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probiller >

probiller



老張最近很苦惱,被一個美艷少婦給纏上了,上次見面更是隱隱透出想要跟他睡覺的意思。

  那個美艷少婦名叫 李琳,今年32歲,是醫學院的 老師,人長的非常漂亮,身材也相當火爆,屬于讓人看一眼就 忍不住有想法的那種,老張面對她時也不例外,身下很暴躁。

  只是暴躁歸暴躁,老張終究不能跟她發生些什么,因為李琳是 亡妻曾經的學生。

  所以老張上次拒絕了李琳,可哪成想,今晚她竟然又來了……“老師,你快過生日了,我是代表院里來給你送慰問品的。

  ”客廳門外,李琳那雙白皙小手倒是拎著些保健品,可顯然她自身更引人注意。

  超薄透明絲襪緊裹在修長的 玉腿上,黑色超短裙被其內的翹臀撐到緊繃繃的。

  胸前更是誘惑人,明明穿了件寬松的乳白 雪紡衫,卻硬生生的被她穿成了緊身衣,視線透過那件薄透的雪紡衫,隱隱都能看到里面黑色帶鉆的里衣。

  也不知李琳是不是故意的,隨后還彎腰放下東西,任雪紡衫領口洞開,暴露出大片細膩的白。

  那種白嫩,直勾的老張口干舌燥、老心慌亂,趕緊把目光挪向了別處。

  也正因為如此,讓李琳得以趁機進入他家客廳,隨即坐在了沙發上。

  人都進門落座了,還是代表醫學院來搞慰問的,老張也不好攆人走,只能陪著聊了幾句。

  其實老張能猜到李琳為什么纏著自己,這一切都是因為亡妻生前的研究成果——老張那方面的戰斗力超強,老婆生前又是醫學院兩性學科的教授,就以他身體為基礎展開了研究,最終研究出初步的成果,可以從根本上提高男性那方面的能力。

  只是成果還沒公布,三個月前的一場車禍就把老婆變成了亡妻。

  作為伴侶,亡妻的一切財產都歸老張所有,自然也包括那份研究成果和各種研究資料。

  所以老張完全有理由懷疑,李琳這個亡妻曾經最喜歡的學生、醫學院兩性學科如今最優秀的老師,是懷著怎樣的目的來登門,上次隱隱透出愿意跟他睡覺的圖謀又是什么……這個時候,李琳坐在沙發上,熱情而又關切地詢問著老張最近的生活狀態。

  只是白皙小手卻在光滑細膩的絲襪大腿上輕輕撫弄著,而且望向老張的眼神也是媚波流轉,那媚然的小表情仿佛是在告訴老張:我的大腿真的很性感,不信你來摸摸。

  這故意撩騷的一幕,讓老張頓時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趕緊把目光挪向別處,盡量不看李琳,惟恐著了這只香艷妖精的道兒。

  隨后的時間里,老張小心翼翼的防備著,怕李琳再度誘惑自己。

  但出乎意料的是,李琳并沒有像上次那樣透漏出跟他睡覺的意思,更沒有再施展別的誘惑,仿佛剛才的表現也是不經意而為之。

  甚至在聊了幾分鐘后,她就起身表示要離開了。

  “老師,你別送了,留步吧!”阻止了起身的老張,李琳 就在‘嗒嗒’的高跟鞋觸地聲中,往客廳門口走去。

  這讓老張長長松了口氣,不用再防備李琳對他的誘惑了。

  可就在這時候,意外突然發生——走到門口處的李琳突然雙手捂在胸前,精致的臉蛋兒上寫滿了痛苦。

  隨即更是對老張痛聲呼救,“老師,老師救命,快幫幫我!”老張不是李琳的老師,甚至他本身也不是教師,李琳的稱呼是根據老張亡妻的身份來的。

  只是這些在現在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老張根本不明白,前一刻還好好的李琳這會兒怎么了。

  趕緊來到近前,老張忙向李琳詢問狀況。

  李琳在痛苦中急聲做出解釋,“我這里面有腫塊,兩個里面都有,現在堵住乳腺了,鼓的好像要炸掉一樣。

  老師你快幫我揉揉,遲了的話乳腺被徹底堵死,我這會壞死萎縮的……”李琳說了很多,聽起來確實像是那么回事。

  關鍵老張不是搞醫學的,他就是個單位退休小領導,他也不懂這個。

  不過看看李琳痛苦的樣子應該是真的,這會兒都疼到彎腰蹲在地上打哆嗦了。

  見她這么痛,老張也顧不得許多了,趕緊扶著李琳來到沙發旁讓她躺下。

  不得不說,李琳身前真是有料,哪怕是躺著的姿態,胸前也高高的挺立著,看著特別過癮,尤其是在李琳的按壓下,這會兒都已經透過寬松領口露出些許的白皙嬌嫩,相當誘人。

  “老師,老師你快救我,快幫幫我呀!”老張都來不及做什么心里斗爭,一雙手就被李琳緊緊抓住,隨即按壓在了那高聳的地方。

  那一瞬間,溫潤和飽滿充盈著老張的掌心,刺激他本能的亢奮著。

  甚至都不用催促,老張就忍不住的在李琳胸前隔著衣服抓弄起來。

  “老師,你弄的我好舒服,你再用力些……”急促的嬌息聲伴隨著李琳柔媚的話語,直讓老張心里發顫。

  那么迷人的存在,他都多少年沒摸過了,如今抓在手里,真是過癮又刺激。

  再看看李琳那張俏然臉蛋兒上的嫵媚,更是讓他心頭暴躁,本能的渴望更多。

  然而李琳卻像能讀懂他心思似的,隨后就羞聲說道:“老師,你這樣揉的話穴位不是很準,我、我脫掉衣服你再幫我揉吧,那樣看的清楚……”李琳要脫掉身前衣服,這讓老張忍不住的亢奮著,畢竟要見識到她嬌媚的飽滿了。

  但緊接著他又有些糾結,怕自己忍不住犯錯誤,把李琳給弄了……稍稍猶豫,為了救人的老張做出決斷,“李琳,你必須穿著里衣,我才可以幫你揉。

  ”為了不使自己受誘惑沉淪,老張提出了這樣的建議。

  只不過話剛說完,李琳就羞聲嬌嗔,“老師,我本來就是指脫衣服,又沒說摘里衣。

  ”這話說的,讓老張好尷尬,自己想多了。

  不過李琳并沒有讓他的這種尷尬維持太久,隨后就坐起身來,將雪紡衫給脫掉了。

  下一瞬,她胸前的豪景就以波瀾壯闊的態勢,洶涌展現。

  如果不是有那件中間嵌鉆的黑色蕾絲花邊擋住,怕是都會彈出來!望著胸杯上方透出的半部渾圓豪景,老張貪婪的吞了口唾沫。

  他本就是個戰斗力超強、那方面渴望也超強的人,這會兒見到李琳胸前的嫵媚,更是大受刺激,直感覺胸腔內有火焰噌噌爆燃,幾乎將他整個人都燃燒起來。

  就這,李琳還在媚然的澆油,“老師,快幫幫我,我好難受,你快幫我,快……”在李琳的嬌聲催促下,老張感覺腦子都不會轉了,身體行為全憑本能。

  一雙手不知不覺的就扣在了李琳胸前,感受著罩杯蕾絲的網格,也感受著上(豁達大度)部渾圓的嬌媚,更是情不自禁的加大了力氣,狠狠感受著那種迷人的彈性與豐盈。

  “老、老師,謝謝你,好舒服,你弄的我好、好舒服……”此時的李琳,美眸緊閉面色嫣紅,嬌息急促中更是媚然的‘感謝’著、嚶嚀著。

  只是這種‘感謝’的話語,卻讓老張更加的受不了,身下都瘋狂的暴躁起來。

  可偏偏在這時候,也不知是李琳是有心還是無意,竟然抬起了她的絲襪玉腿,撩向了老張的身下。

  當老張感受到下面的異樣時,裹在透明絲襪的玉腿正在輕輕的來回撩弄著。

  哪怕隔著褲子,老張都能感受到那種來自李琳絲襪玉腿的嬌媚。

  他 不行了,他真的不行了,他感覺那里憋的都要爆炸了,急需狂暴的發泄出來。

  那雙望向李琳的眼睛更是通紅,完全被暴躁的渴望給填充,忍不住的想要弄了李琳!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廚房里突然發出了‘吱吱’的哨音。

  這哨音讓老張忽地清醒過來,他不能弄李琳,李琳是有圖謀的,他不能著了這妖精的道兒。

  于是以廚房燒著水為由,老張趕緊離開了客廳,在關火的同時也漸漸讓自己冷靜下來。

  而這時候的李琳則躺在沙發上,雙手緊緊捂住火熱的面頰,心中在暗嘆可惜的同時,也充斥著羞臊的情緒……大約五分鐘后,冷靜下來的老張從廚房里出來了。

  盡量不去看上身僅穿著胸杯的李琳,他直接指了指墻上整9點的掛鐘。

  “李琳,時間不早了,你再留在我這也不合適,快穿上衣服走吧!”李琳也不好再裝病,畢竟五分鐘都沒發作了,這會兒再發作實在有點假的過分。

  所以她只能穿好雪紡衫,紅著臉離開了老張家中。

  攆走李琳后,老張一頭趴倒在沙發上,粗重的喘息著。

  像他那方面欲望超強的人,要壓制住自己的沖動不容易,尤其還是李琳那么性感美艷的少婦所引發的沖動。

  甚至于現在趴在沙發上,聞到之前李琳躺在這時留下的體香,體內欲焰都有復燃的跡象。

  不敢再想了,也不敢再聞了,老張趕緊起身去衛生間拿涼水沖把臉,壓制身體內的躁動。

  只不過剛剛把那股渴望的火焰給撲滅,敲門聲突然響了起來。

  老張琢磨著不會是李琳又回來了吧?這害人的風騷小妖精啊!‘膽顫心驚’的來到房門前,透過貓眼往外看了下,我的天,還真是李琳那只美艷妖精!不過這時候李琳顯得特別驚慌,更是急促的拍打著房門,含著哭腔呼喊。

  “老師,快開門,救命,快救命,有人耍流氓!”有人耍流氓?為人正直的老張最看不得這個,當時腦袋一熱就把門給打開了。

  緊接著一陣香風撲面而來,更是有嬌媚的胴體入懷。

  那一瞬間,老張甚至都能感覺到胸前被兩蓬溫軟的異物給撞了,直撞的他有些魂飛天外。

  但隨后李琳驚惶失措的顫聲說道:“老師,有人對我耍流氓,他扯我絲襪,還摸我屁股……”聽到這話,老張趕緊把她給迎進屋。

  低頭看了眼,可不是怎么的,李琳大腿后側的絲襪都被扯破了,耷拉著得十多公分。

  老張當時就怒了,竟然還有人敢耍流氓?非得教訓教訓他不可!別看老張花甲之年,但是身板卻相當硬朗,一般的小年輕都不放在眼里。

  然而就在他順手抄起門口的臂力棒準備出去打流氓的時候,卻被李琳給攔住了。

  “老師,我屁股好像被流氓給抓破皮了,你家有沒有消炎藥?人的指甲縫里有很多細菌,造成破傷風的后果比貓狗抓傷還嚴重,如果真感染了,兩三天就會發高燒腦死亡的!”老張聽到這話嚇了一跳,沒想到抓傷還那么嚴重呢?于是趕緊去找消炎藥膏。

  只是當消炎藥膏拿來的時候,李琳卻羞赧了,“老師,那個壞流氓抓我屁股了,藥膏抹完還得揉弄下才能加快吸收,我看不到也夠不著,你、你……能不能幫幫我?”李琳的話讓老張特別尷尬,才好不容易壓下火呢,這會兒竟然又讓自己幫她揉屁股。

  可隨后李琳又各種央求,表示自己真的不想腦死亡,變成植物人。

  老張想想,這么年輕漂亮的女人,要是變成植物人真是怪可憐的,于是只好點頭應下。

  見老張答應下來,李琳忙不迭背轉過身,將上身趴低在了沙發上。

  隨即在高高撅起翹臀的同時,那雙白皙小手也挽向了短裙的邊緣,羞澀褪下。

  下一瞬,她那渾挺翹的香臀和裹在上面的肉色真絲小褲,就徹底暴露在老張視線中。

  甚至因為這個姿勢的緣故,還導致小褲緊緊貼在她那兒,勾勒出了迷人的輪廓……望著李琳高高撅起迎向自己的嬌媚處,老張第一時間就暴躁了。

  他甚至有種想要將腦袋湊上去,聞聞李琳那里是種什么味兒的沖動。

  不過他終究還是忍住了,因為他怕聞完之后忍不住,畢竟李琳現在的銷魂姿勢太適合進入了。

  屏住呼吸,強行壓制住心頭的暴躁渴望,老張伸手抹上藥膏,然后輕輕觸碰在了李琳翹臀的被抓傷處。

  只是縱然有藥膏的清涼,那白皙的嬌嫩肌膚也讓老張心頭火熱。

  觸碰到抓傷位置后,老張強忍著不看,盡可能快的幫李琳涂抹著,但并不敷衍。

  而這時候李琳那雙裹在透明絲襪內的玉腿也輕輕磨蹭著,仿佛在磨蹭著某處的渴望……很誘人,不過老張終究還是憑借高強的忍耐力,沒有作出任何不合規矩的事情。

  在涂抹完藥膏后,老張趕緊來到衛生間,洗手指上的藥膏還是其次,洗臉冷靜下才是主要的。

  足足洗了近三分鐘的臉,他這才消下了心頭火焰,重新來到客廳內。

  這個時候李琳正在穿著裙子,裹在絲襪里的玉足輕輕抬起,優雅的穿過,最終裙子套在身上,精致的玉足也探進了高跟鞋內,整個過程都抒發著一種無言的魅惑。

  感受到心頭火焰的再度躁動,老張趕緊開口送客,表示送李琳離開,或者讓她丈夫來接也行。

  但是李琳卻表示,她丈夫出差了,沒有人可以來接她。

  “而且老師你護送我的話,萬一那個流氓有同伙,一個纏住你、一個欺負我,那怎么辦?”李琳問的還挺有道理,讓老張一時語塞,不過隨后他又提議報警。

  李琳當時就羞急到不行,“不能報警,如果被別人知道我被流氓猥褻,那羞死個人了!”老張實在無奈了,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該怎樣?李琳羞赧的小聲給出了答案,“老師,我今晚可不可以在這過夜……”老張當然不愿意李琳在這過夜,他怕被這只妖精把自己給活活撩死。

  可是又沒辦法,李琳這么個柔弱嬌媚的女人,真把她攆出去送到流氓手中,老張于心不忍。

  所以不置可否的,這個話題也就暫時先撂下了。

  隨后的時間里,老張給李琳倒了杯水,然后倆人就隔著桌子坐下,互相沉默著。

  不過看起來,李琳似乎有什么話想要說,而且臉蛋兒憋的通紅,應該是很糾結。

  那種糾結直看的老張都難受,于是忍不住說道:“有什么話想說,你就說吧!”反正他心里是打定主意了,想要和我上床,門都沒有,我不受你的誘惑!而李琳隨后說的話,還的的確確是跟上床有關,不過卻跟老張想的不太一樣。

  “老師,其實我不是故意誘惑你的,我也不是個不知廉恥的女人。

  ”“我之所以像是先前那樣的行為,主要是因為那份研究成果,因為我丈夫……不行。

  ”在說到這些的時候,李琳好羞,不自禁的捂住了滾燙的臉頰。

  之后她還羞聲表示,從來沒有體驗過女人的嗨潮是種什么滋味,每次丈夫都超不過一分鐘。

  為了證明自己說的話,她甚至還掏出手機打開微信,將兩夫妻之間的私房話播放出來。

  似乎這已經充分證明,李琳說的都是實情。

  但是老張鑒于之前被李琳套路過‘胸前腫塊’的問題,他不太相信。

  畢竟語音消息誰都能發,找個男人說幾句就能充當她丈夫,所以老張不會輕易相信她的。

  見老張不說話,李琳也不好再說什么了,這也就導致房間中再度陷入沉默。

  只是,就在沉默了近十分鐘后,老張突然感受到了身下有異樣。

  低頭一看,隨即就看到有只裹在透明絲襪里的性感玉足,正在輕輕撩弄著他的身下。

   新聞網18日報道 趙云秀滿面羞紅,一雙水靈靈的眸子里飽含幽怨之色。

  VwU朵朵 婚嫁網-結婚資訊 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叔,你,你這是要……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云秀啊,你別誤會,王叔上年紀了,體內缺少一些微量元素,而你這奶水中恰好就有那些物質,你就當幫王叔一回好不好?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景文說話的時候一臉嚴肅,并不像在扯謊,趙云秀心一軟,就點頭答應了下來。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想著這老頭雖然有時候色色的,可是畢竟暫時免了他們見房租的煩惱,說起來人也算不錯。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想到這里,趙云秀就就將王景文手里的 杯子接了過來。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趙云秀將杯子放好,正要動手忽然發現王景文還站在旁邊,于是笑笑說,王叔,你站在這邊,我挺緊張的,嗯,過一會即好了,我給你送過去好不好?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景文一聽趙云秀下了逐客令,老臉一紅,趕緊答應著,好,好,你弄好了叫我哈……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看到趙云秀點點頭,王景文才滿意的離開。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回到房間之后,他開始坐立不安起來,按照之前的方式數羊,已經不能夠安撫他的心靈。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好在房門很快被叩響,王景文趕緊急急火火的跑到門前,一把把門拉開!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怎么是你?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滿臉麻子的周六!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怎么就不能是我了,你看你那一臉怨氣,跟誰欠你300萬似的……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著,周六就大剌剌地坐了進來。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這個兔崽子,我過一會兒就去遛彎兒去了,你在這里呆個什么勁……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趙云秀就差沒有往外趕他了。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但是周六絲毫不為所動,撇撇嘴說道, 老王頭你敢不動我的,你不知道我周六是個二皮臉嗎?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著他把手中拿來的一個袋子往 桌子上一丟,老規矩,來盤棋我就走……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周六是王景文的棋友,這在王景文的生活圈里是不爭的事實。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每次見面下棋,這也成了一條不成文的規矩。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無奈之下,王景文只能隨了周六的心愿,楚河漢界分列兩旁……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將!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出三分鐘的功夫,效果顯現,王景文前有圍追,后有堵截,連敗走華容道都沒機會,他只能舉雙手投降。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再來一盤兒……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周六這次不知是犯了哪門子的邪勁,吵著嚷著要 和他繼續。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而這個時候,王景文看到趙云秀已經推門走了進來,伴隨而來的是一陣陣誘人的香味。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好香啊!周六忍不住贊嘆了一句,目光就落在了趙云秀手中的杯子上。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叔,奶好了,您快趁熱喝吧!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趙云秀說這話的時候不卑不坑,倒是很出乎王景文的意料。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可是他轉念一想,就憑周六那腦子,絕對不會想到這里面裝的是什么,于是他從趙云秀的手里接過那杯奶,說了聲謝謝,然后就把奶放在了桌子上。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趙云秀和周六問了個好,就轉身出去了。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周六的眼珠子都直了,望著趙云秀的后身,一刻也不曾離開。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景文暗罵了一聲老色鬼,望著眼前滿滿的一杯,忍不住食指大動。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媽的,這才是人間極品,沒想到從前皇上只有才能夠享受的待遇,他王景文也享受到了,心里想著,他顫巍巍的端起了杯子。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好香啊,我說老王頭,有好事兒你可不能自己獨吞哪!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周六話音剛落,王景文就警醒的將那杯子用兩只手捧起來,你想和我搶沒門兒……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今天要獨吞,你就是個孫子!周六說話的時候,臉上似笑非笑,面目猙獰。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知道什么原因,王景文好像很怕他一樣,身體瑟縮了一下,然后說道,老東西,那你說怎么辦?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男女性故事)著,王景文就在此舉杯,他想要搶在周六前面喝下去。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周六的目光凌厲,伸手拉住了她的胳膊,停,咱們下棋,賭注就是它,誰贏了誰喝……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無奈之下,王景文只能和他下棋。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楚河漢界,重新分列兩旁,馬走日字象飛田,幾番輾轉,王景文敗北,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周六喝下去。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他不但把奶喝了,而且還一個勁的咂巴著嘴,不住地贊嘆。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說老王頭,也tmd忒香了,你又從哪里弄來的?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買的,小云出去買菜,我讓她買的!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景文胡亂搪塞著,周六卻來了精神,剛剛那個就叫云秀吧?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個老東西,問這做什么?王景文警惕地看了他一眼,嘴角微微抽搐。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只是想問一問她,河南是哪里賣的,我周六也是個不差錢的主,你老王頭能喝得起的東西,我周六同樣也行……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或者周六就起身向房間外面走去。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景文一看他說干就干,真的去找趙云秀詢問奶的來源。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