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安 潔 莉那 球 力 >

安 潔 莉那 球 力



  書房里他啃咬她的蓓蕾 他舔著她腫脹的花蒂 一把扯開她的肚兜吸允   子荷行體得禮,對外一直稱她為表妹,也未曾同其他女子來往,說他沒有 男女之念恐怕不真實,不懂 范范的心思恐怕也不真實,只不過他現在想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事業上。

   他在開出租車之余和一朋友共同投資個美容美發店。

  幾個月維持后仍人稀冷落,在同事的慫恿下從事了色情服務,不久被查封,范范看著煙酒不沾的他從此嗜煙酒如命,心針炙地痛著,她用積攢的錢拉著他到外地旅游散心,在她的百般努力下,子荷的心情才有所好轉。

  這時他才發現范范長大了,成熟了,會體貼人了,初來乍到的怯羞早已蕩然無存,言談舉止早和這個 城市水乳交融,更重要的是范范體態柔媚,在當地氣候的滋潤下膚色細嫩白皙。

  他忽然發現面前這個全心全意為他的女孩其實非常適合他,而他這幾年一直忽視她,有意疏離她,和她保持一定的距離。

  但心里早已對她存有多重慣性的依戀,只是相信自己有一天會飛黃騰達怕她成了障礙的自私心理不承認罷了。

  如果再等幾年緣分還在,他愿意娶她實實在在地過日子。

    三年后,25歲的子荷承包個小飯店,終因經營不善堅持不久后關閉,所有的積蓄折騰個凈光,他不能不反省自己的能力,僅有一腔熱情和冒險的干勁是成不了事業的。

  就是這時他認識了剛從國外回來的闊家小姐 巧巧

  她小時候有過一次小小的車禍,對開車有莫名的恐懼癥,一次意外租車相識。

  她對這個老氣寡語的男子頗有好感,后來把他騁為專用司機。

     范范發現子荷成了巧巧的專用司機后特別注重衣飾裝束了,有時還問她女孩喜歡的東西,除此煙癮更大了,更愛沉思了。

  蘭蘭隱隱地感到他這艘帆船在大海中失去了航線,而她這片專為她人工建設的岸不知何時才會靠近。

  她常常不知覺地陷入哀戚中,她的愛被他丟棄在窗臺上任風吹雨打而無動于衷。

    這天是范范的生日,沒有期待,還是有所期待。

  下了班準備幾個菜想同子荷吃頓貼心的飯。

  巧巧不是交際應酬就是吃喝玩樂,不到午夜子荷是不會回來的,范范把菜張羅停當進屋換衣服,她今晚一定要以最美的姿態和子荷在一起。

  外面的彩燈已顯出倦怠,但范范絲毫沒有累意和睡意。

  子荷困嗎?餓嗎?范范惦念著,突然房門有開啟的聲音,子荷回來了!這么早是為她過生日嗎?可見他心里還是記掛她的。

  驚喜的她迅速穿上衣服欲打開房門,但伸出的手僵硬那兒。

    “一桌子的菜,誰準備的?”女的聲音傳過來。

    “你要來,我特意讓妹妹準備的,嘗嘗合口味否?”  “你妹呢?”   “大概在屋里睡了,凌晨4點了,不要驚醒她了,明早還要上班。

  ”  “你與那些闊家子弟完全不同。

  內斂、沉穩、樸質、處處為別人著想,和你在一起有種安穩感,你要是文化程度再高些,出身再好些多好。

  我有時就喜歡和你在一起。

  ”  “你就像我的女神,我這么多年等的就是你,你的任性,你的洋味……”  夜的冷(益智故事)氣透過窗戶包圍來,范范用雙手環緊自己,聽著外面親昵的響動咬緊嘴唇任淚滾滾而下。

  一個火星,一個木星, 怎能交融?他們在開玩笑玩游戲嗎?巧巧新潮高貴有才藝,唯一的缺點是愛戲弄 男人,她怎么會真愛上子荷?而子荷呢?他怎能這樣肆意踐踏她范范的真情?范范的心玻璃在重擊下支離破粹后刺進五臟六腑。

     巧巧被父親指派到另一城市接管公司的業務,子荷隨她去了。

  范范呆坐在租屋里,感受著一室的清寂和子荷的氣息欲哭無淚。

  他有他的航向,她明白作為一個男人想爭取一番事業的不易。

  她不怪他。

  她27歲了,無論如何成了剩女, 農村的標準已有嫁不出去的跡象。

  她愛子荷整整10年,苦苦的,澀澀的,極卑微的,而又無怨無悔地執著著不愿放下。

  子荷28歲了,在農村也成了剩男,如果上天有眼,就讓剩女嫁剩男。

  她不相信巧巧會和他有什么結果,他唯一的收獲是體面幾天,期盼事業上的奇跡出現。

  這點子荷想不到嗎?他只是不死心,想抓住哪怕一點希望來改變命運。

  從農村來的男女又有幾人不想改變命運呢?除了她。

  十年都悲涼地等了,再多幾年又如何?最壞的結果是陪父母孤獨終老。

    蘭蘭猜測得不錯,七個月后的一天,她下班回到租屋,子荷正垂頭喪氣地吸著悶煙,看見范范,撲通跪在她腳下,摟著她的雙腿低泣。

  范范的心在他的悔痛中旋轉著,淚也緩緩而下。

    “我一直在等你,我們來自農村,終歸農村,想擠身這個不屬于我們的城市是要多種因素綜合的。

  既然命運作弄,還是以及農村的 生活水準踏踏實實地過日子吧。

  ”  “范范,對不起,我只想有一席之地讓生活更好些,可我真是一事無成,我對巧巧根本不報希望,我知道她在男女關系上的任意,只想讓她助我一臂之力,她也給我了實際的機會,可能力有限,工作屢屢出錯,她一怒抄了我魷魚。

  ”  子荷回到了初來的生活節奏上,他在老家蓋了新房,不久便和蘭蘭舉行了簡單的婚禮,他回報親人的不再是好高騖遠,而是現有的一切。

  通過舅舅找到母親,原來母親一直在小飯店洗碗,他不顧父親的反對把母親接回,一家人過著清清淡淡的日子。

  他們身邊的農村早已悄然改天換地著,相信他們的生活在慣常中有不慣常的奇跡發生。

   李穎今年31歲,身高一米六八,烏黑亮麗的長發柔順散在雙肩,耳垂晶瑩剔透,一雙桃花眼嫵媚中透著純情,烈焰紅唇微微輕翹、泛著迷人光彩,整個臉蛋兒透露出一股無限的迷人風情。

  李穎不光長得好看,工作能力也是極強,但由于每天沉迷工作,導致她好幾年都沒談過男朋友,成了大齡剩女。

  此時正值夏季,今天的李穎下了班,又去超市買了些零食與生活用品。

  外面的氣溫很高,李穎腳上踩著高跟鞋沒走幾步,整個人便香汗淋漓,身穿的黃色連衣裙緊緊裹在身上,將前凸后翹的嬌軀完美勾勒出來。

  短短的裙紗只遮掩到大腿,一雙大長腿腿顯露在空氣中,極具視覺體驗,十分的好看。

  回到家的李穎,早已被熱得面色紅潤,不過當她看到自家客廳的情景后,內心深處更是涌起一陣激動。

  寬敞的客廳內,一位帥氣洋溢的小伙子正躺在瑜伽墊上做著仰臥起坐。

  帥小伙兒沒穿上衣,結實的臂膀與腹肌在汗水的照耀下顯得尤為發亮,配上堪比電視里男明星的顏值,無不讓站在門口的李穎心跳加速。

  “ 小宇,累了就歇會兒,穎姐今天買了你最愛喝的可樂。

  ”盯了好一會兒,李穎才緩過神,她脫了高跟鞋,將剛才在超市購買的東西一同拿了進來。

  小宇是李穎當初在職場某位上司兼閨蜜的兒子,但閨蜜前幾年患重病,臨走前,將這位從小生活在單親家庭下的兒子托付給李穎照顧。

  小宇長得帥,個也挺高,但他從小體弱多病、智商低下,今年剛滿19歲,卻始終只有二三年級小朋友一樣的智商。

  說難聽點,就是個傻大個兒。

  如今小宇沒再上學,平常都是一個人呆在家,后來李穎教了他一些健身的運動方法,算是希望對方提高身體素質、增強些免疫力。

  近些年李穎忙于工作,對小宇沒有太過注意,今天一看,才發現曾經的傻子已經長得越來越俊俏帥氣,身材也變得矯健、魁梧。

  “什么?可樂!穎姐你對我真好!”聽到有喜歡的東西,小宇面帶興奮,趕忙起身跑了過去。

  也許是剛才鍛煉久了有點渴,小宇打開可樂后喝得很急,導致灑出來不少。

  李穎眼睜睜看著那黑色碳酸液體從小宇嘴角溢出,從頸脖到胸口,最后沿著迷人的肌肉曲線順流而下。

  “小宇你慢慢喝,穎姐先去洗個澡,然后再做晚飯。

  ”好幾年碰過男人的李穎見到這番景象,一張瓜子臉當即變得更為紅潤,內心甚至激起幾分羞澀感。

  而正開心喝著可樂的小宇只是點點頭,絲毫沒有察覺到剛才李穎跟以往不同的神態,即便他看到了,估計也不懂。

  李穎來到 浴室后手握花灑,讓熱水慢慢滑過自己全身每一處肌膚。

  隨著里面的溫度逐漸升高,李穎腦里又不由自主得浮現出剛剛小宇的英俊瀟灑。

  “真是羞死人了,我怎么能對閨蜜的孩子有那種想法呢……”李穎忍不住楠楠自責起來,可心窩就好像有一團熊熊烈火在燒,越燒越旺,燒得整個人陷入魔障一般。

  “小宇……”李穎輕輕哼了出聲……雖然平日里李穎廢寢忘食的工作,但歸根結底是正常 女人

  這些年單身時若有需求的話,她都會看著小電影自己解決。

  即便比不上讓男人的伺候,但李穎比較潔身自好,又遲遲找不到心儀的人選,只能先暫時忍忍。

  今天是李穎第一回幻想著別的男人,男主角還是小宇。

  李穎的下意識里非常抵觸,奈何刺激感早已徹底麻痹了她的神經。

  “小宇……”李穎臉上洋溢出十足的幸福感,還沒徹底緩過神來的她紅唇微張,意猶未盡得自言自語。

  這份快樂是李穎這些年來都不曾擁有的。

  但同時讓李穎糾結的,是她剛才所產生的幻想。

  如果換成男明星,或者公司里的男同事,李穎都覺得不足為奇。

  但偏偏滿腦子是當初閨蜜托付給自己照顧的小宇。

  這使得李穎心頭難免一陣愧疚。

  當她努力告誡自己千萬不要犯錯的時候,浴室外正巧響起了小宇的詢問。

  “穎姐你是不是不舒服?剛才我好像聽到你在里面喊我的名字。

  ”或許是之前李穎太過投入,聲音有點大,引起了外邊小宇的注意。

  “哦,穎姐是想讓你先去廚房把買來的菜給洗了, 等下我好直接炒。

  ”差點被小宇給發現端倪,李穎面紅耳赤,迅速找了個理由糊弄過去。

  “好,我這去洗菜。

  ”小宇思想單純,聽到李穎的吩咐后也沒多想,轉身就去了廚房。

  聽到小宇離開,李穎才開始用浴巾擦拭,穿戴好衣物。

  從浴室出來后,李穎臉上始終帶著紅霞,直到兩人上桌吃飯仍未散去。

  “穎姐,你的臉好紅哦。

  ”“紅嗎?可……可能是天氣太熱,有點中暑了吧。

  ”李穎做賊心虛,吃飯時全程微微低著頭,目光躲藏,不敢與小宇對視。

  “那我先去給穎姐的 房間開好 空調,等下穎姐吃完飯進去,就特別涼快了。

  ”小宇離開餐桌,去到李穎的房間完成任務后又很快跑了出來。

  “對了穎姐,過幾天你買一個奶油蛋糕給我吃好不好?”小宇瞇著眼睛一臉微笑,好似在為剛剛的所作所為討要獎勵。

  “行,到時候穎姐買個大的,中午咱們就吃這個。

  ”李穎一口答應,但此時她的注意力并不在買奶油蛋糕上面。

  吃完飯,李穎回到房間、打開電腦。

  她打算再加會兒班,卻發現毫無頭緒。

  既然沒精力工作,李穎索性關燈睡覺,想著那就早點休息。

  但李穎躺床上翻來覆去了近一個小時,仍沒有一點睡意。

  她知道自己失眠了。

  過去只要想起小宇,李穎的第一反應是對方傻憨憨的模樣。

  可現在卻變成了那令她產生興奮感的肌肉與一張帥氣的面孔。

  無法進入夢鄉,李穎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小,小宇……”李穎對小宇好似毫無抵抗力,又是恍惚間的功夫,兩條白皙的藕臂便死死抱緊被子。

  體驗過后,李穎吐氣如蘭,這次還沒來得及回味,一股強烈的自責感便涌上心頭。

  “看來我要么得把注意力從小宇身上挪開,要么趕緊找個男朋友吧。

  ”李穎想著辦法,但短時間內找到意中人的概率微乎其微。

  至于把自己對于小宇的關注度降低,接下來的幾天里,李穎的確這么做了,與此同時她也在努力克服小宇對自己的吸引。

  但李穎怎么都沒想到的是,自己躲得越遠,便會越陷得越深……又是某天深夜,李穎正在電腦桌上敲打著鍵盤,以往周五晚上,她都會選擇通宵加班加點,然后第二天周末好好睡上一覺。

  但隨著 房間內的燈光瞬間消失、所有電器停止運轉–李穎知道,家里面忽然停電了。

  李穎向小區物業的值班人員詢問一番,得知對方也在緊急維修,大概兩個三小時后便能恢復用電。

  現在正是七八月處于最炎熱的季節,沒有了電,意味著也就沒有了空調。

  之前房間內保留下來的冷氣,肯定會在數分鐘內消散。

  “穎姐,我好熱……”原本小宇已經入睡,沒了空調,被熱醒的他一臉委屈地跑到李穎的房間。

  “小宇你先回床上躺著吧,小區暫時停了電,穎姐等下在旁邊用 扇子給你扇風,一樣很涼快的。

  ”沒了空調,只能用最普通的辦法。

  小宇聽了李穎的話,乖乖重新躺在床上,李穎在床頭柜里找到了一把扇子后坐在一旁,手上握著的扇子輕輕晃動。

  可室內的溫度實在太高,微小的風量壓根解決不了問題。

  “好熱……”扇子還沒搖多久,小宇便眉頭緊鎖,心情焦躁的他直接褪去了全身的衣物。

  “哎……”李穎頓時一陣錯愕,雖然房間里沒有燈光、視線一片昏暗,但隨著眼睛瞳孔放大,她依舊能夠看清楚。

  一瞬間,房間內好似變得更為炙熱起來,原本大腦十分清醒的李穎,注意力在被小宇牢牢吸引住過去后,臉蛋開始發燙,嬌軀也不受控制的自我扭動著。

  “嗯……”李穎雙眼迷離,貝齒咬著下唇,情不自禁的輕哼一聲,手上搖擺扇子的動作跟著逐漸變緩。

  這些天,李穎都在自我努力的克制,她選擇沉浸于工作,想讓公司那堆繁瑣的事情來麻痹自己。

  但此刻,李穎內心的抵觸情緒瞬間崩塌。

  “穎姐,我還是好熱,全身都是汗……”小宇喃喃自語的一句話,讓李穎從臆想中驚醒過來。

  “全是汗嗎?”李穎長吐一口氣,隨即油然而生的伸出手,感受著小宇的胸膛。

  小宇確實已經大汗淋漓,全身下上都沾滿了汗水。

  不過李穎沒有半點嫌棄的意思,對方(是男人就把她搞大)那肌肉飽實的力量,幾乎讓所有女人愛不釋手。

  “小宇,你先等一會兒,穎姐這去拿濕毛巾給你擦擦。

  ”李穎晃了晃腦袋,想讓自己時刻提起精神。

  室內熱氣沖天,不光是小宇,李穎的衣物也被香汗所浸透,導致領口重心下墜,使得美好的風景一覽無余。

  李穎心情雜亂的來到衛生間,她先用冷水洗了個臉,又馬不停蹄地拿著濕毛巾返回。

  看著此時床上毫無遮攔的小宇,李穎屏住呼吸,彎下腰開始擦拭。

  頸脖、鎖骨、胸肌、手臂……李穎咬著下唇,她的動作很快,同時也避開了一些特殊部位。

  可毛巾不去碰,眼睛卻能看見。

  “我……”單身數年的妖嬈女人,還是忍不住伸出了手……“叮……”不巧的是,李穎行動時,小區電力剛好恢復。

  回電后空調發出的刺耳聲,讓正精神緊繃的李穎全身一顫。

  幸好房間的燈光開關沒有打開,此時室內始終是漆黑一片。

  不然李穎得尷尬的無地自容。

  “呼……”緩緩地回過神,李穎長吐一口氣后下了床。

  “我剛剛究竟怎么了?怎么就……”李穎懊惱的責問自己,給小宇房間開好空調后,人也羞得迅速逃離了現場。

  睡裙已被汗水浸的不成樣子,李穎去到浴室開始沖洗。

  雖然關鍵時刻清醒下來、停住了手,但內心的期待感并未散去。

  李穎美眸變得通紅,腦中再次浮現出小宇的模樣。

  “不行,我必須控制住自己,不能再胡思亂想了!”李穎咬緊牙關,伸出手在自己雪白的大腿上狠狠地掐了一把。

  為了不讓自己墮落,李穎想用最直接的辦法來轉移注意力,可是劇烈的疼痛感并沒有撲滅李穎體內的火焰。

  李穎沒有猶豫,她又立刻將熱水器的開關打上。

  無動于衷的用冷水淋了近一個小時,李穎才從瑟瑟發抖的出了浴室。

  “趕快睡覺吧。

  ”吹好頭發的李穎躺在床上,她沒有蓋被子,并且把房間內的空調氣溫調至最低。

  通過一番痛苦的堅持,她渴望的心情才漸漸平復下來。

  在充滿涼意的環境內的確可以忘乎所以,但睡眠質量非常不好。

  第二天臨近中午,李穎從睡夢中醒來。

  她拖著渾渾噩噩的腦袋開始洗漱,不由得回想起昨晚事情的經過,心里面又是一陣尷尬與害羞。

  “對了,前幾天小宇說要吃奶油蛋糕,結果給忙忘了,等下就出去買。

  ”清洗完,李穎喝了杯牛奶,便在梳妝臺前打扮。

  李穎保養的很好,雖然已經31歲,但臉上完全沒有歲月的痕跡。

  極致的容顏,配個淡妝點綴,便是傾國傾城。

  緊接著,李穎從衣柜拿出白襯衫與包臀裙,最后搭上一條黑色絲襪。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