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啪 啪 研習 所 >

啪 啪 研習 所



最美的青春給了他,他卻是個懦夫! 和他在大學時認識,一開始是他追求我的,說我的眼睛特別美,像宮澤里惠和李嘉欣的結合體,還說他是最幸福的 男人,女友擁有兩個跨國美女的特質。

  他從來是那樣油腔滑調,我就是喜歡,這也是我性格上的弱點,只要是我喜歡的,他有什么缺點我都包容。

  我的大問題是性急,無法等待,也有點火爆和不安分。

  我有白羊座的火爆性格和野心勃勃,工作狂,喜歡挑戰,好勝自大;他是典型的射手座,放蕩不羈,心里永遠只有自己,不會為別人改變。

  結果,我和他經常在小事情上鬧翻,誰都不肯相讓。

  話雖如此,他其實對 我也算不錯,是我脾氣大,忍受不了他優柔寡斷的性格,戀愛七年,鬧過十次分手,而 父母給我的壓力也是分手的關鍵。

  他們不喜歡他,他們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我身上,希望 我能把戀愛和婚姻分得開,說世事無完美。

   父母人緣好關系多,選中一個高干子弟,富有,有前(兒童益智故事)途,我現在薪資豐厚的工作也是當年他們安排的。

  老實說,我很感謝他們的幫助。

  那個高干兒子也蠻喜歡我的,他追了我五年,我也拖了他五年,就因為初戀拖著我。

   我和初戀很相愛,只是他從不想確認,從不修補和我父母的差勁關系,事業沒有大成就,雖然在重點中學有個好的教職,可是他的牛脾氣和沒有關系的條件,永遠也無望升到副校長一職。

  在我的事業正穩步上升時,他卻停滯不前。

  我要到上海工作兩年,我心想讓他留住我,可理性卻不愿意,知道他沒有條件留住我,除了愛一無所有。

  愛,到底值多少?我愛他,卻不愿意和他過日子,想到這里也有點慚愧。

  就這樣我和他分開了,選擇了那個高干兒子,把心一橫報復他未能給我帶來幸福的生活。

  我把最美好的青春留給了他,他卻沒有 為我好好努力。

  他是個懦夫!新婚的晚上,我和 老公一邊做愛一邊想著擁抱初戀的 身體,邊做邊流淚。

  第二天忍不住發了一個短信給他,說我恨透他,希望他快死!他沒有回我,叫我更忘不掉他。

  可我能做到的,只是重返他的心,偷偷地和他抓住毫無保證兼受詛咒的歡樂,卻無法回到他身邊。

  他無能力滿足我,我也無法承擔他。

  活在一起,從前和現在都是沒有可能的沉重。

   婚后兩年我和老公回北京再遇見他。

  與其說是重遇,不如說是我忍不住到他家附近找他。

  他瘦了一圈,長了胡子,像成熟了的張學友,卻比以前更打動我。

  是什么打動我我不清楚,大概也有點內疚,說到底是我嫌棄他,他雖然沒有說什么,但我知道他一直在等我。

  我問他為什么還不結婚,他說:“你知道我不是結婚的男人,所以你才不要我吧?我除了你,沒有愛過其他人。

  ”聽著我的淚水忍不住爆發了,為什么他要這樣對我?在我已努力把他忘記的時候。

  他問我快樂嗎?我大聲答:“我快樂到快死!”卻撲到他懷里痛哭了一分鐘。

  那個晚上,我和他在一起,我背叛了老公,卻忠貞于愛情。

  我很矛盾,難道老天要作弄我?為什么除了在愛和性上我和初戀可以共度最幸福的時光,偏偏在生活上無法配合呢?這是我生命中最大的遺憾。

  可我能做到的,只是重返他的心,偷偷地和他抓住毫無保證兼受詛咒的歡樂,卻無法回到他身邊。

  他無能力滿足我,我也無法承擔他。

  活在一起,從前和現在都是沒有希望的沉重。

  就這樣,我開始了背著老公和初戀情人偷歡的日子。

   活得沉重又欲罷不能和初戀的地下情已經一年,我是專門在老公出差的時候和他暗往,通常都是去他家過夜,有時甚至帶他到青島或杭州等地制造度蜜月的恩愛,也為他做過一次人工流產。

  那次他陪我專程到另一個城市的醫院,因為怕被熟人碰上,我老公的人際關系很廣泛,真的很怕惹上麻煩。

  他在門外守候,說聽到我叫,心痛得要死,發誓要對我很好,照顧我,我事后也痛入心底,說:“你當初要是肯為我努力一點,我們現在便可以有個小寶寶了,都是你害的,你是個懦夫!”我知道我傷害了他,可他又何嘗不是在傷害我?我們抱頭痛哭了一個下午,黃昏回北京,抱著身心的痛再度扮演陌路人。

  不妙的是,老公開始查我的行蹤了,因為有人打了小報告,該是暗戀他的年輕女秘書。

  我也查她和老公,看他們是否清白。

  女人愛搞小動作,我也不是好惹的。

  最終我運用了權力和招數,令老公內疚地把她辭退了,他還覺得對不起我。

  我心里極度難受,每次偷情,每次都負疚,也十分提心吊膽。

  對老公,我是千不該萬不該,也不想被老公發現,一來怕承受不起將要面對的風暴,二來不想傷害他,畢竟他是個很好的男人,很愛我,為我做什么都愿意。

  我自責得要死!我就是搞不清,我和初戀的愛那么真摯純粹,不應有罪啊,我和他的愛是命定的,這也是天意啊,難道有錯嗎?在道德和真愛的邊緣徘徊,我活得沉重又欲罷不能,沒了情人活不下去,沒了老公又一事無成,多么失敗的女人,不是嗎?請你告訴我,我還有什么出路呢? 素黑心性治療:Sabina像國內很多時下的都市女性,擁有高學歷,追求個人事業、成就和婚姻,祈望同時抓緊理想的愛情,物質欲, 名利欲,情欲,性欲,實際,貪心,利欲分心,欠缺安全感,寧愿靠上一代搭通關系支配婚姻,犧牲較純粹的愛情。

  在爭取經濟和愛欲自主的沖突下妥協,可心性上卻空虛幼稚,未能成熟自處,自欺欺人,自制心理傷口。

  背叛是道德的,愛是非道德的,這個正是Sabina最大的情感臨界點。

  她最大的問題是無法平衡名利需求和感情需求的矛盾,她曾經和現在放在生命第一位的都不是愛情,最先拋棄愛的是她。

  捫心自問,到底是誰最先放棄愛,奔向名利的門口?對舊愛抱愧,卻同時制造新一重道德罪咎:背叛了老公。

  Sabina是自私的,她沉迷于愛欲的彌補,其實只是為補償自己的貪念,而非真正對舊愛歉疚。

  她又利用權力和關系辭退了有潛質勾引她老公的女秘書,是以小人之心處決還未發生的不忠,可自己卻享受著偷情的快感。

  難怪,她的心理無法平衡,時刻活在不安和內疚的陰影中,這對她是折磨。

  她可以做的,是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任,停止和舊愛交往,因為她既然不可能跟他過日子,沉淪在愛欲關系中只會更失向,更內疚,也無法從容享受每刻的溫存。

  路是自己選的,選了便要稱職地走下去,學習承擔愛的責任。

  愛并不只是吃飯做愛,也要付出和負責,愛壞了,跟天意無關。

  說實在的這種女人真是可笑至極,從頭到尾都只是在贊美自己,卻不顧慮別人的感受,傷害了兩個好男人 這個時候,她想起了自己的 女兒,知道不能再繼續下去了,趕緊拍怕打屁股上的兩只手,想要把陳軍推開。

   別……不行……她慌亂的做出反抗。

   誰知道陳軍竟然非常霸道,在她推拒的空擋,瞅準機會,俯下腦袋直接親了過來。

   陳雪沒料到這一幕,被親了個正著,腦海中轟然響起一聲炸雷,空白一片。

   她無論如何也沒想到,陳軍竟然會這么大膽! 陳雪想要推開掙扎,可力量懸殊根本動彈不得,只能被肆意輕薄,臀部上作怪的手也有一只轉移了陣地,侵犯起她的飽滿,雙管齊下的進攻她那的兩處敏感部位。

   一開始,陳雪還能推搡兩下,但漸漸地,在陳軍的親吻之下,敏感的身體逐漸有了反應,全身燥熱,癱軟無力。

   強行吻了大概兩分鐘,陳軍終于放開 吳雪被蹂躪的微微紅腫的嘴唇,轉到雪白的脖頸上。

   這里是女人的敏感帶,在被侵犯的同時,吳雪就受不了了,謹守的理智被擊潰,那兒竟然有了潮濕反應的跡象,環抱住男人的腰背,無意識的亂摸亂抓。

   她已經不想反抗了,多年的寂寞在這一刻瓦解崩塌,她想要得到滿足,用男人來填補自己的空虛。

   曖昧的情緒到了一個頂峰,她開始給予回應。

   嗯……啊…… 動人的旖旎不停從她口中傳出。

   這是最好的興奮藥劑,讓陳軍變得越來越興奮,那兒也早已有了反應,把褲子頂起一個帳篷,繼續往前,貼頂在女人身上。

   而吳雪在感受到小腹上的火熱后,直接被徹底擊潰,她紅著臉,動情的說道:小軍……來吧……我想要…… 話音剛落,陳軍便得到指令一般,紅著眼睛,氣喘如牛的開始扒吳雪的衣服。

   兩人都已經做好了翻云覆雨的準備…… 吳雪濕透的 小褲被陳軍扔在一旁,他抱起吳雪的腿,剛調整好姿勢,準備一鼓作氣沖進去的時候,突然傳來了門鈴的聲音。

   吳雪亂成漿糊的腦袋終于清醒了過來,知道是自己女兒回來了。

  她一把推開陳軍,手腳發軟的沖進了屋內。

   陳軍的昂揚沖天指著,剛才差一點兒就進到吳雪那兒了,現在得不到疏解,很是難受。

   陳軍,快 開門!我沒帶鑰匙! 瑤瑤的聲音響起,伴隨著急促的敲門聲。

   陳軍將現場收拾好,把吳雪遺落在一旁的小褲裝進口袋,這才慢悠悠的去開門。

   你干嘛啊,這么慢!瑤瑤抱著快遞進來,一眼就看到了陳軍正精神著的部位。

   她臉兒不禁一紅:昨晚上不是才弄過嗎? 又想要了。

  陳軍低笑一聲,一把將瑤瑤抱起來,進到了屋內。

   吳雪聽到旁邊的門鎖上的聲音,這才偷偷的開門出來。

   剛才兩人胡鬧的地方已經沒有半點兒痕跡,連扔在一旁的小褲都不見了蹤影。

   陳軍拿走了嗎…… 啊……女兒的聲音透過門板傳出來,吳雪的 身子頓時僵硬在原地。

   自己剛才真是被豬油蒙了心,陳軍是自己女兒的男朋友啊,自己怎么……怎么可以動心思呢…… 這不,瑤瑤一回來,陳軍就抱著她翻云覆雨去了,根本不管空虛寂寞的自己。

   吳雪嘆了一口氣,但是聽著女兒越發興奮的叫聲,不禁身體又來了感覺,手指不自覺的往下伸去。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吳雪的身子癱軟下去,臉上布滿 紅暈

   今天陳軍似乎很有興致,拉著瑤瑤來了四次才算停歇,吳雪就在門外,控制著自己不發出聲音。

   瑤瑤累的很,不一會兒就睡著了。

  陳軍一出門,低頭看到門口有處地板濕潤不堪。

  陳軍眼珠一轉,微笑著走進了衛生間。

   衛生間空無一人,陳軍就坐在里面等著。

  不一會兒,果然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吳雪推門進來,和陳軍打了照面! 呀!吳雪控制不住的驚呼了一聲,在看到陳軍手里的,屬于自己的小褲的時候,臉蛋浮起一抹紅暈,剛壓制下去的感覺又翻涌上來了! 小軍,你……吳雪舔舔唇,雙眼迷蒙:你在這兒干什么? 等 伯母啊。

  陳軍笑著,將手上的東西舉起來:伯母的小褲忘在我這里了。

  我要還給你才對啊。

   小褲上濕透的痕跡明顯的很,吳雪現在沒有穿,感覺涼嗖嗖的,內心卻更加火熱了。

   伯母,我給您穿上好不好? 陳軍還是膽大包天,但是吳雪拒絕不了。

  她的身體極度渴求著眼前這個男孩的愛撫和攻擊,所以她默認了。

   陳軍將她抱起來放到洗衣機上,伸手一摸,吳雪身子一顫,嬰嚀了一聲(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

   陳軍看著手上的透明,便笑道:伯母,怎么這么濕? 吳雪臉蛋透紅,眼中波光流轉,看的陳軍幾乎呆了。

   吳雪的玉腿緩慢的抬起,高蹺在洗衣機上。

  睡裙在姿勢的關系下,滑到腿間,露出了…… 陳軍看的癡了。

  沒想到伯母除了身體猶如少女一般,連那里都…… 吳雪根本不像是生過孩子的,像是未經人事的少女! 陳軍興奮的不行,他抬起吳雪的一條腿,將小褲套在白玉般的腳踝上,雙眼放肆地往那盯了過去。

   恩…… 吳雪又害羞又興奮,臉蛋滿是紅暈。

  她渴望著與眼前的這個男孩快些共赴巫山,所以故意抬腿:小軍…… 陳軍剛和瑤瑤大戰四回合,但是現在看到吳雪這樣,陳軍的昂揚又揭竿而起。

   呀,好可怕……吳雪小小的驚呼了一聲,覺得自己更加空虛了。

   之前在地板上的那次,吳雪根本沒有看到過蘇醒的巨物,便被回家的瑤瑤打斷了好事。

  現在親眼所見,不禁雙眼迷蒙,內心滿是渴求。

   ??陳軍一看到雙眼含春的吳雪就有些忍受不住。

  他怒吼一聲,竟然直接將嘴唇埋了下去! ??吳雪驚喘,身子劇烈的顫抖起來。

  她沒想到陳軍竟然可以做到這種地步,猶如海浪一般的感覺幾乎將她淹沒! ??吳雪咬著嘴唇,雙眼含淚,就像是點點星光。

   ??陳軍很年輕,帶著年輕人特有的沖勁。

  他的進攻非常兇猛…… ??嗯……吳雪忍得很是辛苦。

  她亂成一團的腦子還沒忘記自己的女兒就睡在隔壁,甚至在不久之前才剛和眼前的男人翻云覆雨過! ??吳雪心中滿是刺激感,既害怕女兒醒來發現他們兩個的關系,又怕自己會沉淪在這種感覺里面,到最后淪落到和女兒搶男朋友的地步! ??但是現在,她已經顧不上那么多了。

  陳軍的動作仿佛帶有魔法一般,讓她直直的飛向天堂,沉淪于此! ??伯母,舒服嗎?陳軍低低的笑了。

  他的大手攀上玉峰,看著吳雪美麗的模樣,一把將自己的褲子扯下來:伯母,你舒服了,我這里可是難受的很啊…… ??吳雪低頭一看,頓時嚇得瞪大了眼睛。

  陳軍的昂揚正精神的和她打著招呼,吳雪的身子頓時軟了:怎么這么大…… ??不大怎么讓伯母高興呢?陳軍壞笑,將吳雪的小手放在上面:伯母也讓我高興高興吧。

   ??吳雪并不是不經人事的小姑娘,陳軍的意思她明白,能取悅陳軍的方法也是無師自通。

   ? ??陳軍沒想到伯母竟然會這樣,內心更加歡喜,想要和吳雪結合的想法更加強烈。

  他一把拽起吳雪,將她放到洗衣機上,調整好姿勢就準備直沖而入! 不過她清醒沒多久,就又迷醉了。

   ??洗衣機開啟后伴隨著高頻率的顫動,吳雪坐在上面,整個身子也隨之顫動。

   ??而陳軍抵在吳雪泥濘之地的昂揚則隨著兩人的動作不停的摩擦著,給兩人帶來了難以言喻的快樂! 吳雪快要瘋了。

  她已經被這感覺折磨的忍受不了了。

  她不禁開口催促道:小軍,進來吧,我想要…… 被吳雪這么直白的話語一激,陳軍也受不住了。

  他手臂上青筋暴起,正準備好好享受一番之時…… 恩?廁所有人嗎?門外傳來瑤瑤迷迷糊糊的聲音:小軍?你在里面嗎? 瑤瑤竟然醒了?! 吳雪嚇了一跳,意識陡然清醒大半。

  她推拒著陳軍,臉色焦急:瑤瑤在外面…… 可惜陳軍箭在弦上,他不發出來就要憋死了。

  他只能裝作聽不見,后腰發力,長驅直入! 唔……吳雪仰起頭,雪白的脖頸上布滿紅暈,勾勒出完美的線條。

   吳雪沒想到陳軍竟然會這么瘋狂,瑤瑤就在門外還這么放肆,要是被發現了,該怎么辦啊! 奇怪,門怎么鎖了?瑤瑤在門外自言自語:難道里面沒人? 吳雪在陳軍兇猛的進攻下已經潰不成軍,一邊聽著女兒在門外的話語,一邊隨著陳軍在海浪里隨波逐流。

   門外傳來一陣鑰匙的碰撞聲,清脆的很。

  陳軍估計也不想讓女朋友發現自己和吳雪的事情,所以急促的進攻了幾次之后就抽出來說:伯母,你幫忙攔一下瑤瑤吧。

   吳雪眉眼含春,看起來誘人極了。

  如果不是時機不對,陳軍怎么說也要將她徹底的拆吃入腹! 就在瑤瑤拿著鑰匙準備開門的前一刻,吳雪清了清嗓子,說道:我在里面,你干什么? 吳雪和自己女兒關系一向很緊張,瑤瑤并不親近和喜歡自己的母親。

  一聽到母親的聲音在里面響起,她頓時放下了鑰匙,不再開門:你見陳軍了沒有? 沒……啊,沒有。

  吳雪喘息著,一只手緊緊的抓住陳軍作亂的手指。

   瑤瑤不疑有他,徑直走了。

  廁所里只剩下陳軍和吳雪兩個人,但是被瑤瑤一打斷,之前的氣氛和感覺都沒有了。

   吳雪雖然還想繼續,但是羞于開口,最終還是推開了陳軍,將那條小褲褲穿戴好。

   陳軍無奈又可惜的親吻了吳雪一口:今晚上,你愿意等我嗎? 晚上……吳雪的臉上又是一片紅暈。

   剛才的淺嘗即止讓吳雪分外不滿足,看來陳軍也是一樣的。

  她心里癢癢的,在心中想法的趨勢下,她微微的點了頭。

   陳軍掏出手機發送了一條消息,不一會兒便聽見門外傳來了大門開啟又關閉的聲音。

   好了,我讓瑤瑤出門了,我們出去吧。

  陳軍打開門:一直在廁所,氣味挺不好的。

   吳雪直到回到屋內還是反應不過來剛才的事情。

  她竟然真的和陳軍一起做了那檔子事?和一個小了一輪的,年輕帥氣的小伙子? 剛才的感覺太過美好,吳雪甚至有點枯木逢甘霖的感激。

  但是時間太過于短小,吳雪沒有完全感受到快樂,就被迫結束了。

   啊……好像要再來一次啊…… 吳雪躺在床上,越想越覺得空虛,不由得用手指撫慰了自己。

   不知過了多久,在身體一陣痙攣后,吳雪長舒了一口氣,看著滿手的黏膩,苦笑一聲,起身去廁所沖洗干凈。

   陳軍不知何時也出門去了,整個家里只剩下吳雪一人。

  吳雪打開冰箱門一看,里面的食材寥寥無幾,是時候補充食材了。

   吳雪嘆了一口氣,將身上的睡裙換掉,簡單的收拾了一下便出了門。

   正好不遠處有一家新開的大型超市,去那邊采購一些食材,做一頓豐盛的晚餐也不錯。

   咦?吳雪老師? 驚喜的聲音從背后響起,吳雪轉過頭去看,是自己瑜伽班的學員。

   作為為數不多的男學員,鄭曉東可謂是學的最認真的一個,下課還經常請教問題和瑜伽姿勢,讓吳雪有很深的印象。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