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ppornhob >

ppornhob



我用猛烈的速度作上下抽動,不斷刺激她柔嫩誘人的 秘處在我大力的開墾下,她的秘處開始一陣蠕動,花心里的嫩肉不斷的夾緊 馬老二

  我 用力 進攻著, 兒媳的下體有著非常強烈的反應,她嘴里冒出甜美的哼聲,胸前的山峰隨著我的動作不斷在空氣里滑過一道道劃線。

  看得我幾乎都要眼花繚亂的,爽感如潮水一般,朝我不斷的涌來。

  被我這一頓狂轟濫炸之下,她仰起頭露出雪白的脖子,秘處不斷的收縮著,張開嘴:“哦,我要來了……騷寶寶要高朝了……再快點……不要停啊……”嬌吟聲幾乎都 變成了帶著哭腔的哀求,看來兒子平日也沒怎么能滿足她。

  “來了……寶寶來了……”她長長的一聲吟叫,渾身的肌肉一下子繃緊,秘處也跟著緊緊收縮起來,夾得馬老二一陣說不出來的舒爽。

  我腦袋里突然閃過一個瘋狂的念頭……這么一個極品尤物既然嫁到我們家來,兒子不能完成的事情,我就來幫兒子!這瘋狂的念頭讓我更加的興奮,我伸出雙手抓住她雪白的雙腳,拉開一百八十度,馬老二連續進攻,汁液不斷被粗大的馬老二從秘處里擠壓出來,沿著那嬌嫩的縫隙里流到床上。

  不過我依舊沒有 感覺,常年沒有碰到 女人的馬老二就像是孫悟空的金箍棒,還在保持著它健碩的狀態。

  我大力的開墾著兒媳的秘處,想要把兒子沒有做好的工作給竭盡全力的完成。

  盡管兒媳現在已經全身軟綿綿的,但好像還有力量回應我的攻擊,翹臀挺高,迎合著我的攻擊而扭動著。

  “完了…… 爽死了……騷母狗爽死了……”在馬老二如打樁機般的進攻下,她發出也不知道是哭泣還是喜悅的聲音,小腹再次收縮,包圍著馬老二,用力向里吸引。

  “我不行了……要死了……你干死我了……爽死了……”我一手摟著她纖細的腰肢,一手揉著她的山峰,馬老二早已一片泥濘的秘處里,是越干越勇,越插越猛,用足了氣力,拼命的進攻,粗大的槍頭像雨打芭蕉一般,打擊在她的花心上。

  那種久違的噴射感終于來臨,我再也控制不住,閥門一開,開始猛烈噴射。

  當滾燙的子彈一噴進去,那敏感的花心深處又來了感覺,一股同樣炙熱的汁液再次從兒媳的花心里噴射出來,澆在槍頭上,讓我忍不住渾身一顫。

  發射完,我并沒有急著把馬老二退出來,依舊戀戀不舍的趴在兒媳的身上,緊緊的抱住她。

  我生怕這是一場夢,想要多存留一點回憶。

  原本只屬于兒子的女人此時正軟綿綿癱瘓在我的身下,全身上下布滿汗水,只剩胸部因呼吸而上下起伏著,眼睛由始至終都沒有睜開過。

  大概她也以為是夢吧。

  她雙手緊緊抱著我,就好像是我會跑(完美暗戀)了一樣,腦袋就這樣仰臥的我胸口上,下半身依舊和我的下半身緊緊貼在一起。

  我也伸出一手緊緊的抱著她滾燙的嬌軀,一手緩緩的輕撫她光滑的玉背。

  沒一會兒,我就聽到兒媳傳來平緩的呼吸聲,顯然是又睡著了。

  可是現在怎么辦我一時有些糾結起來,剛才的確是爽到了靈魂都要飛起,可是現在我卻有些為難起來。

  如果現在把兒媳叫醒的話,那我們剛才做的事情都全部都暴露出來。

  我摟著兒媳的嬌軀,久久也沒有睡著,等天邊露出魚肚白時,我就急忙起來,穿著衣服拿上手機就出去跑步。

  一直磨磨蹭蹭的到了天色大亮,不過臨回來時,我卻有些猶豫。

  萬一兒媳醒來發現她是在我的房間里那可怎么辦就在我糾結再三時,拿在手里的手機突然響了。

  我拿起來一看,發現居然是兒媳打來的電話,我的心里頓時一陣慌亂。

  難道是兒媳發現了昨晚的事情現在怎么辦我突然發現我的腦袋一時間變成了一團漿糊,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等到鈴聲響起的第二遍,我把心一狠,死就死!我狠下心來把電話接了進來,可是我卻不知道如何開口,難道是要坦白昨晚的事情不過我還沒開口,就聽到兒媳那熟悉的溫柔的聲音:“爸,你又出去跑步了嗎”我一下子愣住了,她居然沒有怪我還是說她……見到我不說話, 蘇琦又輕輕喊了一聲:“爸……”“哎,我出來跑步了。

  ”我急忙深吸兩口氣,然后小心翼翼的問道:“怎么了”“沒事,就是你回來的時候能不能帶點早餐回來”兒媳蘇琦的聲音里聽不出任何的不對勁,依舊還是平常里和我說話的那種語氣:“家里沒什么吃的了。

  ”“哦哦,我一會兒回去的時候帶些回去。

  ”我急忙應了一聲。

  心里卻始終沒有弄懂兒媳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輕柔的道:“那爸你早點回來吧。

  ”掛斷電話后,我再次忍不住胡思亂想起來,照理說,兒媳早上醒來發現不是在她的房間,應該也會想起什么的,可是現在卻好像沒事的人一樣。

  想了一會兒,也沒弄清楚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來還是回去一趟就知道了,我買了些早餐,一邊胡思亂想,一邊朝著回去的方向走。

  到了門口后,我竟突然有些緊張起來。

   大清早。

  少婦孟婉晴又開始渾身難受了。

  不到五點就醒了,從床上爬起,開始折騰起 丈夫王立群來。

  如狼似虎的年紀,需求極為旺盛,可哪知,丈夫沒幾下,就不行了。

  干巴巴的,渾身不是滋味,剛來了點感覺,丈夫就泄氣了。

  “哎,又不行……”孟婉晴眼神哀怨,媚眼如絲,望著丈夫,心底格外不是滋味。

  忍不住,她從抽屜里拿出了玩具,自我滿足了一番。

  感覺是有了,不過那種空虛感卻越來越強烈。

  她,多么希望能有一個威猛的男人,征服自己啊!她是一名師范大學的老師,外表端莊賢惠,可骨子里十分奔放。

  也許是玩的太嗨了,竟忘記了上班的時間。

  火急火燎的出門,連 小褲都忘記穿了。

  “終于趕上了。

  ”正值上班高峰期,人滿為患,好不容易關上門,孟婉晴被擠在角落里,貼著冰涼的 電梯,涼颼颼的,屁屁上來了一股寒意,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輕微的小摩擦讓她來了一點感覺。

  “嗯?怎么有種溫熱 東西戳著我?”還沒緩過神呢,孟婉晴感覺到后面有什么東西頂著自己,她本能的往旁邊挪了挪,卻沒想那東西也順著跟了過來。

  電梯很擁擠,她沒有躲閃的空間,隔著白色短裙,那東西片刻不離的戳著(老板和我在辦公室愛愛)自己。

  該不會?狹小的電梯空間,緊貼在自己身邊的男人,這讓孟婉晴立馬意識到,有色狼!正打算呵斥時,卻突然發現電梯反光鏡上那張熟悉的臉。

  那……那不是自己教的 黑人留學生 詹姆斯嗎?電梯色狼竟是自己的黑人學生!孟婉晴臉瞬間通紅起來,隔著單薄的白裙,被他拿東西頂著,恰好她又發現自己太匆忙,小褲也忘記穿了,這……這?腦子一陣混亂。

  呲呲……砰!一聲巨響,電梯強烈晃動,正運行的電梯突然戛然而止,陷入一片黑暗。

  狹小擁擠的電梯空間,人群開始慌亂起來。

  “停電了?”“什么破電梯啊,怎么總是出故障?”“快點打求救電話……靠,沒信號啊……”一陣嚷嚷中,孟婉晴突然到屁股上襲來一雙粗厚的手掌,幅度不大,手掌的 溫度順著屁股蔓延全身,大早上沒從丈夫那得到滿足的她,原本就燥熱的厲害,突然更想體驗一番這厚實的溫度。

  這,偷偷摸她的人可是自己的黑人學生啊!可被他這么一摸,怎么就那么舒服呢?真的羞死人了!面對這香氣逼人的女人,被摸得一點抗拒都沒,電梯里又是一片漆黑,詹姆斯膽子慢慢大了起來,手順著裙擺往下摸去,伸到了里面。

  竟是一片荒蕪,暢通無阻……因為小褲沒穿,詹姆斯一手……“我靠,這女的真奔放,出門都不穿……”詹姆斯在后面猛地吞了口口水,想著方才見到的那張修長嫩白的大美腿,如果能抱著肆無忌憚的弄一次,那真的是爽死了。

  當然,詹姆斯對電梯上偷摸這種事情早已輕車熟路,他深知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更何況這次的“獵物”還蠻聽話。

  孟婉晴感覺到對方貼著自己屁股的手,指尖熟練的活動起來。

  “嗯!”孟婉晴皺著眉頭,渾身一個哆嗦,那手指很順溜的就進去了。

  “啊!”她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敢發出聲音。

  不行,不能再這么讓詹姆斯繼續下去了,她怎么能做出對不起自己丈夫的事情呢?可,可是這黑人的手法真的是爽啊,沒兩下,她身子就有點發軟。

  強烈的羞恥感涌上心頭。

  低著頭,身體情不自禁的來了感覺,跟丈夫結婚二十年來,她還從未體驗過竟還有如此厲害的指法。

  詹姆斯感覺到面前女人身體在顫抖,心底不禁一陣冷笑。

  “這女人,反應可真不小啊,以前可從來沒遇見過,就這么兩下,就成這樣了……”他猥瑣邪笑,瞅著電梯一片黑暗,這女人又沒抗拒,豈不是天賜良機。

  想到這,他邪惡的將自己褲衩的拉鏈給解開。

  呼……孟婉晴的裙擺很短,單薄,明顯感覺到里面的溫度提升了幾分,她很快意識到,這個黑人留學生肯定是將褲襠的拉鏈解開了。

  孟婉晴前幾日還看過歐美小電影,黑人的那兒,恐怖的無法想象。

  那東西就這么貼在自己后面,似乎只要自己稍微動兩下,就能進入。

  此時的孟婉晴腦子一片混亂,竟想嘗試這黑人的厲害,哪怕她是自己的學生。

  詹姆斯一直在控制,不斷的在后面對女人屁股磨蹭。

  他輕輕掀開裙擺,彎腰的同時,假裝腳沒站穩,往前一頂,竟直接竄了進去。

  “唔……”突然被毫無阻攔的闖入,孟婉晴渾身一漲,忍不住發出了絲絲嗚咽。

  身體竟感覺到強烈的暢爽,舒服感,竟本能的想要去迎合,但僅存的理智提醒她,身后的人,可是自己的學生詹姆斯啊!她咬著粉嫩的紅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只是詹姆斯只是輕輕的往前一動,孟婉晴就徹底失了力氣,腳底都軟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