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無碼 3p >

無碼 3p



傻子,你什么了邪法,居然打倒了毛哥,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光頭抓起一根米多長,小臂粗的棍子,掄起就砸。

   滾!我一把抓住棍子,振腕奪過,一腳踹飛光頭,提著棍子,殺氣騰騰的向門口跑去。

   我剛到堂屋門口,尾房響起 嫂子憤怒的聲音: 王 四虎,你別過來。

  你再過來,我叫人了。

   寶貝兒,別緊張哦!我只想親手幫你取出 棗子,然后送給我親愛的老爸,吃了之后,保證他長命百歲。

  王四虎浪聲說。

   黑娃,快來幫嫂子。

  嫂子急得大叫。

   寶貝兒,別叫了,你家的臭傻子有光頭和毛娃招呼,沒時間管你。

  王四虎得意洋洋的說。

   咳!我提著棍子,陰沉著臉,冷冷的站在門口。

   你……臭傻子,你怎么進來了?毛娃和光頭兩人呢?王四虎臉色微變,憤怒的看著我。

   黑娃,嫂子怕。

  嫂子尖叫一聲,張開玉臂,乳燕歸巢般的撲進我懷里,緊緊的摟著我的脖子,還在微微發抖。

   死狗!我扔了棍子,緊緊摟著嫂子的小蠻腰。

   這一刻嫂子徹底露出了她脆弱的一面,不管多她堅強,始終是個女人,遇上這種危險,總是需要男人保護。

   死狗?王四虎愣了下,嘀咕著跑了出去。

   黑娃,光頭兩人有沒有打你?嫂子緩緩松開,顫抖的撫著我的臉龐。

   沒!我用力搖頭,不想讓嫂子擔心,就善意的扯了個謊。

   他們不是好人,肯定不會放易放過你,快讓嫂子看看,傷著沒?嫂子松開玉臂,緊張的打量了起來。

   緊張過去了,我才感覺身體不對頭,后腦門明明受了傷,還流了好多血,現在好像不痛了。

  嫂子也沒發現我臉上有傷。

   我趁嫂子檢查前面時,反手一摸,不但血沒了,也不痛了,好像什么都沒發生過似的,之前的一切就像做了個夢。

   我懷疑真是幻覺,拉開嫂子的小手,急忙跑了出去。

   黑娃,別急,嫂子還沒看完呢。

  嫂子追了出來。

   我穿過西屋和堂屋,到了門口,看清院子里的情景,蒙圈了。

   光頭已經爬起來了,臉色蒼白,一頭是汗,眼里充滿了驚恐。

   黃毛還蜷縮在地上。

  王四虎蹲著身子,正在給黃毛檢查。

   說明之前的一切不是夢,而是真真切切的發生了。

   黑娃,看啥?嫂子追到門口,困惑的看著我。

   他們兩個,死狗。

  我傻呵呵的看著黃毛和光頭。

   他們被人打了,誰打的?嫂子眼睛瞪得溜圓。

   不知道。

  我用力搖頭,反正沒別人看見,干脆裝傻。

   臭傻子,你到底用什么暗算了他們?王四虎扶著黃毛站了起來,滿眼怒火的瞪著我。

   嫂子,臭老虎兇黑娃。

  我裝作害怕的樣子,縮在嫂子背后,還故意摟著嫂子的小蠻腰,小腹緊緊的貼著圓滾滾的屁股。

   可惜沒起來,要不頂在溝溝里,肯定很舒服。

   黑娃,別怕啊!嫂子會保護你的。

  嫂子雙頰泛紅,羞澀的拉開我的爪子,溫柔的撫著我的腦袋。

   這一刻我從嫂子身上清晰的感受到了她對我的愛,不是男女之愛,而是親情之愛。

  她明明害怕,還在微微發抖,卻溫柔的安慰著我。

   臭傻子,要是毛娃的手廢了, 虎爺就打斷你的爪子和狗腿,然后當著你的面,上了你嫂子。

  王四虎把黃毛交給光頭,對他耳語了幾句。

   虎哥,你放心,我知道咋做了。

  光頭架住黃毛,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扶著黃毛向村委會方向走去。

   張桂蘭的診所就開在村委會的二樓,估計是送黃毛看醫生。

   陸 雪梅,把棗子取出來,我帶回去。

  王四虎冷笑走了過來。

   王四虎,你眼瞎啊,那地上的袋子,還是你老子親手給我的。

  里面的棗子是我剛取出來的。

  黑娃正要送過去,你就來了。

  嫂子指了指地上的自封袋,冷笑說。

   陸雪梅,以為虎爺是三歲孩子啊?袋子里的棗子,誰知道是哪兒來的?我爸說了,每天要親眼看著,你從里面取出棗子。

  王四虎陰聲說。

   王四虎,你們父子安的什么心,自己明白,真要這樣,這活兒我不干了。

  嫂子雙頰微微扭曲,緊緊抓著我的大手,氣得發抖。

   看她的反應,現在才完全明白王大山那老畜生的陰謀,泡棗子只是一個美麗的借口,其實他們父子兩人都想占她的便宜。

   陸雪梅,在黑桃村這一畝三分地上,還輪不到你說話。

  泡棗的活兒,你必須天天干,果園的活兒,也要做。

  你敢不去,虎爺就打斷臭傻子的腿。

  王四虎握著拳頭走了過來。

   王四虎,你再這樣胡攪蠻纏,我就去村委會告你。

  嫂子甩開我的大手,上前半步擋住了我的身子,宛如母雞護小雞似的。

   這瞬間,我差點哭了。

   她明明很怕王四虎,擔心我受到傷害,寧愿自己受傷也要保護我。

  這是一個多么善良的女人啊! 這樣的女人,值得我守護一生。

   笑話,村委會那些狗東西,哪個不給我爸面子?哪個又敢得罪王家的人?王四虎壓根沒把村委會的人放在眼里,囂張的笑了起來。

   不僅我蒙圈了,嫂子也傻眼了。

   我們都沒想到,王四虎這樣囂張。

   嫂子正不知道如何對抗王四虎,竹林那邊響起一個清脆悅耳,宛如珠落玉盤的美妙聲音: 王四虎,你就是一個暴發戶,把真自己當回事兒了。

  黑桃村是大家的,而不是王家的。

   說話的人是蘇 亦涵,我們村的美女村長。

   一聽蘇亦涵的聲音,我突然有點興奮。

   她是我們村里,唯一一個可以和嫂子比肩的大美女,就是身材要差點,可她的聲音很好聽。

  這點足以彌補身材的不足了。

   她和嫂子是好朋友,聽她的口氣,顯然不喜歡王四虎。

   黑娃,別怕,亦涵來了,她會幫我們的。

  嫂子如釋重負的松了口氣,雙頰紅紅的松開了我的手。

   莫名的,我心里涌起一絲失落。

   我好想嫂子一直拉著我的手。

   蘇亦涵,這是王家和陸雪梅之間的事,你別多管閑事。

  王四虎兩眼一翻,不屑的看著蘇亦涵。

   看來他沒吹牛,真沒把村委會的人放在眼里。

   王四虎,你心里打什么小算盤,大家心知肚明。

  這件事,我管定了。

  蘇亦涵邁開修長的大腿走了過來。

   披肩金發迎風飛揚,宛如飛泄而下的金色瀑布,發稍帶著少許霧氣。

  精致絕倫的錐子臉挑不出一絲一毫的瑕疵,美得令人屏息。

  黑白分明的靈動美目,宛如閃閃發亮的星星。

   純黑色的小背心,緊緊的包裹在身上,勾勒出了誘人的曲線,背心的前襟好像要被里面的飽滿頂破了,跟隨身體的動作,不斷的顫抖著,蕩漾起了勾魂的波濤。

   修長圓潤的大腿從米白色的褲管里洞穿而出,好像白玉雕刻而成的玉柱,每寸肌膚都泛著晶瑩光澤,緊致細膩,充滿了彈性。

   腳上穿著深黑色的運動鞋,臉上和脖子上全是汗水,顯然在跑步,應該跑了一段距離了,出了不少的汗。

   亦涵,你來得正好。

  王四虎這個臭不要臉的,大清早的,到我家里耍流氓。

  嫂子急忙迎了過去,緊緊抓著蘇亦涵的小手。

   雪梅,到底咋回事兒,說清楚點。

  蘇亦涵拍了拍嫂子的小手,從肩上抓起粉色的毛巾,一邊抹汗,一邊問。

   這事兒挺復雜的,你先進來坐,我慢慢給你說。

  嫂子拉著蘇亦涵進了堂屋,給她倒了杯水。

   然后和蘇亦涵并肩坐在飯桌邊的涼板上,從在王大山那兒借錢說起,一直到王四虎之前上門糾纏她為止。

   當然隱去了我們之間的親密經歷。

   雪梅,不是我說你,你明明知道,王四虎對你不懷好意,你還答應弄這個。

  蘇亦涵雙頰紅彤彤的,羞澀的翻著白眼。

   她還是女孩子,聽到這個挺難為情的。

  要是她知道,是我幫嫂子放棗子和取棗子,肯定會跳起來。

   亦涵,我家是什么情況,你是知道的。

  三萬塊是不多,對我家來說就是天文數字。

  除了這個,我真不知道怎么還這筆錢。

  嫂子長長的嘆了口氣,苦笑著說。

   我知道,你放心吧,這事兒我來解決。

  蘇亦涵端起杯子,大大的喝了幾口水,放下杯子,拍了拍嫂子的香肩,站起來向門口走去。

   蘇亦涵,你是不是太把自己當回事兒了?這事兒,是你能解決的嗎?王四虎一臉冷笑,甩開腿子就向堂屋沖。

   臭老虎。

  我側跨一步擋住王四虎的路。

   臭傻子,滾開!王四虎額頭青筋直跳,一個大嘴巴子,狠狠抽了過來。

   黑娃,小心。

  嫂子嚇得尖叫。

   王四虎,你住手。

  蘇亦涵怒吼。

   臭老虎,你滾開。

  我舉起左手格擋。

   有點像橫切而出的掌刀,切向對方手腕。

   啪! 掌刀切中王四虎的手腕,發出了沉悶聲響。

   臭傻子,你?王四虎臉龐憋得通紅,踉蹌后退,滿眼驚恐的瞪著我。

   臭老虎。

  我只晃了幾下,半步都沒退,瞪大雙眼,毫不示弱的盯著他。

   之前打倒黃毛和光頭,可能是僥幸。

   這會兒和王四虎面對面的干,絕沒僥幸可言。

   這是實實在在的力量,我的身體真的改變了,變得力大如牛,壓根就不怕王四虎這畜生了。

   雪梅,這是什么情況?你家黑娃,好大的氣力啊!王四虎是村里出了名的力大如牛,在黑娃面前,跟孩子似的。

  蘇亦涵拉著嫂子,急忙走了過來。

   黑娃,有沒有傷著?嫂子抓著我的手,緊張的打量。

   沒!我傻傻的搖頭。

   黑娃的力氣一般,可能是王四虎大意了。

  要是黑娃真能一下就格開他,我也不用怕他了。

  嫂子嘆了口氣,苦笑著說。

   黑娃,你上去打王四虎,打倒了他,亦涵姐姐又讓你坐摩托車。

  蘇亦涵愣了下,溫柔的拍著我的肩膀。

   她是從城里發配到我們村的,摩托車是她從城里騎來的。

  村里到處是泥巴路,彎彎曲曲的又凹凸不平,就很少騎了。

   有一次我去趕場,她順便捎了我一段路。

   我當時是傻子,覺得好玩就在車上大叫。

   亦涵姐姐,黑娃怕怕。

  我裝作害怕的樣子,緊緊抱著她的胳膊。

   少女幽香撲鼻而入,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貪婪的嗅著那香氣,小腹一陣發熱,里面不停的抖著,好像要起來了。

   黑娃乖,有亦涵姐姐在,別怕!打他。

  蘇亦涵俏臉泛紅,抽出胳膊拍了拍我的頭,用鼓勵的眼神看著我。

  (老板和我在辦公室愛愛) 臭老虎,是亦涵姐姐叫黑娃打你的,打痛了,不準叫哦。

  我握著拳頭,傻乎乎的沖了過去。

   黑娃,小心啊!嫂子緊張的握著粉拳。

   臭傻子,你是什么東西,也配打虎爺?死開!王四虎大怒,一記撩陰腳飛踹而出。

   臭老虎,死來!我一把抓住王四虎的腳踝,猛的向上提起,然后一拳打了出去。

   轟! 王四虎單腳著地,重心不穩,胸口又挨了一拳,踉蹌著仰摔而倒,砸得地皮直晃動。

   黑娃,你真厲害,別讓他爬起來,快踩著他的胸口。

  蘇亦涵愣了下,拍著小手跑了過來,滿眼驚訝的看著我。

   嫂子好像已經傻了,站著沒動。

   我自己也蒙圈了,要不是蘇亦涵叫我,我肯定會呆立當場,不知所措。

   我可以斷定,不僅是力氣變大了,速度也變快了,眼睛也比原來尖了。

   曉得嘍!我趕緊跑了過去,不等王四虎爬起來,一腳踩住他的胸口。

   臭傻子,找死!王四虎額頭青筋狂跳,怒吼著,飛腿踹向我的褲襠。

   臭老虎!我一把抓住王四牙的小腿,腳后跟用力,在胸口碾了幾下。

   啊……臭傻子,你敢打爺虎。

  老子饒不了你。

  王四虎咆哮叫囂著。

   嫂子和蘇亦涵都傻了,站著沒動,瞪大眼睛呆呆的看著我。

   看她們的神情,顯然都沒想到,一個傻子這樣厲害,跟玩似的就放倒了號稱力大如牛的王四虎。

   要不是親眼所見,估計沒人會相信。

   其實我自己都懷疑,是不是在做夢。

   要是真的,這一切肯定和之前涌進體內的神秘力量有關。

   蘇亦涵就在站我旁邊,離得很近,少女幽香撲鼻而入,令我想入非非的,真想抱著她,狠狠的親她。

   亦涵姐姐,你咋啦?我戳了戳蘇亦涵的香肩。

   好軟,真的是柔若無骨。

   好嫩,比剛出鍋的豆花還嫩,水靈靈的,輕輕一掐就能掐出水來。

   黑娃,你好厲害哦!蘇亦涵回過來神,用贊賞的目光看著我。

   看著她臉上宛如鮮花般的燦爛笑容,我差點醉了,小腹越來越熱。

   黑娃,你真棒。

  以后有你保護嫂子,嫂子就不怕別人欺負了。

  嫂子眼底閃過一絲勾人的光芒,直直的看著我。

   我能大致體會嫂子此時的心情,除了要勾引我解決生理需求之外,更多的是要依靠我保護。

  我對她就不只是滿足生理需求這樣簡單了,有了更大的價值。

   曉得嘍!我傻傻的點頭。

   你們兩個女人,比豬還笨。

  異想天開的,讓一個傻子保護一個人人見了都眼紅的寡婦,真是可笑。

  王四虎不屑的說。

   王四虎,你以后不該叫四虎。

  黑娃說得對,你該叫死虎,以后叫王死虎,都這個鬼樣子,還有臉嚎叫。

  我要是你,找塊豆腐,一頭撞死得啦。

  蘇亦涵冷笑看著王四虎。

   王四虎,你以后再來鬧事,我就叫黑娃揍你。

  嫂子站在蘇亦涵旁邊,有點狐假虎威的威脅王四虎。

   其實,她們兩人都是借我的勢。

  要不是我放倒了這只臭老虎,她們真沒勇氣當著王四虎的說面這種大話。

   臭傻子、陸雪梅、蘇亦涵,你們三個,給虎爺等著,一定要你們好看。

  王四虎滿眼不屑的瞪著我們。

   黑娃,收拾他。

  蘇亦涵拍了拍我的肩膀。

   曉得啦!我傻笑著亂扭王四虎的小腿。

   啊……臭傻子,你敢羞辱虎爺,你死定了。

  王四虎怒吼。

   王四虎,你好歹也是見過世面的人,應該知道進退,要是再不識趣,我就叫黑娃擰斷你的狗腿。

  他是傻子,加上是自衛,廢了你也不用負法律責任。

  蘇亦涵冷笑說。

   你?王四虎雙頰扭曲,憤怒瞪著蘇亦涵。

   你是戰敗者,必須接受贏家提出的條件。

  王四虎,豎起你的狗耳朵清楚了,雪梅說了,不去你家的破果園干活了,這句話今天生效,這層關系不存在了。

  蘇亦涵擲地有聲的說。

   臭女人,你敢管虎爺的的事,一定會付出代價。

  王四虎死鴨子嘴硬,這點上了還在叫囂。

   你們父子兩人,就是兩個畜生,看準了雪梅還不起錢,就用這種下流的手段欺負她。

  泡棗還錢,已經很侮辱人了,還要上門親自取,你們打什么主意,我心里一清二楚。

   蘇亦涵憤怒的瞪著王四虎,鄭重說,從今天開始,泡棗的規則,我說了算。

  為了還你們的臭錢,雪梅每天泡棗子,早上取了之后,讓黑娃送過去。

  你們不準為難黑娃。

   說到泡棗,蘇亦涵雙頰泛紅。

   她畢竟是女孩子,想到晚上脫得光光的,光著屁股躺在床上,把棗子一顆顆的放進那兒,早上又一顆顆的取出來,想想都尷尬。

   看著蘇亦涵臉上的動人紅暈,我悄悄的咽了口唾沫。

     骨干 成員負責銷售毒品,實行大區經理制  伍志堅重點招收兩個群體的人并分成兩派,一是本地人,以白云區良田人為主,二是外地人,以東北、西北人為主。

  伍的思路是:需要清洗A派某人時,即用B派去執行。

  集團的骨干成員,平時多負責銷售毒品。

  伍志堅實行大區經理制——每人負責一個省份的毒品銷售。

  他還為 制毒業務配備了《醫用化學》等教科書。

    武裝多從境外購入,其中大部分為軍用武器  其武裝多從境外購入,其中大部分為軍用武器。

  記者昨天見到,主要裝備計有兩支蘇式四三式微型沖鋒槍,4把手槍,4件手銬,手機干擾器與獵槍、刀具等。

  伍志堅對武器使用定為3個方面:一是追數;二是清洗內部;三是爭地盤。

  但實際上實施內部清洗時多采取的是將被疑不忠者灌食冰毒致死隨后棄尸的手段。

   廣州最殘忍 黑幫 覆滅 繳獲大量 軍火(8/8)  財產千萬元以上,人屋車場專項整治斷了他財路  伍志堅犯罪集團的財產,估計在千萬元以上。

  此前他在芳村花100多萬買下兩套房子,籌建制毒工場,但中途被搗毀。

  2007年時,他陸續購入房產。

  但2007年后,廣州人屋車場專項整治狂飆突進,伍志堅犯罪空間被持續擠壓,從此賺不到什么錢,卻陷入江湖殺戮之中。

  他自己吸食冰毒,極端性格也令其身患多病。

    天網恢恢伍志堅犯罪 團伙覆滅記  2007年,伍志堅暴力犯罪集團開始成型并武裝化。

    這一年12月24日,伍志堅集團成員 王文遠和韓磊被組織懷疑抽水,被手銬、鐵鏈綁手腳,關押了十多天。

  伍志堅威脅王文遠,要干掉他老婆。

    當天晚上,王文遠朦朧聽到樓下有女人叫喊聲,以為是老婆被綁,突然腦里一片空白,爆發出驚人力量,一舉掙脫并從二樓跳下后報警。

  現場持沖鋒槍看管的黑幫成員也反應不過來。

  隨后,韓磊被犯罪集團帶離現場。

  廣州最殘忍黑幫覆滅 繳獲大量軍火(8/8)  荔灣刑警立即找到王文遠被禁錮場所,進入場所后,發現此處挖了地下室,裝了煙囪,具備非常明顯的制毒工場的特征。

    同天晚上,佛山警方發現韓磊死于佛山市汾江中路的路邊,經法醫檢驗系被毆打傷害致死。

  辦案刑警說,從沒見過人死得這么慘——韓被塑料袋燃燒后滴下的碎片燒至體無完膚!  之后,王文遠出逃,荔灣(女同學兩腿之間被同桌摸出水)刑警開始抽調力量,一邊追捕,一邊摸查,伍志堅集團開始浮出水面。

    2008年初窮兇極惡  到了2008年初,廣州開展人屋車場專項整治,毒販們再也找不到合適的制毒工場。

  有一次,伍志堅集團成員開車到清遠巡查制毒工場時,發現后面有輛警車,遂向伍請示(后來他們供述,黑幫車輛全部裝有監控雷達)。

  伍下令:如果警車跟過第三個路口,就拿沖鋒槍將警察干死!原來警車是派出所正常巡邏,恰恰在第三個路口就拐彎了。

  廣州最殘忍黑幫覆滅 繳獲大量軍火(8/8)  2008年春節,廣州刑警投入重兵,全力偵查伍志堅集團。

    2008年10月,團伙成員陳衛兵被懷疑貪污了2斤咖啡因,被伍志堅等執行家法。

  伍志堅殺氣騰騰地說:你吃了我的東西,我今天就讓你吃個夠!之后指揮灌食冰毒,致陳衛兵死亡。

    2009年1月17日凌晨,朱國戰及其女朋友吳某一起從同德街同粵廣場步行返回粵溪村住處時,遭薛大偉等4人持槍綁架。

  4人受伍志堅指使,將欠伍志堅毒資不還的朱國戰及其女友殺害,并拋尸東莞虎門大橋、淡水大橋。

    2009年3月,伍志堅懷疑同伙張洪博私吞毒資,指使手下將張洪博關押起來毆打,砍下張洪博幾根手指,并迫使其寫下300萬元的欠條,事后張洪博的家屬交了8.6萬元的贖金,伍志堅團伙才將其放出。

  廣州最殘忍黑幫覆滅 繳獲大量軍火(8/8)  持槍行兇遇便衣警察  2009年4月,伍志堅察覺到警方的逼近,攜制販毒工具和軍火轉移產業進入肇慶懷集,想租礦山用于制毒,但與村民發生劇烈爭執,遂化名租房隱蔽下來。

  此前,伍志堅用于握槍的右手臂受傷,這也為其被捕埋下伏筆。

    2009年4月23日,戲劇性的一幕出現在懷集街頭:當地一位派出所長和刑警隊長身著便衣帶槍辦案,在駕駛掛民用牌車返程時恰與帶槍的伍志堅兄弟走到一條車道。

  伍志堅見有車膽敢不讓車道,勃然大怒,加大油門逼停對方,下車大喝:信不信我一槍打死你!  車內警員愕然,很快反應過來,掏槍撲向伍志堅。

  伍志堅苦于右手無力,無法將槍上膛,倉皇逃竄。

  懷集警方調集轄區警力,截停伍志堅兄弟,將兩人擒獲。

    伍志堅兄弟卻拒絕開口。

  這時,執行追捕任務的廣州刑警也到達懷集,并判斷其肯定有落腳點。

  懷集警方想了一個辦法,利用廣播、傳單向附近居民了解:有沒有遇到廣州口音的人來租房子、最近幾天又沒回來住的。

  5月2日,果然有市民提供線索。

  警方順利偵獲伍志堅的落腳點,繳獲制毒工具、毒品、軍火一大批。

  辦案刑警感慨:伍志堅兄弟的歸案真可謂是天不藏奸。

  廣州最殘忍黑幫覆滅 繳獲大量軍火(8/8)  全國追逃眾惡徒就擒  大鱷落網后,專案組組成強大的追逃小組,遠赴東北和河南、河北等地,全力布網追擊,并起獲大批槍支彈藥——  4月27日,刑警在遼寧抓獲涉案嫌疑人薛大偉,后又于5月下旬、6月上旬在吉林先后抓獲司義波、曲陽、楊超等3名涉案嫌疑人。

    伍志堅供認多次向一名叫謝斌的人購買過武器。

  專案組于2009年6月23日在海珠區抓獲謝斌,在其住處搜獲4個軍用手雷、84發手槍子彈、27發獵槍子彈、吉普車1輛及現金10萬元。

    6月28日,在河南省許昌市抓獲團伙成員王中偉。

    6月30日,在越秀區某夜總會抓獲伍志堅團伙制販毒骨干成員林穎悅。

    7月6日,在廣州相繼抓獲成員陳榮彬和黃遠健,繳獲1支鋼珠手槍。

    7月8日、13日,團伙成員陳士普、王文遠分別在江蘇、河南落網。

    8月7日,追逃小組在河北滄州抓獲伍志堅團伙重要成員張洪博,在其家中繳獲約2千克麻古、1支43式沖鋒槍、2支軍用手槍、3枚軍用手雷、子彈73發……廣州最殘忍黑幫覆滅 繳獲大量軍火(8/8)  專案組圍繞該犯罪團伙的組成結構、層級分工,根據前期偵查掌握的大量證據材料、作案事實,對疑犯進行逐個甄別和審查。

    在強有力的證據面前,伍志堅等犯罪團伙成員供認各類刑事案件17宗,其中涉及命案3宗,制販毒案件9宗,制毒窩點5個,非法買賣槍支2宗,武裝非法拘禁1宗。

  至此,廣州近十年來最殘忍、火力最強黑幫被徹底剿滅。

    伍志堅團伙  罪行:制毒販毒殺人滅口  警方查實,2007年開始,伍志堅有組織、有目的地糾集其弟伍志偉等人,購買槍支彈藥和汽車,大肆進行制販毒犯罪活動斂財。

  因制販毒團伙之間和團伙內部常有利益沖突和內訌,伍志堅對仇家或內訌團伙成員采取殺人滅口、非法拘禁、毆打致死等殘忍手段,其非法牟利所得主要用于購買房產、團伙運作以及花費。

    家法:殘忍家規至少奪4命廣州最殘忍黑幫覆滅 繳獲大量軍火(8/8)  伍志堅按層次給團伙成員發放不同標準的武器裝備和工資補貼。

  黑幫成員每月發放5000元底薪,再根據業績發放獎金。

  伍志堅制定了嚴格的家法家規, 要求手下成員無條件服從,要隨時聽命,隨傳隨到,不得向外泄密。

  如有人違反,便以令人發指的暴力手段懲罰,輕者拘禁毆打,重者殺人,至少有4人被殺。

    組織:組織嚴密分成三級管理  整個犯罪團伙內部成員近二十人,人員構成穩定,內部體系健全、職責明確。

  該犯罪團伙組織嚴密,成員分三級管理:第一級是首領伍志堅、伍志偉,負責財務分配、內部管理等事項;第二級是王中偉、司義波等骨干成員;第三級是一般成員,負責以暴力手段非法拘禁、恐嚇、殺人、追收所欠的毒資、與其他團伙爭奪地盤等,并監視內部成員有無違規,負責執行家法。

  廣州最殘忍黑幫覆滅 繳獲大量軍火(8/8)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