這是主動示好的意思。

    “林曉東。

  ”握了握錢思妍細膩的小手,林曉東忍不住多看了她兩眼。

    說真的,在農村好久都沒看到過這么有氣質好看的女人了。

    “你看著也不像是農村人呀。

  ”錢思妍仔細的打量了林曉東兩眼后,看到他驚訝的目光后,就知道猜對了,笑著說:“我看人很準的。

  ”  “不想待在那個地方了,換一個環境。

  ”林曉東想起那些事,深吸了一口氣。

   一個身影微胖的中年男子,猛的從飯桌上站起,用夾雪茄的手指指向劉 思雅

  那一雙兇惡眸子,渾如一只吃人不吐骨頭的餓狼。

  xSI朵朵 婚嫁網-結婚資訊 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劉思雅渾身顫抖,胸口顫抖著,看的人心癢。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才26歲,正值青春好年華。

  因為亡夫多年的疼愛,她的身材姣好成熟,豐腴有致。

  加上一張貌美的容顏,還有那出塵的女神氣質,她完全就是一個極品少婦。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可這樣的她,得不到滿桌男人一絲的關心,所有人只關心她的臉蛋,她的誘人身子。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一刻,她的心涼透了。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已經找了八個合作商,每一個都不愿跟她合作,一切就像商量好似的,所有人都要為難她。

  而那些欠她亡夫錢的人,更是趁機各種賴賬,恨不得一下子把她亡夫的公司拖垮。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如果她的丈夫不曾離去,她依然會是那個貌美如花的家庭主婦,哪會經歷這些人面獸心。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飯局散去,她也回了自己訂的豪華套房,放了熱水,光著身子躺進了浴缸。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熱水侵襲著雪白迷人的酮體,劉思雅感覺渾身都放松了。

  可她還是忍不住流出眼淚,罵道:王永強,你個混蛋,你這樣一走了之,我和孩子怎么辦?難道,我真的要拿身體換取這一切嗎?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心中悲痛,手掌輕撫著身子。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不愿意出賣自己的身體,但作為一個正值美好年華的女人,獨孤的度過每個日日夜夜更是一件難以忍受的事情。

  xSI朵朵婚嫁(夾逼自慰)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正在關鍵的時候,浴缸旁邊的手機響起。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蹙著眉頭拿起手機,一個成熟女人的聲音傳來, 小雅,你的情況我已經聽說了。

  你 姐夫雖然沒什么本事,但幫你處理一些老賴一點問題都沒有。

  我已經讓你姐夫過去了,估計馬上就到你入住的酒店,你去接一下!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什么?劉思雅的杏目一瞪,不敢相信,姐,你開什么玩笑。

  姐夫就是一個養豬的農民,生意場上的事情他哪懂?而且,姐夫他……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話說一半,劉思雅說不下去了。

  姐夫平時里用色瞇瞇的眼睛盯著她看,她怎么好和姐姐說?雖然不是親姐姐,但是倆人從初中時候起就是最要好的閨蜜,一直以姐妹相稱,關系早就不是一般的朋友同學了。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你就說錯了,你姐夫雖然是個養豬的,也就高中文化,可他好歹也是一個農民畫家。

  前兩天,你姐夫的一幅作品還得了獎呢!你放心,你姐夫辦事靠譜,他早年間跟人學過武,保護你,幫你要債都是一把好手。

  行了,事情就這樣說了,你去接一下你姐夫!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話還沒說完,劉思雅的姐姐就掛了電話。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劉思雅拿著手機正呆滯著,套房門口傳來摁鈴的聲音。

  她臉色一變,心道:姐夫來的沒那么快吧?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心生狐疑與不爽,她還是如芙蓉出水一般離開浴池,昂首挺立,扭動著纖細的腰肢,水珠沿著動人的線條滑落。

  兩條玉腿亦是圓潤白皙,像是T臺模特一般。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走了沒兩步,扯下酒店里的 浴袍,熟練地一系,朝著套房門口走去。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為了確定是不是姐夫,她先透過貓眼朝外面看了一眼。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等看到那張熟悉的國字臉,還有那雙熟悉的色瞇瞇目光,她漂亮的柳眉再次一蹙。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正遲疑著要不要開門,還是想辦法將門外的姐夫趕走,外面的魁梧男人又一次摁響了門鈴。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劉思雅一陣煩躁,猛地打開房門,帶著一種憤怒的表情瞪向門口的韓大力。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韓大力見到穿著浴袍的劉思雅卻是一驚,目光直勾勾地把劉思雅由上到下看了一遍。

  尤其是看到劉思雅領口間的時候,讓他忍不住吞咽口水。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劉思雅討厭韓大力那不加掩飾的吞口水動作,不由冷哼一聲。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在她看來,韓大力的這種行為和那些想要她的禽獸一點區別都沒有。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韓大力面露尷尬,緊接著才回神,訕訕一笑,說道:小雅,你剛剛洗完澡啊?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聽到這話,劉思雅更氣了。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叫什么話,她洗沒洗完澡和他有什么關系,他難道想趁機對自己做什么不成?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這兩天受夠了 外人的氣,不想面對韓大力還怕這怕那,便冷著臉道:姐夫,咱們還是說正事吧?我姐已經給我打過電話了,你既然是來幫我的,我就給你安排好一切。

  你在門口等我換身衣服,然后我帶你去樓下開一間房,再帶你去吃一頓飯。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著,劉思雅就要關門,韓大力卻嘿嘿笑道:不急,不急,我也正想跟你說正事呢!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嗯?劉思雅面露不解。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里不方便說,我們還是進去說吧?韓大力也不理會劉思雅,直接進了套房。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劉思雅滿目厭惡,遲鈍兩秒才關了房門。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接著,韓大力從身上掏出 一沓錢來,和劉思雅道:小雅,我和你姐姐也沒什么本事,但這十萬塊錢,你務必要收下。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姐夫……看到那一沓錢,劉思雅的目光瞬間濕潤了,對韓大力的厭惡也一下子消失,姐夫,這錢我不能要,你和我姐還有兩個小孩要養活,我不能拿你們的錢!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客氣啥,我和你姐還是外人啊?韓大力說著,把一沓錢朝劉思雅手里塞。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劉思雅條件反射地抗拒,兩個人一來一往,劉思雅沒系死的浴袍系帶一下子開了。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再這樣,姐夫可要生氣了,拿著!韓大力沒有注意到劉思雅浴袍的變化,面色一沉,厲喝了一聲,同時把錢強硬地塞到劉思雅的手里。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劉思雅雙手朝下閃躲,也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浴袍開了。

  等到她意識到的時候,她身上的風光大露。

  而韓大力強塞錢的手掌,無巧不巧正好落向了她的小腹下方……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韓大力的眼睛瞪的滾圓,自己也驚呆了,沒想到小姨子的浴袍突然松開,而他的手掌正好碰到。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感受到手上傳來的觸覺,他條件反射地低頭,正好看到了兩條完全暴露的美腿,以及不可言喻的畫面。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他的喉嚨處不自主地發出吞咽之聲。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等他再次抬頭,看到將浴袍撐得鼓鼓的劉思雅。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種姿態與膚色,韓大力從來沒有見過,他只覺得自己心臟受到了重擊,砰砰加速。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就在這個時候,呆滯中的劉思雅發出了一聲尖叫,緊接著轉身就跑,沖進了一個隔間。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看著劉思雅慌亂奔跑的模樣,韓大力的表情更加奇妙,有復雜,有驚喜,更多的是渴望。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他垂涎著劉思雅的身體,從當年見到劉思雅的第一眼,他就垂涎著劉思雅的身體。

  這些年來,礙于一些阻礙,韓大力只能遠遠地觀望劉思雅,沒有機會靠近。

  現在劉思雅的老公去世了,韓大力終于找到了機會,終于可以靠近劉思雅了。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可他內心的邪惡想法真的能夠實現嗎?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SI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