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jessica melody >

jessica melody



核心提示:艷照風波, 楊永晴由始至終對 男友不離不棄,可見她對 陳冠希愛之深。

  不意外是因為二人 聚少離多分手似乎又是必然。

   (我把女同學摸出水了)   陳冠希與正牌 女友楊永晴為什么 艷照門的時候沒有分手,卻在風波過后分手?無可替代覺得分手原因有三:  一:聚少離多是 兩人分手的關鍵。

    放眼娛樂圈,有多少明星是因為聚少離多而分手的?很多。

  艷照門后陳冠希一直在走“逃亡路線”,一會他在加拿大,一會又去了新加坡。

  而女友楊永晴一直在美國讀書。

  兩人見面肯定不會多。

    二:陳冠希無暇顧及女友。

    自己忙著”逃亡“,哪有時間去估計女友?再加上父親的財政危機,首度返港的陳冠希,連日來只四出處理公司業務找賺錢門路,積極為父親財政解窘,根本無暇顧及女友。

    三:艷照門已為兩人感情出現分裂埋下伏筆。

  陳冠希與正牌女友楊永晴分手內幕_ 女性陳冠希與正牌女友楊永晴分手內幕_女性  雖說當日爆出艷照門風波,楊永晴由始至終對男友不離不棄,但沒有哪個人會徹底原諒自己的男友這樣做的。

  雖然那時沒有分手,不過已為兩人感情出現分裂埋下伏筆。

    四:不排除是一次炒作。

    當今的娛樂圈,炒作已成為明星們的必備手段。

  陳冠希復出在即,拿自己的分手來造造勢,提高下關注度也不一定。

  畢竟那分手炒作的明星,周慧敏不就是一例嗎?  最后,無可替代覺得兩人復合的幾率不小。

  三年的感情應該算比較穩固了。

  而楊永晴現在專心學業,等雙方都忙完了,摒棄前嫌也不一定。

  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責任編輯:滕小蘭 實習編輯:李健萍) “嘿嘿嘿……就是看你工作太辛苦了,特意給你送咖啡過來……”韓鵬一邊獻殷勤,一邊有意試探道,“里面那 小子究竟犯什么事了?” 韓如冰自然不會告訴韓鵬事情的真相,畢竟這關乎到她的臉面。

  她并沒有接過 段鵬手中的咖啡,而是輕描淡寫地 說道:“沒什么,妨礙公務而已……”段鵬知道韓如冰并沒有說實話,然而他也沒有說破,而是繼續試探道:“那你打算怎么處置那小子?”韓如冰無奈地搖了搖頭:“還能怎么辦?老規矩,讓他在審訊室呆一晚上,好好反省反省,天一亮就放了。

  ”段鵬轉了轉眼珠,突然心生一計,透過窗戶望了望審訊室里的歐陽羽,皺著眉頭裝模作樣地說道:“我看這小子似乎有點眼熟啊?好像是我們刑警隊正在追捕的一個逃犯。

  ”“哦?你確定?”韓如冰詫異地問道。

  段鵬篤定地點了點頭:“沒錯,八成就是這小子!冰冰,你也辛苦一天了,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這小子交給我們刑警隊處置就好了。

  ”“那好吧,人交給你了,我回去了。

  ”韓如冰巴不得躲段鵬遠點呢,說完這句話后,便轉身離開了。

  少頃,段鵬帶著一個名叫 潘杰的年輕男警官,邁步走進了審訊室。

  歐陽羽正坐在椅子上百無聊賴地望著天花板,見兩個男警官進來了,忍不住開口問道:“二位警官,我可以走了嗎?”“想走?沒那么容易!”段鵬一邊說,一邊對身邊的潘杰遞了個眼色。

  潘杰立即心領神會,摘下了警帽,扣在了監控探頭上面。

  “你……你這是什么意思?”歐陽羽不明就里地問道?“什么意思?哼!”段鵬沉下臉,從腰間抽出警棍,冷笑道,“臭小子,你膽子不小啊,竟然連我的女人也敢欺負?老子過來幫你舒活舒活筋骨!”說罷,段鵬手中的警棍,狠狠地砸到了歐陽羽的頭上。

  盡管歐陽羽受過特殊訓練,抗擊打能力要遠遠高于常人,但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挨了一警棍,他還是疼得倒抽了一口涼氣。

  然而歐陽羽不但沒有生氣,反而笑出聲來:“呵呵呵……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個韓警官根本沒拿正眼看過你吧?上趕著拿自己的熱臉貼人家的冷屁股,虧你還是個男人!”“臭小子!你活膩了吧!”段鵬再次舉起警棍,劈頭蓋臉朝歐陽羽的頭上、身上砸去!這時候,潘杰在一旁擔憂地制止道:“鵬哥,別打了,再打下去該出事了……”段鵬這才悻悻收手,氣喘吁吁地說道:“把這小子 送到第二 監獄去,和那些重刑犯關到一起!”“這……鵬哥,這么做恐怕不合適吧?再說這也不符合規定啊?”潘杰不由得面露難色。

  段鵬沉著臉說道:“有什么不合適的?難道你不知道我爸是誰嗎?你要是還想繼續穿著這身警服,最好按我說的去做!”面對段鵬的威脅,潘杰沒有辦法,只好將歐陽羽押上警車,帶他前往尚 海市第二監獄。

  歐陽羽從小在尚海市長大,自然聽說過第二監獄。

  尚海市一共有兩所監獄,第一監獄關押的都是普通罪犯,第二監獄關押的都是重刑犯和死刑犯!警車停在了第二監獄門口,潘杰搖下車窗,與監獄門口站崗的獄警交流了幾句。

  隨后他又搖上了車窗,回過頭一臉歉疚地看著歐陽羽:“兄弟,對不起了,我也是被逼無奈,希望你不要記恨我……”聽到潘杰的話,歐陽羽笑著搖了搖頭,并沒有任何的表示。

  其實他心里很明白,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個叫段鵬的家伙在搞鬼!而這個潘杰,只不過是被裹挾而已。

  少頃,監獄大門打開了,兩名獄警從里面走了出來,將歐陽羽押送進了監獄。

  從始至終,歐陽羽一直保持著沉默,他甚至沒有趁機向獄警控訴。

  歐陽羽很清楚,既然段鵬那個家伙敢私自將自己送到第二監獄,就說明他早已經安排打點好了一切。

  自己橫豎躲不過這一關了,何必還要多費口舌呢?輾轉,兩名獄警帶著歐陽羽來到了一間羈押室,將他銬在了椅子上。

  沒過多久,就見一個領導模樣的中年男人走了進來。

  中年男人瞇著眼,上下打量著歐陽羽:“你就是歐陽羽?”歐陽羽點點頭,與此同時也在打量著對方。

  中年男子個頭不高,身材較胖,雖然臉上一片溫和之色,但目光中卻流露出幾分狡詐的精光,看樣子是一個陰險十足的家伙!中年男子坐在了歐陽羽的對面,不緊不慢地說道:“首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姓張,是第二監獄的監獄長。

  歐陽先生,真是不好意思,讓你在這里委屈幾天。

  歐陽羽不由得冷笑一聲:“呵呵,能得到監獄長的親自‘接見’,看來我歐陽羽面子還不小呢!”張獄長沒有理會歐陽羽的冷嘲熱諷,繼續說道:“我不知道你究竟得罪了什么人,我也不想知道。

  我只希望你是一個聰明人,知道哪些話該說,哪些話不該說。

  ”歐陽羽哭笑不得地搖了搖頭:“就算我再聰明又有什么用?還不是被小人給算計了?反正你們早已經串通好了,就算我申冤也是無用,又何必在這里浪費口舌呢?”張獄長滿意地點了點頭:“很好,你果然是一個聰明人,那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多了……好了,將他收監吧。

  ”“是!”兩名獄警立即押著歐陽羽,緩緩朝牢房區的方向走去,最終將他帶到一扇冰冷的鐵門前。

  其中一名獄警一邊解開歐陽羽手上的手銬,一邊厲聲喝道:“歐陽羽,從今天開始,你被收押在13號牢房,要和你的獄友和睦相處,不許打架斗毆,記住了嗎?”歐陽羽并不理睬獄警的話,一邊揉著手腕,一邊大步走進了牢房。

  由于牢房內的光線很是昏暗,歐陽羽的眼睛適應了一陣,才看清原來牢房內一共有七個男人,每一個都是身高體壯、五大三粗的,全都虎視眈眈地瞪著自己,仿佛窺視著獵物一般。

  從他們兇狠的眼神和跋扈的神色來看,每一個都是亡命之徒啊!尤其是中間那個胳膊上有紋身的家伙,從他身上流露出一股暴戾之氣,看樣子絕對是個殺人犯,而且不只殺了一個人!歐陽羽不由得暗中倒吸了一口涼氣,心說那個叫段鵬的家伙還真是卑鄙,這是要整死老子啊!不過歐陽羽并沒有理會他們,自顧自地坐到了一張空床鋪上面。

  這時候,其余六人紛紛看向紋身男,其中一個光頭說道:“華哥,這小子似乎不太懂規矩啊?”紋身男邁步來到歐陽羽面前:“小子,第一次進來吧?不知道來這里要‘辦手續’么?哥幾個你們說對不對?”“對!”眾人一邊附和,一邊紛紛湊了上來,很快便將歐陽羽圍在了中間。

  紋身男擺擺手道:“先別著急動手,這小子是個雛兒,咱們要慢慢‘享受’!先讓他面壁思過,醒醒腦子!”光頭立即推了歐陽羽一把:“臭小子,說你呢!聽見沒有?去!趕緊到墻角面壁去!我來給你做個示范,看好了啊!”說罷,就見光頭彎下腰去,腦袋頂著墻,雙臂向后高高揚起,活脫脫像是一只禿尾巴鵪鶉。

  看到光頭擺出的姿勢,眾人再次紛紛笑出聲來。

  這樣的經歷,他們每個人剛剛進來的時候都遭遇過,可以說是監獄里的“傳統”了。

  光頭直起身,對歐陽羽喝道:“姿勢要標準,彎腰必須呈九十度角,手臂必須要伸直,這是規矩!先面壁思過二十分鐘,一會還有其他‘手續’,等所有‘手續’都辦完了,你小子就算是過關了。

  ”歐陽羽沒有理會光頭,而是對紋身男說道:“華哥是吧?看樣子你應該就是這個牢房的老大吧?”紋身男得意地點了點頭:“沒錯,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大名 周慶華

  ”旁邊的光頭趕忙附和道:“想當年,華哥在道上可是赫赫有名啊!你小子要是早生幾年的話,應該聽過華哥這么一號。

  ”歐陽羽并不知道周慶華到底是什么來頭,也絲毫不感興趣。

  他唯一關心的是,自己什么時候才能離開這里。

  看著面前比自己高半頭的周慶華,歐陽羽不卑不亢地說道:“華哥,咱們萍水相逢,我并不愿與你和你的兄弟們為仇作對。

  雖然這是我第一次進監獄,但我知道,規矩就是規矩,任誰也不能例外,何況當年武松還差點挨了一百殺威棒呢,不是嗎?”周慶華滿意地點了點頭:“看來你小子還算上道,既然如此,哥幾個可就對不住了!”歐陽羽繼續說道:“不過你們記住,這樣的事情只能發生一次,如果你們敢第二次對老子動手,那就別怪老子不客氣了!”說罷,歐陽羽身體一蹲,整個人蜷縮在墻角,護住自己全身的要害。

  周慶華拿起一床被子,緩緩走了過來,將被子蒙在了歐陽羽的身上,繼而大手一揮。

  其余人紛紛一擁而上,對歐陽羽好一陣拳打腳踢!不知道打了多久,周慶華擺擺手道:“好了好了,別打了。

  ”眾人這才紛紛停手。

  歐陽羽慢慢掀開身上的被子,從地上站了起來,看似全然沒事。

  要知道,歐陽羽的抗擊打能力遠遠高于常人,這頓拳腳對于他來說,無異于撓癢癢一般。

  歐陽羽撣了撣身上的土,冷哼道:“哼!還別說,你們這些家伙打人可是真夠專業的,專打身子不打臉,是怕被獄警看出來吧?”周慶華一臉得意地看著歐陽羽:“怎么樣臭小子,服了嗎?”歐陽羽哭笑不得地搖了搖頭:“打了就打了,問這些有意思么?還有別的‘手續’嗎?咱們繼續……”聽到歐陽羽的這番話,周慶華不由得冒出了一身冷汗!周慶華瞠目結舌地看著面前的歐陽羽,心說這小子究竟是什么來頭?挨了一頓毒打,竟然看上去絲毫沒有任何事情?看得出,這小子非同小可啊!周慶華心中不由得暗暗慶幸,慶幸剛才并沒有故意刁難歐陽羽。

  心說真要是把這小子惹急了,哥幾個加起來恐怕也不是他的對手啊!沉吟片刻之后,周慶華走上前,輕輕拍了拍歐陽羽的肩膀,滿臉堆笑地說道:“小兄弟,千萬別往心里去啊。

  這是咱們這里的規矩,誰都逃不掉。

  不過……看你小子是條硬漢,其他的‘手續’就免了吧。

  ”“好吧。

  ”歐陽羽也不多廢話,緩緩走回到自己的床鋪。

  雖然挨了一頓毒打,但歐陽羽絲毫沒有生氣。

  一來,那些人的拳腳根本傷不到他,二來,他也不想再惹出事端、節外生枝。

  這時候,周慶華再次湊了過來,態度也變得和藹了許多:“小兄弟,犯了什么事進來的?”歐陽羽輕描淡寫地說道:“本來和朋友一起在酒吧喝酒,被當作毒販子抓了起來,然后就送到這里來了。

  ”然而正所謂說者無心,聽者有意,第二監獄關押的都是重刑犯,從某種角度來說,他們比一般人更加具備法律意識。

  像歐陽羽這樣,既沒有犯法也沒有經過審訊,便直接押送到這里,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得罪人了。

  周慶華擔憂地拍了拍歐陽羽的肩膀:“小兄弟,看樣子你似乎是得罪了什么人啊?”歐陽羽滿不在乎地說道:“無所謂,既然來了,就在這好好休養幾天,權當是度假了。

  ”聽到歐陽羽的這番話,眾人不由得面面相覷,心說這家伙難道是個瘋子嗎?竟然把在重刑犯監獄服刑當作是度假?這時候,歐陽羽突然想起一件事,問周慶華道:“華哥,我剛剛回到尚海市,很多事情都不了解,我想和你打聽個事情。

  ”“哦?什么事情?”周慶華詫異地問道。

  “最近尚海市是不是正在掃毒啊?”歐陽羽之所以問出這樣的問題,是有原因的。

  因為他覺得,即便被人舉報吸毒,警方也不可能不經過調查就冒然出警,而且還是緝毒大隊的隊長親自帶隊。

  別看周慶華他們在監獄服刑,但他們并沒有完全與外面的世界隔絕。

  要知道,在這所第二監獄里關押著很多尚海市(完美暗戀)道上叱咤風云的人物,雖然他們人在監獄里服刑,但是道上的一舉一動,他們甚至比警方還要了解。

  周慶華猶豫了一下,對歐陽羽說道:“小兄弟,實不相瞞,最近尚海市的確正在掃毒,好多毒販子都被抓起來了。

  ”“哦?這到底是為什么?難道尚海市的毒品太猖獗了嗎?”歐陽羽再次問道。

  周慶華壓低聲音說道:“這個小兄弟你就有所不知了。

  原本尚海市的地下毒品交易十分有序,盤踞本市的幾個大毒梟,聯合控制著地下毒品交易每一天的出貨量,避免觸及警方的底線……然而就在前不久,本市最大的大毒梟肖振東被仇家暗殺,從那之后,尚海市地下毒品交易便陷入了混亂無序的狀態,一些以前從來沒有從事過毒品買賣的大佬,也紛紛染指毒品交易,互相爭奪貨源、打壓對手的事情時有發生,甚至還發生很多黑吃黑的事情,總而言之,現如今道上已經徹底亂成一鍋粥了,唉……”說到最后,周慶華忍不住重重地嘆了一口氣,其他人的臉上,也都露出了失落之色。

  歐陽羽很理解他們,雖然他們人在監獄服刑,但是監獄外面還有他們的親人,他們的兄弟。

  不過歐陽羽畢竟與他們并不是很熟,多說無益,索性翻身躺倒,沉沉睡去了。

  …………第二天,韓如冰早早便趕到了警局。

  經過一夜,韓如冰的氣已經消得差不多了,她覺得,雖然歐陽羽十分可惡,但自己假公濟私,把他關起來,似乎也有些過分了。

  所以韓如冰趕到警局的第一件事,就是想把歐陽羽放了。

  可是當她趕到審訊室的時候,卻不見歐陽羽的蹤影。

  韓如冰覺得有些蹊蹺,趕忙來到了刑警隊的辦公室。

  此時段鵬還沒有來上班,偌大的辦公室里,只有潘杰一個人在。

  見韓如冰來了,潘杰不免有些緊張,趕忙起身行禮:“韓隊長,早上好!”韓如冰懶得和他客套,直接問道:“小潘我問你,昨天晚上我抓來的那小子呢?”潘杰支支吾吾地說道:“送到……送到第二監獄去了……”“什么?!”韓如冰一聽就惱了,“你們憑什么這么做?人是老娘抓來的,你們怎么說關就關起來了?這未免不符合規定吧?”潘杰慌張地擺擺手道:“不……不關我的事啊!是……是段鵬的意思……”“段鵬?他憑什么隨便把人送到監獄去?而且還是第二監獄?你們知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那可是重刑犯監獄啊!在那種地方呆一晚上,就算不死也得扒層皮啊!”韓如冰頓時惱了,她的內心深處,對歐陽羽的安危很是擔憂。

  潘杰不是一個善于撒謊的人,再加上他對段鵬的做法也頗有不滿,于是便對韓如冰道出了實情。

  聽完潘杰的敘述,韓如冰更加怒不可遏,當即掏出手機,撥通了段鵬的號碼。

  “段鵬,你什么意思?隨隨便便把人送到第二監獄去,你這是在違法亂紀知道嗎?”電話接通后,韓如冰歇斯底里地罵道。

  段鵬剛剛起床,正在趕來警局的路上。

  原本他以為,韓如冰一定會對他心懷感激,沒曾想卻是劈頭蓋臉地挨了一頓罵。

  “冰冰,你……你千萬別誤會,我只是覺得你被那小子欺負了,想替你出口氣而已……”段鵬解釋道。

  聽到段鵬的話,韓如冰頓時回想起昨晚在酒吧包間里的情形,不由得小臉一紅:“誰……誰說那小子欺負老娘了?”“是……是你的手下告訴我的,他說昨晚你執法的時候,那臭小子摸了你的……”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