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動畫 繼母 >

動畫 繼母



“好,那你幫我整理一下,但是你要快點,我要回家了。

  ”小 女人這樣說的時候,語氣帶了一些急躁,可是她不知道,既然要給她整理衣服,那就要慢慢的一點一點的給她整理干凈,整理明白。

  “你那么著急干什么,你要是不把衣服整理好的話,你老公看到了 肯定也會好奇,你為什么衣服亂亂的。

  ”她想了想,確實是這個道理,便走到他的身邊,讓他幫自己整理一下衣服。

  “那你盡量幫我整理一下,一會兒我快點跑回去。

  ” 聽到滿意的回答后,老周心里很開心,沒想到眼前這個小女人竟然這么天真,自己說什么她就信什么。

  想到這里,既然眼前這個小女人這么聽話,那么以后,就可以讓她做自己想做,并且讓他舒服的 事情

  “你過來一下。

  ”老周這樣想著的時候對著他揮了揮手,讓她抓緊過來,不要在那里墨跡。

  不知道現在都已經要走了,她讓自己過去還有什么事情,而且她現在非常的著急,擔心自己的老公找自己。

  “你能不能不要再為難我了,有什么事情抓緊跟我說明白,我要走了,要是再不走的話,我老公真的要找不到我了。

  ” 孫萌這樣說的時候非常的著急,就怕自己回去晚了,她老公會發脾氣,雖然她老公沒有多大的本事,可是他的脾氣特別的大,每一次不順他心意的時候他就會發脾氣。

  “我讓你過來你就過來拿來的,那么多廢話。

  ”看到她在那里默默唧唧的時候,老周很生氣。

  “我這不是過來了,有什么話你就跟我吩咐吧,只要我能做到的,我肯定會去做的,但是在此之前能不能不要再為難我了。

  ”看到她一副大義稟然的樣子,就像是去執行死刑一樣,一點都不害怕。

  “忍不住的從心里笑了,這種人特別的好玩兒,也特別的搞笑。

  ”這樣想著的時候,他心里也放心了不少。

  “你說我叫你過來能干嘛,當然是感受一下你的存在。

  ”說完以后,沒有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親吻上了她的嘴。

  感覺眼前這個小女人的小嘴吧,就像是旺仔QQ糖一樣,軟軟的,特別彈。

  讓老周有一種愛不釋手的感覺,可以沒有辦法,如果自己再不把她放開的話,這個女人可能就要瘋了。

  這樣想的時候,他便把這個女人放開了,總有一天,這個女人一定會心甘情愿的為自己做任何事情。

  “我現在讓你回去,但是有一件事情你必須要答應我,如果你回去以后,就不做我跟你說的事情,那么后果你自己知道。

  ”孫萌記得他這樣說的實話,心里也很郁悶,因為自己剛才的時候確實很舒服,她很想繼續下去,可是她心里還有一絲的理智,如果以后有時間的話,她想可能絕對會來這里的。

  “好,我答應你我肯定會做到的,如果我做不到的話,你以后再找我。

  ”說完這句話,她就離開了這里,當他離開的時候,他的背影深深地落入老周的眼里。

  “你放心好了,到嘴的鴨子絕對不會飛了。

  ”老周心里很信任那個女生,她一定會過來的,因為她的腰也沒好,她四處也不舒服,如果不過來的話,方圓百里沒有人能給她治得了。

  剛剛解脫的孫萌看到身后的小屋子,不由得松了一口氣,如果自己一直在那里的話,肯定會淪陷下去的,到時候她真的沒有辦法跟她老公解釋,可能那個時候她就成為全村的笑柄。

  孫萌離開你后,老周也沒有事情要做,反正現在也是閑著,要不然去河邊兒休息一下,可以看看有沒有魚, 釣魚也行好的。

  只要醒著的時候,他就自己照去做了。

  反正一個人生活就是這樣,非常的自在悠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奇了怪了,我的東西為什么找不到了,什(姐弟亂性)么東西都沒有,我怎么釣魚。

  ”他今天剛想要去找 魚竿的時候,卻發現魚竿不知道什么時候被別人拿走了,自己為什么以前從來不知道。

  碰巧這個時候有人過來敲門,老周雖然心里疑惑,但還是先去迎接客人。

  “周先生,真的非常抱歉,我知道你現在肯定很生氣,是不是在找魚竿,結果沒有找到。

  ”聽到對方這樣說的時候,他心里非常的好奇,沒有想到,這個人竟然會算,因為自己剛剛才去找魚竿,為什么他就現在知道了。

  只看到對方緊接著去解釋說;“我們跟你說一件事情,你千萬不要生氣,當時我來找你的時候你沒有在家,然后看到那個魚竿就放在那里,我就拿走了,你要是介意的話我給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諒我。

  ”想不明白這個人為什么這么客氣,但是她怎么知道自己會有魚竿的,而且她是怎么來的。

  “你還沒有告訴過我你是誰,你怎么知道我會有魚竿,而且你怎么知道我的魚竿放在哪里,要知道,這所有的地方,都沒有人知道我會釣魚。

  ”聽到他這樣說的時候,女孩非常認真地對他說:“ 我爺爺跟我說的,他說你就喜歡吃這一口新鮮的魚,所以你家里就非常的魚竿,我當時 我也不知道哪一個魚竿好用,就全部拿走了。

  ”恍然大悟般的明白了所有的事情,原來都怪那個老頭子要不然的話自己的魚缸,怎么可能被眼前這個 小姑娘帶走。

  “好的,我知道了,那你把魚竿放在這里吧,然后就回去,有什么事情再過來跟我說,但是你要記住,以后拿我東西的時候,一定要跟我提前說一聲,不要這樣。

  ”小女孩很開心的點了點頭,能有東西用也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可是她不知道怎么說,非常的猶豫,不知道怎么樣開口。

  早就在社會上混過很久的老周,當然明白眼前這個小姑娘有事所求,要不然她也不可能,在自己讓她離開的時候,她自己還在這里站著。

  看著眼前這個小姑娘,不忍心欺負她,就問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是這樣的,大伯,今天我們去釣魚的時候,我一不小心把腰扭到了,你能不能幫我看一下。

  ”沒有想到,這個時候又來了一個扭到腰的女人,只不過這個女人的身材有一些差勁,要前沒前,要后沒后。

  心里便不想對這種女人有任何的好感,也不想碰她。

  “要不然你出去看看吧,我也不會看小孩兒的么,你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話我再幫你看,我就只會 推拿,其他的東西我也不會。

  ”聽到老周拒絕。

  以前的那個小姑娘都快急哭了。

  看到眼前這個小姑娘可憐兮兮的樣子,老周也不想再去拒絕他了,就問她傷到哪里了,有什么事情跟自己說一下,如果自己能夠幫上忙的話,肯定會幫忙的。

  原本還可憐兮兮的小姑娘,聽到老周這樣說的時候,瞬間放晴了。

  很開心的說:“我就這里很疼,只要一碰就非常疼,我爺爺跟我說你會推拿,只要你過來推拿一下我就好了。

  ”老周有時候都不知道他爺爺為什么這么厲害,自己說啥他就信啥。

  當初他們兩個人一起釣魚的時候,自己跟她吹牛逼,他如今一字不落,全部交給了她的孫女。

  “你以后別相信你爺爺說的話,他有很多話都是騙人的,我雖然會推拿,可我沒有專門的學過。

  ”只看到她緊接著嘟嘟的嘴巴。

  表現出一副不情愿的樣子。

  “我爺爺不會騙我的,你剛才給我推拿的時候確實很幸福,我知道你肯定有辦法把我的腰治好,要知道我現在太疼了,我都不敢動。

  ”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小姑娘一開始還正常的說話,現在竟然撒起嬌來了,讓一個大男人實在無計可施。

  “我到現在都不認識,你先跟我說你叫什么名字,好讓我認識認識你。

  ”她清了清自己的嗓音,非常認真地說:“你好,我叫周子越,現在在這里當一名普通的人,沒有上學,因為我家里沒有錢,但是我會釣魚,我也會放牛。

  ”聽到周子越這么說的時候,老周沒有忍住笑了出來,什么叫做會釣魚也會放牛,難道她不會做其他的事情了嗎?“那你過來找我,只是因為推拿,沒有其他的事情嗎?”周子越非常郁悶,因為爺爺讓自己過來學習推拿,以后也有一個一技之長,到時候她也不會餓死,也不像現在一樣,她什么都不會,一問三不知,問啥啥不懂。

  “你有什么事情跟我說就行,不用在這里客氣,我是一個非常爽快的人。

  ”老周在這樣說的時候也是往里面看了看,也不知道這個女人的身材怎么樣,如果說真的是干癟的話,一點意思都沒有。

  可能是猜到了老周的想法,他瞬間把自己的外套脫了,露出了自己豐富有線的身材。

  “我的身材就是這樣的,我知道你剛才肯定好奇,但是現在我把它全部展露出來。

  ”老周有一些羞澀,沒有想到他這么大年紀了,竟然會被一個二十歲的小姑娘弄得這樣。

  “我沒有這個想法,你抓緊去看一下自己哪里不好,我幫你推拿一下,如果行了的話就抓緊離開這里,不要在這里了,你還小,這里不適合你呆著。

  ”如果這是陌生人家的孩子,自己一定不會這么簡單的放過她,可是她是自己朋友的孫女,如果自己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那他們兩個人之間的關系就會因此破裂。

  聽到老周這樣說,那個小姑娘緊接著就哭了起來,眼淚來得特別快。

  “你是不是嫌棄我,覺得我一些事情做得不好,所以才把我趕走,你放心好了,你給我兩天的試用期,如果這兩天之內我做的事情你不滿意的話,你什么時候想讓我走,我就什么時候走。

  ”這并不是說讓她留在這里,還是讓她離開這里的問題,而是說如果她一直在這里的話,自己以后怎么和別人在一起,吃別人的豆腐,占別人的便宜。

  “你好好聽我一句勸,如果你要學推拿的話不適合你,你手上的力量沒有那么大,所以你先回家,有什么事情,跟你爺爺商量好了以后,再做決定。

  ”聽到老周這樣說的時候,周子越理直氣壯地回答說:“這件事情就是我爺爺答應的,如果我爺爺不答應的話,我也不可能來這里,我也不知道您是這里的,也不可能把魚竿送到你這里來。

  ”老周真的非常頭疼,他不知道眼前這個小姑娘應該怎樣解決,她為什么這么纏人。

  “好,那你先留在這里,如果我覺得不滿意的話,你隨時離開。

  ”最后實在沒辦法了,就讓她先在這里試試,如果可以的話,就讓她一直待下去,如果不可以的話,自己在想辦法讓她離開這里,反正不能讓她一直陪在自己的身邊,這樣的話會影響自己以后的事情。

  “好,我真的太感謝你了,現在我們能一起推拿了嗎,我現在要非常的疼,而且也還有其他的想法。

  ”小姑娘說到這里的時候,就像是一朵含羞待放的花骨朵一樣,特別的嬌羞,特別的令人向往。

  “你是哪里不舒服嗎,為什么看你臉這么紅。

  ”聽到他這樣說的時候,自己心里有一些無奈,不知道應該怎樣回答,她臉一點都不紅,只不過她不知道應該怎樣去說而已。

  自己仔細的想了想,既然說不出口,那就用實際行動去證明吧。

  她慢慢的把自己的上衣脫了下來,然后露出了有料的上半身。

  “你為什么要這樣吃驚的看著我,不是都說要是推拿的話就要把衣服脫掉嗎,可是我脫掉衣服以后你為什么要這樣看著我,是因為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嗎?”如果說她都已經做到這樣了,老周還不明白的話,那他真的是一個傻子了,明顯的她是在勾引自己,可是自己怎么可能對自己的朋友的家人下手呢。

  “你要干什么,其實不用全部脫掉,留下一部分也可以。

  ”不過他眼睛還是直勾勾的,看著眼前這個女人的身材,如果說和孫萌相比的話,他的身材還是有一些差的,可是剛剛好的尺度,讓他非常的喜歡。

  “我就想要全部脫掉,我怕你把我的衣服給我弄臟了,我就只有這一身衣服了,如果臟了的話我就沒得穿了。

  ”感覺眼前這個女人明里,暗里都在暗示自己要跟她發生關系,可是這怎么可能呢。

  “你不用再想這件事情,我是不可能做違背道德的事情,抓緊把衣服穿好。

  ”聽到老周一本正經這樣說的時候,眼前這一個小姑娘大聲的反駁他說:“你就是一個大騙子,剛才你們兩個人在屋里發生的事情我都聽到了,你和那個姐姐說的話我也都聽到了,如果你要是不按照剛才的事情那樣做的話,我肯定會跟我爺爺說,到時候全村的人都會知道你是一個什么樣的醫生。

  ”聽她這么憤懣的聲音,周伯終于明白她為什么要這樣做了,原來是因為有自己的把柄。

  “你和他并不一樣,如果說你們兩個人一樣的話,我也可能對你做同樣的事情,可是你不一樣,你不能被這樣對待。

  ”希望自己這樣說,能夠讓他理解,可是事實證明。

  他想錯了,眼前這個小姑娘,根本就不能理解他說的是什么意思。

  “我才不要理解你說的是什么意思,我就要讓你幫我去做那些事情,剛才看到那個女人非常的開心,也非常的幸福,我也想要嘗試一下,要知道,我從小到大,從來沒有過那樣的經歷。

  ” 嫂子舒服,我抓摸的更加舒服。

   不過,隔著褲子,比起摸 小桃 大屁股的手感還是差多了。

   享受一會后,我也不敢太過分,小心地幫嫂子按捏起來。

   小猛,隔著衣服按的很不舒服,我不想動,你幫我把衣服脫了吧。

   聽到這話,我手上的動作立馬停下。

   我……我是不是聽錯了? 正當我猶豫不決的時候,嫂子弓起身子,分明是在配合我脫她衣服。

   我不自覺地咽下口水,懷著興奮的心情給嫂子把褲子扒拉下來。

   嫂子那性感火辣的身材暴露在我眼前,白皙的皮膚和黑色蕾絲內褲對我造成強烈的視覺沖擊,我感覺心臟都要快跳出來了。

   我好不容易壓下心中邪惡的念頭,卻突然 聽到嫂子輕飄飄的聲音傳來:把內褲也脫了。

   這……這樣不好吧。

   我使勁地吞了吞口水,心里像是貓抓似的,難受的很。

   嫂子別過頭嗔了我一眼,讓你脫你就脫。

   看著嫂子的樣子,我腦子里一下子就炸了,心想嫂子都不怕我還怕啥。

   我麻溜地將嫂子的內褲也給脫了。

   第一次觸摸到情趣內衣,我的心都開始顫抖了。

   趁嫂子不注意,我抓起內褲搭在鼻子便努力地嗅了嗅,那說不清道不明的氣味簡讓我再次有了劇烈的反應。

   尤其是看著嫂子的雙臀,我心里越發地躁動起來,卻也只能強忍著給嫂子按摩。

   這下,她的身子又軟又嫩,摸起來很舒服。

   我覺著嫂子的身材比小桃還要好,腰很細,屁股很大,腿又修長,這會,我都懷疑村里男人們看著嫂子后那副流哈喇子的樣兒。

   腦袋里想入非非,按著按著我就憋的難受。

   可我難受,嫂子卻很舒服,她閉著眼,開始哼了起來。

   她的叫聲好聽極了,讓我更加受不了。

   嫂……嫂子,我按完了,先……先走了。

   我剛轉身,就發現腰間多了兩條白皙的美腿將我緊緊勾住。

   別……別走。

   我沒注意,身子不穩,直接撲到嫂子身上。

   這一下的舒暢讓我不自覺地叫出聲,那感覺真是太好了。

   哪怕是隔著褲子,我也有所感受,哪還忍得了。

   哦……嫂子冷不丁地發出一聲長吟,能……能不能幫我按按里面? 聽到這么直白的撩撥,我哪兒能拒絕,三下五除二地褪掉褲子。

  (美女半夜情欲高漲,夾逼自慰) 眼看就要步入主題的時候,不知哪里響起一陣煩人的聲音,驚的我急忙往聲音來源方向看去。

   一轉頭,才看到是床頭柜上嫂子的手機發出的動靜,亮著的顯示屏上有兩個字:老公。

   是 我哥的電話! 我心里咯噔一下,腦瓜子嗡嗡的,徹底停止了思考。

   等我回神,還是大氣都不敢喘一聲,生怕被我哥聽到動靜。

   雖然不知道電話里我哥說了什么,但嫂子的臉色卻變得越發難看。

   掛掉電話,嫂子將緊手機緊攥著,有些怪異地看著我。

   你走吧,我想靜一靜。

   聽到這話,我懸著的心總算落下,急忙起身提起褲子跳下床。

   說實話,在看到是我哥打來的電話時我已經冷水澆頭,巴不得趕緊走。

   這會,我感覺自己像是做賊被發現一樣,只想著立馬跑。

   我也沒去看嫂子,直接沖向門口。

   出了門,我不禁長吁了一口氣,快步離開。

   回到我的屋子,我心里仍然忍不住一陣后怕。

  幸好沒和嫂子干那事,要不然我都不知道以后該怎么見我哥。

   我在自己臉上拍打了幾下,抓起桌上的水杯猛灌了起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慌張的心情總算平復了。

   這時,我突然想起昨晚在瓜地里看到了不少瓜藤上出現瓜蚜,得趕緊噴 農藥治治才行。

   要知道,那幾畝瓜地可是我家主要的經濟來源,頂得上我家大半年的收入,可不敢馬虎。

   想到這里,我急忙出門,打算去 小賣部買點農藥。

   一路上,我腦子里總是情不自禁地浮現嫂子的大屁股…… 甩了甩腦袋,我抬眼一瞧,也到小賣部了。

   春桃嫂子,來生意了。

   我話剛說完,就看到衣著暴露的老板娘從里面出來,胸口更是一步三晃,看的我眼珠子都不轉了。

   柳春桃的胸那可是村里男人私下里的談資,我可沒少聽。

   呦,是小猛啊。

   這時,柳春桃突然挺了挺胸口,浪笑了起來。

   我的大不大? 我想她應該是發現我盯著她的胸口看了。

   當然大。

  都快趕上我家地里的瓜了。

   柳春桃笑的更大聲,手指在我額頭輕輕地戳了一下,你個小壞蛋可越來越會說話了。

   雖說柳春桃胸口的鼓包是大,但見過小桃和嫂子的,我也再不像以前那么留戀。

   春桃嫂子,給我拿瓶殺瓜蚜的農藥。

   你來的倒巧,我今兒個剛從縣里進的農藥。

   看著柳春桃進屋,我也跟著進去,欣賞著她的大屁股。

   只是見過嫂子的,再看柳春桃的卻覺得沒以前那么好看了。

   畢竟,柳春桃的身材還是胖了些,腰有些粗,大屁股也就沒那么性感了。

   不過,我也深知有便宜不占王八蛋這個道理,趁著她彎腰的功夫腰部往前蹭了蹭。

   柳春桃找到農藥,我也準備掏錢,可這時卻突然聽到一陣鈴鈴鈴的聲音傳來,不用去看我都知道那是柜臺上的座機。

   我們村里窮,跟外邊的聯系就是通過小賣部的電話,之前我也給我哥打過幾次。

   小猛,今天進的貨有點多,農藥壓在底下,你先接下電話,看是找誰的? 好嘞。

   我沒多想,便抓起柜臺上的電話。

   喂,春桃嫂子嗎,我是學文,麻煩你幫我叫下小猛。

   是我哥! 難道我和嫂子的事我哥知道了!? 我心里一驚,都不知道該怎么接話。

   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心情,這才回話:哥,我正在小賣部買農藥呢。

   我很想讓自己表現出平常的樣子,但仍然忍不住的心虛。

   太好了。

  小猛,你身邊沒人吧? 我下意識地轉頭瞧了一下,除了正在理貨的柳春桃外也沒別人,就如實告訴了我哥。

   小猛,我打算從你那里借種! 哥,你要啥瓜果種子,我一定…… 話剛說一半,我突然意識到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