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hip hop porn >

hip hop porn



也不怪他有這種表現,實在是 吳雪現在的姿態著實誘人,睡裙凌亂,因上廁所被提到腰間,一雙白皙修長的美腿毫無遮掩的夾在一起,甚至連那里最神秘的三角地帶都露了出來......出片縷春光。

   再加上她渾身散發的那種成熟女人韻味,更是添了十足誘惑,讓 陳軍這種大小伙子,完全把持不住。

   吳雪注意到陳軍躲閃中帶著火熱的眼神,心中羞澀不已,但又隱隱還有些竊喜驕傲,覺得自己的魅力得到了肯定。

   不過,氣氛這么尷尬著也不是辦法,她更怕 女兒等一會兒察覺不對也跑過來,只能趕緊深吸一口氣,都顧不上擦拭,直接攏著睡裙從馬桶上站了起來,強自鎮定的說:是要上廁所嗎?我好了,你用吧。

   說完,不等回應,就急忙側著身子從陳軍旁邊走出衛生間,幾乎是一路小跑著回了自己臥室。

   等把門關上,返身坐到床上以后,吳雪心臟依舊跳的很快,腦海中不自覺的就浮現出陳軍那東西。

   她看到的還只是事后的狀態,如果是辦事前的那該 也不知道完全體該有多么的巨大......! 想著想著,吳雪忽然覺得下身涼颼颼的,她把手探下去,等摸了個空,才猛然反應過來,自己脫下的 小內褲還在衛生間。

   她的臉色騰地一下就紅了,火辣辣的發燙。

   要是個干凈的小內褲還沒什么,關鍵那件小內褲早就被自己流出的液體浸濕了,這要是被女兒的男朋友給看到…… 吳雪越想心中越慌,最終還是決定去看一眼,躡手躡腳的再次打開房門,悄悄的走向浴室。

   門并沒有關死,從縫隙中透出光亮。

   吳雪深吸一口氣,把眼睛貼過去往里面看,等她看清里面的情景時,整個人渾身一顫,用玉手掩住紅唇,好險沒喊出聲。

   她其實意識到了陳軍看到她的小內褲后可能會做點什么,但這一幕真的發生,還是震驚的 不行

   親眼看到陳軍拿著她小內褲不停把玩套弄,吳雪半邊身子都麻了,隨后一股異樣的感覺襲遍全身,羞人的像是感同身受般流出了…… 吳雪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房間的,她看到陳軍做出的那一幕后,腦子里就一片混亂,胡思亂想個不停。

   她躺在床上,臉色紅潤無比,翻來覆去的也睡不著覺。

   一閉上眼,就會想起陳軍硬朗的身材和英俊的容貌,強烈的空虛感不可抑止的滋生,竟然冒出和自己女兒搶 男人的念頭。

   她知道自己這個想法很可恥、很不要臉,但就是揮之不去,甚至越想就越渴望,深陷其中,到后面更是一發不可收拾,恨不得對自己女兒男朋友以身相替。

   也不知過了多久,吳雪沉沉睡去。

   睡夢中,她夢見自己和長相酷似陳軍的男人,翻云覆雨。

   那人讓弄得她,很是舒服…… 第二天,吳雪再次醒來時已經快要上午九點了,她換了一身居家裙,推門出來后,一眼便看到角落里正在做俯臥撐的 男孩

   看到陳軍,吳雪臉色不由自主的就紅了,她想起昨晚的事,沒好意思打招呼,低著頭去了衛生間洗漱。

   洗衣機蓋子上的那條小內褲還是老樣子放著,像是什么都沒發生過,但吳雪心中很清楚陳軍拿它干了什么。

   等她再次出來,忽然發現客廳是被打掃過的,連地板也被拖了一遍。

   吳雪知道,這不可能是她那個連衣服都懶得洗的女兒做的,這樣一來,是誰就很明確了。

   她目光看向陳軍,對這個陽光大男孩好感大增,紅著臉,驀然又添了幾分心動。

   這時,陳軍也做完了一組訓練,見吳雪在看他,稍顯局促的 走了過來,主動打招呼: 伯母,您起來了啊!廚房有粥,我幫您盛一碗? 這種被人關切的感覺,吳雪已經很久沒有感受過了,眼波流轉,柔聲問道,瑤瑤呢?還在睡覺嗎? 她去拿快遞了。

   聞言,吳雪心中一動,某個念頭愈演愈烈,但最后還是忍住了,沒有做出有悖倫理道德的事。

   她輕輕點頭, 說道:不用麻煩你了,我自己去盛。

   說著,她邁步走向廚房,可剛剛踏入進去,忽然腳下一滑,身體失去平衡。

   吳雪嚇得驚叫一聲,眼看就要摔倒再地,這時,不遠處的陳軍一個健步竄了過來,眼疾手快把她摟進懷里。

   因為事發突然,陳軍沒收住力,在本能反應下,把吳雪摟的特別緊,兩人胸部死死貼在一起。

   一瞬間,他就感受到吳雪那傲人的上圍,無論規模還是軟度,都遠遠超過自己女朋友。

   順著領口往下,他甚至能看到里面的雪白幽深的溝壑,不由得呼吸都變得有些急促起來。

   伯母,您沒事吧? 吳雪臉色緋紅,心中波瀾涌動,對方身上濃郁的男人氣息,讓她很是迷戀,如果可以的話,她甚至不想離開男人的懷抱。

   而陳軍等了半天,也沒得到回答,還以為真出事了,也顧不上溫香軟玉,連忙又問了一遍。

   陳雪目光顫動,心里一陣掙扎后,半咬紅唇。

   小軍,伯母好像腳扭了,你……你幫我揉揉吧…… 最終,她還是沒能忍受住寂寞,渴望和面前的男孩發生點什么…… 吳雪壓根就沒有扭到,她之所以撒謊,只是想得到男人更多的關愛。

   而陳軍卻不知道,還以為她真的受傷了,一臉緊張的把吳雪扶到沙發上,伯母,你說哪里疼,我給你揉一下。

   腳腕,小腿肚也有點抽筋……吳雪心虛的偏過頭去,小聲說道。

   陳軍目光下移,落在吳雪光澤白皙的小腿上,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幾秒后,他慢慢在吳雪面前蹲下身,既緊張又激動的把手伸了過去。

   才剛放上去,那如絲綢般光滑細膩的手感,就讓陳軍差點爽舒服的驚呼出聲,下意識的來回撫摸起來。

   吳雪已經很久沒有被男人這樣摸過了,雖然是她主動的,但一時之間還是羞恥到不行。

   為了避免視線交互產生尷尬,她微微低著頭,把腦袋埋在胸前,用眼角余光偷偷看女兒男朋友給她按摩。

   由于陳軍穿的是那種寬松的運動背心,彎腰的時候,從領口很清楚的能看到里面完美的八塊腹肌,這種力與美的結合,充滿了男性魅力,一下子就點燃了女人心中的旖念,讓吳雪看的眼中異彩連閃,全身滾燙。

   伯母,可能會有點疼,你忍忍啊。

  &rdquo(日本人真人愛視頻全部過程); 陳軍溫柔的叮囑了一聲,然后抓住吳雪滑嫩的腿肚,開始準備發力。

   嗯~ 幾乎是在感受到力度的同時,吳雪就一個沒忍住,櫻唇微張,銷魂的聲音呻吟便吐露出來。

   她也不知道自己反應怎么會這么大敏感,反正就是感覺身前男孩的手像是通了電流一般,摸得她又酥又麻。

   這一輕吟聲呻吟,把陳軍聽得渾身一顫,差點沒控制住力道,他抬頭看了吳雪一眼,發現這風韻猶存的尤物,正半瞇著眼,一臉享受的表情,臉上滿是緋紅。

   “唔……不要……”梅姐那銷魂的叫聲從房間里傳了出來,那聲音如醉如癡,透露著強烈的不情愿和無奈的呻吟。

  我爸對梅姐垂涎已久,自從媽媽去世后,梅姐就經常過來照顧我和 父親,從父親的描述中,我得知,梅姐是個很漂亮的女人,只可惜, 在我很小的時候,我眼睛就瞎了,梅姐長什么樣子,我根本就看不到。

  梅姐顯然是不情愿的,她大聲呼喊著我的名字,希望我能過去救她,可是,父親的威嚴卻讓我望而卻步。

  且不說我看不見,就算能看見,我又能做什么呢?僅僅是一門之隔,我就這么木訥地 站在門口,聽著梅姐那如泣如訴聲音。

  漸漸的,梅姐的反抗聲越來越弱,而父親那下賤的聲音卻是越來越大,在動作著的同時,用言語不斷的挑逗著梅姐。

  很顯然,梅姐已經麻木了,她像一具尸體一樣躺在床上,除了偶爾呻吟一聲之外,再無動作。

  我內心愧疚的要死,回想著這些日子以來,梅姐對我的照顧,我感到了深深的歉意。

  突然,我感覺自己眼角潮濕, 伸手一摸,竟然流淚了!我不知道我已經多久沒有流過眼淚了,這突然的一幕,讓我無比震驚。

  我伸手揉搓著眼睛,擦拭掉眼淚,當我再次睜(護士情欲短篇小說強)開眼睛的時候,奇跡發生了。

  我竟然能看見了。

  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梅姐那修長的美腿,以及父親那碩大的屁股。

  我看清了梅姐的臉龐,果真如父親所說的一樣,梅姐美若天仙,她絕望地看著我,眼淚順著眼角緩緩滑下。

  父親似乎也注意到了門外的我,轉頭看了一眼,隨即嗤笑著跟梅姐說道:“他看不見的,這樣也好,挺刺激!”梅姐絕望的閉上了眼睛,就這樣,任憑父親蹂躪著,而我,則一直木訥的站在門口,就這么“欣賞”著這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片刻之后,父親躺在了床上,他點燃了一支煙,一臉滿意地看著正在穿衣服的梅姐。

  梅姐穿好衣服,就這么從我身邊走過,碰了一下我的肩膀,就像是一陣風一樣的離去。

  梅姐生氣了,但我不知道她生的是父親的氣,還是我的氣,我看向父親,父親依舊吞云吐霧,好不自在。

  懦弱的我,并不敢對父親說些什么,轉身回到自己的房間里面,想著剛剛屋子里的那一幕,竟然不恥的想到了梅姐的身體,她真的太漂亮了,以至于我也有了無盡的幻想,如果能夠跟梅姐來上一次,那該是多美妙的一件事情啊。

  彭……就在我遐想著的時候,外面的房門開了,我聽到了警察的聲音,還有父親的叫喊聲。

  我知道,梅姐報警了。

  自始至終,我都不敢出去,就這么安靜地呆在自己的房間里面,直到警察將父親帶走,房間里面重歸平靜。

  不知不覺間,看著安靜的房間,我慌了,我從未想過自己一個人生活,若是父親走了,梅姐也不管我了,那我該如何面對接下來的人生?咯吱……就在我心慌意亂的時候,房間門開了,梅姐站在了房間門口,她穿著一身黑色鏤空長裙,踩著高跟鞋,看上去性感到了極點。

  我木訥地盯著她看著,她苦嘆了一口氣,走了過來,輕輕摟過 了我的身軀,將我埋在了她的懷里,一股誘人的體香侵襲了我的全身。

  “劉陽,你媽走的早,你爸……你爸又這樣……從今以后,就讓梅姐來照顧你吧。

  ”梅姐的懷抱和關心的話語讓我感受到了一絲絲的溫暖,我輕輕地點了點頭,嗯了一聲。

  梅姐苦嘆了一聲,將我抱的更緊了一些,腦袋貼著梅姐那個柔軟的地方,呼吸著她身上那誘人的香氣,我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誘惑,不自覺的就起了反應,讓我頗為尷尬。

  梅姐似乎也注意到了我的變化,她輕輕地松開了我,眼睛向我下面看了過去,微微皺著眉頭,似乎還有那么一點點的好奇。

  一瞬間,我就紅了臉,但我還是假裝看不見,說道:“梅姐,怎么了?”梅姐趕緊哦了一聲,說道:“沒事兒,我去給你收拾收拾東西,從今以后,就睡梅姐那里。

  ”說著話,梅姐就收拾起了我的柜子,我坐在床上,注意著梅姐身體上每一寸暴露的肌膚,對于我來說,梅姐就像是一個天仙一樣,只是盯著她那修長的美腿看著,就已經有種忍不住的感覺了。

  很快,她就收拾好了我的東西,打了包正準備帶著我離開的時候,她突然看向了我,說道:“你身上的這身衣服,穿了多久了?”我恍惚著想了想,似乎已經很久很久了。

  梅姐不等我說話,直接過來就幫我脫掉了上面的衣服,隨即又順手幫我脫掉了褲子。

  當我光溜溜只穿著一條 小內內站在梅姐面前的時候,我有些臉紅了,梅姐順手,下意識的就要幫我脫掉那已經有些臟乎乎的小內內的時候,她停了下來,似乎意識到我已經長大了,梅姐沒有繼續動作。

  她看著我,猶豫了片刻,說道:“這個……你自己脫吧,新的我給你放床上了,你自己 穿上

  ”我輕輕地點了點頭,然后就看到梅姐走了出去。

  脫下那條已經臟乎乎的小內內,我假裝伸手在床上摩挲了片刻,準備換上那條新的小內內,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梅姐走了過來,她先是站在門口楞了一下,似乎是在猶豫著要不要走開,但是,她終究還是沒有離開,就那么站在門口,似乎是在等我穿上一樣。

  我假裝聽到了聲音,說道:“梅姐,你在么?”“你穿好了么?”梅姐趕緊說道。

  我趕緊將那條小內內穿上,然后說道:“穿好了,梅姐。

  ”梅姐這才走了進來,來到了我的身邊,我拿過衣服,正準備要穿上的時候,梅姐突然說道:“先不要穿了,看你身上也好久沒洗過澡了吧,我剛剛看了熱水器,水是熱的,幫你洗洗吧。

  ”說著話,梅姐就將拖鞋穿在了我的腳上,然后拽著我來到了洗手間里面。

  剛一進去,梅姐就將高跟鞋脫了下來,她光著腳走在洗手間的地板上,然后又伸手將上衣給脫了下去。

  她以為我看不到,所以顯得很自然,可是,當我看到她光溜溜的上身只有那兩個薄薄的罩子罩著的時候,我整個人都快要激動的暈過去了。

  她的肌膚好白,身前那豐滿的柔軟十分的誘人,兩邊的豐滿映襯著那完美的風景線,身材簡直完美到了極點。

  她絲毫沒有注意到我的異常,伸手解開后面的拉鏈,洶涌的波濤瞬間狂放了起來,在我眼前晃動了起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