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有坂 深雪 >

有坂 深雪



老吳把站在一旁受了驚嚇的 童童拉到了 李芬的身旁, 說道:“安慰安慰孩子吧!”她蹲了下來,輕輕的抓著童童的胳膊,一雙剛哭過還有些紅腫的雙眼 看著他,歉疚 的說道:“對不起童童, 媽媽是不是嚇到你了?”童童搖搖頭,伸手過去摸著李芬紅腫的眼角說道:“童童長大了,以后可以和吳爺爺一起保護媽媽了。

  ”雖然從他一個小孩嘴巴里面說出這種話有些不切實際,但是李芬心里還是特別開心兒子能這么聽話懂事。

  她瞬間就笑開了,站起來拉著童童的小手說道:“走,回家,媽媽做好吃的給你們吃。

  ”三人剛要離開這個鬼地方的時候,遠處突然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把他們叫停在了原地。

  “哎?這不是我兒子李強那個老婆,李芬嗎?”只見一個五十多歲,又肥又矮還特別黑的老 女人走過來,看著李芬咬牙切齒的說道。

  聞言,李芬立馬回過頭,順著聲音看了過去。

  這個老女人不是別人,正是她那該死的老公——李強的媽媽。

  她身邊跟著兩個男人,一個是個唯唯諾諾,一直躲在老女人后面,時不時探出頭來,瘦巴巴的糟老頭子,就是李強的老爸。

  另外一個比較高大的,滿臉胡渣,兇神惡煞的在一旁抽著煙的男人,就是他的親 舅舅,老女人的親弟弟。

  李強除了性格隨母親,皮相和這兩個老人一點都不像,反而比較像他的親舅舅。

  李芬還大膽的想過,他是不是他的舅舅和媽媽鬼混生下來的,只是找了這個老頭做替死鬼而已。

  他的舅舅和媽媽也不是什么好人,視賭成性,把家里值錢的東西都賭光了。

  曾經他們為了還賭債還想過把李芬賣了,只是礙于那個時候李芬懷著她兒子唯一的種,剛好自己的兒子又 出了事,所以才沒動手而已,不然早就賣了她。

  他們一家人對李芬一點都不好,在他家生活簡直就是地獄。

  幸好后來她因為生童童需要照顧,他媽媽又不想理這些麻煩事,直接把她丟回了娘家。

  也因為這個舉動,她回到娘家以后才能真正的過回了像樣的生活。

  看來,李強還活著并進監獄的事情,已經通知到他們家里去了。

  “李芬啊,我家對你不錯吧,你說找到工作要帶孩子去城里,我們一家人也沒說什么吧?”李強媽媽裝腔作勢的說著。

  突然間,她又扯著嗓門喊了起來:“你打工就打工吧,你還背著我兒子去搞破鞋,竟然還把我孫子帶去老情人家里住著,你要臉不?你不要臉我們老兩口還要臉呢,呸……”“這是你那老情人吧?瞧你們一對狗男女的樣子,當初我就知道你李芬不是什么好東西,騷浪蹄子一個。

  ”她指著老吳破口大罵道。

  “這不是我的孫子嗎?乖孫子,快過來奶奶這里,讓奶奶抱抱。

  ”他媽媽看著李芬身旁的童童,滿臉油光的笑著,并伸出一雙肥胖的手說道。

  拉著李芬小手的童童,看到這個女人在叫他,立馬放開她的手,抓著她的衣服躲在了她身后,探出半張小臉怯怯的看著對方。

  一張小嘴嘟囔著說:“你是壞奶奶,你欺負我媽媽和吳爺爺,我才不要你抱。

  ”她氣急敗壞的說:“尼瑪,你個小雜碎跟誰學的,這么沒有禮貌,看來你媽沒有好好教養你,看老娘今天非收拾你不可。

  ”她說著便對著李芬的方向,快步的走了過來,舉起肥胖的手,就想一巴掌打下去。

  李芬立馬轉身把童童抱在了懷里,此時已經來不及躲了,只好緊閉雙眼等待著疼痛的來臨。

  結果許久也沒發現有巴掌落下,她回過頭,看到身邊的老吳抓著她那肥胖的大手。

  對于當過兵的老吳來說,再胖的人,這點力氣在他面前就像捏螞蟻一樣。

  老吳捏得她生痛,她嗷嗷大叫起來。

  見狀,對面抽煙的男人狠狠的把煙摔在了地上,掄起拳頭就朝他沖了過來。

  他舅舅嘴里還不停的叫道:“老不死的,放開我姐。

  ”李芬朝著老吳叫道:“老吳,前面……”她的話音剛落,只見他另外一只(姐弟亂欲)手死死的抓住了他的拳頭。

  然后越捏越緊,手上的青筋都爆了起來。

  李強的舅舅被他捏著拳頭動彈不得,吃痛的伸腿想要踹老吳的下身。

  沒成想老吳一眼就看出了這個家伙的小心思,一腿便用力的踹在了他的膝蓋上。

  他整個人痛得倒了下來,老吳也甩開了他的手,另一邊的女人還在嗷嗷慘叫著。

  老吳臉上露出厭煩的表情,不耐煩的把她的手甩開了。

  “你們再沒完沒了的找李芬的麻煩,下次就不是這樣的教訓了,聽到沒有?還不給我滾?”老吳憤怒的呵斥道。

  李強的爸爸站在遠處,聽到老吳大聲的呵斥嚇得急忙躲了起來。

  老吳也懶得再理他們,轉身把蹲在地上護著童童的李芬拉了起來,然后抱起童童就準備離開。

  “李芬你個賤人,你別以為你現在找了個老男人護著我們就怕了你嗎?你們娘倆遲早還是會回來的。

  ”坐在地上的女人不甘心的說道。

  “說什么?叫你滾沒聽到嗎?”老吳轉頭對著地上的兩個人吼了起來。

  兩個人被嚇得話都不敢再吭一聲,連滾帶爬的離開了他們的視線。

  幾人走后,老吳一句話都不說,拉著李芬的手就往大馬路上走去,很快就上了一輛出租車。

  一路上,坐在前排的他一句話都沒有對李芬說。

  李芬也沉默的看著外面的景色從眼前掠過。

  身旁的童童也因為太累的原因,趴在李芬的腿上睡了過去。

  夜幕降臨,幾人回到了家里,進門的一瞬間李芬感覺全身的防備都放松了一樣,疲憊的往沙發上躺去。

  老吳抱著還在熟睡的童童走進房間內,把他放在床上,蓋上了被子。

  他從房內走了出來,看著慢慢爬起來坐到沙發上的李芬便走了過去,抱住她,輕聲問道:“芬兒,怎么了?還在因為今天的事情煩惱嗎?你別擔心,我會幫你處理好一切。

  ”李芬卻抬起一張嫩白的臉蛋,指著飯桌詫異的說道:“老吳,你看桌子上,早上做的早餐, 晶晶怎么動都沒動。

  ”他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才發現桌子的東西動都沒動過,還好好的擺在原地。

  李芬拉開他的手站了起來,一邊往晶晶的房間走去,一邊叫道:“晶晶,你在家嗎?晶晶?”叫了好久,里面一點動靜都沒有,她忍不住伸手過去扭門把手。

  結果竟然發現房間被鎖了起來,怎么開都開不了。

  李芬轉身就去找備用鑰匙,老吳也覺得有點納悶,拿出手機撥了晶晶的電話。

  很快,一陣電話鈴聲從她房間里傳了出來,看來手機還在房間里,人多半也在那里了。

  “老婆,備用鑰匙給我。

  ”他掛掉電話,從她手里拿過備用鑰匙,著急的說道。

  他從昨天晚上開始就覺得晶晶不對勁了,現在在外面叫她又沒反應,電話聲又是從房里傳出來的,越想越覺得不安。

    由于煙盒實在太小,李文龍只好盡量的用大力氣給她擦干凈一點,折過紙又用力的擦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煙盒太硬了,還是 林雪梅那嬌柔的實在沒受到過這種待遇,她鼻中輕哼了一聲,竟然幽幽的醒來了,看到李文龍在抱著自己,有感覺到下面傳來的疼痛感,林雪梅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猛地推一把李文龍,一個把持不住,林雪梅重重的摔倒地上重又昏迷過去。

    “ 林總

  林總。

  您醒醒”李文龍丟掉手中的煙盒重又抱起林雪梅。

    此時的林雪梅充耳不聞,沒什么反應。

   就算是李文龍伸手拍了拍她的臉,她也只是嗯嗯了幾下,并沒有睜開眼睛,看樣子燒得很迷糊了。

    李文龍知道自己不能再耽擱了,如果不立即去 醫院,恐怕林雪梅就能出現生命意外,到那個時候,自己可真是跳進長江也洗不清了。

    上帝啊,你為什么要這么對我啊,李文龍不敢再多想了,能早一點是一點吧。

  用力把林雪梅的褲子一古腦的提上,也不管她舒服不舒服,然后橫抱起她,爬出土溝,一路狂奔回到車子上,把林雪梅塞進后座里,李文龍發動車子向前飛馳而去。

    幸好前面不遠處就是一個縣城,進了縣城,李文龍下車攔住一人問清了縣醫院的位置,也不管什么紅燈綠燈了,一路狂奔進了縣醫院,停下車子探身抱起林雪梅沖進了急診室:“ 醫生

  醫生。

  快。

  快救人。

  ”  不知道是李文龍大聲呼救的聲音起了作用,還是這里醫生的醫德本來就這么好,醫生竟然在第一時間從辦公室里沖出來了,伸手摸了一下林雪梅的體溫,醫生面無表情的說到:“病人生命垂危,馬上準備搶救,你是家屬吧?先去交五千塊錢急救費。

  ”  五千塊?自己去哪里弄五千塊?這可是第一天上班啊!  第一天上班上天就給自己出了這么一個難題,這老天對自己也天眷顧了吧?  但是,這人命關天自己也不能不管啊:“醫生,這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了,身上沒帶這么多錢,就一千多塊”李文龍掏出隨身帶的一千多塊“您看能不能先救人再說,我現在就出去取錢去。

  ”  李文龍還故意把一張建行的銀行卡亮了亮,其實他心里 明白的很,那上面也就幾塊錢。

    “行,不過你得快點”醫生的話讓李文龍心中一陣感動,這年頭,醫德醫風這么好的醫生可是不多見了。

    雖然人家說了讓快點,就是這,有的人也不給你機會啊!  “謝謝!謝謝!”李文龍一個勁的鞠躬,雖然懷里的人跟自己沒啥親近關系,就沖醫生剛才那句話,李文龍覺得自己這躬鞠的也值。

    醫生不再理會李文龍,叫上幾個護士手忙腳亂的把林雪梅推進了手術室。

    看一眼亮起的急救燈,李文龍轉身跑出了醫院。

    掌聲在哪里?收藏在哪里?大家快來啊!  這人生地不(倆性故事)熟的,就算是借也沒地方借去啊!  沒啥好辦法,只能把希望寄托在 沈建身上了,李文龍掏出手機打通沈建的電話:“沈叔,我這邊遇到了點急事,您能不能先借我點錢用?”  “你用這么多錢干什么?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撞車了?”沈建緊張的問到。

    “沒事沈叔,我這不是跟著林總出發了嗎?林總需要辦點事,結果身上沒帶多少錢。

  ”李文龍只是說到這里,他覺得,沈建不會再問下去的,因為他有這方面的經驗。

    “需要多少?”果然,沈建直接問了數目。

    “一萬吧!”李文龍揣摩這這一萬應該夠用了,雖然自己身上沒多少錢,但是林總身上肯定有,人家可是二把手的局長,出個門身上能不帶個幾千塊嗎?  “把你卡號給我,我現在就找人給你打過去”沈建很痛快的說到,他認為,肯定是林雪梅授意李文龍要這錢的,既然是領導開口了,那自己這個大管家可是要盡快的辦好的,尤其是想到林雪梅還有那一層關系,他自是更不敢怠慢了。

    找到一家建行,李文龍侯在那里,等到沈建的電話打過來,趕緊插卡取了錢又跑回醫院。

    先去交了急救費,拿上單子急急火火的來到急救室門口,正好看到打著點滴的林雪梅被護士推出來,看樣子已經沒什么大礙了,李文龍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醫生,她怎么樣了?”  “高燒已經控制住了,不過,她有些食物中毒,又受了風寒,而且嚴重脫水。

  現在還沒有完全醒過來,需要住院治療,你去辦理一下住院手續吧!”  “醫生,這。

  這能不能轉院啊!”李文龍急道:“我們就是臨近縣里的,今天本來要去市里面出差的,沒想到遇到了這么一件事,這是我的領導,我們想轉回我們縣里。

  ”  “轉院我沒有意見,不過,如果中間出什么意外我可不管。

  ”醫生冷冰冰的說到。

    李文龍知道醫生生氣的原因,這樣一個病人治療下來,他能提成不少呢,如果轉到別的醫院里,那這到手的錢可就要進別人的腰包里了,你說他能高興嗎?  李文龍看看林雪梅,依然蒼白著臉沒有反應,想要征求她的意見肯定是不行了,沒辦法,只有自己做主了,聽那醫生的口氣,現在的林雪梅還沒有脫離危險,如果不聽醫生的,中間真要是出點什么事,自己可承擔不起這個責任啊,可是,這林雪梅是女的,真要是住了院,免不了要伺候她吃喝拉撒睡的,自己一個大小伙子如果能干得了這活?就算是自己能干得了,這也男女有別啊!  “到底怎么樣,你想好了沒有?”醫生有些不耐煩了。

    “我。

  我們住院,我現在就去辦手續”李文龍沒有其他選擇。

    等到一切都辦理完畢,坐回到床邊看著林雪梅,李文龍感覺心力交瘁,渾身上下有一股說不出的酸痛。

    摸摸林雪梅的頭部,感覺沒有那么燙了,又給她掖了掖被腳,李文龍感覺自己那顆心終于落回到了肚子里,輕松下來,疲憊不可抑制的向李文龍下來,眼皮一陣沉重,趴在床上不知不覺的閉上了眼睛。

    只是,他的美夢并沒有做多久,很快,他便被一聲訓斥給叫醒了。

    “你怎么照看病人呢,這藥沒了也不知道叫一聲。

  ”李文龍是被來換吊瓶的護士給吵醒的,睜開眼睛,卻發現天色已經暗下來了,肚子里傳來的咕咕的叫聲告訴自己,好像晚餐時間到了。

    李文龍打著哈欠伸了一個懶腰,胳膊剛剛舉到一半,卻見林雪梅睜開了眼睛,嚇得李文龍又把胳膊縮了回去。

    “怎么回事?”林雪梅一臉的茫然,自己今天不是要去市里嗎?怎么會出現在醫院里了?  見林雪梅醒來,李文龍欣喜萬分:“林總,您覺得怎么樣了?”說著話,又要伸手去觸摸林雪梅的額頭,見林雪梅皺起了眉頭,李文龍把伸到一半的手又縮了回來。

    “我身上的衣服呢?”待到護士離開,林雪梅咬著嘴唇看向李文龍。

    “您的衣服濕了,正在外面樓道里晾著呢!”李文龍沒弄明白林雪梅話里的意思。

    “誰給我。

  脫掉的”林雪梅眼睛里寫滿了敵意。

    “啊,哦”李文龍這才明白林雪梅話里的真正含義“是護士,是護士幫忙換下來的。

  ”  “你有沒有在身邊?”林雪梅緊接著問到。

    “沒。

  我去辦住院手續了”李文龍可不敢承認,這玩意兒可不是鬧著玩的。

    林雪梅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重又閉上了眼睛,李文龍提到嗓子眼的心剛剛落回到肚子里,林雪梅的一句話又差點讓他生出心臟病來。

    “暈倒之前我好像在。

  是你給我。

  ”林雪梅沒有把話說出來,不過李文龍知道舍棄的那幾個是什么。

    “是我給您擦的。

  ”后面的這兩個字,李文龍的聲音小的像蚊子一樣。

    “你。

  ”林雪梅剛想發飆,看到周圍病床上的人,重又把話壓回到心底“到底怎么回事?”  湊在林雪梅的耳邊,李文龍小聲把前前后后的事情給林雪梅說了一遍,當然,濾去了擦那一段。

    “對了,有一個什么蕭總一直在打您的電話,后來。

  后來我就把您的手機給關掉了”李文龍這才想起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事情沒有跟林雪梅匯報。

    “我知道了”林雪梅的表現讓李文龍很失望,他并沒有在她的臉上發現什么有價值的東西“醫生怎么說?”  “醫生說你有點食物中毒,又受了風寒,需要住院治療一段時間”李文龍把醫生的話跟林雪梅說了一遍。

    “知道要住院你為什么不轉回到我們縣里的醫院”聽了李文龍的話,林雪梅皺著眉頭說到。

    “當時您還昏迷著,醫生又說出了事他不管,所以我才。

  ”李文龍郁悶到了極點,這為別人著想,卻還挨訓,自己真是倒霉。

    “你去問問醫生,問問他能不能轉回我們的醫院。

  ”李文龍的解釋并沒有換來林雪梅的諒解。

    “林總,外面還下著雨呢,您這衣服也沒干,我們怎么。

  ”李文龍有點無奈的說到“再說了,我剛剛辦了住院手續。

  ”  “你。

  ”林雪梅皺了皺眉頭把后面的話咽了回去,因為,李文龍說的句句在理,轉身看了看周圍:“想辦法給我換一件病房,要單間,你現在就去辦。

  ”  乖乖,還住單間,你以為這醫院是你家開的。

  李文龍心里嘰嘰咕咕的說到,不過,還是不敢違抗林雪梅的話,只是心疼的捂了捂口袋:也不知道這剩下的錢還夠不夠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