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gai goi >

gai goi



  閱讀提示:前天凌晨,昌平區于辛新莊小區開發商老板之一的 李某來到一 足療店內,要求 按摩女給其做“特殊服務”遭拒。

  二人當即發生爭吵,李某 掌摑對方后離去。

  當天下午,5 男子闖入足療店 打砸,并打傷店老板。

    ■事發1  按摩時提出“過分”要求  前日凌晨1點,一輛黑色寶馬車停在足療店門前,一名30多歲的男子來做按摩,“他點了168元的推油按摩服務”,按摩師 小雅與男子一同進入房間。

    開始按摩后不久,男子向小雅提出了過分要求,“他讓我給他做特殊服務”,小雅拒絕,男子聽后十分不悅。

    “他說他是這個小區物業的大老板,我們都得聽他的”,小雅說當時對方氣焰囂張,她回話反擊。

  兩人隨即發生爭吵,“他指著外面的寶馬車說他有錢,我說再有錢我也看不起你”。

    男子聽到此話后惱羞成怒,揮手掌摑小雅的左臉,并踹了一腳。

    2  男子使用“辛辣”噴霧  小雅稱,當時自己非常害怕,隨后躲在了足療店的廁所內并將門反鎖,“那男人就用手打廁所門,讓我出去”。

  見小雅不開門,男子回到車里拿出一罐噴霧劑,返回店內朝著廁所里噴去。

  按摩女拒絕提供特殊服務遭掌摑男子足療店按摩女  “當時廁所里特別嗆人,他說如果我不出去就嗆死我”,情急之下,小雅跑出廁所來到大門外,不料該男子緊追不舍,又對著小雅的臉部噴了一下。

    足療店 陳經理說,當時現場很混亂,他決定退還168元按摩費用,但男子不同意。

  雙方爭執多時,男子離開。

    3  眾陌生男子砸店傷人  (女同學和我在教室做爰)陳經理稱,前天下午2點,男子再次登門,張口向其索要2000元,“莫名其妙的,我不可能給他錢”。

  男子氣沖沖地離去。

    下午3點,5名男子進入足療店,“這幫人上來就用鐵棍和拳頭打我的頭,還砸店”。

  幾分鐘后,5人逃離現場。

    足療店旁一家商鋪的老板表示,當時現場有很多圍觀者,但都不敢上前幫忙,“那5個人都穿著統一的衣服,兇神惡煞的,特別嚇人”。

    ■現場  按摩間及臥室均遭砸  昨天上午10點,京華時報記者來到事發足療店。

  該店多個冰柜被推倒,桌椅被打翻在地,碎玻璃與飲料瓶讓人無處落足。

  不但按摩的房間內遭打砸,連老板自住的屋子與廚房都未能幸免,抽油煙機被人用鐵棍從中間打穿。

  按摩女拒絕提供特殊服務遭掌摑男子足療店按摩女  據了解,小雅和陳經理事后前往醫院治療。

  醫生稱,兩人均有不同程度外傷。

    ■追訪  打人者系開發商老板  據了解,打人的男子姓李,系沙河鎮小寨人。

    該小區商戶稱,李某是小區開發商的老板之一,目前管理小區物業。

    物業一名保安也證實,李某是他們小區的大老板,對于打砸事件,該工作人員也略有耳聞,“我只能說去打砸的5個人不是我們物業的”。

    物業辦公室表示,李某已外出,聯系方式不便透露。

  目前昌平警方已介入調查。

    (京華時報記者韓梅)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小林笑了笑,剛準備搖頭卻忽然想到什么,便裝出一臉痛楚的表情說:“ 阿姨,我快疼死了,你幫我揉揉吧。

  ”“哪里 疼啊?”杜 芳婷抓住小林完好的左手問。

  “哪兒都疼。

  ”杜芳婷是小林父親雇的保姆,在他家工作已經一年多了。

  杜芳婷長相不錯,身材也好的不得了,該凸的凸該翹的翹,明明三十多歲了卻一點都不顯老。

  而小林之所以受傷,完全是因為昨天他突發奇想嚇唬杜芳婷,卻被驚嚇過度的杜芳婷從樓梯上推了下去,于是就摔成了這樣。

  不過還好,基本都是皮外傷。

  “都是阿姨不好,讓你傷成這個樣子……你可千萬別跟你爸說啊。

  ”杜芳婷一只纖纖玉手在小林的胸口上揉,全然沒有察覺到小林臉上的痛苦是裝出來的。

  而小林則趁著杜芳婷給他按摩的機會,睜大眼睛盯著杜芳婷的胸口看。

  杜芳婷薄薄的襯衫下面鼓鼓囊囊,兩團碩大隨著她的動作一上一下顫動,仿佛下一刻就會擠破衣服從里面躍然而出。

   看著看著,小林忽然發現杜芳婷胸前的襯衫有兩點凸起,他恍然意識到杜芳婷襯衣底下什么都沒穿。

  小林已經十八歲了,怎么可能不知道男女之間那點事。

  現在他盯著杜芳婷胸前那兩坨飽滿 看了半天,下身逐漸就有了反應。

  “除了胸口還哪里疼啊?”杜芳婷滿臉擔憂,根本沒注意到小林在偷看她。

  “下面……”聽到小林的話,杜芳婷就把手往下移,很快就移到了小林的肚子上。

  “用力點,阿姨。

  ”小林 說道

  杜芳婷哪敢不聽小林的話,立馬加重手上的力氣,按摩的動作也隨之變大。

  杜芳婷胸前的飽滿搖晃的更加厲害,渾圓挺翹的胸型毫無保留的展現在小林眼前。

  小林看的眼里快要噴火,他趁杜芳婷不注意,裝作不小心用手擦過杜芳婷胸口。

  手背上傳來的柔軟且充滿彈性的觸感,讓小林一顆心都開始顫栗了。

  真想揉一把啊……這刺激太強烈了,小林感覺他下面已經有了反應,都快爆炸了。

  而一直在給小林按摩的杜芳婷,也終于發現了小林 身體上的異樣。

  杜芳婷看著小林下身,臉上浮起一片紅霞。

  但杜芳婷全當做沒看見,依舊埋頭給小林按摩身體。

  小林注意著杜芳婷的反應,看到杜芳婷臉紅了,立即便知道這個女人已經察覺到他的小動作了。

  可是她卻沒有說什么,這難道是在暗示他繼續下去?小林的膽子頓時大了起來。

  再次抬起手,慢慢的一點一點的往杜芳婷胸前湊去,隨著手指逐漸靠近杜芳婷豐滿的身軀,小林的呼吸也漸漸變得粗重。

  終于,小林的手戳到了杜芳婷胸口上。

  好大!好軟!小林激動的呼吸都紊亂了,他再也 忍不住一把抓了過去,眼看著就要抓到,卻被杜芳婷逮住手腕。

  “小林,你這是做什么?”杜芳婷臉紅的厲害,說話的聲音也有些顫抖。

  小林十分不好意思,不過既然都被發現了,也就不必再遮遮掩掩。

  “阿姨,你太好看了,我真的忍不住——”“我們不能做這種事。

  ”杜芳婷連忙打斷小林的話。

  小林不甘的看了眼杜芳婷胸前那迷人的曲線,又看了眼杜芳婷帶著羞澀與些許怒意的臉,一把將他的手抽了回去。

  房間里的氣氛頓時變得壓抑。

  杜芳婷別過臉,繼續給小林按摩,半天也沒吭聲。

  “往下。

  ”小林忽然說道。

  杜芳婷的手一僵,神情也有些不太好看,但猶豫了片刻之后還是咬咬牙把手往小林下面移去。

  “再往下,阿姨。

  ”小林的語氣頗為強硬,而杜芳婷的手只差一點點就能碰到他那里。

  這次杜芳婷的手半天都沒動,按摩也停了下來。

  小林一點都不心急,他慢悠悠的說:“阿姨,我受傷可是你害的,如果我爸知道這件事的話他還會讓你繼續在我家工作嗎?”杜芳婷扭頭看向小林,她一雙迷人的大眼睛里竟然已經閃爍起點點淚光。

  說起來杜芳婷也是個可憐的女人,她老公死了好幾年了,卻給她留下一個還在上幼兒園的女兒。

  杜芳婷又沒學歷,這些年一直都是做保姆維持生計。

  如果被小林的父親辭退,而且還是以她弄傷了雇主這種理由,那么保姆這一行她以后肯定就干不下去了。

  “小林,阿姨不是故意把你推下樓的……”杜芳婷揉了揉眼睛說,聲音也有點哽咽。

  “那又怎么樣呢?”小林抓住杜芳婷的手,在她手背上輕輕撫摸(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擊)起來。

  “但是呢,我沒那么不近人情,只要阿姨你多照顧我一點,我肯定不會跟我爸說的。

  ”照顧這兩個字,小林咬的特別重。

  杜芳婷呆愣愣坐在床邊,像是失去了靈魂,渾然沒有察覺小林已經把她胸口襯衣的口子一顆顆解開了。

  杜芳婷襯衣下面果然什么都沒穿,那幾顆扣子剛一解開,豐滿的胸部便跳躍了出來。

  看著杜芳婷胸前,小林呆滯了兩秒才終于恢復清醒。

  這真的是絕世尤物啊……小林沒有裹纏繃帶的左手顫抖著來到杜芳婷胸前,只差一厘米就能碰到。

  小林胸口砰砰直跳,心都快從嗓子眼里蹦出來,他吞了一大口口水,這才輕輕按在杜芳婷白皙柔軟的胸脯之上。

  手心傳來的溫熱與柔軟,讓他心里直呼過癮。

  而杜芳婷的身體則顫抖起來,可她眼睜睜看著小林在她胸口胡作非為,卻悶不吭聲,動也不動一下。

  “阿姨,你真的太美了。

  ”小林感慨道,纏著繃帶的右手也伸了過來,在杜芳婷線條柔美的胸部上撫摸起來。

  “別說了,小林……”杜芳婷搖頭道,她用手捂住臉,不知道是出于害羞還是不想看到小林的惡行。

  而小林的心思已經全部集中在杜芳婷的胸脯上,哪里顧得上其他隨著小林的動作,杜芳婷的身子劇烈抖動了一下。

  杜芳婷的身體竟然反應這么大,這是小林沒有想到的。

  杜芳婷的反應讓小林感到興奮,他不顧杜芳婷的驚呼,把嘴湊了上去。

  杜芳婷看著像小孩子一樣親吻自己的小林,不知為何心中的屈辱減少了許多。

  小林并不壞,杜芳婷和小林相處一年多了,小林從來沒有為難過她。

  今天也許是小林被迷住了,所以才這么任性……一這么想,杜芳婷心中反而有種隱隱的得意。

  不過被一個比自己小一輪的孩子做這種事,杜芳婷還是感到難以接受。

  小林當然不知道杜芳婷心中在想些什么,他兩手捧著杜芳婷的雪白,嘴巴不停在活動著。

  “輕點,小林……”杜芳婷忍不住說道,小林聞聲看了眼杜芳婷,看到她眼里的淚光已經消失,他也放心了一些。

  想起自己剛才威脅杜芳婷的那番話,小林不禁有些愧疚,于是道起歉來:“阿姨,我不是真的為難你,只是你實在太誘人了,我忍不住才……”小林的道歉和夸獎起了作用,杜芳婷的臉又紅了。

  小林見狀,對杜芳婷胸脯的攻勢更加猛烈。

  杜芳婷也有感覺了。

  實際上剛才被小林親吻的時候,杜芳婷就有些按捺不住。

  杜芳婷能夠感覺到自己下面好像已經有反應了,僅僅被小林摸了一陣就有些受不了。

  杜芳婷的心正在動搖,自從她老公死后她就再沒有得到過滿足,這幾年她都是一個人過來的。

  杜芳婷今年三十多歲,正是需求最強烈的時期,連她本人都為自己能忍到現在而感到驚訝。

  而此刻,杜芳婷好幾年沒有受過疼愛的身軀,在小林頗為生硬的觸摸下逐漸卸掉盔甲。

  “阿姨,我好難受……”小林忍不住說道,杜芳婷從失神當中清醒過來,看向小林問:“哪里難受?”“這里。

  ”小林指了指下身。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