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kondou ikumi >

kondou ikumi



王東 感覺好像有兩團柔軟正壓在自己背上,上上下下輕輕摩擦,這美妙的感覺讓王東的心兒都開始發顫。

   正當王東想好好感受一下 蘇雪那纖纖玉手的撫摸的時候,蘇雪卻驚喜的叫出聲。

   找 到了,是這個燈泡對吧? 蘇雪拿著燈泡把手從王東衣兜里抽出來,壓在王東背上的柔軟也一下子離開了。

   王東感到十分惋惜,他真心希望蘇雪能在他身上多靠一會兒。

   對,就是這個。

   王東嘆了口氣,從蘇雪手里接過燈泡把壞了的換下來,再打開開關時房間里就變得十分明亮。

   皎潔的燈光下,穿著暴露的蘇雪正在王東面前站著,她身上那點少得可憐的布料,根本掩飾不住她那傲人的身材。

   蘇雪高高聳起的胸脯,以及她圓潤的臀部,看的王東一時間呆住了。

   蘇雪正沉浸在恢復光明的喜悅當中,可轉眼看到王東緊緊盯著她,蘇雪的俏臉頓時布滿紅霞。

   房東……你別看了! 蘇雪嬌羞的說,連忙用手捂住飽滿的雪白,以及兩腿間。

   可蘇雪的手太過小巧,胸前的飽滿怎么都捂不住。

   王東哧溜一聲吸了口口水,擦擦嘴角說: 蘇小姐,你身材真的好棒啊…… 蘇雪這才反應過來,連忙從沙發上撿起那件 睡袍穿到身上,將她那誘人的身材遮在睡袍下面。

  不過蘇雪 腿上那誘惑的白絲,仍舊被王東看在眼底。

   穿好睡袍,蘇雪依舊感覺自己臉頰一片燥熱,便借著要感謝王東理由,直接鉆進了廚房開始做飯。

   王東在臥室里坐著沒事,就偷偷摸摸溜到廚房門口,結果一眼便看到蘇雪此刻正在灶臺下面的柜子里取盤子,她挺翹的美臀高高撅起,剛好朝向王東。

   王東一進廚房就看到蘇雪那充滿誘惑的翹臀,眼睛頓時瞪得大大的,直勾勾的盯著蘇雪的美臀看個不停。

   房東你怎么來廚房了,快去房里休息吧。

   一想起剛才自己和王東靠的那么近,還在他身上摸索了半天,蘇雪早已羞得連頭都不敢抬了。

   王東卻像是沒聽見蘇雪的話似的,站在門口發愣。

   身材姣好的蘇雪在灶臺前忙碌時候的身影,像極了自己 嫂子,而且就連說話的語氣都一樣是那么溫柔,讓王東只感覺站在自己面前的,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嫂子。

   一瞬間,王東只感覺自己腦子一熱,竟直接走到蘇雪身后,一只手悄悄向那挺翹的臀瓣摸去…… 哪知道蘇雪這時候正好轉過身來,看到王東伸過來的手,還以為他要幫忙呢,于是將盤子放到王東手中,低著頭小聲道:麻煩你了,房東。

   王東這才回過神來,有些尷尬的在旁邊的洗碗池洗盤子。

   王東邊洗盤子便打量蘇雪充滿誘惑的 身體,視線不是盯著蘇雪的胸脯就是在她魅惑的嬌臀上游走,一不留神就濺起一片水花,把蘇雪右邊肩膀和半邊胸口都弄濕了,腿上的白絲也濕了一大片。

   睡袍濕了倒不要緊,可絲襪剛一沾水,立馬就變成了半透明。

  蘇雪那充滿肉感的美腿,頓時變得清晰可見,絲襪淋濕的地方顏色與別處不同,就好像破了幾個洞。

   蘇雪驚叫一聲,光潔的臉蛋頓時變得緋紅一片。

  她兩腿緊緊夾在一起,腿上 傳來的冰涼讓她直哆嗦。

   而王東卻是盯著絲襪被打濕的地方狂咽唾沫,一雙手更是有些蠢蠢欲動了。

   抱歉,我這就給你擦…… 王東拿過毛巾蹲在蘇雪面前,并在她柔滑的絲襪上擦了起來。

   這忽如其來的舉動,讓蘇雪下意識就夾緊雙腿,滿臉脹紅道:不……不用了,房東,我等……等下去換一下就可以了…… 天氣這么冷,要是蘇小姐你待會兒感冒了就不好了! 王東一邊說話,一邊在蘇雪的白絲美腿上來來回回游走,手心里傳來的柔軟感覺,讓王東心里直呼過癮。

   見蘇雪低著頭不敢看自己,他甚至把臉湊過去,聳動鼻子聞起了蘇雪美腿的氣味。

   從蘇雪腿上傳來的陣陣幽香,仿佛火藥引信一般,直接點燃了王東所有的渴望,此時他真的很想將蘇雪按倒在灶臺上。

   腿上傳來的怪異感覺,讓從未被異性接觸過身體的蘇雪,無比羞臊的同時,呼吸也開始變得有些急促起來。

   她強忍著身上酥酥麻麻的怪異感覺,貝齒緊咬嘴唇道:房東,別……別擦了,已經可……可以了…… 蘇雪略帶抗拒的聲音,讓王東知道自己必須適可而止了,他強忍著心中的燥熱,戀戀不舍的放開蘇雪的白絲美腿,隨后就把目光移到蘇雪同樣濕了的胸口。

   蘇雪那飽滿的雪白,正隨著她急促的呼吸不斷起伏,再加上她那幾乎和自己嫂子一模一樣的容貌,讓王東剛剛才強壓下去的旖念,再次活泛起來。

   可惜蘇雪仿佛察覺到了什么似的,趕緊道:這里我……我自己來就行了。

   擦干胸口處的水后,蘇雪略有些手忙腳亂的打開天然氣,開始炒菜。

   但很快,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沒注意到火開的太大了,將還沒瀝干的青菜倒進鍋里的時候,竟是讓菜油都濺了出來。

   滾燙的菜油很快就濺到了蘇雪手指上,劇烈的疼痛讓蘇雪情不自禁的痛呼起來:啊……好痛…… 正在洗盤子的王東回頭一看,發現蘇雪青蔥般的纖嫩手指,竟是被燙紅了一大片:不好,蘇小姐你別動,我先幫你把菜油弄掉…… 話未落音,王東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將蘇雪的手指放進自己嘴里…… 感受著手指傳來一陣溫熱的觸感,那種如同觸電般的酥麻感再次出現,而且比剛才來的更加強烈,甚至讓蘇雪只感覺自己全身都軟了。

   她用另一只手撐在灶臺上,隨后強忍著那鉆心般的酥癢,鼓足全身力量道:房東,不……不要這樣,我……我沒事了…… 一邊說話,蘇雪一試圖將自己的手抽回來。

   好些了嗎,蘇小姐?王東抬起頭來的時候,臉上布滿了關心,眼神中更是充盈著真心實意的心疼。

   只因王東已經將她當做了自己最愛的嫂子,‘嫂子&quo;被燙傷,王東又怎么可能不心疼呢(幼兒益智故事)? 有那么一瞬間,蘇雪心中竟是有了些心動的感覺,只因為她看出王東對自己的關心,真的是發自內心的。

   紅著臉的手收回來后,蘇雪小聲的嗯了一下,轉過身去繼續炒菜,并以此來掩飾自己的羞臊。

   很快,飯菜就上桌了,也許是剛剛王東的表現,蘇雪放下不少戒備,和王東邊吃邊聊,氣氛逐漸活躍起來。

   房東,今天你幫我修燈泡,實在是太感謝你了!說完話后,蘇雪給王東碗里夾了一筷子青菜。

   王東當場就呆住了。

   蘇雪不但長相和自己嫂子一模一樣,就連夾菜的動作和剛剛說話的語氣,都和嫂子一模一樣。

   恍惚間,王東直感覺坐在自己面前的,就是自己日日夜夜都在想念的嫂子。

   房東,你怎么了?是我做的菜不好吃嗎?蘇雪有些疑惑用手在往東面前晃了晃,滿臉關心的問道。

   但由于她穿的還是寬松的睡袍,再加上睡袍本身扣子之間的間隙就比較大,所以這一揮手,王東的目光輕而易舉就穿過了扣子間的縫隙,看到一大片雪白細膩的肌膚和隆起。

   蘇雪見王東臉色越來越紅,就連呼吸都開始急促起來,還以為他生病了,于是站起身來說道:房東你這是發燒了嗎,你的臉色好紅,你在這里坐一下,我去給你拿藥…… 說完話后,蘇雪便神色匆匆的跑到不遠處的立柜旁,拉開抽屜到處亂翻。

   咦,藥呢,我記得是放在這里的啊…… 蘇雪翻完上面的抽屜沒有找到,于是彎下腰去開始翻找下面的抽屜。

   但蘇雪卻不知道,由于她的睡袍太短,這一彎下腰去后,睡袍的下擺直接被提到了腰上面。

   沒有了睡袍的遮掩,她那比頭發絲粗不了多少的系帶,和不足兩指寬的布片,根本就遮掩不住那里。

   再加上蘇雪由于翻找,而不斷扭動美臀的動作,仿佛是在向王東發出邀請一般,是那么的誘惑! 坐在椅子上的王東,就那么呆呆的看著自己‘嫂子&quo;穿著丁字褲,在自己面前撅起美臀,他呼吸越來越急促,甚至就連眼珠都開始變得赤紅起來。

   嫂子,我的嫂子,我忍不住了,我要你,我現在就要你…… 王東終于忍不住了,他忽然站起身來,直接拉開自己褲子拉鏈,然后不顧一切的沖到蘇雪身后,并將手向著那根細細的系帶伸了過去…… 蘇雪腿間那誘人的情趣內褲,完全是靠一根纖細的系帶綁著才堪堪掛在她白嫩的軀體上。

  只要一拉開這根系帶,這件充滿魅惑的情趣內褲,肯定會從她雪白的美臀上滑落。

   王東的手眼看著已經捏住了那根系帶,不管是撥到一邊還是輕輕拉開,下一刻便能看到蘇雪方寸之間的美景。

   可王東還沒來得及動手,褲兜里的手機卻突然鈴聲大作。

   蘇雪被這忽然響起的手機鈴聲嚇了一跳,連忙轉過身來。

  而王東也飛快的縮回手,裝作什么 事情都沒發生過。

   你手機響了,房東。

   蘇雪撩了一下額前的頭發,出聲提醒道。

   王東哦了一下,這才從褲兜里掏出手機,看看是哪個不長眼的家伙打過來壞了他的好事。

   然而一看到來電顯,王東的神情頓時變得極度欣喜。

   打來電話的不是別人,正是王東眷戀依舊的嫂子。

   王東忙不迭接通電話,一個溫婉可人的女聲隨即就從手機里幽幽傳了出來。

   小東,怎么這么久才接電話呀,你干什么呢?王東的嫂子在電話那頭問道。

   王東扭頭看了眼蘇雪,這才回答道:嫂子,我在和朋友吃飯呢。

   哦,這樣啊!王東嫂子的語氣顯得有些驚喜,她關心的問道:什么朋友呀?男性朋友還是女性朋友? 嫂子,你就不要問的這么詳細了嘛。

   王東撓撓頭,說話時的表情非常尷尬。

  看到王東如此窘迫的神情,旁邊的蘇雪手掩著嘴輕笑起來。

   蘇雪輕笑的模樣把王東看呆了,因為她嫂子時常也這么笑。

  蘇雪這神似他嫂子的舉動,讓王東一瞬間以為坐在旁邊看他打電話的蘇雪,就是正在和他說話的嫂子。

   王東看向蘇雪的眼神,頓時變得溫柔起來。

   察覺到王東眼神的變化,蘇雪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不過她也沒說什么,只是微微別過臉,避開王東那略顯炙熱的眼神。

   小東,你都這么大了,該找個女朋友了。

  不要嫌嫂子啰嗦呀,這年頭要找個好女孩很難的,這方面你得主動一點。

  王東的嫂子絮絮叨叨的說道,話里話外全都是濃濃的關切之意。

   王東聽的心暖,不過在蘇雪面前他可不想表現的像是被父母教訓的小孩,于是就打斷他嫂子的話道:嫂子,說正事吧,我這邊還有朋友呢。

   哎,你也大了,越來越不聽話了……下周我有個朋友去你那里住幾天,你多擔待著點,知道了嗎? 嫂子的朋友? 王東心里一緊,立即就問:男的女的? 女的,你滿意了吧小東!嫂子那調笑的聲音,讓王東暗自松了口氣。

   只要不是男的就好,王東生怕他嫂子在外面找個男人再婚。

  這倒并不是因為這么做對不起他逝去的哥哥,完全是王東不想看到自己念念不忘的嫂子在別的男人身下婉轉承歡。

   王東也沒和他嫂子說太久,很快就掛了電話。

   直到這時候,蘇雪才和顏悅色的問道:你嫂子挺關心你的嘛,真不知道你嫂子長什么樣,要是有機會的話讓我瞧瞧。

   蘇雪的話令王東撓了撓頭,好半天才憋出一句:想見我嫂子,你照照鏡子就知道了。

   啊?這是什么意思?蘇雪疑惑的看著王東,而王東卻笑笑不語。

   蘇雪長的和王東嫂子幾乎一模一樣,而且連神態聲音也十分相似,這種事就算說出來,蘇雪也不會相信的吧? 別說這個了,我們繼續吃飯。

   王東轉移話題道,蘇雪也就沒有再在這個話題上糾結下去。

   兩人面對面坐著繼續吃東西,仍舊像剛才一樣你一言我一語的閑聊起來。

   不過王東的心思并不在閑聊上,他始終盯著蘇雪那傲人的胸脯,視線在她胸前那兩坨飽滿上來回打轉。

  尤其是蘇雪那兩處柔軟在中間擠出來的深溝,更是把王東的魂兒差點勾過去。

   蘇雪充滿誘惑的嬌軀,把王東看的血脈僨張,可惜只能遠觀不可褻玩,這讓王東感到十分惋惜。

   王東嘆息著搖搖頭,一不小心就把筷子掉到了地上,于是便鉆到桌底下去撿。

   然而,王東一扭頭看到蘇雪那兩條白絲美腿時,撿筷子的手卻一下子僵在了半空。

   蘇雪誘人的雙腿交疊在一起,隨著她吃飯的動作微微晃動著,這幅場景實在是太誘人了。

  王東差點就忍不住掏出手機,把蘇雪的美腿拍下來當做紀念。

   房東,你撿個筷子怎么那么久啊?蘇雪嗤笑著說。

   蘇雪惹火的美腿把王東看的滿頭大汗,王東揉揉眼睛努力往她兩腿中間看,想看的更清楚一點。

   我筷子好像滾到你那里去了,有點夠不到。

  王東隨口回答道。

   那我幫你—— 蘇雪的話還沒說完,王東就急急忙忙打斷她:不用,你吃你的,我自己撿就行了。

   說著,王東往蘇雪跟前爬了過去,他的臉都湊到蘇雪的美腿跟前了,只差一點點就能噴到。

   蘇雪腳上穿的是拖鞋,她一只絲足在空中晃蕩著,把王東看的心動不已。

  王東口水都快從嘴邊流下來了,他忍不住想伸出舌頭,捧著這只魅惑至極的絲足好好品嘗一下味道。

   還沒撿到嗎?蘇雪疑惑的問。

   馬上…… 王東艱難的說道,他感覺頭腦發脹,全身血液都往頭上涌去。

   王東俯下身,竭盡全力往蘇雪的睡袍里看。

  王東的視線沿著蘇雪那秀色可餐的白絲美腿不斷往上……往上……終于到達她兩腿中間。

   眼看著就能欣賞到蘇雪睡袍深處,那片充滿無盡魅惑的神秘地帶時,蘇雪突然把兩腿緊緊夾在一起! 糟糕,難道這女人發現我在偷看了? 王東心叫不好,連忙從撿起筷子從桌底下往出爬,卻沒想到蘇雪彎下腰來,從桌子另一邊往下面看。

   王東頓時剎不住車,直直朝蘇雪撞過去。

   王東的臉與蘇雪那帶著疑惑的容顏越來越近,蘇雪涂著口紅的嘴唇也迅速與王東拉近距離。

   要是這樣下去,王東和蘇雪還不得嘴對嘴親到一起…… 不過,這樣似乎也不錯…… 王東心里幻想著和蘇雪接吻的滋味,幻想著蘇雪那柔軟的紅唇……而他也確實與蘇雪越來越近。

   可就在王東即將貼到蘇雪紅唇上的時候,蘇雪呀的驚叫一聲,險險把頭抬上去躲過了王東的突然襲擊。

   王東就像失控了的卡車一樣從桌子底下滑出來,一頭撞到衣柜上。

   只聽見咚的一聲,衣柜都被王東撞的一陣搖晃,而王東則痛苦的抱著頭,像大龍蝦一樣蜷縮起身子側躺在地上發顫。

   草,疼死我了…… 王東忍不住說道,頭上傳來的強烈痛楚,讓他的腦子一陣迷糊。

   看著王東凄慘的模樣,蘇雪愣了愣神,隨后便捂著肚子大笑起來。

  蘇雪笑的喘不過氣,眼淚都從眼里笑了出來。

  足足過了半分鐘,蘇雪才艱難的止住笑聲。

   房東,你干什么呢,嚇死我了! 蘇雪裝作很害怕的樣子調笑道,不過隨后就從凳子上起來,扶起王東給他檢查腦袋。

   王東頭上已經鼓起了一個包,好在只是撞腫了而已,很快就會沒事的。

   你在桌底下那么久都不出來,我本想看看你在干嘛……結果你突然朝我撲過來,真是嚇我一跳! 蘇雪讓王東坐到沙發上,一邊取笑他一邊給他揉頭頂那個腫包。

   明明是我要出來,結果你突然把臉湊到我面前。

   王東心里直喊可惜,剛才差點就能和蘇雪親到一起了,卻在關鍵時刻被她躲開……這女人反應還真快! 不過,看著蘇雪正在給自己按摩的親昵樣子,聽著蘇雪那溫柔的聲音,甚至還能聞到從她身上傳來的陣陣幽香,王東感覺撞這么一下好像也不那么吃虧! 現在還疼嗎,房東?蘇雪笑著問道。

   王東感覺已經不疼了,于是就說:好像已經不—— 話沒說完,王東就突然想到讓蘇雪給他多揉一會兒不好么,便急急忙忙改口:好像還差得遠,我好疼,都快疼死了……哎呀哎呀…… 蘇雪又笑出聲了,咯咯咯的笑聲動聽的很。

   房東,你到底疼還是不疼啊? 蘇雪笑問,不過她那只纖纖玉手一直在王東頭上揉著,一刻都沒有停下來。

   王東沒功夫說話,因為蘇雪那睡袍敞開的胸口,此刻就在他眼前呢! 蘇雪白皙柔軟的雙峰,距離王東的眼睛是這么近,估計連十厘米都不到。

  王東只要睜開眼,入眼之處便是一片白花花的溫香軟玉,就是不想看都不行! 而蘇雪卻沒有察覺到她不小心把飽滿的雙峰湊到王東眼前了,仍舊俯下身站在王東面前給他按摩頭頂。

   王東屏住呼吸欣賞著眼前的風光美景,生怕一口熱氣噴過去,讓蘇雪察覺到他正在偷看。

   蘇雪又大又圓的飽滿果實,隨著她按摩的動作微微晃動著,還一上一下起伏。

  而王東的眼珠子,也就跟著左右移動,上下晃蕩……看著看著,王東就哧溜一聲吸了口口水。

   蘇小姐,沒想到你這么溫柔。

  王東不由得說道。

   蘇雪聞言,略微怔了怔神,給王東按摩的手也停頓了一下。

   沒辦法,跟一個喝醉酒的人,秦 曉曼根本就沒辦法去生氣,最后只好扯過浴巾裹在了腰間,然后將水關掉,拉著周天浩走了出去。

   姐夫,不早了,趕緊睡覺吧! 秦曉曼拉著周天浩到了臥室讓其躺在床上,轉身準備將浴室里的衛生收拾一下。

   老婆,不要丟下我,我們一起睡覺。

   秦曉曼的俏臉再次紅了一下,對于周天浩的固執,秦曉曼已經放棄解釋了。

   你先在這里等著我,我去換件衣服就來! 周天浩沒辦法只好放開了手,讓秦曉曼離開。

   秦曉曼回到屋子里,看著自己滾燙發紅的臉頰,只要一想到剛才的場景,就緊張的不行。

   找來了衣服換上之后,猶豫一番還是朝著周天浩的房間走了過去。

   房間里,周天浩已經睡過去了,因為沒有蓋被子,也沒有穿衣服,身體就露在外面,那個地方特別明顯。

   姐夫,姐夫? 秦曉曼剛進門周天浩就知道了,他是假裝睡過去的,也是故意沒有蓋被子的。

   此刻聽到秦曉曼喊自己,周天浩也沒有理會,繼續睡覺。

   這么快就睡著了? 秦曉曼看到周天浩睡著了,懸著的心莫名的就放下了,不過,也有一種淡淡的遺憾。

   睡著之后的周天浩,看起來更加有味道,而最吸引秦曉曼目光的還是周天浩的那里。

   之前周天浩醒著的時候,秦曉曼有些不好意思,現在睡著了,秦曉曼就仔細的看了起來,她用手指在周天浩的那里點了點,確定周天浩沒有反應之后,便直接用手握住了。

   感受著那舒服的感覺,秦曉曼的腦海中再次出現了那種想要嘗一嘗什么味道的想法。

   吞了一口唾沫,秦曉曼顯得有些糾結。

   此刻的周天浩在秦曉曼的刺激下,也緊張的連呼吸都變了,秦曉曼糾結的樣子他能夠感覺到,他覺得,接下來還有更精彩的事情發生。

   就一下下! 終于,秦曉曼控制不了自己的好奇心,吞了一口唾沫,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緩緩的彎下了腰,張開小巧的 嘴巴,用舌頭舔了舔,發現沒有什么味道之后,直接將周天浩的那里含在了嘴巴里。

   炙熱的呼吸一點點的襲擊著周天浩,周天浩吃驚之下睜開了嘴巴,然后便看到秦曉曼將自己的那里含在了嘴巴里。

   這驚喜的發現讓周天浩連心跳都停止了。

   那被溫熱包裹的感覺,讓周天浩大呼過癮,也顧不得偽裝了,直接睜開眼睛,驚喜的 看著秦曉曼。

   秦曉曼因為緊張,將周天浩的那里含在嘴里之后,便有些擔心的睜開眼睛朝著周天浩看了過去,然后,四目相對,秦曉曼大驚,迅速的將嘴巴挪開,有些緊張的喊道:姐……姐夫…… 周天浩唇角微微上揚,笑了笑道:什么味道? 這問題問的,秦曉曼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不過很快,秦曉曼就反應過來了,驚訝的看著周浩天,然后說道:姐夫,您酒醒了? 雖然這么問,但秦曉曼已經可以肯定自己猜對了,一想到自己剛才做的事情,秦曉曼便再也不能淡定了,迅速的轉身想要離開。

   周浩天怎么可能讓秦曉曼離開呢,送上門的肉要是不吃的話周天浩都覺得對不起自己。

   就在秦曉曼轉身的同時,周天浩從床上起來,直接從后面將秦曉曼摟在了懷里。

   炙熱的吻便落在了秦曉曼白嫩的脖頸上,急促的呼吸讓秦曉曼變得緊張起來,想要拒絕的時候,周天浩的手已經伸進了她的衣服里,直接在她的身上開始揉捏。

   不要,姐夫,我是曉曼。

   到了此刻,秦曉曼還有些僥幸的想,周天浩會不會認錯人了,將自己當成了 姐姐

   我知道你是曉曼,曉曼,姐夫很厲害的,你不是也喜歡姐夫嗎?姐夫也喜歡你,你就答應了姐夫好不好,姐夫一定會讓你很舒服的。

   周天浩嘴里呢喃著,那靈活的手指在秦曉曼的身體上游走,每經過一個地方,就會引起秦曉曼的一陣顫栗,像是被電到了一般,連反抗的力氣都沒有了。

   不要,姐夫,不要這樣! 雖然被周天浩刺激的很想,可秦曉曼還是沒有忘記自己跟周天浩的關系,情急之下提醒著。

   你放心,我不會告訴你姐姐的,只要我不說,你不說,你姐姐就不會知道。

   周天浩現在箭在弦上,為了刺激秦曉曼,其實他也早就堅持不住了,現在好不容易到了收果實的時候了,周天浩又怎么會放過呢。

   不,不要,姐夫,你不能這么做! 秦曉曼氣喘吁吁,拒絕的話說的太過無力了,再說了,她自己也有些同意剛才周天浩說的話。

   周天浩根本就不理會秦曉曼的拒絕,直接將秦曉曼摟在懷里,壓在了床上。

   看到秦曉曼還要掙扎,周天浩的嘴巴直接堵在了秦曉曼的嘴巴上,那炙熱的吻就那么密密麻麻的落在了秦曉曼的身上。

   秦曉曼被周天浩這么一吻,頓時變得氣喘吁吁連呼吸都困難了。

   最后一絲理智消失,秦曉曼終于開始回應周天浩了。

   周天浩感覺到了秦曉曼的變化,心里大喜,那炙熱而寬大的手直接伸進了秦曉曼的衣服里,在秦曉曼那柔嫩的嬌軀上一點點的游走。

   小曼,我想你,想得你吃不香睡不著,想得我只要一閉上眼睛夢里都是你。

   隨著周天浩的呢喃,秦曉曼也變得激動起來,任由周天浩的手在她的身上游走,所過之處,那僅有的衣服便離開了她的身體。

   被周天浩壓在身下之后,秦曉曼很快就感覺到了那明顯頂著自己的東西,下意識的扭動了一下嬌軀,這無意識的動作,更是刺激到了周天浩。

   因為是第一次,周天浩吸取了昨天的教訓,每一步都做的很小心,生怕一個不小心讓秦曉曼因為疼痛再次失去了理智。

   他沒有急著進入,而是利用自己的手指刺激著秦曉曼,讓秦曉曼變得難受一起,內心深處的渴望變得越來越明顯。

   啊,姐夫,我難受! 秦曉曼感覺自己就好像砧板上的肉,此刻只能任由周天浩來回的折騰,那糾結而又難受的感覺,以前從來都沒有感受到。

   寶貝,堅持一下,很快就好了。

   周天浩并沒有放棄刺激秦曉曼,手指更是加大了動作,很快,一股暖流蓬勃而出,秦曉曼整個人都癱軟到了周天浩的懷里。

   那舒服的感覺蔓延了她的全身,秦曉曼的大腦也在 這個時候變得空白一片,就好像飄蕩在空中的靈魂一般,根本沒有自己的思想。

   周天浩知道,自己要的機會已經來了。

   經過剛才的努力,秦曉曼的身體已經被打開,此刻,他迫不及待的將那昂揚挺拔拿出來,看準方向直接刺了下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外面傳來了哐哐哐的腳步聲…… 什么人? 周天浩迅速回神,整個人變得緊張起來。

   秦曉曼也在這個時候回過神來了,那腳步聲太明顯了,讓她根本就沒辦法忽略。

   噓,不要說話! 周天浩讓秦曉曼拿著衣服抹黑回自己房間,而周天浩則是連衣服都顧不得穿,直接在腰間纏了一條浴巾走了出去。

   當他看到換好拖鞋從門口走進來的老婆時,周天浩便知道,自己今天的計劃又要落空了。

   早知道就不那么磨嘰了,哎! 周天浩嘆了一口氣,為了給秦曉曼爭取時間,迅速上前從后面抱住了自己的老婆。

   啊!誰?! 秦曉蘭剛走到門口,突然被人從后面攔腰抱住,這突然出現的狀況嚇了她一大跳,下意識的就叫了起來。

   老婆,是我! 周天浩急忙出聲,秦曉蘭聽到之后,才停止了尖叫,有些生氣的說:你要死呀,嚇死我了,對了,你怎么還沒有睡? 秦曉蘭看了一眼時間,已經十二點多了,周天浩平時睡得挺早,怎么今晚睡得這么晚。

   周天浩暗道一聲不好,知道老婆這么問肯定是懷疑自己了,急忙穩住心神,嘿嘿笑著說:想你想得睡不著呀,老婆你今晚不是說不回來嗎?早知道你回來我就去接你了,你一個單身女人回家多危險呀 周天浩的關心讓秦曉蘭的疑惑消逝,有些感激的說:我有些資料放到家里了,所以就連夜回來了,明天要用那份資料,我上班的時候順便拿著。

   原來這樣呀,老婆你辛苦了。

   周天浩懸著的心才放進了肚子里,他之前還擔心是不是老婆發現了什么,所以才連夜趕回來查崗呢,現在看來不是這樣了。

   這不都是為了我們的家嗎,走吧,我累死了,趕緊回去睡覺。

   這會兒時間也差不多了,周天浩這才體貼的拉著秦曉蘭朝著房間里走了進去。

   咦,什么味道? 秦曉蘭剛到門口,就聞到了房間里彌漫著一股奇怪的味道,聳了聳鼻子,下意識的就問了起來。

   周天浩的眼皮跳了一下,一種不好的預感出現,急忙上前笑著說:怎么會呢,我一個人在屋子里,難道還會有什么事情發生? 真的? 秦曉蘭有些不相信周天浩的解釋,笑瞇瞇的朝著周天浩看去。

   周天浩心跳加速,可依然一副很淡定的樣子說:自然是真的,我騙誰也不會騙你呀,親愛的。

   那可不一定,我可要好好檢查檢查! 在秦曉蘭進門的時候,房間燈已經被打開了,此刻秦曉曼沒有理會周天浩的緊張,直接信步走了進去,開始在房間里來回的巡查,尋找自己認為的可疑點。

   周天浩看得眼皮只跳,生怕有什么地方被自己疏忽了,然后被秦曉蘭發現。

   正在周天浩擔驚受怕的時候,秦曉蘭突然將目光放在了床頭下面的垃圾桶里。

   咦,這是什么? 周天浩的心臟猛地跳了一下,急忙上前順著秦曉蘭所指的地方看去,垃圾桶里,那用過的紙巾異常明顯,上面還有一些乳白色的粘液。

   這……我…… 周天浩更加緊張了,這些紙巾是之前秦曉曼用過的,當時他也沒有多想,便直接扔進垃圾桶里了,現在看來,自己做的太馬虎了。

   噗嗤…… 就在周天浩猶豫著要怎么解釋的時候,秦曉蘭捂著嘴巴笑了起來。

   老公,你還真沒出息呀,我一晚上不在家你就自己解決,這要是讓別人知道了,還以為我不愿意給你呢! 看著秦曉蘭捂著嘴巴偷笑的樣子,周天浩懸著的心終于落到了肚子里,那緊張的心情呀慢慢的壓了下來。

   這么說,老婆你愿意滿足我了? 周天浩在高興的同時,也是一陣僥幸,幸虧老婆想歪了。

   隔壁房間里,秦曉曼現在后悔的捶胸頓足,這要是姐姐回來再晚一點的話,那種不可控制的事情就發生了,到時候自己可怎么辦? 而這個時候,姐姐的房間里突然傳來了那種讓人耳紅心跳的聲音,秦曉曼一聽就知道怎么回事,在那種聲音的刺激下,剛才被她好容易壓下去的那種想法又再次浮現出來了,聽得她難受的不行。

   好容易等到那個聲音結束,秦曉曼這才強迫自己趕緊睡,睡著之后更是各種亂七八糟的夢,導致第二天起來,秦曉曼頂了兩個大大的黑眼圈。

   咦,姐姐,你昨晚回來了? 秦曉曼假裝吃驚的問道,其實心里還是有些心虛的。

   哦,你姐姐文件丟在家里了,昨晚回來順便今早帶到單位去,你今天第一次上班,要不姐夫去送你吧! 還沒有等到秦曉蘭說話呢,周天浩就搶先回答了,走進來的時候,臉上沒有一點不自然,就好像昨晚的事情根本就沒有發生過似的。

   哦,不用了,我自己去。

   周天浩能裝作什么都沒有發生,可秦曉曼卻是不能的,她現在最不愿意見到的就是周天浩,因為只要一想到周天浩,她就覺得渾身都不自在,就會想到昨晚發生的事情。

   那怎么行呢,曉曼,就讓你姐夫送你去醫院吧,記住,到了單位之后要跟同事處好關系,現在外面人心復雜,交朋友什么的要小心謹慎一點,要是拿不定主意的話可以回來問問姐姐或者姐夫,下班也早點回家,別到處亂逛…… 聽到秦曉蘭的絮叨,秦曉曼心里暖暖的,這表示姐姐對她關心。

   當然,要是沒有桌子對面,周天浩總是時不時的看向秦曉曼一眼,讓她很不自在的話就更好了。

   就是曉曼,反正我去公司也順路,你一會兒就坐我車吧,我把你送到醫院再去單位。

   當著姐姐的面秦曉曼也不好拒絕,隨便吃了兩句,便跟著周天浩出門了。

   周天浩打開副駕駛的車門讓秦曉曼坐進去。

   不用了,我坐后面! 秦曉曼沒有理會周天浩的引擎,直接將車子的后門拉開,然后坐了進去。

   周天浩的臉色稍微變了一下,臉上的笑容僵在了臉上。

   到了車上之后,周天浩企圖跟秦曉曼說話,可每一次周天浩提出話題,秦曉曼都不愿意接,到了最后,周天浩只能放棄了這個想法。

   曉曼,昨晚的事情是我不好,實在是我太喜歡你了,所以才忍不住…… 你不用說了,昨晚的事情過去就過去了吧,以后還請你不要再做這么幼稚的事情了,你是我的姐夫,在做這些事情之前,請你先想清楚自己的身份。

   秦曉曼的話說的毫不(左手握右手)客氣,語氣也顯得很冷淡。

   其實一開始秦曉曼的確沒有想到周天浩是假裝酒醉的,可當姐姐回來的那一刻,周天浩能夠迅速的反應過來,并且做出回應之后,秦曉曼便意識到了不對,回去之后,稍微一想,便是各種破綻。

   我知道了曉曼,昨晚的事情我向你道歉。

   周天浩現在后悔的要死,原本都要成了,卻沒有想到會突然發生了意外,現在看秦曉曼對自己防備的態度,估計以后就沒有機會了。

   到了醫院之后,秦曉曼拒絕了周天浩送他進去的提議,自己直接朝著醫院走了進去。

   因為是第一天上班,秦曉曼先去了人事科,知道自己被分配到急診科之后,便去了急診科報道。

   剛走到護士站門口,就聽到里面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那種聲音細細密密的,像是從嗓子里發出來的,秦曉曼第一時間想到了姐姐跟姐夫做那事兒的時候發出來的那種聲音,頓時便紅了臉頰,下意識的想要轉身離開…… 而這一轉身,便撞到了一個人身上。

   咦,曉曼,你來了?怎么不進去呀!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