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kat dennings xnxx >

kat dennings xnxx



  閱讀提示:很多的 男人拍拖、同居很久了,甚至已經幾年了,卻不愿意和同居的 女人結婚。

  這拍也拍了,脫也是真的脫了,可就是一提到結婚這兩個字,他立刻就會有一萬個合理而又堂皇的理由等著你……上床 不等于愛 男人只同居 不結婚的6 原因  究竟是什么原因讓男人只拍拖不結婚?個人認為有以下幾點,給各位參考:  一、沒有真正的 喜歡那個女人,或者雖然是喜歡,卻 還沒有上升到愛的地步,僅僅(大炕上性經歷)是喜歡而已,或者說是先湊和著在一起過著再說。

    二、雖然喜歡,但是還沒有喜歡到可以娶她的地步,已經太熟悉了,熟悉到沒有什么感覺了,提不起興致了,因為心里總想著能夠再來場轟轟烈烈的所謂愛情,另外自己暫時的生理需要又離不開那個女人。

    三、 有了其他想法,已經有了明確的"攻擊"目標,只是還沒有成功,所以,就先拖著再說,如果攻擊成功,就可以"換崗",不成功,現成眼前的女人就是候補的老婆了。

  上床不等于愛 男人只同居不結婚的6原因 情感同居男人上床不等于愛 男人只同居不結婚的6原因情感同居男人  四、觀望型的,這樣的男人,是吃著鍋看著碗里的,看看別人的老婆或女人哪里都好,就是自己女朋友不好,總感覺如果結了婚,可就再也沒有選擇的機會了,怕自己將來吃虧或后悔。

    五、在外面已經有了其他的女人了,只是因為過去的感情或女朋友對他實在太好了,而不好說拜拜。

    六、為了所謂的學習或者事業,因為將來學有所成或事業有成了,還會有大把的選擇機會,現在就結婚,萬一以后遇到更好的了,可就不好處理了。

    以上原因不包括:受到情感毀滅性撞擊的、玩心重的、獨身主義者、生理及心理障礙的等等。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直到過了兩分鐘后我才恢復過來,我一摸口袋發現手機竟然 不見了,肯定是韓琦剛才趁我動手的時候順手帶走了,要不然的話她不會如此肆無忌憚! 該死的! 我沒有留在辦公室里,走出門口之后韓琦連人影都不見了,我喉嚨那兒就像是有口氣咽不下去。

   搶走了 我的手機,肯定是想刪掉我手機里面的那些 視頻

   不過這樣又如何? 韓琦肯定沒料到我的百度云盤里還有這些視頻的備份,即使她猜到了這點也根本不知道我的密碼,總而言之,韓琦死定了! 回到教室之后,果然發現桌子上正放著我的手機,里面的所有視頻已經被韓琦刪了個干凈。

   我怒極而笑,既然她如此耍我,那就不要怪我辣手摧花! 我連忙從云盤上把之前備份的視頻,下載到手機里,確認無誤后才松了口氣,我可不會讓韓琦這個j貨輕易逃出我手掌心。

   下午第二節課是韓琦的英語課,她從門口走進來的時候不經意間看向我后迅速收回了眼神,滿臉的慌張。

   上課的時候,韓琦視線一直躲避著我。

   我看著韓琦在講臺上走來走去,滿腦子都是和她做那些事情的幻想畫面,下次我一定要一件一件地把她身上的衣服脫掉,雖然只是我的幻想,但這種畫面還是極具沖擊力,讓我神經時常處于亢奮的狀態中! 要是能在課堂上當著這么多同學的面和做一次的話,一定無比ci激! 想想,就很爽! 這個念頭在我心底扎了根,經過不斷地澆灌后成為茁壯的參天大樹,到最后我咬咬牙準備豁出去了! 不知道為何,上課的時候韓琦時不時看著手表,似乎是覺得時間過得太慢,想要逃離這個教室。

   經歷過一次失敗后,我絕對不會再給韓琦任何機會。

   后半節課韓琦也沒有心思講課便讓我們自習,而她則是收拾東西準備離開教室,看樣子是不準備等我下課的時候找到她了。

   我心底冷笑,她逃不了的! 叮鈴鈴!叮鈴鈴!叮鈴鈴! 下課鈴聲觸不及防地響起,韓琦如獲大赦連課本都不要直接帶著小跑離開了教室,然后就和其他班的幾個英語 老師一起去 食堂了,似乎因為身邊有其他幾個老師的原因,韓琦松了口氣,她這模樣肯定以為我不敢去追。

   畢竟學生都是怕老師的。

   不過她想錯了,我一直跟著她到了食堂,然后在盛好飯以后一屁股坐在了她對面。

   老師,是我。

   韓琦被我嚇了一跳,胸前劇烈的起伏著。

   我把目光放在韓琦那不斷起伏的地方,情不自禁舔了舔嘴唇,見韓琦還沒反應過來,我微笑道:韓老師,上課的時候我有個問題沒想明白,希望趁這個時候請教您。

   坐在她旁邊的是年輕的馬老師,或許是察覺到了我帶有侵略性的目光,她此時皺著眉頭說:這位同學,現在是老師的用餐時間,有什么問題不如等到上課時間再問。

   我沒理會她,她估計也氣得夠嗆。

   她似乎覺得,自己把手機里的視頻都刪了,她也有了底氣起來,也不怕我:希望你現在就離開,不要打擾我和馬老師的用餐! 我也知道,她這是以為,她把視頻刪了,就覺得我沒有辦法,為了讓她認清楚現況,我笑了笑說:老師啊,我希望你現在,還是看一眼我所說的視頻吧! 說著,我就打開了云盤的視頻,將聲音調到靜音。

   原本還覺得,自己萬事大吉的韓琦,一瞧到視頻里,正放著她和張子民做那事的場景,她的臉色再次大變起來,她除了驚慌之外,還有一股濃濃的不置信,她似乎想著,她不是刪了嗎? 怎么還有? 現在馬老師在這里,她生怕她會看到,立刻就想過來搶我的手機,不過我也有了防范,立刻就收回了過去,并且再次露出笑容說:我真心希望,老師您,幫我分析分析,這視頻里面的內容! 韓琦現在,哪里還敢硬氣,目光躲閃著,就連說話的時候也都支支吾吾起來:是,是啊,現在是用餐時間,有啥事等會再說也不遲…… 我心中冷笑,怎么能讓她再次逃走? 可是,這是教學視頻里的問題,我還是搞不明白,如果老師你不給我解答的話,那我只好請求食堂里的所有老師和同學門解答了。

  我 說道

   一看我竟然要當著全食堂的人播放,韓琦當場色變,面色蒼白無比,就連拿著筷子的手也都在發出輕微的顫抖,她應該知道我說的是什么視頻! 我沒有再糾纏她,而是起身走到了角落里的無人位置,果然,韓琦還是很識趣地端著飯碗走了過來坐在我就緊鄰的位置上。

   我求求你了孫卓,不要把老師的視頻放出來好嗎,你的要求我全都答應你,求求你了!韓琦剛坐下來就開始 哀求我,這回的語氣變得更加真切。

   看著她低三下四的樣子,我心底沒由來地感到陣陣舒爽。

   為了不讓的同學產生疑惑,我壓低了聲音,在她的耳邊低聲說道:那你就不要耍什么花樣,要是還敢來早上那招的話,我可不能保證你的視頻不會流傳到網上。

   不要!韓琦下意識地拒絕了我。

   韓老師,你要是不好好配合我的話,我馬上就把手機的聲音調大,好讓大家聽聽小母狗是怎么交,配的!我冷笑道,同時我又怕韓琦會再次奪過我的手機造成不必要的麻煩,我頓了頓補充道:你不要試圖搶走我的手機,我在云端上有備份的,我想你肯定也知道吧?只要你敢搶,我敢保證你的視頻會在短短幾分鐘內火遍互聯網! 果然,韓琦一下子就愣住了,再也沒有了此前的囂張。

   她滿臉委屈地看向我,像是在哀求我不要那樣子做,我對她可是升不起絲毫的憐憫之意,畢竟這個女人的滿肚子壞水我可是親自見識過的。

   讓你之前戲弄老子! 讓你勾搭我表哥,破壞他們的感情! 讓你害的我嫂子那么的傷心! 天道好輪回,蒼天饒過誰? 對付她這種人,就應該用這種手段。

   韓琦似乎是知道自己在劫難逃,便咬著紅唇委屈地點點頭,再次說道:我可以答應和你做,但你要保證你不能把視頻傳到網上, 發誓! 我心中大喜,看來韓琦真的答應我了,我趕忙發誓自己絕對不會把視頻流傳出去,不然的話天打五雷轟。

  這他媽的都已經是我第二次發誓了, 不過這些事在我看來都無所謂,我確實不會告訴別人他是小三,但我會把我倆做的視頻做過處理以后發給表哥! 我都發誓了,那你讓我摸摸! 我喉嚨發干,已經忍不住腹部的那股邪火了。

   韓琦臉上爬起一抹緋紅,她小心謹慎地看向食堂里來來往往的諸多學生,面露難色:在這里不好吧? 這里怎么不好的,反正人少!看不到!我不知道我咋說出來這句話的。

   那……好吧&(豁達大度)hellip;… 韓琦緊咬嘴唇,艱難地點點頭。

   我掃了眼韓琦挺拔的胸,也不知道是因為憤怒還是恐懼,上下起伏著,極為誘人,那張小嘴簡直就是天生用來口活的,想想都很刺激! 一時間,我竟然有些恍惚。

   韓琦這美妙的身軀終于是我的了,從現在開始我想對她干啥就干啥,誰都特么攔不住我! 韓琦的那雙大白腿時不時地在相互摩擦著,讓我心底的那股火焰騰地一下又冒了起來,鬼使神差之下我把手伸向她翹彈的屁屁上輕輕地拍了下。

   啊! 韓琦一下子喊出聲來,我愣了下,當即就感受到下面,正有幾十雙眼珠子正向我們投來好奇的眼神。

   怎么……怎么菜里會有蟲子?韓琦自知尷尬,只能顧左右而言他。

   只是在我看來,韓琦的雙頰已經通紅,就連平日里白皙無比的脖頸和耳垂也都如熟透了的蜜桃般粉紅,真想一口咬下去! 我的手在韓琦屁屁上把玩著,不知道是不是天公作美,韓琦今天竟然穿了條丁,字褲,讓我能最大程度地撫摸到那種彈性的柔軟,手感很好,我雖然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卻也不敢太過肆無忌憚,韓琦不敢吱聲,面色紅潤得幾乎能滴出水來。

   嗯……韓琦鼻孔里發出聲悶哼,終究是忍不住了。

   嘶! 這種觸感讓我猶如被電流擊中那般,全身上下的毛孔都在急速地開闔,有那么一瞬間我甚至以為自己身處云端翱翔! 只是如此而已便就有這種爽感,若是能真刀真槍爽一發的話,不知道會不會令我欲仙欲死? 韓琦十分配合地扭動著柳葉腰,我簡直受不了了她這種妖孽。

   不,不要……韓琦用微不可察的聲音對我說道。

   我看著她眼里的哀求,我沒有絲毫的手下留情,她的表現反倒是激起了我內心深處的獸性! 我不能止步于此! 那個大膽的想法再次用現在我心頭,我顧不得其他慢慢地把裹住屁屁的包臀裙撩了起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